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世盛宠重生弃妃》主角林婉妍完颜瑾天全本大结局阅读

来源:zzy 作者:暖小苏 时间:2020-04-02 12:34:26 主角:林婉妍完颜瑾天

《世盛宠重生弃妃》主角林婉妍完颜瑾天全本大结局阅读

世盛宠重生弃妃林婉妍完颜瑾天

《世盛宠重生弃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自杀

完颜瑾天轻叹,将她拥入怀中更紧:“在世人眼里,我是君王,拥有天下,是天子;可有谁知道,我只不过是个傀儡,一个受太后指使的假面君王?……婉婉……”他的笑容,满是藏不住的凄凉与苦涩:“若是我不在太后面前打你,你知道她会怎样对你吗?所以,我恨自己,还是伤害了最心爱的女人!”

婉妍伸出纤手,轻抚上他皱紧的眉:“小天,不要皱眉!婉婉知道了,婉婉以后在不会生你的气了!”

两个人,拥的很紧,也很温馨。

突然,他轻推开她,将身上的狐裘披在她的身上:“婉婉,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什么礼物?”

“跟我来就知道了!”

他将她横抱起,带着一抹神秘的笑颜走出地牢。

婉妍满是不解,他到底要送她什么礼物呢?

上了马车,没过多久。

马车便骤然停下。

完颜瑾天将婉妍抱下马车,轻扶,站在雪地上。

这?这里是净月湖?

她还记得,他与她决定厮守终身时,就是在这个如月般静小天的净月湖前。末冬,漫天飞雪。

湖面早已冻结。

走在积雪冰冻的净月湖上,婉妍唇角弯出一记幸福的弧度。

“小天!~”她一手挽过他的腕,将脸贴近他那宽阔的肩膀:“这就是你送我的礼物吗?”

“当然不是!婉婉,你看……”

婉妍顺着他指去的方向,眨了眨眼:“这是什么?马雪橇?”

完颜瑾天早就听习惯了,她那些古灵精怪的话,直接忽略掉;拉住她的手,轻点雪地,拥着她,飞坐上了两匹黑马牵拉的滑板马车上【备注:轮子被平板代替,类似现代的雪橇,不过是马拉的!】。

“婉婉,还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要我带你飞上月亮啊?”

完颜瑾天指着墨蓝色的夜空,那皎洁如银的圆月;婉妍半响,轻点下头:“记得,那又怎样?”

“朕,今天就带着你飞到月亮上!”

“小天,你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这怎么可能呢!”

看着眸色神采飞扬的完颜瑾天,她轻咂几下舌,表示无可奈何。

马鞭一想,嘶声明亮。

马雪橇疾驰在净月湖上的冰雪上。

完颜瑾天将婉妍拥进怀中,站在了马车上。

风扬起了那万千青丝,也逸起了他们的衣摆。

仰面朝天,月亮仿佛就近在咫尺;伸出双手间,月亮仿佛被拥抱在怀中。

“小天,我们真的飞到月亮上了,真的飞到月亮上了!”

好真实的,如梦如幻。

忽然,一颗晶莹的紫光随风摆在面前。

婉妍伸出手,握在手中心。

转眸问:“小天,这是什么?”

“这是庆轩国的天下之一,紫灵玉佩!朕今天将它送给你,日后你可用它可以让朕满足你一个心愿……”

他信誓旦旦。

她双眸,早已白茫:“小天,是不是任何心愿,都能满足?”

他点头。她将紫玉如生命般轻放在怀中,旋即扑进他的胸膛。

这紫灵玉佩是军权象征的贵器之一,可比圣旨,不但可免除生死,也可调动庆轩国中,五国疆域中一国的兵士军队。

李贺不理解,为何皇上会把最珍贵的紫灵玉佩交到婉妃手中,直到那次帝宫之变,他才知道原来皇上早有防备。

——

“啊!”

一声女子惨叫,李贺不由得浑身抖擞,二年前的回忆也荡向天外。

他循声望去,只见完颜瑾天扯着那被鲜血淋漓过的脚踝锁链,拖着婉妍纤弱,伤痕累累的身子,往盛满清水的浴桶走去。

他的主子……要对她做什么?

地上,绽出了比先前干涸的血迹,更鲜丽的旖旎。

玲珑欲从李贺手下挣扎出,却不料被他压的更紧,冰冷的地面,尽是死一样清凉的触感。

她的眸越睁越大,她的泪,混淆着缜密的汗流涌下。

在这样下去,她的主子,会死掉的。

她想开口向皇上求饶,只是那团白布将她的口掩的密实,几乎连气息都喘不顺,无谓的挣扎最后换来的,只是看到那痛心疾首的场景。

“你为什么要来云香庙?”他的眉,如剑高挑,大手紧紧揪着她的长发。

婉妍淡淡一笑,笑容可比孤月凄美:“皇上,臣妾的解释,你会相信吗?”

她,竟然能笑的如此小天美?

完颜瑾天一手紧压着她的背脊,一手揪住她的长发,用力将她傲挺的头颈,按进盛满的浴水之下。

她双手扶住浴桶边缘,虽努力支撑着,弱小的力量,却还是无济于事;面容被沁在清温的水下,很快,肺中的氧气殆尽,窒息感、死亡的触感,连同恐惧感一同袭来。

合眼间,她恍惚看到了他那邪美的容颜。

她为他而来,而此刻……

她仍在挣扎着,她不是怕死,而是每个人在面临死亡前,都会有那样的垂死挣扎,就像烟花燃尽前,都要将纸筒燃亮一瞬;虽然只有一瞬,但那也是逝去前的挣扎。

大量的水花,浮上水面,在变得支离破碎。

她喝进了好几口水,火辣的痛,从喉蔓延至肺。就在她以为,她会这样死去,蹙眉轻合眼的瞬间。

一只大手,将她的头从水下,揪起。

她,没有了支撑,瘫坐在地,胃在翻江倒海。

剧烈的咳嗽片刻,她吐出了几口清水后,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快告诉朕,你是不是来这里约老情人?”

一只手,将她拽起。

冰冷如刀的声音,再次划过她渐渐失去温度的心。

她干笑两声:“皇上,我是在约老情人,怎么?……你嫉妒了?吃醋了?”

显然,她的话激怒了他的极限。

“你个贱人!”

他将她甩倒在地,她的头撞上了漆红墙柱,额角有鲜红的粗线,滑下。

他狂躁地用力一掀,将整了浴桶掀翻,涌出的清水如破堤大坝,倾泄灌湿了她一身。

秋风,很凉!很刺骨!

小腹,传来了一阵阵的抽痛,她的身子不停地抖擞。

“你的老情人,是不是还活着?他去哪里了啊?怎么不敢出来救你啊?”他俯身,狠狠捏着她的下巴:“朕的爱妃,是不是很想见他啊?”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你的情夫

林婉妍看不见他愤怒的神色,话语间不曾有半点的懦弱,仍旧坚毅开口:“皇上,臣妾是很想在黄泉路上与他相见,因为臣妾不但,心早已是他的了,就连先前的孩子也是他的!”

他的眸光,阴冷的锁定在她纤瘦的身子上,唇角上扬出阴森的弧度。

“你不是说想和他在黄泉路上相见吗?”一双大手,紧紧箍住她纤细的颈:“那朕就成全你们,对了……还有让你去见你们的孩子!”

鲜红的手印,被额头上慢慢滑过的红艳粗线漫过,就像是夜色中的陀螺,殷拽出一种死寂。

她的脸由苍白,变成了酱紫;然她的眸却依旧明小天,沁满了她对他的毫无愧疚的纯洁。

李贺侧过脸,却用力压住,正在身下挣扎的玲珑,看来,皇上这次是真的被她惹怒了。

玲珑无力挣扎着,哭喊的嘶声力竭,只是,这声音被那团布堵的吱唔不清,也只能在心底拼命地呐喊。

南宫旭依旧冰冷地望着将要死去的纤弱女子,从他的面色中,看不出任何波澜。

完颜瑾天的眸,如同那抹鲜艳,变成赤红,嗜血。

他的唇角,勾勒出一道狠魅。

再次的窒息感,死亡感,袭来。

而她,却努力将薄唇,抿的微弯,就像月牙一样,皎洁弯弯。

完颜瑾天的手劲更大了。

他恨她的笑,因为她把这美丽的笑容,绽开过在那人的面前。

“皇上……饶了婉妃吧!”

一声清澈悠音传来,只见一身青衣,眉清目秀地男子,跌撞闯进云香庙。

完颜瑾天并未松开手,他只是转眸,瞪了南宫旭一眼。

南宫旭一挥长剑,锋利的剑刃,触碰到那人的喉结。

婉妍虽看不到来人,却永远都忘不掉这清澈之音,她内心哀叹,他为什么要来这里啊?

孟然小天紧皱着眉,望见如此凄惨的林婉妍,他的心不停的抖颤,咬咬牙:“皇上,手下留情!微臣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婉妃先前腹中的孩子,真的是皇上您的!”

完颜瑾天的手忽然松开,阴鸷的眸紧紧锁向孟然小天,一字一字从牙缝中挤出:“你怎么知道,她曾经怀有身孕?”

在他知道,她还有身孕后,就早把她关进冷宫,并秘密将她腹中的孩子除掉;她怀有身孕这件事,除了他知道,凡是知情的人早就被灭口,就连李贺,南宫旭,包括她的贴身丫鬟,都是刚刚才知。

这个孟然小天,竟然知道?难道,他知道真像?

“因为……”孟然小天望见瘫软在水泊中,狼狈凄惨的林婉妍,决定说出真相。

“因为他想包庇我,他想救我!”虚弱的声音忽然插入,却如同闪雷般,如此耀亮。

孟然小天禁不住向前迈一步,喉结出现出一条红线,他只是皱了下眉“婉妍,你为何要这样折磨自己的感情?”

“表哥,难道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

林婉妍淡然一笑,因为鲜血漫过,红了大半的容颜,看不出她那掩饰不住,微微楚痛的表情。

“可是……”孟然小天还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忍住,只是用坚定不移的眸光望向完颜瑾天。

完颜瑾天冷冷一笑,转身走近瘫软在水泊中的林婉妍,揪紧她的后衣领,提起。

“爱妃,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可以告诉朕,让朕为你解忧!”声声魅惑,游进心中芳田。

如果是旁人,或许认为真的是完颜瑾天开恩,欲绕过她一劫;而此刻,婉妍最了解,他越是说的磁魅,说明他暗藏的杀机深重。

然而,她更知;她就是死,就是将这个秘密永远吞进腹中,也不会说出真相,因为也与他的……

婉妍心中浅诉决心。

却不料,完颜瑾天一把扯下了她头上的发簪。

那是一只白玉发簪。

上面有一颗红色的波斯猫眼宝石。

发簪通身绣有一只如凤神鸟,调样虽简单,但却能看出雕刻者的细心,每一花纹,每一雕痕,都如此细密,用心。

“这只发簪,自从朕和你走散后,你一出现就戴着!”他微眯眸,似有疑叹:“发簪是不是,他亲手雕给你的?用来做爱情信物的?”

他从她清澈的眸中看到隐隐不安,勾唇间像是一只猛虎,闻见了猎物身上的血腥之香,狠狠咬去:“那个废物,看来很喜欢你?不过,即使他没有死,他想见你,也只能到黄泉路上相见了!”

婉妍听到这句话后,原先的不安,换成了淡薄的轻笑。

她的脚,因为脚踝处那锋利的锁链撕扯,疼得早已撇向两侧,站不稳;因为他用力的提起她的身子,她借助这个力,反而将腰挺的笔直。

对,她很倔强。

而她心痛的事,他把过去都忘了,这簪子是她在过生辰的时候,亲手给她雕刻相送的礼物。

“小天,你贵为九五之尊,为何到了此刻,还不清智深悟呢?”

“他,完颜萧篱和你都是皇太后的亲生儿,为何你就不能对他仁慈点,放过他一马?”

婉妍,今天一定要替他说出哀怨,无论是否能挽回公道。

“我承认,完颜萧篱是喜欢我,但是他每次想到我是他的皇兄妻妾,他只能默默的守在我的身边,不曾做出对你辱名之事!”泪,如珍珠,一颗一颗滑过面颊;一端,划过精美的容颜,一端,滑进了那红粘的血痕。

“自从我们跌入悬崖,三天后才找到你们,你就对他耿耿于怀。三番两次欲治他死地。他不懂战略,你却让他执掌少数军权,与蜀国对抗……说是保家卫国,其实你是想存心要他性命……你知道吗?他在辞去前,和我说过什么吗?”

她在回忆,那是一段很深很浓的回忆。

“他说,他知道这次与蜀国之战役,未必能全身而归……如果战死,就让我转告一句话给你‘我和母后从小都是在皇兄用生命的庇护下,才能生存。所以我一直装成纨绔王弟,一直装作弱者,就是不想因为某一天触犯皇权……失去了他最爱的皇兄。所以,即使我是爱你,但是我更爱我的皇兄!这样,我所能做到的,就是在你们身边守护你们!”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暧昧

婉妍也不知,她的身子早已抽空了,早已虚弱不支。为何,有这样的力量,说出了这样铿锵有气的话。

她的泪,悬挂在唇边,原来是那么晶莹。

“他真的死了,他壮烈牺牲在战场上!所以,即便是我死了,我也不遗憾,嫁给这样重情重义的男人,是我林婉妍三生之运!”

完颜瑾天,额角突兀出青筋。

片刻深思。

忽然将林婉妍横抱在怀中。

怒吼:“都给朕滚出云香庙,朕要婉妃侍寝!~”

完颜瑾天边抱着林婉妍走向床榻,边低沉而笑:“将他们押回京城!朕要临幸婉妃!”笑声森森凄凄,慑人心神。

“是!”

李贺将虚软的玲珑拖出了云香庙;南宫旭随即也将孟然小天拖拽出云香庙。

门,慢慢掩上。

从门缝间却传来了完颜瑾天森冷的笑声。

柴火,燃的正旺。

炙热的温度,暖红了整间寺庙。

借着暖蕴的火光。

完颜瑾天伸出袍袖,将她染有血迹的半边容颜擦拭干净,又轻轻地将她放到床榻之上。

这种温柔,她好久未曾感觉……

她淡笑,只是,那些回忆,也只不过是过往云烟。

“婉婉……你还爱朕吗?”

这句话艰涩的让他,难以启齿,但他真的想知道。

林婉妍眸中沁上了晶莹,并未犹豫,点点头。

“既然爱朕,为何要和他在一起?为何会怀有他的骨肉?”他双手紧紧箍住她那消瘦的肩膀,用力的摇晃:“这也能说爱朕吗?”

婉妍轻合双眸,两滴珠泪,自眼梢滑下。

“既然你不相信我怀中的骨肉是你的,又何必要折磨自己的感情?”

顷刻间,连空气都静止在沉默的气息之中。

他忽然俯身,贴压在了她的身上。

也许,是柴火的暖热,燃起了他压制许久,想将她完全占有的欲望。

温热的唇自她光洁的额头滑下,经过精巧的鼻翼,在滑到她粉嫩的唇瓣上。

他能感觉到,她整个身体都处于僵绷当中。

然,他并未停下动作;他深情的吻着她。

用舌撬开了她的皓齿。

好陌生,而又熟悉的味道。

她口中有些许的血涩和微微的苦甜,而他贪婪地吮着,沉溺期间。

她并未拒绝,纤长的手臂,慢慢环上了他细长的脖颈。

她的迎合,惹诱了他的欲望。

他的手,不安分的抚进。

不知是他的动作娴熟,还是从他的身上找到了温魅的身影。

配合这他的动作,她声声魅惑,红透了面颊。

他再也控制不住,想将她臣服于身下的心。

他大手一挥,剥掉了她身上仅剩的衣物。

“小天……不要……”

“爱妃,不要拒绝朕,朕是爱你的!”

磁魅声刚落。

他便好不怜惜的如猛兽般,用力顶撞……

云香庙内,昧意浓浓。

秋夜微凉,夜色苍久

她们不知在床榻之上,翻云覆雨多久。

直到彼此都累了,偎依在一起,沉沉入睡。

云香庙外。

一蓝袍男子,笔直伫立。

南宫旭已经将玲珑和孟然小天押回京城,而他担心皇上的安全,执意要留下。

秋雨,细细密密的骤下。

清风,凉凉撩撩的拂起。

他轻拢了下身上的衣袍,向东边的远山眺望。

一只手突然搭在他的肩膀。

“是谁?”

他警惕地望去。

那人,一根食指触在唇边。

“奴才,参见……”

那人,手忽然捂住他的口。

“随我来,我有事和李GG商量!~”

“诺!~”

他应了声,心里却感到不安,回眸望了眼云香庙,柴火燃尽,漆黑一片,他们……还好吧?她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李GG!~”

“奴才在!”

他循声,不安跟了过去。

……

天,微微蒙亮。

她蹙了蹙眉,伸手搭在身侧的床榻。

被褥,沁凉。

早已没有了他的温度。

她翻个身,几滴晶莹,垂落而下。

他,还是离开了;他这样薄情对她,为何,她还会对他有所留恋?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

婉妍的心跳,骤然停滞一拍。

难道,是小天回来了?

她合眸,轻轻吸一口气,想稳住那略有惊喜的波澜情绪。

“妹妹,昨晚和皇上春宵一刻,感觉如何?”

原来是她?

她来这里,做什么?

婉妍只是淡淡随句:“云香庙何等简陋,不适宜贵妃娘娘久留!”

阮清墨脚步微顿了下,拧眉:“别不知好歹,本宫是看的起你,才来向一个将要凌迟处死的人稍句口信。”

脚步声,渐近。

婉妍,仍旧静静侧卧在床榻之上。

“林婉妍,你真是个贱人……皇上那么宠爱你,你竟然红杏出墙,爱上了七王爷?”

感觉到身旁,有人坐下。

婉妍扯动下唇角。

“贵妃娘娘,你别忘了……你只是个替代品而已。即使我是罪妃,你也没有资格这样说我!”

阮清墨站起,双唇抖颤,指着她淡漠的背脊:“你……你罪该万死!”

“欺君之罪,立当九诛……你说,我俩谁罪该万死?”她知道阮清墨的秘密,她并不是阮将军的女儿,只是样貌和她相似,却是从蜀国派来的奸细。

阮清墨酿跄的向身后退了两步,双手扶住身侧的木桌,稳住颤抖的身体。

‘她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为了掩人耳目,那些知道的人,不是早已经被灭口?

她又是从哪里得知的?

‘婉妃,别怪我狠心,这是你自找的!’

阮清墨稳定下情绪,旋即轻蔑一笑:“临死前,还会和本宫玩笑?妹妹,你还真有趣!”

“我生我死,又与你何干?”婉妍背对着阮清墨,伸出身侧的右手,向外轻推两下:“贵妃娘娘要是无事,还是请回吧!”

‘当!’

阮清墨把一金色锦盒,仍在木桌上。

一甩凤袍长袖。

“这是皇上让本宫送来的‘还魂丹’,说——用来帮你补气养血,本宫不敢怠慢……丹药本宫送来了,婉妃……你好自为之!”

说完她仰面长笑,推开木门,远去。

婉妍从床榻坐起,心想着刚才她一直背对与阮清墨,就是怕她发现她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容颜,尽管她有着满头雪发,那是因为皇上的记忆并未完全恢复,只停留在轩城走散后的疼很回忆之中。

返魂丹乃是百年难得的圣物,他怎么会轻易送人?

想必,这里有她的阴谋罢了。

她坐到床缘,光着脚一步、一步,走在清冷的石地上。

摸索着走到木窗前,她轻推开那扇木窗。

感受着清晨的凉爽之风和空气中夹带着泥土的腥新气息。

她扯动干涩的唇角,今日,会不会是她最后一次感觉到这样的清晨?

忽然她闻到有怪异的气味。

世盛宠重生弃妃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世盛宠重生弃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世盛宠重生弃妃全部章节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