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重生暖婚裴少宠妻要上天在线阅读完整版by水轻陌

来源:zsy 作者:水轻陌 时间:2020-04-02 12:29:06 主角:简苒裴九安

重生暖婚裴少宠妻要上天在线阅读完整版by水轻陌

重生暖婚裴少宠妻要上天简苒裴九安

简苒裴九安小说重生暖婚裴少宠妻要上天推荐章节

第一章 刚说好了,输了的喝酒!

咔咔,地下室的门锁扭动。

天花板上的水银灯被摁开,顿时整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亮如白昼。

简盈姿态优雅地从入口处的台阶上下来,烈焰红唇,风.流妩媚。

她缓缓站定,手上的棒球棍抵住女子的下颌,用力一顶,一张皮肉翻卷、伤口纵横交错的脸,暴露在光线下。

即便已经不堪入目,但仍可依稀瞧见女子容颜完好时精致的五官。

“啧啧,真是让人意外啊,京都五门最漂亮的简大小姐,居然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真不知道,昊宇看到的时候,会不会想吐?不过,昊宇也没功夫看,他现在忙着跟我结婚还来不及,怎么会想到你这个丑八怪?”

简苒笑了笑,丝毫不在意扯动脸上的伤口:“那又怎么样,不过一个我用过的男人。

你要喜欢,你捡去就是了。”

“贱人!”

气急之下,简盈挥棍狠狠地劈在简苒身上。

登时,简苒的额头迅速渗血。

顾昊宇当初追求她的时候,可是轰动了整个京市,后来她也动心了,加上简氏的形势不好,就答应了顾昊宇的追求。

两家举行了盛大的订婚酒宴,简盈在场气得整张脸都变形了。

“简苒,顾昊宇是我的!简家的一切都是我的!你以为你是真正的简家人就能怎么样?

简家谁把你放在眼里了?你亲妈恨不能没生过你,你哥也不喜欢你!就你这样的臭虫,就应该生活在世界上最肮脏的地方!”

“是吗?我就是只臭虫,也是简家的臭虫。

不像你,鸠占鹊巢十八年。

如果不是我被抱错了,你简盈只怕连臭虫都不是!”简苒冷笑。

简盈哂然一笑,目光得意地睨视着她:“呵呵,简苒你也就现在能逞强了。

你大概不知道吧,你那个亲奶奶,死之前把简家留给了我。

至于简易,我只向他透露了你的一点消息,他就带着人来救你。”

简苒死死地咬住唇,心里生腾出一股强烈的不安:“你什么意思?你把我哥怎么样了?”

“当然是让人把他做了,直接扔进海里喂了鱼!这样,警察查起来,只会说简易失踪了。

简家就只是我一个人的!”

“畜生!你跟我哥生活了十几年,他平时对你最好,你凭什么这么对他!”简苒感觉整颗心都被人捏碎了,嘶吼道。

她是简家抱错的亲生女儿,刚回来的那一年,所有人都不喜欢她,哪怕是亲自领她回家的生父简怀南,也会表现出不耐。

只有简易这个哥哥给予了她关怀。

直到后来父亲出事,简易才彻底与她断了联系,却没想到他居然为了救她……

越想越恨不可遏,哥哥的死,父亲的死,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简盈!

她用尽全身力气奋力往简盈身上一扑,奈何她的手脚都被打断,四肢被铁链锁住,前倾的身体只能用嘴咬住简盈的一只耳朵。

啊!

“你去死!”简盈疼得尖叫,慌乱之下,一把水果刀捅过去。

噗哗——

简苒的腹部被捅出一个窟窿,血流如注。

她死死地咬住简盈的耳朵,心里想着这还不够,一定要咬死她,咬死她……

……

噗啦!

泼面而来的一阵冷意,登时让简苒打了一个激灵。

简苒缓缓睁开眼,震天价响的音乐混合着炫目的五彩滚灯,熟悉的场景让她整个人有些混乱,后脑剧烈的疼痛瞬间让她想起来,她今天重生了!

起初她还以为是回光返照,直到那让人难以忽略的真实感传来!她才肯定,她真的重生了!

重生在前世让她悔恨无数次的那天!

那天她被简盈设计,在众人面前丢尽颜面,而大哥简易也因为那天的聚会毁了一生!

当年京都五门因为裴家的柳泉湾开发项目搞了一个年会,年会后,五门的年轻一辈,聚在一块。

她被简盈拉去了私人会所,当时简盈骗她晚上是个COSPLAY扒,被拉着换了一身暴露的护士服。

进去之后,看到众人正常的打扮才知道被骗了。

圈里的几个富二代知道她是简家认回两年的女儿,却从来没在公开场合露过脸,有意为难她,借口她穿错了衣裳,逼她喝酒。

她拒绝之后被人推倒,脑勺磕在了茶几上,当即晕了过去。

简盈的闺蜜马丽丽假装叫醒她,故意朝她面门泼了一杯啤酒。

想到马丽丽,简苒不由捏紧拳头,前世大哥看不过眼马丽丽的行为,出言阻止,却被阻截在一边掷飞镖,输镖分的喝酒。

如果她没有记错,大哥这次掷镖输了之后,喝了简盈递过来的酒,后来晕晕乎乎被人送去开了房,可到了第二天大家就发现马丽丽跟他睡在一起!

大哥为人忠厚,责任感很强,不久之后就娶了马丽丽。

可马丽丽根本就不喜欢大哥!

她肚子里早有了别人的孩子,只是为了找一个顶缸的,她觉得简家的条件不错,就跟简盈联手,嫁给了大哥!

后来事情败露,大哥去找马丽丽算账,却被马丽丽找人打断了双腿,彻底失去继承简家的资格!

简盈这个贱人,她怎么可以这么对大哥!

那可是她叫了十几年的哥哥!就算知道简盈不是亲生的,大哥还是对她一如既往的好!

想到这里,简苒撑着眩晕的身体,立即爬起来,她一定不能再让大哥着了简盈和马丽丽的道!

“简大少爷,刚说好了,输了的喝酒,你刚刚投中的是单倍分区,我呢是双倍分区,你输了,喝酒!喝酒!”

投掷飞镖的分数,由计分点处标识数字与计分点倍数相乘,累计分值多的人取胜。

软式飞镖运动的投镖标准距离为2.44米,显然这些富二代并没有遵守规则。

刚刚赢简易的那个人,就站在投镖的红线内,所以投中双倍分数环内并不奇怪。

简苒抿抿唇,这些人明显就是在欺负简易不懂规则。

简易个性严肃板正,不经常出入这些私人会所,不会玩飞镖很正常。

第二章 苒苒以前在那种地方长大

“按国际飞镖锦标赛投掷规则,掷镖每轮三镖,我大哥才投了一镖,怎么就能算输了?何况,你刚刚掷镖的时候站在红线之内,根本就不足2.44米,就算是赢了我大哥,也赢得不公平。”

简苒捏紧掌心,缓缓向众人靠近。

她突然起身,浑身散发着孤傲阴冷之气,让众人不由自主地给她留出一个空间。

“哟哟哟,咱们简家的二小姐就醒了啊?刚刚难道是故意装晕?”

那人也没有因为简苒的出声感到不高兴,反而不客气地打量简苒,面上露出垂涎之色。

简苒虽然在王美玲的身边没过什么好日子,但奈不住天生丽质,成年之后五官长开,越发精致逼人。

回到简家后,生活条件不像之前那么差,瘦瘪瘪的身材发育得很好,前凸后翘的,实在养眼。

简盈最恨的就是她这张脸,她落入简盈手中之后,简盈对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毁了这张脸。

刀割火燎撒盐,怎么爽她怎么来。

“何少卿,你不要这样说,苒苒不是这样的人。

虽然苒苒以前在那种地方长大,但绝对不是那种人!”简盈立即蹿出来说话,一双斜挑的杏眼,将那丝妒嫉藏于眼底。

简苒上一世没怎么注意,这一世却没错过简盈语中的机锋。

在众人面前反复强调,她曾经生活在京都的贫民窟,养母是个舞女,这简盈还真是走到哪里都要替她宣传一下。

“苒苒,你没事吧?”简易拧了下眉,见何少卿有些不客气,忙走过来,将简苒拉在自己身后。

简苒摇摇头,简易看了下她的护士服,V领开得很低,刚刚马丽丽给她泼啤酒的时候,已经把衣领打湿,透出了里面肉色的brA。

他下意识地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简苒的身上,温声道:“苒苒,你刚刚受了伤,先回去吧。”

简苒知道简易不想她被这群富家子弟刁难,所以让她离开。

她上一世就是听了大哥的话离开,所以大哥才着了马丽丽和简盈的道。

她绝对不能先离开,扔下大哥一个人,再犯同样的错误,留下同样的遗憾!

简苒摇了摇头,脑门上应该只是轻微的擦伤,不怎么严重。

“听话。

”简易道。

“走什么啊?这局才刚开始呢。

我看这简二小姐对掷镖很了解嘛,要不来陪我们玩一局。

”何少卿不怀好意地提议。

顿时,大家跟着起哄。

“不用了,苒苒身体不舒服就不陪大家了。

刚刚掷镖算我输,我喝酒。

”简易继续挡住简苒,走过去就要喝酒。

简苒手快一步夺过简易手中的酒,大声道:“他赢得投机,你输得也不公平,凭什么喝酒?”

转头,对上何少卿:“你不是要跟我玩吗?可以啊,你要是输了,就把这些酒全喝了。”

简苒指了一下吧台上陈列的所有的酒。

哇哦!

众人顿时哗然!

何少卿也跟着吹了声响亮的口哨,他可不认为简苒有这能力赢过他。

他可是经常在这些私人会所里玩,什么游戏没有玩过?

“喝酒没问题?别说是这吧台上的所有的酒,只要简二小姐开口,就是这会所所有的酒,我都可以喝完!不过,要是简二小姐输了,那就脱了身上这身衣服,光着身体给大家跳个脱衣舞怎样?”

好!

完美!

众人欢呼拍手。

“好。

那就一轮三镖定输赢!”简苒朗声道。

“苒苒!”简易急喊,十分不愿意她跟何少卿这样赌!

何少卿是什么人,那是圈子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吃喝玩乐什么不会?

“大哥,苒苒已经跟人这样说了,你就让她跟何少卿比一比吧。

不然传出去,只会说苒苒胆少怕事,京都五门的简家怕了何家。

要是苒苒输了,到时我们跟何少卿说说好话,道个歉就是了。

”简盈拉住简易,善解人意地劝道。

简苒冷扫了简盈一眼,却对简易坚定道:“大哥,不用担心,我不会输的。”

简易见简苒十分有把握,想到简盈说的,也没有制止。

毕竟简盈说得对,传出去只怕大家会说京都五门的简家没落到连何家都怕,再说到时苒苒要是真输了,他替苒苒跟何少卿道个歉,这事也能翻过去。

“开始,何少卿。

”简苒穿好简易的西装外套,直接道。

何少卿吊儿郎当地拿起飞镖,递给简苒:“女士优先。

尤其是像简二小姐这么漂亮的女士。”

“不用,你先吧,我可不想等会儿我先掷了,你说我占了先机。

”简苒冷道。

何少卿挑眉笑了一下,一脸无所谓:“我先来就我先来,简二小姐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别待会儿脱衣服的时候,怕得哭鼻子。”

“我怕你喝到酒精中毒。

”简苒不客气地回怼。

咻!咻!咻!

何少卿夹住飞镖,连掷了三镖,镖镖命中红心。

“哇!何少太厉害了!全部是红心!”

“脱衣!脱衣!脱衣!”

何少卿得意地用两手带带节奏,全场齐声喊起脱衣的呼声。

“苒苒,要不咱不比了。

”简易再次拉住了简苒。

简苒淡定地笑了笑:“不用了,大哥。”

“简二小姐,我看你直接把衣服脱了得了,也省得丢那三镖出丑。

”何少卿一脸的得意洋洋。

简苒不以为意,她右手摁住外套以免走光,左手找出一只飞镖掂了掂重量。

比起国际专用的硬式飞镖20到25克的重量,这种18克的软式飞镖,投起来也不容易,甚至很考验臂腕手指的灵活度与投手的发力。

她微眯眼,心中一片安静,心到眼到力到,瞬间她投出一镖,将何少卿的飞镖打落。

众人顿时瞪大双眼。

第三章 难道你非要逼死盈盈吗?

没想到简苒竟然真的能射中,而且不仅射中了,还将何少卿的飞镖打落。

嘣嘣,简苒在众人的惊愕中快准狠地又将其他两镖射下,而她的三镖则稳稳地扎在镖盘红心上。

若是一次中镖是运气,那三次无疑就是实力了!

现场鸦雀无声,气氛诡异的沉默。

简盈紧扣手掌心,脸彻底黑了,简苒怎么可能射中!

“从镖盘上被击落的飞镖不计分,何少卿,你输了,喝酒吧。

”简苒利落地收手,冷冷地瞅向何少卿。

何少卿懵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立即凝滞,直到一声口哨吹起:“靠!简苒你太厉害了!你居然用左手掷镖,还把他的镖全打下来,太牛了!”

来人抓着她的胳膊,兴奋得就差没跳起来,就像是他赢了一样。

简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抓住她的人正是京都五门的伍晋,他是伍家的独子,也是伍家的继承人。

“简苒,你这个朋友我交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教我左手掷镖吧!”伍晋兴奋地拉着简苒,两眼期待地看着她。

当年她回到简家后,因简家人不喜,于是将所有的不满都放在了学习上。

她十八岁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医科大学,学习中医,二十二岁那年直接考进了中医科学研究院。

当时为了报考中医研究院的博士,她苦练针灸,只为了能平衡手上的力道,提高下针的精准度,每天至少投掷飞镖3个小时。

寒来暑往,每日不辍。

所以,赢了何少卿不算难事。

“我看,要不你明天教我吧。

”伍晋十分自来熟,约起了时间。

简苒微微抽出胳膊,平静道:“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伍少平时多练练就是。”

“练?我从高中开始一直玩这个,右手也只能勉强射中红心,而且还不能百发百中。

你却连左手都能镖镖中靶,你一定有什么秘诀!不行,你得教我!”

伍晋缠着简苒,认定她有过人之处。

何少卿没想到简苒居然能赢了自己,又想到简苒击落他的飞镖,让他在众人面前落脸,忙道:“伍少,你跟她学什么?我看她刚刚就是运气好,说不定还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才赢了我。”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简苒刚刚明明赢了你,你还说人家玩手段,玩什么手段啊,你说是吧九哥!”

伍晋极看不上何少卿,对他翻了个白眼,转头对着角落的一个男人殷勤地说。

简苒这才觉察到暗处一道犀利冰冷的视线射过来,她抬眸对上。

裴九安!

竟然是他!

京都五门裴家唯一的嫡系继承人。

他为人寡淡冷漠,从不轻易跟人接触,更不轻易让人靠近!

此刻,他安静地坐在一隅,左右两边跟着两个保镖隐在暗处,他整个人几乎陷在黑暗之中,只有那双粼粼发光的眸子特别突出。

上一世裴九安是她的病人,自然是再熟悉不过。

只是前世那次聚会她离开得太早,根本就没注意到他也在这里。

“伍哥哥,你别这么说何少卿。

我记得苒苒以前不会射飞镖的,在家里也没见她玩过。

也许是苒苒……”简盈凑上来,说半句留半句。

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伍晋冷哼了一声,一脸看不上简盈:“果然不是亲姐妹,有什么事只知道帮外人。

何少卿是生你了,养你了,还是跟你做了?让你这么帮他?也对,我看你在简家过得挺好,这真正的简大小姐一回来怕是碍了你的眼,你处处黑她,还真是条实打实的白眼狼。”

“我不是,我刚刚是想说,也许苒苒是以前在夜总会的时候,跟别人学的也不一定。

”简盈急忙辨道,却越辨越黑。

简苒暗笑,她从小生活在京市的贫民窟,养母王美玲是夜总会的舞女。

十八岁那年,王美玲因为豪赌差点把她输进了夜总会,好在生父简怀南及时找到了她,才知道原来她和简盈被抱错了。

如果当初没有抱错,贫民窟、夜总会应该是简盈的生活圈子才是,如今却成了简盈诟病她的地方!

伍晋夸张地冷笑出声:“还说没有,你说简苒在夜总会学的,难道不是在黑她?简易,你们简家这些年,可真亏啊,养了这么一个黑心玩意儿!”

“伍哥哥,我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大哥,我真的没有。

”简盈一下子就泪如泉涌,委屈地看了看伍晋,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见伍晋不鸟她,最后看向简易。

简易皱了下眉,对简盈刚刚的说辞很不喜。

“哥什么哥啊?你可别乱攀亲戚,老子姓伍,你姓简,不对,你特么应该姓王,跟老子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伍晋嘁了一声,一点面子也没给简盈留。

他眼睛乐颠颠地对着简苒,就像在求表扬似的,看,她刚欺负了你,我给你找回场子了,你就教我投镖吧。

简苒有些头疼,她蹙了蹙眉:“裴少在吧,你去问问裴少愿不愿意让我教你?”

上一世,裴九安和伍晋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两人天天粘在一起,都让人怀疑他俩是一对GAY。

伍晋对简苒的提议也没有多想,确实以裴九安的个性,也不会喜欢他跟简家人接触。

“好啊。

”伍晋满口答应。

简盈见简苒居然能成功借着伍晋跟裴九安搭上话,心里嫉妒得恨不能撕了她,不过毕竟人多,她只能继续维持着一脸的委屈。

“苒苒,对不起,你原谅我吧。

我刚刚只是一时失言了。”

简苒弯唇一笑,眼中冷意化剑:“简盈,我知道你不欢迎我回简家,但真的无所谓,因为你不是我的家人。

你的不欢迎,我也能理解。

不过,你一次一次地害我出丑,让爸爸妈妈误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今天是谁告诉我,这是一个COSPL.AY扒,又是谁拉着我穿上这身护士服?是谁一次一次在强调,我从小生活在京都的贫民窟,又是谁说我去过夜总会?”

顿了一下,简苒继续:“我确实从小生活在京都的贫民窟,抱错我的养母王美玲确实是舞女,可我却从来没有去过夜总会。

简盈,你在一次一次强调我的过去时,不要忘记了,你光鲜无忧的童年是你鸠占鹊巢得来的!”

“没有,我我真的……”简盈突地捂着胸口,急促而剧烈地喘息起来,两眼一翻,直接往地上栽去。

好闺蜜马丽丽立马冲了出来:“简苒,做人不要太过分!盈盈有哮喘你不知道吗?难道你非得逼死盈盈吗?”

重生暖婚裴少宠妻要上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重生暖婚裴少宠妻要上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暖婚裴少宠妻要上天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