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邪性总裁太危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垚三岁大结局

《邪性总裁太危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垚三岁大结局

来源:ysg 作者:垚三岁 时间:2020-01-26 11:53:30 主角:陈雪暮

《邪性总裁太危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垚三岁大结局

邪性总裁太危险陈雪暮

邪性总裁太危险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陈雪暮苏醒时,人已经到了程煜森的豪宅。

阳台上的玻璃门半开着,夜风将浅灰色的窗帘吹得微微扬起,空气里氤氲着某种植物的芬芳。

陈雪暮抱着被子缓缓坐起,惊恐地打量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同时感受到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

墙上挂钟的时针指向了数字6,陈雪暮意识到自己可能昏睡了大半日。

她紧咬唇瓣,忍痛走下床。

房间里陡然多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

“主人,您醒啦。”一个通体粉白、脸上用简笔画勾勒出眼睛嘴巴、身体如同一段段藕节、声音清甜的人形机器人缓缓滑向陈雪暮。

这种高科技的东西,陈雪暮只在电影里见过,一时间颇感震撼。

“你叫谁主人?”陈雪暮试探性地问。

“您是主人,”白色机器人伸手指了指陈雪暮,随后反手指向自己,“我是您的AI,我叫糯米。主人你饿吗?想吃什么东西?”

说着,糯米将自己白胖的手慢慢伸到陈雪暮面前,“只要主人输入指纹,我就可以为主人办任何事。”

指纹……

陈雪暮对糯米的兴趣瞬间跌至谷底,“我不用你办任何事。”

她四处张望,目光最后落在房间里的电话上。

陈雪暮已经离开C市两天了,她很想知道陈越的病情有没有恶化,想知道他此刻心情好不好……

陈雪暮拨通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心情焦急地等待那头的回应。

“喂?”陈秋明松懒的声音响起。

“是我……”陈雪暮一手握住听筒,一手掩住唇,压低了声音说道,“爸爸,我是雪暮……”

电话那头,陈秋明赶紧丢下了手里的牌,从烟雾缭绕的棋牌室跑出来,嘴里的语气由刚才的满不在乎瞬间转变为焦急,“雪暮啊!你在哪呀?你怎么一去两天连个音讯都没有呢?好在我和你妈妈看到了新闻。你是不是已经把程煜森骗过去了?钱呢?钱到手了没?”

陈雪暮眼圈泛红,“对不起爸爸,我还没有……”

“你弟弟等着你救命啊,你心里到底有没有这个弟弟,有没有这个家呀……哎哟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陈秋明坐在小巷子里,流不出泪地干嚎起来。

陈雪暮心痛如绞,一个劲儿地跟陈秋明说对不起。

末了,她狠下决心,向陈秋明保证道,“我今天之内一定把钱汇进爸爸你的账户!”

“啊?雪暮你真的能做到吗?那你自己要小心点啊!我去看你弟弟了,他好像又不舒服了!”陈秋明草草叮嘱完便挂了电话。

陈雪暮用手背擦去模糊了视线的泪,扭头问糯米,“程煜森在哪?”

“程先生去工作了。程先生说晚上会接你去吃饭。”

陈雪暮沉下心,“糯米,你给程煜森打电话,我有急事要找他。”

“程先生工作的时候不能打扰他。否则他会派人把我拆了。”糯米有板有眼地答道。

“那你把他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自己打。”陈雪暮依旧坚持。

忽然,卧室门被人从外打开。

穿着一件简约白衬衫的程煜森抱着笔记本电脑走进,戏谑地看着陈雪暮,“想我了?”

程煜森的目光幽深复杂,像是重新认识了陈雪暮一般。

陈雪暮联想起自己周身的酸痛,以及身上所穿的从未见过的睡衣,她基本上猜想到今天白天发生过什么事……

既然如此……

陈雪暮的语气异常坚定,眼神中透出一种视死如归的决绝。

“给我50万。”

“你这个女人——”程煜森走到床边坐下,“怎么一醒来就要钱?”

陈雪暮皱眉,不悦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

演得还挺像。

程煜森耸耸肩,将自己的手机解锁后递给陈雪暮,“把帐号发给阿诺,让他去办。”

陈雪暮迟疑一刻,终于接过手机将陈秋明的银行账户发了出去。

不到半分钟,阿诺便打回电话报告。程煜森按下免提,让陈雪暮也可以听到。

“少爷,事情办好了。”

程煜森挂断电话,似笑非笑地看向陈雪暮,“你要不要打电话给他,让他确认一下?”

从始至终,程煜森除了按接听键和免提键之外,没有再碰过手机一下。可他却知道陈雪暮这笔帐转给了别人……

陈雪暮安慰自己不要多想,随后又拿起床头的座机电话打给陈秋明。

“是我。”陈雪暮不敢多说一个字。

陈秋明这次一下就认出她的声音,“雪暮你真是太能干了啊!有了这100万,小越的病就有救了啊!”

“你说多少?”

陈雪暮正要跟陈秋明确认具体的金额数字,电话线却被不知何时凑过来的程煜森干脆地拔掉。

“起来吧,带你去吃饭。”程煜森的浅笑让陈雪暮心里发毛。

陈雪暮忽然抖如筛糠。

她的脑海中闪过陈越的笑脸,天真明媚的少年容颜让她沉入深海的心稍微得到一丝慰藉和勇气。

只要小越能好起来……

“晚上要跟重要的人吃饭,衣服得认真挑。”程煜森牵起陈雪暮的手,带她向衣帽间走。

这间卧室紧接着一个偌大的衣帽间,琳琅满目的名牌衣物将此处摆得满满当当。

陈雪暮能认出其中少数品牌,可光是她能认出来的品牌就足以令她心惊胆寒。

“你以前最喜欢白色,今晚还是穿白色吧。”程煜森从众多衣裙中挑出一件,拿到陈雪暮面前,“快点换好,我在外面等你。”

“嗯。”陈雪暮木着脸应答。

就在这时,糯米忽然移动过来,“程先生你记错了,主人最喜欢的是黑色。”

陈雪暮的心重重一跳。

程煜森却是不慌不忙,“糯米你不提醒我我都该忘了。你过来。”

房间里鸦雀无声,糯米似乎被人类的一种叫做“恐惧”的情绪绊住了脚。

陈雪暮捏紧手里的白裙,屏息凝神看向程煜森的侧影。

究竟要多可怕,才会连AI机器人都怕他怕成这样。

“程先生,阳台脏了……我去扫阳台。”

“三、二……”程煜森倒数道。

糯米踏着脚下两个轮子快速移动了过来。

“我要更换一下你主人的指纹。”程煜森熟练地打开了糯米的胸口部位,调出一个巴掌大小、散发幽蓝光芒的触摸屏。

“过来。”程煜森向陈雪暮发号施令,“把指纹录进去。”

四目相对的瞬间,陈雪暮从程煜森的眼中读到了包容和宠爱,可她不相信。

 

第五章

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对陈雪暮来说都太奇怪,她本来还想再找机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糯米刚刚说的话,以及它的退缩畏惧感染了她。她心里有个小人在呐喊:程煜森已经知道了!他知道你是个骗子!

程煜森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靠他越近,她就越危险!

一个冲动的念头占据了陈雪暮的理智——她已经拿到了钱,她要向程煜森坦白,她要主动结束这场恐怖的游戏!

“程煜森,我不是梁容嘉。对不起,我欺骗了你。”陈雪暮死死拽住胸前还未来得及换上的白裙,仿佛那是一根救命稻草。

程煜森凉凉一笑,“喔?那你是谁?”

陈雪暮的呼吸不受控制地变得急促。

她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她不能牵连还在上学的陈越。如果程煜森以欺诈的名义将她告上法庭,今后,陈越很有可能会一直生活在她的阴影下……

“我不能告诉你。”陈雪暮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像程煜森这种高高在上的豪门少爷,最讨厌的莫过于被人欺骗,被人设计,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吧?

“对不起。你恨我、嫌弃我、讨厌我,都没关系,只要你开心。或者让我做点什么,让我能够偿还这100万……”陈雪暮越说越小声,因为这房间里实在太安静了。

程煜森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陈雪暮,将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偿还什么?我给我太太100万零花钱,有什么不对?”

“可我不是你太太!你跟梁家的爸爸妈妈说我失忆了,是因为你知道我根本就不是梁容嘉,不是吗?”压抑的气氛让陈雪暮变得有些急迫和烦躁。

“你就是梁容嘉。”程煜森忽然沉下脸色,斩钉截铁地说,“就算你和以前不同,你还是梁容嘉。”

陈雪暮犹豫,脑子飞快地运转着。

他原来真的那么深爱他的太太吗?为她守身如玉两年,不沾不碰任何女人,现在还自欺欺人地认定她就是梁容嘉……

可他越是爱她,她就越觉得自己没有资格继续顶着梁容嘉的身份生活。这一切都是属于梁容嘉的,她不能再继续窃取一名逝者的任何东西。

“程煜森,你……”

“刚刚谁说可以做点什么偿还100万来着?是我听错?”程煜森冷眼盯着陈雪暮。

陈雪暮怔住。

见她这种反应,程煜森脸上褪去寒霜,又一次向陈雪暮摊开温暖的掌心,“好了,嘉儿,过来摁指纹。”

鬼使神差地,陈雪暮走向程煜森,并听话地将指纹印在糯米的胸前。

程煜森从背后柔柔地环住陈雪暮的腰,他身上淡雅的雪松香气萦绕在她的鼻息间。

“你是梁容嘉,也不是梁容嘉。关于你过去的一切信息,我唾手可得,可是我不在乎。”程煜森低哑的嗓音形如魔咒,让陈雪暮不敢动弹也不敢多想,只能专注精神听他说话,“你将顶着这个名字继续生活,但我要你原封不动地做自己,你能做到吗?”

陈雪暮叹息。

事到如今,她难道还有退路吗。

“我……尽力。”

“尽力而已?”

陈雪暮咬牙,“一定办到。”

程煜森吻住她耳后的头发,笑容迷人而邪魅。

女人,你和魔鬼签订了一个契约啊。

*

“我最烦她了!不是说好七点到吗?!每次都好像自己是多了不起的人一样,要别人等那么久!”程氏老宅的花园里,程思宁一边拿园艺剪刀对着面前虚无的空气咔咔咔一通乱剪。

与她同坐在秋千藤椅上,一身贵妇人打扮的林杏儿抬手摁住程思宁,“我的小宝贝,你脾气越来越差了,这样对健康可不好。”

“妈,我说过了,梁容嘉克我!你看她一回来我就控制不住我的脾气!”程思宁甩手扔了园艺剪,旁边心惊胆颤的佣人赶紧捡起来收好。

林杏儿摸摸程思宁的后背,悄声道,“谁知道这次回来的是人是鬼。”

程思宁眉心一跳,“妈,大晚上的你说这个干嘛……”

“我是说,这个梁容嘉,不一定真的是梁容嘉。”林杏儿拉住女儿的手,耐心抚慰道,“是真是假,你等会儿试试不就知道了?”

听母亲这样说,程思宁忽然抖擞了精神,等待的心情也不那么焦躁烦闷了。

见到女儿喜笑颜开,林杏儿又补充安慰道,“他们这么晚还没来,也不一定是因为那个小妖精,说不定是你哥哥太忙,有事耽误了。”

一提到程煜森,程思宁的心情就更好。

她前段时间跟着程振伟和林杏儿在北欧度假,算一算有两个月没见过程煜森了。她从小就很依恋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尽管程煜森对她永远都不冷不热。

两人正说着,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从远处驶来,最后停进了程氏老宅的车库。

“哥哥!”程思宁欢欣鼓舞地跳起来去迎接。

一袭洁白雪纺裙的陈雪暮如豢养已久、乖巧依人的金丝雀般,亲昵地挽着程煜森的手臂出现。

阔别两年,再见到梁容嘉这张面孔时,程思宁还是很吃惊的。

她竟然一点也没有变,甚至相比起从前还更青涩水灵了些。

林杏儿精明老练的眼神隐藏在了程思宁背后。她习惯性地用拇指指腹缓缓摩擦着食指上戴的鸽子蛋,如同毒蛇窥伺猎物一般,无声地吐着艳红的信子。

“容嘉!”林杏儿越过呆住的程思宁,走到陈雪暮面前,深情地拥抱了她,“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奇迹!”

早在林杏儿张开双臂时,陈雪暮就下意识从程煜森臂弯里抽回自己的手臂,客气礼貌地回抱了林杏儿。

林杏儿是程煜森的后妈,程煜森8岁那年,她嫁入程家,后来陆续生下女儿程思宁和儿子程卓恩。

据陈雪暮掌握的资料显示,林杏儿是一个手腕极强的时尚圈大咖。但对于她私底下的性格和为人,陈雪暮还一无所知。

她悄悄侧头去看程煜森,希望身边的男人能给她一点提示,然而程煜森却被程思宁挽着走了。

“容嘉,跟杏姨说说,这两年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为什么现在才回来?”林杏儿说这话时,双眼如钩地游走在陈雪暮面庞上。

陈雪暮抿了抿唇,面露难色,“对不起,我失忆了……”

 

第六章

失忆?真是完美的借口。

林杏儿显出心疼之色,“不怪你,是杏姨太着急了,只要你回到煜森身边了就好,其它的一切都可以慢慢来。”

林杏儿拥着陈雪暮走进别墅里边。

别墅客厅里站着四个衣着统一的佣人,宽大的沙发上唯有一个穿着睡衣的男孩,他手中正握着某款限量版的PSP。

“卓恩,怎么这么没礼貌?见到哥哥嫂子来了也不打招呼吗?”林杏儿对着睡衣男孩嗔怒道。

“哥哥好,嫂子好。”程卓恩眼睛一刻不曾离开过掌机屏幕,只腾出一只手对来人方向挥了挥。

林杏儿丢下陈雪暮,催赶程卓恩去楼上换衣服。

在这种连空气里都是昂贵味道的别墅中,陈雪暮忽然有些手足无措。

“我先带你去看奶奶。”程煜森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他握住陈雪暮的手,牵着她往二楼走。

别墅里透如明镜的地砖、亮如白昼的灯光都让陈雪暮觉得浑身不自在,唯一让她有真实感的就是程煜森的手掌。

她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程奶奶房门口的,回过神时,只见一名精干的白发老妇人正在打量自己。

“叫奶奶。”程煜森提醒道。

陈雪暮听话乖巧地喊了一声。

“我在新闻里看到了。”程奶奶表情淡淡,她放下手里花纹精美的瓷杯,对程煜森说道,“死而复生嘛。媒体写得很有趣,你看过了吗?”

程煜森的手掌在陈雪暮后腰处轻轻一推,带着她一同进了程奶奶的房间,“我看过了,他们想象力那么丰富,不当科幻小说家而当记者实在是太屈才。”

“那你把真相跟奶奶说说?”

程煜森正欲开口,林杏儿悄然出现在了房门口,“煜森,你大哥到了,你跟我一起去接他吧。”

“好啊。”程煜森松开握住陈雪暮的手,笑眼弯弯地看向她,“你陪奶奶聊。”

陈雪暮的心当即咯噔响了下。

程煜森刚走,坐在轮椅上的程奶奶就侧脸对身后的佣人说,“你先出去。”

佣人离开前,将房门关了起来,陈雪暮本来就不平稳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你是谁?”程老太太一动不动地盯住陈雪暮。

陈雪暮强迫自己轻轻一笑,“奶奶,虽然我失忆了,但我还知道自己叫梁容嘉。”

“你不是梁容嘉。”程老太太胸有成竹,“梁容嘉见到我会害怕的。”

陈雪暮不知如何接话。

奶奶到底是希望别人怕她,还是不希望别人怕她?

程老太太推着轮椅往前,直到轮椅的踏板碰上了陈雪暮的小腿骨,“你知道为什么梁容嘉怕我吗?”

陈雪暮木然摇头。

程老太太毫无预兆地掀开自己腿上盖的毯子,露出浅米色的家居裤。裤腿之下粗细不匀的两条大腿瞬间展示在陈雪暮面前。

原先陪陈越住院时,陈雪暮见过有些年迈的老人会出现肌肉萎缩的症状,所以并没有被吓住。

“会疼吗?”陈雪暮认真地发问。

程老太太眼神犀利地定定地看了她好几秒后,忽然掐住陈雪暮的右手手腕,将她的手掌强硬翻来转去,仔仔细细地看,似乎在寻找什么痕迹。

陈雪暮唯恐被程奶奶看出破绽,急忙缩回了手。

“你真的不是梁容嘉啊。”程奶奶惊讶地看着陈雪暮,说出自己的结论。

她的眼睛周围满布深深浅浅的皱纹,可是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如同十五的明月。

“我这条腿,就是梁容嘉给弄没的。”程奶奶将目光转到窗外,“我知道这件事之后,拿刀要杀她,结果被她跑掉了,我只在她的手掌外侧割开了一条2厘米的口子。”

说到这里,程奶奶抬起自己的右手掌,在自己的手掌上比划了一下伤口的位置。

“对不起,奶奶。我以前做错了事。”陈雪暮胆战心惊地低头认错。

“我还没有到老眼昏花的地步!”程奶奶生气地拍了拍轮椅扶手。

一楼客厅中,一名和程煜森身高相仿,但拥有着浅棕发色的男人正与程煜森并肩从大门走入。

他是程展羽,程老爷子的长孙。程老爷子原有两个儿子,长子程振雄,次子程振伟。可惜早年间,程振雄与其妻子在国外考察新项目时不幸遭遇空难,留下独子程展羽。

年幼丧失双亲的程展羽一度性格孤僻阴鸷,但这些年由程老爷子亲自调教,逐渐变得开朗外向起来。

程展羽一边将手里的礼物交给佣人,一边问程煜森,“没带容嘉回来?”

“她在楼上陪奶奶说话。”程煜森说着抬头瞄了一眼。

程展羽略感吃惊。

奶奶是程家人中最讨厌梁容嘉的人,两三年前,程展羽在国外时还听说奶奶曾经对梁容嘉挥刀相向,怎么过了两年时间,奶奶就能接受她了?难道时间真的可以治愈一切伤口?

见到程展羽和程煜森兄弟俩还站着,林杏儿一面准备亲自去催促换衣服换了半天还没出来的程卓恩,一面拉着程思宁招呼哥哥们。

“展羽哥哥和哥哥你们先坐吧,”程思宁乖巧地安排着,“爷爷和爸爸很快就回来啦。”

“我们思宁从国外回来之后更有气质了啊。”程展羽笑容满面地夸赞程思宁。

程思宁口中说着“谢谢展羽哥哥”,眼睛却止不住地往程煜森身上看。

我哥怎么不知道夸夸我!

程展羽不仅夸程思宁,还从口袋中摸出一个深蓝色的丝绒珠宝盒,交到程思宁手上,“思宁看看喜欢吗?”

程思宁眼睛亮亮地打开珠宝盒,见到其内款式活泼新颖的白银手链,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谢谢展羽哥哥!”

“跟哥哥还这么客气啊?对了,爷爷和二叔是一起去了哪?”程展羽轻轻摸摸程思宁的额发,笑着问道。

“他们去钓鱼啦。哼,早不去晚不去,偏要挑着家宴这天去。”程思宁微微撅嘴。

说曹操曹操到,程思宁话音刚落,程老爷子和程振伟就走进了别墅。

“诶哟哟,我的小孙女正在发我这个老头子的脾气呢。”程老爷子摘下头顶的渔夫帽,步伐稳健地走向客厅里正在交谈的三名晚辈。

紧随其后的程振伟扫视四周,没有见到程老太太的身影,便问自家女儿,“思宁,你还不去接奶奶下来吃饭?”

恰巧林杏儿与程卓恩刚从房间出来,林杏儿便接话说:“还是我去吧。”

“来了。”二楼走廊上,忽然传来程老太太的声音。

众人抬头看去,除程煜森外,其他人眼中逐一闪过诧色。

邪性总裁太危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邪性总裁太危险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邪性总裁太危险小说全文

最新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小说排行榜-我爱农信文学网

好看的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言情,好看的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好看的小说玄幻,小说排行榜2019前十名,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结版,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8-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