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谁予情深寄流年在线阅读完整版by络络书虫

来源:zsy 作者:络络书虫 时间:2020-04-02 13:56:24 主角:颜可莘薛楠祁

谁予情深寄流年在线阅读完整版by络络书虫

谁予情深寄流年颜可莘薛楠祁

颜可莘薛楠祁小说谁予情深寄流年推荐章节

第1章 离还是不离

颜可莘匍匐在地,捂着六个月的肚子痛不堪言。

可身边的男人却熟视无睹,“颜可莘,我再问你一遍,这婚你离还是不离?”

颜可莘疼得满头大汗,白皙的脸上难掩倔强,她摇头:“薛楠祁,想让我离婚,除非我死。”

薛楠祁怒极,二话不说就要去攥颜可莘的手,突然一阵急促地电话铃声响起。

接到电话的他脸色骤变,甩开女人的手疾步离开。

颜可莘终于松了一口气,强忍在眼眶的泪水刷地一下涌了出来。

肚子的疼痛让她不敢忽视,她拖着沉重的身子艰难地爬起来给120打电话。

在等救护车的时候,颜可莘接到了爷爷秘书的电话,对方说爷爷突发心脏病住进了医院,手术前一直说要见她。

难怪薛楠祁之前这么紧张。

他这辈子最在乎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爷爷,另一个就是林晚晚。

颜可莘突觉肚子钻心地疼,偏偏宝宝这个时候在肚子里不停闹腾,不多会儿颜可莘便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

医院。

秦医生见她醒来,犹豫再三还是选择直言。

“颜小姐,我们检测到你的症状已经开始加重,就算你现在不打掉这个孩子,也很难保证顺利生产啊。”

“秦医生,帮帮我。

”颜可莘祈求的声音有些颤抖。

她实在太想要这个孩子了,一年前,她怀过一次孩子,却被薛楠祁给打掉了。

“颜小姐,我是医生,救人是我的天职。

但你必须清楚你的处境,这不是儿戏,这次有惊无险,但不是次次都会这么好运的。”

就在上个月,颜可莘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的,很难治愈的健忘症。

她走出医院,径直上了一辆出租车,医生的话一直回荡在她耳边,直到现在她的后背还一直冒冷汗。

三个小时前,她因为健忘,而误食药品差点害死肚子里的宝宝。

颜可莘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薛家老宅。

这里地处偏远,清净雅致。

“爷爷现在怎样了?你让我去看看他。

”颜可莘还没进去,被薛楠祁堵在别墅门口。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小伎俩,三年前你唆使爷爷赶走晚晚,逼我和你成婚,现在爷爷病重又想打遗产的主意,颜可莘,我告诉你,只要我薛楠祁在一天,你就别想拿到薛家一分一毫。”

薛楠祁的眉宇间有化不开的怨恨,早已堆积成山。

颜可莘神色染上一丝痛楚,“你就这样看我的?是不是不论我说什么你都只信她?”

三年前,她便知道世上女人万千,可薛楠祁却只信林晚晚一个。

林晚晚被爷爷以林家一家老小的性命相要挟,赶去国外,不久后她突然死于一场车祸。

事故发生前,林晚晚给薛楠祁发来一条短信。

——楠祁,救我,可莘她要害我。

后来,警察在肇事司机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了颜可莘的号码。

从那天起薛楠祁便恨毒了颜可莘,他信林晚晚,所以在他看来一切都是颜可莘的阴谋。

两人横眉怒目间,秘书出来通报:“董事长醒了。”

颜可莘悬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

四年前,爷爷被绑架,被她碰到,她只身一人与歹徒斗智斗勇将爷爷解救出来,从那次后,爷爷便待她比亲孙女还亲。

她在孤儿院长大,爷爷看出了她喜欢薛楠祁,便做主成全了他们的婚事。

爷爷以为赶走林晚晚,时间长了薛楠祁就会爱上颜可莘。

可他错了,薛楠祁的心里,只有林晚晚。

是夜。

别墅卧房。

熟睡中的颜可莘突然感到身子一沉,随即,便是熟悉的动作。

体力不支的她最终像狗一样趴在床上,两行清泪吞噬着黑夜里无边无尽的孤寂。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只听得他嘴里一直唤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林晚晚。

第2章 舍不得忘记

男人闷哼一声,随即进了浴室,颜可莘艰难地翻过身,心里一阵悲凉。

三年来的婚姻,换来他无数次的折磨,每次完事就立马去洗澡,好像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甚至在她怀孕期间也不放过。

颜可莘不止一次问自己,他到底有多狠心才会如此待她。

可答案是——他对她有多狠心,就对林晚晚有多爱。

随着时间的流逝,颜可莘的身子更重了,她安安静静坐在阳台看着手里的记事本,想要将关于薛楠祁的一切都塞进脑子里锁起来。

纵使千般苦涩,她也不舍得忘记。

因为,她爱他,很爱很爱……

这段时间薛楠祁没再折磨她,颜可莘过了段正常人的日子。

她从管家口中得知薛楠祁去了m国。

m国,林晚晚逝去的城市。

颜可莘苦涩地笑了笑,将手里薛楠祁的照片小心翼翼地放回抽屉里。

颜可莘做了一个梦,梦里林晚晚血淋淋的身躯一步步逼近她,她叫她去死。

一辆马力十足的汽车疯狂的朝她开来,她想逃,可脚却像被绑住一样怎么也挪不动,车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在车子快要碾过颜可莘身体时,一张大手伸向了她。

颜可莘是被薛楠祁拽醒的,见到他的那一刹那颜可莘将自己整张脸埋进了男人宽厚的胸膛。

汗水泪水湿了他的衣裳。

薛楠祁一把推开她,眉眼间尽是嘲弄:“颜可莘就算你装得再可怜,我也不会放过你。

你欠晚儿的你这辈子都还不完,跟我走。”

颜可莘意识到今天是林晚晚的忌日时,已经被薛楠祁粗鲁地塞进了车。

三年来,每到这天,薛楠祁都会逼着她在林晚晚墓前忏悔。

“薛楠祁,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有害她,我没有害任何人,你放开我,放开我……”

颜可莘越是挣扎,落在手腕上的力道就越紧。

墓地阴森。

一记惊雷划破黑漆的夜空落在颜可莘的脚边,她一个趔趄摔在了林晚晚的墓碑前,吓得她脸色惨白双手立即护住肚子。

“磕头。”

林晚晚不动。

呵斥声再度响起,比之前更凶恶:“我叫你磕头。”

颜可莘只觉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按压着,往林晚晚墓碑撞去。

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豌豆大的雨珠重重砸在颜可莘的身上,此刻的她只穿了一条单薄的丝质睡裙。

为了孩子,颜可莘的语气明显弱了下来。

“楠祁,我没有害林晚晚,真的不是我,求求你放我回去,放我回去。”

颜可莘是多么骄傲的人啊,这么多年从不肯低头,现在居然求他。

薛楠祁冷嗤一声,“现在知道怕了?颜可莘,只要你跪在晚晚坟前磕一百个响头,承认你的罪行我就放你回去。”

“为什么你就是不信我?我没有做过的事你要我怎么承认?薛楠祁,就算你恨透了我,就算你不顾我的死活,那他呢?”颜可莘指着肚子,悲愤交加。

说到孩子,薛楠祁的怒火更盛了。

这些年来他每次都有注意,可她居然还是偷偷背着他怀了孩子。

薛楠祁将目光落在颜可莘隆起的肚子上,语气冷酷狠绝,“颜可莘,不要让我再提醒你一次,这个孩子若你敢生下来,我一定让他给晚儿陪葬。

难道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

当听到上次的教训这几个字的时候,颜可莘的心在滴血。

一年前,她意外怀孕,不等她高兴,薛楠祁就残忍的命人拿掉了她的孩子。

没有人知道那段岁月颜可莘究竟是怎样熬过来的。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她开始健忘,埋下了今日的病根。

男人的话,无情的穿刺着千疮百孔的心。

没想到他对她的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颜可莘流下绝望的泪水。

她望着薛楠祁,任雨水无情冲刷那张憔悴不堪的脸,一字一句问得很用力。

“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放过我?”

第3章 薛楠祁我们离婚吧

“死?我不会让你死。

颜可莘,就算你死一百次也换不回晚儿一条命。

你用尽心机嫁给我,我怎么可能让你轻易死掉。”

“你得给我好好活着,受尽千般折磨、万般痛苦的给我活着,若是你敢死……”

男人顿了顿,说出的话狠厉无常,“别忘了你收养的那群孩子。”

他知道她最爱孩子。

可他偏偏不让她有自己的,于是颜可莘收养了一群孤儿,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骨肉一样,悉心养在一户隐蔽的小村庄。

然而这些终究瞒不过薛楠祁。

大概心痛到极致是麻木吧?

颜可莘怔怔地望着那张爱了五年的脸,看了很久很久。

突然,她笑了。

该多幸运才会得了这个病。

她眼里开过的那些花,通通都在这一瞬,枯萎了!

颜可莘也不知道自己在林晚晚墓前跪了有多久,只知道那晚很冷,深入骨血的冷。

她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陆之初守在她的身边一整晚没合眼,见她醒来,皱起的眉头才终于舒卷开来。

“可莘。

”陆之初见她醒来,阴沉的脸终于漾起了一丝笑,可很快又难过起来:“你怎么这么傻,怀着他的孩子,还任他这么折磨自己。”

陆之初是颜可莘在孤儿院最好的朋友,后来被一户家境富裕的人家收养,去了法国。

刚苏醒的颜可莘有些恍惚,摸了摸自己圆鼓鼓的肚子才终于舒了一口气,藏在眼睛里的眼泪有些不听话起来。

三年来,薛楠祁每到忌日都会逼她到林晚晚的墓前守夜。

因为林晚晚生前怕黑。

可薛楠祁不知道的是,颜可莘比那个女人还要怕黑。

在颜可莘很小的时候,为了给受伤的陆之初顶罪,曾被院长关进了小黑屋三天三夜,从此颜可莘一遇到黑就会极度恐慌到窒息。

别人不知道,但陆之初知道。

所以每年的这天,陆之初都会千里迢迢从法国飞回来救她。

他也想一直守在她身边,奈何颜可莘死活不同意。

颜可莘知道陆之初的心,可她却没办法回应他,以前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薛楠祁,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现在,更没有办法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给予的好。

陆之初值得更好的人,而她,显然不合适。

颜可莘把陆之初逼回了法国,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更不想他为自己痛苦。

陆之初走后,颜可莘拿出随身带的录音笔,得了健忘症后,她便有这个习惯,随手佩戴录音笔,害怕自己忘记什么重要的东西。

录音笔里,墓碑前的对话被无限循环。

每听一遍,就痛一遍。

那些话向冰刀子一样无情的扎进颜可莘的心里。

眼泪在她明亮的眸子里打转,最后越积越多,直至滚烫的泪水滴落在手背上。

这一刻,她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薛楠祁没有来看她,颜可莘一个人拖着疲惫的身子独自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中,仿佛听到书房有女人的欢笑声。

她知道,他又带人回来了。

她想回房间休息,可偏偏书房的门就那样敞开着,加上女人千娇百媚的声音,想忽略都不行。

一眼望去,女人坐在他身上发嗲,场面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颜可莘苦笑,现在的记忆也许明天就会忘记,为什么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脏还是会疼得难以呼吸。

颜可莘回到卧室,拿起床上的离婚协议转身去了书房。

“薛楠祁,我们离婚吧。”

正打得火热的两个人顿时停下,女人十分识趣,乖乖从男人腿上滑了下去,卷起衣服离开了房间。

薛楠祁凤眼一眯。

“离婚?”

将目光落在颜可莘那张还没来得及隐藏好痛楚的脸上,他有些玩味的问道:“你确定?”

颜可莘望着他的眼睛,目光清冷而坚定。

“我确定。”

薛楠祁大约没想到颜可莘居然会主动提出离婚,心口某个位置猝不及防被什么东西牵扯了一下,带出一缕若有似无的压抑。

“我答应离婚,但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谁予情深寄流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谁予情深寄流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谁予情深寄流年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