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完整版)&姜禾白月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造化小神农》在线阅读

来源:ysg 作者:芸芸众笙 时间:2020-03-17 10:19:04 主角:姜禾白月荥

(完整版)&姜禾白月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造化小神农》在线阅读

造化小神农姜禾白月荥

姜禾白月荥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天府高中三年级一班,今天是觉醒的日子。

班里很是安静,即使是平时最狂傲喜嚷的同学也安稳坐在位置上。

“姜禾。”

开始了,随着老师开口,所有人把目光聚集在第一排第一个少年身上。

目光或是期待,或是崇敬,或是战意,唯独没有不服。

姜禾,第一。

少年温润如玉,衣着干净,整个人淡然自若,即使听到自己名字,眼里也没有丝毫波澜。

姜禾走到讲台前,礼貌地给老师微微鞠躬,走到老师跟前。

罗宇身为姜禾的班主任,看着这个,十年来整个天府高中最优秀的学生,满意点了点头。

今日觉醒过后,天地任君肆游。

“开始吧。”罗宇道。

姜禾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放在了自己眼前这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球上。

手放上去的瞬间,姜禾胸前的土黄色小石子表面闪过一丝微光,可惜,无人知晓。

半响,水晶球没有丝毫反应,空气宁静。

班主任罗宇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水晶球,道:“手拿开再试一次,应该是觉醒球出问题了。”

姜禾点头,手拿开重新试了一次。

还是没有反应。

姜禾嘴巴微张,有些惊愕,台下一片寂静。

罗宇眉头微皱,喃喃低语:“应该没问题啊,今天早上才刚检查过。”

“姜禾你稍等一下,我去隔壁借个觉醒球。”

姜禾点头,一会儿,罗宇回来,把一个水晶球放在桌子上。

“再试试。”

姜禾把手放上去,还是没有反应。

众人沉默,班里寂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或是诧异,或是疑惑,或是皱眉,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看着这个年级第一。

为什么?

即使是这种时候,也没人觉得姜禾没有觉醒天赋,而是在猜测是否有什么别的原因。

“可能,我没有觉醒天赋吧。”姜禾最先开口打破了这个沉默。

少年依旧温润如玉,依旧处变不惊,淡然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不同的是,他的心中多了些疑惑。

罗宇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却并未说出口,沉默几秒,罗宇道:“我会上报给上级的。”

即使到现在,罗宇也不敢相信,少年竟然没有觉醒天赋。

班内寂静,所有人都在思考为什么,没有人觉得该这样。

“黎墨,你来吧。”

无论如何,觉醒还是要继续下去。

第一排第二个少年站了起来,少年剑眉星目,五官冷峻分明。

黎墨看了一眼姜禾,走上了讲台,把手放在觉醒球上。

瞬间,觉醒球瞬间完全被黑色笼罩,整个班级都暗了下来。

“阴,王级。”

没有人惊呼,所有人似乎都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黎墨咬了咬牙,冷着脸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没有丝毫开心雀跃。

罗宇叹了口气。

“许仙音。”

觉醒有条不紊的继续,除了姜禾,没有出现别的意外,三年一班,二十八人君级,五人贤君级,两人王级,一人……未觉醒。

下课了,有人径直走出班门,有人看了一眼姜禾便离开,有人依旧坐在位置上。

姜禾起身,收拾好自己不多的东西,突然感受到身后一阵劲风传来,下意识抬手挡住。

黎墨神色冰冷,一拳接一拳轰击姜禾,姜禾有条不紊的全部挡住。

没有人上来阻拦,所有人只是看着黎墨发泄,包括姜禾。

“啊——”黎墨突然发出一声大呵,拳头上涌起一丝黑气,砸向姜禾。

姜禾面不改色,与之对拳。

下一刻,两人分开,姜禾吐出一口殷红鲜血,黎墨只是喘着粗气,并未受伤。

抹去嘴角鲜血,姜禾笑道:“你赢了。”

姜禾没有生气,眼底有些错愕,有些高兴,唯独没有落寞。

黎墨咬牙,抬手握拳,拳中黑气游动。

似是笃定对方不会动手一般,姜禾没有动作,只是微笑,看着黎墨。

两秒后,黎墨颓然放下手臂,走出班门,留给众人一个背影,孤傲而冷漠。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赢姜禾了。

黎墨走后,位居第三的少年走了过来,少年一袭白衣,面如冠玉,整个人宛如下凡仙。

“你该如何。”许仙音道。

“回家种田。”姜禾笑道。

看着眼前少年,许仙音沉默。

他的眼神依旧自信淡然,笑容依旧和煦温暖。

许仙音回到位置上,拿出一张古琴,自顾自的弹了起来。

仙音缭绕,疲累顿消,为君送道。

在这仙音中,姜禾已经拿着东西,来到罗宇的办公室。

“老师。”姜禾礼貌微微鞠躬道。

罗宇示意姜禾坐下。

“根据校规,未觉醒的学生要被退学,我来,是和老师说再见的。”姜禾道。

“校规是给大部分人定的,你不同,你可以留在学校等待检查的,说不定你是什么特殊体质呢?一定有什么特殊情况的。”罗宇说的有些急,他不想看到这个天府十年来最天才的学生离开自己。

这样一个天才,怎么可能没有觉醒天赋?

姜禾笑着缓缓摇了摇头:“老师,我们都知道不可能的。况且我本来就不过是个乡下孩子,来这里三年学到这么多东西,见到这么广阔的天地,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您三年来的教诲,学生,走了。”

说完,姜禾站起身,对着罗宇恭敬的鞠了一个躬,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走的时候,轻轻的带上了门。

罗宇默然看着姜禾离开,没有出口挽留,甚至面无表情,只是手中的杯子,已经无声无息的化为了粉末,一点一点从手中流逝。

姜禾出了办公室,走到楼梯口,看到一位美少女站在楼梯口,一双美眸看着他。

“听说你没觉醒?”美少女牧笙道。

姜禾无奈点头。

牧笙发出银铃一般的雀跃笑声:“咯咯那太好了,你这怪胎不在了,我们美少女班就是一班了。”

姜禾笑道:“想的美,我不在,黎墨和许仙音还在呢。”

牧笙撇嘴:“切,就他俩还不够看的,我们美少女班可是有三个王级呢。”

姜禾笑笑没有说话,一班的名头,即使他不在,也不会被人抢走的。

“诶,你准备……怎么办?”少女问道。

姜禾灿烂一笑:“回家种田。”

随后挥手离去,只留给牧笙一个洒脱的背影。

“白月荥还不知道你要走。”牧笙大声道。

听到这个名字,姜禾停下脚步。

“我没敢告诉她……”牧笙声音变小。

“她知道的。”姜禾低语,缓步离开。

看着姜禾的背影,牧笙小脸有些呆滞。

“回家种田……”

顶楼图书馆窗边,一个清丽少女与人下棋,视线却半分没在棋盘上。

盯着少年直到其走出校门,少女视线回归,随意拿起一子落下。

与之下棋的另一少女愣神,旋即一笑:“好棋,只是能对得上这步棋的人已经走了。”

少女轻轻摇头。

“他会回来的,很快。”

 

第二章

坐在乡镇公交车上,姜禾看着经途的风景,眼里满是怀念。

三年未曾回来,本以为会是觉醒之后放假回来,谁知竟是因为没有觉醒才回来。

少年也和其他人一样,对自己不能觉醒感到疑惑,但他并非不能接受,因为早就知道,只是不曾相信罢了。

三年前,父亲送他去了那所全黄南省最优秀的高中天府高中。

走的时候,父亲对他说:“三年后,你回来,我教你种地。”

年少的姜禾很是愤慨:“为什么?!”

从小出生在农民家庭,为此姜禾无比努力的学习,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脱离苦海,走入大城市。

“不为什么,三年后你就知道了,不能觉醒,不如回家种地,其实,即便觉醒,也不如在家种地。”父亲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一定会觉醒给你看的!”年少的姜禾,倔强而自信。

那时的他,甚至还没有完全清楚什么叫觉醒,却已经做出了一定要觉醒的承诺。

来到天府,姜禾更加拼命的学习,三年不曾回家,终于成就了天才之名,也明白了什么叫做觉醒。

世界上,有一部分人于十八岁那年可由觉醒球刺激觉醒,从而成为传说中的灵者。

每个灵者都有自己的属性,可根据属性进行修炼,觉醒天赋高者修炼快,实力也强,而觉醒天赋分为士、将、君、王、皇还有……帝!

天府中学因材施教,课程完备,一般来说,成绩越好的学生觉醒天赋就会越高。

况且能入天府,本就是一种天赋的证明。

三年来,姜禾成熟了许多,真实的世界观建立,心中产生许多明悟,也多了许多疑惑。

比如父亲只是一个农民,是怎么把他送进这天才云集的天府高中的。

再比如自己家里平时吃的那些野菜,为什么会在灵物图鉴上出现。

这些事情引发了姜禾大胆的猜想,越是深入学习,他越是觉得自己家甚至整个村子都覆盖上一层神秘的云雾,让人看不见其中风景。

三年过去,姜禾似乎明白了走时父亲对他说的话,却又没有完全明白。

不过他知道,自己的人生并没有因为未觉醒而变得灰暗,即使未觉醒,摆在他面前的依旧是一条康庄大道。

窗外,烈日当空,光芒照在少年清秀的脸上,双眸明亮,自信淡然。

……

下了车,姜禾给父亲打电话:“喂,爸,我到镇上了。”

“哦,自己回来吧。”

未等姜禾反应,电话便被挂断,姜禾无奈收回手机,步行回家。

村子属于小镇的边缘,从镇上要走三个多小时才能到村子,不过身为曾经的天府武力第一,这点路自然算不得什么。

带着游子归家的心态,姜禾走的不快,边走边看四周风景。

随着时间的更迭,姜禾离家越来越近,道路越来越狭窄崎岖,路边的树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正如三年前姜禾感叹村外的树为什么那么小一般,现在姜禾感慨村里的树为什么这么大。

又走了好久,身边的树木各个参天,姜禾终于看到了熟悉的村牌。

两根崎岖破烂的青色木杆撑起来一个黑色木牌,木牌上三个大字:造化村。

看到牌子,姜禾眼皮一跳。

即使是现在,他也不认得木牌的材质,但两根破木杆的材质他看出来了。

曲木髯角,绿纹青底,青龙木。

青龙木在姜禾学习的灵物图鉴那本书里被归于皇级灵物,描述只有一句:以之炼体,可抗天威。

姜禾突然想起教他们灵物品鉴的老师说过的话:

“士级灵物,脱离凡物,见则取之;将级灵物,已有灵气,非入道者不可取,得之乃幸;君级灵物,已有生命,遇则远观,得之乃大幸;皇级灵物……看见了,就跑吧。”

当时有学生问:“老师,为什么呀?”

“因为它们已经是灵中皇者,有神智精神,可借天威,不可冒犯。”

抬起头,姜禾的眼中充满敬畏。

姜禾双手合十,闭起双目,一脸虔诚,口中低语:“青龙木前辈在上,小子姜禾在下,曾经年幼,不知前辈是如此仙灵,感谢前辈守护村子安宁,希望前辈不要计较小子幼时在前辈身上撒尿攀爬……”

说完,姜禾恭恭敬敬的鞠了三个躬。

这一刻的姜禾,只是一个孩童。

小心翼翼的抬起头,青龙木依旧是之前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古老破旧,牌子上的造化村三字依旧潦草丑陋,看不出丝毫美感。

姜禾狐疑的看了一眼牌匾和木杆,摇着头大步走进村子。

不知是图鉴上的不是青龙木呢,还是眼前之物不是青龙木。

姜禾走后,木杆依旧破旧,牌匾依旧古老,造化村三字依旧潦草,所有的一切都不曾变化,似乎万古之前便已是如此。

……

出村的时候,一路见闻让姜禾三观颠覆了一次。

现在回村,姜禾再一次颠覆了自己的三观。

那些灵物图鉴上的灵石灵草,在村子里像是不要钱似的遍地都是。

村里平时喝水的老井,上面满是符文,姜禾未上大学,还没学阵法,但他知道,这种繁琐古老的符文,起码也是君级阵法。

整个村子,在姜禾眼里都是陌生又熟悉,无论人物。

“呦,姜禾回来了?”一位穿着红绿花毛衣的妇人在路边坐着嗑瓜子,看到姜禾便热情打招呼。

看着妇人手里的瓜子,姜禾嘴角一颤。

白皮蓝纹,内籽冰蓝晶莹,天雪瓜子,将级灵物,食一粒可静心良久,修行事半功倍。

一整袋瓜子不要钱似的丢在地上,妇人手里捧着一把在嗑。

“啊,王婶,我回来了。”忍住心中震惊,姜禾礼貌点头,眼睛还是忍不住撇了眼地上满满一袋瓜子。

三年前,姜禾并没有觉得这瓜子有多稀罕,村后山上就有不少天雪葵花,如今却觉得妇人这么吃有点浪费。

“长的又俊了,跟小姑娘似的。”妇人和蔼笑道。

“哈哈,王婶您还是这么年轻,一点没变。”

“三年没见,嘴还这么贫,快回去吧,你娘整天念叨你。”

“诶,好嘞。”

……

“姜小子回来了?”

“诶,柳叔,我回来了。”

“行,回来了好,一会儿叔叔我给你杀只猪送去,这不,刚从山里抓回来一只山猪。”

看着壮汉脚边哼唧着不敢动弹的巨大野猪,姜禾苦笑拒绝了壮汉的好意。

上了学才知道,野猪能长到八米长三米高是不正常的,人能随意践踏这种野猪也是不正常的。

“恩?跟柳叔还客气?我抽你啊!上几年学好的不学净学那读书人的虚伪客气,赶紧滚蛋吧,你爹怕是也想你了,一会儿我给你送去。”壮汉骂道。

怄不过壮汉,也不敢再拒绝,只能苦笑着称是。

……

走到铁匠铺,姜禾看到一个黑瘦老人光着膀子骂骂咧咧的把一个表面有着银色符文的铁锹用手揉成一团铁丢入火炉里。

“什么鸡毛,老子怎么会造出来这种破东西,重来重来。”

姜禾又是嘴角一抽,老人口中的破东西,显然是一件灵器。

虽然姜禾看不出灵器品级,但即使是士级的灵器也珍贵无比,没人会将铁锹制成灵器,更不可能随意毁掉一件灵器。

老人看到姜禾,骂骂咧咧的表情一收,像是看到自己亲孙子一般,慈祥道:“小禾回来了?”

“恩,苏爷爷,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次回来多久啊?”

“……不知道,我爹说让我回来跟他学种田。”姜禾老实答道。

“种田?个没出息的,亏那死孩子说的出来!别听你爹的,跟着我学打铁,就咱小禾这天赋样貌,以后村里姑娘还不随你挑?”

苦笑着寒暄了几句,姜禾才将苏老头儿哄住。

一路寒暄,村里人家不多,却都格外热情,看到姜禾像看到自己亲人一样。

村子还是那么亲切,即使变得如此陌生,还是让姜禾感觉像是回到了家,温暖无比。

姜禾不知道,村子一直如此,从未改变,变得是姜禾的眼界和目光。

知道毒蛇有毒,才会敬而远之;知道蝎子带刺,才会避之不及。

终于到了家门前,无瑕思考自己家的土墙和木栏究竟是什么品级的灵物,姜禾深吸的一口气,压下心中的归家激动,推开了破旧的木门。

木门嘎吱响,门开了,露出了院内风光。

一小片菜园,门边老黄狗,院中几只母鸡,几间青石房,一切都和三年前一般无二。

姜禾一笑。

“爸,妈,我回来了。”

 

第三章

“小禾回来啦!姜大山啊,你儿子回来了!”厨房内女声欣喜道,接着,一个眼角有着细纹的妇人快步走了出来。

“妈!”

看到妇人的瞬间,姜禾鼻子一酸,咬着嘴哭了出来。

陈秀英一把抱住儿子,眼中满是欣喜,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儿子回来了,儿子回来了……”

母子二人相拥而泣,屋内走出来一个黝黑壮汉,穿着一袭布衣,看着哭的像个孩子似的姜禾,壮汉目光微闪。

并未露出激动欣喜的表情,那会折损他父亲的威严,他只说:“回来就别在那抱着哭了,多大人了还搁那哭,丢不丢人。”

陈秀英转过头眉头一皱,眼睛一瞪:“你这是亲爹吗,三年都没见孩子,在家里个石人一样,不去接孩子也就算了,这孩子都回家了,不知道帮孩子掂着东西吗?”

姜大山看了眼姜禾道:“东西放了来吃饭。”

说完便转身进入屋内。

陈秀英瞪了一眼姜大山的背影,转过头对姜禾说道:“别理你爸,整天那个死样子,来,东西给妈,你去屋子里吃饭,妈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说着陈秀英就要拿姜禾手里的东西。

“不用,妈。”姜禾心中一暖,没有把东西给母亲。“不重的。”

说着,姜禾把东西提进屋里放下。

吃饭的时候,陈秀英不停的给姜禾夹菜,眼里满是心疼:“看我儿子瘦的,在学校肯定没少吃苦……来吃这个。”

“够了够了,妈,我吃不了那么多。”姜禾道,心中无奈又甜蜜。

“多吃点,一会儿跟我去地里,你也大了,该教你怎么种地了。”姜大山道。

陈秀英瞪了姜大山一眼:“孩子才刚回来,你这当爹的,一点也不知道心疼孩子。”

说完转头看着姜禾,一脸宠溺慈祥:“别听你爸的,这几天呀,你就在家好好休息休息,妈每天都给你做你爱吃的。”

姜大山沉默吃饭没有说话,姜禾却摇头道:“不,一会儿我想和我爸学种地。”

陈秀英和姜大山都停下了筷子,抬起看着姜禾。

姜禾神情认真:“爸,妈,你们也该告诉我咱们村子到底为什么这样了吧?”

“为什么现在这一桌子菜最差的食材也是将级灵物?为什么我从小吃的零食都是灵食?为什么柳叔能随便打猎来那么巨大的一头野猪?为什么苏爷爷随手打造的铁锹都是灵器?为什么我们喝水用的水井上都刻着古老的阵法?为什么村口撑牌匾的破木杆都是皇级灵物青龙木?”

“为什么村里的青石砖是君级灵物,家里养的鸡是五宝灵鸡,就连大黄都是修炼的灵犬?”

“还有,为什么我会没有觉醒?”

一连串的问题问出来,姜禾认真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这些问题,困惑了他三年,学的东西越多,他就感觉自己对村子的了解越少,对家的了解越少。

“拿着锄头,跟我过来。”姜大山说了这么句话,便扛着锄头走出了家门。

姜禾看着母亲,陈秀英叹了口气道:“现在就算是告诉了你,你也会忘掉,跟着你爸去吧,学会种地,你也就知道你想知道的了。”

姜禾品味着母亲话里的意思,扛着灵器锄头走出了家门……

跟着父亲,姜禾来到了地里。

家里田不多,不过九亩。

三亩小麦,两亩玉米,一亩棉花,一亩芝麻,一亩稻谷,一亩花生。

这九亩种的都是平常的农作物,整整齐齐,没什么特别的,姜禾神色有些疑惑。

按照村子的牛逼程度,自家这地应该也不简单啊……

但是看起来,似乎就是普通农田的样子。

这时,旁边的父亲开口了。

“地里三天两头就会长些野菜杂草,你把那些草都给拔掉。”

姜禾哦了一声,走近田边,看到父亲口中的“杂草们”,当即一头黑线。

这特么就是杂草??

姜禾突然想起来老师的教导。

将级灵物,已有灵气,非入道者不可取,得之乃幸。

再看眼前田间不起眼的“杂草们”。

灵犀草,静心芽,安神花,金纹藤……

只是大眼一扫,便看到十几种所谓将级灵物。

再抬头看小麦,还是之前的模样,颗粒金黄都称不上,但姜禾已经不敢小看它们了。

灵草需以灵土养,这里的灵土能三天两头滋养出将级灵物,那岂不是说……

姜禾深吸一口气:淡定淡定,这种东西已经吃了十几年了,吃的不再吃了,没啥大不了的,种地……对,拔草……拔草……

背后姜父见姜禾愣在那不动,不由皱眉:“让你来地里不是让你看风景的!”

姜禾闻言赶紧动了起来,伸手把自己身前的这珠灵犀草连根拔起,放在旁边的地上。

想起教自己灵物品鉴的老师带学生参观他的灵田的时候对将级灵草那宝贵的样子,姜禾不由腹诟。

“拔个草那么慢?”被后传来姜大山的呵斥,姜禾打了一个激灵,也顾不上保留灵草完整,快速的拔了起来。

见姜禾动了起来,姜父扛着锄头,往田深处去了。

一下一株将级灵草,刚开始的时候,姜禾拔的很爽,时间久了,便只剩下枯燥。

姜禾不知道,从踏入田里的那一刻起,他胸口的石头开始一点点溢出光芒,一颗种子的虚影产生在他的丹田处。

不知不觉的,姜禾已经浑身是汗,手脚也变得有些沉重酸痛,姜禾一愣,旋即继续低头拔草。

这种地,比他想象的要更加神秘。

天府第一,拔了一会儿草便累了?啧啧。

“姜禾哥哥!”

听到远处声音,姜禾一愣,抬起头看去。

一个穿着背带裤,绑着两个麻花辫的可爱少女朝他跑了过来,脚腕上的银铃随着少女跑动发出悦耳的声音。

“小鱼?”姜禾欣喜道。

少女跑的很快,跑过来猛地一下子抱住姜禾。

被少女冲的一个踉跄,姜禾苦笑着抱住少女。

“一声不吭就走,一走就是三年!”吕小鱼嘟着嘴一脸不满地锤姜禾后背。

每锤一下,姜禾就发出一声闷哼。

回到村子后,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最普通不过的普通人。

听到姜禾闷哼,吕小雨松开了手。

“姜哥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吕小鱼眨巴着大眼睛说道。

“……没有、、对了,你怎么会来这儿?”姜禾强颜欢笑。

“听我妈说你回来了,我就去你家找你,陈姨说你跟着叔叔去地里了,我就来找你啦!”吕小鱼开心道,见到姜禾开始,这个少女的眼里便满是笑意。

“一会儿再跟你聊,我得先把草给拔了,不然我爸又要说我……”姜禾道。

“好。”少女乖巧点头,找了处空地坐下,并未开口要求帮忙。

终于拔完了草,姜禾已经累的浑身酸痛,一屁股坐在少女旁边,然后躺在地上,不愿再动弹分毫。

“哝。”少女递出一瓶水,姜禾接过,一下子灌进肚子里。

水是甜的,很好喝,应该是村里水井里的水。

“姜禾哥哥。”少女突然出声。

“嗯?”姜禾躺在地上懒洋洋道。

“我爸说,可能要让我出去上学,学堂杨先生也这么说……”吕小鱼神色有些黯然。

“那不是挺好的,你不是一直都想出去吗?”

“本来我是挺开心的,可是……”吕小鱼声音突然小了下来。

“姜禾哥哥你却回来了……”

“恩?”姜禾轻咦,刚才吕小鱼声音很小,他并未听清。

吕小鱼笑着摇了摇头,姜禾翻了翻白眼,懒洋洋的躺在地上。

“回家了。”姜大山走出来道。

“小鱼?你来这儿干嘛?这么热的天,晒着了怎么办?赶紧戴上叔叔的帽子,可别晒着了。”姜大山看到吕小鱼,态度发生了一百二十度大转弯,对吕小鱼喜爱的模样让姜禾直翻白眼。

感情我不是亲生的?

“不用不用,姜叔真不用,哎呀~今天天不热。”

最终,吕小鱼还是没有推辞的过姜大山,戴上了帽子,还对着姜禾吐了吐小舌头,很是俏皮。

夕阳下,中年男人独自扛着两个锄头走在前边,少年少女跟在后边,谈笑耍闹,很是安逸祥和。

太阳,快要落山了。

……

造化小神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造化小神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造化小神农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