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顶级影后重生丑妻追总裁在线阅读完整版by楼萦

来源:zsy 作者:楼萦 时间:2020-04-02 12:02:11 主角:苏挽橙厉司邪

顶级影后重生丑妻追总裁在线阅读完整版by楼萦

顶级影后重生丑妻追总裁苏挽橙厉司邪

苏挽橙厉司邪小说顶级影后重生丑妻追总裁推荐章节

第一章 重生丑女

“韩程程,陪你演了这么久的戏我也累了,是时候谢幕了……”

“我从来就没爱过你,你父母的死也是我一手策划的,他们要是不死,我怎么得到韩家?现在轮到你了!”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了,你的后路我都替你安排好了!”

“你死后,你的眼角膜会以你的名义捐给幽若,到时候幽若就能看见这个世界,也算是你做了一件好事!”

“另外,以你名义开的工作室等你死后也会变成幽若的工作室,你想当影后的梦想,我会利用韩氏所有的资源让幽若替你实现,你到了阴曹地府可要好好看着我们恩爱幸福一辈子!”

视频那头的人明明有着一张帅气温柔的俊脸,他的声音依旧那么熟悉动听,可说出来的话带着刺骨的冰冷和得意。

下一秒,两车相撞,火光冲天,寂静的深夜中,那声巨响响彻天际……

“啊……”

韩程程猛地惊醒,身上和额头上都出了一层密密的细汗,发紧的心脏也在扑通扑通狂跳,突然,脑袋上传来的一阵阵剧痛让韩程程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可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苏挽橙,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司邪都那样了,你竟然还碰他,就你这副丑的令人作呕的脸,你有什么资格碰我儿子?”

韩程程被那一巴掌打懵了,脸上真实的疼痛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儿,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感觉到疼?

而且眼前这个长相贵气却一脸恨不得吃了她的妇人是谁?

苏挽橙又是谁?

突然,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一下子涌进了韩程程的脑海中,这具身体的主人叫苏挽橙,是厉家不久前才进门的儿媳妇儿,厉家长子厉司邪的老婆,脑子因为经历过一场火灾而出了问题,人很单纯容易遭人利用算计。

昨天晚上,苏挽橙端着弟妹官晴天拿给她的鸡汤去了厉司邪的房间,厉司邪将苏挽橙赶了出来,苏挽橙出去之后没有关门,看着厉司邪将鸡汤喝了之后又悄悄走了进去,因为弟妹说过老公喝完鸡汤以后一定要陪着他!

哪知道鸡汤里面做了手脚,厉司邪喝了之后以为是苏挽橙下的药,在苏挽橙接近他的时候狠狠地推了她一把让她滚出去,就是那么一推,苏挽橙的脑袋撞在了桌角,血流不止晕了过去。

可现在自己在苏挽橙的身体里,这么说原来的那个苏挽橙已经死了?而老天爷眷顾她让她借着苏挽橙的身体重活一世?

没有死,她真的没有死!

想到这里,韩程程狂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都流了出来,不是悲伤,是激动的泪水。

“苏挽橙,你疯了吗?笑什么?”

韩程程这才看到房间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刚刚打了她的贵妇也是这具身体的婆婆秦韶华,另一个年轻一点长着一双狐狸眼的女人是苏挽橙的弟妹官晴天。

“哎呦大嫂,你也真是的,大哥现在的身体哪能碰得了你?”

韩程程眯了眯眼,看到秦韶华一脸愤怒的样子,韩程程算是明白了,官晴天给苏挽橙做了手脚的鸡汤,就是故意让苏挽橙在秦韶华面前出丑,让秦韶华和厉司邪都厌恶她!

思及此,韩程程捂着发疼的脸颊突然哭了起来,楚楚可怜地望向了秦韶华,“妈,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听弟妹说妈想要抱孙子,而且她还说我老公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所以我才急着想为厉家生下一个孩子……”

“什么!?”秦韶华果然恼怒地看向官晴天,“你说司邪一辈子都好不了?”

官晴天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傻子苏挽橙竟然反将她一军,焦急地解释道:“妈,你不要听苏挽橙那个傻子胡说八道:我才没跟她说过那样的话!”

“我才不是傻子呢,昨晚的鸡汤明明是你端给我的,而且你还说等我老公喝了鸡汤以后就能生孩子,我都按你说的做了,可我老公还是生气了……呜呜……”

闻言,两人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官晴天变得更加难看,她没想到苏挽橙这个女人竟然把那些话都说出来。

苏挽橙是个傻子,而且特别怕厉司邪,如果不是有人故意教她这么做,她怎么可能会想到这些?

更不可能给厉司邪吃那种东西!

既然不是苏挽橙这个傻子做的,那就只能是官晴天了!

“你!苏挽橙,你不要血口喷人,鸡汤明明是你从我手里拿走的……”

官晴天的话还未说完,秦韶华严厉制止了她,“够了!晴天,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说着,秦韶华愤怒地走出了房间。

官晴天气的跺了跺脚,随后恶狠狠地瞪向了苏挽橙,“苏挽橙,我在帮你,可你为什么要害我?”

韩程程一脸委屈道:“我只是实话实说啊……”

“你……”

官晴天气的不轻,但又急着向秦韶华解释,狰狞着一张脸愤怒地留下一句“你给我等着”之后就离开了。

看着官晴天愤怒离开的背影,韩程程眼底闪过一丝寒光,随即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看来这苏挽橙的日子过的也不怎么样?

想到了什么,韩程程突然冲进了浴室,看到镜子中的人,韩程程整个人都不好了。

怪不得刚刚秦韶华说她长了一副令人作呕的脸,还真是……

左脸上有一大块红色的胎记,两颊颧骨的地方和鼻梁上全是一颗颗小雀斑,不但如此,还化了一个要多丑就有多丑的妆,整个人实在惨不忍睹。

也怪不得厉家人都不待见她!

韩程程赶紧洗了一把脸,将脸上的妆都洗掉时才发现除了胎记和雀斑之外,苏挽橙还挺好看的,起码那双灵动的大眼和长长的睫毛很漂亮。

不对,苏挽橙小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她脸上根本就没有胎记,这还是韩程程通过苏挽橙的记忆得到的。

那是什么时候有的呢?好像是经历过火灾以后才有的!

韩程程使劲儿搓了一下脸,果然那红色的胎记擦掉了一点点,韩程程冷笑了一声。

看来是有人不想让苏挽橙的真面目被人看到所以故意将她弄丑,可是既然现在她韩程程继承了这具身体,她一定要让这具身体活的无比肆意潇洒才对得起自己重活一世,也对得起自己占用了苏挽橙的身体。

从今以后,世间再无韩程程,只有苏挽橙!

但是比起这个,苏挽橙最想看到的是厉司邪,那个牛逼闪闪,跺一跺脚就能让帝都震三震的男人。

苏挽橙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她算是一个婆家不爱娘家不疼又丑脑袋又有毛病的女人,而她想要复仇,以她现在的实力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得抱好厉司邪这个大腿。

苏挽橙去了厉司邪的房间,轻轻推开房门,苏挽橙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第二章 厉司邪,竟然是他

他背对着自己,苏挽橙没办法看到他的脸,但光从一个挺拔修长的背影能看出厉司邪的身材至少是不错的!

上一世的苏挽橙就知道京都厉家是怎样一个震撼的存在,名门世家,豪门贵族,厉家的雷霆集团更是京都的霸主,它在商业圈里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

房产、饮食、娱乐、科技都有涉及,是京都市每一家公司挤破了脑袋想合作的公司。

而其总裁厉司邪十八岁接管雷霆集团,经过三年的打拼,已将雷霆集团发展到国际,雷霆集团现在市值千亿,而他本人更是全球福布斯财富排名前五,可想而知多有钱。

可就是那么一个天之骄子竟然出了车祸残了!

厉司邪为人神秘,很少出现在的公众场合,所以即便是韩程程也从来没见过他长什么样,只是他的传说她早已如雷贯耳。

比如,厉司邪有严重的洁癖,不会让任何人碰他,谁要是不小心碰他,哪只手碰的他哪只手就废了!

再比如,厉司邪不喜欢女人,甚至有人怀疑他喜欢男人。

再比如,厉司邪脾气不好,但凡惹到他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之前还有人看到一个浑身是血只剩下一个皮包骨的男人被拖出了雷霆集团。

再比如,厉司邪八字不好,克妻克友克家人,厉司邪十八岁那年,父亲跳楼自杀,二十岁那年,自己养的一条金毛被车碾死,二十一岁那年,奶奶从楼梯上摔下去当场死亡!

总之,人人提起厉司邪有崇敬也有害怕。

不过,这对于如今的苏挽橙来说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可是厉司邪的妻子。

她要借着这个身份让邵远之和林幽若那一对狗男女血债血偿,他们从她手里拿走的一切,她要让他们百倍千倍地偿还,最后让他们去阴曹地府向爸妈忏悔。

知道厉司邪现在不想见到自己,苏挽橙悄悄地朝他挪了过去,可脚步刚抬起来,一道性感低沉却又冷清的声音响了起来,“谁?”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但那撩人心扉的低音炮好听的让苏挽橙身心一颤,没错,苏挽橙是一个声控,她对于声音好听的人一点抵抗力都没有,越发的想知道厉司邪究竟长什么样。

厉司邪的眼睛看不见,听觉倒是挺敏锐的,既然被他发现,苏挽橙也没必要再装,“是我……你老婆苏挽橙!”

“滚出去!”

阴冷中带着愤怒的声音不难听出厉司邪对于昨晚的事有多深恶痛绝。

苏挽橙撇了撇嘴,还没看到老公长什么样她怎么可能走,于是笑道:“其实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昨天的鸡汤不是我,我……”

“我叫你滚出去没听见?”

厉司邪突然移动椅子转了过来,苏挽橙在看到他脸的时候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这张脸……

不就是她在临死前看到的那张脸吗?那辆跟她的车撞在一起的车主,虽然他的双眼上还裹着一条白色的绷带,但苏挽橙还是认出了他。

在车撞上来的那一刻,她还在惋惜这样一个绝世美男因为自己的缘故年纪轻轻就命丧黄泉,他竟然没死……

思及此,苏挽橙激动地冲过去一把握住了厉司邪的手,声音都有些颤抖,“你……竟然是你……”

被那双柔、软无骨的小手握着,厉司邪阴沉着脸狠狠地甩开了苏挽橙,周身瞬间散发出了一股阴冷暴戾的气息,刚要开口说话,身子被一个女人紧紧抱住,一股清新的橙香一下子窜入了鼻息。

那不是香水的味道,是这个女人身上独有的香气,而他并不反感这个味道。

就在愣神的那一瞬间,耳边响起了女人带着哭腔的声音,“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放心,从今以后我就是你坚强的护盾,你残了瞎了我都不会离开你!”

苏挽橙的话音刚落,两个女人突然跑了进来,“苏挽橙……你……你们……”

话未说完,两人愣在了原地……

秦韶华一听官晴天说苏挽橙来了厉司邪的房间,担心苏挽橙又要对厉司邪做什么便立刻跑到了厉司邪的房间,却怎么也没想到一直不喜欢被人触碰的儿子竟然和苏挽橙抱在了一起。

不,应该是苏挽橙抱着厉司邪,只是厉司邪没有推开苏挽橙。

这一幕不但让秦韶华惊讶无比,就连原本得意地认为苏挽橙死定了的管晴天都愣住了。

她没看错吧!

苏挽橙竟然和厉司邪抱在一起!

这……怎么可能啊!?

官晴天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还真没看错……

听到秦韶华的声音,厉司邪黑着脸推开了苏挽橙,周身的阴寒之气不减反增,“立刻给我滚出去!”

“老公……我……”

“滚……”

眼看着厉司邪要摔东西,秦韶华疾步走过去扯住了苏挽橙的胳膊将她拉到了门外,“苏挽橙,你怎么回事儿啊?我不是警告过你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出现在司邪面前吗?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见官晴天狐疑地看着自己,苏挽橙默默地挤出了一点眼泪,委屈又坚定道:“妈,我只是想跟司邪处好关系,我们毕竟是夫妻,以后是要相伴一生的人,总不能老让司邪那么讨厌我。”

“而且你也看到了,刚刚司邪还抱了我呢……我知道他现在是因为受伤心理压力比较大,也很怕连累我所以才故意凶我疏远我,但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他的……我还想跟他一起生好多好多小宝宝呢!”

厉司邪的听力极好,苏挽橙的话他全数听进了耳朵里,白色的绷带下面那双幽深如墨的眸子微微一闪。

秦韶华本来有一肚子话要说,可听苏挽橙这么一说好像还有那么点道理,毕竟儿子自从十五岁以后连她都不让碰了,怎么可能允许苏挽橙抱他呢?

难道只是因为苏挽橙是个傻子?还是他已经接受了苏挽橙这个老婆?

“大嫂,刚刚我明明看到是你厚着脸皮抱了大哥,怎么能说是大哥抱你?”

苏挽橙心底冷笑了一声,面上却佯装生气道:“我跟我老公谁抱谁都一样,只是弟妹,你干嘛总是针对我啊,哎呀,你不会是喜欢我老公吧?我可告诉你哦,我老公是我一个人的,他只喜欢我这样的,不喜欢你那样的……”

官晴天老脸都绿了,她气急败坏地吼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谁……谁喜欢大……”

“够了!”秦韶华打断了官晴天的话,“晴天,你要是没事做就多关心关心自己的老公!”

“妈,我……”

“行了,你们两个都给我安分一点!”秦韶华疲惫地揉了揉眉心,走进了厉司邪的房间。

官晴天愤怒地看着苏挽橙,气的牙齿都快咬碎了,她实在很难想象自己竟然在一天内被这个该死的傻子摆了两次道。

“苏挽橙,你今天装疯卖傻地跟我作对究竟是几个意思?”

“哎呀弟妹,我怎么能是装疯卖傻呢?我是真疯真傻啊,再说了,我怎么可能跟你作对呢,咱们毕竟是一家人啊!”

苏挽橙一脸惊讶地样子完全不像是装的,好像真的把官晴天当一家人似的。

官晴天冷笑了一声,“一家人?你也配跟我成为一家人?苏挽橙,你别忘了你是怎么嫁进厉家的!”

第三章 厉家长媳

官晴天冷笑了一声,“一家人?你也配跟我成为一家人?苏挽橙,你别忘了你是怎么嫁进厉家的!”

--------------

苏挽橙蹙眉,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成为厉司邪的妻子。

虽然关于厉司邪的诡异传闻很多,但依旧没法阻挡他是京都所有女人心目中的钻石王子,想嫁给他的人从京都排到了阿根廷。

可厉司邪怎么会娶一个又丑又傻的苏挽橙呢?

对于这一块苏挽橙的记忆残缺,她只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就有了一个老公,而且听爸爸说以后有了老公就没人欺负她所以她才来到了厉家。

看到苏挽橙一副疑惑的样子,官晴天自顾自地冷笑道:“要不是一个算命的神棍说你们苏家的女儿能化解大哥八字太硬的弊端,就你们苏家那种小门小户也能和厉家攀上关系?你姐姐倒是聪明,大哥没出事前恨不得分分钟嫁进厉家,一听到大哥出事,就让你一个傻子替嫁过来。”

苏挽橙勾了勾唇,她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狗血的事情发生在厉司邪身上。

不得不娶一个傻子做老婆,也难怪他会那么讨厌苏挽橙。

苏挽橙突然笑了出来,一脸天真无邪,“这说明我和我老公的缘分到了,挡都挡不住!弟妹,你放心,我和我老公一定会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倒是你,妈不是说了吗?让你没事干的时候多关心关心你老公,不要总是揪着我跟我老公的事儿过不去。”

“你……”

怎么会这样?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傻乎乎的苏挽橙吗?

模样是没怎么变,还是那么丑那么令人厌恶,可为什么她说话的语气和眼神都那么令人不舒服?

尤其是那双幽深晶亮的眸子,好像能一眼就把人看穿似的。

官晴天心里很不舒服,冷冷地警告道:“苏挽橙,你别以为你是厉家长媳你就能压着我,只要我在这个家一天,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看着官晴天下楼的背影,苏挽橙眯了眯眼,官晴天要是不提醒她还真忘了自己可是厉家长媳。

这个身份好像挺牛逼的!

苏挽橙的房间在厉司邪的隔壁,回到房间后苏挽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随后想到了什么她立刻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新闻。

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新晋影后韩程程自杀以及厉司邪出车祸的新闻,还有一段邵远之被采访的新闻,视频里的邵远之伤心地流着泪,好像韩程程的自杀给他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他整个人要多沧桑就有多沧桑,痛失爱人的他在别人眼中是个深情的好男人。

苏挽橙死死地盯着屏幕上的男人,紧攥着手机的手指都在泛白,紧咬着牙关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那一对狗男女。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敲响,“大少奶奶,吃饭了!”

“好,马上来!”

收起手机苏挽橙敛了敛情绪之后出了门,厉家是名门贵族吃饭自然很究竟礼仪,苏挽橙嫁到厉家没多久从来没有在正餐桌上吃过饭,因为苏挽橙之前的吃相很难看,再加上太丑,每次吃饭都是下人直接送到她房间里让她吃。

今天被叫到餐桌吃饭,苏挽橙并没有受宠若惊,反而想知道是什么让秦韶华有么这么大的转变!

官晴天一看到苏挽橙过来,脸色立刻就变了,讨好地朝正位上的秦韶华说道:“妈,大嫂向来不是在她房间里用餐吗?怎么今天叫大嫂来餐厅吃饭?”

“弟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不应该来餐厅吃饭?”

“我……”

官晴天的话还没出口,秦韶华威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从今天开始,不管是早中晚大少奶奶都跟我们一起用餐。”

“是!”清一色的下人虽然不明白秦韶华突然转变的态度,但都点头答应,看来以后不能随便给大少奶奶脸色看了!

官晴天想说什么,可看到秦韶华面无表情的样子就没敢再开口,但是看到苏挽橙那张脸,再美味的饭菜都难以下咽。

倒是苏挽橙好像根本就不在乎所有人的目光,该吃吃该喝喝。

秦韶华不动神色地看了苏挽橙一眼,就见苏挽橙突然朝自己咧着嘴给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

看到苏挽橙傻乎乎的样子,秦韶华心里万分复杂,试问自己最优秀骄傲的儿子娶了一个又傻又丑的女人,她这个当妈的心里能好受吗?

尤其是看到苏挽橙一天到晚没心没肺傻笑的样子,心里更是膈应的慌。

但想到厉司邪让苏挽橙拥抱,而且没有直接将苏挽橙赶出厉家,再加上秦韶华刚刚去看厉司邪的时候厉司邪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所以抱着那么一丝幻想,希望苏挽橙真的是儿子的良人。

饭后,苏挽橙想起了厉司邪,“妈,司邪呢?不下来吃饭吗?我上去叫他!”

人刚站起来,管晴天嘲讽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现在才想起大哥是不是晚了点?大哥要是等你去叫他岂不是都饿死了?”

苏挽橙撇了撇嘴委屈道:“我一开始就记挂着我老公,可是我太饿了,我要是吃不饱怎么照顾我老公?万一他摔倒了或者是怎么了,我哪有力气抱他起来?”

“妈,你看,苏挽橙这是在诅咒大哥摔倒呢!”官晴天心里得意极了,苏挽橙这不是摆明了往枪口上撞吗?

秦韶华的脸色很难看,苏挽橙见状委屈地挤出了几滴眼泪,“我那么爱我老公,弟妹怎么能说我是诅咒他呢?”

“行了行了,还嫌这个家不够乱是吧?”

官晴天脸色一变,什么情况?秦韶华不打算怪苏挽橙了?

秦韶华没有看官晴天而是朝苏挽橙道:“司邪有专门照顾他的佣人,你吃完之后回自己房间吧!”

“那不行,我要去照顾我老公!我老公现在看不见,身为他妻子,我理应伺候他。”

秦韶华有些不耐烦,可想到了什么,她还是点了点头,“行,既然你有那份心,那一会儿你就去给司邪送饭。”

“谢谢妈……”

苏挽橙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和厉司邪见面的机会,这个男人她一定要牢牢地抓在手里,至少不能让厉司邪提出离婚!

照顾厉司邪的一个佣人叫小蝶,自从厉司邪车祸以来,一直是小蝶在照顾厉司邪的饮食起居,现在苏挽橙突然杀出来,小蝶心里别提有多恨。

顶级影后重生丑妻追总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顶级影后重生丑妻追总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顶级影后重生丑妻追总裁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