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盛时年白汐汐by喻大小姐在线阅读

来源:WXB 作者:喻大小姐 时间:2020-03-13 12:39:23 主角:盛时年白汐汐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盛时年白汐汐by喻大小姐在线阅读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盛时年白汐汐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一十二章 人家晚上等你哦

第一十二章 人家晚上等你哦

盛时年平时的气势,就让人敬畏三尺,现在发起火来,更让人想跪地臣服。

  白汐汐知道自己在挑战他的权威,心底不是不怕的。

  可比起害怕,她更清楚道德底线。

  她手心捏紧,坚定的咬牙说道:

  “盛先生你高高在上,有晴妇小三是理所当然,但我不一样,我不想做破坏别人婚姻关系的小三。

  所以,我们结束。”

  听着她再一次重复,盛时年气息陷入无尽的冷寒。

  该死的女人,晴妇小三?她把他想成什么人?即使是那个未婚妻,他也连面都没见过。

  看来,是他对她太仁慈,才让她敢一而再而三的惹怒他。

  盛时年心里揣着一团怒火,迈进一步,直接将她压到她身后的衣橱门上,掐住她的下巴:

  “结不结束,从来不是你说了算!”

  强盛!霸道!

  话落,他直接毫不温柔的将她占有。

  剧烈的疼痛传来,白汐汐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贯穿。

  她疼的拼命打他咬他,却不过是以卵击石,换来的也只是他更猛烈的进攻。

  最后,她整个人都投降在他怀里,没有了一丝挣扎的力气。

  随着女人的放软,她的身子很软,很食髓知味。

  盛时年原本想要控制的力道,彻底失控。

  他一次又一次,狠狠的要着她。

  似要把她,融入骨血里。

  时间漫长彷如过了一个世纪。

  “女人,别想逃。”伴随着男人危险暗哑的警告,一切陷入寂静。

  白汐汐颤抖着,不敢看他一眼,狼狈的夺门而出。

  回到房间,站在花洒下,她不断的洗着身上的痕迹,力道大的把皮肤都蹭红了。

  但不管她怎么洗,身上的吻痕都没有变化,清晰的刻印着她成为第三者的事实。

  她无力的坐到地上,脸色一片痛苦无助。

  盛时年说的对,他高高在上,一句话就可以定她的生死,她根本没有资格说不。

  在他手里,她只是只毫无反击之力的蚂蚁。

  逃不脱、挣不掉。

  ……

  白汐汐是在浴室睡着的,第二天一早,她睁开眼,脸色褪去狼狈,有的只是生机勃勃。

  经过一晚,她已经想明白了,盛时年之所以不放过她,无非是因为新鲜。

  而想要这新鲜劲儿过效,让一个男人讨厌女人,很简单。

  她只要好好配合,再往死里作,指不定不出一个月,就被踹开。

  白汐汐心情很好的走到梳妆台前,准备梳头化妆,却想起盛时年有洁癖。

  当下,她放下梳子,走出去。

  “咔……"好巧不巧的,对面的房门打开。

  不算明亮的光线下,男人依旧清贵冷然,气质强盛。

  白汐汐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他,还是下意识的紧张。

  他永远都是,那么的让人望而生畏。

  盛时年看到对面的白汐汐,目光微微暗沉。

  昨晚她走后,他去浴室洗澡,才发现一丝血迹。

  拿了消炎药去敲门,结果却吃了闭门羹。

  那是他第一次关心人,骄傲如他,直接回了房间。

  “嗨,盛先生早啊。”不待他丢给她脸上,女人甜美的声音响起。

  盛时年回神,看着白汐汐喜笑洋溢的脸,狐疑的拧了拧眉头。

  这女人,昨晚一副恨死了他的表情,怎么……

  白汐汐见他蹙眉,心想她现在披头散发的样子,一定很难看,让他很不悦。

  效果达到了!

  她瞥了瞥楼道,完全没人,快速跑过去,趁胜追击的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耳边细声说:

  “昨晚很棒,人家今晚等你哦。”

  白汐汐说的很娇柔,动作也尽量的妩媚。

  但只有她知道,她有多么紧张。

  毕竟盛时年喜怒无常,一个不悦,就会惹他大发雷霆。

  而且,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勾搭男人,说这样爱昧的话语。

  怀里的女人很小鸟依人。

  盛时年盯着她,还没搞清楚她想做什么,就有了反应。

  该死!她知不知道大清早说那样的话,对男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只是想到她昨晚的伤,他压下情绪,声音暗哑:“松开。”

  再抱下去,他不确定会不会控制住。

  白汐汐听到冷沉的命令声,下意识就要放开。

  可随即想到要让他厌恶,她硬生生的压着害怕,撒娇道:

  “盛先生昨晚还跟人家热情似火呢,今早就这么冷淡,好伤心~~”

  说完,她还特意叹了口气。

  盛时年:“……”

  眼前的女人,头发微微凌乱,一张素颜小脸,失落可怜。

  是个男人看了,都会不忍的疼爱。

  更别说尝过她味道有多美好、禁 欲几十年的盛时年。

  “给你三秒钟,再不放开,别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他最后下达通牒。

  白汐汐身子一颤,颤抖的连忙收回手臂,离开他的怀抱,故作好奇的问:

  “盛先生,那我晚上还等你吗?”

  “不用。”盛时年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开口,丢下话语大步离开。

  他再饥 渴,也不会到上一个受伤女人的地步。

  看着他离开的高冷背影,白汐汐笑的只差飞上天。

  果然,男人都不喜欢死乞白赖的女人。

  被踹开之路,指日可待!

  白汐汐跟着几人送盛爷爷上车后,打算直接去公司。

  刚走出盛家大院,一辆火红的跑车刹车到她脚边。

  车窗摇下,是盛子潇邪魅不羁的脸。

  “上车。”他扫她一眼,声音依然透着嫌弃。

  白汐汐抿唇,既然这么厌恶她,为什么要她上车?

  想到昨晚她才跟盛时年保证过,她下意识拒绝:

  “没事,我走出去坐公交就好。”

  “废话那么多?上车,有事情跟你谈。”盛子潇语气不悦,她这种女人,跟他装什么矜持?

  白汐汐无奈,只好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上去。

  见到她的动作,盛子潇嗤之以鼻。

  一直巴不得爬上他的床,现在躲得远远的?谁信?

  他倒想看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我同意你昨天说的提议,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命令,或者必要的情况,你不准出现在我面前。”

  车内放了音乐,男人的声音依然清晰有力。

  白汐汐听得脸上忍不住的流出一抹喜悦,这对她而言,比中500万彩票还高兴。

  她欣然答应:“好,盛少你放心,我一定做到。这个合同,也麻烦你签一下。”

  说着,她从包里摸出早就准备好的合同。

第一十三章 他果然有很多女人

第一十三章 他果然有很多女人

盛子潇透过后视镜,鄙夷的扫她一眼,伸手接过。

  只见A4纸张上,白纸黑字的写着:

  【白汐汐与盛子潇订婚关系无效,半后年解除。

  期间,两人只是假扮情侣关系,女方不得骚扰男方,男方亦不能触碰女方,发生任何亲密接触。

  且,双方不会干涩彼此私生活(包括工作、生活、男/女朋友)】

  条例清晰,到位。

  这是盛子潇心里最想要的,可此刻看着一个个娟秀的字体,是白汐汐写出来主动给他,心里竟莫名的不是滋味。

  这个女人,难不成来真的?

  白汐汐见盛子潇没有动作,生怕他反悔,连忙从包里拿出签字笔递过去:

  “盛少,给你笔。”

  笔递到面前,盛子潇将车调为自动驾驶模式,微微侧身,扭头看向白汐汐。

  她的小脸一片坦然,目光里满是真诚,微风吹拂,耳边的发丝扑打在脸上,竟有几分清纯可人的少女之风。

  她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装出来的。

  而且,她似乎很期待他签字画押,好似这是一份上百亿的合同,

  盛子潇很不满,一个不断纠缠你的女人,突然要跟你划清界限,这和被女朋友甩的滋味,差不了多少。

  他大手一握,直接将合同揉成了团。

  “诶!盛少你……”白汐汐脸白的叫道。

  还没说完,就听到男人鄙夷不屑的话语。

  “你以为你是谁?即使没有这份合同,我也懒的碰你。

  下车。”

  盛子潇以一个急刹,哧的停在路边。

  车门自动打开,钻入的风肆虐,被他撵人的脾气一样暴躁。

  白汐汐也懒得跟他废话,反正有他那句话就够了,她不相信他还能出尔反尔。

  她没有停留,直接下车。

  几乎在她站稳的那一秒,车子就以离弦的箭,冲了出去。

  “切,也不怕撞车。”白汐汐吐槽。

  以前要不是看在家里的份上,她真的想送他一架飞机让他上太空,骄傲自大又花心的孔雀男。

  以为她有受虐症,真想坐他的车?

  ……

  接下来的一周,白汐汐的生活几乎算是平稳安逸,盛时年没有再找她,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她想,应该是那早上她表现的足够谄媚奉承,让他厌恶无味了,又或者是他身边女人很多,一转身就把她忘了。

  总之,对她来说是一件幸事。

  盛子潇也真的没有出现,日子清净的,好似又回到了以前的单身生活。

  不过,白汐汐过的并不安稳,之前乔安娜下达的半个月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她还是没有丝毫灵感。

  要是再画不出来,别说乔安娜会赶她出公司,她自己都没脸待下去。

  这天下班。

  白汐汐一回家,就把自己锁进浴室,泡进浴缸里,尝试‘死亡突破法’。

  据说待在水里憋气,人将死之际,会爆发出灵感。

  她整个人沉下去,任由冰凉的水淹没她的全身,钻入她的五脏六腑。

  一秒、五秒、三十秒……呼吸,将要窒息!

  大脑,缺氧快要死亡!

  “哗!”白汐汐猛然钻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喘气。

  很显然,她又失败了。

  这段时间,她该试的都试了,到底还能怎么办?

  就在白汐汐感到无力无助时,“叮咚叮~~”手机铃声响起。

  她擦干净手,伸手拿过一旁的手机,看到是南宸泽的来电,她快速接听。

  “汐汐,你现在有空吗?”手机里传来温润的声音。

  白汐汐点头:“嗯,有事吗宸泽?”

  “今晚和一个供货商有个饭局,你过来陪我一起,地址我发你微信。”

  “可是我……”白汐汐想说,她现在适合安静。

  南宸泽却打断她的话,说道:“汐汐,我知道你最近状态不好,但正因为这样,你才应该多出来走走,散散心换个心情,或许就有灵感了呢?”

  白汐汐听到这里,明白了南宸泽是想找机会给她放松,她不好再拒绝:

  “那好,我马上收拾过来。”

  挂断电话后,她起身找了套中规中矩的衣服,提着包包出门。

  此时夜晚七点,华灯初上,灯光霓裳。

  【华府雅致】作为帝城最有名的饭店,门外已然停满各式豪车,气派十足。

  白汐汐一下出租车,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她的南宸泽,她快步走过去:

  “宸泽,我没来晚吧?”

  南宸泽见到她,目光宠溺温柔:“没,走吧。”

  他动了动手臂,示意她挽上。

  以前,他们去饭局或者酒会,都会挽在一起。

  这样一来,大家就会以为她们是男女朋友,收起那些居心叵测的心思。

  白汐汐完全忘了她现在是有金主的人,没有多想,很自然的挽着南宸泽的手臂,跟着他走进去。

  包间里,风格清晰富有格调,私配的小花园讲究别致。

  豪华的大圆桌上,已经坐了好些人,有熟面孔,也有生面孔。

  南宸泽礼貌的跟大家打招呼,侃侃而谈。

  白汐汐也附和着,扬着礼貌的微笑。

  然而,她刚坐到位置上,包厢门打开,走进来两道身影,她瞬间煞白了脸。

  男人身姿修长笔挺,气质矜贵强盛。

  光线下,那张脸精致的如鬼斧神工,没有任何瑕疵。

  他的身边,挽着一个娇小玲珑的女人,大半个身子都要靠到他身上,看起来,很亲密。

  一周没见,恍如隔世,却依旧清贵如他。

  若不是身上某处还微微泛着疼,白汐汐做梦也不会相信,她会和这么高尚的男人有过牵扯。

  毕竟现在,他身边跟的女人比她漂亮、气质很多倍。

  与此同时,盛时年也注意到了坐在位置上的白汐汐,他目光微微一暗,有意外,却也只是自然掠过,优雅的走过去。

  “盛总,您请坐。”一屋子的人,开始恭敬的寒暄,把最上面那个位置留给男人。

  白汐汐注意到他一掠而过的视线,好似没有看到她,心里松下一口气。

  那个女人应该也是他的晴妇,她就知道,找小三这样的事情,他很习以为常。

  果然她猜对了,他一转身就找别的女人,把她忘了。

  忽略掉心里那抹很浅的异样,这样真的挺好的。

  然,一股熟悉的清冽气息扑入鼻间,男人在她身边落了座。

第一十四章 桌下握她的手

第一十四章 桌下握她的手

白汐汐惊讶又紧张的抬眸看他。

  其他人亦是纷纷诧异,胆颤心惊的说:

  “盛总,您还是坐上面吧。”

  “是啊,那里不符合你的身份。”

  面对大家礼貌尊敬的态度,盛时年面色淡漠,随意的开口:

  “一个位置罢了,那里晃光,坐吧。”

  声音自带着股命令的疏离。

  大家不敢再多说什么,恭敬入座。

  随着饭局的开始,大家很快都热络起来,开始聊工作、聊投资。

  白汐汐却很拘谨,她不明白盛时年为什么要坐到她身边?有他气息存在的地方,她真的很难正常放松。

  “亲爱的,喝酒前先吃点菜吧,不然对胃不好。”女人娇柔的声音响起。

  只见她用公筷夹一筷菜放到盛时年碗里,动作自然亲密。

  让人下意识想到,她一定经常给他夹菜。

  盛时年淡漠嗯了声,优雅的拿起自己的私筷,吃了一口。

  举手投足间,皆是上流社会的涵养贵气。

  周围的人开始调侃:“盛总和宋小姐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你看你,瞎眼不?盛总和宋小姐分别是越来越好了。”

  “是,是我不会说话,盛总我敬你一杯,当是赔罪。”

  话语此起彼伏的落入白汐汐耳里,她拿着筷子的手一紧。

  原来,盛时年和这个宋小姐保持关系很久了。

  她现在,真的很同情那位正宫楚小姐……

  盛时年眼角的余光注意到白汐汐在走神,似乎她从没有动过筷子,他右手随意的落到桌下,放在她腿上的左手上,微微侧身,问:

  “食物不合胃口?”

  宽厚的大手突然覆上来,带着男人独有的温度袭,白汐汐身子一颤,下意识就要抽回手,却被男人的大手握的更紧。

  担心被发现,她只能放弃挣扎,转眸用惶恐而又抗拒的眼神看向他。

  整张脸上,都写着放开两字。

  盛时年却没理会她的目光,淡淡道:“我让服务员拿菜单过来。”

  他的语气,好似很在意她。

  白汐汐心里冷笑,他身边有个老相好,怎么可能是关心她?顶多是看在她陪他睡过两次的份上,施舍吧?

  抱歉,她不需要。

  而且,她没胃口又不是因为菜的关系。

  “我吃。”白汐汐小声说了两个字,右手拿起餐筷,开始用餐。

  盛时年见她开始吃饭,这才满意的收回视线,继续握着她的手,和外人优雅而谈。

  这几天,他特意没有找她,也没有刻意想她,好似她没有出现在他的人生中。

  但今晚看到她的那一秒,他的心却莫名的触动了下,鬼使神差就坐到了她身边。

  现在握着她的小手,手感依旧……很不错……让他不想松开。

  因为有桌布,大家没有发现两人的动作。

  坐在盛时年身边的宋晴欢,却看在了眼里。

  她眼底划过一抹不甘和恨意,看向白汐汐,带刺又不失礼貌的问:

  “这位小姐,你和盛总有什么关系吗?”

  “咳咳。”白汐汐正在吃菜,听到女人的问题。她直接被呛住了。

  她和盛时年不仅有关系,还是那种见不得人的关系。

  想到那两晚,她心虚的脸色绯红。

  好在刚刚被呛住了,才不至于被人发现她手脸红。

  盛时年瞥见白汐汐呛的难受,不动声色的递过去一杯白开水。

  白汐汐慌乱的接过来,喝了口水,摇头解释:

  “我和盛先生在工作上合作过,只是普通关系!”

  “是吗?”宋晴欢话里带刺的问。

  她不仅看到了他们握在一起的手,还注意到盛时年递水的动作。

  高高在上,冷漠薄凉的盛大总裁,竟然给一个女人递水。

  怎么可能只是普通关系?

  一时间,在座所有人的视线都在三人身上徘徊,好奇不已。

  宋小姐的口吻,分明是带了恶意,难道,白汐汐和盛总有一腿?

  白汐汐面对无数道打量的视线,手心起了层密密麻麻的细汗。

  她感觉,她和盛时年握在一起的手,已经赤luo的被大家看到的即视感。

  她紧张的挣脱他的手,在他手背上画了一右斜、一左斜。

  一个X字。

  盛时年读懂她的意思,目光冷不丁寒了寒。

  若换做是别的女人,只怕巴不得他宣布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只有她,从来都避之不及。

  不过这也证明,留她在身边不是错误,等真相调查好之后,她必然也不会纠缠。

  盛时年脸色极其的冷淡,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他薄凉的唇瓣抿开:

  “工作上有过合作。”

  大家纷纷松下一口气,不然看盛总的女人掐架,多尴尬?

  白汐汐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放下,又端起那杯白开水,喝了一大口,压压惊。

  宋晴欢看了眼盛时年还放在白汐汐腿上的手,咬了咬牙,还想再说,却注意到男人投递过来的不悦警告视线,当即脸白的闭上嘴。

  毕竟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她还是没能掌握到他的喜怒。

  他是个危险、阴晴不定的男人。

  惹怒他,只有生不如死。

  宋晴欢脸上挂上了温柔得体的笑容,小声的询问:

  “小姐,我才来这里不熟,可以陪我去一趟洗手间吗?”

  白汐汐作为女人,判断得出宋晴欢的笑不达眼里,叫她一起,肯定有什么话要说。

  而她,不能拒绝。

  一来,宋晴欢十有八 九看到了她和盛时年的动作,才会突然发问。

  二来,她想离开,脱离男人的大手。

  有他在,她身边的空气都是窒息的。

  “好。”白汐汐点头,看了眼盛时年,转身对南宸泽交代了句,才起身离开包间。

  她细微的动作,被盛时年收入眼里,视线复杂的看了眼南宸泽,意味极深。

  洗手间里。

  宋晴欢直接锁了房门,目光尖锐的看着白汐汐:“你是盛总的女人。”

  她用的是肯定句,还带了质问。

  白汐汐虽然不齿,但没有否认。

  她可以确定,宋晴欢是真的看到了。

  只是她不懂,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口吻问她,同样是小三,她有立场吗?

  见她点头,宋晴欢手心捏紧:“你和盛总发展到哪一步了?上床?”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