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龙门战婿》主角薛正杜纯全本大结局阅读

来源:zzy 作者:薛正 时间:2020-03-27 16:01:55 主角:薛正杜纯

《龙门战婿》主角薛正杜纯全本大结局阅读

龙门战婿薛正杜纯

《龙门战婿》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家族考核!

小黄本在族人手中传阅,

族人脸上,浮现出惊心动魄的表情。

那是一个孤儿院开出的证明,证明杜纯并非杜城亲生,与杜家也没有血缘关系。

杜城无从抵赖。

他与吕慧成亲第二年,就被查出无法生育。

那时,杜城年轻气盛,死要面子,自然不肯承认。

而且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事关自己在族中地位,一旦承认,恐被有心人利用。

夫妻俩合计一番,就从孤儿院领养一个,来了个瞒天过海。

其间过程,也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唯恐被人瞧出破绽。

不曾想,时隔这么多年,还是被发现了。

“不……这,这不会是真的,”

杜纯一脸茫然,拼命摇晃吕慧,“妈,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吕慧不断安抚。

杜瑾得意洋洋。

她早就搜集到了证据,只是一直没有亮出来。

最合适的时机,应该是在三天后,杜城无力解决集团危机,引咎辞职,

杜瑾再将这份证据亮出,那就是压倒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是她没有想到,杜城居然能力挽狂澜,反客为主。

这个时候,她只能退而求次,将这张牌打出来,把水搅浑。

果然,老奶奶气得面色冰寒,

沉稳如她,此时也声嘶力竭,怒吼道:“老三,你好大胆。你骗了老身二十多年哪。你骗了族人二十多年哪。可怜你那老父亲,他临死都被你蒙在鼓里。你说,老身怎能信你。”

杜建本以为必死之局,竟然绝处逢生,喜不自胜,赶紧煽风点火:“妈,您别生气,别为了这种玩意,气坏了身子,不值得。不过话又说回来,家族血脉这种大事,老三都敢胡闹,公司交给他,确实不能让人放心,不如……”

“家主,”一位族老站出来道,“血脉是家事,公司是国事,自古忠孝难以两全,家事国事,不可混为一谈。”

“不对,”一位族老摇头晃脑,“百善孝为先,孝道不讲,欺上瞒下,不忠不义,毫无信誉。商家以信誉为本,三爷所作所为,如何服众?”

“我支持二爷。”

“我支持三爷。”

又开始站队……

老奶奶气得直喘。

下人端来一碗参茶。

老奶奶喝完之后,才稍微平定下来,冷冷道:“此事,老身要与族老们,商议一下。”

说罢,转身进了里屋。

八个族老,也跟着进去。

族人争执不下。

杜纯脸色惨白,还在绝望地说着:“妈,这不是真的……”

突然,手上一暖,转过身去,就看到薛正攥着她手,目光柔柔。

“薛正哥……这不是真的……”杜纯泪光涟涟。

“不管是真是假,我都会陪在你身边。”薛正坚定地道。

本来,他看中的,就是杜纯,至于她身份,无关紧要。

吕慧也在不住地安慰。

杜纯这才感觉,稍微好过了一些。

约莫过了两个多钟头,老奶奶和八位族老,走了出来。

族人争执声,立刻停止。

老奶奶使了个眼色,

两个彪形大汉上前,将杜城捆了结结实实。

杜城自认理亏,没做任何抵抗。

杜建、杜瑾父女,点头奸笑,乐不可支。

然而,下一秒,两个大汉,朝着杜建走来,虎视眈眈。

“哎?”杜建顿感不妙,“妈,这是……几个意思?”

大汉二话不说,麻肩头拢二臂,也将杜建,捆了个结实。

杜瑾也慌了:“奶奶,我爸没犯罪啊,绑他做什么?”

老奶奶没有理会,沉着脸,冷冷道:“老三败坏门风,老二涉嫌贪污,此二人,都不适宜再担任集团总裁,老大又在省城,分身乏术……”

杜瑾闻言大喜。

二代不适合当总裁,那总裁职位,势必要落在三代头上。

杜建也忙不迭道:“妈,既然如此,就让杜瑾担任总裁,族老从旁辅佐。毕竟,她是正宗骨血,杜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用你教吗?”

老奶奶断然一喝,杜建赶紧闭嘴。

在场族人,目光殷切。

有支持二爷的,有支持三爷的。

不论老奶奶做出怎样决定,必然会有一半不服。

老奶奶冷冷道:“刚才已经跟族老商议过了,杜纯虽非老三亲生,但是杜家养育这么多年,耳濡目染,言传身教,已得杜家精髓,从今日开始,老身将她收为义孙女,她的身份,不容他人,再行质疑。”

吕慧闻言,激动得热泪盈眶,赶紧拜谢。

杜纯却神情木然,还没有从刚才打击中,清醒过来。

不少人频频点头,也有不少人皱眉摇头。

老奶奶继续道:“公司刚刚度过危机,如今百废待兴,急需恢复形象。老身便拟定一道题目,公司准备聘请池爷作为形象代言人。杜瑾、杜纯,你二人,谁能签下他,便作为星任代理总裁。”

此言一出,族人一片议论:

“池爷?”

“邹星池?”

“就是港岛明星?”

“听说最近他由演员转导演了,导的那部《少林篮球》大火。”

“已经不是演员了,再想签他,难度恐怕要大了。”

老奶奶又道:“考核的具体规则,稍后会发给你们。考核期间,你二人的父亲,不能出面,其他资源共享。”

大汉已经没收了杜建和杜城的手机。

她对着大汉一挥手:“带下去。”

大汉将杜建和杜城带走。

老奶奶冷冷道:“从今日开始,到考核结束之前,封锁家族消息。倘若让我知晓,今日之事,有谁敢传出去……”

她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是族人们心中,为之一寒,都不敢再言语。

“散会。”老奶奶最后道。

……

薛正和吕慧母女回到家中,

杜纯推脱身体不舒服,晚饭都没吃,就回到卧室内。

显然,她还没有从血缘关系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不论吕慧怎么劝说,她也无精打采,一副病恹恹的模样。

薛正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杜纯需要一个缓冲和冷静的时间。

毕竟,从小养大的父母,突然有一天,得知没有血缘关系,任谁都要消化一下。

吕慧心急如焚,新的战斗,已经打响,女儿却没有丝毫斗志。

总裁的位子,要是被杜瑾给抢了去,她势必会包庇杜建,

不但杜建的罪行,不能大白于族人,

以后杜城一家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可是现在杜纯根本听不见去,吕慧也没有办法。

她在客厅,铺了一床被褥。

“今晚你睡这里。”吕慧冷冷道。

虽然薛正帮了杜城一家,吕慧态度,依旧冷淡。

薛正也没说什么。

夜深人静的时候,薛正走进厨房,掏出手机。

“大人,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秦家该怎么处置,请指示。”电话中,罗刹说道。

秦父想要侵吞杜家资产,秦少又觊觎杜纯美色。

秦家,怎能轻饶?

“先让他破产。”薛正淡淡道。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股票暴跌!

第二天一大早,

秦家别墅内,

秦父吃完燕窝,正在不紧不慢地品尝新泡龙井。

秦少背着手,在厅内,来回踱步,奇道:“爸,怎么联系不上杜建和杜瑾了?不会是,眼看着大功告成,他们父女想把咱们给甩了吧?”

“放心,”秦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经销商都是咱们的人,钱和货也都在咱们手里,老夫不发话,谁敢打款?杜建一个人,玩不转。杜城,更没戏。”

秦少登时得意起来:“这么说,杜城死定了?嘿嘿,看来,他只有带着女儿,乖乖上门来求咱们啦。”

秦少一想到杜纯那曼妙的线条,兴奋得直搓手。

“对了,还有那个薛正,”秦少一脸愤恨的样子,“他么的,杜城那老东西,居然敢指使他,当众羞辱我。待会等他们来了,我让人把他们都绑了,我要当着杜城和薛正的面,使劲疼爱杜纯。气死他们。”

秦父也跟着点头微笑,眼眸之中,闪过一丝银当的光芒。

在他看来,杜纯只不过是给秦家,装装门面的花瓶而已,儿子能用,劳资当然也能用。

杜纯应该还是处……

身为家主,当然有资格,拿下一血……

秦父琢磨着,从米国进口的那个“下山猛虎丸”,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就在这时,秘书跌跌撞撞,跑了过来:“老爷,大事不好了。”

“慌什么。”秦父淡然。

“您快看看手机吧。”

秦家父子二人,疑惑地打开手机,脸色登时大变。

“这……”

股市上,秦家股票跌成了狗,一片绿油油的景象,十分环保……

“怎么会这样?”秦少揪着秘书,大声吼道。

秘书哭丧着脸:“有人疯狂打压咱们,今天早上一开盘,就变成这样了。”

“查出是谁干的没有?”

“是‘楚氏天使投资’……”

“楚红?”秦少恶狠狠的表情,瞬间松弛了许多。

楚氏天使投资,那可是本市有名的商会,里面藏龙卧虎,

随便拉出一个,都具有身家百亿的实力。

而楚红本人,更是本市的风云人物,黑白两道通吃,绝非善男信女。

“怎么办,爸……”秦少明显有些慌乱。

“不要急……”秦父沉吟着,用手指,轻轻敲打太阳穴,故作轻松道,“楚总不会不讲道理,可能只是巧合,你带点薄礼,去她公司一趟,把老夫的意思传达给她,就说老夫听闻,楚氏最近正在投资一个大项目,老夫很感兴趣,想要跟楚氏合伙。”

“好。”

秦少精神顿时振奋起来。

商人嘛,当然是求发财。

合则两利,分则两伤。

一旦两家结成利益共同体,又怎么可能会相互伤害呢?

还是爹高明啊。

“我这就去。”

秦少摩拳擦掌,刚走出门,突然想到什么,又折返回来,说道:“爸,要是杜城他们来了……”

“放心,绑了杜城和薛正,杜纯给你留着。”秦父故作淡然。

“好。”

秦少兴冲冲走了。

……

中江市商务中心,最繁华地段,寸土寸金。

一幢CBD写字楼,高耸入云,一平米租金六千。

不过,整幢楼层,早已被买下。

大楼正中电子屏上,滚动播放着“楚氏天使投资”几个大字。

总监办公室内,

秦少将一张卡,递给余总监,恭敬笑道:“这是家父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余总监一看,那是“打渣银行”的“杜鹃卡”,最低金额,五十万起步。

他笑眯眯接过卡:“秦总何必这么客气,都是朋友嘛,你们算是找对人了。你随便打听一下,整个‘楚氏天使投资’,谁不知道我余万州,是楚总身边的红人?”

“那是、那是,”秦少赔笑道,“这次来,还有一件大事,听说贵司最近,手头接了一个大项目,家父颇感兴趣,想跟贵司合作一把。”

“哈哈哈,好说。”余万州笑道,“不瞒老弟,这个项目,就是我负责的,待会我帮你,跟楚总汇报,放心,就是一个电话的事。”

秦少大喜过望,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赶紧握手:“那就拜托余哥了……”

……

大厅内,

一个迷彩装男子,信步朝着电梯方向走去。

正是薛正。

“哎——站住,你是什么人?”

一个身材妖娆的前台客服,立刻冲了上来,拦住薛正。

“你来得正好,”薛正淡淡道,“让楚红下来见我。”

“什么?”

前台客服以为自己幻听了,

她惊愕地打量了一下薛正朴素的装扮,断定他是个吊丝,而后冷笑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楚总身份何其高贵,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的么?”

薛正懒得理会,继续朝电梯处走。

客服赶紧挡在他面前,怒斥道:“臭吊丝,赶紧滚,再敢上前,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保安。”

客服一招手,八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上前。

客服一指薛正:“把这个吊丝弄走。”

就在这时,电梯门打开,一个红色职业裙装的艳丽女子,走了出来。

她一出现,自带气场,吸引了不少男性目光,炙热而又贪婪,如此熟女,杀伤力斐然……

“楚总。”

“楚总好。”

“怎么回事?”楚红秀眉微蹙。

“这个吊丝,敢擅闯公司,我正要赶他出去。”客服得意洋洋邀功。

楚红打量薛正,不禁娇躯一颤:“你……”

旋即,她面色发冷,转向客服:“你被开除了,去财务那边,结算工资。”

“什么?”客服先是愕然,旋即又不服气道,“楚总,我帮你拦住吊丝,我有什么错?”

“啪”

楚红一巴掌抽上去:“客户不分贵贱,谁叫你出口成脏?身为一个服务人员,连起码的礼数都没有,赶紧滚,否则,我让你在整个炎国都找不到工作。”

客服被扇得半边脸肿胀,吓得唯唯诺诺,赶紧逃走了。

楚红转向薛正,十分讨好地道:“先生,不要跟这种势利小人,一般见识,请您跟我来。”

楚红伸手,姿势优雅,将薛正请进电梯。

在场保安,和其他路过的商户们,无不愕然。

什么时候,冰山女神楚总,居然还会如此谄媚一个男人?

保安工作群中,瞬间炸裂开来,激情讨论中……

……

电梯行至六十层,电梯门打开。

楚红彬彬有礼,将薛正带入办公室。

“楚总。”

办公室豪华宽大,

两列黑衣保镖,立刻向楚红行礼。

“你们先出去,我有点事。”楚红冷冷道。

保镖出去。

“噗通”

楚红跪倒在地:“楚红见过大人。”

薛正点了点头:“罗刹都跟你交代过了?”

“是的,”楚红恭敬道,“照着眼下速度,不出三日,秦家必定破产。但是,刚才秦家来人求情,还想要跟咱们合作,您看,属下是不是直接拒绝?”

“不必,”薛正淡淡道,“既然他想合作,那就陪他玩玩,你如此……这般……”

楚红眸光发亮:“好的,属下一定照办。”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暴打!

薛正淡淡道:“我这次过来,还有另外一件事,娱乐圈的人,熟吗?”

“熟,”楚红急忙回应道,“上至天王天后,下至十八线网红,随叫随到。”

“好,那你替我办一件事……”

薛正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

“属下一定照办。”

薛正点了点头,向外走去。

“属下送送大人。”楚红起身。

“不必了。”

……

薛正走出电梯,行至大厅门口处。

“咦?薛正?你怎么在这?”

就见秦少和余万州,朝着这边走来。

“秦少,这位是?”余万州问道。

秦少看了薛正一眼,不屑地道:“一个退伍兵,炊事班养猪的。”

“哦,”余万州目光,瞬间冷淡下来,“就是你刚才跟我说,破坏你订婚宴那个。”

“没错,”秦少冷笑道,“他一个养猪的,退伍之后,无路可去,就想抱杜家大腿。个傻B玩意,根本不知道,杜家都快完了。”

“哦,”秦少突然恍然大悟,“我知道啦,你是来替杜家拉项目的?你肯定是自知,得罪了我们秦家,没脸上门赔罪,就跑到这里,来给杜家找出路?哈哈哈,就你个养猪的,你也配?”

他一拉余万州,得意洋洋道:“这位,就是楚氏项目的负责人,你不是想要合作吗,只要乖乖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可以考虑,给杜家一条活路。”

其实,他早已打定主意,就算薛正磕头,他也不会放过薛正。

他还要当着薛正的面,凌辱杜纯,彻底摧毁薛正的精神。

一想到这里,秦少激动得,脸皮抽动。

“啪”

一记响亮耳光。

“你,”秦少捂脸,愤怒道,“你敢打我?”

“啪、啪、啪”

几个耳光过去,直接将秦少抽飞。

“老弟,你没事吧?”余万州赶紧将秦少扶起来。

“余总监,”秦少嘴角流血,脸皮青肿,猪头一般,怒吼,“这里可是你的地盘,他打我,就是打你脸呢。”

“放心,老弟,这里交给我了,”余万州冷冷道,“保安。”

余万州一招手,七八个制服大汉,围了上来。

“养猪的,”余万州冷冷道,“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跪下,给秦少道歉。”

薛正根本不言语。

余万州冷笑:“天堂有路你不走,秦少,你先回去复命,这小子,我替你收拾了。”

秦少本来还想看薛正怎么死的,

可是一想到,秦父还在家里等信,而且,杜城有可能,已经带着女儿,上门求情了。

一想到杜纯那娇滴滴的小美人,盘正条顺,秦少局部就是一阵剧烈反应,恨不能飞回家中,使劲玩弄杜纯,正好把对薛正的怒火,全部发泄到她身上,然后再拍下视频,气死薛正。

“好,”秦少点头,“余哥,那就麻烦你了,帮我弄死他。”

“放心,”余万州道,“你快走吧,待会别让这养猪的脏血,溅你一身。”

秦少冷笑离去。

余万州笑道:“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啊,给我上。”

他一挥手,期待着看到,周围保镖一拥而上,薛正被打得跪地求饶的惨象。

然而,身边保镖,没有一个动的。

刚才这些保镖,早就看到楚红对薛正,毕恭毕敬的样子,谁敢动薛正?

“你们怎么不上?”余万州急道,“快上啊。”

在场保镖,冷冷看着余万州,就像看傻B一样。

“啪”

“啊——”

一个保镖,掏出甩棍,一棍抽在余万州脸上,余万州当场倒地。

“你……你们怎么敢打我?造反么?”余万州怒吼。

薛正一挥手。

保镖一拥而上,对着倒地的余万州,就是一通狂踩。

“啊——”

余万州的惨叫,响彻大厅。

“救命啊——”

薛正好像什么也没看见,背负双手,步行离去。

……

而此时,附近“王朝酒店”内,

杜瑾正在跟邹星池的经纪人谈判。

“我们池爷已经转型导演,轻易不做代言,”经纪人淡淡道,“如果非要做的话,2500万。”

“不可能,”杜瑾摇头,“超过预算了,实不相瞒,我正在接受家族考核,如果你们肯降低价位,助我登上总裁位子,以后只要是池爷导的戏,我都愿意投资。而且,我圈子里朋友多,有我在,池爷不愁拉不到赞助。你们是愿意赚长线,还是愿意赚快钱?”

杜瑾画了个大饼。

“两千万,不能再低了。”经纪人决绝道。

“五百万。”杜瑾道。

“开玩笑。”经纪人起身,假装要走,“看来杜小姐没有诚意。”

杜瑾笑了:“大家都是明白人。外面人听到明星代言费,高得吓人,其实根本没那么夸张。我在圈子里已经打听过,就是当红流量小生,报价几千万,真实价格也不过十分之一。况且池爷退居幕后,流量大不如前,我这已经给到最高了。”

经纪人低头不语,随手把玩汤匙。

杜瑾低声道:“我还查到一个劲爆消息,听说池爷在‘拉斯维加赌城’输了不少钱……”

经纪人一惊,急忙摆手道:“没有这种事,杜小姐你……”

“别紧张嘛,”杜瑾笑道,“我又不是狗仔,不会说出去的,五百万,也是帮助池爷,偿还债务。”

“七百万。”经纪人道。

“最多550万。”杜瑾笑道。

“成交,”经纪人一咬牙,“不过,这个价格必须保密,我们对外宣称,都是2500万。”

“放心,我用人格担保。”杜瑾笑道。

双方交换合同,签约成功。

杜瑾窃喜。

原定预算是一千万,胜利来得如此轻易,这是天佑我杜瑾啊。

“那,合作愉快。”经纪人也绽放出笑容。

她伸出手,想跟杜瑾握手。

“别着急,”杜瑾笑嘻嘻道,“你在这个圈子里混,一定认识不少女演员吧?”

“干什么,想陪酒还是……”经纪人笑容,略带猥琐,“价格可要另算,而且,我的中介费比例,一般比较高……”

杜瑾没有回应,掏出手机:“你给我找一个女演员,跟她越像越好。”

手机照片里,正是杜纯。

经纪人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好,你给我把照片发过来,两小时帮你搞定。”

“谢了。”

龙门战婿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龙门战婿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龙门战婿全部章节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