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最似阳光照流年》主角纪修齐宁溪全本大结局阅读

来源:zzy 作者:杰克 时间:2020-04-02 13:08:49 主角:纪修齐宁溪

《最似阳光照流年》主角纪修齐宁溪全本大结局阅读

最似阳光照流年纪修齐宁溪

《最似阳光照流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难道真是世外高人?

片刻之后,陈妈一边走过来,一边解下身上的围裙,“少爷,你找我有事?”

纪修齐微微点头:“过几天要搬家,你让人将东西收一收,做好准备。”

“搬家?”陈妈不解:“不是刚搬过吗?”

一个月前,她才跟着少爷从老宅里搬出来,这才住了刚刚一个月,怎么又要搬?

陈妈面带担忧地问道:“是不是二爷又……”

“与他无关,是我自己想换个大点的房子。”纪修齐拍板定案,随即又指着宁溪对陈妈道:“明天带她去买几身衣服。”

陈妈点点头,想问问宁溪是什么身份,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

少爷从没带过什么女人回家,现在人既然带回来了,肯定是谈恋爱了,只是这女孩子看着确实土气了一些,也不知两人是怎么认识的。

“少爷我知道了,那我先忙去了。”陈妈恭敬地走开,宁溪忍不住问:“你家里到底有几个佣人?”

怎么昨天她刚来的时候,一个都没见到?

纪修齐清冷道:“我不喜欢吵闹,家里就陈妈夫妇,以及他们的外侄女马冬梅,你喜欢人多,以后可以再招几个过来。”

“我没那个意思,我就是随口问问。”宁溪赶紧摆手拒绝了。

心里却在想,难怪那位马小姐早上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原来自己来之前,她才是这个家里唯一的一个年轻女性。

女人的嫉妒心嘛,她也在电视里看过,还是懂得一些的。

-------------------------------------

另一边,宫少北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拆穿宁溪。

想了又想,他觉得自己出马恐怕并不能说动纪修齐,纪修齐现在是老男人谈恋爱,就如同老房子着了火,轻易根本灭不着。

他回到家,见宫老板和宫夫人都在家,忍不住将宁溪的事和二老说了。

“那个宁溪就是个江湖女骗子,打着看相算卦的旗号招摇撞骗,现在还骗得老纪和她领了证,他是一门心思听不进我的劝,不如你们帮我去劝劝他?”宫少北求助于自己的父母。

宫夫人听完之后,问道:“修齐向来比你聪明,他怎么会轻易受骗,万一那女孩儿真是什么世外高人呢?”

“妈,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信这个,再说了,就算有世外高人,也不是长宁溪那样!”宫少北嫌弃地撇了撇嘴,“你知道我今天让她给我算算,她说什么,她说我命令原本应该有个兄弟,还说我是什么‘抢命’,抢了那位兄弟的运势!我从小就是独生子,您和我爸这么恩爱,我爸也不可能有私生子,我哪儿来的兄弟?她这样说,不是要引起咱们的家庭矛盾吗?”

宫夫人闻言却脸色猛地一变:“她真的这么说?”

宫少北以为宫夫人和他站在一边了,当即点头:“她就是这么说的。”

宫夫人沉思了片刻,开口道:“阿北,改天你将那位宁小姐请到家里来,记得要礼貌周到,不可怠慢!”

“妈你要亲自动手了?”宫少北一喜。

他爹宫有为却瞪他一眼:“动什么手?我们家里的事,那位宁小姐说得一点都没错,把人请到家里来好好招待人家,宁得罪小人,不要得罪这种高人。”

“什么高人啊,就她?”宫少北下意识地嘲讽,紧接着脸色又是一僵:“爸,你的意思是宁溪算对了,你在外面真有私生子?”

宫夫人嗔怪地拍了一下宫少北的肩膀:“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不是私生子,而是我当年生你的时候,怀的是双胞胎,只是另一个生下来就夭折了,这些年家里怕我难过,就没再提过那个早夭的孩子,所以你也不知道。”

宫少北更加愣住了:“就算宁溪说对了,也不一定是她算出来的,说不定是老纪告诉她的。”

“这件事连你都不知道,修齐又怎么可能知道?”宫有为语重心长地对宫少北道:“虽然现在相信科学了,可还是有许多科学所解释不了的事,对那些能掐会算的高人,哪怕你不信,也要心存敬畏,更不可轻易得罪。”

宫少北感觉自己的脑子都不太会转了。

宁溪真不是骗子?她真是铁口神算,大隐隐于市的高人?

回到自己房间后,宫少北呆愣地坐了两分钟,忽然抹了一把脸,打开电脑,用最快的速度将房款给付了。

纪修齐收到房款已付清的短信,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唇边勾起一个轻笑。

同时,邮箱里也已经收到了宁溪的全部资料。

从小生活在高山村,与外婆相依为命,外婆是村里最有名望的神婆,村里有什么红白喜事都是她一手包办,宁溪跟着外婆学了全部的手艺,近两年外婆病倒,都是宁溪代她处理那些事。半个月前,外婆病逝,宁溪在处理了外婆的后事之后,启程来到了A市。

这份资料很简单,和宁溪口头上说的也基本吻合。

她没有什么复杂的背景,也不属于哪方势力,生平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纪修齐微微皱起眉头,为何他心中会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手机忽然响起,打断了纪修齐的思绪。

电话那头,宫少北开门见山道:“房款已经给你付了,你什么时候想搬家都可以。对了,宁溪什么时候有空,我妈想请她来家里吃顿饭。”

纪修齐轻笑一声:“你不是对宁溪有意见吗?”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宫少北一说起这个事就无比懊恼:“我回家问了,我妈说,我确实本来有个兄弟,和我是双胞胎,只是刚出生就夭折了,她算得一点没差,老纪,你这个老婆恐怕还真有点本事。”

纪修齐眸中暗光一闪:“你是说,她真的算对了,不是乱说的?”

“我倒还希望她是乱说的呢,这事儿想起来挺瘆人的。”

纪修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留下一句:“我会转告她。”,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马什么梅

第二天,宁溪照常腰酸背痛地醒来,旁边的位置已经冷却了,纪修齐早就去了公司。

宁溪起床将窗户打开散味,陈妈恭敬地敲门进来:“宁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您是到餐厅去吃还是在房间吃?”

今天居然有早饭?宁溪眼前一亮,“我去餐厅吃。”

“好的,请宁小姐随我来。”陈妈的态度依旧恭敬,心里却知道,这位宁小姐恐怕来头不一般。

陈妈是纪修齐长大的,她知道纪修齐有些洁癖,绝对容忍不了任何人睡他的床,可这位宁小姐已经在少爷的房里睡了两天了,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

宁溪不知陈妈心里所想,开开心心地吃起了早餐。

昨天她醒来的时候家里冷锅冷灶,她还以为以后吃饭都要自己想办法呢,没想到今天就有免费早餐吃了,不知道这样的便宜能不能天天都遇到。

吃完早饭,陈妈笑着对宁溪道:“宁小姐,少爷吩咐今天带您去买几身衣服,您回房间准备一下,我把这几个碗洗完咱们就出门吧。”

“好。”宁溪没什么意见地答应着,随后回房间换衣服去了。

陈妈收着晚回到厨房去洗,马冬梅走到陈妈身旁,试探性地问道:“姨妈,等下您让我带宁小姐出去买衣服吧。”

陈妈侧头看她:“少爷的意思是让我去,你就别去了。”

“姨妈,你跟那宁小姐都不是一个年龄层的,你买的衣服她穿着也不好看啊,我和宁小姐才是同龄人,有我帮她选着,少爷肯定会满意的。”马冬梅据理力争。

陈妈想她说得也有道理,但还在犹豫:“可少爷……”

“少爷给宁小姐买衣服,不就是嫌她穿得老土吗,现在宁小姐是少爷的人,少爷肯定也想把她打扮得洋气一些好带出门,你都四五十岁的人了,哪里知道年轻人的潮流?”马冬梅辩解完,又接过陈妈手中的碗帮她洗着,接着说道:“姨妈你就放心吧,少爷要的只是结果,他才不会过问到底是谁带宁小姐去的呢。”

陈妈想了想,终于点了头,将某商场贵宾卡递给她:“那行,你带她去吧,记得对宁小姐客气一点,她说不准是未来少奶奶的人选。”

“知道了,那我去了!”马冬梅敷衍地答了一句,碗也不继续洗了,飞快地跑出厨房,上楼敲响宁溪的房门,“我姨妈等下还有别的事,由我带你去买衣服。”

宁溪也没过问原因,只是笑了笑,“好,那就走吧。”

马冬梅带着宁溪到了车库,熟练地打开一辆车,是一辆低调的奥迪,在普通工薪阶层也算价值很高的好车。

车子开出地下室,马冬梅忍不住炫耀:“这辆车是少爷买给我开的,少爷对我特别好,我姨妈在少爷两岁的时候就开始照顾少爷,说是养母也不为过,算起来都是一家人。”

“哦。”宁溪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对马冬梅的话题不感兴趣。

马冬梅见自己炫耀的目的没达到,眼底闪过一抹嫉恨,又接着说道:“少爷现在对你只是图新鲜而已,请你找准自己的定位,别把自己当主子了,说起来你还不如我呢,至少我永远是少爷身边的人,而你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别的女人替换掉。”

宁溪转过头瞥了马冬梅一眼:“你说的这些话,你家少爷知道吗?”

“你什么意思?”马冬梅双目一瞪。

宁溪淡淡地说道:“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你逻辑挺可笑的。因为陈妈从小把纪先生带大,算是纪先生的养母,所以你就觉得自己算是纪先生的表妹,可以说是一家人?你叫纪先生一句表哥,纪先生答应你么?”

“你!”马冬梅被宁溪戳中了内心,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反正我再不济也比你长久,我等着你被少爷抛弃的那一天!”

“那你恐怕这辈子是等不到了。”宁溪也不是没有脾气的,这马冬梅三番两次挑衅她,她又不是听不出来,于是也带上了点脾气。

纪修齐是她命中之人,是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金大腿,马冬梅咒她被抛弃,不就等于是咒她死吗?

宁溪冷冷一笑:“马小姐,我看你颧骨突出,额头和下巴削尖,是刻薄短命之相,你父母待你极好,你却总埋怨他们给不了你有钱人家的生活,心中诸多怨怼,他们是为你而死,你却拿着他们用命换来的赔偿款挥霍,世间万事皆有因果,你就不怕遭报应?”

马冬梅闻言心下一惊,前面亮起红灯,她一慌,差点将刹车踩成了油门,好在最后一瞬脑子忽然涌入一丝清明,一脚踩在刹车上。

她转头看向宁溪,眼神又惊又惧,“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不对,你是吓唬我的!我父母是自己出车祸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什么叫为我而死?我知道了,你不知从哪听到一些道听途说的消息,就拿来吓唬我,你以为我会被你吓到吗?”

宁溪耸了耸肩,“随你怎么想,好好开车,你想死我还不想。”

马冬梅怨恨地瞪了宁溪一眼,绿灯亮了,她愤怒地重新启动车子,嘴角却泛起一丝恶毒的笑来。

宁溪,你得意什么,我马上就让你颜面扫地!

车子停在A市的CBD中心,最繁华的一处商业区,马冬梅带着宁溪来到一家大牌专卖店,冷笑着对她道:“宁小姐,自己选吧。”

宁溪对衣着打扮没什么追求,只要穿着舒服就行,她当然也就没什么审美,更不知道什么当季潮流,随便选了两身布料摸起来很柔软的。

马冬梅却道:“再选几套,你可是少爷的人,不能丢了少爷的面子,你慢慢选,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不等宁溪反应,就走出了专卖店,出了门后像是又想起了什么,折回身对宁溪道:“我去楼下给你买杯奶茶,你先选着,等下我一起来结账。”

她说话时双手不自然地擦着大腿外侧,眼神不自觉地瞟了一下左上方,一看就是在说谎。

况且,她们刚刚才在车里吵了一架,马冬梅会这么好心帮买奶茶?

宁溪摇摇头,冲她灿烂一笑:“好啊,快去快回。”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死了一个多月了

马冬梅走后,导购员笑着问宁溪:“这位小姐,店里还有些新款,我再带您看看?”

宁溪回以一笑:“好。”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马冬梅应该是不会回来给她结账了,若是她真选了一堆衣服,到时候没钱结账,可不就如了马冬梅的意,当众丢脸了吗?

宁溪从小在乡下长大,乡下人淳朴没那么多勾心斗角,却并不代表她就真的不知人情世故。

所以,在刚刚马冬梅离开的时候,她手上掐诀使了点小手段,将马冬梅包里的那张贵宾卡顺过来了。

凭马冬梅这点智商就想让她当众丢脸?怎么可能!

宁溪继续悠闲地选着衣服,忽然一个人影快速地从门口跑了进来,差点将她撞倒。

对方撞到她不说,连歉都没有道一个,宁溪一怒,刚想质问,就见那人如同泥鳅一般,一眨眼就跑出老远,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

紧接着,又一个人追进来,宁溪抬眼一看,发现还是个熟人。

“张警官?”她下意识喊出来。

这个张警官就是昨天宁溪在派出所里主审她的那名年轻警员,只是他今天没穿警服,反而一身不起眼的便衣。

张凯看到宁溪也是一愣,紧接着询问:“宁小姐,刚刚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跑进来?”

可疑的人?是指那个撞了她不道歉反而飞快溜走的男的?

“有个男的进来过,怎么了?”

张凯皱眉道:“便衣抓人,不方便多说,他往哪个方向去了?”

宁溪指了指那个男的离开的方向,张凯立马就要追过去,却被宁溪叫住:“等等!张警官,我和你一起,我认得那个人,说不定能帮上忙。”

张凯看着宁溪这小胳膊小腿儿的,刚想回绝,宁溪已经一个健步冲了出去,飞快地跑了起来。

张凯愣了一下忙追上去,心里却有些惊讶,没想到宁溪看起来娇小瘦弱,跑得竟是飞快,他都差点没追上!

这还是个女的?

宁溪当然不知道张凯心里在想什么,她之所以突然提出和张凯一起,是张凯和她说话的一瞬间,她看到张凯头顶的那把火忽然暗淡了下来。

所谓人有三把火,两个肩膀各一把,头顶一把,肩膀上的火若是暗淡,老话叫“火焰低”,那么这个人极有可能遇到一些倒霉、奇怪之事,运势将受到极大影响。可若是头顶那把火焰灭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此人命不久矣!

昨天她在派出所看见张凯的时候,他肩上的火焰虽有些暗淡,可头顶的火却是很旺的,证明他只是会遇到一些小波折,应该不会损及性命,可刚刚他头顶的火焰忽然暗得几乎看不见了,说明他的危机和刚刚追的那个男人有关。

既然碰到了,宁溪就不可能袖手旁观。

她穿梭在人群中,跑得飞快,不一会儿就重新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背影,她再次加速,如同风一般地追了上去。

那男人想必也察觉到宁溪的穷追不舍,方向一转,拐进了安全通道,一口气爬上顶层。

宁溪当然是追上去,张凯也紧随其后。

三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那个男人站在天台上,前面已经没有了去路。

张凯拔出手枪指着那男人,“警察,不许动!双手举过头顶,蹲下!”

那男人缓缓举起手,缓缓蹲下,正在这时,异象陡生!

男人忽然双眼一红,以一个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着张凯扑了过来,张凯还没来得及反应,手上的枪就被打落在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住了他的喉咙。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男人忽然爆发出的速度是谁也没想到的,只要他手上的匕首轻轻一划,张凯就会没命!

张凯的瞳孔猛地收缩,头顶的那把火像是被狂风刮过一般,彻底熄灭了。

宁溪却在这时动了。

她眉目一凝,一道黄色的符纸更快地飞向了男人,男人浑身一僵,只需轻轻一划就能结果了张凯的匕首在空中停住不动了,宁溪趁此机会扑向张凯,抱着他朝旁边滚落。

而张凯也反应过来,受过专业训练的他来不及多想,捡起先前被打落在地的手枪直接开了枪。

男人中枪倒下,张凯的那一枪打中的是他的肩膀,按理来说绝不会死人,可紧接着,怪异的一幕出现了。

中枪倒地的男人身上忽然飘出一股黑烟,随即,男人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周围弥漫起一股臭味,那身体居然瞬间就腐烂了,甚至还能看到驱虫在肉里爬来爬去。

张凯重重喘息着,他头顶那把火焰又重新颤颤巍巍地燃烧起来,他回过神刚看了那男人一眼,就忍不住趴在一边狂吐起来。

宁溪倒是很适应,捂着鼻子走到尸体面前踢了一脚,开口道:“看这人的腐烂程度,应该死了有一个多月了。”

张凯刚吐完就听到她这句话,下意识地说道:“怎么可能,已经死了个把月的人怎么可能出来活动,他刚刚还活着呢!”

宁溪收回目光,微微一笑:“张警官,我昨天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张凯浑身一怔,想起昨天在派出所里宁溪说过的那些话,青天白日的,竟浑身起了一层冷汗!

刚刚那一刻,他是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对方的速度很快,快得连他这种受过专业训练的人都没反应过来,宁溪到底是怎么从刀口上救下他的?

难不成她真是什么大师,会什么道法?

不可能,这都9012年了,谁还相信这些?

张凯收回心绪,看着宁溪道:“刚刚多谢宁小姐出手相救,这人涉嫌拐卖妇女,是局里要抓的重犯,等下我的同事们就要来了,你要是不方便可以先离开,我会向局里帮你申请奖金。”

奖金?宁溪眼前一亮,帮助警察抓犯人还有奖金?

纪修齐不准她再出去摆摊挣钱了,她可以换个方式赚钱啊!

宁溪在心里将算盘打得噼啪响,笑着对张凯道:“张警官,那就麻烦你了,这个奖金嘛,你能不能帮我多填一点,你看我一个弱女子帮着追这么大老远,也挺辛苦呢!”

最似阳光照流年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最似阳光照流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最似阳光照流年全部章节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