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主角叫林子衿白斯寒的小说是什么-一级宠爱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叫林子衿白斯寒的小说是什么-一级宠爱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ysg 作者:梦猫 时间:2020-07-29 12:05:13 主角:林子衿白斯寒

主角叫林子衿白斯寒的小说是什么-一级宠爱全文免费阅读

一级宠爱林子衿白斯寒

一级宠爱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林子衿错愕地惊住,难以置信。

林雪菲得意地笑了,胜券在握。

震了几秒,林子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林雪菲逃走后才找到我,车祸时我根本不在车上,你不可能看到我。”

“就是你!昏迷的前一刻我看得清清楚楚。”时芊斩钉截铁。

“我没在车上,一定是你看错了。你之前明明说没看到肇事司机。”

“我今天突然想起来了,就是你林子衿。”

林子衿全身发冷。时芊的证词才是最可怕的,如果她一口咬定她,她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林子衿着急地为自己争辩,“撞你的是林雪菲不是我。就算你反对我和时南在一起,也不能……”

“林子衿,你还有脸说芊芊冤枉你?你这个女人厚颜无耻又恶毒,简直没救了!”林雪菲大声怒斥。

指着她恨恨道:“阿南哥哥,你总算看清了她的真面目吧,她一直在你面前装善良。”

“我对天发誓我没撞人!”

“谁会相信你这个歹毒又满口谎言的女人。”

“阿南……”情急的泪水在林子衿眼窝里打转,“全世界不相信我都没关系,请你相信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是最清楚的啊。”

“那是因为你太会演戏,阿南哥哥被你骗得好惨。”

“哥,你相信我还是相信这个毁了我一辈子的凶手?”时芊逼问。

“林子衿!”时南的眼神彻底变冷,只剩下恨意。

林子衿心寒,如坠谷底。

他不相信她,他不会再相信她了……

被曾经的爱人仇视,痛苦不亚于将她千刀万剐。

她悲伤得无法呼吸,五脏六腑如刀绞,眼泪“哗哗”往下掉。

看她痛不欲生的模样,林雪菲痛快极了,“林子衿,时至今日你不仅毫无悔意,还诬赖芊芊冤枉你,看来半年牢狱还是太轻了,应该让你把牢底坐穿。你还欠芊芊一句道歉,跪下!”

“我没撞人,我不下跪,我不道歉。”

“你还死不悔改。”

“哥,我要她跪下道歉。”时芊狠狠地瞪着她。

“我没错!我不跪。”

“这可由不得你!”林雪菲上前拽住林子衿的头发。

“放开我。”林子衿疼得拼命挣扎,满脸泪水依然倔强地大喊,“我没撞人!我不跪!”

“该下跪的人是你林雪菲。”

“贱人。”林雪菲一时控制不了她,“阿南哥哥,快帮帮我……”

“哥!”

时南攥紧了拳头。没有帮忙但也没阻止。

林雪菲见状,狠狠踹了林子衿一脚。

林子衿膝盖一痛,眼见就要跪下。

“住手!”

突然,林子衿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拉入怀中,头撞上那人强壮的胸膛,有一秒眩晕。

白斯寒,怎么会是他?

她泪眼婆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可绝望中的人只能抓紧唯一的救命稻草,哪怕那个人是白斯寒。

这一瞬间林子衿仍是感激的。

“几个人欺负一个,难不难看?”白斯寒低沉的嗓音不怒自威,天生王者霸气。

“阿南哥哥……”林雪菲忙躲到时南身后。

白斯寒犹如一只凛冽的雄狮,敢惹他的人绝对死无葬身之地,她害怕极了。

“不是我们欺负她,是她撞断了我的腿,她必须下跪道歉。”时芊说道。

“即便她有错,已经坐牢偿还,你们无权动用私刑。最重要的是,她的后台你们惹不起!”

说罢,白斯寒拉走了林子衿。

刚才吓得像只老鼠一样躲起来的林雪菲这才气恼地说道:“白少不是很讨厌她吗?怎么帮着她?不会也被她迷惑了吧?她那张小白兔的脸最会骗人了。”

时南紧盯着白斯寒抓着林子衿的手,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

“放手、放开我,不要你多管闲事。白斯寒!”林子衿一路挣扎,用力地把手抽了出来。手腕给他掐得通红,差一点就断了。

白斯寒火了,“刚才被他们欺负的时候不敢吭声,倒在我面前嚣张起来了?林子衿,他们只让你下跪,而我能杀了你。”

“那你就杀了我,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活着太痛苦了,生不如死。”林子衿仰着头含泪冲他吼。

“生不如死?那你就去死好了!”白斯寒眼神阴狠,“但你死了也脱不掉你身上的罪。如果不是你算计我,我娶的人会是羽轻。那天晚上我就该把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挫骨扬灰!”

林子衿嘴里尝到了眼泪的咸涩。是,她该死,全世界都认为她恶毒,认为她有罪。她解释一万次也没人会相信。

她凄然一笑:“那你何必假惺惺帮我。”

可悲的是,她只能抓紧这根救命稻草。

“那是你还挂着白太太的名。离婚后你就是被人当街打死我也不会看你一眼!”

多么残忍的男人,呵呵……

林子衿心痛到极点,滋生出恨意。她的头发被抓得乱蓬蓬的像个疯子,满脸泪水,凄楚狼狈却凭生出一股鱼死网破,玉石俱焚的决绝。

决绝地咬牙:“我不会离婚,我拖也要拖着你一起痛苦,白斯寒你休想摆脱我!”

白斯寒怒上心头,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听见她窒息的嘤咛,“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那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该死,你笑什么?”

“我笑你是个……欺负女人的……懦夫。是爷爷不让你……娶许羽轻……你不敢得罪他,就只能……拿我出气……”

白斯寒太阳穴一跳,“你以为你这么说就能脱罪?要不是你用下三滥的手段,我会碰你?你这张脸让我恶心。”

林子衿快窒息了,可她仍在冷笑,“那辛苦你……还要忍受我这张……恶心的脸,十年……二十年……三,三十年……”

若他不杀死她,就这样互相折磨,一起下地狱吧。

在她快被活活掐死时,白斯寒一把将她摔在地上。

“咳咳……咳咳……”林子衿捂着脖子激烈咳嗽,眼泪鼻涕一把。

“想拖死我?林子衿,你不配。我会让你后悔当初惹上我!”白斯寒大步离去。

林子衿狼狈地趴在街头,就像一只悲惨的丧家犬。

这时医院又来了催命电话,“你妈病危正在抢救,手术费二十万,快交钱!!!”

第7章结束

第八章

夜色hui所。

林子衿浓妆艳抹,身着一条紧身吊带黑短裙,露着长腿,局促不安地站在包厢门口。

金牙李老板拍拍她的肩膀,“放松点儿,又不是让你上断头台,干嘛绷得这么紧。”

林子衿快把嘴唇咬出血,她倒宁可上断头台,也不愿把自己作践成一个小jie。

“我不喜欢逼良为娼,你不愿意可以走,不过你要借的三十万就……”

“结束后我要第一时间拿到钱。”林子衿推门进了包厢。

昏暗的包厢内,一个身穿马褂,半头白发,身材臃肿,六十多岁的老男人正在和一个豹纹陪酒小姐拥吻,手还在她身上乱摸。

林子衿看到这一幕顿时满脸通红想逃,但李老板把她往前推了一步。

“黄爷,好久不见,最近在哪发财啊?也不带带小弟。”

黄爷回头,嘴巴上还挂着口红印,邪恶的目光落在林子衿身上,“这位美女是……”

“怎么?黄爷感兴趣?”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谁不喜欢美女,哈哈哈……”黄爷浪笑。

“黄爷还是这么风流啊。还不赶紧过去先陪陪黄爷?”李老板又推了她一把。

林子衿被当成货物一样推到黄爷身边,豹纹女嫉妒地瞪了她一眼。

“叫人。”

“黄,黄爷……”林子衿一只手握着另一只手臂,徒劳地想保护自己。

“这么紧张,第一次?别怕,黄爷我不是坏人,我最怜香惜玉了。”黄爷一把搂过林子衿。

“黄,黄爷,别这样……”林子衿在他怀里挣扎,每一个细胞都在抗拒着这个可以当她爷爷的男人。

“这样就受不了?你可真单纯啊。不会还是雏吧?”

“我,我已经结婚了。”林子衿紧张地吞着口水。她希望这样黄爷就能放过她,却没想到他更兴奋了。

“结婚了?太好了,我最喜欢人妻了。”黄爷恨不得现在就压倒她,“小李啊你可太懂我的口味儿了。她陪我一晚,一个季度的单子我都给你。”

林子衿脸色煞白,陪酒已经是她的极限,她的身子不能被这种人糟蹋。可医药费和手术费双重重担压下,她只能继续忍受。

“这个……得看白少的意思。”

白少?林子衿脑中闪过一个恐怖的念头,该不会就是……

白斯寒!

“白少,您来了。”

林子衿脸色惨白地望着白斯寒。为什么逃不开他?

孽缘!

这惨剧无异于将她凌迟处死。

李老板忙点头哈腰地迎上前,黄爷也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白少,想见您一面可真不容易。”

白斯寒在见到林子衿的那一刻一怔,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就好像两人只是陌生人。只是在那冷漠的眼神下,藏着危险的暗涌。

原来她要陪的“客人”是白斯寒。林子衿如坐针毡,紧张地低着头,全身直冒冷汗,根本不敢看他。

“白少,这是小衿,我特别为您准备的礼物……”李老板笑得邪恶讨好。

“残花败柳,故意恶心我?”白斯寒冷哼,轻蔑之中不掩戾气,然而后一把拽起了黄爷身边的豹纹陪酒女。

“白少。”豹纹女惊喜不已。

黄爷暗喜。太好了,这个女人是他的了。不过,这白少的口味够独特的啊。

林子衿暗暗松了口气。如果让她“服务”白斯寒,她更想死。

“白少,您喝酒嘛……”豹纹女半赖在白斯寒怀中,殷勤伺候。

白斯寒并不拒绝女人的讨好。交叠着长腿,犹如高贵的帝王。

这是林子衿第一次看到白斯寒这一面。

不是那个尊贵显赫的白氏总裁,而是性感魅惑的白斯寒,像暗夜中危险的野兽。

白氏三道通吃,他自然也免不了和三教九流的人物打交道。这个男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句话就能要了一个人的命,包括她的。

豹纹女大胆地坐上了白斯寒的腿,抱住他的脖子喂他喝酒,白斯寒也没拒绝。

林子衿一点都不伤心,她对这个男人没有丝毫的爱,只有憎恨。

“小衿,来,喝酒。”黄爷搂着林子衿的肩膀,手不安分地往她的xiong去。

“黄爷!”林子衿受到惊吓,忙摁住他的手。

“别这么紧张,喝点酒放松一点儿。”黄爷拿着威士忌直接去撬她的嘴。

林子衿被强灌了一口,满嘴辛辣,火辣辣地割着喉咙,呛得满脸通红,“咳咳,咳咳……”好难受。

“连酒都不会喝,你可真单纯啊。你不说我还真看不出你结婚了呢。”

白斯寒脸色微微一沉,在昏暗的光线里渗出几分危险。

“你乖乖跟了我,你欠的钱我替你还,再给你五十万,怎么样?”

林子衿苦笑,原来她这么值钱。

“你身上好香啊。来亲一个。”

“黄爷,别这样……”林子衿忙推他的胸膛。

“还害羞了呢哈哈,你不会是在替你那个废物老公守身如玉吧。让自己的女人出来卖还债,他就是个窝囊废。你还指望他?”

白斯寒眯眸,眼中放射出杀机。

林子衿勾了勾唇,凉凉一笑,“是的,他就是个懦夫,我没指望他……”

“咣——”

白斯寒捏碎了杯子,碎渣刺进他指腹。

豹纹女尖叫,“白少,您受伤了!”

鲜血渗透了杯子,往下淌。

“滚开!”白斯寒狠狠推开了豹纹女。

林子衿只想赶紧离开,灌了黄爷好几杯酒。

白斯寒冰冷的目光像刀子剐着她的皮肤,但她已经麻木了,她只想拿到钱。继续赔着笑脸,忍受着那只不断在她背上占便宜的手。

“别光我喝啊,你也喝一杯。”

“我,我不会喝酒。”

“你不喝那我也不喝。”黄爷放下酒杯。

林子衿只得硬着头皮喝了一口。好辣,好苦,她皱起眉头。

“这才乖嘛,多喝点儿。”

林子衿被灌了半杯酒,胃里一阵恶心。她捂着嘴冲进了洗手间,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呛得眼泪模糊。酸液在喉咙里发酵。

对着镜子凄然一笑。林子衿啊林子衿,你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没事儿吧。”黄爷跟了进来,把门反锁了。

第8章结束

第九章

林子衿慌张转身,如临大敌,“我,我没事……”

她想逃,可黄爷抱住了她。

“放开我!”林子衿尖叫。

“黄爷,快放手!”

“小衿,我喜欢你。”

“做我的女人吧,我每个月给你十万。”

“你有老公也没关系,我不介意。”黄爷抱着她不放。

“放开我!”林子衿疯狂挣扎,“我要叫人了!”

“你叫破喉咙也没用。”

“救命——”

“救命!”

白斯寒,救救她!

黄爷抱着她又亲又啃,林子衿拼死抵挡,一边尖叫:“我老公是白斯寒!”

“哈,小妖精你可真会吹牛。你要是白少的老婆,他刚才能眼睁睁看我摸你?早弄死我了好么?”

林子衿急得飙泪,“他真的是我老公。”

“我才是你老公。”黄爷一把将她压在盥洗台上。

“放开我……救命……”

“嘶拉——”裙子被撕开一道口。

“放开我!”林子衿可怜地哭求,“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

“来不及了。”黄爷正要脱裤子。

“嘭!!”

洗手间门被踹开。

白斯寒如恐怖的阎王,一脚踹飞了黄爷。

“白,白少……”黄爷惊恐地望着面前危险的男人。

白斯寒一把拎起他,又狠狠揍了两拳。

“别打了,白少,我不敢了,白少……”黄爷惨叫,牙都被打掉了两颗,满嘴都是血。

“滚!”

黄爷屁滚尿流地逃了。

林子衿死死抓紧被撕裂的裙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脸上一道红一道黑,像个调色盘。她狼狈地站在那儿,受尽屈辱。

白斯寒烦躁得要命,弄死她的心都有了。

在她逃跑的瞬间,白斯寒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猛地撞向墙壁,“还敢跑?”

林子衿像只蚊子一般被他钉在冰冷的墙上,后脑勺重重一撞,一阵眩晕。

“做起陪酒小姐来了,林子衿,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白斯寒掐紧她的脖子低吼。

林子衿已经痛得麻木。

“把眼睛睁开!”白斯寒命令。

那双原本漂亮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和泪水。

“是,我耐不住寂寞,我就喜欢作践自己。我不管你在外面玩女人,我陪别的男人你也管不着。”

“想要男人?行,我现在就满足你!”白斯寒就像扑食的野兽,强势掠吻。

“放……开……唔。”林子衿被他吻得喘不过气。

“白斯……”

情急之中,林子衿摸到了一个花瓶,朝白斯寒头上砸了过去。可白斯寒动作更快,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林子衿疼得松手,花瓶掉在地上,“咣当——”

他狠狠吻她,满嘴都是烟酒味。

屈辱的泪水簌簌往下掉,林子衿恨不得立刻死掉。也许她入狱的那一刻就应该死去,因为之后只是活受折磨。

“放开……”

“跟我玩欲擒故纵?装过头可就没意思了。”白斯寒冷笑着讥诮道。

膝盖蛮横地顶开她的腿。

林子衿彻底慌了,尖叫着哭喊:“白斯寒,住手!我是被逼的,我是为了我妈的手术费……”

“又是手术费,这个烂借口你用不腻?我是不是还得给你颁个二十四孝好女儿奖?”

林子衿哭啼着:“我妈病危,要二十万手术费,我只能贷款。可我一无所有,陪酒才能借到钱。求你放了我……求求你……”

“还在说谎,那十万块被你吃了?”

“昨天十万,今天二十万,你是依附在男人身上的吸血鬼?要多少钱才能满足你?嗯?你开个价!”

林子衿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泣不成声,“求求你别再羞辱我……”

她已经痛不欲生了。

他究竟要她悲惨到什么地步?

她绝望的泪水滴落在白斯寒掌心的伤口上,他竟有一丝不忍。

不,这个女人只是在演戏。她给他下药,害他失去了最爱的女人,刚才还恬不知耻地陪一个老死鬼。

他宁可将同情心施舍给路边的一条野狗。

她不配!

狠狠抓过她的脖子,盯着她的泪眸,他笑得像只残忍的野兽。

“装可怜,卖惨,哭,林子衿,你来来回回就只会这点老掉牙的招数?我早腻了。”

“想要钱就取悦我,或许我舒服了会再施舍你五百。”

白斯寒的眼神彻底狠下来,将她翻身摁在墙上。

“白斯寒,你放开我!!!”林子衿惨叫,歇斯底里。

“放开。”

“别碰我!”

“混账!”

林子衿又叫又骂,又哭又求。

漫天的绝望和痛苦中,一些画面在她眼前清晰起来。

恶毒的林雪菲,冷血的父亲,还有白斯寒这个恶魔……

他们一步步将她逼入绝境,她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她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林子衿双手撑墙,手指抠得血淋淋。

她恨!

她不会再这么懦弱,不会再任他们欺凌,不会……

眼前猛地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

“妈,妈……不要抛下我……”

“医生,求你救救我妈。”

“手术费我一定交。”

“妈……”

“医生……”

“别过来,白斯寒,别碰我!啊!”

林子衿哭喊着从噩梦中惊醒,人在医院,天亮了。

没来得及从恐惧中缓过来,耳旁传来一声讥讽,“还在演戏,林子衿你把我当傻子?”

林子衿瞬间清醒,白斯寒坐在床边冷笑。

“你,你怎么会在这?”

“我为什么在医院?”

“做到一半晕死过去的,你是第一个。”

林子衿眼前浮现昨晚在洗手间被他羞辱的画面,对他就更是恨之入骨。

她抱紧被子,“这里是医院,你别乱来。”

“做两下就晕,你这破身子我没xing趣。”

林子衿手指一紧,讽刺道:“那你昨晚是米青虫上脑了吗?”

白斯寒脸色微沉,“牙尖嘴利,你信不信我拔光你的牙?”

“你试试看。”

白斯寒眉心一跳。这女人。她的眼神变了,变冷了,也变得更不知死活了。

两人对峙了几秒,林子衿突然想起来,着急地问:“我妈怎么样了?”

“白斯寒,回答我!”

白斯寒冷冷的,“还剩最后一口气,今天内不做手术,你就等着替她收尸吧。”

“给我妈安排手术,再给我两百万。”林子衿当机立断。

两百万?她疯了吧。白斯寒还没开口嘲弄,只听见她道:“我同意离婚。”

一级宠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一级宠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一级宠爱全部精彩内容

最新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小说排行榜-我爱农信文学网

好看的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言情,好看的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好看的小说玄幻,小说排行榜2019前十名,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结版,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8-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