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殊途同归别样男友甩不掉在线阅读完整版by岐清

来源:zsy 作者:岐清 时间:2020-04-02 14:40:45 主角:苏乐乐林萧

殊途同归别样男友甩不掉在线阅读完整版by岐清

殊途同归别样男友甩不掉苏乐乐林萧

苏乐乐林萧小说殊途同归别样男友甩不掉推荐章节

第一章 入殓师

我叫苏乐乐,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

上大一那年母亲染上重病,父亲四处找人借钱为其医治。

病情没什么好转反而欠下了不菲的债务,无奈之下我只好辍学提前出来找工作,为家中分担重担。

久经考虑之下,想到家中困境,一咬牙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选择成为了收入不错的入殓师。

这天下午时分刚把一具遗体送到告别厅,准备下班,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找上我要求我给一死者化妆。

我下意识地告诉他要下班了,让他明天再来,哪知后者直接开口道:“今晚九点前搞定,我给你三万块!”

三万?!我心中一跳,说不心动是假的。

三万可不是小数目啊,我这一个月工资才六千多呢!

“可是……”

“其他的你不用担心,你上司那边我会去解释,你按照我的吩咐来就可以了。”

说完他怕我不相信,当场问了我要了银行卡号,直接将三万打到我卡上。

我一看钱都已经到账了,哪里还顾得这么多?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各行有行的规定,我们这一行也是如此。

不可能前脚刚把尸体送来,后脚就为其化妆的,一般要走程序。

偏偏这中年男子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跳过了冗长的手续。

我也不管这些,钱到手办事就对了。

前去化妆室之前,我还以为是那种七零八乱的尸体,做足了心理准备。

没想到去到之后一看尸体不单单完整,而且还是个大帅哥。

俊秀的五官格外吸引人,比我见过的很多大明星都要英俊。

他躺在冰冷的台案上,闭着双眼,乍一看此人像是在熟睡,随时都可能醒过来。

看到此景,不由得暗道可惜。

稍稍一愣神之后,摇了摇头。

想什么呢!就算是帅哥也已经是尸体了!

时候不早了,不敢多耽搁,立马就忙活了起来。

先是为其脱去衣服,后盖上毛巾。

“现在开始为你清洁净身……”

如同对待活人一样,为其洗头洗脸,清洁全身,每一寸地方都要清洗干净。

毛巾一直都覆盖在他身上,保证死者不至于露太多,这也是我们这一行的规定之一。

清洁完事为其敷脸,让他的皮肤保持湿润。

之后隔着毛巾给其穿衣,最后才是化妆容。

一套流程忙活下来,累得够呛,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没到九点,刚好可以交差。

看着死者那布满红光的脸容,更是让人感觉他仅仅只是熟睡过去而已。

此人年纪不大,和我相仿,也就二十一二岁吧。

这么年轻英俊就死了,再次为其感到惋惜,下意识地脱口自语道:“哎,这样的帅哥就这么走了,多可惜,你说我要是能找到像你这样的男朋友,那我少活几年也愿意啊。”

“再见了,希望你早点投胎,下辈子找户好人家吧。”

通过升降梯将遗体送到了告别厅,那后面的是就不是我处理的了。

中年男子也在,从他脸上看不出伤感,他淡然地冲着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走了。

匆匆回到家中,看着卡里的三万块,兴奋不已。

这笔钱刚好可以填上一些债务,可以为家里减轻一点压力了。

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美滋滋地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在我身上折腾,我翻身一看,是个男子。

他脸容有些许模糊,单凭感觉上来说是个帅哥无疑。

他双手不断在我身上游走,时而在胸前划过,后来凑到我耳边轻声道:“你不是说你缺像我这样的男朋友么?”

“我做你男朋友如何?”他的舌尖在我的耳垂上画着圈儿,酥酥麻麻的感觉让我躲闪不及。

后来干脆心一横,我长得一般般,也没什么异性朋友,现实中更没男朋友,反正这也是梦,人家主动送上门来不吃白不吃。

“咯咯,老娘今天走桃花运了不成?帅哥竟然主动送上门了!”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咯咯直笑道。

他看到我如此主动,略微感到惊讶,之后轻笑一声,低头吻上了我。

我火热回应他的热吻,手臂死死缠上他脖间,贪婪地摄取着难得的温热。

火热中,衣衫尽数被他褪去。

疼痛感过后,便是前所没有的快感。

他肆意妄为地摄取着,而我只得轻咬嘴唇死死箍住他脖间。

翻云覆雨,他的精力像是使不完似得,我渐渐有些吃不消了,只能尽量迎合。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只记得后来我浑身无力,酥软在床,任其摆布。

等我第二天醒过来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一看,空荡荡的房间中只有我一个,不由得感到有些失落。

“哎,真要给我一个那样的男朋友该多好。”

回想起昨晚羞人梦境,脸颊难免有些滚烫。

“呸呸呸,苏乐乐你在想什么呢!等会还得去上班呢!”

眼看就要迟到了,急忙跑进卫生间准备梳洗一番。

洗涮之余一照镜子感觉自己貌似变漂亮了?皮肤也变白了?

“哎,做那种没羞没躁的梦就算了,怎么还变得自恋了?!”

没有将这些多放在心上,以为这些都只是错觉。

哪知道接着几天都做着同样的梦,每天晚上那男子都会出现在我梦境中,一折腾就是一晚上。

我的容貌变化也越来越明显,连同事阿姨都说我的变漂亮了。

我意识到不对劲之时,猛然惊出一身冷汗。

梦境不会每次都重复的,这没准压根就不是梦境呢?!

而且那所谓的梦境中的男子我怎么感觉越看越觉得眼熟?!

不对!这张脸我见过!

第二章 半路遇劫

意识到那是已经去世的男子之后,我吓得脸色煞白,该不会遇到了老人家口中常说的那种脏东西了吧?

匆忙回到岗位上,我仔细回想整件事情的经过,整个流程都是一五一十按照规定来的,除了一句再见!我突然想起来那是我们入殓师的禁忌。

之所以是禁忌那必定有其缘故,和死人说再见,潜意识就是告诉人家不要走!

一想到男子可能会在来,我慌得要死,急忙跑去询问老师傅有没有解救的办法?老师傅去看了看记录,得知遗体才火化了三天。

我撇了一眼,才从告别厅的记录上得知男子叫做林萧。

城西山林中有处庙宇,叫龙华寺,那里香火鼎盛,有得道高僧。

老师傅让我趁死者头七没过赶紧过去看看,没准可以找到解救办法。

我去到龙华寺之后,得知想要见高僧得好几万块钱,还只是见一面,想要其出手相助还需要另外收费!只要能摆脱他,花上几万块又如何?大不了日后挣回来就是了。

问同事借了不少加上我卡里的那点钱,好不容易筹到了将近五万块。

磕磕碰碰,总算是见到了高僧。

将大致情况跟他说了一下,后者沉思片刻直摇头叹息。

我心中一个咯噔,有种不好的预感。

“施主,此人尚留在人间只因心中有怨念还没放下,缠上你可能只是其中的怨念之一。

日后他心愿两清,怨念散去,自然就会离你而去。

”高僧道。

之后我直言出钱请他出手帮忙林萧赶走,也被他拒绝了。

他说道缠上我的原因涉及还到了欲念,此乃佛门禁忌,不方便插手。

能不能将其摆脱只能看我自身的造化,外人强行插手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傍晚时分,啥法子都没,只能选择改日再想办法。

走在回去的路上,高僧的话语一直在耳边回响,让我难以安心。

咋整?今晚一闭眼那家伙岂不是又找上门来。

“作孽啊,为啥我要说再见两个字?帅哥害死人啊,我发誓,如果我能度过这一劫日后看到帅哥绝壁看都不看一眼!”

捂着脑袋,痛苦懊悔道。

今天回来的比较晚,周围的居民基本都睡了,基本没几盏灯光,小巷黑漆漆的有些吓人。

还犹豫要不要过去,看到对面走来二人。

心中一喜,急忙加快了脚步,好穿过这吓人的小巷。

快与二人照面时,一股浓郁的酒精味迎面而来。

两人相互搀扶,晃晃悠悠的,一看就是喝大了。

我眉头一皱,捂住了鼻子。

巷子很窄,只能容得下二人并肩前行。

只好暂且站在一旁,侧着身子容他们先通过。

“王哥,你酒量真不错啊。”

“废话!不是我跟你吹,就刚才几个加起来都不够我喝!我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全部撂倒,他们……呦?这小妞不错啊。

”说着王哥看到我顿时眼睛一亮……

“啧啧,的确不错啊。”

两人的目光毫无忌惮在我身上来回扫视,我顿时感觉恶心无比。

眉头紧蹙,捂着鼻子,别过脸没有搭理他们。

“小妞,这么晚了一个人回家啊?告诉我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见我没回应,王哥伸出手探向我脸庞,我反手一巴掌打在他手背上。

“你干嘛?你再动手动脚的我可报警了啊!”

“不错,这妞子够辣!哈哈,报警?老子害怕那些条子?”

他一把捉住我手腕,趁着摸了几下。

我愈加感到反感,拼命挣扎。

王哥力气很大,感觉手腕都快被他拗断,痛得我眼泪都下来了。

我怎么挣扎怎么大喊都没用,期间倒是惊动了附近的居民,灯光亮起不少,却没人敢出来制止。

看我还挣扎,王哥直接一个耳光甩过来,半边脸颊立即就浮肿了起来,脑袋也有些迷糊。

他咒骂几句之后,很轻易地将我扛在肩头上,是说什么带我去快活一把。

一听到这话,我眼泪更是哗哗直流。

“哎呦。

”另外一人跟在王哥身旁,可不知道怎么的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恩?咋啦?”

地面上一块砖头毫无征兆飞起来砸在了王哥脑门上,王哥吃痛双手捂着脑门,一把将我扔在地上。

我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一看几块砖头还在半空飞舞。

而除了倒地的王哥二人和我之外并无他人,半空的砖头显得甚是诡异。

我一哆嗦,感觉不对劲,也不敢逗留,匆忙跑回了家中。

锁上门,本以为总算可以松口气了。

一看,客厅中居然多了一个人,他赤裸上身,静静地端坐在沙发上,微笑着看着我。

看到他的脸容之后,被吓得双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这不就是那个林萧么?

“怎么,看到我这么惊讶吗?前几天可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你还是蛮主动的。

”林萧笑着说道。

在梦中林萧的笑容绝对算得上是温柔帅气。

但是在这时候我只看到了阴森,丝毫感觉不到哪里阳光。

我被吓得完全说不出话,只顾着哆嗦。

他也不在意,猛然上前一步,在我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抱住我,将我横抱起来就往房间走。

他的身子冰冰凉凉,这冰凉可以穿过衣衫,透过毛孔,直入骨髓。

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就彻底慌了,被吓得半死,不停地哭喊着求饶:“我错了,我不懂事不应该说那句话的,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哪知提到这个,他顿了一下,唇角微微翘起,“恩?你也知道错了?你知不知道做错了是要受到惩罚的?”

我意识到不妙。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一把将我扔到床上,身子一低重重地压在我身上,没等我挣扎尖叫。

后者软绵的温唇便已经死死地堵住我嘴巴,我拼命扭头想摆脱前者。

“是你让我成为你男朋友的,反悔?来不及了……现在你是我的了。

”他语气很轻,温唇游过我鼻尖、脸颊、落于耳垂上。

轻轻一咬,霎时间宛如触电般的酥麻感蔓延至全身。

“不要……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和你说再见的……”我哭喊着求饶道。

“看来你还是不明白自己错在什么地方,没关系。

惩罚完之后我自然会告诉你。

”说话间,自此始终,他那看似人畜无害的微笑都没曾消失过。

我的求饶是徒劳无功的,越是求饶,他的笑意就越浓郁,动作也愈加凌厉。

“求求你放过我……”我能做的只是带着哭腔不断重复这句话。

“嘘,不要喊、不要怕,等会就好了……”

声音无比轻柔,动作却是那般粗鲁。

“不要!求求你……”

我哭到连声音都沙哑了,他还是没有饶过我,一直持续到早晨将近六点才停下。

待他心满意足之时,我早已无力地躺在床上,感觉身体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浑身没知觉,连动一根手指头都做不到。

“你让我留在人间,也是你要求我做你男朋友的,言出必行,你注定是我的。

昨晚就算是对你想反悔而作出的惩罚吧。”

说着他一个箭步来到我面前,捏着我的下巴,半眯着眼笑说道:“小甜心,时间不早了,我得离开了,拜拜。

不用想我,我很快会再来找你的。”

临走之时,还不忘在我酥胸上揉搓一把。

他从房间中消失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抱着枕头掩面痛哭。

羞辱感赫然而至,如癌细胞般迅速扩散,直至蔓延全身,渗透到灵魂深处。

我该怎么办?难不成一辈子都得成为这个家伙的玩物?

蜷缩在被窝中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越想越害怕。

他那邪异的笑容深深地刻印在我脑海中,久久消散不去,伴随而来便是深深的无力感,几欲将我压垮。

直到临近中午时分,房门外传来的敲打声把我惊醒。

“你确定那小妞住在这里?”

“王哥,不会错的,就是这里!”

“妈的,给我使劲砸!一定要将那小妞子给我绑起来!”

第三章 麻烦上门

王哥他们找上门来了!

意识到是他们之后,我心中直骂娘!好死不死怎么这个时候来?林萧刚走,眼下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和他们抗衡?

穿衣之际,慌忙想打电话报警,却发现手机钱包这些早就在昨晚的挣扎中丢了。

碰!一声巨响,房门经不起折腾,轰然倒塌。

王哥带着几个手下闯了进来,正巧碰到了从房间里出来的我。

几人目光一亮,上前将我团团围住。

“我就说嘛,她肯定在这里的,诺,这不是么!”

“妈的,该死的贱人,这一次没地方跑了吧?!哼!”王哥额头间包着纱布,一脸怨毒地盯着我。

他身边的几个小混混一脸淫笑,目光不停在我身上上下游走。

我心里直发毛,一想现在是白天,急忙故作镇定道:“你……你们想干嘛!光天化日之下还想对我动手么!信不信我报警!”

“呦?还来这套?你以为我会怕他们么?哼,告诉你,今天谁来都不好使,没人帮得了你!”王哥冷笑连连,丝毫不怕我的威胁。

趁着王哥说话之际,几个小混混几乎把整间屋子都翻了过来,见什么摔什么,凡是稍微值点钱的东西都拿上。

“王哥,就这么点。”

他们翻找了半天,只找到几百块现金和一台平板电脑,王哥眉头大皱,显然很不满意。

“合适么?这么点?”

上前一步,没等我后退,一把揪住我衣领。

指了指额头上的伤痕,冷声开口道:“实话告诉你,哥们今天是为财而来的,你最好给我个满意的答复,那样对大家都好。”

我哪里还有钱?找高僧求办法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昨晚钱包也丢了,摆在桌面上那些已经是我仅剩的吃饭钱了。

“我……我真没钱了,要么你们给我几天时间,到时候我肯定给你满意的答复。”

“妈的,你以为老子是傻子?给你几天时间?让你去找条子么?”

他用力一甩,将我甩在地上,胳膊磕在桌脚上,疼得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当下实在是拿不出钱,也无法和他们几个抗衡,只能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王哥满脸横肉,凶狠的模样特别吓人。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出现错觉了,在王哥的身后始终有丝丝黑气缠绕,漂浮不定,有时还会凝聚成人型。

但这些黑气始终靠不近王哥,只是在他身后来回飘动。

我瞥见他手腕上戴着一串黑色的珠子,似乎是这东西让那些黑气不敢靠近。

一个黄毛凑到王哥耳边,轻声低语几句,王哥眉头一挑看了看我露出了笑意,点了点头。

我意识到不好,心底涌起了强烈的不安。

王哥凑到我身前,捏着我的下巴笑道:“既然没钱的话,那么就怪不得了我,带她走!”

两个大汉立马上前一左一右将我架起就往外拖,我拼命反抗,大喊救命。

出了屋子之后,倒有不少人被这边的动静吸引,奈何王哥一声大吼,看热闹的纷纷散去,不敢上前多管闲事。

我以为要完蛋了,没想到出了屋子后,竟然看到了之前找我给林萧化妆的中年男子!

男子身边还跟着几名穿着黑衣的保镖,我急忙向他求救。

王哥惊讶地看了我一眼,显然没想到我认识这个人。

“呵呵,是林先生啊,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您认识苏小姐么?”

“哼,你们胆子不小!敢找她的麻烦?不知道苏小姐是我们林家的客人么!?”男子冰冷地开声道。

“什么,她她她,她是您的客人?”

王哥一愣,反应过来之后,急忙招呼手下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将苏小姐放开!”

“林先生,我……我真不知道苏小姐是您的朋友。”

王哥想要解释,中年男子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多加理会。

来到我身旁,问道“你没受伤吧?”

“你说呢!?”

手肘处疼得厉害,乌青一块,都肿胀起来了。

我一脸怨恨地看着王哥,真想上前将其撕成碎片!

男子眉头一皱,知道我很不满,当即给保镖们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

几个保镖一拥而上,霎时间惨叫连连。

“苏,苏小姐息怒,我……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真不知道你认识林先生啊,不然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找你麻烦……啊!”

没等他说完,保镖一拳砸在他脸上,王哥噗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门牙和血迹同时散落在地。

意识到招惹了大麻烦,彻底慌了。

他不断求饶,男子始终像是没看到,保镖也没停手。

惨叫中,不一会王哥和那几个混混就彻底倒地,晕死过去。

“这下满意了吧?”

王哥他们几个人看着也挺惨的,浑身都沾满了鲜血。

我心中还有些气,上前冲着王哥背部剁了几脚,怒气才稍微得到平息。

“就这样吧,把他们抬走。”

男子摆了摆手示意保镖将王哥几个抬走。

我拿回自己那些现金和物品的同时,还让保镖将王哥手上那串珠子扒了下来。

男子疑惑地看了我一眼,也没多说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王哥等人被解决了之后,我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这男子出现的这么及时,怎么看都觉得有些问题,难道是专门过来找我的?

“不是,刚好路过而已。

”他淡淡地回应道。

额,这话说谁信?从王哥的态度看来,此人来头不小。

没准是什么大佬或者大老板之类的。

这种人的都在上流社会混迹,怎么会没事跑到城中村来?

明显是冲着我而来却不肯承认,肯定有问题,加上一想到因为他我才惹上林萧,当下又一副冰冷的态度,对我爱答不理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呵,你可来得真及时啊,我可真得谢谢你啊。

”冷笑一声,瞥了他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

“恩,他们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就这样,我还有事,先走了。”

“对了,林少有事要处理,这几天你最好老实一点,不要到处惹事。

不下心惹他生气的话,后者很严重。

”说完,便钻到了车子中。

我一愣,男子知道林萧在纠缠我?!他知道林萧变成鬼了?

“喂!等等!你把话说清楚!”

等我追出去的时候,车子早就消失在了拐角处。

该死的!这王八蛋知道林萧有问题,竟然还要我去为其化妆!?这不是诚心害我么!?

想到这,气得直跺脚,却也毫无办法。

接下来的几天真如男子所说的那样,林萧一直没出现。

我都乐开花了,巴不得他就此消失一辈子,永远不要再出现了。

这天下午时分,处理完手头工作,拿出了王哥留下来的珠子。

那天我看到的黑气应该就是老人家常说的冤魂吧?他们不敢靠近王哥,全靠这珠子。

林萧也是鬼,这珠子可不可以对付他?

得!下次他再来纠缠我,就用这个对付他!

眼看还有几分钟就下班了,老师傅却匆匆跑来告知我还有工作要处理。

有人委托他上门帮遗体化妆,时间就定在了今晚六点。

“小苏啊,我这边不是还有遗体没处理好么,你就帮师傅跑一趟呗。”

说实话,我是不怎么愿意的,毕竟有了林萧的前车之鉴,现在让我单独处理遗体我都有些抵触。

无奈,老师傅平日里待我不错,并且他许诺事后的报酬也归我所有。

想到囊中羞涩,加上老师傅的好说歹说,还是答应了下来。

老师傅给我递过来一地址,让我在傍晚六点钱赶往,那边会有人和我接头。

等我收拾好东西,乘车去到那里之后,才得知竟然那地方竟然是一处别墅区。

给雇主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就有一名男子匆匆出来接我。

“你就是苏小姐吧?李师傅都跟我交代了,跟我来就好。

殊途同归别样男友甩不掉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殊途同归别样男友甩不掉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殊途同归别样男友甩不掉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