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苏陌陆易铭《娇妻难逃:陆先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目录

    苏陌陆易铭《娇妻难逃:陆先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ZW 作者:黄金叶子 时间:2020-06-08 11:01:41 主角:苏陌陆易铭

    苏陌陆易铭《娇妻难逃:陆先生,别来无恙》最新章节目录

    娇妻难逃:陆先生,别来无恙苏陌陆易铭

    娇妻难逃:陆先生,别来无恙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013忍耐

    是她不愿意吗?

    苏陌只觉得陆易铭的脾气越发的古怪了,她没心情与他争辩,反正她说什么都是错的。她依旧躺着一动不动。

    陆易铭看着她这幅没有生气的样子心烦,直接吩咐大米,"她要是高烧不退,就给她用药。对胎儿不利也没关系。"

    他让她生,却要让她生出一个不健康的孩子?还是,这是他新的,逼她自愿放弃孩子的手段。

    一个人,怎么可以无耻成这样!

    她转头看他。

    陆易铭见她有了反应,冷哼一声,甩手离开。

    苏陌看向大米,"别给我用药。"

    "太太你放心,我是专业的。"大米性格开朗,看出苏陌情绪不好,故意用轻松的语气,开导苏陌,"太太,有我在,你就放心吧。咱们什么药都不吃,保证小宝宝健健康康的出生。"

    苏陌感觉到大米的好意,由衷的道谢。

    对她抱有善念的人不多,故此,每一个,她都格外看重。

    在大米的照料下,苏陌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大米每天都会扶着她,在别墅里散步。

    别墅外面,她们是去不了的。

    陆易铭软禁了她。

    白天有大米陪着,大米用心照顾,为了苏陌能有一个好心情,可谓是费尽心思。常逗得苏陌开怀大笑。

    夜里,苏陌一个人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才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不安表露出来。

    她不知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甚至不知道这个孩子出生后,她是否有陪伴照顾他的机会。

    一边不安,一边庆幸。

    幸好啊,陆易铭没有打掉这个孩子。

    几天后,傍晚。

    陆易铭突然来了。

    看到裹着一身寒气进来的男人,苏陌下意识起身,紧张的看向陆易铭。

    苏陌防备的姿态,让陆易铭觉得十分碍眼,他皱眉,冷声道,"这是我的别墅,我还不能回来了?你要是不想看到我,我可以帮你换一个地方!"

    苏陌心中警铃大作,忙低下头,乖顺道,"欢迎陆总回家。"

    她一点都不想看到他,他的出现代表着危险。可这些话,她不敢说,也不敢让陆易铭给她换地方,因为不知道陆易铭会把她送去哪里。

    "大米,今晚我在家吃饭。"陆易铭脱下外套。

    苏陌心尖一跳。随后,察觉到自己恨不得陆易铭立马走的这份心思,她苦笑一下。

    人的改变,还真快。

    之前,为了能与他多相处,她费尽心思的缠着他。为了能与他有共餐的机会,她学做海鲜。可现在,机会来了,她却只剩下了紧张与反感。

    大米没有苏陌这样的心思,她觉得这是先生太太和好的好机会,忙应声说多准备几个菜。

    餐桌上。

    苏陌只吃碗里的米饭,味如嚼蜡。一道菜也不敢夹,生怕自己的任何一个动作,惹陆易铭不快。

    看到对面小女人战战兢兢的样子,陆易铭眉头蹙起,"我不是回来看你脸色的!"

    其实苏陌真的搞不懂,他回来是来干嘛的!

    他看她不顺眼,干嘛还要跟她一张桌子吃饭。两个人都受折磨,这是何苦!

    她放下碗筷,低声说,吃好了。然后叫来大米,扶自己上楼。

    陆易铭冷哼讽刺,"真拿自己当少奶奶了,走个路还需要人扶着!"

    果真是贪慕虚荣的女人,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享受的机会。

    苏陌身体一僵。

    难听的话,听的再多,也不会习惯。心,依旧会疼。

    大米想要为苏陌辩驳几句,却被苏陌拦下。

    苏陌很喜欢她,不想她得罪陆易铭,而被辞退。

    苏陌扶着楼梯扶手,吃力迈步的上楼。

    他只看到了她需要人扶,却没问她一句,她为什么无法自己走路?总是这样,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就判了她的罪。

    他不在乎她的委屈,也不在乎她被冻伤的膝盖有多疼。

    苏陌紧紧咬住下唇,手轻抚在肚子上,仿佛这个还未出生的小生命,已能给她带来支撑。

    看到苏陌苍白脸上忍痛的神色,陆易铭深觉刺眼。

    这个女人,又开始装可怜了!上个楼梯而已,装出一副力不从心的样子,不觉得过了么!

    他冷嘲,"苏陌,一直这么装,你不累么!"

    这一刻,苏陌似乎知道陆易铭为什么回来了?为了找她的不痛快。

    她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时,脸上痛苦的神色已褪去,笑容灿烂,但细看,笑意却不达眼底。她说,"陆总,我就是一个虚伪的女人,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吗?"

    亲耳听到她承认自己虚伪,陆易铭没有想象中畅快,反而一口气堵在了胸口。他起身,冷声道,"苏陌,怀孕是肚子大,你的胆子不该也跟着大起来!否则,我不介意帮你瘦下去!"

    孩子,是苏陌的七寸。

    陆易铭用孩子对付她,快,准,狠!

    她的膝盖险些承受不住这样的压迫,好在大米察觉到她身体微晃,伸手扶住她,才稳住她站在楼梯上的身体。

    她将自尊扔到陆易铭脚下,低下头,口吻哀求,"陆总,对不起,我不该惹你不高兴。"

    "呵!知道就好!苏陌,看清你自己的身份,你就是我养在别墅里的一个物件,惹我不高兴了,我随时把你扔出去!"

    说完这话,陆易铭看也不看她一眼,摔门而出。

    大门撞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手用力的抓在栏杆上,整条手臂都因为用力而在颤抖。

    "太太……"大米无措。她年纪还小,没感情经历,在这个时候,她实在是想不出安慰苏陌的话来。

    苏陌轻摇摇头,淡笑,"我没事。"

    为了孩子,她能忍!只要陆易铭言而有信,允许她的孩子活下来。

    苏陌下定决心,陆易铭如何对她,她都能忍,她绝不做惹陆易铭不高兴的事。

    可她没想到,打脸来得如此快。

    几天后。

    当苏雪柔像个女主人一般,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忍不了了。

     

     

    014献血

    苏雪柔是一大早出现的,当时苏陌正在大米的搀扶下下楼。

    听到开门声,苏陌看过去。

    佣人打开房门,恭敬的站到一旁。

    苏雪柔领着两名女玩伴走进别墅里。

    "这是易铭哥的别墅,你们别拘谨,就当成是来我家玩一样。"

    听听,好像她是这栋别墅的女主人一样。

    要是没有陆易铭的允许,她会有这样的胆子?

    苏陌站在楼梯上,恨得全身血液都烧了起来。拼尽全力才忍住冲上去与她同归于尽的想法。

    可苏雪柔就像是看不到她满身的恨。

    "姐?"她跑上来,推开大米,扶住苏陌,笑得一脸纯真善良,"姐,我来看你。"

    苏雪柔和苏清雅一样,都长着一张纯情无害的脸。

    苏陌的美太张扬,以至于两个人站在一起,只要苏雪柔一红眼眶,哪怕什么话都不说,也给人一种她被苏陌欺负了的视觉感。

    就好比现在。

    苏雪柔的亲近,让苏陌恶心的想吐。她膝盖受伤,双腿无力,没了大米的搀扶,她怕自己被苏雪柔从楼梯上推下去,所以一只手一直死死的抓着的楼梯扶手。

    她冷声道,"放手!"

    苏雪柔红了眼眶,"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不是!"不是不喜欢,是恨!

    苏雪柔暗暗高兴,她就知道苏陌为了在陆易铭面前保持好形象,即使再讨厌她,也不会表现出来。这是她的机会。

    苏雪柔没高兴多久,就听到苏陌冷冷的说,"我是非常非常的讨厌你。你离我这么近,恶心的我想吐!"

    苏雪柔小脸一白,越发衬显出一双泛红的眼睛,看上去我见犹怜,惹人心疼。

    "姐……"

    苏陌真想撕开她这张无辜的小脸,看看她的真实面目到底有多丑陋。

    她告诉自己情绪不要激动。陆易铭把她悄悄的接回江城,除了陆易铭身边的人,没人知道她回来了。

    现在苏雪柔来别墅找她,只有可能是陆易铭告诉她,自己在这里。

    陆易铭偏心苏雪柔,为了孩子,不能惹陆易铭不高兴,所以也不能惹苏雪柔不高兴。

    可,这让她怎么忍!

    害她的真凶找上了门,还要她笑脸相迎吗!

    她看向苏雪柔,恨意如利刃,从她眼中射出,"苏清雅,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亲口问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你有没有想过,我会被你的阴谋活活逼死。我要是死了,午夜梦回,你就不怕我去找你索命吗!"

    苏陌双眼赤红,嗓音暗哑,真的犹如一只来复仇的恶鬼,煞气充斥,气场逼人。

    苏雪柔被吓得一时失神,畏惧的向后退一步。

    这是楼梯上,她这一退,脚下就踩空了。

    "啊!"

    苏雪柔尖叫,身体滚下楼梯。

    苏陌冷眼看着苏雪柔滚下去,双膝疼到受不住,坐到了楼梯上。

    她因为剧痛而泛白的脸以及轻颤的身体,落到楼下人眼里,成了她心虚的罪证。

    "苏陌!"陆易铭一进来,就看到这一幕。他额角青筋直跳,要不是有良好的素养,他早冲上去,将楼梯上那个恶妇拽下来了!

    "陆总,是苏陌推了苏小姐,我们亲眼所见!"苏雪柔带来的朋友作证。

    陆易铭狠狠瞪了苏陌一眼,然后跑到苏雪柔身前,将苏雪柔抱起来。

    "易铭哥……我疼……"

    "别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陆易铭语调轻缓,似是怕吓到怀里的人。

    对她就是用吼的,对苏雪柔是用哄的。

    这鲜明的对比,让苏陌冷笑,"陆易铭,你怎么不问问她,她滚下楼,到底是不是我推的?"

    "苏陌,你要是还有些许良知,现在该做的就该是内疚,而不是狡辩!"

    扔下这一句话,陆易铭抱着苏雪柔出了别墅。

    苏陌知道,在陆易铭心里,她与苏清雅是没得比的。可知道归知道,亲眼见到,画面还是刺的她眼睛生疼。

    苏陌捂住心口,一呼一吸之间,满是痛苦。

    大厅里站满了人,佣人们听说了发生的事,都出来看热闹,各个用探究,鄙夷或同情的目光看向苏陌。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大声议论,毕竟这里的工资高,他们还想继续做下去。

    一时间,别墅里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里。

    不过这种安静并没有持续太久。

    一声怒骂传来,苏陌抬头看去。

    就看到陈君君带着几名保镖,从外面风风火火的冲进来。

    "你的心怎么能这么狠毒!"陈君君伸手抓住苏陌的头发,用力的往下拽她。仿佛她不知道这是在楼梯上,仿佛她不知道苏陌是个孕妇。

    "你已经害死了清雅,你现在还想害死雪柔!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恶毒的女儿!"

    头皮都要被扯掉了,苏陌疼得牙齿打颤,但她没敢反抗。不是因为陈君君是她母亲,而是她怕一松手,就会被陈君君拽的滚下楼梯。

    此时她的双手,死死的抓在栏杆上。

    大米心疼苏陌,招呼别墅的佣人上来帮苏陌。

    陈君君被拉开,她大喊,命令保镖抓住苏陌。

    一片混乱中,苏陌壮起胆子,起身,跑下楼梯。

    脚下的每一步,苏陌都觉得自己是在走钢丝。

    她双手抱着肚子,在心里不停的念着,宝宝别怕,妈妈保护你……

    终于跑下了楼梯,苏陌更是一分钟不敢耽误,转头就往门外跑。

    看到苏陌要跑,陈君君大喊,"苏陌,你给我站住!雪柔被你推下楼,她现在失血过多,等着你去输血救命!你已经害死你一个妹妹了,你不能再害死雪柔!"

    苏陌脚步停住,她侧头看陈君君一眼,"你真让我恶心!"

    她是孕妇,她的孩子已经七个多月了。陈君君却让她去献血!这跟亲手杀了她的孩子有什么区别!

    难为她的亲生母亲能想出这样的方法来折磨她!

    守着大门的保镖,与陈君君带来的保镖打在了一起。

    这倒方便了苏陌。

    她跑出别墅。

    别墅的保镖任务是不许苏陌离开别墅,现在看到苏陌跑出去,他们也顾不着与对方打了。两伙人同时追出来。

    落到陈君君手里,这个孩子就没了。

    落到陆易铭手里,他也不会放过自己。

    唯一生路,就是逃。

    肚子传来尖锐的痛感,苏陌抱着肚子,"宝宝,坚强一点……"

    路上驶来一辆黑色汽车。

    苏陌想也没想,直接站在了路中央,将车逼停。

    她跑到车旁,慌乱的求救,"求你救救我,有人追我……"

    不等她说完,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冷如寒冰的脸。

    竟是陆易铭!

    此刻,陈君君追上来,看到陆易铭,她微怔,稍后噗通一声对着苏陌跪下,哀求,"苏陌,妈求你,去救救你妹妹吧。她跟你一样都是稀有血型,她是你推下楼的,你不能对她见死不救啊……"

    苏陌没理陈君君,一双眼紧张的盯着陆易铭,"我怀孕了,不能献血……"

    陆易铭脸上结出一层冰霜,冷的能往下掉冰渣似的,他深深看苏陌一眼,然后看向陈君君,"苏太太,人交给你们,怀孕不能献血,就把孩子流掉了再献!"

    说完,陆易铭开车离开。

    他完全不在乎苏陌的手还扒在他的车窗上。车子起步,苏陌被带倒在地。

    她跪在地上,看着车驶去。

    嘴巴张大,却发不出声音。眼泪无声滚落,她哭到全身颤抖,却一丝声音都没有。

    陆易铭,你这是要逼死我啊!

     

     

    015引产

    人悲痛到了极致。

    肚子里的孩子像是感觉到了母亲的悲痛,胎动的频繁。

    苏陌抱着肚子,跪爬到陈君君身前,对着她不停的磕头。

    额头磕在地上,溢出血。苏陌就像感觉不到疼,用力的磕着。

    大米和佣人们跟着抹泪。就连见惯了生死的保镖,在这一刻,都被苏陌的悲伤感染,生出怜悯的心思。

    陈君君站在苏陌身前,冷眼看她,"没听到陆总的命令吗?把她抓去医院,先把她肚子里这个野种弄掉,然后再抓她去献血!"

    苏陌被抓去医院,被送进手术室。

    她的挣扎,在冰冷的针扎进她皮肉的那一刻,彻底停止了。

    麻醉药进入身体,她看着手术室的灯光,心想,就这样死了吧。

    -------

    手术室外。

    陆易铭走过来,"还没结束?"

    大米眼睛哭肿了,斜了陆易铭一眼,没搭理他。

    她想不通,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父亲!

    那是一个七个多月大的胎儿,早产都能活了。他等于是亲手杀死了一个孩子!

    没人理他,陆易铭不悦的瞥大米一眼。大米无声的指责,令陆易铭心底更加的烦躁。

    跟那个女人有关的人,是不是都会与他作对!那个女人,就是个麻烦!

    此时,手术室的门打开。

    大米冲上去,哑着嗓子问,"护士,太太怎么样了?"

    护士道,"引产手术顺利,胎儿已经处理了。你们谁是病人家属,要去看一眼吗?"

    大米想说要去看,可还未开口,就听陆易铭冷声道,"不需要,医院处理就好。手术做完了,那就让她马上献血。"

    护士知道这个病人特殊,却也没想到是这么个特殊法。她皱眉,"病人引产已经造成了失血,她现在是身体最虚弱的时候,这个时候抽她的血,她会有生命危险。"

    陆易铭不悦蹙眉,他气场本就强,一生气,凌厉的压迫感吓得护士立马不敢多说话了。

    有医生过来,"陆总,她是新来的,不知道您的吩咐。您别生气,我们马上抽病人的血。"

    医生将护士拽进手术室。

    护士难以置信的道,"陈医生,我们真的要抽病人的血吗?她现在的状态不能献血,她会死的!"

    护士的话传到大米耳中。

    大米愣了下,稍后对着陆易铭喊道,"太太会死的!太太会被你害死的!"

    保镖将大米押出去。

    陆易铭看到紧闭的手术室大门,身侧的手握拳。

    她会死?

    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她,怎么可能舍得死!

    她要是死在手术台上,也算是她有良知,给清雅赔命了!

    想是这样想,可他自己却没有注意到,想到苏陌会死时,他的身体有多僵硬紧绷。

    -------

    两天后。

    苏陌醒了。

    看到阳光撒到自己身上,她没感觉到丝毫温暖,反而心底一片阴寒。

    她,没死。

    大米慌乱的叫医生。

    医生给苏陌做检查时,陆易铭来了。

    检查完,陆易铭冷声道,"结果如何,就在这说。"

    "太太声带没问题,她说不出话,应该是心理问题,还有……"医生迟疑,这种话应该背着病人交代,可面前这尊大佛,他又惹不起,只得轻叹口气,道,"太太身体虚弱,以后很难受孕了。"

    陆易铭看苏陌一眼,清瘦的女人坐在床上,安安静静的,像是没有听到医生的话。

    他薄凉的道,"如此,甚好!"

    她的孩子死了,她失去了生育能力,她深爱的男人说,如此,甚好。

    苏陌以为自己会很难过,结果内心却一片平静,像是一汪死湖,连层涟漪都没有荡出来。

    她捂住自己的心口,无声的笑。

    真好,她终于放下他了。

    苏陌脸上的笑,让陆易铭深觉刺眼,他道,"苏陌,别以为装哑巴,就可以不用回精神病院!"

    苏陌依旧安安静静的,脸上带着解脱的笑容。

    此刻的苏陌就像一只断线的风筝,陆易铭很不喜欢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

    他摔门而出。

    苏陌没哭,大米却哭的厉害,女孩哭的一抽一抽的,说话断断续续。安慰苏陌养好身体,孩子还会再有的。

    苏陌伸手摸摸大米的头发,她说不出话,也不想说。大米还小,即使说出来,大米也无法理解她现在心如死灰的感受。

    她希望大米这一生,都不要有她现在这样的体验。

    晚上。

    大米被苏陌打发回家休息,病房里只余她一人。

    她平躺在床上,双眼麻木的看着天花板。明明是落针可闻的病房,耳边却时不时传来婴儿啼哭的声音。

    眼泪从眼角滚落。

    她抬手擦掉。

    又有新的眼泪涌出来。

    再擦。

    再涌……

    眼泪像是开了闸的水,越流越凶。

    她从无声落泪,慢慢变成嚎啕大哭。

    走廊里都听到了她的哭声,悲痛的,让人听到都想跟着落泪。

    隔天一早,陆易铭带着一名心理医生来到病房。

    苏陌坐在病床上,平静的看着他,"我能说话了,不需要看医生。"

    陆易铭怒道,"你果然是在装哑巴!"

    "是啊,为了救苏雪柔,我的孩子死了,我再卖卖惨,你也许心一软,就放过我了。可我没想到,你心肠这么狠,就算我真不能说话了,你也打算把我送去精神病院。既然改变不了你的决定,那我也就没有装下去的必要了。"

    她的平静,使陆易铭怒气翻涌。他伸手掐住苏陌的脖子,凶狠的样子,恨不能当场掐死她,"你还有没有心!孩子的死,你也能利用!苏陌,幸好我没让你生下这个孩子,有你这样一个恶毒的母亲,这个孩子生下来,也是不幸的!"

    苏陌被掐的小脸涨红,她扯出一抹淡笑,"陆总何必这么生气,你不是早就知道,我就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连亲妹妹都能逼死的人吗?这个孩子没了,我还挺难过的,他是陆总的第一个孩子,将来肯定能分到不少家产……"

    不等苏陌说完,陆易铭甩手,将苏陌甩到床上。他厌恶道,"苏陌,你真让我恶心!"

    话落,陆易铭转身往病房外走。

    苏陌叫住他,"陆总,你什么时候送我回精神病院?"

    陆易铭脚步停住,冷声道,"既然你这么想去那住,那下辈子就在那里住个够吧!"

    一大早,心理医生就被陆易铭叫来看病人,结果连话都没跟病人说上一句,又跟着陆易铭出来了。

    看病人的状态,心理明显有问题。

    他看向陆易铭,对视上那双恨不能杀人的冷眸,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病房里。

    陆易铭走后,苏陌也出了门。

     

    娇妻难逃:陆先生,别来无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娇妻难逃:陆先生,别来无恙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娇妻难逃:陆先生,别来无恙小说全文

    关键字:

    最新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小说排行榜-我爱农信文学网

    好看的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言情,好看的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好看的小说玄幻,小说排行榜2019前十名,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结版,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8-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