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满船清梦压星河在线阅读完整版by蒸饺

来源:zsy 作者:蒸饺 时间:2020-04-02 13:51:06 主角:温辰林元星

满船清梦压星河在线阅读完整版by蒸饺

满船清梦压星河温辰林元星

温辰林元星小说满船清梦压星河推荐章节

第1章 下贱胚子

数九寒天,冰天雪地。

在汴京城被围的第三天,温辰穿着临时赶制的凤冠霞帔,稀里糊涂的出嫁了。

她不知新郎的姓名、年龄、容貌,只知他是叛军的首领,身高八尺,一剑能劈开山石,是从尸堆血海里走出来的魔鬼。

不知是否温辰“第一美人”的名声远扬,两军交涉时,他指名道姓地要她……她不想嫁,可母亲用珠钗抵住自己喉咙,让她在丧母跟出嫁之间选其一,她只能选择后者。

鼻尖萦绕的硝烟味愈重,花轿穿过严密的守卫以及厚厚的城墙,抵达叛军的地盘。

烽火四起,烟雾缭绕,唯独喜庆的笙箫唢呐声,稍稍缓解这一方凝重。

倏地,喜轿猛烈一晃,重重落在地上。

温辰没有坐稳,狼狈摔倒在地,抱在手里的宝瓶“啪”地裂开,碎瓷狠狠划伤了她的手指。

血珠迅速涌出,她还没有来得及呼疼,就被人粗鲁地拎了起来。

眼前的人一身戎装,面容俊美无俦,眼尾狭长,漆黑的眼睛里像落着星辉,亮得吓人。

只是,他眉眼间夹着浓厚戾气,真真像一尊煞神。

温辰看着他的脸,清透的眸子里渐渐凝起水雾,未语先哽咽:“元郎,你终于回来了!”

“温辰,你个下贱胚子,”林元星死死掐住她的下颚,神情凶狠,“当初跟我海誓山盟,说什么宁愿死也不会嫁给其他男人,现在怎么没去死呢?”

温辰环顾四周,目光所及处的叛军皆是垂眸敛首,丝毫不敢造次,想到某种可能,她毫不在意他的恶毒,只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你便是叛军的首领?”

今日娶她的人,是她的元郎?她马上就要成为林少夫人?

喜悦从心里丝丝缕缕地漫出,将她的心捆绑成幸福的模样:“元郎,我好想你。”

“闭嘴!”林元星脸色猛沉,神色间浮上深切的厌恶感:“温辰,你还要脸不要?当年我病重,你借口寻药,就此不见踪影……那时怕我变成残废拖累你一辈子,现在见我位高权重,就又想重归于好?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

“不是,我没有!”

温辰拼命摇头,虽然不知道他为何误解她,但她想解释清楚,只是林元星完全不想听她狡辩,扔废物般重重把她往地上一掷。

宝瓶的碎瓷割裂她的衣裳,刺入她的肌肤,嫣红的血汨汨流出,染红深褐色的土地。

温辰痛得眼泪直流,然而林元星毫不怜惜,冷着脸伸手,一把撕裂她身上已然残破的衣裳。

出嫁之前,温辰受过嬷嬷教导,知道何为人事,故当肌肤裸露在空气里,刺骨的风好似一直刮到她身体深处。

他们还没有拜堂,且光天化日,到处都是人,哪怕他们慑于林元星淫威,已纷纷转过身去,也阻挡不了声音的传播。

“元郎,求求你,不要这样待我,”温辰抬起血淋淋的手试图遮住自己,边苦苦哀求他道:“我没有弃你不顾,从来都没有,你听我解释好吗?”

“是解释,还是借口?像你这种朝三暮四,只管捡高枝攀的恶女,”林元星看向她的眼神充满着怨恨,以及隐忍的疯狂,“就该被折辱至死!”声落,他倾身而下,在染满她血迹的土地上,狠狠占有了她。

温辰痛得痉挛,神智也近乎崩溃。

她想说,她没有背弃他,亦没有攀高结贵,可根本没有张口的机会。

最终,只能任他折腾,直至昏迷。

第2章 至死方休

醒来时,温辰正躺在一间狭窄简陋的帐篷里,身上只盖着一床薄被,薄被里的肌肤一片狼藉,提醒她刚才受过怎样的屈辱。

没关系的,温辰含泪想道,比起嫁给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眼下的处境已经好太多。

至少,要她的人是林元星,是她痴等了五年的心上人。

抬手擦拭眼角,温辰强忍酸楚,颤抖着起身,见不远处的木架上搁着毛巾与清水,便取过来,迅速地擦拭身体。

水已冰凉,刺得她五指生疼,但唯有在抚过胸口处凹陷的疤痕时,她才稍稍止住动作。

五年前,林元星遭人暗算,伤及肺腑,她访遍城中大夫,四处问药,却始终没人有把握医治他,唯有一游医说他是生命力衰竭,若想活命,需得以人的心头血做引,以命续命。

她毫不犹豫地举起刀子,戳入自己心脉,然后强撑着神智,放满两碗血,才敢放任自己昏迷。

等她醒来,林家人已不见踪影,听说是为让林元星安静地养伤,不被打扰,于是举家归了故乡。

因为林家留了话说让她等林元星回来,她这些年就一直傻傻地等啊等,等啊等,等到大国生变,叛军围城,而她被迫出嫁。

她的母亲,是本国的公主,由于母妃出身低且不受宠,她幼时被兄弟姐妹们轮番欺负过,故格外在乎自己现在所拥有的荣光。

她无法容忍自家江山被他人篡夺,便命令温辰要么说服叛军臣服,要么刺杀叛军首领……可现在,温辰哪一条路都不会选,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林元星去死。

或许,会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帐篷外传来脚步声,温辰立刻用被褥将自己盖得严实,只见一个婢女装扮的年轻姑娘,端着一些流食走进来。

军营里怎么会有侍女?温辰心里隐隐浮现出不好的预感,于是哑着嗓子问道:“你们将军呢?”

婢女闻言抬眼,神情带着鄙夷,但眼神闪烁:“将军正陪着表小姐呢!”

表小姐?叶姝吗?温辰喉咙一紧,心里泛起浓重的酸意。

叶姝,是林元星的表妹,由于自幼失去父母,又遭叶家嫌弃,被林家领回来抚养,跟着林元星一起在林家长大。

从前林夫人不喜欢她,并始终抗拒她跟林元星在一起的绝大部分缘由,便是因为她觉得叶姝才是她的儿媳妇。

而在她跟林元星分离的这五年里,叶姝一直陪伴着他?

婢女冷觑她一眼,继续说道:“将军可宠爱表小姐了,哪怕行军打仗也一直将她带在身边,还说于他而言,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就是表小姐……你虽然已经嫁过来,但休想绕过表小姐去!”

这个婢女,是奉叶姝之命,特意到她面前来耀武扬威?

温辰攥紧手心,不愿跟个下人计较,于是咬牙道:“带我去找他们。

”正好问问叶姝,那时放血,她明明陪同在侧,亲眼见她自伤救林元星,为何林元星会恼恨她至今?

婢女漠然轻哼:“表小姐身子骨不好,不见外人。”

温辰便不再理她,自己梳洗穿戴好,挺直背脊走出帐篷。

外边是依山傍水的叛军营地,此时时辰尚早,太阳未出,地上还凝着一层白霜,异常的寒冷。

只是抬眼,她就看见对面宽敞豪华的帐篷里,容颜秀美的叶姝倚靠在林元星怀中,软语问道:“表哥,你当真要欺辱温辰,至死方休?”

第3章 发泄的工具

“不要提她,只不过一个用来发泄的工具,随时可扔可弃,不值得你费神。

”林元星抬手,动作温柔地抚摸着叶姝的发丝,声音却寒凉刺骨。

温辰眼前一黑,像是兜头淋了一盆冰水,整个人都发起抖来。

原来他不拜堂,是压根没将她当做人看待?原来他肆意蹂躏,是想夺她性命?可她到底做错什么,他要这样轻贱她到尘埃里?

“那你什么时候才休她娶我?”那厢,叶姝又娇嗔着问道。

“等你身体好起来,”林元星满脸怜惜地看着她,郑重说道:“当年你赠我心头血,渡了自己半条命给我,将养五年都没能痊愈,我铭记于心,断不会负你。”

闻言,温辰抬手按住旧伤难愈的心口,满脸怔愣。

她的血,怎么会归叶姝所有?

难道叶姝顶替了她的功劳?

“元郎,”温辰忍着气,快步走上前,在林元星骤然转冷的神色里固执说道:“那时是我用心头血救你,我心口处还有疤痕,你若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过往怕林元星为难,她一直忍让着叶姝,哪怕叶姝喜欢挑拨离间,总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林元星的身边,且时不时就要为难她,挤兑她,她都默默承受。

可叶姝怎么能偷天换日,强抢林元星呢?

“温辰,”叶姝看着眼前这个即便脂粉不施,也依然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心中嫉妒像沸腾的开水般翻涌,但面上只泫然欲泣,仿佛柔弱无依的浮萍:“你擅自窃听我与表哥的对话则罢,怎能厚脸皮将偷听来的事情占为己有?”

温辰神情一变,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叶姝的圈套。

叶姝是故意逼她现身,再让她听到这段对话,这样一来,不管她怎么澄清,都有厚颜无耻鸠占鹊巢的嫌疑。

她们的立场完全反了过来。

温辰略显慌乱地看向林元星,希望他能相信自己,却不知她这样无措的神情,落在他眼里,就是心虚。

他眼里燃起怒火,拽住她的胳膊,几乎是拖着她回到对面的帐篷。

门帘落了下来。

“不是要给我看证据吗?”林元星微启薄唇,残酷无情地命令道:“脱!”

这样盛怒的他,温辰从未见过,他像是要用眼神把她烧成灰烬。

她惴惴不安,但想到叶姝占据了她的付出……狠了狠心,她慢慢地解开自己的腰带。

“嘭”的一声闷响,温辰被林元星凶狠地甩在床上。

“温辰,你竟这般恬不知耻,我是不是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真正的你!”他怒吼着,像是困在牢笼里,竭力想要逃脱的野兽,阴狠而狂暴地将她撕裂。

而温辰疼痛难忍,再也没有力气解释。

这次醒来,温辰发起了高烧。

浑身滚烫,四肢像被马车碾压过般,又酸又软,帐篷里一片漆黑,她喊了几声,无人应答,连饭食都没有送过来。

她像个透明人一样,被所有人刻意地忽视了。

心底一阵阵难过,但肺腑间憋着一股气,她不能认输!等身体缓过劲,她试着找林元星,但他也好,叶姝也罢,都不在军营里。

她只好自己打水喝,自己找东西吃,自己采草药治病……直到这晚,军营里前所未有的热闹,帅帐灯火通明,好似在宴请宾客。

温辰鼓起勇气,端着一壶茶水,低眉顺眼地靠近过去。

满船清梦压星河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满船清梦压星河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满船清梦压星河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