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在线阅读完整版by清歌

来源:zsy 作者:清歌 时间:2020-04-02 12:34:23 主角:秦芷兮苏沅

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在线阅读完整版by清歌

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秦芷兮苏沅

秦芷兮苏沅小说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推荐章节

001 抄家

秦芷兮依旧端坐在梳妆台前,手执木梳,不急不缓的盘着发髻,仿佛外面的兵荒马乱都与她无关。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将军府通敌叛国……满门不义之财,尽缴国库,钦此!”乒铃乓啷的打砸声中,公公尖细的嗓子极具辨识度。

可秦芷兮甚至并未抬眼,依旧不慌不忙的梳着发髻,俯首投足间,满是让人不敢直视的矜贵。

只是还没来得及簪上玉簪,门便被哐的一声推开。

苏沅几乎是冲进来的,一见她坐着,这才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脸色也恢复了一贯的冷峻。

“苏督主,值钱的物件我都已经着人理好了,让你的人不必费心翻动了。”

见他进来,秦芷兮指尖轻抚着那根没来得及簪上的碧玉簪,突然便笑了。

“有劳。

”苏沅喉间微动,嘴唇几次嗫嚅间,却只说了这两个字。

微微顿了顿,到底还是忍不住补了一句,“节哀。”

节哀?

她倾整个将军府之力助穆羽辰登基,到头来却换来一个抄家问斩?

竟然还是这个带头抄家之人来安慰她?

呵,真是讽刺!

秦芷兮眉梢微挑,心底泛酸,脸上反倒扬起了一抹笑,一瞬如晴光映雪,让人乱了心神。

听闻着外面动静小了下去,她指尖轻抚手中玉簪,这才抬眼朝外面看了看。

闹的动静虽大,可她院子里却依旧干净,干净到她一瞬恍惚——

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抬头看了看天色,傍晚的最后一抹微光正好越过窗棂,也将她的思绪陡然拉回了现实。

“苏督主若是无事,请回吧。

”闭了闭眼,秦芷兮不自觉的握紧了手里的玉簪。

“皇命在身,不敢擅离。

”藏在袖间的手不自觉的紧了又松,苏沅看她的眼神里情绪暗转。

只是秦芷兮并未注意。

皇命?呵,真是好一句皇命!

秦芷兮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坐到了榻上,一双眸子却陡然红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秦芷兮,苏沅心底一痛,只是清冷惯了,连安慰人都不知从何说起。

正想开口时,门外却传来了脚步声,来人神色恭敬,几乎不敢抬头看他:“督主,都清点好了。”

“嗯,退下吧。

”苏沅微微一摆手,只是这么一错神,一阵血腥味便顿时涌入了他的鼻尖。

下意识的回头,却只见秦芷兮端坐榻上,颈间玉簪染血,双眼也渐渐涣散,只是声线依旧矜贵。

“满门抄斩,自然不好独留我一个,如此,苏督主也好回去交差。”

开口时神色淡淡,似有若无的微笑间,一瞬惊华。

“阿芷!”苏沅的瞳孔骤然一缩,熟悉的称呼脱口而出。

身形微动时,已经将秦芷兮抱在了怀里,声线里染上了几分急切,可手上的动作依旧轻柔至极。

“阿芷,醒醒,别睡!”

阿芷?

“我们……认识?”

秦芷兮不由得微微皱眉,眼神里也多了几分错愕,只是还没听到回答,她的意识便彻底消散了……

002 拒婚

“小姐,醒醒,该起来了!”恍惚中,依稀有人在轻轻摇自己的肩膀。

是苏沅吗?

“苏……”下意识的开口,秦芷兮一睁眼,看到的却是个可爱的小丫头。

“杏儿?”

恍惚地看着房中一方软榻,一张紫木方桌,一套上好的紫砂茶壶,翠玉屏风素纱帐,每一个角落都熟悉入骨。

这是——

她在将军府的闺房?

“小姐,您这是高兴傻了?连杏儿都不认识了!”杏儿一身翠烟色衫裙,圆脸杏眸,熟悉的声音让秦芷兮陡然回神。

杏儿笑着开口,扶着她起来,熟练的替她更衣束发,“赐婚的圣旨下来了,将军催您去前厅接旨呢!”

“赐婚?”秦芷兮猛地握住她的手,反应过来,眸中一片冷厉——

她重生到十五岁这年,赐婚当日了!

还好,一切都来得及!

秦芷兮长舒了一口气,脸上的笑意这才层层叠叠地铺展了开来。

杏儿只当她是为了赐婚而激动,自然也为她高兴。

穿戴整齐后,秦芷兮仪态端庄的去了前厅接旨。

将军府一众皆跪在前厅,秦将军正值盛年,眼见女儿跪在身侧,叹息一声,低声道:“阿芷,终如你所愿……”

“爹,女儿知错了。

”秦芷兮却看向眉眼含着忧愁的双亲,眼睛登时红了——

若不是她一意孤行,上一世怎么会害得将军府……

“臣女秦芷兮,跪谢吾皇隆恩浩荡。”

压下心底的愧疚,秦芷兮稳了稳声线,才低头朝圣旨叩响三个响头,掷地有声。

“然而臣女姿容鄙陋,德行浅薄,实在配不上辰王殿下龙章风姿,故而斗胆请求皇上收回圣旨!”

一见她跪下,大太监清了清嗓子,正要宣读圣旨,眉眼喜色还未消去,被生生吓出了双眼皮,不敢相信似的拈着兰花指揉了揉耳朵。

“你?你这是要抗旨?”

若是他没记错的话,这赐婚圣旨可是这位秦大小姐要死要活求来的,这是玩哪出?

因为这门婚事差点气得白了头的秦将军夫妻却相视一眼,激动写在眼底,差点就要拍手叫好了,只是碍于圣旨当前,才不好表露出来。

秦婉儿看了秦芷兮一眼,眸底划过流光,怯生生地问:“姐姐,你不是心仪辰王已久……”

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秦芷兮顿时冷笑了一声,打断了她的话。

“哪个狗东西如此胡说八道辱我名声?”

一阵疾言厉色,生生将秦婉儿噎了回去,看向她的眼神里几分惊疑、几分嫉妒。

“前些日子是我糊涂,竟为了外头那些流言蜚语,险些做了错事,女儿不孝,望二老宽恕,皇上那里……”

“皇上那边,有爹在!”

秦将军仿佛瞬间年轻了十岁,先是恭恭敬敬朝着圣旨谢了罪,随后亲自去书房取了太祖当年御赐的丹书铁券举于手中。

众人一见,纷纷伏地而归,惊骇不已。

丹书铁券?爹竟然肯把丹书铁券给她!

“爹,那可是丹书铁券!”秦婉儿眼底情绪翻涌,恨恨的看了她一眼,险些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大太监更是把怒吼声憋了回去,见丹书铁券如见太祖亲临,谁能想到,秦将军竟然随随便便将这一免死金牌用在了这种糊涂事儿上?

前世的记忆汹涌而上,秦芷兮不由得鼻尖泛酸,一双沉静的眸子里也多了几分复杂,“爹……”

“快起来,这丹书铁券就是要用在刀刃上。

”秦将军摆摆手,龙行虎步大气不已。

但一想到前些日子她寻死觅活的模样,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阿芷,此事不是儿戏,爹最后再问你一遍……”

“女儿愿意向皇上请罪,说明原委。

”秦芷兮扫了一眼忿忿不平的秦婉儿,眼底划过冷笑。

那辰王可不是善类,他原本也不放心阿芷嫁他,如今正好。

“好!进宫,面圣。

”秦将军松了一口气,直了直腰杆,顿觉整个人神清气爽!

003 宁可嫁太监

皇宫,乾清殿。

“简直是胡闹!”庆安帝年过五十,依旧龙威虎猛,精气神十足,天子一怒,下跪一地,大气不敢出。

“皇上恕罪,是臣女一时糊涂,让皇上白费一番苦心。”

秦芷兮跪在父亲身侧,低着头,宽袖底下十指微扣,即便是跪着,一身气度丝毫不减。

“朕虽然年纪大了,可还没有老糊涂!这婚事秦将军是亲自求的,如今又说不要,抗旨不遵,你有几条命能抵?”

庆安帝冷笑一声,目光似有若无的触及那丹书铁券,眼底闪过了一丝算计,陡然加重了语气。

“秦芷兮,你当朕不敢杀你?”

秦芷兮心底一沉,却还是恭敬的俯首跪地:“臣女不敢。”

“皇上,阿芷自幼心思敏感,因着些不三不四的人传些流言蜚语,小女心中惶然,才一时糊涂……”

秦将军不善言辞,不懂谄媚奉承那一套,解释的干巴巴的,自然不能让皇帝满意,当即脸色更黑,直接打断了他。

“你们父女俩当赐婚圣旨是什么?说要就要,说拒就拒?你们眼底还有没有朕!”

“皇上息怒,一切罪罚,臣女愿一力承担。

”秦芷兮依旧是一派淡然,语气轻飘飘的,说出的话毫无诚意,却让人无可指摘。

倒是有几分傲气!

怪不得敢不将皇室放在眼里!

被她一身气度一惊,庆安帝心绪暗转间,脸色顿时又黑了几分,“好!那朕就治你个抗旨不尊,来人啊——”

“皇上且慢!老臣不才,当年得太祖皇帝恩泽护佑,赐丹书铁券供于将军府。

”秦将军连忙双手奉上丹书铁券。

“如今小女违逆君意,罪该万死,还请皇上念在老臣膝下只有一女的份儿上,饶阿芷一命。”

秦芷兮的鼻尖微微发酸,即便是跪着,腰杆依旧挺得笔直,一身贵气,几乎让人不敢直视。

这一世,她一定擦亮眼睛,护将军府周全!

目的达到,庆安帝却还是端了会儿架子:“丹书铁券只能用一次,爱卿可想好了?”

“皇上隆恩浩荡,臣只盼小女得此教训,日后得沐皇恩,能开开窍。”

秦将军自知将军府军威日重,这丹书铁券也是皇帝心中的一根刺,趁此机会献给皇帝,换女儿一世安乐,自然不亏。

皇帝亲手收回了丹书铁券,半晌才说:“既如此,那便功过相抵……”

秦芷兮松了一口气,磕头谢恩:“谢皇上恩典。”

“别急着谢。

”庆安帝哼笑一声,眼底也多了几分玩味。

丹书铁券他要收回来,这门婚事却由不得她!

“秦芷兮,将军府求婚在前,你拒婚在后,天家颜面荡然无存,若你执意不愿嫁辰王,那就嫁给苏沅吧!”

苏沅?

秦芷兮眼前顿时一恍,那日他眼底的关切顿时让她心底一动。

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秦将军眼底骇然,顿时大惊失色:“皇上三思!”

虽然贵为督主,长得也是人模人样的,但那可是个太监啊,阿芷嫁过去,和守活寡有什么区别!

庆安帝一笑:“爱卿莫慌,阮督主青年才俊,位极人臣,倒也不至于辱没了将军府的身份,不过,若她愿意嫁给辰王,朕就既往不咎……”

“多谢皇上宽厚。

”秦芷兮轻轻扯了扯秦将军的衣角,扬起脸的瞬间,嫣然一笑,满堂失色。

“既是皇上赐婚,臣女愿嫁督主为妻。

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将女难求督主请下榻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