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精品小说《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白歌月)

精品小说《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白歌月)

来源:zd 作者:顾夕熙 时间:2020-02-02 12:26:20 主角:白歌月

精品小说《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白歌月)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白歌月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21章 看什么?丑八怪!

几人忙应是,白歌月转身进了屋。

跪在地上的秋香背影僵直,垂下的面颊气的发绿,身侧双手更是紧握成拳!眼底划过浓重恨意。

白歌月你不过一个下贱的荡妇!竟然如此羞辱自己,白歌月等着吧,日后我定让你后悔今日!

……

夜幕低垂,冷夜森森,黑沉的夜色如一张无形的大网一样,将这世上之人笼罩其内,黑暗掩藏了多少人内心的恶魔。

哗,哗。

光线晕黄的屋内,一道绣海棠花的屏风后传来水声。

白歌月将头靠在浴桶之上,两条白皙如嫩偶一般的纤细手臂搭在浴桶两侧,水中雾气弥漫,将白歌月掩在其中。

累了一天,泡个热水澡,果然是浑身舒爽。

右手微抬,白歌月扬起的视线就落在手腕上那只乌凤镯上。

方才她准备沐浴时,本想摘下,但是这镯子竟像为她手臂量身定做一般,刚刚好戴着根本无法摘下。

根据脑内记忆,这乌凤镯乃是白家老爷子,也就是白歌月的爷爷白国忠在白歌月三岁时,为她戴上的。

这镯子虽名为乌凤镯,但样子古朴大气,比起其他女子戴的玉镯相比,简直不能看。

原主儿曾几次想要摘下,这乌凤镯就像方才一般,根本无从下手。

“这乌凤镯果然古怪。”可不是古怪,白歌月小时的手臂多细,这镯子戴着刚刚好,如今身体长大,乌凤镯依旧是刚刚好。

想到爷爷为她戴上镯子时的郑重神情,白歌月眯了眯黑眸,凑近了眼前。

“莫非还要滴血认主?”红唇微启,随后,白歌月自嘲一笑,她一个来自未来世界的人怎会相信这些东西?

不过……

想到自己身死穿越来这里,这件事情似乎也就不那么不可相信。

黑眸微眯,白歌月将左手食指放在唇边,牙齿一咬,滴出一滴血落在乌凤镯上。

白歌月在水雾中,凝眸望着镯子的变化,血迹滴在乌凤镯上竟是瞬间消失,继而,乌凤镯竟是有了隐隐的波动,下一秒,红光乍然大盛且极为刺眼,白歌月本能的抬起左臂挡在眼前。

周身忽然传来一丝凉意,白歌月缓缓放下左臂,在看到眼前一幕后,白歌月黑眸圆睁,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此时的她不在身处那一方浴桶中,而是身处一间古朴华丽的大殿之内。

这乌凤镯果然不是凡物。

眼前红光一闪,

忽然,眼前闪现一只通体火红的红狐,那红狐下巴微扬,一双如火红琉璃珠的眼睛透着在高傲姿态。

它眨了眨那双灵动的眼睛,那目光看着竟是嫌弃?

她白歌月竟然被一只狐狸给嫌弃了?

紧接着,就见红狐忽然转身就跑了出去。

白歌月只是犹豫一瞬,便跟着跑了出去。

狐狸引着白歌月来到一方碧波池潭中,不知为何,当白歌月看到这池水,脑中灵光一闪,弯身,双手掬水洗了洗脸。

“疼!”

刚洗完,面颊忽然感到一股灼热的疼痛,她正要抓挠,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少年声。

“你若抓了就没脸了!”

“……”

白歌月忍着脸上的灼痛,抬眸望向红狐的方向,方才那声音正是那红狐所发的。

“看什么?丑八怪!”红狐一脸傲娇的蹲坐在地上,仰头看着白歌月:“本座在此等了百年,竟等来一个丑八怪,真是悲也,叹也。”

白歌月直接气消笑了,正要说话,忽听那红狐“咦”了一声,狐狸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道:“你这丑八怪洗干净脸还是能看的。”

同一时间,白歌月脸颊上的灼痛感也消失不见,她探头朝着池水中看去,就见碧波湖水中映出一张精致白皙的容颜。

白皙如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的白嫩皮肤,饱满的额头,一弯恰到好处的柳眉,高挺小巧的鼻梁,圆圆的杏眼,红润朱唇,无一处不完美,不精致。

湖水中女子的容颜就像是另外一个人一般,即使白歌月看了,目中也露出一丝惊艳,忍不住赞叹一声美。

这容貌正是白歌月蜕变后真正的容貌。

“这铅华池有洗髓伐经的作用,丑八怪你下去洗个澡,整个人都会蜕变的。”

白歌月收回视线,看着红狐挑眉,淡淡道;“方才只是一点,便如此灼痛,若我现在下去,岂不是会剧痛而死?”

主要还是原主的身体太过虚弱,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原主身中蛊毒,在毒素没有清除之前,身体是无法承受这种洗髓伐经的剧痛。

“丑八怪,没想到你还不算傻。”红狐一脸嫌弃的盯着白歌月,狐狸眼睛在白歌月周身看了一圈,啧啧道:“没有一丝灵气,却又是乌凤选中的主人,我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丑八怪,我是不会和你缔结契约的,哼!”

说着,就见红狐一脸傲娇的模样,看着很是欠揍。

白歌月冷笑一声,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红狐,淡淡道;“你不过一个畜生,求我我也不愿意当你主人。”

“丑八怪!你叫谁畜生!”

“畜生叫你啊。”

“丑八怪!”

“畜生。”

“……本座乃是这乌凤大殿的主人!亦是这乌凤镯的真身!你竟然骂版本做畜生!本座定然不会同你缔结契约!本座不承认你这个丑八怪!你也妄想修炼灵力,得到永生!”

白歌月秀眉微动,精致红润的朱唇微启。

红狐一脸傲娇,哼哼!丑八怪心动了!修炼灵力,得到力量,得到永生多少人巴不得得到呢,心动吧!

“我白歌月不需要任何灵力,亦可在这天溪国内甚至这九幽大陆成为至尊强者!”

少女身体纤细,然,她周身散发出的气势却无比强悍霸道,在看她精致娇艳的脸上,亦是同样的自信邪肆。

“这空间不错,日后若有什么宝贝放在这里倒是极好。”

“丑八怪!本座叫银羽!”

“谁是丑八怪?”白歌月的气势完全不输红狐,黑眸散发的眸光竟是比红狐的还要明亮,眯起的眸中散发着一丝危险气息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原来,这才是你的真容

“……白歌月!”红狐不情不愿的叫道:“虽然本座不愿意承认,但是你既走了狗屎运了,能和乌凤镯缔结契约,那本座就勉为其难看看你的资质!当然,若你是一只弱鸡,本座宁可忍受千年寂寞,也不会同你缔结契约!”

“小狐狸,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唤本座名字!”红狐炸毛,狐狸脸上满是怒气:“等你能进这铅华池后,本座自会告诉你这里是什么地方!哼!”

红狐眨眼间消失,白歌月秀眉微蹙。

这空间的确是乌凤镯的空间,那红狐又是何方神圣?这乌凤大殿又是何地?这里究竟有什么秘密?

正想着,白歌月周身忽然紧绷起来,一股强烈的压迫和危险临近身边!

不好!

意识迅速抽离,离开空间的同一时间,白歌月猛的睁眼,水雾弥漫间,她同一双黝黑的仿若鹰隼一般的危险眸子对视住。

“原来,这才是你的真容。”

水雾弥漫间,白歌月眼前是一张放大的近乎有些恐怖的容颜。

同那双鹰隼般危险的眸子对视,白歌月周身都悚然一惊,浑身紧绷。

这人是何时潜入屋内,又是何时悄无声息的站在她面前,白歌月都无所觉,方才若不是乌凤镯的空间给她警示,她根本不会发现有人悄无声更的出现在她面前。

二人面颊之间离的极近,呼吸相闻,将彼此面上的每一丝表情都尽收眼底。

“呵。”

这人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这声音低沉悦耳,仿若玉石敲击在人心上一般,甚是动听。

然,这道低呵声,却让白歌月有瞬间的失神,在看眼前这张放大的容颜,白歌月忽觉有些熟悉。

下一秒,这男子低沉的声音响起,让白歌月浑身汗毛倒竖,骤然回神。

“你在想谁?”男子再次出声,右手微抬缓缓抚向白歌月的额头。

白歌月眼瞳骤缩,右手猛抬,只听唰的一声,池水溅出水花,同时右手出手如电射出金针。

水花四溅,男子急速后退一个旋身站定,右手微弯,白皙修长的指尖捏着一根泛着寒光的金针。

而同一时间,白歌月迅速从浴桶中飞出,掌心内力激发,将屏风上的衣裳吸到手中,一个漂亮的旋转后,白歌月已然站定,身上裹着一件白色衣裙,紧贴在纤细却凹凸有致的身上。

滴滴答答。

落针可闻的屋内,只听水滴滴滴答答的落在地板上,而相对而立的二人,则凝眸注视着彼此。

空气微凉,水汽渐渐消散,也让白歌月看清楚面前这人。

面前这男子身着一袭玄青色锦袍,周身无一丝多余的装饰,他身材修长俊挺,应有一米九零。

视线在往上,就看到一张……不太美观的容颜。

这人一头墨发以玉冠束发,面颊轮廓分明犹如刀刻一般立体深邃,这张容颜本该极为俊美,然在他的左边面颊,有一道拇指粗的刀疤从左方额头一路沿下到下巴处。

这样一条又长又粗的伤疤宛若一条粗蜈蚣趴在脸上,着实是不太美观。

白歌月在看到这人轮廓分明的容颜还有那双危险眯眼的眸子,却有一丝熟悉,她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人?

当然,在白歌月的印象和记忆中,是从未见过如此长相的人。

“阁下何以深更半夜到小女子闺房?”不过眨眼间,白歌月便收起思绪,冷眸威视着面前男子。

男子双眸悠远深邃的望着白歌月,嘴唇微弯,低笑从唇间溢出。

“深更半夜来此,你说我要做什么?”说着,男子嘴唇弧度渐大,目中露出一丝深意,道:“或者,你很期待我做什么?”

无耻!

白歌月额角青筋绷跳,黑眸染上一丝冷光,周身散发着凌厉的杀气!

敢调戏她的人,还不曾生在这个世上!

“恼羞成怒要杀我?”男子唇角的笑容愈加放肆,他似是完全不惧白歌月周身的杀气,而是垂眸望着指尖的金针。

屋内光线晕黄,浅浅光晕下,只见男子伸出白皙修长又骨节匀称的右手,双目极为仔细的看着着跟金针,缓缓出声:“今日,你便是用它来教训白梦月的么?”

“与你何干!”

白歌月冷眸盯着这人,周身紧绷,杀气凌然。

“这针细如牛毛,且是用特殊材质制成,触手冰凉,若非功力深厚之人,还真是不好发现。”

“啧。”男子眼眸微抬,眸光幽幽看向白歌月,莹润唇角微弯,声音如珠玉清润好听,道:“可惜,这东西对我无用。”

言罢,就见男子掌心出现一团浅蓝色的内力,那细如牛毛的金针瞬间化为靡粉!

白歌月看到,心底一沉。

“小丫头,告诉我为何要遮去你的容颜?”男子凝眸望向白歌月,声音温柔的像是要滴出水来。

然正是因为这声音,才更让白歌月后背发麻。

这人功力功力深不可测,而她身中蛊毒为未清楚,体力亦是刚刚恢复,无法敌过眼前这人。

“与你无关!”白歌月冷声道。

“真是不乖。”男子红润嘴唇似翘了翘,声落,就见男子身影如鬼影一般朝着白歌月闪去。

白歌月自不会站在原地被他抓,身形猛的后退,避开这人的招式,一个旋身,双手十指夹着十根金针,出手如电,金针飞出。

唰唰唰!

随着金针的攻击,男子不退反近,双手再次凝聚内力,瞬间将十跟金针化为靡粉,而在男子同金针搏斗时,白歌月亦没有逃跑,而是迎击而上。

谁知男子内力太过强大,化掉金针不过瞬间之事,在白歌月迎击上来,男子便同白歌月缠斗在一处。

砰砰砰!

是武力的扭打碰撞,白歌月无甚内力,但她身形灵敏,手中又有金针暗器,然,男子内力太过强大,不过二十几招,白歌月体力呈现虚弱之势。

男子伸手一抓,内力激发,白歌月闪身躲避,下一秒,就见白歌月不在恋战转身就要破窗而出。

男子看到,深邃黑眸闪过一道异色,唇间更是溢出一声低笑,下一瞬,男子身体如鬼影一般,不过眨眼间便拦在白歌月身前。

白歌月眸子骤冷,出手击打男子命脉,男子不退反攻,一个措手制住白歌月的双手,二人身体在空中一个漂亮的旋转,带动着衣裳低落的水珠,落在地上。

紧接着,不待白歌月挣扎,就见男子欺身而上,一个转身,将白歌月抵在屏风上。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你说,我想干什么?

男子内力深厚,白歌月体力不及,无法挣扎,只能被迫被男子擒住。

“想逃?”男子低头,如玉一般的莹润下巴抵在白歌月的额前,垂眸看着面前这不听话的女子,轻笑出声道:“这世上还从未有人能逃得过我容九的手掌心。”

容九!当今天溪国九皇子!乃是天溪国人人口中的鬼王,只因他暴虐无度,杀人如麻,偏偏,当今圣上甚是宠幸这位王爷!

只要提起王爷容九,想到他这张丑陋容颜,天溪国的百姓都要抖三抖!更是整个天溪国治疗小儿夜啼最好的良药!

白歌月脑中瞬时闪现这人的一些事迹,黑眸更沉。

“你想做什么?”白歌月双手被容九制住,周身更是被他那奇怪的内力所制,无法动弹,她猛的抬眼,黑眸如冰,冷冷注视着眼前男子。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我想做什么?”说完,容九甚至低头,高挺的鼻梁在白歌月耳边闻了闻。

瞬间,女子身体幽香扑鼻而来,淡雅芬芳,撩人心扉。

白歌月顿时暴怒,却又被他所制,双目似喷火一般盯着男子:“你若敢动我,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容九听后,一张不算美观的容颜上却闪着更大的兴致,他一手制着白歌月的双手,一手则缓缓抬起,看似要去解白歌月身上那唯一一件衣衫。

白歌月冷眸骤缩,冷声到道:“这里乃是定国将军白府!纵使你武艺高强又如何?你确定在惊动府中人后,可以安全逃离这里?”

容九望着白歌月的眸光愈加深邃。

叩叩叩!

“小姐?奴婢方才听到屋内有声响,您没事吧?”

屋外传来春雨担忧的声音。

容九唇角弯的更深,他将白歌月抵在屏风之上,身体前倾,让二人之间的距离愈加亲密,低沉润泽的声音缓缓道;“你若想让你的丫鬟看到你衣衫不整的和我在这里,我不介意的。”

容九修长的手掌抚在白歌月的圆润的肩上,轻声道:“世人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不介意做那花下亡魂。”

九王容九,性格乖戾,暴虐无常,果然名不虚传!

白歌月暗中咬牙,如今她在白府内一时间虽无人敢来惹,但她身处危险,稍有不对,必会被白经烨抓到错处,继而被他惩处,她自不能声张!

如今,她可谓是外有虎,内有狼,危险至极。

“……我无事。”白歌月出声,声音平缓无波,听不出任何不妥。

屋外春雨没有多闻,闻言,她道:“小姐,您沐浴完了么?可要奴婢伺候您穿衣?”

“不必,我要休息了。”

自这一次白歌月回来后,性情大变,春雨几人只觉白歌月这次是被人陷害,是以才会变化,倒是没有多想。

白歌月不让她们伺候,她们自是遵从。

“是,奴婢告退。”

脚步声渐渐隐去,白歌月眸子抬起,盯着容九,寒声道;“如此,可能放了我?”

容九似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他缓缓伸手挑起白歌月散落下来的几根发丝,幽幽道:“小丫头,本王既来此又怎会无功而返?”

说着,容九缓缓低头,二人相对而视。

容九目中,只见白歌月的眸中有盛怒,隐忍,杀气,冰冷,却无一丝厌恶嫌弃?

容九眸光微闪,让自己的容颜更加凑近了白歌月。

“小丫头,我丑么?”

白歌月秀眉微蹙,淡漠道;“你丑不丑与我有何关系?”

容九眼眸微深,低笑从唇间溢出,幽幽道;“哦?那你成了我的人,可否就有关系了?”

“是么?”

白歌月声音骤冷,黑眸如冰冷冷盯着容九。

容九身体微僵,腹部要害竟是有冰凉的东西抵住。

然,容九望着白歌月的眸光却愈加深邃明亮。

“不想死,就滚!”

一把尖锐的刀子抵在容九下腹处,容九神色微微变。

就在方才几秒时间,白歌月趁着容九说话之际,飞快从医疗空间内拿出一把手术刀。

“你同传闻中的很不一样。”

白歌月冷笑一声:“你同传闻中的倒是如出一辙。”

“小丫头,你既知道我同传闻一样,就该……”容九身形骤然僵住,眼眸骤缩,盯着白歌月的目中露出一丝震惊。

白歌月冷笑一声,道:“既然要对付你,怎会就只有这一样东西?”

容九抬手,只见他骨节分明的左手之间沾了一丝血迹。

“小丫头,你便真的不怕死么?”容九身体直起,黑眸沉入水,周身更是散发着幽冷如冰刺的气息。

白歌月被容九周身散发出来的强大内力震的身体晃了晃,不过瞬间,她只觉胸腔一阵激荡翻涌,张口,一口鲜血吐出!

这人的内力和功力竟然如此深厚,他不过是将内力激发出来,她便忍受不住,若他真的出手,可想而知是何后果。

“你可知这世上伤了我的人,都会有什么后果?”容九声音低低沉沉,却像极了那地狱中的修罗:“第一个伤了我的人,我将他手脚砍断,剥了他的头皮,第二个伤了我的人,我同样砍断她的手脚,不过,将她的手脚作成肉粥,让她吃下。”

这些听上去本该让人汗毛倒竖,惊恐非常。

然,白歌月盯着容九的目光依旧冰冷倔强,她抬手擦了一把唇边的血迹,被鲜血染红的朱唇看着更为妖艳,她冷笑一声,道:“要杀便杀!我白歌月从不惧怕任何人!”

容九周身一紧,尤其是在望着白歌月那一双倔强,冰冷,不可侵犯的如寒冰般的眸光时,他心头一跳,周身内力瞬间消散。

那被压迫的五脏六腑近乎都要爆炸的内力瞬间消失,白歌月周身一轻,然她本就体力虚弱,脚下一软,身体靠向身后的屏风。

谁知那屏风本就摇摇欲坠,白歌月一靠,屏风瞬间向后倾倒,而白歌月的身体也跟着向后倒去。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容九没有多想,身体瞬移,一把抱住白歌月倒下的身体。

然,光滑的地板上满是水花,容九脚下一晃,就这么抱着白歌月向后倒去。

在二人接触地面的一瞬间,容九紧抱着白歌月的身体忽然一个翻身,让自己的背部着地,重重摔下,而白歌月则倒在容九身上。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全部精彩内容

最新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小说排行榜-我爱农信文学网

好看的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言情,好看的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好看的小说玄幻,小说排行榜2019前十名,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结版,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8-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