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穿越之农家太子妃》主角徐瑶全本大结局阅读

来源:zzy 作者:团团茶 时间:2020-04-02 14:23:50 主角:徐瑶

《穿越之农家太子妃》主角徐瑶全本大结局阅读

穿越之农家太子妃徐瑶

《穿越之农家太子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那丫头,你过来

仇也报了,她们的生意也毁了,就算这一个难关能渡过,只怕她们母女以后都不能再来这镇上摆自己的小摊了。

当真是好一个一箭双雕的计策!

徐瑶目光越发冷冽,看着他们继续在那里做戏,不过,就这么就像整垮她们的话,是不是太小看她了?

徐夫人见状已经慌了,急急忙忙站起来要过去查看,“怎么会这样呢,我和瑶儿喝了都没事的啊,还是赶紧找大夫来看看吧?”

斯文败类中的一个见她凑过来,毫不犹豫直接抬手将她推开,哪怕是文弱书生,到底还是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是女人比得了的呢?徐夫人立时就被推得跌倒在地上!

那人还一脸嫌恶的看她,“少在这假惺惺的,你说你们喝了没事,怎么,你是觉得我们几个秀才,会冤枉你们不成?不过是山村野妇,也配得我们煞费苦心的来冤枉你们?”

“娘!”徐瑶一见母亲被推到,立刻就上前,作势要把她搀扶起来,此时听到他这一番话,顿时就怒了,“山村野妇又如何,但至少我们懂得礼义廉耻,懂得害人之心不可无,你们自称为秀才,自命清高,却是在这小摊前为难我们一介女流,你们这些年读的书就读的是如何欺负女子吗?”

“你这小丫头,一张嘴生得倒是厉害,你说我们为难你们,那你倒是说说为何我们浩云兄喝了你这个会肚子疼倒下了?”

徐瑶闻言就冷哼一声,“真疼假疼只有他自己知道,旁人怎么得知?”

“你这是说我们浩云兄故意装疼来冤枉你了?”其中一人神色阴翳上前,说话间已经语气不善。

徐瑶冷笑一下,“是不是只有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就算是真疼,多半也是山猪吃不来细糠!”

“你敢骂我们是猪!”四人同时愤怒看她。

“不好意思,我可没有指名道姓,你们自己要对号入座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徐瑶颇为无奈的耸耸肩,已经把母亲搀扶起来,为她拍拍身上尘土,“娘,你没事吧?”

徐夫人摇摇头,脸上愁容不散,“娘没事,只是眼前这个,可如何是好啊!”

“娘别急,我们找大夫来看一看便知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是我们的错,女儿愿意承担责任,但如果是有人要冤枉我们,哼!”她说着神情冷冽扫了那五人一眼。

不知为何,包括张浩云在内的五人,接触到她这个眼神,心中都是齐齐一震。

几人互相使了一个眼神,张浩云立即配合开始大叫起来,“啊,我的肚子好疼啊,要死了,要死人了,疼死了!”

“浩云兄!”

“你们这两个害人精,把我们浩云兄害成这个样子,我看就应该报官把你们抓起来!”

徐瑶见状就忍不住笑了,“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肚子疼得快要死了的时候,能有力气叫得这么大声,还铿锵有力的,今天算是长见识了,佩服佩服!”

这边动静闹得大,瞬间围拢了许多人,把整个街道都堵得水泄不通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人群之外陡然传来一声大喝。

“这是在做什么,还不赶紧散开,给府令让路!”

声音还未落下,百姓就一窝蜂散开,整整齐齐站在两边,给府令让开了一条宽阔大道。

府衙的衙役走在前面,后面抬了一顶轿子,但最让百姓吃惊的是,府令居然没有坐在轿子里,而是在轿子旁边走着!

府令上前来,看到地上躺了一个,后面站了四个,都是秀才打扮,再见旁边站了一对母女,顿时皱眉喝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制造混乱拦街?还不赶紧散了!”

一看到府令,那几个斯文败类眼睛便是一亮,四人齐齐上前,一撩衣袍跪在地上,异口同声道:“还望府令为我们浩云兄做主!”

“做什么主?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先散了!”

府令一听,心头就是一慌,这轿子里可是坐了一位大人物,要是被他知道自己管理的镇出了问题,那么他升职就成了一个大问题了!还能不能保住这个位置都有点难说,因此当即就对着四人呵斥道,并且拼命给那几个人使眼神。

奈何这几个人都没有看他的眼睛,只是纷纷义愤填膺道:“府令大人,这对母女给我们浩云兄喝了不知道什么东西,如今已经痛得人事不知,还望府令大人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我都说了改日再说,怎么,你们是都想去牢中喝喝茶吗?”

这话都出来了,登时就没人敢再吭声了,全都垂了头,等着府令过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府令身后的轿子中传出一道声音。

“既然都已经碰上了,那就顺带处理一下吧。”声音淡淡,却给人以无形的气势,府令额头上瞬间就冷汗涔涔。

轿中人开口,府令不得不从,询问了来龙去脉之后,当即就大手一挥,“这对母女蛇蝎心肠,当街害人,来人啊,把她们给我绑起来!”

衙役闻言作势要上前去抓徐瑶母女。

徐瑶见状神色大变,忙拉着母亲后退几步,瞪着府令,“你这府令当真是昏庸至极,只简单问了来龙去脉就定了我们母女的罪,你甚至都没有叫大夫来看看,就你这样的人,配当什么府令!”

府令一听,瞬间就怒了,气得胡子都在颤抖,“大胆刁民,竟敢如此辱我!还不赶紧把她给我抓起来!”

“慢着……”轿中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衙役的动作一顿,迟疑着看向府令,府令忙转身对轿子躬身,“大人有何吩咐?”

“府令你就是这样办事的,嗯?”那声音最后尾调上扬,带着无形的威压,竟是让府令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下一瞬,就见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从轿中探了出来,轻轻撩开帘子,露出一张祸国殃民的脸来。

他漆黑深邃的双眼看向徐瑶,淡声道:“那丫头,你过来,扶我出来。”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踩不死你!

徐瑶呆了呆,这……这个人不是那个神经病吗?

看着府令对他的态度,好像地位很高的样子,徐瑶摸不准他是要干嘛,还是依言走过去,颤巍巍伸出小手。

一只温热的大手覆盖在她的小手上,接着就感觉手上一沉,人已经从轿中出来了,霎时间整个人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百姓们齐齐倒吸凉气,一个男人长得这般好看,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严景元低头问徐瑶。

徐瑶完全不敢抬头,低声答道:“徐瑶。”

“倒是答得干脆!”严景元再次轻笑出声,拉着徐瑶缓缓越过地上跪着那四人,直走到张浩云跟前,低头看了一会,随即看向徐瑶她们的小摊。

“喝的就是这个?”

那边跪着的四人闻声欲站起过来讲述,哪知道膝盖才刚刚抬起来,就听得严景元的声音传来,“既然都已经跪下了,那就不要起来了。”

四人齐齐一僵,抬眼看向府令,只听得他也跟着大喝一声:“看我做什么!大人说的,还不照办,跪下!”

严景元收回视线,放开徐瑶的手,“丫头,给我泡一杯来试试。”

府令脸色大变,疾步上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喝不得啊大人!喝了这个可是要死人的啊,还望大人三思!”

“府令一看就是忠心耿耿的忠臣,既然如此,那就你代替我尝一下,之后给我说道说道吧。”严景元左右一扫,“椅子呢?”

府令面色发苦,却又不敢拒绝,只能摆摆手让人准备椅子。

徐瑶抬眼看了严景元一眼,冷不丁撞进他的眼中,刹那间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了,她赶紧垂下头来,,专心泡雪碧。

又一杯雪碧出来,两只小手端着送到府令面前,“府令大人,请尝。”

府令狠狠瞪她一眼,都是你这小丫头惹出来的事!面色纠结接过,回头看了严景元一眼,见他对自己微微抬首,他便心肝都是狠狠一颤。

眼睛一闭,脖子一扬,壮士赴死一般一饮而尽。

喝完了之后,眼睛猛地一睁,眼珠子几乎都要突出来,徐瑶的心也跟着一跳,徐夫人上前握住女儿的手,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

“瑶儿!”

“娘,别急。”徐瑶安慰徐夫人,但其实她心中也没有底。

“这个……”府令愣了好一阵,脸上忽的绽开笑来,“这个味道很好啊,我从没喝过这么好喝的东西!”

徐瑶这才松了口气,瞥了一眼地上还在装死的张浩云一眼,清楚的看到他的身体颤了颤,顿时心中不禁冷笑,装,我看你能装到几时!

严景元挑眉,“那府令大人可有什么不适的?这位秀才可是身体较弱,一喝就要死了呢。”

这话提醒了府令,他忙正色感受了一下,又等了一会,纳闷摇摇头,“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口中有种清凉之感,感觉这暑气也缓解了不少。”

“丫头,给我也来一杯。”严景元这才看向徐瑶,又吩咐了一句。

徐瑶立即照办,泡了一杯给他端过去,严景元坐的地方,靠近张浩云躺的地面,她要过去,就必然要从他旁边经过。

刚才的一切,张浩云都听在耳中,他也知道,绝对不能让徐瑶把这杯水送过去,不然他今天铁定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听着徐瑶的脚步声,他计算着距离,眼看着越来越近的时候,猛地将伸直的双腿一点点张开,动作之小,根本就不容易被人所察觉。

徐瑶看着手中的杯子,生怕撒了,所以根本没有注意脚下,突然之间,脚前多了一个东西,登时绊了她一下,整个人不受控制往前倾,手中的水杯也飞了出去。

“瑶儿!”

“大人!”

两声急喝同时响起。

徐瑶口中也忍不住发出惊呼,以为自己会来一个拥抱大地,下意识闭上眼睛,哪知道下一刻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睁眼看去,就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起来的严景元稳稳的接住了她,抬眼就对上她似笑非笑的双眸,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

“丫头,你这是在投怀送抱吗?”

徐瑶赶紧从他怀中爬出来,第一次觉得一张小脸有些发烫,垂眼一看,才发现他的衣袍都被弄湿了,顿时内心一阵忐忑,小心抬眼看他,严景元却是毫不在意,只对她挥挥手,“再去泡一杯。”

府令本想呵斥,奈何见严景元毫不在意,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徐瑶转身刹那,瞥了一眼地上的张浩云,目光微微一闪,不动声色走过去,却是一脚踩在他的脚腕上,用力踩过去。

“哎呀,踩到这位大哥哥了,对不起对不起!”她忙不迭道歉,眼中却是毫无歉意。

叫你绊我,踩不死你!

她踩上去的刹那,张浩云的身子兜抖了抖,硬是咬着牙关没有叫出声来。

严景元看得又是一笑,这丫头,嘴巴厉害,人也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小年纪,当真是有趣!

笑完之后,他也从椅子上站起来,“算了,你还是别送过来了,放在那,我自己过来就是 免得待会又摔了。”说着已经换换走过去,经过张浩云的时候,“不经意”一脚踏在他脚腕上,只听一阵咔咔声传来,张浩云瞬间惨叫着睁开眼睛。

“啊!!”张浩云拼命惨叫,诈尸一般坐起来抱着自己的腿在地上打滚,额头上瞬间就冷汗密布,面容扭曲如鬼魅。

严景元却是稳稳走过,似乎没有听到身后的惨叫声,径自走到徐瑶面前,曲起手指在她脑袋上敲了敲,“丫头,看见了没,这才是疼得要死的叫声。”

徐瑶眼皮跳了跳,她只是踩一踩,这位爷倒好,似乎直接把他的骨头都给踩碎了!听得这话,她赶紧垂头,“看见了,多谢大人指点。”

“嗯,泡好了吗?”严景元淡淡应了一声,把目光转向木板之上。

“好了好了!”徐瑶赶紧双手递上杯子。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谁敢动我娘!

没有人去管地上那个滚得翻来覆去的人,他的惨叫声一阵接一阵,听得众人都不由得眉头一阵跳动。那边跪在地上的四人,更是挺直了脊背,眨眼时间,汗水已经把后背都打湿了。

严景元慢悠悠喝完一杯雪碧,将杯子放回木板上,“如此美味的东西,却被这几人糟蹋成这个样子,当真是妄为读书人!”

说完之后他又看向张浩云以及那边跪着的四人,“这五人故意滋事冤枉好人,读了如此多圣贤书,却没有做一件圣贤事,这样的人,如何能放心让他们将来走上朝堂?府令,将这几人备案,以后永不得参加科举,更不得走入朝堂!”

什么!

跪着的四人以及正在哭嚎的张浩云同时震惊了,齐刷刷抬头盯着严景元,永不得参加科举?这对他们读书人来说,简直比凌迟还要痛苦!

府令颤颤巍巍叩首,“微臣遵命。”

他们的府令大人也要对这个人毕恭毕敬,可见他身份之高,可是要想就凭三言两语剥夺他们入仕的资格,口气也太大了吧?

于是顿时就有人不服气了,“你是何人,就算你是官,也不能随便几句话就不让我们参加科举,这等重大的事情,需由礼部的人说了算,你算什么?”

府令气得吹胡子瞪眼,“大胆,在大人面前也敢放肆,不想活了?!”

严景元看也不看那人一眼,转身缓步走进轿中,轻飘飘抛下一句话,“顶撞上官,罪加一等,压入大牢,赏一百大板!其余几人同罪!”

府令于是赶紧指挥人把他们拿下,然后催促轿夫,“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起轿!”

刹那间张浩云等人面如死灰,因为他们无论怎么挣扎都挣不掉,甚至还挨了许多拳脚,一时间被打得鼻青脸肿,身上的长衫也被撕烂成一块一块的挂在身上。

最后走的时候,张浩云猛地转头,怨恨的双眼死死盯着徐瑶,宛如一只充满剧毒的蝎子,充满了无尽的仇恨,带血的嘴角咧出一抹残忍的笑来,随即就被推走了。

对于他的目光,徐瑶只是略微撇撇嘴,记着吧,你就永远的记着我吧,首先你要先从大牢里面活着出来!

张浩云等人被带走了,浩浩荡荡而来的府令以及那个身份神秘的“大人”也走了,徐瑶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因为刚才严景元走的时候,对她低声说了一句话:“丫头,你欠我一次恩情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她好好记住,然后以后报答他吗?

徐瑶想了半天想不出来,也就懒得想了,反正现在麻烦也解决了,她这水的名头也打响了,被府令和那大人赞不绝口的水,还能有差了?

于是一时间,她们的小摊前可说是挤过来了许多人。

“府令大人都说他从未喝过如此好喝的东西,那位大人也喝了,还说刚才那几个人就是故意来找事冤枉这对母女的,那这东西,还能有错了?”

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徐瑶和母亲带过来的薄荷叶以及清凉水都卖完了,喝了的人都是不住点头,纷纷竖起大拇指,没喝到的人则是眼巴巴的站在后面。

徐瑶于是忙笑着说道:“各位叔叔婶婶,哥哥姐姐不要着急,明日我和我娘还会来这里,明日我保证,一定让你们都能喝到!”

初次开张,虽然遇到了小波折,但好歹最后还是解决了,最后还是赚了那么多,一个铜板一杯,她带来的水,足足卖了三百杯!

“要是算上府令跟那个大人的两杯,我们就可以再多两个铜板了呢!”徐瑶数着铜板说道,“唉真是,这些当官的怎么都不爱给钱呢?”

徐夫人一听,顿时忍不住戳了她的脑袋一下,“瑶儿,大人和府令还是帮了我们的,要不是他们,我们这麻烦都还不知道这么解决呢,这份恩情,哪是两个铜板能换来的?”

“我知道,我就是随便说一下嘛。”徐瑶委屈揉揉脑袋,吐了吐舌头。

接下来的几天都过得很顺利,每天带着这些去卖也能赚几百个铜板,最少也有一百个,唯一不好的就是要一天都守在那里,如果材料不够了,就会让徐夫人回去取。

徐瑶正守在摊子前拍打着蚊子的时候,一个隔壁的婶婶陡然来到她的小摊前,喘的上气不接下气。

“瑶儿,快回去看看你娘,那张DS又上你家来找麻烦来了,还用棍子把你娘头都打破了!”

“什么!”徐瑶脸色骤变,霍然站起,震惊之下带翻了小摊,杯子顿时碎了一地!

“快别问了,赶紧回去看看吧!这摊子我帮你守着!”婶婶推了她一把,把已经呆了的徐瑶推的回过了神。

拔腿就开始狂奔,一路上脑子里面各种念头,混乱的堆积在脑中,唯有一个念头十分的清晰:“那母猪如果把她娘怎么样了,她一定杀了她!”

路过一户村民门前的时候,不管不顾直接冲进去借了一把刀,提着就往自家奔去。

还没到家门前,就听到张DS的声音格外刺耳,“你这个贱蹄子,还有你家那个小贱蹄子,我当初就不该帮助你们,让你们在这村里有容身之地!你们这两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把我儿子害成这个样子,还让我儿子没办法参加科举,老娘今天就跟你们拼命!”

“啊!”这是她娘的惨叫声!

“张DS,别打了!待会闹出人命了!”这是村民们劝阻的声音。

“老娘今天就要弄死这个贱蹄子,要是我儿子有什么事,就要她们两个陪葬!”

徐瑶胸腔剧烈振动,脚步越来越快,几乎都要飞起来,一股怒火直冲脑门,手中菜刀蓄势待发。

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村民,钻到最前面,菜刀已经高高举起,“谁他妈敢动我娘,我砍死他!”

猩红的双眼一扫,她的娘匍匐在地上,背上也有鲜血渗出,地上有撒下的血迹,啥时间几乎把牙关咬碎,带着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阴森之气,转向手持长棍,被几个村名合力拦下的长DS。

“你居然,敢打我娘?”

穿越之农家太子妃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穿越之农家太子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穿越之农家太子妃全部章节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