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战争纪实小说-两)小说战争纪实小说-两颗勋章-下篇 二 下-2在线阅读

    (战争纪实小说-两)小说战争纪实小说-两颗勋章-下篇 二 下-2在线阅读

    来源:MP 作者:米晚烟 时间:2020-11-03 17:00:29 主角:(战争纪实小说-两)

    (战争纪实小说-两)小说战争纪实小说-两颗勋章-下篇 二 下-2在线阅读

    战争纪实小说-两颗勋章-下篇 二 下-2(战争纪实小说-两)

    照片说明:战地美餐。

    ——摘自《张文摄影艺术作品集》,抗美援朝战地摄影,湖南美术出版社。

    第六章

    二、在游击队里(下)-2

    金春生走进后山,她没有喊,沿着山上森林中的羊肠小道,两眼巡视着前方和左右,一棵棵松树、枫树从她面前闪过,她口里哼着小曲子,一直往前走。她不唱了,仔细的寻找刘贞顺和那个李同志,到处找也看不到他们,快要走出林区了,她手扶着一棵青松,四外望去,似乎望到了什么?她想是,是他们两个,坐在那山林边、朝阳的坡上。她看到护士长手里拿着一个小梳子,一下一下地在给李同志梳那蓬乱的头发,时而传来一阵阵叽叽咕咕的说话声音。

    金春生想了想,弯下腰去,捡几个落在地上的松果,她以轻似羽毛的脚步,绕过一棵棵松树,没有一点风吹草动地站在护士长和李同志的背后的大树后面,轻轻地举起抓满松果的右手,不偏不斜地把手一松,松果齐落在护士长的手上和李同志的头上,这可把刘贞顺吓了一跳,李同志也愕然。这是怎么了,哪来的这么多的这东西呢?金春生闪在他们身后的树背后,在“嘻嘻”地笑!刘贞顺迅速站起来问:“谁、谁、谁?啊!原来是政治副队长!”可随即显出有些不自然的表情,李同志忙说:“啊!副队长同志来了,”他们互相握手,笑了一阵子。三个人齐坐在向阳的山坡上攀谈起来。

    护士长刘贞顺对金春生说:“副队长同志,李同志的伤口已好了,我看就把绷带取掉吧?刚才我给他解开又涂了一次红汞,我看他的头发乱得像毛菜似的,恐怕他自己梳,会碰到伤口,一发炎又要受罪了。我正在帮李同志梳头,而你当队长的像只小耗子似的,吓人!”刘贞顺说完,歪着头撅着小嘴斜着眼瞅着队长。“好了,我的同志,不用生气了,我是来找你们研究一下我写的传单、标语行不行,研究完在这山上玩玩,你看好不好。”李同志对金春生点点头,笑笑表示同意。于是三个人坐在一块开始研究。金春生把初稿给护士长看,她心不在焉地看了一遍,随手转给李同志看,李同志看看金春生,意思是说我可以看吗?副队长很聪明,能干又灵活,她立刻意识到李同志的心思,便说道:“不仅要你看,而且还需要向你请教哩!”李润俊忙说:“副队长太客气了。”

    刘贞顺一瞅心想,我该离开此地了。她马上向副队长说:“我先回去把李同志的绷带洗洗,就该做饭了,你看好吗?”刘贞顺问。金春生寻思了一下说:“好吧。”刘贞顺起来拿着皮包和绷带,沿着小道回去了。接着李润俊发表了看法和修改意见:“这样一改,群众就会一目了然地看清,敌人对爱和平、爱祖国的朝鲜人民惨无人道的烧杀、强奸等罪恶行径,也容易鼓舞他们发动沦陷区的爱国志士,在劳动党和人民团体的领导下,积极地组织起来,开展多种多样的杀敌爱国行动。”李润俊一口气说完了他这样修改的理由,即以请教似的口吻问金春生说:“副队长同志你看怎样?”金春生听完李同志的意见,连连称赞点头表示同意。

    李润俊帮助政治副队长修改完传单和宣传提纲后,却坐在那里,两臂放在支起的双膝盖上,伸手抓起了两块大小异样的石头,低着头“啪啪……”在敲打,李润俊一面在敲打石头,一面看着副队长把写好的传单装在皮包里,于是含着笑容问道:“金副队长,什么学校毕业的?”金春生一面扣皮包,一面意味深长地说:“我吗?什么学校都未毕业,”“不对,哪能?”李润俊摇着头笑笑说。金春生看他不相信自己的话,看看天,心想还早呢,现在没有什么事,我就和他谈谈心,或许他也会……。

    于是她对李润俊说:“李同志告诉你,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后,我仍在汉城梨花中学读书,但由于美李匪帮的奴化教育比日本鬼子时代更深更重压迫着学生,于是许多同学都不堪压迫,就放弃了学校生活,越过三八线,回到自己的故乡,我也回到了咸兴。”当她说到故乡咸兴两个字时,李润俊惊奇的插问道:“咸兴?”金春生随声回答:“是咸兴啊?”“那咱是同乡了!?”金春生回问道:“啊,这么说你老家也是咸兴了?”李润俊边笑边回答:“哎。”金春生继续说:“回家自修了一个时期,感到***的社会生活,与***一比,北边是天堂,而南边是地狱。

    从此不久,我当了小学教师。到一九四七年,金日成大学招生时,我考上了朝文科。我当时的理想是,将来做个作家。尚未毕业,万恶的美李侵略者,就发动了侵略战争,金日成大学的男同学全参了军,女的参加了政治宣传队或看护队。我被分到全罗北道,做宣传教育工作。在那里到处开群众大会,约有三万多人听我的讲演。仁川登陆后,政治宣传队的同志也奉命随军北撤。在撤退的途中,有不少同志被留在敌后,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而我就留在新溪、遂安、谷山一带活动。当然刚下来时,我们六七个同志只有一支枪。看我们现在已从敌人手中缴获了十几支了,已有二十几个人了。”“看,”她指着胸前手中的卡宾枪说:“这支就是那次救援你时缴的李伪军的。”

    她高兴的把枪一举说:“李同志,我很喜爱这支枪,看到它就想起你。”李润俊笑了,说:“枪也不是我送给你的,怎么看到枪就……。”金春生也感到不好意思地两手把脸一捂:“呵、呵、呵”地笑了起来,随即放下手想去解释,但又嘻嘻地笑起来。李润俊两眼直瞅着她,那黑而红的鸭蛋形的脸,一双水露露的眼睛,也笑成了一条线。李润俊也有意识地问道:“说呀,副队长同志。”金春生终于忍住了笑,她说:“这枪是拯救你的时候,缴获敌人的胜利品,看见这卡宾枪,不也就想起救……”她说到这里鼓着小嘴,两眼又望了望李润俊,小嘴撇了撇说:“人家看见卡宾枪就想起你了,你看你就笑人……。”说着自己嘻嘻地笑了起来。

    ……金春生站起来,对李润俊说:“李同志,咱们向那边走走吧,天不早了?”李润俊说了声:“好,”也站起来。俩人沿着高低不平的山道慢慢的向回走着。金春生是个性情温和、对人爽直、热诚的人,善于讲演,能说会道,她不会沉默寡言的。因而回去的途中她又问李润俊道:“李同志,你也是咸兴人吗?”“是的,”“住城呢?是住乡?”“住乡。”“什么地方?”“帽峰里。”“山里是吗?”“是的。”“家庭现在情况怎样?”“不知道!”金春生有些惊疑,忙转过脸去,瞅了瞅李润俊,又问道:“怎么不知道,没回过家吗?”“是的二十年了。”“啊!现在住哪里?”“在吉林省延吉。”

    金春生听说在吉林,想到那不是在中国吗?她又问道:“那么你的家在中国吗?”“是的。”“怎么去的呢?”“说起来话就长了,不过现在没有事,可以说说。我记得我七岁那年在咸兴时,父亲是个木匠,一天到晚东跑西颠地给人家做灵活,还养不活家庭的五口人。母亲在冬春还得去地主家煮饭洗衣服做零活,才勉强维持全家过日子。就在那年的春天二月间,上面警察署来了两个狗警察,说父亲是什么政治犯,不容分说抓起就走了。到警察署问父亲有谁在我家开过会,天知道,哪里有这种事呢!我父亲明知无有此事,让我去诬赖人家谁呢?我父亲不说,那些狗东西,把我父亲打的死去活来,灌辣椒水,坐木凳等酷刑。最后要罚款几千日币,我父亲说没有钱。

    事实上家里连饭都吃不饱还哪来的钱呢?可是那些吃着喝着人民血肉的日本警察却说:你这个大木匠,天天做工,钞票还是大大的有。这哪里是什么政治犯、经济犯呢?明明是敲竹杠子压榨人民。并限我父亲三天交款,否则拆房、揭锅赶出帽峰里。我七十多岁的祖母听说上述情况后,气的好几天不吃饭,要死要活,父亲回来后,当她老人家看到我父亲被打成那么样,又要罚款,老祖母当天就气死了。妈妈和父亲怎么也救不过来祖母了,结果全家哭的泣不成声……。

    后来,不管怎么样先把祖母弄一张炕席卷起来埋了。到了次日,那些豺狼——警察带着打手真的来了。进家就立眉横眼,像白眼狼似的恶狠狠地张开他们那血盆似的大口,给我父亲要钱,我父亲说老母已死……,刚说哪里来的钱,那些狗东西,啪啪啪照我父亲脸上就是几个耳光,并下令动手,那些像强盗似的警察,一会儿的功夫把我们全家就这样给摧残了。我们全家在邻居家住了一天,父亲在家找了两个破筐子,两条绳子,把还剩下的破被褥、衣服放到筐子里,挑着我小弟弟,妈妈拉着我,跟父亲后面哭泣着离开了可爱的故乡,一路要饭逃到中国东北吉林省,那时是满洲国。”

    他两个忽听到像一阵山风似的呜呜响声过来!俩人四周一望什么也没有,一仰脸,啊,是一队队的敌机低空而过,俩人的话声又被敌机冲断了。金春生对李润俊说:“李同志不要为那些而难受了,咱们朝鲜人民做了三十多年的亡国奴,像你家这种遭遇,不仅仅是你一家。今天全国人民能英勇顽强地反抗美李侵略军,也就是不想当亡国奴,你说对吗?”“对,你说的对,”李润俊回答。“好,快到家了,以后有机会再谈吧。”金春生说罢,和李润俊一路小跑,跑下山了。

    未完待续

    关键字: 战争纪实小说-两颗勋章-下篇(第六章)二下-2(父亲遗作)

    最新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小说排行榜-我爱农信文学网

    好看的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言情,好看的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好看的小说玄幻,小说排行榜2019前十名,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结版,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8-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