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贵女重生亲爹总是扶不上墙在线阅读完整版by蒜蓉蛋

贵女重生亲爹总是扶不上墙在线阅读完整版by蒜蓉蛋

来源:zsy 作者:蒜蓉蛋 时间:2020-04-02 14:29:21 主角:梁景秀许元治

贵女重生亲爹总是扶不上墙在线阅读完整版by蒜蓉蛋

贵女重生亲爹总是扶不上墙梁景秀许元治

梁景秀许元治小说贵女重生亲爹总是扶不上墙推荐章节

第001章 重生

梁景秀做了一个梦,她梦见爹爹将她高高过头顶,而她的娘在一旁笑着看着他们。

“爹爹,再高一些,再高一些。”

爹爹一边应着“好,我的小景秀”,一边将她往更高处抛。

可正当梁景秀春风得意之时,她突然惊觉自己的身体正迅速地往下掉,而下方并没有她的父亲,迎接她的只是黑漆漆的洞口……

入秋,天气转凉,刚下了一场雨。

梁景秀猛地从破庙的稻草上惊醒过来,又是这个噩梦,她挣扎着翻身坐了起来,此刻汗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衣衫,于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随即肩膀上的伤剧烈地疼痛起来。

昨夜她潜入三皇子的府邸,本想拿了那个陷害她父亲的人的狗命,但奈何府邸里高手如云,果不其然她最终败了。

梁景秀从腰带内拿出一罐小瓶子,随后将自己已经被血水浸透的衣袖撕扯下来,伤口很深,她将药粉撒上去的时候,疼得几经昏过去。

不过好在她最后挺过来了,梁景秀松了一口气,随后趴在地上的水洼处喝了一点雨水润喉。

此处不宜久留,三皇子的内侍必然掘地三尺要找到她。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那种。

梁景秀走得很快,又逢雨季,路上行人少得可怜,只瞧着梁景秀进了胡同后看了看左右没有人后,抓着墙,左右上了墙头后又往里跳了下去。

里屋有一间房门是开着的,里面没有人,梁景秀猫了进去后偷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和斗笠,随后丢下一小块的碎银在床上后又翻墙出去了。

昨日三皇子府邸进了刺客,虽未让刺客得逞但刺客却逃脱了,因而一大早便有官差在城门口堵着,检查过往的行人。

梁景秀瞧着每位过往的行人都必须检查左肩膀,原本想乔装出城的计划算是泡汤了,于是她转而在茶棚下坐着,等待时机。

茶棚的小二见有顾客光临便将毛巾“啪嗒”地一声搭在了肩膀上,提着长嘴的铜茶壶上前搭讪道:“姑娘这是要去哪?”

梁景秀微微抬起头,随即瞳孔都放大了,她快速的低下头,“不去哪里,下着雨想寻个地方避雨。”

茶棚的小二熟练的将白瓷茶碗翻了个,随后用长嘴茶壶往里倒了热茶,“我听闻城北有家客栈,那儿的老板是个善心人。”

梁景秀放了两枚铜钱,起身道了“多谢”。

客栈的老板似乎一直在等着梁景秀,见她进来后在门外挂了“家中有喜”的字牌,随后将她引入二楼的里间。

一进里间梁景秀就将斗笠摘下,“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你……你!”屋内的人回身看着梁景秀,他深深叹了一口气,随后幽幽道:“你毁了我的布局,我悔不该将你家的事告诉给你!”

即便是利箭刺透了她的肩膀,她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可眼下她却忍不住落了泪,“师父……”

又是一声叹息,“如今官差挨家挨户地搜查你的下落,你,你……”

梁景秀用头磕着地面,“师父,我入三皇子的府邸,瞧见他与五皇子密会,遂跟了进去,在密室里翻到一本册子,是跟当年我爹被冤枉的案子有关,景秀死不足惜,但是父母之仇未报,于是才不敢肆意了断这条性命。”

师父的脸微微变了一些,“什么册子?”

梁景秀将自己从三皇子府邸偷出来的册子递了上去,而师父在瞧完册子之后整张脸立刻变成绿色,但很快他又恢复了平日模样,“此事事关重大,你且还有伤在身,我让阿奴来给你先疗伤。”

“多谢师父。”

师父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你且安心待着,风声松一些之后再做安排,然此期间再不可擅自妄为。”

随后师父出屋喊了阿奴来,那阿奴给梁景秀洗了伤口换了药,“小姐且先休息,我去热些饭菜来,床头有拉铃,若是有事,拉铃我便来了。”

梁景秀瞥了一眼床头上的药瓶子,往日师傅的创伤药都是用蓝色塞子塞着的,怎么如今变成了红色,但她太累了,急需休息一场恢复体力,因而也顾不上塞子颜色的问题,才倒在床铺上便睡着了,可即便是这种极度疲惫的状况下,她仍旧没法踏实地睡过去。

于是才听见外头有些不对劲的动静时,她本能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屋外有店小二的声音:“几位官差大人,小店真的没有窝藏刺客,上头都是重要的客人,天色也晚了,你看……”

“走开走开,官差办事,有人可是举报了你这家客栈窝藏刺客”

梁景秀的房门被推开了,几位官差大人握着佩刀冲着梁景秀喊道:“检查肩膀,脱衣服!”

店小二又冲到前头来游说:“官差大人,这位是姑娘家的……”

话还未说完便被官差推到了一旁,“见你柔柔弱弱的,可别叫我们几个粗人伤了,自个脱了肩膀,检查完了我们好交差!”

但是梁景秀依旧没动,官差啐了一口痰后冲上来要拉她。

但是被梁景秀躲开了,顺便趁着与官差错身的时候抽了对方的刀。

对于梁景秀而言,对付几名官差还是绰绰有余,但是此番她的肩膀受了伤,一条手臂用不上力,因而最后因为体力不支还是落了下风。

不可恋战,梁景秀逼退了一波官差之后跳到了窗边,她的计划是:借力从窗口逃脱,但许是伤口限制了她的行动,她的速度显然不如她想象中的快,所以猝不及防地使得后背被官差砍了一刀。

疼痛令她的手缩了一下,随后整个人便朝着楼下砸下去。

这种坠落感与无数次噩梦里的感觉一模一样。

“砰”。

她砸在了地面上,尽管心里想着自己绝不能死,可一口血涌上了喉间,随即吐了出来。

五脏六腑都碎了,她身上背着梁家两百余口人,她不能死!

但身不由己,如她这一生的命运一般。

她不能死!

一切都沉入了无边的黑暗,但她的不甘心突然将这黑暗撕开了一个口子,随即光芒从那口子中泄露出来,最终占了上风。

“咳咳咳,咳咳咳咳。

第002章 梁家幺女

梁景秀觉得自己又能呼吸了,大口的空气灌入肺部,身上的伤口似乎也不疼了,只是胸口总觉得被什么东西挠着,使得她不停地咳嗽起来。

“大小姐,大小姐!”

跪在一旁哭丧着脸的婢女将她的脸仔细瞧了一番,“你可吓死玲珑了,方才小姐你咳得吐血.......”

不对,她应当是从客栈的楼上摔下才对,可是她此刻又是在什么地方?

梁景秀猛地扭头看着那个叫玲珑的婢女,不认识,完全是个生面孔。

随后她又抬起手,一双的纤长白嫩的手浮现眼帘,就连指甲盖都泛着粉粉的色泽。

不对,她多年练武,双手早已布满老茧和伤疤,这身体绝对不是她的!

梁景秀本想要从床上起身,却突然脚下一软,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一旁的玲珑见状赶忙将人扶起,伺候着让她靠坐在床上,“大小姐,你的身体才吃过药,用不上力,若是有事叫我就是了,可千万别乱动.......”

她话语刚落,闺房大门便被人风风火火地推开,随后那人以小旋风一般跑到梁景秀的面前。

同方才粗鲁推门的气势不一样,那人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在梁景秀的额头上摸了摸,随后叹气道,“妹妹,你可有不舒服的地方,我就跟你说外头风大,你不听非要外出,如今又受凉了吧!”

直至那人走到了梁景秀的面前,她才看清楚对方,随后她脑袋发出一阵“嗡鸣”。

梁景秀怔怔地看着进屋的人,眨了眨眼睛,确实同她的父亲长得有几分相似,但是,但是这也太年轻了?

“爹爹?”梁景秀看着年少版的爹爹梁广,不禁恍惚了一句。

那人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梁景秀,刚想开口,又有人进门打断。

“景秀,感觉好些了吗?”

梁景秀的眼神逐渐模糊起来,片刻后不属于她的记忆涌了进来。

原来这个身体是梁府的幺女梁景秀,哥哥是梁府嫡长子梁广。

所以她是成了那位族谱中写着早逝的姑姑梁景秀?现在担心看着她的是年轻的爹爹梁广和祖父祖母?

“景秀?”穿着褚色锦裙的妇人见女儿迟迟不吭声,心焦的又问了一遍。

梁景秀看着一脸焦急神色的祖母和少年意气风发的爹爹,她的目光从他们的脸上掠过,记忆也交叠在一起。

“大夫来瞧过了吗?”梁杨氏见女儿神色恍惚,又扭头问婢女玲珑。

玲珑回道:“已经派人去请了。”

“景秀,可是有不舒服的地方?”记忆里的祖父梁德友正穿着朝服关切道,眉目端正的样子毫无半分晚年沧桑。

梁景秀摇头,随后又张了张口,但又不知说什么,只能看着年少时的梁广。

此刻她应该喊他什么?叫爹爹还是哥哥?

梁广注意到妹妹瞧着他的眼神带着几分不确定,他抿了抿嘴劝道,“爹,妹妹身体不适,经不得这么多人。

你今日还有公事,这儿有我呢!”

“你才是别在这儿扰了你妹妹休息!”祖父梁德友瞪向梁广,见女儿面色正常,又安抚道,“景秀你好好休息,爹爹先去忙公事。”

梁德友走了不过多时,梁广便挠头对梁杨氏推辞道,“娘,我这还未去招兵报名,我就先走了。”

说完他回头冲着梁景秀做了一个鬼脸,“景秀,哥哥我回来给你带风车。”

那样年少鲜活的父亲是梁景秀从未见过的,一切如同梦幻一般,她看向祖母梁杨氏不禁呢喃着,“祖母,我是在做梦吗?”

梁杨氏一愣,她用手摸了摸女儿的额头,“囡囡你说什么胡话啊,我可是你娘,你可是哪儿又不舒服了?”

梁杨氏的手心暖暖的,若是做梦的话,应该是没有感觉的吧?

梁景秀将头靠在她的身上,轻声道,“就算这是一场梦,景秀也宁愿不要再醒来了。”

“景秀?”梁杨氏的心突然又被揪到了嗓子眼,怎的女儿一醒来便说一些胡话,莫不是……

梁景秀见梁杨氏的表情心中便猜到几分,于是“噗嗤”一声地笑了起来,“祖母,我没事……”

可话还未说完便又咳嗽起来,且这一咳便好像要将肚子里的五脏六腑都咳出来才痛快。

梁杨氏忙连声嘱咐玲珑将炖好的川贝枇杷给端过来,“景秀,快喝点枇杷露润润肺。”

只才吃下一口,梁景秀便“呕”地一声吐了一口血。

此时正好大夫到了,那大夫见此情况急忙将药箱放下,先是号脉,而后取了银针在梁景秀的头上和手腕上扎了针。

后大呼一口气道,“小姐已无大碍,夫人就请宽慰。”

此话若不是大夫说得,梁杨氏铁定是不信的,都吐血了,还没事?

“当真无事?”梁杨氏瞥了一眼梁景秀,“方才她一直说着胡话,将我叫着祖母来着。”

她脸上犹挂着泪,一只手扶着梁景秀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我苦命的女儿哟。”

“哦?”大夫又把了把梁景秀的脉搏,“确实看不出什么怪相。

胡话怕是小姐刚刚被淤血压迫神经,才导致的,过些时日便能痊愈”

“何况这是黑血。

”大夫指了指地板上的血,“吐出来反而是好的。”

梁杨氏瞧着地上的血,与普通的血比起来确实比较黑,她点了点头,让身旁跟着的丫鬟赏了银两。

“多谢夫人。

”大夫收了银两,“一会我多开几副安神的药汤,一日两次。”

说来也奇怪,被大夫施针之后梁景秀确实觉得心中舒畅不少,她紧紧地拉着梁杨氏的手问道,“祖母,爹爹可是娶亲了?”

“嗯?”今日的女儿有些奇怪,梁杨氏皱了皱眉头,“爹爹娶亲?”

随后梁杨氏很快就反应过来,梁景秀所说的爹爹是梁广,梁杨氏疼惜地看着女儿,自小她便是体弱多病,如今脑子还不好使了可怎么办啊!

“本正准备给你哥哥定亲,但你哥哥非说男儿应该闯出一番天地才成家,但你爹爹说男儿要成家立业,成家的才可立业。

”说道这,梁杨氏叹了一口气。

她与相公恩爱有加,膝下一儿一女本是美满,然天公不作美,儿子固执成天惹事,女儿体弱如今又坏了脑子。

梁景秀点了点头,她曾经听母亲说过当年父亲去当兵期间与贵胄子弟斗武,后背被重伤一刀,险些没挺过来。

便是治愈后也落得了病灶,堂堂风发少年再也无法骑战马、上战场,此事也牵连到祖父梁德友被降官职,一直郁郁寡欢而终,再到后来堂堂祖上出过三代高堂官员的梁家一朝倾覆。

思及此,梁景秀从床上惊坐起来,她急忙地穿上鞋道,“祖母,千万要阻拦爹爹去当兵。”

“为何?”梁杨氏见女儿行动迅速不免担心起来,又要将她压回床上,“景秀,你起来做什么,你应当休息才是。”

“我没事。

”梁景秀摇了摇头,“祖母,你便相信我一次。

爹爹若是今日去报名当兵……”

思来想去不知如何解释,梁景秀索性就放弃了,她吩咐玲珑道:“玲珑,快去把爹爹拦下,就说我有事要说。”

此刻雷厉风行的梁景秀与前番刚刚吐完血、病怏怏的梁景秀简直判若两人,在场的人无不被这反差诧异道。

“还不去?”

玲珑回过神,连声回了“是的小姐”后跑了出去。

第003章 鬼怪附身的小姐

玲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跑到大公子的院子,正好将换好衣衫要出门的梁广拦下,梁广等着玲珑喘完气后问,“怎么回事,是妹妹出了什么事?”

“是……”

玲珑的话还未说完梁广就像是离弦的箭一般跑了出去,待他回到妹妹梁景秀的闺房,见她安然无恙时不由皱起眉头。

玲珑才跑完又跑了一圈,因而喘气声比方才更加急促。

“玲珑,你不是说小姐又吐血了啊?”

玲珑一脸懵地看着梁广,“少,少爷,玲珑话还未说完呢,是说小姐要见少爷。”

梁广翻了一个白眼,害他刚刚吓出一身冷汗,“都怪你,我又得换一身衣衫,往后说话不许大喘气。”

玲珑觉得委屈,明明就是少爷自己没有听完她的话便跑了,怎么现如今成了她的错。

“爹爹,”梁景秀起身走到梁广的面前,极力镇定说道,“你方才可是说今日要去报名当兵?”

梁广被梁景秀的称呼吓了一跳,他回头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娘亲,后者朝他微微示意,于是才吞吞吐吐答道:“咱们爹终于不强迫我读书了,我磨了好久的嘴皮子,他才同意我去当兵。

要我说往后我若是当了将军,那和状元爷也是一样威风的!”

梁景秀皱了皱眉头,父亲梁广热爱征战沙场,可当将军虽是外表看着威风实则危机重重。

更何况父亲一生坦荡,根本架不住官场上的小人弯弯道道,再加上祖父身体抱恙,连环陷阱下连同整个家族都成了牺牲品。

想到这里,她斩钉截铁地对梁广说道:“不许去!”

她梁景秀绝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先从改变父亲梁广报名当天与他人结仇怨开始!

只要没有那次斗武,父亲也不会受伤严重落下病灶!祖父也不会被言官弹劾!

梁广愣了一下,之前他跟妹妹说起自己从军的梦想时,她可是第一个站出来同意的,还帮着他同爹爹说了许多好话,所以爹爹才松口答应他先试试从武这条道。

“不许去!”梁景秀又重复了一遍,她拉着梁广撒娇着,“至少今日不许去!”

“祖父不是说男儿要成家才能立业,爹爹,你先娶了娘亲之后再去吧?”

梁广一脸愁容地看着梁景秀,他这妹妹到底是怎么了,又是叫亲哥为爹爹,又是让他去娶莫须有的媳妇。

随后他用手摸了摸梁景秀的额头,“你可是觉得哪儿不舒服?”

梁景秀将梁广的手拿开,“爹爹,听我的,不去好吗?”

“今日就是征兵最后一天了啊。

”梁广有些为难,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要不然,我再给你带一串冰糖葫芦?”

这可是平日里梁景秀最喜欢的,因为她自小体弱,在吃住方面都得特别注意,然越是这般,她对外头的东西就越向往,于是每每梁广出门都会偷摸地带些小玩意回来。

“不要!”

“小人偶?”

“不要!”

“油纸伞?”

“不要!”

梁广一连说了几个梁景秀最喜欢的小玩意,她都未曾松口,梁广咬了咬牙嘴唇,怎的今日妹妹这般难缠?

“我要爹爹给我娶娘亲。

”梁景秀说话的表情十分的执拗。

梁广沉默了好一会儿,梁景秀便又发挥了她撒娇的最大本事,拖着梁广的衣袖左右来回地晃荡着,“祖父是慎刑司的,若是爹爹想当兵,我会帮着爹爹出面求求祖父。

即便今日报不上名了,去军营可不是难事!”

梁广瞧着梁景秀,心里愈发笃定妹妹这次发病发的眼中,脑子都烧坏了,“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走后门。”

“爹爹,”梁景秀眼瞧着撒娇这一条路行不通便决定换一条,“你瞧着我这身子,方才还吐了一口黑血,大夫来瞧过了,说是……”

梁广是最见不得妹妹哭的,他赶忙将对方的眼泪擦干了,“别瞎想,景秀只是体弱了一些,你瞧从小到大,说你挺不过去的人多了去,如今却已经生的亭亭玉立,待字闺中了。”

每每梁广说及妹妹婚事,梁景秀的的脸就会红得跟熟透的桃子一般。

可今次提及,对方却像是没事人一般认真地看着自己,反倒是想要促狭亲妹的梁广有几分不好意思。

说到底,他也不过是翩翩少年郎而已,对于人生大事也是从未考虑过。

梁景秀叹了一口气,她又拽着梁广的袖子,“爹爹你就答应景秀,这一次不去,就这一次?”

梁景秀伸出一根食指抵在唇瓣可怜兮兮地望着梁广。

梁广终究还是败了,入伍的机会随时都有,但是妹妹可只有一个,他叹了一口气,用手摸了摸梁景秀的头,一脸宠溺道:“行行行,妹妹说得都对,哥哥不走了。”

一旁的梁杨氏看着兄妹两人的相处,叹口气道,“也只有你妹妹治得住你!”

“不过我可不想陪你在屋子里呆上一天。

”梁广记起上次陪着妹妹玩得时候,因为外头有风,于是两人就在屋子里做了一天的女红。

谁能够想象,他一个八尺男儿,做了一天女红!

这世上也确实只有他妹妹能够有这样的本事。

“我想去庭园里玩秋千!”

反正只要不是呆在屋子里做女红,梁广什么都愿意。

梁杨氏则是担心外头风太大了,怕梁景秀受风,怕梁景秀摔了,怕梁景秀……

梁景秀则是轻轻握住了梁杨氏的手,“祖母你放心,方才大夫都看过了,说我并无大碍,况且成日待在房间里可太闷了,要出去走走才行。”

梁景秀的撒娇功力可不仅仅对于梁广有用,在梁府内许是因为嫡小姐梁景秀从小体弱,大多数人都十分迁就于她。

不过即便是这种被人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程度,梁景秀也并没有因此而娇生惯养,她如春风一般温柔,令所有人都心甘情愿哄着她。

只是最近的梁府大小姐梁景秀有点不一样,梁府里的下人们议论纷纷。

就连家里的大夫都说大小姐昏迷后撑不过三日,没想到在第三日清醒后吐出一滩黑血,原本溃败的身体几近痊愈,只是对着亲爹叫祖父,对着亲哥叫爹爹。

“某不是被鬼怪附体了吧……”

各种各样荒诞的猜测在梁府内滋生,最后延伸到了外头,堂堂高门梁府的嫡小姐梁景秀脑子有问题,管爹娘叫祖父祖母,管哥叫爹。

啧啧啧,家门不幸啊。

有人提起梁府时,第一句总是这句。

但是每个人说起这话的时候并非是同情,更多不过是带着玩味性的,这不过就只是他们茶余饭后的一点消遣,因而任凭流言越演越烈,最后发展成为了鬼怪传说。

贵女重生亲爹总是扶不上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贵女重生亲爹总是扶不上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贵女重生亲爹总是扶不上墙全部精彩内容

最新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小说排行榜-我爱农信文学网

好看的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完本推荐言情,好看的小说女生看的,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前十名,好看的小说玄幻,小说排行榜2019前十名,好看的小说排行榜完结版,小说排行榜玄幻小说,小说排行榜完本

Copyright ©2018-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