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韩飞纪念容《我老婆是扶弟魔》最新章节目录

    韩飞纪念容《我老婆是扶弟魔》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ZW 作者:不急不慌 时间:2020-06-08 10:41:18 主角:韩飞纪念容

    韩飞纪念容《我老婆是扶弟魔》最新章节目录

    我老婆是扶弟魔韩飞纪念容

    我老婆是扶弟魔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三章钱房两空

    可是韩飞比他们速度更快!

    一个过肩摔,撂倒一个,砸在人堆里。

    "你们确定,要跟我动手?"

    韩飞觉得好笑,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跟自己动手了。

    他站在原地,那十来个混混,完全一窝蜂地向他冲来,韩飞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们太弱了!

    片刻后,那几个混混就全部倒在地上。

    曹鑫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不住后退,嘴里却还不服软:"你要干什么?"

    "这房子,你卖不卖?"

    对方的挑衅,彻底激怒韩飞,战神气势,瞬间迸发出来,一双眸子杀气十足。

    曹鑫毕竟是普通人,何曾受过这种眼神的凝视,顿时吓破了胆:"我、我……"

    "今天这房子,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韩飞下了最后通令。

    曹鑫呆若木鸡,他知道今天是踢到铁板了,不过想这么要挟自己,他也不是省油的灯。

    "不如,我找我平哥过来!"

    曹鑫想到这,阴恻恻地点了点头:"我卖,我卖。不过我得先通知我老大。"

    韩飞看出曹鑫的表情,显然是另有深意,不过他并不在乎。

    今天这房子,他是买定了!

    哪怕曹鑫搬出天王老子,也没用!

    十分钟后,曹鑫叫的人到了:"到底什么人,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撒野?"

    听到这声音,曹鑫脸上一喜,总算是有救了。

    "平哥!就是这小子,跑到我家对我耀武扬威的。还威胁我呢!"曹鑫一路小跑到那人身边。

    那人"哦"了一声:"是吗?你是猪头?不知道自己教训他?养你一群饭桶了是不是,天天给爷找麻烦!"

    "我叫了啊。"曹鑫很冤枉,满脸委屈地说:"我十几个兄弟,还在医院躺着呢。"

    "还有这种事?我倒要看看,谁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

    韩飞早就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心中知道这件事好解决了,于是两手交叉,好整以暇地望着眼前的来人。

    "韩神医,怎么是你?"

    宋平望着韩飞,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变成了欣喜。

    "哎呀!我都找你好久了。多亏了你,我已经离婚。那臭娘们联合她的小三,想要害我,侵吞我家产。要不是你,我还真着了道。"

    "平哥,他就是您口中的……韩神医?"曹鑫小声询问。

    宋平皱眉道:"你不是废话吗?听不见老子说的话?"

    曹鑫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精彩纷呈。

    "你来的正好。"韩飞指着曹鑫说:"他买了我婚房,我现在想买回来。"

    "哦?"

    曹鑫也弄明白其中的原委,转过头,眼神阴鸷地望着曹鑫。

    "误会,真是误会!"曹鑫吓得脸色苍白:"都怪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哪里知道,您就是韩神医啊?"

    "现在知道了。五百万还卖给我吗?"韩飞问道。

    "什么两百万、五百万的?咱们这交情,不是钱能解决的事!这房子,我直接还给您!一分钱不要!"

    曹鑫能发家致富,可都是靠宋平的支持。

    对于宋平的背景,他再了解不过。

    别说是两百万的损失,就算是让曹鑫跪下来,管韩飞叫爹,他都愿意!

    "送我,我可不要。"韩飞淡淡地说:"这样吧,还是按照当时约定,两百万成交,你看如何?"

    能回本,曹鑫自然是愿意的。

    "韩哥,你别出这钱。"宋平说着,狠狠踹了曹鑫一脚:"这王八蛋,当初骗我这房子是三百万买的,要送给我。嘴里就没一句老实话!"

    韩飞看着曹鑫那战战兢兢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微微摇了摇头。

    "算了,毕竟是你的小弟,也不能让你吃亏。这样吧。我一百万购回房子。""

    "听见了没有?"宋平又踹了曹鑫的屁股一下:"还不谢谢韩哥?"

    "是是是,谢谢神医,多谢!"

    曹鑫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回了一些本,不算血亏。

    "韩神医,你做事真是大气。要是我的话,不光房子我要,估计也要让这家伙,吐一口血才行。"

    旁边的曹鑫,听到宋平这话,身子又抖了一下,不敢吭声。

    "对了。"宋平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这是上次欠你的七百万。正好,给您六百万,剩余的一百万,我直接给他。"

    "也好。"韩飞点了点头。

    曹鑫心中那个叫苦啊。

    这一百万到了平哥手里,哪里还有他的份儿?

    不过他现在也只能强颜欢笑:"行,韩神医,明天我就去办手续,将房子还给你。"

    "行行行,韩神医您慢走。"

    韩飞和宋平离开之后,曹鑫看着他的背影唏嘘不已,抹了抹头上冷汗。

    "他妈的,真是倒了血霉!没想到,这家伙看似平平无奇,居然还是个神医!"

    曹鑫暗骂一句,叹了口气,心中后悔不迭。

    现在不仅赔了房子,还折损一百万,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早知道,不说五百万,两百万也行啊!

    曹鑫想到这,狠狠地将拳头砸在桌子上,结果自己却痛的跳脚起来……

    韩飞刚回到家,想要开门,却被王秋芬堵在了门口。

    "妈,你这是做什么?"

    "什么妈?"王秋芬死也不松手,一副强硬的姿态:"赶紧给我交钱!老娘的房子是好住的?"

    "你要多少?"韩飞掏了掏口袋,只有一把零钱。

    王秋芬嗤笑一声:"死穷鬼,谁盯着你那点现金?告诉你,你把那块地皮,转到我闺女名下。另外装潢费,七百万,一份不少的全给我交了。"

    "不然的话,你也别拖累我们了,赶紧搬走,和念容分开!"

    "这么些年,我们纪家算对得起你了!"

     

     

    第十四章主动示好

    "妈,你别说了。这么晚,还是去休息吧。"

    纪念容冲过来将王秋芬拉到了一旁。

    王秋芬狠狠瞪了她一眼:"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行了。妈,韩飞不是小气的人,他会同意的。你让我跟他慢慢说吧。"

    纪念容压低声音,王秋芬听见她这样说,这才露出一丝喜色。

    "我告诉你,你得好好跟他说说。咱们嫁给他,又不是图他这钱。看他那警惕的样子。"

    纪念容点头,随后将韩飞拉进自己的房间。

    王秋芬依然在外面喋喋不休,韩飞也懒得解释,倒头就睡。

    纪念容也觉得有些为难,不过她明白,现在和韩飞说,只会激化矛盾。

    于是两人各自安睡。

    第二天早上,韩飞就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

    "还不起来?都几点了,还不赶紧起来,给我干活去!"

    韩飞眯着眼睛坐起来,刚站起来,王秋芬就推门冲了进来。

    "你这懒鬼,我女儿早就起床了,你还在这里休息?"王秋芬抓着一根晾衣杆,朝着韩飞就想要砸过去。

    韩飞抬起头,一记冷冽眼神,扫了过去。

    前世作为战神,多年来养成的习惯,面对别人手持武器,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气势上压倒对方!

    王秋芬被这眼神震慑住,微微怔了怔,手里的晾衣杆也僵在半空。

    韩飞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已经是普通人:"妈,我先出去了。"

    王秋芬这才回过神来,刚才这家伙的眼神,怎么这么可怕?好像是吃人的猛兽一般!

    转过头,发现韩飞已经在厨房里忙活早饭了。

    "看来是我眼花了。这穷光蛋,怎么会有那种眼神呢?"王秋芬这才长舒口气:"算你识相!"

    吃早饭的时候,纪念容提醒道:"韩飞,赶紧洗漱,今天我们要去店里,准备装修的事。"

    "嗯?你都联系好了?"

    "没错。"

    三层医馆,整体的装修风格,纪念容昨天想了一整晚,今早就已经确定落实,并且联系了装修队。

    韩飞微微一笑,看来纪念容对这件事,是十分上心的。

    两人来到三层小楼不久,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估计是装修公司的人来了。"纪念容走出去迎接。

    一辆蓝色的东风小货车,后面坐着不少民工打扮的人。

    前头是辆黑色的奥迪车,吱嘎一声停在两人面前,走出来的却是西装革履的纪勇。

    "小勇,你怎么来了?"纪念容一脸惊愕。

    "姐,我来帮你了。昨天妈跟我说了,姐姐你这店要装修,我就找了朋友帮忙。"

    纪勇笑嘻嘻地说:"他们是专业装修队的。你们这的装修,就包给我了!都是熟人,您也可以放心!"

    看见纪勇的身后跟着的那群工人,还有大包小包的水泥和装修建材,看样子已经准备好了。

    "可我已经联系了装修公司。"

    "嗨,那你跟他们也不亲啊。我可是你亲弟弟,姐你还不信我吗?"纪勇笑嘻嘻地问道。

    "可是你不用上班吗?"

    "这可是你的新医馆。我必须得过来帮忙啊!再说,我那个班,去点个命、签个到就行了。你放心吧。"

    纪勇胸脯拍的响当当:"我亲自监工这新医馆,咱们的老中医馆也别落下。让宋敏一人在那,忙不过来。"

    "好,既然你这么决定,那我就把这个活交给你了。"

    纪念容的心里稍微宽一些,心想这个弟弟,也总算懂事了,会替自己排忧解难了。

    见纪念容同意,韩飞也没出声反对。

    纪勇把纪念容拉到一边,笑道:"姐,你看这装修队我是找来了,不过这装修款……"

    纪勇食指和拇指搓了搓,纪念容明白过来:"你手上没钱是吗?那要多少钱?"

    "你这地段还有面积,少于两百五十万打不下来。这不,人家是我朋友,给个友情价。你直接给我两百万就行。"

    "两百万?"

    纪念容思索了一下,这价钱倒是不贵,只是这装修质量说不准。

    "按照道理,我们只会预付三成。剩下的,得等装修完毕,没什么问题再给。"

    纪勇皱起眉头:"哎呀,姐!人家只要两百万,那是给我面子。你如果还搞什么预付、这付那付的,你让弟弟我怎么给人交代?"

    纪念容想想也是,既然人家都给了友情价,两百万给就给了。

    "可以是可以,但我手头暂时没这么多钱。"纪念容忽然想起来,上次纪勇抢走的包:"对了,你那天拿我的一百万呢?什么时候还给我?"

    纪勇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姐,那一百万,我已经拿去还债了!"

    "你也知道,我要是不还,人家可是要追上门砍我的!而且我那女朋友,也要吹了!"见纪念容想发飙,纪勇赶紧讨好道:"姐,你可是我亲姐,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被打死吧?"

    听见纪勇这么说,纪念容无奈地叹了口气。

    毕竟是自己亲弟弟,确实不能看他被揍死。

    于是纪念容咬着嘴唇,来到了韩飞面前:"你身上有钱吗?现在装修,一共要两百万。"

    "两百万?确定吗?"

    韩飞冷笑。

    纪勇是什么人,他可太清楚了。

    一块钱的东西,他能报一百块。要说这装修款没有猫腻,他才不信!

    "他是我弟弟,还能骗我不成?哎呀,你到底给不给?"纪念容有些生气,觉得韩飞是提防着自己的弟弟。

    "人家装修队都给我带来了,总不能让他垫钱吧?"

    韩飞叹了一口气,纪念容还是太傻太天真了:"行,钱我可以给。"

    "两百万就行!要是我弟弟出篓子,剩下的我自己解决。"

    韩飞从身上掏出那张崭新的支票,给了纪念容。

    纪念容看见支票上的数字,楞了一下:"六百万?"

    "哦,宋平把钱给我了,昨晚没来得及跟你说。"

    纪念容沉默了一下。

    这笔钱,实打实是韩飞自己赚来的。

    所以她拿在手里,十分烫手,不过转头看见纪勇,她也只能狠狠心:"行。韩飞,这次真的谢谢你。以后盛行中医馆,也有你一份!"

    韩飞淡淡一笑。

    他哪里看得上一个区区的中医馆?要不是纪念容,盛行中医馆送给自己都不要!

    纪念容和韩飞一起去了趟银行,把钱存到银行卡里,转头给纪勇打去两百万。

    纪勇看见银行的转账通知,兴奋地给王秋芬打了电话。

    "妈,你说的没错,那小子果然有钱啊!"

    王秋芬在电话那头得意不已:"那当然,我就知道这病秧子手里有钱!小勇,你姐的钱,就是你的。但是你以后不再碰高利贷!"

    "妈你放心好了!儿子我,心中有数。"

    挂上电话,纪勇大手一挥,招呼装修队进去。

    等韩飞和纪念容回到了装修现场,却被纪勇赶了出去:"行了,你们在这能干什么?这就交给我吧!"

    "你能看好吗?"纪念容还是有些不放心。

    "姐,你少瞧不起人。我也是做过装修工的!专业方面,我比你懂得多!"

    拿人手短,纪勇如今对韩飞的态度,也转变许多:"姐夫啊,你有事没事多陪着我姐,别天天的在家呆着。身体刚好一点,别又倒了……"

    韩飞看着纪勇那张讨好的笑脸,心中暗笑。

    这对纪家母子,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势利眼,典型的见钱眼开。

    "行吧。那你可给我看仔细点。这装修要做不好,我拿你是问!"纪念容对纪勇虽然不放心,但这个弟弟确实装修的本事,还是有点的。

    都是一家人,他这内行人,也不可能坑自己。

    看他们走了,纪勇大手一挥,招呼装修队的人,开始装修工作。

    只不过谁也没料到,没过两天,就出事了。

     

     

    第十五章参见战神!

    新医馆的装修,交给纪勇。

    韩飞这边也开始忙活自己的房子,准备过两天搬回来。

    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两人忽然接到王秋芬的电话。

    电话里王秋芬哭的十分大声:"出事了!念容啊,你快过来啊!"

    纪念容心里咯噔跳了一下:"妈你别着急,出了什么事?"

    "别问了,赶紧到新医馆来吧!小勇都要被他们打死了!"

    人命关天,可不是闹着玩的。

    韩飞和纪念容,打了车,直奔新店。

    刚刚下车就看见门口围了一堆人,夹杂着一团哭声,其中还有王秋芬的尖叫。

    拨开人群就看见一群装修工人,手里拿着钢筋,怒目以对。

    纪勇则像是缩脚猫一般,躲在王秋芬身后,动也不敢动。

    "妈?!"

    纪念容唯恐自己母亲受伤,像只小花豹一般,赶紧俯冲过去。

    谁知王秋芳这时也喊道:"别打!你们都别打了!我闺女回来了,有钱找她要!"

    韩飞冷静地跟在后头,观察四周的环境。

    地上有一滩血,纪勇却没受伤,显然受伤的另有其人。

    装修队的队长,满口黄牙,看见纪念容的姿色,嘴角闪过一抹狞笑。

    "成!既然正主来了,那我就跟你谈谈吧。"大黄牙夹着小腰包,指着自己的队员说:"你们这店把我的工人给砸了。现在躺在医院里头,昏迷不醒。你说说看,要赔多少钱?"

    "什么时候的事情?"纪念容杏眸圆睁,微微张开嘴唇。

    大黄牙看到她这幅表情,更显得美艳动人,心中蠢蠢欲动。

    啧啧,这吹弹可破的皮肤,还有凹凸有致的身材,真是人间极品!

    "哟,没想到纪勇这小子,姐姐长得这么水灵哈?"大黄牙嘻嘻一笑。

    纪念容看见他脸上的神情,就有一种莫名的厌恶:"有事说事儿!"

    大黄牙指了指旁边的架子:"就刚才半小时前,人从脚手架上掉下来了。上救护车的时候,胸口还插着根钢筋,我估计凶多吉少。"

    纪念容问:"那你现在想怎么样?"

    "我兄弟跟我出来混生活,一家老小都靠他养活,没有这个数,你们今个儿都别想离开!"

    大黄牙伸出五根手指头:"五百万!"

    纪念容懵了:"我哪有那么多钱?

    "没这么多也行。先至少给三百万,剩下的慢慢还。不过嘛,你得陪我当利息!"

    大黄牙身边的兄弟们,都狞笑起来。

    纪念容算是看明白了,这帮人就是为要钱。

    不然同伴还在医院强求,他们却堵在这里,压根不关心对方的死活!

    "怎么样,小美人,你究竟干,还是不干啊?"

    大黄牙伸出手,就往纪念容的脸上摸,纪念容吓得尖叫起来。

    然而斜刺里杀出个人影,迅速扣住大黄牙的手腕,稍一用力,大黄牙便疼得龇牙咧嘴。

    "他么的,还愣着干啥?给我上啊!"

    他身边的人,立马抄着钢筋,还有铁锹就冲了上来!

    韩飞冷笑一声,将纪念容护在身后,拳脚迅速地对付上去,一套熟稔的军体拳,迅速施展开来。

    可谁也没注意到,此刻围观的群众中,一个彪形大汉的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这不是特战区的专业军体拳么?这个人怎么会?"

    大汉打量着韩飞,看他这幅样子,完全没有印象。可这套拳法因为杀招明显,向来是不外传的,这人到底是谁?

    大汉迅速掏出手机,将韩飞的动作,全部拍了下来。

    不到两分钟的工夫,那帮人就躺在地上。

    "好小子,下手够狠!"大黄牙知道,这次碰到硬茬了:"不过你别得意,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这时,人群中走出几个穿西装的人,为首那个正是李天启。

    "小启啊,你可算来了!"

    王秋芬就像见到亲人一样,拉着纪念容扑了过去。

    "阿姨你没事吧?"

    "小启,这些人要勒索我们五百万,你赶紧把他们都赶走!"

    "阿姨放心,我来处理!"李天启信心满满,看了一眼梨花带雨的纪念容:"纪小姐,这里交给我。"

    他自信满满走到大黄牙跟前,指着身边的那几个人。

    "这几位,都是我带来的律师。市场监督一会就到,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谈。"

    大黄牙看着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韩飞他打不过,但是这个年轻人,他可是不会客气的!

    "这么说,你能做主?"

    "我是房主的朋友,你有什么话,可以和我说。"李天启看了一眼韩飞:"毕竟,我不是那种爱动手的莽夫。"

    韩飞沉吟不语,耸耸肩,退到一边。

    装修开工这才第几天,就出这种大事?

    谁知道,是不是背后有人下了圈套?

    既然李天启想要出头,那就给他个机会好了!

    "那我们换个地方说。"大黄牙瞥了韩飞一眼,带着李天启等人,来到旁边。

    "呵呵,看看,人家一出场,大黄牙就怂了,要和解了。"王秋芬顿时洋洋得意:"我找李公子来,果然没错!女儿,你看看人家有钱人,是怎么处理事儿的?一出手就是范儿。你在看看你家这位……"

    纪念容看了韩飞一眼,也是微微蹙起娥眉。

    确实,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刚才韩飞的举动,委实太冲动!

    幸好李天启及时赶到,才没惹出大事儿。

    "我去看看情况,别让那家伙狮子大张口!"王秋芬说着,也跟了过去。

    大黄牙拉着李天启,来到角落,四周看了看,确认韩飞没跟过来,抬手就糊了李天启一巴掌!

    李天启眼镜都被扇掉了,摸着自己脸,一脸惊讶:"你这是干什么?讲不讲理了?"

    "他妈的!讲个屁的道理!老子打不过他,还打不过你这小白脸?"大黄牙大喝一声:"兄弟们,招呼他!"

    一帮人将李天启和几名西装男围在当中,打得抱头鼠窜。

    "你居然敢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你算jb!!"

    李天启鼻血都流了下来,实在招架不住,求饶道:"大哥,别动手。刚才是韩飞打你的,你找他呀!"

    "废话,老子打不过他!打的就是你这个能做主的!"

    李天启忽然发现,跑过来的王秋芬:"大哥,她也能做主!她是房主亲妈!"

    王秋芬没想到李天启会卖了自己:"你,我……"

    大黄牙冲过去,照着王秋芬的脸,就扇了一耳光。

    王秋芬如同秋风中的落叶,倒在地上。

    "不关我的事啊,真的不关我的事!"王秋芬叫道。

    "不关你的事?不是你女婿,我们能被揍得这么惨?"大黄牙抬起手又要打,王秋芬赶紧抬起手,想要挡住。

    半空中,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攥住他的手腕,向后一拉。

    大黄牙不禁害怕起来,可扭头一看,居然不是韩飞,而是一名一米九几的壮汉。

    "你他吗是谁啊?敢多管闲事?"大黄牙露出满口黄牙,威胁道:"傻大个,你别得罪老子,当心吃不了兜着走!"

    壮汉冷冷一笑:"我是谁?华国东北战区,野龙特战团团长鲁松!"

    "野龙特战团?"

    大黄牙吓了一跳,这野龙特战团,可是华国最顶尖的特种部队,每一名团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

    眼前这位大汉,居然是野龙特战团的团长?

    大黄牙盯着大汉身上的迷彩服,发现那肩膀上,还有一道龙形标章。

    这正是野龙特战团的标志!

    随后,鲁松的身后,又出现十多名身穿迷彩服,佩戴野龙表章的男子。

    大黄牙咽了口唾沫,看着这十多名气势汹汹,一看就不好惹的汉子,喉结急促地上下蠕动。

    他深知眼前这帮人,不是自己能招惹得起的。

    别说他身份背景特殊,即便是他一个人,单挑自己这方所有人,都不在话下!

    "对,对不住。我不知道您这样的人物也在……"大黄牙向着自己手下,使了个眼色。

    一帮小混混,赶紧唯唯诺诺地退离开了。

    "这、这位兄弟,多谢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王秋芬松了一口气,要不是这位鲁松在,今天免不了一顿毒打。

    都怪韩飞,要不是他得罪这帮人,又怎么会将这祸端,砸在自己头上?

    "我不是救你的。"鲁松眼神敏锐:"刚才那名动手的青年呢?"

    王秋芬心想,这帮人该不会是来抓韩飞的吧?真是这样的话,可要和韩飞撇清关系。

    "韩飞,韩飞!这里有人找你!"

    听到王秋芬的招呼,韩飞走了出来,一脸茫然:"谁找我呢?"

    见到韩飞的一瞬间,鲁松神色忽然激动起来,走到韩飞面前,身姿立稳:"全体都有,立正!敬礼!"

    十多名野龙特战团的成员,将身体挺得如同栏杆,朝着韩飞充满崇敬地敬了一个标准军礼!

    "参见战神!"

     

    我老婆是扶弟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我老婆是扶弟魔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我老婆是扶弟魔小说全文

    关键字:

    最新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小说排行榜-我爱农信文学网

    好看的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言情,好看的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好看的小说玄幻,小说排行榜2019前十名,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结版,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8-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