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霸世神婿》主角骆不凡全本大结局阅读

来源:zzy 作者:骆不凡 时间:2020-04-02 12:45:16 主角:骆不凡

《霸世神婿》主角骆不凡全本大结局阅读

霸世神婿骆不凡

《霸世神婿》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我来迟了

“没想到他曾经与斯雷集团有这样千丝万缕的关系,我不管你有什么后台,你既然这样我的儿子伤成这样,我就不会放过你。”卢金雄忘在桌面上的调查报告,脸上略显出惊讶的神情。

“许阳,你去帮我聘请最好的杀手,我要他无声无息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卢金雄对着站在他面前的男子说。

“老板放心,我已经让那集团的人,派一名出色的杀手过来,应该过几天就能够到达。”

许阳本来是张坤的一名手下,自从张坤被捕入狱之后,他就转投卢金雄手下,让他更加能够如虎添翼。

“我看那女人好像正在调查我的底细,我们要进入紧锣密鼓的状态,今天让你办的事情都办好了吗?”卢金雄拿起桌面上的雪茄点着,望着许阳问。

“我已经把捡来的物品放在仓库,你随时都可以去验收!”许阳回答道。

卢金雄从座椅上站起来,从保险柜里拿起桌面的一份合同文件,带着保镖许阳和陈朝坐着汽车去到了一个偏僻的仓库里。

进入仓库的外围,有一个人手拿对讲机躲藏在草丛中,望着他们汽车路过。

“老板的车已经进入仓库路段,大家请准备。”

拿着对讲机的男子一连讲了三遍同样的话,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嘈杂声和哭泣声。

卢金雄的汽车直至行驶到一座独立的仓库里,许阳从驾驶室中走出来,帮卢金雄打开车门。

一群流氓打手打扮的男子从仓库里打开门走出来,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兵器,见到卢金雄他们的时候立马变得恭敬起来,带头的男子外号叫鲨鱼天,只有一次独臂,满脸凶相。

“卢老板,我们可在这里等了你很久,里面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来验货!”

卢金雄背负着手,脸上带着傲娇的神情走进了光线昏暗的仓库里。

偌大的仓库里面放着两个铁笼子,两个铁笼子里面赫然被几名男女,他们都神情害怕而哭泣。

卢金雄从外面走进来的那一刻,被独立关着的那名中年男子终于都忍不住,双手紧握笼子的铁枝,歇斯底里对着他疯狂的喊道。

“卢金雄,原来是你这个卑鄙小人,在背后暗中抓我们过来,你到底是何居心快点说!”

卢金雄望了望大家对着他大叫的男子,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

这男子名叫陈正泰,同样也是斯雷集团的一名股东,他手上握有集团股份比卢金雄还要多一点,卢金雄为了能够从他们手上拿到股份,从而能够控制整个斯雷集团,就对他们使出狠手绑架了过来,逼迫他们将手中的股份转让给自己。

“哎哟,老泰,他们把你关在这个狭小的笼子里,真的是让我太心痛了,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来对你呢!”卢金雄走过去脸上露出哀痛的神情。

“你别在这里假惺惺了,有什么要求快点说,只要不要伤害我的老婆儿女,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陈正泰咬牙对着他说。

“他们抓你来这里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把你手上所有斯雷集团股份让给我,只要你把股份无条件的让给我,你和家人都会安全回家。”卢金雄望着他说。

“果然是你暗中搞鬼,还有另外两名股东神秘失踪,那应该也是你做的手脚吧!”

“哼,那两个老不死偏偏拿着股份不放,我唯有将他们的儿女一个个杀死扔进海里,他们才肯将股份转让给我,希望你不要步他们的后尘,我可不想随意的杀人!”

陈正太知道如果不给他,绝有可能就是死路一条,如果自己识趣的把股份转让给他,或许还能够换取全家人的性命。

“好,我同意将股份转给你。”

卢金雄看着对方在合同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才让人将他们一家都放了,并且给了他们一辆车离开这个地方回家。

“老板,我们这样就把他放了吗?如果他回去报警的话怎么办?”许阳担心地问。

“你放心,他们是不会报警的!”卢金雄望着他们远去的汽车,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

三道别墅区内,骆不凡独自一人在草坪上练功,不远处的椅子坐着牧依,身旁放着文件夹,凝神贯注望着他。

在骆不凡的身前放着一个不倒翁沙袋,他双手手指在身前柔软的移动一周,边爪成锥,以一套奇怪的武术快速的击打在不倒翁沙袋上,每一次击打都非常的猛烈而迅速。

牧依完全看不清他出手的动作,只能看到对方的速度变成模糊的影像,不倒翁沙袋被他打得自离破碎,里面的沙子全部都流到了地上,中心位置的铁柱也同样被他打弯。

骆不凡活动完后,双脚轻轻点地身体向后跳出一小段距离,收功部立凝神回气。

牧依站起来从椅子的旁边拿起一条毛巾,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走到骆不凡的跟前,将毛巾递给他。

“最近公司遇到了何情况?看你的样子眉头有些紧皱,而且也有黑眼圈,虽然你用粉底将其遮盖,但还是隐隐约约能够看得清。”骆不凡接过毛巾擦着脸。

“老板果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能够察言观色,最近公司确实遇上了一点麻烦!”牧依点头回答说。

“说来听听!”

“公司有几位股东和他的家人神秘失踪,最近的是在昨天发生,他们一家在失踪一天之后,开着一辆汽车在回家的路上发生了严重的车祸,一家人全部死于车祸当中!”牧依说。

“有哪里可疑之处?”骆不凡问。

“他们手上所有的股份,都传到一个神秘人那里,而神秘人又将他的股份全部正当地变卖给卢金雄,如今他持有的股份已经非常多,如果再继续下去,恐怕公司就要由他全权掌握。”牧依说道。

“哼,果然是虎父无犬子,他的儿子都已经伤成这样,他竟然还有心机来玩弄这些把戏,看来他下一个目标必定会是我!”骆不凡冷笑一声说。

牧依从来都没有看到在面临重大事情发生,像面前这个男子一样镇定自若的人,心中暗暗对他更加的佩服。

“如果他拿着股份来逼迫你,你就以最高的价钱全部将股份卖给他,让他得到更多的股份。”骆不凡说。

“如果我们将股份全部卖给他,那我们就要退出斯雷集团,恐怕再也难以重返集团内!”牧依不明白骆不凡究竟是何意,连忙地问。

“你放心,我自有用意!”骆不凡淡淡的说。

牧依离开后,骆不凡在屋子里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你一位大将吴俑打过来的。

“不凡,我们刚刚收到从京都那里发过来的消息,一个神秘的杀手集团派出了杀手,前往你所在的城市坝下,据调查他们的目标似乎是你!”吴俑说。

“哦,没问题,就让他们来吧!”骆不凡淡淡的说。

“为了你的人身安全,我们在京都军区里调派了一名出色的军人作为你的保镖,他将会二十四小时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吴俑说。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从外面传来了门铃的声音,骆不凡透过摄像头,看到外面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在他的肩上背着一个行囊,一头短短的秀发,浓眉大眼精神奕奕的模样。

“他应该已经到了,他的名字叫莫虎,我在边境还有重要的会议要开,先挂了!”吴俑将军挂上了他那边的电话。

骆不凡按了一下开锁,外面的大门被打开,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位仆人将他引到大厅内,看到骆不凡手里拿着一杯红酒,坐在沙发上两只眼睛正盯着自己。

“敬礼!”男子见到他的时候,立马站直身子给他敬了一个行军礼。

“我是京都派过来的军人,负责二十四小时保护你的安全。我的名字叫莫虎!”男子气如洪钟地说道。

“嗯,辛苦了,工人可以带你到你的房间。”骆不凡说。

“是!”

莫虎跟着工人进到了他的房间,放下的东西又走出来,站在骆不凡的身后,眼睛紧紧地盯着四周。

“不用那么紧张,在我这里四处都有摄像头,而且二十四小时都会有专人把控,只要发现一个可疑的人物进来,不可能会逃得过他们的眼睛!走吧,我带你出去熟悉一下环境!”骆不凡站起来向着花园外走去。

莫虎更在他的身后来到花园的草坪旁,远远的看着前面一个沙发被打烂,工人们正在打扫着草坪,他的眼睛一转脸上露出灿烂笑容。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级别去到哪里,但是你一定很喜欢武学,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与你切磋一番?”

“嗯,好啊!我们就点到即止!”骆不凡说。

“好!”莫虎开心地扎起了马步,双手成拳双眼盯着他。

骆不凡也扎好马步,他最先向着对方发起攻击,转身一脚踢向对方的胸膛。

莫虎双手成掌放在胸前,以他的两只手掌挡住了骆不凡的一脚,双手紧紧地抓住对方的脚板将他扯了过来。

肩膀后缩紧握拳头向着前方打出,砰的一声正中骆不凡的胸膛,强劲的力量让他身体猛烈往后退,几乎要摔倒在地上好在他及时稳住身体。

“你没事吧?刚才有没有伤到你?”莫虎赶紧上前,扶住他的身体。

“我没事,刚才一时失了水准,你扶我回屋里休息。”骆不凡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说。

莫虎扶着他的手臂向门口走去,他望向骆不凡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的凶芒,就在他不为意时,莫虎手掌里多出了一条长刺,以极快的速度向骆不凡的心脏位置刺过去。

骆不凡的手猛然伸出抓住他的手腕,锋利的刺离他的身体只有一厘米。

莫虎带着惊讶的目光望着骆不凡。

他知道自己下手失败,对方跟本就没有受伤,刚才只不过是装出来的样子。

就在他抽身想退时,骆不凡的拳头已轰在他的胸膛上,莫虎身体向外飞出去,摔倒在地面,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你是如何发现的?”他努力地想从地面上爬起来。

“自从你对我行军礼时,我就知道你并不是真的莫虎,莫虎跟本就不知道我是将军的身份,他只不过是接到命令来保护一个人,他不用向我行军礼。刚才为了再试探你,故意被你打伤,果然你见我受伤就迫不急待想杀我,可惜你错了。”骆不凡说。

其实在骆不凡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真正的莫虎,他只不过是一名职业的杀手,他为了能够刺杀成功,就装作莫虎的模样混了进来。

他一手将脸上的面具撕了下来,瞬间露出另外一张面孔,一张冷血无情的面孔。

杀手双手撑地站起来转身往外跑,骆不凡并没有追赶而是望着他。

“你还想跑吗?难道你不知道自己也是一个死人?”骆不凡的声音在杀手的耳边响起。

杀手刚跑出几步就一头寨子到地上,整个人停止了呼吸。

刚才他打到对方胸口的那一拳,直接将他的心脏给震碎,由于力量太大全速太快,对方一时间还没有发觉,等到他发现不妥的时候已经失去了生命的特征。

就在这一刻,远处的门口又同样出现了一名男子,这人的样貌与莫虎一模一样,身上所背着的背包也是同一款。

骆不凡让仆人将门打开,门外的莫虎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走进来。

“你就是这里的主人?我是京都派过来保护你的莫虎!以后请多多指教!”莫虎说。

“很荣幸能见到你,相信你过来的时候遇到了一点麻烦吧!”骆不凡问。

“我坐车来的时候,司机载我绕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但被我发现直接教训了他一顿,我应该没有来迟吧?”莫虎远远看到一个尸体躺在地面上。

“你确实来迟了,要不然你可以显一显身手。”骆不凡喜欢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对方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两三岁。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谁敢放他走

莫虎向着那个躺在地上的死人走过去,低着头认真在他的身上检查了一番,发现对方胸口有一个深深的拳印,拳头的力量直接将他体内的胸骨击断,心脏也被贯穿。

他的心中暗暗惊讶,面前这个人竟然有如此的力量,就算是他自己也做不到。

骆不凡走到他的跟前,有兴趣的望着他。

“怎么样?有没有在他身上发现什么?”

“这个人是你杀死的?”莫虎问。

“没错,有问题?”

“你这一拳的力量足以将一头牛打死,你是从哪里学习这么厉害的拳术?难道你经过特殊的锻炼?”莫虎毫不掩饰,将自己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我曾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靠的就是我这一身力量,才度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关!”骆不凡回答道。

“我同样对武术非常的痴迷,总是想找一个棋逢敌手的对手,来切磋一番!”

骆不凡看到对方发亮的眼睛,知道对方很想与自己拿一个切磋,他也看到对方走路非常的铿锵有力,两个手臂能够挥出极其重的力量,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要不我们俩比试一下?”骆不凡说。

“实在太好了,还要请你手下留情。”莫虎非常的开心,马上将他的背包扔到地面。

两人各自分开一段距离,莫虎准备好后两人对峙。

莫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总感觉面前这个人深不可测,对方似乎不用太过准备,而胸有成竹。

他后脚冲地身体快速地往前冲,两只拳头带着千斤之力向着不骆凡的胸膛挥出。

骆不凡伸出两只手掌,不停地在他的胸前挥舞着,拳头打在他的掌心让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一下。

莫虎一轮出拳之后,身体往后跃出一小段距离,跟着弹跳而起向着他的头部踢出一脚。

但是他的这一脚,却被对方的手臂轻易地挡住,骆不凡甚至连脚步都没有移动一下。

骆不凡手掌成爪,抓住对方踢过来的脚,另外一只手伸出两个手指,快如闪电地点在了他的大腿上。

莫虎只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如同触电被针刺一样麻痛,当他落地的一刹那,整个腿都麻木不仁,无力站稳摔落在地。

骆不凡脸上依旧带着微笑,望着他。

“你的武术果然了得,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我本以为自己的武术,已经达到一个很高的境界,原来在你面前简直就是不值一提。”莫虎说。

“你已经算很厉害了,以后有机会我教你更好的锻炼方式!”

莫虎一听,顿时非常的开心,勉强地从地上站起来。

“刚才点下去的那一指,不会对你的腿造成伤害,大概过十分钟就能够恢复。你准备一下,一会儿我约了人要出去逛街。”骆不凡说。

骆不凡的别墅里面很快就来了几辆警车,那一具躺在地面上的尸体被他们抬上车再走,莫虎站在他的旁边,用惊讶的目光望着他。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的别墅里面发现死人了,他们连问都不问一声,就直接将尸体带走。”

“你的工作只是保护我,我的身份你根本就不需要知道,很多时候我们知道的越少,对我们就越有利。”骆不凡说。

骆不凡随意在车库里挑选了一辆汽车,莫虎载着他向着市区行驶而去。

“老板,你要到什么地方?”莫虎问。

“你以后不用叫我老板,这让我有点不习惯,我的年纪比你大,如果不嫌弃的就叫我一声凡哥。”

“我当然不嫌弃,凡哥你要去哪里?”

“到华丽商场一个珠宝店,我准备买一个求婚戒指!”骆不凡笑着说。

“凡哥打算求婚?SZ真有福气!”莫虎笑着说。

“你平常出去都是穿的这样随便的吗?一身运动装,让人看不出你是有钱人!”

“习惯了,穿起那些西装什么的,反而感觉不舒服。”

“嘿,我也跟你一样,就连军装我也穿得不自在,总是被我的上司骂。”

一路上莫虎唠叨个不停,骆不凡这才知道对方是一个话唠。

到了商场骆不凡先从车上下来,莫虎开着车去找车位。

骆不凡直接来到商场的二楼,走进了一家卖黄金珠宝的店,一位身穿着制服的漂亮小姐姐对他打起了招呼。

“先生,欢迎光临!不知道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呢?”服务员连带笑容客气地问。

“我想找一个戒指,用来求婚用!”骆不凡说。

珠宝店的服务员笑容更盛,走到他的身前将他带到一处专柜里。

“不知道你想要的是黄金,还是白金?还是钻石?”服务员询问道。

“我还不确定,你把好看的都拿出来给我挑选,只要我看上就可以!”骆不凡说。

珠宝店的服务员带着标准微笑,开始给骆不凡一件一件的介绍起来,骆不凡在柜台上全部看过之后都叹息的摇头。

“先生,刚才看了这么多有看中的吗?”服务员问。

“没有,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款式!”

“先生是觉得价钱太贵了是吗?”服务员又问。

“不是价钱太贵,而是款式不适合!”

“我们里面还有更多的款式,只不过价钱相对来说会更加的贵,只要先生处得起这个价钱,我们可以带你到VIP房去看!”服务员微笑着说。

“好,你马上带我去!”

珠宝店的服务员并没有马上带他进入VIP房,而是先去经理那里报备。

他们的经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脸上圆圆肚子胖胖的,身材高大与骆不凡一样高。

“这位是我们的黄经理,他会带你进入VIP房再做挑选!”珠宝店服务员说。

“就是你想进VIP房去挑选珠宝?”黄经理打量了一下骆不凡,见到他穿着一身平庸的衣服,心里担心对方有没有这个能力买里面的珠宝。

“快点带我去吧,我更想看看里面的款式!”骆不凡根本就没在意对方的眼神,催促着他。

黄经理最后还是带着他进入了Vip房。

在VIP房里基本上都只有经理级别的人员才能够进去,骆不凡走进去的时候里面有两名女子,其中一名也同样是经理级别的中年女子,她身材高挑穿着迷你裙,一对长长的大腿显露在外,眼神专注地望着坐着的富太。

这位有钱太太的年纪大概在五十左右,脸上抹着厚厚的妆容,其中一只手五个手指都带满了宝石戒指,全身上下都是金光闪闪的金气,一眼就可以看出对方是有钱人。

骆不凡被邀请到坐在那位富太太两米外的一张椅子上,黄经理拿出一小盒向着大克拉钻石的戒指,每一个戒指都是精雕细琢,灯光照耀之下闪闪发亮。

坐在一旁的富太太望了他一眼,眼中尽是轻蔑的眼神。

“这一颗的钻石戒指是我们店里价格最高的,它的价格在两百万以上。”黄经理自豪地说。

骆不凡看了一下这个款式,他一点都不觉得好看,可能是每个人的口味不一样。

“有没有其他的?这些款式我都不是很喜欢。”

“请你稍等,我帮你换其他的!”黄经理脸上收起了微笑。

他又过去一连给骆不凡换了两次,但是都没有被看中,黄经理的脸上早就露出难看的神情。

“先生,你到底看中了没有?我几乎把我们这里全部的货源都拿出来了,但是你总是说看不上,到底有没有钱买的?如果只是看一下的话请你到别的店去,我们还要招呼其他的客人!”黄经理用不友好的语气说道。

“实在不好意思,我确实没有看上,浪费了你这么多时间,我表示歉意!”骆不凡说。

“哼!死穷鬼!没有钱就不要在这里装大款!像你这种人看见就恶心!”胖胖的富太,看着自己手上的珠宝,自言自语的说。

骆不凡知道对方是在讽刺自己,但是他也没有跟她一般见识。

“就是一个狗杂种,被人骂都不敢还口,还不快点滚出去!”

就在骆不凡走向门口的时候,对方又继续变本加厉地骂了起来,而且越骂越难听。

骆不凡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望向她,看着富太涂着鲜红欲滴的口红,嘴巴还在一动一动地咀骂着。

“这位太太,你刚才骂的应该不是我吧?”骆不凡走过去问。

“谁是狗就骂谁,没事你跑过来给我骂干嘛?看你这个人就是欠!”富太抬起头望了他一眼。

“请你尊重一点,我并没有得罪你。”骆不凡继续说道。

“现在怎么了?我骂你又怎么了?你还敢打我?”富太从座椅上站起来,肥胖的身躯让她走起路来有些艰难。

此时他们两个人距离非常的近,富太一脸凶相,直接开口大骂起来。

“来呀,你不是很厉害的吗?过来打我一下试一试?我的弟弟就是这里的市长,只要我吩咐他一句,你连骨头都找不到?”富太咀骂中带着恐吓的话。

“啪!”

骆不凡直接给了她一巴掌,将她打的头昏转向,双手扶着玻璃柜,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VIp房间里面的两位经理连忙将她扶住,他们知道这位富婆的来历,不敢得罪他。

黄经理愤怒地指着骆不凡说:“你干嘛要打人?你可知道他是谁吗?你洗干净屁股准备坐牢吧!”

骆不凡面无表情走到经理跟前,吓得对方连忙闭嘴不敢说话。

“快…快点告诉我的保镖!”富太对这旁边的经理说。

那位女的经理连忙跑了出去,在外面大叫起来。

“李太太被人打了,你们快过来!”

两名身材高大的保镖将在里面冲进去,坐在一边等待着骆不凡的莫虎也跟了过去。

富太这两名保镖冲到里面,来到她的跟前护着她。

“就是他,给我狠狠的教训他,有什么事情我负责!”富太指着骆不凡,大声的说。

两名保镖快速的冲向他,莫虎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他的身手非常的快,转眼之间就将对方打倒在地上。

富太的两名保镖被打晕过去,吓得她双眼发呆。

“凡哥,发生了什么事情?”莫虎问道。

“只不过是一点点小问题,给他们做一点教训就可以了!我们走吧!”骆不凡带着人离开。

在他们刚刚走出房间的时候,珠宝店里面的警钟响了,声音非常的大,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有一些人还以为是抢劫,吓得面无血色跑了出去。

商场里面的警察和保安直接冲到了店门口,将珠宝店为一个水泄不通。

黄经理从里面走出来,指着骆不凡和莫虎两人,大声地喊道:“快点抓住他们俩。”

“你们两个不要动,马上举起手趴在地上!”警员马上掏出枪对准他们。

“凡哥,现在怎么办?他们把我们当贼了!”莫虎望向骆不凡。

“你被几支枪指着,还能怎么办?乖乖的举起手呗!”骆不凡一脸轻松自如的模样,好像整件事情都与他无关一样。

他们两人很快被扣上带回了警局,警察局长见到男人失骆不凡的时候,吓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你们都在干嘛?还不快点给他们解开锁扣!”警察局长喝令押送他们过来的警察。

“但是他们俩…”

“快点去给这两位倒茶!”局长还不等对方说完,直接吩咐他。

“哈哈哈,不知道两位有什么困难?只要我们能够做得到,一定会全力配合!”局长笑脸迎人地说。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只是在珠宝店里跟一位太太发生口角!”骆不凡淡淡地说。

“哦,发生口角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用不着把你们请回来。”局长继续地说。

“你们可以走了,其他的事情就由我来善后!”

“谁也不能走,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量放他们两个离开?难道你这个局长不想当了吗?”

一道洪亮的女子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富太带着几个人走进了警察局。

她走进来的时候目中无人,态度十分的嚣张,根本就没将局里面的人放在眼里。

局长见到夫人身后的男子时,心中如同打雷一般震了一震。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嫁给我吧

富太太走进警察局的时候,态度十分的嚣张且目中无人,她直接走到骆不凡的面前,用力向着他一巴掌打过去,但是却被他轻易地躲开。

“你刚才说什么?让他走?你可知道他打的那个人是我,你这个局长是不是不想当了!”富太大声地吼骂。

“这个人职位非常高,我们可得罪不得!”局长被打了一掌有些蒙圈,他小心翼翼的对着富太说。

“有多高?难道比我的弟弟职位还要高吗?”富太不服气的说。

“姐,不要说话。”跟在她身后的男子,看到骆不凡的时候,脸色同样也变得变,连忙叫住富太。

“干嘛?难道你还怕他不成?”富太说。

“我说市长大人,你这样做好像有点舞弊的行为,如果你的情况报告上去,恐怕对你的前途会有很大的阻碍。”骆不凡站起来说。

“哈哈,真的是对不起,这只是一场的误会,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中年男子说道。

富太见到自己的后台,都对面前这个年轻人如此的客气,她知道对方可能真的很猛,不敢再有所放肆。

“这位阿姨脾气有点暴躁,回家煲点清火的凉茶吧!”骆不凡说道。

富太虽然不敢出声,但是心中非常的不服气,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望着他们离开。

“凡哥,为什么不再给他们多一点教训?好让这些人物中无人!”莫虎问。

“凡事都不要去到太尽,留一线他日好相见。”骆不凡说。

骆不凡又去到了另外一个商场,挑选了一个上午之后,终于都找到一个令他心里喜欢的戒指。

他将戒指揣在着口袋里,坐着汽车向着韩月的家而去。

他本来想提前过去韩月家里,接她出来约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打她电话却无人接听。

“凡哥你快看,前面那里有许多警察,应该发生的事情,路都被封住不能过了!”莫虎说。

骆不凡望向前面的那个地方,那里正好是韩天恩的家,不禁让他的心悬了起来。

莫虎透过倒后镜看到骆不凡的脸色变了一片,心里知道那里就是他们要去的地方。

他把汽车停靠在一边,骆不凡从车上走了下来,他拨开人群准备想走进去,但是却被执勤的警察拦住。

“这里面发生的事情,无关的人员不能够进来!”

“我与这家主人相识,或许我可以帮得到他们!”

执勤的人员打量着他们两个,心里正在盘算要不要让他进去。

“让他们进来吧!都是老熟人!”韩天恩的声音从他们身后想起。

执勤的警察放了他们两个进去,骆不凡来到韩天恩的跟前。

“骆伯父,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来了这么多警察?”

“韩月刚刚出门的时候被人抓走了,现在都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干?你叫我如何是好,我担心他会有什么危险!”韩天恩着急地说。

骆不凡心中非常的恼火,心里面正在猜想这到底是谁干的。

原来就在这个时候,韩天恩手中的电话铃响了,他掏出电话看到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思索了一会之后接通了电话。

“韩天恩是吗?你的女儿就在我们的手上,如果你不想她有事的话,立马放弃与斯雷集团的合作,交给你家族中的其他一个人,你在这件事情上退出。”电话里头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韩天恩能够听出这个男子的声音,他们是一个死对头,他的名字叫严志诚。

他曾经在生意合作上把韩天恩骗得团团转,让他损失了很多的财富,甚至动摇了他在家族里面的地位。

后来严志诚也因为诈骗的缘故被通缉,他与他的财富全部都消失不见,让韩天恩完全想不到绑架他女儿的竟然是他。

“我的女儿现在怎么样?我告诉你,如果她有什么事情,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也不会放过你。”韩天恩咬牙切齿地说。

“你放心,只要你把这份合同退给其他的族人,我就马上叫你的女儿放了!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考虑!”严志诚说。

对方马上挂了电话,韩天恩连忙跑到他的妻子观敏的旁边,把刚才电话里面的内容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他的妻子咬牙切齿。

“他就想得美,这一份合同是我们千辛万苦才能够得到,也是我们家族的一个垫脚石,我是绝对不会拱手让给别人!”观敏恨恨地说。

“但是他可是我们的女儿,万一那些歹人将她杀害,那将是我们一生的遗憾!”韩天恩见到妻子不同意,心中更加的着急。

“哼!我敢跟你打赌,那些人肯定是你家族中的人做的,上次我都跟你讲,他们那伙人是联合你的家族,想要把你的地位抢走,就只有你还这样傻傻的。”观敏望着韩天恩骂道。

“现在不是说是谁做的时候,而是我们女儿要靠着这一份合同来换取她的性命。”韩天恩有些生气说。

“你相信我,过不了几天他们就会将那个丫头放回来!”观敏自信地说。

韩天恩无论如何都没有说服他的夫人,站在一旁的骆不凡实在看不下去。

“伯母,合同没有了我可以再帮你签一份,但是韩月却不能不救。”骆不凡说。

“如果你想救她,那你自己想办法,反正这个合同我是不会给他们的,那不是你的未婚妻吗,你自己去救她出来呗!”观敏忘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

骆不凡对于观敏一副六亲不认的嘴脸,想起了他的那些亲戚,在他最需要帮忙的时候,连门都不让他进。

就在众人着急的时候,韩天恩手中的电话铃又响了起来,他颤抖着双手不敢去接,担心自己没有东西与对方交换,对方会害了他的女儿。

“跟他们说,你让人带着那份文件去给他,让他们找一个交易的地方,我们再想办法去抓住他们!”骆不凡提意说。

“我试一试!”韩天恩也没有办法,希望这个方法可以帮助得到他。

“韩天恩,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是否愿意用那一份合同来换你女儿的心?”严志诚冷冷地问。

“好,我愿意,但是我要见到我女儿安全,我才能够将这一份合同给你们,你找一个安全的地点,我们就在那里交易!”韩天恩说。

“你的这个想法很合理,就按照你的这个意思去做!就在西湖石像旁边,我们的人会带着你的女儿在那里等你。如果你不想女儿有事情,千万不要带警察来。”

对方说完之后挂上了电话,韩天恩向骆不凡点了点头。

“那些歹徒怎么做?”观敏问道。

“他们约我们在西湖石像旁边等,他们还让我们带一份转让授权书。”

“哼,门都没有,我是不会去的,要去你自己去。”观敏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把房间的门关得严严实实。

“我们不用指望她了,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莫虎赶紧驾驶他的汽车,载着他们两个人离开了韩府,他们并没有将事情告诉警察,如果太多人参与这件事情,恐怕很容易会被别人发觉。

他们的汽车一直行驶到西湖路口,骆不凡与韩天恩从车上下来,小莫开着汽车离开了。

他们两个人拿着一个公文袋,直接走到湖边的石像旁边,在石像的旁边早已有一个神态异常的男子看着他们。

骆不凡看到这个男子的眼睛不停地向着四周望过去,他每看一个地方都会有人对着他打一个手势,这很明显就是对方给他打暗号,好让他知道有没有人跟踪他们。

那名男子确定安全之后,直接走到他们两个人的面前,韩天恩也着急向着他走过去。

“你就是韩天恩吧?身旁的这个人是谁?”男子问。

“他是我的保镖!”韩天恩回答道。

那男子打量了一下骆不凡,然后转过头问道:“让你拿的东西都拿来了吗?”

“我都已经拿来了!”韩天恩将手中的袋子拿起来。

“把你的东西拿出来给我看一看,我要验货是不是真的才能够交易。”男子警惕地对着他说。

“我也想先看看我的女儿是否安全。”

男子伸起手掌,指着南边的方向,远远地看到一个女子站在一座桥上,在她的身后有有两个男子跟着。

韩天恩看到自己女儿的位置的时候,才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对方。

男子拿过文件之后仔细的检查起来,但是最后他发现文件是假的,直接将它用到了地面快速的往回跑。

骆不凡超标准备,一颗石头从他的手中飞出,直接击中他的腿部,把他腿部的骨头打断,整个人在地上摔倒滚了几圈,捂着脚痛苦的叫喊起来。

骆不凡向着远处桥上的位置冲过去,桥上的人见到他们那边发生了异样情况,连忙两人夹着韩月想要离开,但此时在他们身后出现了一名男子,对方非常的厉害,几个的瞬间就将两名男子打倒在地起不来。

原来骆不凡让小莫暗中找另一个地方到达这里附近,四处寻找韩月所在的位置,并且及时的出现救了她。

“凡哥,这些人怎么办?你要不要抓他回去逼问他们幕后主使人的下落?”小莫从地面抓起一个清醒过来的人问道。

“不用了,这些都是小喽啰,根本不知道他们老大的住处,就算知道刚才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他们早就远走高飞。”骆不凡回答道。

韩月被救回来,韩天恩有惊无险,心中终于都松了一口气。

“韩月,那些人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哪里受伤的?”韩天恩关心地问道。

“没有,他们并没有对我怎么样,只是让我抓住不让我离开!”韩月摇头说。

当她看到骆不凡的时候,脸上微微的红了一红。

“谢谢你,在危机的关头出手来救我!”韩月说。

“这是我应该的,你放心,那群人我一定会将他揪出来,不会让他们好过。”骆不凡说。

“爸,你跟他们换的合同应该是假的吧!”韩月突然对着他的父亲说。

“你怎么知道?”韩天恩有些惊讶韩月的聪明。

“以妈的性格,他不会用比他生命还重要的东西来换我!”韩月说。

“你也不要怪她,他也是为了这个家。”韩天恩说道。

“你先回去吧,西湖这里的景色这么好,我想走一走。”韩月说。

“但是这里太危险了!”韩天恩不同意。

“就让我陪她吧!”

韩天恩看的一眼骆不凡,终于到点头答应。

小莫就开着汽车载着韩天安离开了西湖,韩月走在西湖的湖边,骆不凡跟在她的旁边。

“你早就知道她不会来救你的是吗?”骆不凡突然的问。

“嗯,她只是我的后妈,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帮过我,只是想从我的身上捞到她想要的好处,在她的心里,韩尚才是她唯一的亲人。”韩月说。

“你要不搬过来我的别墅来住吧,在那里我也可以照顾你!”

“我们还没有结婚,家族的规矩很严,如果我这样做恐怕会被他们赶出家族!而且我怀疑绑架我的这件事情,就是与我家族中的人有关。”韩月非常的聪明,早就发现了问题所在,只不过他们同属一个家族,为了这些名利你争我夺,使她的心里感受不到家族的温暖。

骆不凡见到他此时心情低落,就停住脚步,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戒指,单膝跪在地上。

“请你嫁给我吧,这一生我会好好的照顾你!不会再让你受任何的委屈!”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韩月有些惊讶,完全没想到骆不凡会在这个时候向她求婚。

韩月的心里非常的感动,自己等了这么多年,就是要等对方的这一句话。

含着泪水的双眼,模糊了她的视线,韩月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骆不凡非常的开心,抓住她的手,在她的无名指上,为她带上精心挑选的戒指。

戒指在太阳的余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耀眼。

霸世神婿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霸世神婿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霸世神婿全部章节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