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重生之修仙赘婿三猪完整篇在线阅读赵凡徐晓晴

重生之修仙赘婿三猪完整篇在线阅读赵凡徐晓晴

来源:KX 作者:三猪 时间:2020-02-10 18:51:53 主角:赵凡徐晓晴

重生之修仙赘婿三猪完整篇在线阅读赵凡徐晓晴

重生之修仙赘婿赵凡徐晓晴

重生之修仙赘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重生之修仙赘婿 第006章一丘之貉

集团大厅内顿时躁动。

不仅保安们都冲出来围圈赵凡,就连身穿西装衬衫的公司白领们也纷纷挤上前凑围观,一时间好不热闹。

沈思仁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到包围圈前。

“吃软饭的东西,徐晓晴在我眼里也不过就是个表子,而你只是吃她软饭的废物,居然还敢跟我叫板,活腻了?”

沈思仁的话引来周旁围观者一阵大笑。

“原来是个吃软饭的。”

“切,跟这种吃软饭的动手,简直就是拉低了我们的身价。”

“身为男人,不知羞耻,不配做男人!”

保安们各个怒视赵凡,打心底瞧不起赵凡。

赵凡凝重神情。

虽然灵气强化下的身躯已然达到了高峰值,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赵凡需要制定战略。

目光横扫一眼,注意到保安队伍中有一个光头身材最为魁梧,气势也最为强硬。

“好,就从你开始!”

赵凡定好计划,脚下猛地一步窜出。

光头原本见赵凡瘦胳膊瘦腿,根本没有多在意,而此时看赵凡冲杀过来,他也是淡淡然的姿态。

“花拳绣腿而已!”

光头冷笑。

然,赵凡一拳崩在他的腹部。

瞬间产生的冲力当即让光头飞出了五六米的距离,狠狠摔在地板上。

众人惊愕,嘲笑声戛然而止。

“嚓,这吃软饭的居然这么厉害!”

光头已然是保安里最能打的一个,现在却被赵凡一击秒杀,这无疑让其他保安惊恐。

而赵凡要的,就是这样惊恐的效果。

他反手向着边上的保安发起攻击,一连掀翻了七八名保安,更是吓退了其他所有保安。

包围圈仅在瞬间就被攻破,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结果。

沈思仁脸色发青。

堂堂沈氏集团的保安队伍,居然拦不住一个吃软饭的!

他当即咆哮起声,“你们这群废物,今天,你们要是不能把这吃软饭的送进医院,你们就给我集体滚蛋!”

听得沈思仁这话,保安们心惊。

沈氏集团的待遇绝对优厚,谁也不想失了这个饭碗,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跟赵凡交战。

而这时,集团大门外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什么事情这么热闹?”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大门。

只见一位老者坐在轮椅上,身后跟着一位身体魁梧的男子。

“何老?”

沈思仁顿了顿,随即迈步上前,恭恭敬敬。

“何老,您怎么来了?”沈思仁问。

“你父亲要老夫来指点两招,老夫能不来吗?哈哈……”

何老说着话,露出慈祥笑容,而后目光看向保安们,“小仁啊,你们这是在搞反恐演习吗?这么大阵仗。”

“这,这……”

沈思仁有些紧张,他很清楚何老身份地位极高,是华国武术宗师,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极有影响力,而且年轻时,更是出了名的行侠仗义之士。

要是让何老知道,他现在在以多欺少,何老定然会怪责于他。

“何老,您说笑了。”

沈思仁语顿,但很快就想出了应对之策,“就是来一个吃软饭的废物,非要在集团里闹事,我让保安教训教训他而已。”

“吃软饭的?”何老眉宇不由的皱了起来。

沈思仁见此,心中松一口气。

他知道,何老是习武之人,向来主张“男儿当自强”,自然是看轻吃软饭的男人。

“枉为男儿!”

何老说了四个字,便示意身后的男子推他去坐电梯,正眼都不往赵凡身上看。

但,男子已经愣住了,并且隐隐感到手腕处在发痛。

“怎么了,还不走?”何老质问男子。

男子就是今早开车差点撞了赵凡的司机。

他颤抖的伸手指向赵凡,“何,何老,是那小子。”

“额?”何老听此,目光才看向赵凡。

顿时,何老也颤抖了。

“居然是他!”

何老暗道,随即问向沈思仁:“你要教训的,就是这个人?”

“对,就是这废物。”沈思仁翘上嘴角。

何老沉默几分,而后说:“好,把你这所有保安都叫出来,好好教训他一顿。”

“是!”

沈思仁得意。

之前他教训赵凡,还是需要承担一些风险。

比如赵凡报警,或是沈氏的董事会问责。

但现在,何老亲自发话要教训赵凡,那即便是把赵凡打得半身不遂,也绝不会有人敢责问半句。

“你们给我听着。”沈思仁提起声调,“何老有令,好好教训这个丢尽男人脸面,吃软饭的废物!”

“是……”

保安们群情激愤。

他们也是为了在何老面前表现一番。

要是被何老看出有武学天赋,那可就发达了。

什么武打明星,什么格斗选手,何老的弟子,哪一个不是亿万级别的富豪!

保安们气势凶狠,而赵凡的怒火也更为凶猛。

他盯着何老,也认出何老就是早上冤枉他“碰瓷”、“小偷”的老头。

“真是一丘之貉!”

赵凡骂着,握拳出击。

一番战斗下来,周旁围观的白领们从起哄喧闹,到渐渐无声。

沈思仁的脸色也从得意洋洋,渐渐铁青。

唯有何老,全程面无表情,目不转睛的盯着赵凡。

直至赵凡将最后一名保安击倒在地,何老的神情才发生变化。

“天人,奇才,这年轻人的武学天赋已然在老夫之上,实乃我华国武术界的遗珠!”

“不行,我必须将他收入门下,我毕生所学,必须传承于他来继承!”

何老内心兴奋至极。

他让沈思仁教训赵凡,用意就是想看看赵凡的实力,现在他看到了,也震惊了。

赵凡呼出一口大气,看着满地躺着的保安们。

“你们该庆幸,幸亏我的武元已经被稀释,不然,你们都是尸体。”

赵凡暗暗说着,抬起冷眼,瞪向何老。

“老头,你不仅听风就是雨,还助纣为虐,真是白活了这把岁数。”

赵凡嘲讽道。

周旁人一听这话,各个惊恐不已。

沈思仁更是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居然有人敢直呼何老为“老头”,而且还敢骂何老白活了……这是有多不要命?

沈思仁诧异万分。

当即伸手指着赵凡,“混账东西,你敢对何老无礼!”

“无礼又如何?”

赵凡迈步,朝着何老靠近,“倚老卖老,为老不尊,也配受人敬重?呵呵,败类而已。”

“你,你……”

沈思仁彻底惊了,哪怕借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在何老面前有半点不敬,可赵凡倒好,直言不讳啊!

“他一定是不知道何老的身份地位有多高,所以才敢这么无礼!”

沈思仁这样想着,突然改变了心境,发出冷笑,“赵凡啊赵凡,既然你这么无知,那我就大方的告诉你,也好让你死个明白。”

赵凡不屑,指了指满地躺尸的保安,“你还想叫嚣?”

“不,这一回是认真的。”沈思仁说,“看清楚了,现在在你面前的这位何老,可是我们华国……”

没等沈思仁说完,赵凡已是打断了他,“武术宗师是吧!”

“额?你,你知道?”沈思仁愣住。

周旁所有围观的人都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刚刚还嘲笑赵凡是吃软饭的废物,可比之赵凡在何老面前的胆气,他们简直比废物还不如。

赵凡站定在何老面前,“武术宗师就可以为所欲为,不分青红皂白?”

“要不是看你一把老骨头还坐着轮椅,我肯定让你和这群保安一起,躺着!”

赵凡狠狠说完,脚步绕过何老,不屑的走出了集团。

所有人都目光此时凝视在何老身上,都不由得为赵凡感到惋惜。

毕竟,得罪何老,等同于在华国无处安生,生不如死。

沈思仁也期待着何老发威,心中暗暗窃喜,“等何老发怒,这吃软饭的废物就该彻底消失了,到时候,还用的他跟徐晓晴离婚?呵呵……”

然,何老的脸上最终不仅没有怒意,反而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这一趟出门,值啊,太值得了,哈哈……”

所有人都不明何老这话什么意思。

何老问向沈思仁:“刚才那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你知不知道?”

“知道,他叫赵凡,住在别墅园F区5号。”

沈思仁以为何老是要带人去抄家教训赵凡,赶忙就把徐晓晴的地址给了何老。

赵凡走出集团后,心情极为复杂。

徐晓晴已经把合同签了,意味着前世的厄运之路已然开启。

眼下唯一能补救的办法,就是赵凡尽快崛起。

但都市社会不比修真界。

修真界是谁的拳头硬,谁是老大,而都市凭的是资本,是钱财。

赵凡拿起手机,点开一条未读短信。

白珊珊给他转的三千万,已经到账。

 

重生之修仙赘婿 第007章天杀啊

“要是能早一点就好了。”

赵凡看着余额三千万,无奈的摇摇头。

而此时,手机铃声响起,依然是六个“6”的连号。

“赵凡,你站在原地别动,我马上调头过来。”姗姗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赵凡回过头,只看不远处的十字路口,一脸黄色的跑车正在调头。

很快,跑车来到赵凡面前。

“上车。”姗姗说。

“干嘛?”赵凡没有上车的意思。

“还能干嘛呀,当然是接你去找徐晓晴啊。”

姗姗精致的小脸上露出微笑,神态与之前娇蛮任性全然不同,就像换了个人。

赵凡停顿片刻,最终上了车。

“不好意思啊赵凡,我刚打听了一些你的私事。”姗姗一边开车,一边说。

赵凡无心理会,沉默的看着车窗外。

“原来你是徐晓晴的老公,难怪你要我投资晓晴营养公司。”

姗姗看了一眼赵凡,继续说着,“其实,我大概能猜到一些原因。”

“徐晓晴和沈氏集团的沈思仁好像是大学同学,他们的关系如何我不清楚,但你应该是不希望他们走得太近,所以才不想徐晓晴跟沈氏合作。”

姗姗说得婉转,其实她已经打探清楚,也知道沈思仁一直没放弃追求徐晓晴。

赵凡淡淡言道,“我对晓晴很放心。”

“这……”

姗姗不好接话,心间暗道,“也许他只是强做镇定,毕竟,他是入赘的,想必在徐晓晴面前也没有什么地位,就算徐晓晴真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他也不能怎么办。”

正当姗姗如此想着的时候,赵凡突然开口,“你给我的三千万,现在用不到了,还给你吧。”

“啊?”珊珊一愣。

赵凡说:“现在徐晓晴只剩下晓晴营养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肯定不能再拿出百分之四十给你,所以,这三千万还你。”

“不,不是啊!”

姗姗紧张起来,“这钱是为了感谢你医治好我爸爸的病,不是为了投资。”

“你爸爸的病确实不好治,但再怎么样,也用不了三千万。”

赵凡不想欠别人人情,这三千万说是他应得的,也可以说是他拿多了。

姗姗这回是真的有些慌了。

她把跑车停到了路边,满脸诧愕的看着赵凡。

“你,你是不认识钱,还是觉得钱没有用?”

姗姗很不能理解赵凡,尤其赵凡的身份还是个入赘的女婿。

姗姗想,“只有穷家小子才需要入赘吃软饭,没理由不喜欢钱,况且,谁还能嫌钱多,我白氏集团已经算够有钱了,也从来不觉得钱多。”

赵凡面无表情,“这样吧,一百万,就当是医治你爸爸的医疗费,剩下的钱,还你。”

“大哥!”

姗姗急得都乱称呼了。

“你这是死心眼啊,你知不知道,有三千万,你的身价就不比徐晓晴低多少了,甚至可能比徐晓晴还高,毕竟她可能还欠了银行的钱。”

姗姗一副苦口婆心。

但赵凡还是打开了手机里的银行软件,准备转账。

然,他没有权限,一天最多只能转五万块钱!

“靠,这得转到猴年马月。”赵凡吐槽一声。

姗姗笑了。

小脸上洋溢着属于她这个年纪人该有的灿烂笑容,“哈哈,看吧,老天爷都不想你把钱还给我。”

赵凡无奈,“那我迟点去银行把钱取出来还你。”

“你真是死心眼。”姗姗白了赵凡一眼。

这时,赵凡的手机响了。

一看屏幕上显示着“丈母娘”三个字,赵凡的眉宇不由皱紧几分。

“阔别八百年,还是得面对!”

想得如此,赵凡接起了电话。

“死哪去了?”张玉芳尖锐的嗓音从手机里传来。

“我出来走走。”赵凡无奈。

“还走什么走,你不想知道今天是晓晴的大日子啊,我都特意赶回来给她庆祝,而你倒好,居然跑出去玩!赶紧死回来烧菜!”

张玉芳的声音透过手机听筒,传到了姗姗的耳朵了。

姗姗皱了皱眉。

赵凡苦笑,“好,我这就回去。”

挂了电话,赵凡长出一口气,而后又笑了起来。

虽然张玉芳很刁钻,可一想,毕竟是前世的亲人,赵凡竟还有点怀念她的刁钻。

“你还笑得出来?”

姗姗拧巴着小脸,“你在徐晓晴家,他们都是这样对你大吼大叫?”

“别见怪,我们家的亲情感,就是大吼大叫骂出来的。”赵凡淡然一笑,打开了车门。

“我送你回去吧。”姗姗说。

“不用了,谢谢。”

赵凡打车回到别墅园区。

一推门,就看见张玉芳、徐国忠,还有庄婷三个人坐在客厅里。

他们正高兴的分享旅行的照片。

此番张玉芳和徐国忠出门旅行,历时一个月,去了五个东南亚国家,玩的不亦乐乎。

“爸,妈,我回来了。”赵凡说了一声。

张玉芳瞥了他一眼,欢喜的表情瞬间转为阴沉,没好气地说,“才回来,赶紧去做菜,今晚我们可得好好给晓晴庆祝一下。”

徐国忠没有讲话,他对赵凡的态度就是不认可,不理会。

“好!”赵凡进了厨房。

没多久,徐晓晴回来。

“爸,妈,你们回来怎么不提早通知我,我好去机场接你。”

“接什么接啊,我们这么大人了,你工作要紧。”张玉芳一副关心女儿模样。

“表姐,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不是说签完合同之后,你要大展宏图,要忙一阵子吗?”庄婷问。

“是很忙。”

徐晓晴表情有些无奈,眼眸下意识的望向厨房。

张玉芳和徐国忠没有多在意,但眼尖的庄婷立即察觉出异样。

今天早上,赵凡给徐晓晴打过电话,当时庄婷就在二楼,她听见了赵凡在阻止徐晓晴签合同。

“表姐,你这么早回来,不会是因为表姐夫闯了什么祸吧。”

庄婷故意提高嗓音。

徐晓晴愣了愣,还没开口,就已听得张玉芳尖锐的嗓音。

张玉芳冲着厨房喊道:“什么?赵废物你还敢闯祸?你吃我们家的,喝我们家的,还敢在外面闯祸让我们晓晴收拾?我们二老下飞机都不舍得让晓晴来接,深怕打扰晓晴,而你倒好,竟还好意思让我们晓晴……”

“妈!”徐晓晴打断了张玉芳。

她知道,老妈是真的看不爽赵凡,一点点火星子,就能让她骂赵凡大半天时间。

“女儿啊,我的乖女儿,你跟妈说说,赵废物在外面闯什么祸了。”张玉芳心疼女儿。

徐晓晴暗暗叹息,摇头说:“没什么,没多大的事情。”

“没多大的事情就是有事情喽?”庄婷不失时机,窃喜着问道。

“对啊,到底是什么事情。”张玉芳激动了。

徐晓晴看了一眼赵凡,眼神复杂。

迟疑片刻后,她说,“也许,赵凡要离开我们家了。”

“啊?”

张玉芳和庄婷同时发出惊讶的声音,连徐国忠都不禁看向了徐晓晴。

厨房里的赵凡一直在忙着切菜。

他听得见张玉芳的骂声,只是他习惯了,不想理会。

但现在听到徐晓晴的话,赵凡停下了手里的菜刀,抬头茫然的看着徐晓晴。

徐晓晴来到厨房,“赵凡,夫妻一场,我给你二十万,我们离婚,你也尽快离开南江市,不然……”

“不然怎样?”

赵凡面无表情,他万没想过,徐晓晴居然会提出离婚。

难道,是因为沈思仁?

不可能!

她一直都厌恶沈思仁,前世她在临终前亲口跟我说,她一直都极度厌恶沈思仁。

徐晓晴又一次叹息,“我听苏婷婷说,你今天去了我公司。”

“嗯!”赵凡说。

“你走之后,白姗姗就来了,还说要找你,而且她还威胁苏婷婷说出你的下落,苏婷婷没办法,已经把你和我的关系告诉白姗姗。”

“姗姗?所以呢?”赵凡没听明白。

“今天你在白先生的病房里做了那些事情,白珊珊怎么可能放过你。”

徐晓晴满脸担心。

赵凡心间一动,睁大了双眼,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徐晓晴在担心他。

张玉芳此时凑了过来,“晓晴,你在说什么,什么白珊珊?是什么人啊?”

“妈,没事,你让我跟赵凡单独聊一会儿。”徐晓晴说。

“表姐,白珊珊是不是白木义的女儿啊?就是你们公司那栋大楼的老板?”庄婷再一次掐准要害。

张玉芳浑身一颤,“啊?白木义,那不是我们南江市的地产大王吗?赵,赵废物得罪他了?”

“天杀啊,赵废物,白木义也是你能得罪得起啊,晓晴的公司就在他的大楼里,他一句话就可以让晓晴破产啊,你真是天杀啊。”

张玉芳开始脑补不可预期的惨烈后果,急的直跺脚。

徐晓晴也不由的颤抖几分。

她今天从白木义的病房出来,火急火燎的跟沈氏尽快签约,目的就是为了趁早抱住沈氏的大腿。

“你给我滚出去!”徐国忠此时突然喊了一嗓子。

作为一家之主,他要嘛不说话,一旦开口,便是一道命令。

 

重生之修仙赘婿 第008章黑衣人

别墅内的气氛陷入冰点。

赵凡苦笑,他听明白徐晓晴的意思,也知道,徐晓晴误会了姗姗的举动。

“白先生的病我已经治好了,姗姗只是不知道我的名字,所以才去找苏婷婷问。”

赵凡把事实情况说明。

徐晓晴听此,眼前一亮,“你真把白先生的病治好了?”

今天她在病房,也确实见证了赵凡把心脏骤停的白先生救活。

只是,她无法相信赵凡真有医治白木义的本事。

“嗯,我已经治好他了,而且,姗姗给了我……”

赵凡正想说三千万的事情,客厅里的庄婷突然发出讥笑,“表姐夫,你还能治病啊,看来也不是很废物吗。”

张玉芳也反应过来,“就是,你个废物懂什么治病,不会是为了赖在这里,故意瞎编谎话骗我们晓晴吧。”

“别废话了,让他滚。”

徐国忠已经发出命令,就不会松口,况且,说赵凡能治病,谁信啊?

就在这时,别墅门铃被按响。

叮咚——

徐晓晴紧绷神经,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白珊珊愤怒的模样。

“我去开门。”庄婷快速的走向大门。

在她这个年纪里,并不能真正理解得罪白木义的后果,她只知道,事情闹得越大,徐晓晴越会把赵凡赶走。

然,当打开门,看见十几名身穿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人站在门外时,庄婷愣住了。

徐国忠站在客厅的位置,也能清楚的看见门外之人的阵仗。

就跟电影里的黑衣人一样,这绝不是一般人物能用得起的阵仗——徐国忠心想。

张玉芳也急匆匆的来到大门前,随即,僵住了原地。

黑衣人的气势雄壮,犹如钢铁巨人。

“你,你们……”张玉芳颤抖到说不出完整话。

这时,黑衣人左右退开,让出了中间一条路。

一个染着金色短发的女孩来到张玉芳面前,“你好,我是来找一个叫赵凡的人,麻烦你叫他出来一下。”

“赵,赵,赵凡。“张玉芳面色苍白。

赵凡听见了女孩的声音,迈步而出。

看着黑衣人,看着女孩,没好气的问道:“你们是谁?”

“你就是赵凡?”女孩打量赵凡一眼,嘴角流露淡淡的讥笑。

女孩名叫刘芸,是何老门下最得意的女弟子,平时在何老面前十分乖巧,故而,何老特意派刘芸前来,是希望刘芸的乖巧能缓解赵凡对何老的误会。

然,何老不知刘芸内心的骄傲。

“原来就这么一个货色!”刘芸心中暗想,“师父也真的是老了,居然说这种瘦到营养不良的人是武学奇才!”

“看他着站姿,看他着气势,哪有半点习武之人的模样,分明就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普通人还要我刘芸亲自来接,真是丢份!”

刘芸暗暗不爽。

她只服强者,像赵凡这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男人,她只有满眼的鄙夷。

“你们到底是谁?”赵凡不耐烦,再发问。

没等刘芸开口,张玉芳已是一巴掌拍在赵凡的身背上。

“还能是什么人,都是你闯的祸,你自己收拾,不许连累我们晓晴。”

说罢,张玉芳狠狠地把赵凡推出了大门。

“你们,冤有头债有主,这个姓赵的跟我们徐家一点关系没有。”

张玉芳紧张的话语刚落,别墅大门已是被急切的关闭。

刘芸见此,愣了愣。

赵凡也是没想到张玉芳这么急着撇清关系。

“不过,也好,来者不善,确实不该连累晓晴。”

赵凡如此想着,瞪了一眼刘芸,“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干嘛?”

“我师父邀请你到府上喝茶。”刘芸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份请帖。

“没空!”赵凡想都没想,直接甩出俩个字。

“师父请你,你不去?”刘芸眼眸冰冷几分。

赵凡无惧,淡淡一笑,“姓何的老头是吧,他要请我,就让他自己来,打发个小姑娘来算什么意思?”

刘芸听此,嘴角勾勒一道邪性,“好,有胆气,不过,你离死不远了。”

得罪何老,藐视何老,这在刘芸眼里就是死罪。

作为华国四大家族之一,燕京刘氏一族的嫡系,刘芸可谓是真正含着金勺子出生,人上之人,自然不会把赵凡放在眼里。

“师姐,师父来电话了。”

这时,一名年轻的男子的手机而来。

刘芸接过电话。

片刻之后,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师父,我知道了。”她挂断电话,瞪眼看着赵凡。

赵凡大致能猜想到何老的电话内容,窃笑着问,“怎么,有任务?”

“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肯跟我们去见师父?”刘芸咬牙切齿。

“让他亲自来。”赵凡说:“跟我摆架子?他不配。”

修真界第一战神的名头不是盖的!

刘芸要气炸了,但何老下了死命令,她不能不从。

“除了让师父亲自来,其他要求你随便提!”刘芸冷着脸。

赵凡耸耸肩,正想说没别的要求,可忽然反应过来,眼下还真有一个要求。

眼下,张玉芳误会刘芸是来找麻烦的,如果能化解误会,再好不过。

“你进屋烧菜,菜做得好,我就跟你们去见那个老头子。”赵凡说。

“什么?”

刘芸眉宇狠狠皱起,怒喷一句:“你让我烧菜?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可是燕京刘氏……”

“不愿意就算了。”没等刘芸说完,赵凡甩手送客。

刘芸攥紧了拳头。

最终,从牙缝里喷出一个“好”字。

赵凡淡笑,从口袋里掏出别墅钥匙。

此时别墅内的气氛紧绷到极点。

张玉芳原本想贴着门听听外面的动静,可一想黑衣人的架势,她就胆怯,不敢再靠近大门。

“女儿,怎么办?白木义的人真的来了,那个天杀的赵废物真的闯了大祸了。”

“当初妈叫你不要跟赵废物结婚,你就是不听,现在赵废物得罪了地产大王,你说可怎么办才好啊……”

张玉芳絮絮叨叨,脚步来回踱步。

“妈,既来之,则安之吧。”

徐晓晴也是无力再说话,也确实有些后悔了当初跟赵凡结婚。

“舅妈,怕什么啊,赵废物是入赘你们徐家的,现在你们把他赶出去,不就跟你们徐家没关系了吗。”庄婷理所当然的说着。

徐国忠长叹一口气,“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赵凡不配做我女婿,要不是我不想落一个女儿离过婚的笑名,我早就把他赶出家门了。”

徐国忠说着,看向徐晓晴,“晓晴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道理你是懂的吧?”

“爸,我懂,只是……”徐晓晴心里隐隐发苦。

而此时,大门被打开。

徐国忠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如临大敌一般。

张玉芳下意识拦在了徐晓晴身前,深怕徐晓晴受到伤害。

赵凡迈步进来,看徐国忠和张玉芳的模样,不难猜想到他们都在害怕。

“爸,妈,别紧张,是朋友,他们知道今晚要给晓晴庆祝,所以来帮忙烧菜。”赵凡说。

张玉芳听此,大骂,“你个天杀的,还说谎,还想骗人……”

不等张玉芳骂完,就看到刘芸绷着表情,直接走向厨房。

其他的黑衣人紧跟刘芸的脚步。

一时间,厨房里传来“叮叮咣咣”的声音。

徐国忠和张玉芳屏着呼吸,就像看到太阳从西边升起一样,愣住了。

庄婷也诧异,“这算怎么个意思?这年头当厨师也要穿西装戴墨镜耍酷吗?”

徐晓晴的目光在刘芸身上打量。

好一会儿后,她开口问,“你,你们是白木义,白先生的人?”

刘芸瞥了徐晓晴一眼,冷笑,“白木义算什么东西,我是何……”

“做菜就做菜,哪来这么多废话!”赵凡打断了刘芸。

赵凡也是意识到何老的身份地位确实不一般,如果让徐晓晴知道,这些人是何老的人,那徐晓晴还敢让他们做菜?还不得把他们奉为上宾?

刘芸咬牙切齿,不再说话。

徐晓晴一头雾水,越发觉得诡异和好奇。

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这些黑衣人不是普通人,而且大有来头,只是为什么他们要帮赵凡做菜,她实在想不明白。

她想问赵凡,又不想主动跟赵凡说话,只得回了客厅。

半个小时后,厨房里升起了黑烟。

刘芸舞刀弄枪惯了,哪里会烧菜,连油盐酱醋都分不清。

赵凡叹一口气,“你们真废物。”

“你行你来。”

刘芸早已经气得肝火旺盛,一把甩掉了锅铲。

赵凡摇摇头。

今晚是要给徐晓晴庆祝,即便赵凡一点也不认为签合同是该庆祝的事情,但丈母娘开口了,他也只能尽量满足。

“罢了,我自己来吧。”

赵凡接手,开始正是的烹饪。

“一个大老爷们做菜做得这么娴熟,一看就是个惧内的废物。”

刘芸没好气的说。

赵凡淡笑,“真正的大老爷们,就是要让自己的老婆活得开心。”

“呵呵……”

刘芸嘲笑。

赵凡说:“算了,这里用不着你们了,都回去吧。”

“你不跟我走?”刘芸突兀的收起所有表情。

赵凡明白,刘芸是铁了心要跟自己耗,“让这些穿西装耍酷的都回去,你留下等我吃完饭。”

刘芸示意黑衣人先离开。

而就在黑衣人离开不久,别墅的门铃被按响。

还是庄婷第一个跑去开了门。

只看沈思仁捧着一束鲜花站在门外,露出绅士的微笑。

重生之修仙赘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重生之修仙赘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修仙赘婿小说全文

最新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小说排行榜-我爱农信文学网

好看的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言情,好看的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好看的小说玄幻,小说排行榜2019前十名,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结版,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8-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