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聂先生求休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素面妖娆大结局

《聂先生求休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素面妖娆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素面妖娆 时间:2020-01-26 11:58:57 主角:连姝聂慎霆

《聂先生求休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素面妖娆大结局

聂先生求休战连姝聂慎霆

聂先生求休战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回到座位的梁太太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咦?我的钱包呢?”

“是落哪儿了吧?再找找……”

前台,连姝结了账,施施然的离开。

杨小帅吊儿郎当的走上前来:“大小姐,吃好了?”

连姝素手一扬,将一个镶钻的钱包扔到了他的手里:“老规矩,三七开。”

真皮的鳄鱼钱包,还是能换几个钱的。更何况那钱包上还镶着不少小钻石。

“好咧,钱换好了我给直接送家去。”杨小帅拿着钱包,吹着口哨走了。

连姝踩着高跟鞋,袅袅婷婷的上了一辆出租车。

五味楼二楼角落靠窗的位置,聂慎霆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视线似有若无的瞄了一眼那边正在到处找钱包的梁太太她们,他慢慢端起了茶杯,薄而好看的唇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聂慎言坐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弟弟这一副似有所思的模样。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没事。”聂慎霆笑笑,看向她:“二姐,你来了?”

聂慎言给自己倒了杯水,抬抬下巴:“那儿怎么了?怎么那么吵?”

聂慎霆看了看那头还在嚷嚷着要报警的梁太太,若无其事的道:“好像是遇到了小偷,丢了钱包。”

“小偷?”聂慎言颇为意外,“五味楼里居然还有小偷?”

准确的说,这种地方,小偷能混进来?

聂慎霆笑笑:“没准是义贼呢。”

义贼?聂慎言越来越听不懂这个刚从美国回来的弟弟的话了。

“对了老三,”她转移了话题,“爸让我通知你,晚上回大宅一趟。”

“有事吗?”聂慎霆随口问。

聂慎言道:“好像是商讨少聪和陆家二小姐的订婚事宜。”

聂陆两家联姻是早就定好了的事,他回不回去都无所谓。

于是淡淡道:“晚上我就不回去了。我还有事。”

说完,他施施然起身:“单我已经买完了,二姐,你慢用。”

聂慎言懒得抬头,径直挥手:“走吧走吧,就知道你们一个个都忙,忙得连陪我吃顿饭的功夫都没有。我还是打电话叫璐璐来陪我好了。”

聂慎霆笑了笑,转身离开。

聂家三兄妹,聂慎行,聂慎言,聂慎霆。

聂慎行膝下只有一子聂少聪,今年22岁。聂慎言也嫁了个豪门,生了个女儿璐璐,比聂少聪小几岁。聂慎霆的年纪跟兄姐相差比较大,今年31岁,是聂老爷子的老来子,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国外念书,成人后留在了美国,帮家族打理那边的生意,最近因为兄长聂慎行生病,才回到国内暂时帮忙照看公司。所以云城对聂家的这位三少知之甚少,很多人都是只闻其名,从未见过其人。

司机将车开了过来,问:“三少,回公司吗?”

“不,去西山墓园。”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

聂慎霆靠着椅背,单手放在车窗台上,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

西山墓园。

连姝久久伫立在一座墓碑前,硕大的墨镜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只露出弧线美好的,尖尖的下巴。

这是她父母的合葬墓,墓碑上只简单的写着夫妇俩的名字。连个照片都没有。

就这块墓地,还是当年他们的手下东凑西凑筹钱买下来的。

血洗了白家之后,仇家就销声匿迹了,这些年,警方到处都在通缉。

可又有什么用呢?一个人若想藏起来,十个人都找不到。

更何况,白家没人了,没有钱疏通关系,警方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哪会真的尽力找人。

连姝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将手中白菊放于墓碑前,她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沿着石阶,她逐级而下。

正好与拾级而上的聂慎霆擦肩而过。

女子身上若有若无的淡香萦绕鼻端,他怔了怔,下意识顿住了脚步。

似曾相识的味道。清新,隽永。

Ivoie。象牙香水。

等他反应过来时,连姝的身影已去得远了。

她并没有注意到他。可空气中却似乎还残留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袅袅绕绕,丝丝萦绕。

而白氏夫妇的坟前,摆放着一束新鲜的雏菊。

聂慎霆望着连姝离去的方向,深邃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

明都酒店。

整个VIP大厅里铺满了红色地毯、一列列白玉桌,摆满了精致的高脚杯、香槟红酒、市场上少见的奇珍异果、以及很多叫不出名字的各类美食。

而现场的男士全是西装领带,如新郎般正式;女士各色的小礼服,分外妖娆。大家轻声交谈着,即便是笑,也不会太大声,一切都显示出上层社会人的涵养。

连姝在订婚仪式的前一刻进入大厅。

她找了个位置,安静的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台上的一双准新人。

此刻,两个人正深情的凝视着,仿佛满场都能感受到他们之间深深的爱意。

连姝的身边有人在感叹:“男的俊女的俏,这一对看上去真像是天造地设。”

“聂家可真有钱,你看看这布置,这满场的鲜花,听说都是从荷兰空运过来香槟玫瑰,是陆二小姐最喜欢的花……”

“那是,聂家可是云城四大家族的首位,这点钱小菜一碟……”

“陆二小姐可真漂亮,她身上那件礼服是巴黎最顶尖的设计师出的高定吧?”

“艾玛,真羡慕她啊,看看人家,生得好,嫁得好……”

仪式结束后,一对准新人去后台换装。

男更衣室门口,连姝截住了聂少聪。

“聪少爷。”她听大家就这么叫他,“能否借一步说话?”

聂少聪不解看她:“你是谁?”

连姝定定的看着他:“我是刘燕的妹妹。”

她观察着聂少聪的表情,但让她失望的是,听到刘燕这个名字,他无动于衷。

“刘燕是谁?”他反问。

连姝继续提示:“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她曾经跟你好过。”

聂少聪大笑:“跟我好过的女人多了去了?我哪能一个个都记得住?”

真是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啊!连姝默默腹诽。

她叹了口气,又道:“她是在酒吧打工的时候认识你的。你为了她,还打断过她叔叔的腿。还把她从芳园里接了出去,在外面给她置了房子。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聂少聪摇摇头:“我给很多女人都送过房子,抱歉,你说的这位,我真不记得了。不过,”他上下打量一下她:“你提这个做什么?”

在自己的订婚现场,毫不忌讳的跟人讨论自己以前的女人,这位聂少爷还真是无所顾忌。就不怕未婚妻知道吗?

“刘燕不见了。”连姝干脆直接道。

“所以呢?”聂少聪挑眉。

连姝耐着性子:“我想知道,你知不知道她在哪里。”

聂少聪觉得很好笑:“你觉得我会把她金屋藏娇?”

“我只是以为,你或许会知道她的下落。”

聂少聪大笑:“这位小姐,我想你大概还不了解我这个人。我喜欢女人,喜欢各种各样的美女,我也舍得为她们花钱,但我这个人吧,有点花心,就是你们通常说的滥情。我从来不会把目光长久的放在一个人的身上,我对女人的新鲜度,通常只有三个月。所以,有可能你姐姐跟过我,但不可能被我当娇藏起来的。所以你想从我这儿打听你姐姐的下落,我觉得你是找错人了。”

连姝抿着唇,不说话。

聂少聪推门进屋,忽又回过头来,语气轻佻的看她:“姑娘长得有点面善,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不如留个联系方式,改天花前月下,咱俩好好聊聊?”

“去死。”连姝一脚将门踹上,然后扭头就走。

人渣!竟然在自己的订婚礼上公然撩妹,真是渣到骨子里去了。

真替那位陆二小姐感到可悲,后半辈子要托付在这样一个浪荡公子手里。

找了个安静点的地方,她熟稔的从烟盒抽出一根烟。

不行,太生气了,她得靠支烟降降火。

16岁之前,她是乖乖女,被连家当小公主养着的。

16岁之后,她混迹于贫民窟,抽烟喝酒坑蒙拐骗学了个精。

不知道天国的父母看到如今这个样子的她,会不会失望。

一念至此,不由苦笑了起来。

找遍全身,却没有打火机,大概是遗漏在刚才的桌子上了。

这时,“吧嗒”一声,打火机清脆的声音忽然在身侧响起。

她怔了怔,抬起纤长的睫毛,看到一张俊美绝伦的脸。

 

第五章

优雅从容的男子手里举着一个银色的全球限量版的Zipp,似笑非笑的递过来。

居然是他!跟她一起进派出所的男人!他怎么会在这里?

她还在愣神,他已举着打火机示意了一下。

“谢谢。”迟疑片刻,她还是凑过去,点燃了那根烟。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疑惑的问。

他笑:“那你又怎么在这里?”

“我是来参加聂家孙少爷和陆家二小姐订婚礼的。”

他点头:“巧了,我也是。”

连姝郁闷,她能说冤家路窄么?上次就是因为他进了派出所……

不过也幸好那帮警察来得及时,不然她就要被他欺负了。

一念至此,她对这个男人顿时没了好感。

徒有其表而已。骨子里跟那个聂少聪一样,都不是个好货。

否则,哪有一见人家姑娘面就直接霸王硬上弓的?

她都说了自己只是去送套,不是送那种服务的。他还对她用强……

真是禽兽。不,禽兽不如。她在心里默默的腹诽。

她没有说话,聂慎霆也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她。

她看起来很年轻,也就二十来岁。皮肤很好,肤色白皙得可以看到下面细小的血管。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真的是个美人。眉不描而横,唇不点而朱。很小的年纪,却有着近乎完美的身材。明明是最普通的礼服,穿在她身上,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说得更通俗一点,她的美不是那种天仙下凡不食人间烟火的美,而是具有侵略性,甚至可以说是艳光逼人的,是那种男人见了忍不住想入非非,女人见了恨不得泼硫酸的美。

聂慎霆为自己心里竟然有这样的念头而感到羞愧。他见过的女人何其之多,妖冶的,清纯的,漂亮的,动人的,妩媚的,优雅的,各种类型,却没有一个能引起他的兴趣。

“连姝?”他忽然问。

连姝正在沉思,冷不丁听到他叫她的名字,顿时被一口烟呛个正着。

“咳咳。”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她的脸颊涨得通红。

“连姝?”他又重复了一句。

“是,是。”她结结巴巴的,回了这么一个字。

“今年二十岁?”

“是。”连姝愣,酒店那次不是问过了吗?怎么又问一遍?

“云城人氏?”

“嗯。”

听了她的回答,聂慎霆点点头,然后笑了笑,转身走了。

好像他专程来,就是为了再肯定一下她的身份一样。

连姝本来以为他还会说点什么,没想到,他竟然就这么走了。

就——这——么——走——了。

她愣愣的,手里夹着那根香烟,傻不伶仃的站在那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直到男人颀长挺拔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她这才收回视线,将烟头掐灭,扔进了垃圾箱里。

“神经病。”她嘟哝了一句,转身离开。

聂慎霆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了正从楼梯上款款而下的连姝。

明明一张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脸,举手投足之间,却满溢出风情。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勾人味道,像她身上那抹Ivoie的香气,丝丝扣扣的,不知不觉就渗透到了人的四肢百骸里。

她就是那种女人,明明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能引人犯罪。

秦之问在一旁问:“她是哪家的宾客?你们聂家的,还是陆家的?”

聂慎霆不说话,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那边。

秦之问跃跃欲试:“我过去跟她打个招呼。”

然后就真的去了。

聂慎霆晃动着被子里的红色液体,完美的桃花眼微微眯了起来。

他淡淡的站在那里,神色淡然的看着秦之问走到连姝身边。

不知道他跟她说了什么,她点点头,特认真的说了句什么。

然后,他看到秦之问一脸吃了大便的样子,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怎么样?”他挑了挑修长的剑眉。

秦之问明显受了打击:“出师不利。”

“怎么说?”

“我过去问她,可不可以认识一下,她点点头。于是我向她自我介绍了一番,我以为基于礼貌,最起码她也会礼尚往来一番吧?谁知道她听完了我的介绍,非常正经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妈不让我跟陌生人说话!’我靠,这什么奇葩?”

聂慎霆大笑出声。

秦之问非常郁闷:“老子的魅力值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一面镜子,左看看,右看看,一脸的不虞。

看着他吃瘪的样子,聂慎霆的心情非常的愉快。

这时今天的准新郎端着杯酒过来打招呼:“三叔。秦少爷。”

秦之问跟他碰杯:“少聪,恭喜。”

聂慎霆也笑着跟道喜,陪他们寒暄着一些话题,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追随连姝。

连姝走到了餐区。

今天的订婚宴采取的是自助餐的方式,中餐西餐都有,可以满足多种人的口味。用餐区各色菜品丰富,让人眼花缭乱食欲大开。

来都来了,不好好吃一顿,简直就是对不起自己的胃。

她拿盘子取了一盘子的吃食,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慢慢的享用。

她本想安静的用个餐。但是,未能如愿。

大抵是她吃得太多,又或者她餐盘里取了太多的食物,吓到了人,所以,她的面前很快就出现了一双穿着名牌高跟鞋的脚。

然后,一道疑惑的声音在面前响起:“这位小姐是……”

连姝叹口气,被人打扰用餐,真是不愉快。

 

第六章

她慢慢的抬起头来,神色从容的打招呼:“陆二小姐,恭喜。”

陆明珠审视的打量着面前的少女。

长得很漂亮,但浑身上下没有一件名牌,都是些仿货,不像是哪家的贵女。

不由撇了撇嘴。

“谢谢。”她矜持的点头,“你还没告诉我,你是?”

“连姝。”

陆明珠点头,“你是哪家的亲戚吗?”

今天的订婚仪式,除了聂陆两家,还有云城四大家族的其中两家,以及一些颇有名望的上流人士,名人商贾。

连姝淡淡一笑:“我陪朋友来的。”

“哦,这样啊。”陆明珠似有所思。

难怪这么面生,她就说嘛,云城的千金名媛没有她不认识的,想来,只是哪家的某个上不了台面的亲戚,过来混吃混喝打秋风的吧。

这么想着,她不由得鄙夷的扫了一眼连姝面前那已经被消灭了一半的食物。

不过,作为主人,还是要摆出一副大方的样子的。

于是她非常亲切,非常大度的说道:“来的都是客,不如一起吃东西吧?”

连姝迟疑了一下,“好。”

陆明珠一在这里坐下来,立马便有其他的千金跟了过来。

她们一边吃,一边兴致勃勃的聊着,丝毫也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说法。

连姝只好把盘子放下,装出饶有兴致的样子听她们聊天。

她们的话题天马行空,几乎是想到哪里就聊到哪里,国外常春藤名校,渡假圣地,各种名牌包包,衣服,香水,顶级男模……

然后又从谁家千金养了名字很长的名犬,谁家千金养了一匹马驹……之类的动物话题转换到食物话题。

一个涂了血盆大口的女人说:“XX餐厅空运了一些法国松露来,我昨天才去吃过,很不错。”

“真的么?那我明天就让我男朋友带我去吃。”

“我听说YY餐厅的黑鲔鱼也不错。”

“真的么?改天我们一起去吃。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吃神户牛肉。”

许是连姝太过安静,身为主人的陆二小姐便把话题拉到了她的身上:“你叫?”

“连姝。”连姝很是善解人意的重复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对,连小姐。”陆明珠抱歉的笑了笑,“看我这记性。”

然后一副深感兴趣的样子,道:“连小姐平时喜欢吃什么呢?”

连姝笑了笑,“我没有特别喜欢吃的,平时就随便吃。”

“我看连小姐刚才吃了不少东西,想必是对美食很有研究,不要藏私嘛。”陆明珠笑得很温婉。

“这样啊。”连姝摸了摸脖子,有点苦恼,“我觉得统一的老坛酸菜方便面挺好吃的,酸菜味道正宗,其他家都比不上,康师傅的更是不值一提。而且我觉得泡面煮的比泡的好吃,煮的时候下个鸡蛋,最好是两个,一个弄碎了溶在面汤里,一个卧成荷包蛋,快起锅的时候才加调味料,也别加多,一点点提味就好,加点盐巴加点酱油,特别好吃。哦对了,还有臭豆腐。”

她兴奋的道:“湖南长沙的臭豆腐特别有味道,听过那段促销叫卖词吗?好消息,好消息,正宗长沙火宫殿臭豆腐,我们的臭豆腐是从长沙空运而来。毛主席亲笔提词的长沙火宫殿臭豆腐,是湖南省人民政府招待外宾的金牌小吃。到长沙不吃长沙臭豆腐等于白来,现在不用到长沙就能吃到正宗的长沙火宫殿臭豆腐,我们的臭豆腐不好吃当场免费,不正宗当场赔现金一万!欢迎前来品尝。”

“……”

死神来了一般的肃静。千金小姐们目瞪口呆。

其中那个刚刚还说去吃了空运来的法国松露的女人,更是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

卡座后面,秦之问一口盐汽水喷了出来。

“这确定是那朵奇葩尤物说出来的?”他震惊的瞪圆了眼睛,有种自插双耳的冲动。

聂慎霆低着头,非常镇定的自用自餐。

卡座前面,千金们费了老鼻子劲,终于缓过来。

陆二小姐捂了捂一颗受到冲击的心,尴尬道:“连小姐好特别的喜好。”

连姝热络道:“臭豆腐很好吃的,改天我买点给陆二小姐你尝尝?”

陆明珠避之不及:“还是不要了。连小姐就留着自己用吧。”

说着,眸中的鄙夷嫌弃不屑之色更加浓烈了起来。

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这种人怎么也混进来了?

正腹诽间,连姝已放下手里的餐盘,遗憾的叹了口气,道:“可惜,这样的美味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平常轻易吃不到。你们方才说的那些,平日里我吃得还是比较多一点。不过,我若想吃松露会飞法国或者意大利,法国的黑松露不错,意大利的白松露也还可以。黑鲔鱼我不吃的,神户牛肉也只有去日本的时候会勉为其难吃一下,不过我倒是挺喜欢吃鱼子酱的,要最新鲜的鱼子酱,并且要是粒粒饱满无损的,然后不加任何调味料或其他食物,用冰镇过的玻璃碗盛着,然后用象牙勺子一勺一勺地吃,那叫一个人间美味。”

“……”

现场再次死一般的肃静。

卡座后面,秦之问一脸的意外,他甚至怀疑,说这段话的人,跟刚才吆喝着卖长沙臭豆腐的,是同一个人吗?

聂慎霆低着头,依然秉着食不言的用餐原则。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到他唇角压抑得很辛苦的笑意,以及双肩微微的耸动。

连姝微微一笑,优雅的用餐巾拭了拭唇角:“我吃好了,你们慢用。”

然后,她踩着高跟鞋,袅袅婷婷的走了。

哼,装一逼,谁不会?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她径直扬长而去,留下一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

……

连姝从酒店出来,天色已经很晚了。

她打了辆出租车,回芳园里。

芳园里是她住的地方,名字很好听,实际却是个龙蛇混杂的贫民窟。

车子不疾不徐的在马路上奔驰,窗外一掠而过的路灯发出昏黄的光线,投进车厢里,明明灭灭,有种朦胧的美。

她安静的坐在后座,眸光如一汪埋藏了千年的深潭。

出租车司机不停的从后视镜里看她,这女孩从上车起就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这都快四十分钟了,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个完美的雕塑娃娃。

终于,到地方了。

连姝付了车资,下车,慢慢的朝巷子里走进去。

她和奶奶租的房子在巷子的尽头,这两天巷子里的路灯坏了,里面嘿睃睃的,胆子小的人还真不敢一个人走。

但是连姝不怕,她已经习惯了。

她的高跟鞋踩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叩击地面的声音。

忽然,一道劲风从后面袭来。

她顿时一惊,本能的一个回肘,对方的身手却比她敏捷了许多。

她的肘击还没碰到对方,身子已一个旋转,被人强行摁着贴在了巷墙上。

淡淡的古龙水味道钻入鼻中,黑暗中,她听到了一道极为熟悉的轻笑。

聂先生求休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聂先生求休战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聂先生求休战小说全文

最新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小说排行榜-我爱农信文学网

好看的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言情,好看的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好看的小说玄幻,小说排行榜2019前十名,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结版,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8-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