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许你笑倾城》主角祁晓筠陆堇全本大结局阅读

来源:zzy 作者:祁晓筠 时间:2020-03-27 16:07:25 主角:祁晓筠陆堇

《许你笑倾城》主角祁晓筠陆堇全本大结局阅读

许你笑倾城祁晓筠陆堇

《许你笑倾城》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死马当活马医

坐在沙发上,她的心卡在嗓子眼,很想跟陆堇彦使个眼色,让他不要吃,但万一他没接收到,被旁边的管家看到就糟糕了。

当床被摇起来时,陆堇彦大手一伸,把菜盘子掀到了地上,“我只吃青菜豆腐。”

祁晓筠的心思,他已经猜到了。

有些人只要对视一眼,就能猜到对方的想法。

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吧?

祁晓筠松了口气,大少爷身残志坚,上道!

“管家,让人上来收拾一下,还是给少爷做份豆腐吧。”

管家肺都要气炸了,从阁楼出来,恶狠狠的瞪着她,“少奶奶动动嘴皮子就行,我们可不好做呀。”

祁晓筠耸了耸肩,“以后少爷的饮食由我来负责,我自然有办法让他吃好喝好,让夫人高高兴兴的。”

陆堇彦的饮食权必须要接管过来。

管家悻悻的离开了。

这栋宅子由他说了算,这个女人想取代他,当女主人,做梦!

祁晓筠已经想到一万块要怎么花了。

第二天,她购完物回来,就被管家拦住了,要检查她买的东西,“少奶奶,得罪了,我们得确保少爷的安全,从外面带回来的东西都要例行检查。”

祁晓筠也没有争辩,主动配合。

“我买了电磁炉,阁楼在顶层,每天跑上跑下,太累了,旁边的储藏室空着,刚好可以当个小厨房。其他都是我的衣服、鞋子和包包。”

她说着,解开了羽绒服,还故意抖了抖毛衣,让他知道里面没藏东西,“你这安保措施做得不错,不过监督必须是相互的,以后宅子里的人不管买什么东西回来,都要拿出来,大家一起检查。”

她是不会让这个狗腿子占上风的。

管家抓狂,转身离开。

晚上,趁楼下的人都睡了之后,她把买回来的药材煮好,倒进浴缸,给他泡澡,既能治皮疹,又能舒经活络。

她早就有防备,不该让管家看到的东西都绑在腿上,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脱她的大棉裤。

之后,烧了一壶水,灌热水袋。

“好暖和哦,以后晚上,我们就不会冷了。”

陆堇彦深邃的眸子幽幽闪着一丝冷光,“你胆子挺大。”

她戏谑一笑,“我们现在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肯定不会告发我。”

陆堇彦露出了一点讥诮之色,挺会算计。

“床底下有块木板是松动的。”

祁晓筠秒懂,立刻跳下床,钻到了床底下。

掰开木板,里面是空的,刚好可以藏东西。

她正想着买来的“违禁品”该藏在哪里,这下完美解决了。

回到床上,她莞尔一笑,“陆堇彦,你是折翼的天使,等有一天,你的翅膀好了,就会重新飞上天空了。”

陆堇彦望着天花板,脸上有了一丝凄迷之色。

他的翅膀还能好吗?

他不知道。

但再难,也要撑下去,绝不让迫害他的人称心如意。

“你是什么?”

“我不是天使,是块废铁。”她自嘲一笑,虽然才二十多岁,却好像已经活了一辈子,看透了世态炎凉,尝尽了人生百味。

陆堇彦没想到她会这样形容自己,微微一怔,转过头来,她贴得很近,他的唇就这样不经意的碰到了她的。

一股电流穿透了她,让她轻轻打了个颤儿。

她的脸红了,红得像熟透的华盛顿苹果。

虽然陆堇彦现在落魄不堪,但依然无法遮掩那完美无瑕的俊美面庞。

她赶紧的把头埋进了被子里,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这不是吻,就是不小心碰到了。

她这么丑,他不会想要吻她的。

陆堇彦抿住了唇,嘴角似乎还残留着女子的气息,她的唇软软的,温温的,和想象中不一样。

但他不会动情,他一向冷情冷性,不会对任何女人动心。

而且如今的状况,感情,完全是负累。

“回你原来的地方睡。”他的语气变得极冷,带着命令的意味,必须跟这个女人保持距离。

祁晓筠剧烈的震动了下,脸色由羞赧变成了难堪。

“……好。”她几乎是仓惶的,抱起被子回到了沙发上。

那里好冷,连心都快被冻僵了。

她打了个哆嗦,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热水袋拿走。”

她微微一怔,转头看着床上的人,“你会冷的。”

“拿走!”他又换上了命令的语气,他从来都不怕冷,这东西女人才需要。

祁晓筠不敢再多说什么,把热水袋拿了过来。

被窝里一下子就暖和了。

但心窝里还是冷冷的。

她明白,陆堇彦从心底里是嫌弃她的。

……

第二天,天还没亮,她就起来了,要给陆堇彦做针灸。

“我小的时候,爸爸用针灸加推拿的办法治好过一个因车祸受伤的瘫痪病人,我经常在旁边帮忙,记得他选用的穴位,给你也试试。”

父母都是中医师,她从三岁就开始学针灸了,人体720个穴位,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陆堇彦耸了耸肩,“死马当活马医吗?”

“只要神经没有坏死,就有康复的希望。”她安慰的说。

中医讲究的是内在的调理,病人的意志力对于疾病的治愈也是很重要的。

陆堇彦幽幽的看着她,目光犀利而深沉,心中思虑了一会,说道,“我要好了,你怎么跟她交代?”

她狡狯一笑:“你好了,不就能罩着我了吗?”

陆堇彦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

他发现了,这个女人脑子里的褶子,比楼下那帮孙子多,需要更加警惕。

针灸完之后半个小时,可以进食喝水。

她給陆堇彦倒了一杯温水,排毒,然后去楼下厨房拿东西做早餐。

阁楼在四楼,管家和佣人都住在二楼,走到楼梯拐角处,一阵怪异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从长廊尽头传来,像是有人在哭。

她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私下里鬼混

露台上,正在上演不可描述的“战斗”场面,激烈异常。

男的是管家,女的是佣人阿梅。

祁晓筠惊呆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活春宫。

宅子里不准有手机和电脑,两人怕是太无聊了,一睁眼就开始啪啪啪的娱乐活动。

祁晓筠并不想打扰他们,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她悄悄的后退两步,正想离开,一不小心绊倒了脚边的花盆,“砰”的一声脆响,惊动了露台的人。

她转身就跑,管家连衣服都没穿,狂追过来。

“少奶奶,原来你还有偷窥的癖好!”

听语气,他一点都不慌张,还有几分兴师问罪的意味。

祁晓筠很清楚,这是因为他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她深吸口气,转过身来,走到他面前,把他从头到脚扫了一遍,“身材不错。”

作为一个学医的人,她对果体早就见怪不怪了。

阿梅跑了过来,把衣服拿给管家,她没有管家那般冷静,嘴角在微微的颤抖,“少奶奶,你最好当作什么都没看到。”

这话,像是一种威胁。

祁晓筠笑了笑,虽然男欢女爱是人之常情,但陆家绝不会允许佣工私下里鬼混,这算是一个把柄落到她的手里了。

要是他们想杀人灭口,她也不会坐以待毙。

“放心,我这个人一向很有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鱼死网破。只要大家能和睦相处,刚才的事,我一个字都不会说。”

话锋十分的锐利,这是一种变相的警告,我好,大家好,我要不爽,大家就一起死。

管家精明着呢,哪能听不明白,“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只要少奶奶守规矩,我们也不会为难你。”

祁晓筠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记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话意味深长,说完,她转身下了楼。

阿梅望着她的背影,眼底闪过一道阴鸷的寒光。

如果东窗事发,倒霉的肯定是她,像这种每天吃喝玩乐,躺着赚钱的活,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她不能被炒鱿鱼。

……

做好早餐,祁晓筠把陆堇彦扶上轮椅,一起坐到桌前吃饭。

“你知道我刚才下楼看到了什么吗?”

“什么?”陆堇彦挑眉。

她掩起嘴,压低了声音,“管家和阿梅在玩十八禁。”

她觉得这事有必要让他知道,毕竟是一条船上的人。

陆堇彦的表情十分平静,没有一点惊讶之色,似乎早就知道了。

“阿梅在农村老家有老公,还有两个孩子。”

他的语气漫不经心,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却让祁晓筠惊讶不已。

这就不是正常的交往了,而是出轨啊。

“管家知道她结婚了吗?”

“不知道。”陆堇彦耸了耸肩。

陆家对雇工的管理相当严格,一旦发现雇工私生活混乱,会立马开除。管家不会蠢到给自己惹上一身骚。

祁晓筠震惊,一来是管家不知道阿梅已婚,二来是管家不知道的事,陆堇彦竟然知道。

他不是在这里被囚禁半年,与世隔绝了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堇彦俊美无匹的脸上,有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神色,“有些事,心里明白就行,不要问太多。”

这是提醒,也是警告。

祁晓筠看得出来,他并不相信自己。

其实她一直很困惑,从前的他,集万丈光芒于一身,有金融奇才和商界战神的美誉,不可能因为身体残疾了,就甘心被囚禁在这里,任人宰割呀?

这背后是不是还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喝了一口牛奶,她转移了话题,“待会我给你剪头发。”

他不说,她也不会追问,好奇心杀死猫。

吃完早餐之后,她拿来了理发工具,给他剪了一个寸头。

陆少爷这张脸,完美无暇,寸头一样迷死人不偿命,她这个丑女站在旁边,真有种蒹葭倚玉树的感觉。

“跟我结婚,还是你比较亏。”她笑了笑,调侃的语气掩盖了心头的一点自卑。

就算他瘫了,依然是尊贵的豪门公子,而她除了一条贱命,一无所有。

陆堇彦从镜子里瞅了她一眼,沉默未语,神色淡淡的,像是认同了她的话。

她被戳了一下,赶紧撇开眸子,不敢再去看他。

那点自卑感,悄悄的蔓延开来……

下午的时候,宅子里来人了。

是陆家的另一位少爷,陆夫人的亲儿子陆堇钰,还有阳城第一美女钱安安。

或许是同父异母的关系,两兄弟长得一点都不像。

虽然陆堇钰也是英俊潇洒,颜值爆表,但和陆堇彦比起来,还是相形见绌。

陆堇钰一进来,就径直去了阁楼。

这会陆堇彦正在平台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书。

祁晓筠在房子里煲汤。

看到哥哥,陆堇钰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从小到大,他都生活在陆堇彦的阴影里,智商被碾压,能力被秒杀。

他各种嫉妒,各种恨。

现在陆堇彦瘫了,他总算有了咸鱼翻身的一天。

“一个半身不遂的残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我是你,早就割脉自杀了。”

陆堇彦面无表情,甚至都没有抬头瞟他一眼,仿佛没有看到他,没有听到他的话。

这个反应让他恼火无比。

“听说你娶了个丑八怪,恭喜啊!我把安安带来了,让她好好看看你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很快,她就会成为我的女人,而你就跟那个丑八怪过一辈子吧。”

陆堇彦依然不理会他,脸上犹如覆盖着一层寒冰,把所有的表情都冻结了,唯有一双眼睛,深不见底。

他很清楚,陆堇钰一直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从来没有所谓的兄弟情可言。

他过来,除了故意找茬,没别的事了。

他越是沉默,陆堇钰就越生气,“你腿残了,耳朵也聋了吗?”

他抬起脚,使出全身力气朝轮椅踹去。

轮椅倒了,陆堇彦也跟着摔到了地上。

祁晓筠一直透过窗户,偷瞄着外面的动静,看到这一幕,赶紧冲了出去。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撒一波狗粮

“三少爷威武霸气!”

她没有扶陆堇彦,而是在一旁拍手叫好。

陆堇钰愣了下,没想到这里还有别人,“你是谁?”

“我就是你哥娶的丑八怪呀。”祁晓筠故意扯下脖子上的丝巾,露出了丑陋的深红色疤痕。

陆堇钰倒吸了口气,这脖子真够瘆人的,晚上看着肯定做噩梦,“你跟这个瘫子果然是绝配。”

祁晓筠扯开嘴角,露出极为夸张的假笑,“小叔子,嫂嫂我喜欢你这样的,风流倜傥、霸气外露,我要当你的迷妹。以后你要经常过来玩哦,嫂嫂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她说着,张开双臂就朝陆堇钰扑去,仿佛恶狼扑食。

陆堇钰被吓了一大跳,几乎是下意识的,转身就跑。

老妈真会给陆堇彦挑老婆。

不仅是个丑八怪,还是个疯子。

祁晓筠站在楼梯口冷笑了一声,听到脚步声远去,就走过去扶陆堇彦。

“不用。”他轻吐了两个字,一手撑住轮椅的扶手,一手撑地,猛地一用力,轮椅就和他一同稳稳当当的回到了原位。

“哇!”祁晓筠惊叹,“原来你身手这么好。”

深藏不露啊!

“你的演技也不错。”他勾了下嘴角,仿佛洞穿一切。

祁晓筠撇撇嘴,她不能正面出击,只能用这种办法把对方吓走,否则还不知道会怎么闹腾。

“你那个弟弟,以后还是少来的好。”

陆堇彦也是这么想的,有些人,眼不见为净。

汤炖好之后,祁晓筠推着他进了房间,正想盛汤给他喝,钱安安走了进来。

适才进门之后,她就去了化妆间补妆,要让陆堇彦看到自己最美的一面。

“堇彦,你的腿好些了吗?”她径直走到陆堇彦的面前,完全无视祁晓筠的存在。

其实一进来,她就看到她了,也知道她是谁,但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这个女人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陆堇彦是绝对不会喜欢她的。

陆堇彦的神色冷冽而淡漠,并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变得温柔。

“没什么事,不要到这里来。”

钱安安像是挨了一记闷棍,肩头微微一颤,“堇彦,我会等你的,等你好了,我们还像从前一样,一起攀沿,一起骑马,一起潜水,好吗?”

“我结婚了。”陆堇彦朝旁边的女人瞅了一眼,见她像根木头伫着一动不动,皱起了眉头,似乎对她的表现很不满。

祁晓筠确实有些无所适从。

虽然是原配,却有种当了电灯泡的感觉。

不用猜都知道,这是某男的旧情人。

如此美艳动人,他肯定很喜欢她。

她要不要自觉一点,回避一下呢?

在她思忖间,钱安安的声音传来:“那个女人是来冲喜的,不是真的嫁给你。她不仅长得丑,人品也差。你知不知道,她是个劳改犯,杀过人,刚从监狱放出来,哪有资格真当你的妻子?”

祁晓筠的嘴角狠狠地抽动了下,这无疑是在她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她缩到了角落里,仿佛想让昏暗的阴影遮蔽自己的难堪。

她的下巴低垂着,几乎贴到了胸口,不敢抬眼去看陆堇彦,唯恐看到他嫌弃的、厌恶的眼神。

陆堇彦一直在看着她,把她微妙的反应尽收眼底。

“女人狠一点也挺好,守得住家。”

听到“家”这个字,祁晓筠的心像被拨动的琴弦,颤颤袅袅的。

这个词,好陌生。

自从父亲失踪,母亲进了精神病院之后,她就没有家了,一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

她抬起头,正对上陆堇彦的目光,虽然依旧淡漠的像窗外的冷风,但至少没有嫌弃之色了,也算是一种安慰。

“过来。”他唤了声,用着命令的语气。

她一步一步朝他走去,快到他面前时,他铁臂一伸,抓住了她的小手,轻轻往回一收,她就跌坐进了他的怀里。

突如其来的亲密让她脑袋有些缺氧,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但下一秒就明白过来,他是要演恩爱戏。

她当然要配合。

曾经高高在上的他,怎会愿意心爱的女人看到自己落魄的一面?

钱安安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熊熊的妒火在里面疯狂的燃烧。

“堇彦,你是故意在气我,想把我气走,对不对?”

“我对你没兴趣。”陆堇彦操纵控制杆,把轮椅转了个圈,朝向了窗户。

钱安安不信,笃定他是因为身体残疾,刻意回避她,他怎么可能喜欢一个丑陋的劳改犯呢?

祁晓筠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她现在在陆堇彦的阵营里,他想做啥她都会配合,只要他好了,她就可以获得自由。

为了避免场面一直尴尬,她赶紧把话说死,“钱小姐,娶鸡随鸡,娶狗随狗,他既然娶了我,就要跟我白头到老,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她一边说一边偷瞅着陆堇彦,见他嘴角勾了下,就知道自己做对了。

钱安安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作为阳城第一名媛,她习惯了被众星捧月,无论是陆堇彦,还是陆堇钰,都要成为她的裙下之臣,至于那些不自量力的女人,要敢当绊脚石,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堇彦,我会一直等你的,没有人可以破坏我们未来的幸福。”

她说完,转身跑了出去。

她一消失在楼梯口,陆堇彦就松开手臂,祁晓筠很自觉的站了起来。

她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我们不是应该上演鸡飞狗跳、刀光剑影的戏码吗?这么秀恩爱,她告诉了你弟弟怎么办?”

陆堇钰知道,就意味着陆夫人会知道。

许你笑倾城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许你笑倾城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许你笑倾城全部章节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