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名少的宝贝甜妻免费阅读&(项谦泽)小说完结版

来源:zd 作者:七七月 时间:2020-03-27 16:24:29 主角:项谦泽

名少的宝贝甜妻免费阅读&(项谦泽)小说完结版

名少的宝贝甜妻项谦泽

名少的宝贝甜妻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七章:清晨的福利

项谦泽不顾刘安安喊痛,直到上面有了红红的手印才肯停下。

“记住,以后少提这事……”项谦泽松开手,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尤其是当着我爷爷的面。”接着他不再理她,转身走进浴室。

刘安安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空落落的,“如果爷爷知道,你爱的人不是我,而她现在也回来了,会不会觉得他当年的决定做错了,进而让咱俩离婚,让你如愿再娶心上人的吧?”她心里默默地说想。

越想越觉得不舒服,刘安安拉起被子,直接又躺下了,管它呢,再睡一会再说!

而项谦泽从浴室出来看到的,就是刘安安又睡过去的样子,他心情不是很好,自然语气也不好,“怎么还没有起来?”

“着急什么……”刘安安的声音闷闷地,“反正要下午才去,我再睡会,现在胳膊和腿很疼。”

听她这么一说,项谦泽的表情更加不悦了,“那你怨谁?谁让你去逞英雄了?”说完,又走回床边,想看看她的伤。

刘安安听到动静探出头来,“我不逞英雄,难道要看着那壶泼到苏雯静脸上啊?”

“那也轮不到你来出头!”项谦泽面无表情,“你那么爱逞能,小心哪天好心办坏事。”他难得提醒她。

“是啊,是啊……”刘安安点头,“应该留着,让你来个英雄救美就好了。”

项谦泽坐在床边,拉起被子查看刘安安的伤,一边不忘挖苦她,“都说疼了,还不忘和我抬杠,我看你还是伤的不重,既然这样……”他话锋一转,“我是不是也可以不用顾忌你的伤势,做点我想做的事情?”

“别……”刘安安率先投降,“还是算了,我有伤,对着伤员还有这种龌龊的想法,你也是够可以的了。”

“你难道不知道么?”项谦泽声音依然很低,还透露着一点点邪恶,“男人都有一种破坏欲,尤其是我。”说着,他开始坏心地挑逗刘安安。

刘安安左右躲闪,却怎么也躲不开项谦泽的袭击,“哎,哎!你差不多点就行了啊,不要太过分了!”

项谦泽存心想要吓唬吓唬她,吃不到,逗逗她也高兴,“来吧,你放心,我会让你忘了身上的伤的。”

“我好歹也救了你的心上人,你就这样对待恩人的啊?”刘安安有点急了。

谁知,她这话一出口,彻底惹怒了项谦泽,“我刚刚才说过,不许你提这件事,你偏偏不听,看来,我真的得给你点教训,让你加深印象了。”

说完,他直接按住刘安安,不顾她的惊呼。

可怜的刘安安,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就被狠狠地教育了。

项谦泽把加深印象这四个字实施的淋漓尽致,把刘安安狠狠地折腾了个够,等他心满意足了,刘安安已经彻底起不来了。

看着和小猫一样安静的刘安安,项谦泽内心的那种餍足感爆发都了极致,这是他从没有过的感觉。

她看着一脸满足的项谦泽,此刻的他,脸上依然没有笑容,但是脸部线条柔和了不少,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有点好脸色给她。

刘安安再次睡醒的时候,项谦泽已经不在卧室里了。

她稍微一动,身上就传来了酸痛感。忍不住皱眉,男女之间的这种事情实在是不公平,为什么她就觉得这么累,而那个罪魁祸首却依然神采奕奕到不行?

想着想着,她的心里升起巨大的空虚感,身体上的满足更是反射出心里的苦涩,她自嘲的想,你看,即使是两个不相爱的人,也能在一起,做着让人面红心跳的的事情,都说心灵合一才是最美好的,但是,不爱的人,依然也可以满足彼此。

胡思乱想间,刘安安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快要中午的时候才懒洋洋的爬起来,而项谦泽则一直在书房忙着工作,等他忙完工作从书房出来,两人收拾了一下,就一起出门了。

来到项家大宅,项谦泽率先往门口走,刘安安紧跟身后。

一进门,早早等在门口的项谦泽妈妈就热络的迎了上来,长年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保养的相当的好,看上去感觉才40岁的样子。

“阿辉回来了?”佳美娟几步走过来,步态优雅,“来,让妈看看,两个星期没回来了,妈可想你了!”

这时,跟在项谦泽身后的刘安安声音低低地叫了一声,“妈。。。。。。”

听到刘安安的声音,佳美娟的视线才从儿子移开,仿佛才看到刘安安一样,眼神犀利地快速看了她一眼,嘴里飘出个若有若无的字,“嗯。。。。。。来啦?”

“嗯。”刘安安低声答应。

佳美娟不再看她,转身拉着项谦泽走到客厅,公公因为工作忙没有在家,婆婆佳美娟温柔地和项谦泽说话,而项谦泽则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

刘安安局促地坐在项谦泽身边,坐姿端正,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惹得婆婆不高兴了,但是佳美娟压根不搭理她,她彻底拿刘安安当透明的。

“阿城和安安回来啦!”一道声音从楼梯口响起,刘安安抬头一看,项谦泽的爷爷项建国正由保姆张婶搀扶着,缓步走下楼,朝着客厅走来。

“爷爷。”两人齐齐起身,项谦泽几步走过去,扶着他走过来坐下。

“好,好……”项建国答应着,“安安啊,你坐,你坐。”

刘安安乖巧的答应着,跟着坐了下来,“爷爷对不起,我最近工作有些忙,所以一直没来看您。”

“没关系,没关系”项建国连连摇头,“你们事业为重,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可以开饭了!”很快,张婶从厨房里走出来,笑着说道,几个人一起到了饭桌旁,纷纷落座。

席间,佳美娟一直在给项谦泽不停地夹菜,而刘安安坐在项谦泽旁边,低着头,小口的吃着碗里的饭。

佳美娟一会儿挑剔说她的坐姿不标准,一会又说她筷子碰了碗发出了声音,没有礼貌。

而项谦泽,一直在一旁安静的吃着,对于母亲数落刘安安,他视而不见。

第八章:回婆婆家吃饭

刘安安低着头听着婆婆的数落,期间不断地点头,表示婆婆说的对,偶尔抬头冲着佳美娟微微笑一笑,这笑容看在佳美娟眼里,只觉得刺眼极了,心里虽不高兴,但碍于公公在场,也不好多说什么。

“安安……”项建国热情的招呼着她,“你多吃点啊,不要光吃饭,想吃什么自己夹。”

刘安安笑着点点头,夹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菜,慢慢地吃着。

一旁的佳美娟看不下去了,“哎呀!真是的,要不要做的这么委屈兮兮的啊!好像我们家不让你吃饭一样,吃个饭都这么藏着掖着的,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就是上不得台面!”

一句话,让刘安安拿着筷子的手顿住了,眼前这个菜,她是夹也不是,不夹也不是。

悻悻地收回筷子,她仍然默默地吃米饭,没过多久,佳美娟又看不下去了。

她直接放下手里的筷子,扭头对刘安安说,“哎,我说……”刘安安连忙抬起头,不明白自己哪里又惹婆婆不高兴了。

“你怎么只顾着自己吃啊?都不说关心一下阿辉呢?”显然,佳美娟是觉得刘安安不关心自己的老公,只顾自己了,“先不说要不要问问他饭菜是不是可口,起码你也要给他夹夹菜啊!”

“哦!”刘安安连忙点头,伸出筷子,夹了一块鱼肉放在了项谦泽手边的餐盘里。

项谦泽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吃,还没等刘安安有反应,佳美娟再次不满意起来。

“哎呀!你说说你……”她忍不住数落起刘安安来,“都结婚这么久了,竟然连自己老公不吃鱼都不知道,你这媳妇儿是怎么当的你!”

刘安安觉得茫然,她不知道项谦泽是不吃鱼的,她有些尴尬地把鱼肉夹回自己碗里,“那我吃好了。

这个举动,自然又惹来婆婆的一阵数落。

最后,是项建国看不下去了,出声训了佳美娟两句,她才不情不愿地闭上了嘴,不再说什么。

刘安安悄悄松了口气,她趁空档抬头看了眼项谦泽,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哪怕是,说一句维护她的话。

这天下班回家,刘安安做了晚饭填饱肚子,准备看电视打发时间。项谦泽是不回来吃的,所以刘安安也就没有管他。

正觉得无聊,门外传来门铃声,刘安安走过去,也没有看是谁就打开了门。

一开门,刘安安有些愣了,门外站着笑意盈盈的苏雯静。

“嗨,安安。。。。。。”苏雯静优雅地和她挥挥手。

“阿雯,你,你怎么会来?”刘安安一时没反应过来。

闻言,苏雯静露出伤心的表情,“怎么,你不欢迎我来啊?那我走好了!”说完,她一跺脚,假意转身就走。

“哎!”刘安安连忙拉住她,“我不是这个意思,怎么可能会不欢迎你来呢?快进来!”说着,她拉着苏雯静进门。

苏雯静随着刘安安走进去,她好奇的四处打量着,“安安,你们家装潢的不错嘛,应该是项谦泽的风格吧?”

说着她坐了下来。

刘安安端着水杯和水果从厨房出来,“嗯,是的,都是他布置的,我的审美他不喜欢。”

“嗯嗯,我也觉得是……”苏雯静连连点头,“就你的眼光,别说是他了,我都不敢恭维,不像项谦泽,他一向眼光好,看什么都有他独特的审美。。。。。。”说着说着,苏雯静好像是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连忙打住,“那个,安安,我没有别的意思的,我,我就是说。。。。。。”

“嗯,我知道。”刘安安低头削苹果皮,轻声说。

“你,你知道什么?”苏雯静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刘安安认真的削着,直到削完,她抬头,把苹果递给苏雯静,看着她说,“我知道你和项谦泽以前的关系。”

苏雯静一下子觉得错愕,“你,你知道?”

“嗯……”刘安安点头,“我知道你们以前是恋人,后来分手,你也是因为这件事才出国的。”

苏雯静一下说不出话了,半晌,她才反应过来似得,“那个,安安,我,我真的没别的意思,你结婚的时候我没赶回来,我压根没想到你老公是他,后来我回来了才知道,之所以一直只说我和他是校友是担心你胡思乱想。。。。。。”苏雯静有些着急了,她拉着刘安安的手,急于想要解释,眼睛里都因为着急而有了眼泪。

“嗯,我知道。”刘安安点头,依然还是这句话。

“那你,不生气我瞒着你?”苏雯静小心地问。

“怎么会,我不生气。”刘安安摇头。

“那就好。”苏雯静放下心,一下子破涕为笑,真真是一幅惹人怜爱的画面。

刘安安看着她,也笑了笑。说实话,如果不是自己,那项谦泽和苏雯静,最后一定会在一起,是她,生生夺走了本来应该属于苏雯静的男人,两人直到上大学的时候才分开,她知道苏雯静在大学里交了男朋友,从每次的电话里她都能听出来苏雯静的幸福甜蜜,没想到后来苏雯静却毫无征兆的出国了,男朋友也分了,她虽然觉得很突然,但因为自己那段时间也有点自顾不暇,就没有过多的问。

没过多久,项谦泽就出现了,这个帅气的男人,对她说的话却是,他俩自小被订下婚约,为了让心脏不好的爷爷高兴,答应娶刘安安,刘安安自然拒绝,这样荒唐的事情,她说什么也不会答应,但是男人说可以帮她摆平弟弟欠下的巨额高利贷,几经犹豫,刘安安最终答应,两人匆匆领证结婚。

婚后,自己无意间在项谦泽书房抽屉里看到他和苏雯静亲密的合影,这才惊觉,自己最好闺蜜口中的男朋友,竟然就是自己的老公

“安安?”苏雯静见她发愣,忍不住又叫她,“安安?”见她回神,她好奇的问,“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刘安安回神,“你喝点水吧!!”

“嗯嗯,好。”苏雯静笑着点点头,然后假装无意地问,“安安,项谦泽,每天回来都很晚么?”

“嗯,是……”刘安安点头,“他一般回来都挺晚的。。。。。。”正说着,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两人齐齐朝门口看,项谦泽提着公文包推门进来,看到苏雯静,明显觉得有些意外。

第九章:情敌暧昧

“你回来了……”刘安安走过去,接过他的外套和包。

项谦泽看了她一眼,对苏雯静说,“你也在啊?”

“是啊!”苏雯静笑靥如花,“我路过来看安安,顺便,想要请教你一些事情。”

闻言,刘安安抬头看她,这,她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

“好,那去书房说吧!”项谦泽点点头,带着苏雯静去了书房。

……

刘安安百无聊赖地按着电视,翻了好几遍也没找到能看下去的,想了想,她放下遥控器,起身进了厨房,片刻后,她端着两杯咖啡和一盘点心,走向书房。

门一推开,里面的情形一下子映入刘安安眼里。

项谦泽坐在书桌前的转椅上,面无表情,但是语气很温柔耐心的说着什么,而苏雯静站在他旁边则半靠着书桌斜靠着,听着项谦泽的解释,时不时的点头微笑,而从刘安安这个角度看过去,苏雯静的上半身几乎全部依靠在项谦泽的左臂上,气氛暧昧。

“咳咳!”见两人没有注意到门被推开了,刘安安只好出声提醒。

听到声音,两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

看到刘安安正站在门口,苏雯静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快速地站起来,脸上略显地有些尴尬,不安地看着刘安安。

“进来之前不知道要敲门么?”项谦泽显然很不高兴,他一向不喜欢自己的私人领地被人随便进出。

“不好意思……”刘安安道歉,“我忘了,再说,我手上端着东西呢,也不方便敲门。”说完,她走过去把东西放在书桌上。

“担心你们渴了,我磨了咖啡,还有点心,你们尝尝。”刘安安对着两人说。

苏雯静已经走回到书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听她这么说,她笑着点点头,“项谦泽,你看我家安安,真是典型的贤妻良母,你能娶到她,真是好福气!”。

项谦泽依然很不耐烦,不悦地说:“这没你什么事,你出去吧!”

“好。”刘安安说完,转身走出去,并体贴的关上了门。

回到客厅没过多久,书房的门再次被打开,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项谦泽,真的谢谢你!”苏雯静一边走一边不忘和项谦泽道谢。

“客气了。”项谦泽脸色平淡,语气到稍微有些温度,不再是硬邦邦的声音。

“讨论完了?”刘安安站起来,看着他们。

“嗯,差不多了……”苏雯静点头,“这还要感谢项谦泽肯帮忙。”她看了项谦泽一眼,接着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以后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你可不要推辞呀!还有安安,以后我找你老公咨询问题,你可不能吃醋哦。”

项谦泽不置可否,刘安安则摇摇头,“不会,随时欢迎。”

“呵呵。”苏雯静娇笑着,“还是我家安安对我最好了,那我就先走了。”说着,她拿着包往门口走。

“我送你。”项谦泽突然说。

“不用了,我的车就在楼下。”苏雯静拒绝。

“我送你下楼。”项谦泽坚持。

苏雯静笑了,“好呀,正好我还有点不明白的地方问问你。”说着,她转身对刘安安说,“安安,我走了,改天有时间咱俩再一起逛街啊!”

“好……”刘安安点点头,送两个人出了门,“路上慢点,注意安全。”刘安安嘱咐道。

“好。”苏雯静回眸一笑,笑容明媚动人,连刘安安都觉得艳惊,倒是项谦泽还是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项谦泽回来的时,刘安安已经睡下了,他扫了她一眼,接着走进浴室,出来的时候,头发上还在往下滴水。随手拿毛巾擦了几下,接着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刘安安似乎感感觉到他回来了,嘴里嘤咛了一声,转过身来,双腿无意扫过他的腰腹之间。

项谦泽一怔,登时便感到腹间一阵紧绷。

项谦泽头发上的水滴落在刘安安的皮肤上,突然的冰凉让她一阵瑟缩,不自觉的往他温暖的身体靠了靠。

项谦泽翻过身,一手抱住她,刘安安乖巧的凑上来,找了个舒适的地方,蹭了蹭,继续安睡。

项谦泽双手开始满满游走。

刘安安抗拒那双手的进一步侵袭,不停地在他怀里扭动。

这于项谦泽而言,简直就是赤露露的勾引,喘了一口气,无法控制的欺身而上。

而刘安安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项谦泽彻底吃干抹净。

等到一切结束后,项谦泽起身,“你要去洗么?”

刘安安依然喘的很厉害,她轻轻地摇摇头,她现在只觉得累的厉害,根本没有力气再去洗漱了。

见状,项谦泽也不再说什么,自己去洗了一下回来继续睡觉,他上床,背对着刘安安,很快睡去。

刘安安轻轻地翻转身,她看着项谦泽的背影,上面还有几道红痕,应该是自己刚才留下的,她伸手,轻轻地摸了摸那些痕迹,却没想惊醒了项谦泽。

他有些不耐烦,“还不睡觉干什么!”

刘安安悻悻地收回手,不敢再发出声音,她怔怔地看着眼前宽厚的后背,然后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早上醒来,项谦泽早已经离开了,刘安安伸了伸懒腰,也起床准备上班了。

一路上堵车堵的厉害,再加上刘安安开车的技术一般般,停停走走的到了公司,勉强没迟到。

刘安安轻手轻脚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暗暗庆幸,组长不在。

刘安安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这家小的贸易公司做职员,成绩不好不坏,她也觉得工作不累,工资也够花,所以这几年也没有过换工作的想法。

难怪项谦泽有一次嘲笑她说,她是一个永远不知道上进的人,稍微好一点的生活就会让她觉得很满足。

正当她开始准备工作的时候,一旁的王琪从后面捅了她一下,“嘿,怎么才来?刚才李古板看到你没到,脸色可是不好啊!”

“路上堵车,还好没迟到。”刘安安小声地回答。

“嗯,也幸亏她只是转了一圈就走了,不然你可就惨了。”王琪点点头说道。

名少的宝贝甜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名少的宝贝甜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名少的宝贝甜妻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