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剑谕天穹陈重结局完整全文

剑谕天穹陈重结局完整全文

来源:zzy 作者:任鱼仙 时间:2020-02-12 13:27:35 主角:陈重

剑谕天穹陈重结局完整全文

剑谕天穹陈重

任鱼仙小说作品《剑谕天穹》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因是子观想法

陈母叹了一口气,又在内心暗暗给自己加了股劲,聊胜于无,有希望总比没有好。

于是叫陈父从内屋拿出来一本灰扑扑的书籍。

上面写着“因是子观想法”。

陈母握住陈重的手,“孩子,这世间的仙根,有天生就带来的,也有后天修炼而成的,只要功法得当,就可以从观想中生出仙根,但这几率太低,实在太难了……”

陈重带着惊喜的看向母亲,满是坚定:“您放心吧,就算最后失败,我也无憾了。只要有一线机会,都不应该放弃,我相信老天会眷顾我们一家的。”

“好,只要你不放弃,那娘也不放弃。”

陈父却一脸凝重的看着他,“这本书,还是我小时候留存下来的,当时觉得有趣就没扔,但是不知道是否有用。而且后天仙根这件事,我跟你娘也只是听说,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陈母寻声撇过脸去,“你懂个屁!那俗话说了,兄弟是天生的朋友,朋友是后天的兄弟,这人都可以分先天后天,仙根为什么不行?”

说着又转向前方,“别听你爹的,我的重儿肯定能生出仙根,比那宗族的背时娃更好的仙根!”

“嗯!”陈重握住母亲的手,摩挲皮肤上的褶皱,这些年,就像在黑暗中摸索,直到今天得知了后天仙根的消息和法门,才算是真正看见了一束光。

不管这《因是子观想法》是否有用,总要试一试才行。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成功了……

陈重暗暗握了握拳,成功了再说吧。

夜晚,侍奉父母睡下之后,陈重翻身悄悄的出了门,趁着现在身体灵气处在均衡之势,来到接近竹林之处练拳。

陈重的拳法兼顾了多家武馆的招数,虽然很杂,但是他心里清楚,只能学习发力的法门,当做基础来练习,是以没有学习招式,只是基础的出拳、马步、身法、反应等等。

即便是这样,陈重的拳头还是越打越快,通过吸收灵气的速度寻找平衡点,尽量保持灵气的吸收速度与消耗速度均衡。

热身之后,沉重打起了精炼三年的爆骨拳。

“咔咔……咔咔咔……”

爆骨拳的声响从一开始缓慢的响动到如同爆竹般接连响起,陈重似乎进入到极其专注的状态,不断追逐着平衡点调整位置。

约摸过了一个时辰,满脸涨红的陈重艰难的以脚触地,划了一道,飞身后退。

盘腿坐在地上大口喘气,热气从他的头顶上冒出来,四周一大片的雪再次蒸发,融成一片空地。

“看来灵气消耗的极限就在一个时辰左右。”

而且刚才爆骨拳已经达到了一百三十二响。

如果一直练习下去,突破百五十响也不是什么难事。

最关键的是,在坚持平衡的情况下距离竹林再次前进了一米,一切的迹象都表明,陈重在快速变强。

但是,时间还是不够了啊……

陈重回到屋内,隐约见到正屋的烛台少了一截,房内还有残留的少许烟气,定是父亲刚刚爬起来过。

“唉……羽翼未丰,父母已老……”

陈重悄叹一口气,在房内推开木窗,就着月光翻看这本《因是子观想法》里面记载的最基础法门:即是舌顶上鄂,下闭气门,双眼自然而然似闭未必,以体内灵气周天运转,双目凝于眼前一点,大约可见一个红点。

“其光灼灼,似轮盘红日。”这是对观想第一步成功的描述。

陈重依照书上介绍盘腿坐下,微闭双眼后,视线所及只有一片漆黑中一轮银白色光圈。

他并不着急,安之若素的运转灵气,逐渐开始进入了状态,意识也从胡思乱想进入了一片混蒙……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重的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猛然睁开眼,见到父亲失措慌乱的脸,“爹,怎么了?”

陈父担忧的看着他道:“已经午时了,你娘担心你饿。”

“午时了么?”陈重翻身下床,奇怪的是并不觉得劳累和困顿,反倒是浑身充满了力气,意识也比平常更加情醒。

这个《因是子观想法》的确有用,陈重可以肯定自己昨夜绝对没有睡着,只是进入了一种无我的感悟状态,虽然依旧没有出现“其光灼灼,似轮盘红日”的景象,但单凭身体意识的变化,就足以证明是有效的。

“重儿,那个……观想法,有用吗?”陈父不安的问道,生怕自己给了儿子希望,但又帮不上什么忙。

“嗯!非常有用,爹您放心,我现在更有信心可以在十五岁之前观想出仙根。”

“那就好,那就好,出来吃饭吧。”

陈重随父亲走出房门,咋舌感叹,居然一次观想不知不觉就过了七八个时辰。

旋即陈重看了看院外,都这个时辰了,那些被洗劫的富商应该早就去报案了吧,那么现在赵家一家被杀之事也欺瞒不住,很快就会发酵。

昨夜练功的时候并未看见大批府衙卒役,看样子富商家宅中损失的财物清点并没有完成。

至少还没有到赵家这里。

刚有此想法,铁柱哥从门外跌跌撞撞的跑进院子,推开陈重家的大门,“陈重!大事不好了!”

“是不是赵家又想找麻烦!?”陈重假装一拍桌子站起来,陈母立刻抬起头寻声向来人方向望了一下,然后被陈父搀扶住。

铁柱等气息喘匀了,才道:“赵家,赵家都一家都被杀了!洗劫一空!而且镇子上的富商都被流寇挨个儿拜访了!”

陈重笑道:“铁柱哥,这怎么能叫大事不好,这应该叫大快人心啊!”

“哎呀你怎么还笑得出来,镇上的富商都只是被洗劫,没伤及人命,只有赵家一家人全都死了!他们把矛头都指向你了啊!”周铁柱憋红了脸,听见那些人讨论的话头之后脚不停歇的赶过来报信,这下可真是慌了神了。

“我?关我什么事?”陈重疑惑的皱着眉头,但内心已波澜动荡,为什么会怀疑我?难道昨天我留下了什么把柄,又或者是那伙流寇出卖了我……

不会,我蒙了面,并且他们早早出了城去,我的柴刀也处理得干净,四处没有目击者,绝不可能怀疑到我头上。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他们想……找人背锅!

“陈重,你快想想办法吧!”铁柱的脸色终于平复下来,慌乱的四顾张望。

陈重父母的双手因为害怕紧张紧紧握在一起,陈母脸上似有些崩溃的气得发抖,猛的一拍桌子:“这些只管自家门头雪的混账玩意儿,什么事都往我家重儿身上推,重儿昨天明明一晚上……”

陈母说到这里,话头突然止住,然后身子抖得更加厉害,一旁的陈父不明就里,疑惑且慌张的看着她,“小芝,没事儿的,你别气坏了身体啊。”

都说母子连心,陈重看见娘亲这个样子,一颗心忽然沉进了谷底……他感觉,娘亲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第11章 众口铄金

“铁柱,你现在赶紧回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那伙人来了之后再出来,”陈母的声音有些发颤,似乎内心动荡不安。

“哦!好,不管怎么说,都要有个人证,婶儿你放心,一会我来给陈重作证。”周铁柱往门外探了探,见没人后快速离去。

陈母坐到椅子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陈重则是小心翼翼的说道:“娘,你不用太担心,就算栽赃到我头上,他们没有证据也拿我没办法啊。”

“是啊,”陈父也点了点头,把菜夹到陈母的碗里。

陈母盯着桌面,之后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空洞的眼神望着前方,“重儿,你真的确定没有证据吗?”

陈重愣了一会,这样的问法……似乎娘已经猜到了。

“嗯,绝不会有。”他郑重无比的说。

“好,吃饭,那就等着他们上门。”陈母敲齐了筷子,大快朵颐。

陈重却是心事重重,虽然可以确定昨夜并没有留下证据,但破绽的确是太大了。

整个镇子这么多家富商,都只是被劫财,而偏偏赵家死了人,又恰好是在自己和赵功三斗结束之后。

现在除了矢口否认,没有别的办法了吧……

陈重吃过饭之后收拾碗筷,正在水池边洗碗的功夫,镇子上一位韩姓富商带着府役浩浩荡荡的拐进了大门口的小路,一堆人挤在门口,围得水泄不通。

陈母和陈父听见动静,互相搀扶着从屋里出来,跨过门槛倚在门边。

八字胡的衙头姓白,通常镇子上的混混暗地里会叫他白毛头,因为刚好头顶有一撮白毛,他走进院子门,对正蹲着用雪水洗碗的瘦弱身影指道:“陈重,问你点事儿,站起来。”

“孩子他爹,这些是什么人啊?”陈母稍微大声的问了一句。

陈父低声道:“镇子上的衙头,还有韩掌柜他们。”

陈重伸出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快速走过去,“白大人,带这么多人到我家里来,别吓着我母亲。”

“哼,”白毛头冷哼一声,“昨天傍晚那段时间你在哪里?”

陈重皮笑肉不笑的咧开嘴,丝毫不畏惧白毛头的诘问,笑道:“我一直在家,你也知道我都快十五了,估计蹦跶不了几天了,所以在家陪父母。”

白毛头凝神盯了他一会,这时候从人群里拨开一个空子,愣头愣脑的周铁柱钻了进来,“咋回事?咋这么多人?”

“铁柱你这个愣头娃,上次赌斗赢了这么多钱,估计也被洗劫了吧?”一旁有人看见便周铁柱酸溜溜的说道。

“啥洗劫,俺咋听不明白?”周铁柱一副不明就里的样子,同样的表情也出现在陈重的脸上。

白毛头看着院子里陈重的父母都互相搀扶,脸上的疑惑多过了担忧,难道说他们真的不知道?

这时候也有人拍了拍铁柱的肩膀,诧异的问道:“你没听说流寇逃狱,把平阳镇的富商挨个儿洗劫一空的事?”

“嘿嘿嘿……”铁柱憨厚的摸了摸脑袋,道:“昨天俺在陈重家忙着数钱哩,哪里有空管这么些事情,说实在话,我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韩掌柜白了他一眼,当初赌斗的时候大输给周铁柱的人就有他一个,开场前他还嘲讽得最凶。

接着对着屋子里大喊:“凭什么那些人只洗劫我们啊!陈重和周铁柱,明明赢了一大笔钱,还能幸免于难?”

白毛头听见这富商的话也回过去瞪了一眼,这叫什么理论?不患多寡而患不均吗?别人家没被抢居然还成为背锅的理由。

但想到镇子府长大人和韩掌柜多有来往,这些话他也不敢当面说出来,只能狠狠的瞪了一眼周铁柱,问道:“你可以为你说的话打包票吗?”

“哎呀,千真万确啊!俺在什么地方数的钱还不知道吗?当时陈重还拉着叫我好好照顾他父母嘞。”

“铁柱哥,这种话就无需往外说了。”

“哦,是我多嘴了,”铁柱轻轻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见事情被周铁柱三言两语搅得不可开交,韩掌柜几步走到白毛头身旁,“这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众所周知赵家和陈重素来有仇,谁知道那伙流寇会不会就是他通风报信放出来的!陈重可是在牢里面待过!”

韩掌柜这句话一说出来,许多人都明悟般点头,“说得对啊!说不定陈重得到了流寇的好处呢!只要搜一搜他们家就知道了。”

“我同意,白衙头,进去搜一搜,有没有来路不明的钱财,一切就都清楚了!”

“对啊!陈重你要是问心无愧,就让白衙头进去搜!”

“不敢就是心里有鬼!”

陈重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因为愤怒脸上涌起一片潮红,怒极反而冷笑:“呵,白衙头,在楚国,没有搜查令不许随意入民宅,你不会不知道吧?况且,就因为没有被流寇洗劫,就要搜屋子,你们可真是公正善良啊。”

“陈重,现在你算是嫌疑人,”白毛头面无表情的说道,“赵家的死、那伙流寇逃狱,跟你有没有关系都不一定,就算是告到府长那,撰请一个搜查令是很轻松的事情。”

白毛头虽然不愿意行强压之事,但也不愿意得罪这些乡绅富商。

场面顿时剑拔弩张起来,陈父见状掺着陈母一瘸一拐,加快步伐赶到陈重身后,用手悄悄拉了拉他的衣服。

“重儿,算了吧,忍一忍就过去了,咱们家也没什么值钱的玩意儿,让他们搜罢。”

“爹,屋子是咱家最后的脸面,哪能说搜就搜?你放心,今天有我在,他们一步也别想踏进去。”

陈母也拧了一下陈父的腰,“你别说话,交给重儿解决,他想怎样就怎样。”

陈重挺直了腰板,站到众人面前,凛然不惧,瘦弱的身躯竟有宁折不弯的威势,“你们若是敢搜便试试,我陈重能轻松打败赵功,也不怕白衙头指教一二。”

韩掌柜冷笑道:“陈重,你是还想进牢里去住几天?”

“打败了赵功就这么嚣张吗,要是赵武回来,我看你求饶都来不及。”人群内传来大声呼喝。

“哪个孬货在说话,有本事站出来!”铁柱哥转过身去,大喇喇的撑着腰寻找,不过声音已经隐没在了人群里。

白毛头脸色尴尬的看着陈重,那天陈重与赵功一战自己也有所耳闻,同样是后天三重炼骨境,要是跟赵功打起来也没办法战胜,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吧,反正陈重也没几天活头了。

他深深的看了陈重一眼,“既然如此,我就照实回去复命吧。”

他转身看向略显不满的韩掌柜道:“走。”

“你什么意思?”韩掌柜挑眉,神色不悦。

前来围看的镇民还有一些被洗劫的富商也发出稀稀拉拉的嘘声。

白毛头眼睛一瞪:“我说走!不然你自己去搜?”

韩掌柜顿时语噎,眼瞅陈重伫立原地,如横关山岳,自己去搜?真有可能被打死。

“走!”韩掌柜咬了咬牙,门外人群忿忿不平的散去,看样子这些人多以他为首。

等人走得差不多之后,陈重见白毛头还没有走的意思,正疑惑。

他转过身郑重的说道:“赵武最晚半月就会回来。”

“多谢。”陈重抱了抱拳。

白毛头转身挥挥手,散漫的离开。

第12章 爆骨拳的神奇

赵武半个月内回来,得知自己家人死于非命,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陈重在院子里站了一会,长长的舒了口气。

陈父一瘸一拐的走来,抬头看着儿子的脸,“那赵武,听说被收入武府培养,重儿……”

陈重强忍着内心的担忧,挤出一丝微笑道:“爹,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事情做了之后他才感到后怕,如果自己不能尽快观想出仙根,恐怕没有实力去抗衡赵武,或者说……倘若最终失败了,父母的下场,也许会和赵家一家人一样。

丧亲悲痛的赵武铁定会报复他们!

“时间,真的不多了。”

陈重哀叹几句,虽然不知道白毛头为什么最终放过了自己一家,但总不能把希望都交托给别人,下一次也许就不会这么容易罢休了。

“爹,娘,你们先回去吧,我去屋后练武了。”

“哎,今天爹给你炖鸡汤补补身子,上回的银子还剩不少。”陈父虽然够搂着背,但眼神中却满是爱意。

看着父亲搀扶母亲离去的背影,陈重心中无比温暖。这样的生活如果以后享受不到,真是会遗憾呐。

陈重在院里站了一会,来到后屋竹林,走到左手肿胀灼热的地方,开始练习爆骨拳。

现在时间紧迫,只能在使用爆骨拳练体的同时,退到灵气稀薄的地方进行观想,等待灵气恢复。

至少可以多争取一些时间。

虽然有了观想法门,但陈重也不敢松懈爆骨拳的进度,至少……在无法观想出仙根的时候,还能有一些实力与赵武拼命吧。

陈重拳风如虎,一套爆骨拳打下来足足有132响,气如烈风,扫过积雪,再次将后院入林之路灼烧成干燥的空地。

爆骨拳虽然是基础拳法,但唯一的好处就是爆骨响数没有明确上限。

历史中使用过爆骨拳的后天三重武者不少,至多在200响,身体各处的骨头就会趋近于骨裂,且灵力不足。

而跨过这个境界,达到四重炼脏境后,经脉柔化会令爆骨拳再也无法寸进。

现在陈重没得选择,如果不在爆骨拳上突破,将很难撑过赵武到来时的狂风暴雨。

如果说想要达到抗衡炼骨境后期的地步,陈重预计需要打出150响以上。

并且爆骨拳,是一种积累性拳法,以每十响为一轮,十轮之后,力量如虎狼奔山;二十轮之后,则如同浪潮席卷;若是有人能打出三十轮,恐怕威势会层层叠加,似山崩海啸!

陈重收起念想,盘腿于地,依照观想法入念,很快发现这一次的感觉与在屋中那次完全不同。

双目凝于前,已经能看见一颗小小红点,但陈重心中焦急,反而没有进入到无我的境界,越是注目凝望,红点越微弱。

随着自己灵气的恢复,最终消失于无。

他惨然睁开双眼,苦笑一声:“这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看看天色,也不过将将过去一个时辰。

陈重拍拍土再次站起来,顶着精神疲惫又打了一轮爆骨拳,咬着牙齿多爆了一响,一百三十三响。

手肘处传来的阵痛让他呲牙咧嘴,又退到竹林远处盘腿坐下,开始观想。

红点毫无意外的出现在双目之中,随着心静意笃,红点稍稍放大了一些,但在灵气恢复,手肘骨骼疼痛感消失的那一刻,红点也散成零星的细小丝线隐没。

嗯?!

陈重睁开双眼,似抓住了明悟,红点的出现与消失,应当是与爆骨拳有关!

难道这通行大陆的基础拳法,竟然隐藏了入仙根的契机?

抓住这个念头让陈重兴奋不已,立刻爬起来进入竹林灵气范围开始练拳。

随着陈重吸收的次数增多,灵气也稀薄了半分,现在他已经可以再跨近一步达到灵气平衡。

但爆骨拳想要在一轮之内增加爆骨次数,必须压缩时间,缩短爆骨间隔,这样既是磨炼意志,也在反复锻炼陈重的身体。

疼痛难忍的时候,陈重只能想着父母咬牙坚持,忽然想到,观想法虽然只能在静坐时运行。

但“舌顶上鄂,下闭气门”,似乎可以让灵气周转得更加顺畅。

于是陈重在不断打出爆骨拳的同时,运行起观想法门,渐入忘我之境。

不知不觉,红日落下,朗月升空。

陈父缓慢从下坡路走上来,身体歪斜,脚下行动吃力,远远的看见陈重将四周的风雪打散,隐隐有气雾罩住周遭,乍看之初神奇无比。

但因担心,陈父还是在远处呼唤儿子:“重儿!重儿!”

竹林前身影的四周气雾轰然散去,露出涨红了脸气喘吁吁的陈重,他脚尖点地快速后退,拉开和竹林的距离,接着缓步走向父亲。

刚走了几步,陈重双肘的骨骼、关节,小腿迎面骨、膝盖关节传来剧烈疼痛,眼前一黑,前扑倒了下去。

“啊呀!重儿啊!”陈父一拍大腿,加快脚步上前,奋力抬起陈重,从上坡路下来,一直挪到屋里。

听见动静的陈母从正堂桌上坐起来,双眼无法视物,只听见重物挪动和陈父的喘息声。

“咋了?是重儿出什么事了吗?”

“呼……”陈父坐在门槛上,大声喘息,“重儿脱力了,有些晕厥,小芝你不用担心,我扶他到床上睡一会。”

“哦,”陈母稍稍放心的坐下,又皱眉问道:“那重儿怎么不说话?”

“娘,我没事。”陈重刚好悠悠醒转,疼痛感还在,但意识已经恢复了清明。

“你看,整天瞎担心,赶紧准备吃饭。”

陈父把他挪到了椅子上,陈重把呼吸调匀,急不可待的开启观想法入念,惊奇的发现,双目之中竟有似朝阳红日般的圆球,随着骨骼阵痛的律动闪烁。

果然……果然是这样!

陈重内心深处涌起无限希望,也似这骄阳般!热烈如火!

还有十四天,也许,我真的可以做到!

既然观想法与爆骨拳能产生联系,那就意味着爆骨拳的爆响次数越多,就越接近仙根衍生的程度。

“爹,娘!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成功的!我会入武府,这样陈家也不敢轻易对我动手!”

“好!那赵家的儿子都能入武府,凭什么我家重儿不行!娘看好你!”

陈父还是担忧道:“但是也别太拼命,别把身体拖垮了……”

“呸!你这个老孬货,现在不拼啥时候拼?”

陈重笑了笑,给母亲碗中夹去许多无骨瘦肉,一家人其乐融融,有说有笑起来。

……

剑谕天穹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剑谕天穹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剑谕天穹小说全文

最新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小说排行榜-我爱农信文学网

好看的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言情,好看的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好看的小说玄幻,小说排行榜2019前十名,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结版,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8-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