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嫡女归来:殿下有喜了!免费阅读&(萧琉烟)小说完结版

来源:zd 作者:我是魔鬼 时间:2020-03-27 16:01:31 主角:萧琉烟

嫡女归来:殿下有喜了!免费阅读&(萧琉烟)小说完结版

嫡女归来:殿下有喜了!萧琉烟

嫡女归来:殿下有喜了!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7章 你中毒了,我能救你

“你会医术?”楚夜冥妖异的脸上勾起一抹兴趣,萧琉烟捂着被掐疼的嗓子,点了点头,清冷的说道:

“会!而且我敢说你的毒除了我,没有人能解开。”

楚夜冥勾唇一笑,“哦?这么有信心?”

“当然,你中的不单单是一种毒,而是几种,几十种毒素混合而成的一种新毒,就算在厉害的名医可以解你一种或者几种毒素,但是全解,不可能!而你的身体也不能这么折腾。”

说到这里萧琉烟也有些咋舌,到底谁这么狠毒给他下了这么多种毒素,这是想他死还要在他临死前好好折磨他一番啊!

“你过来。”

楚夜冥坐在屋内的凳子上,朝着萧琉烟招了招手,一双墨黑的猫瞳闪着幽光,萧琉烟起身,慢慢靠近他。

看着有些警惕他的小女人楚夜冥眼底流光一闪,在萧琉烟走到他跟前还有两步距离的时候,他伸出大手一把将人抓了过来。

两具身体紧紧的贴着,他轻启薄唇,在萧琉烟的耳边呼了下热气,语气暧昧,说出的话语却残忍至极——

“孤给你一年时间,你要是解不了孤的毒,你这细嫩的脖子可就不一定好好的呆在它该呆的地方了,懂吗?”

“懂!”

萧琉烟脸上极尽平静的说道。

“呵呵——”

看着她淡定的模样,楚夜冥只觉得自己发现了有趣的玩具一般,在她的耳垂上狠狠的一咬,一粒血珠子立马冒了出来,挂在萧琉烟白嫩的耳垂上,仿佛一颗上好的血色宝石!

带着令人心惊的美。

她眉头微拧,感受到耳朵上那抹诛心的疼痛,心底咆哮:这货,是狗吗?

“做个印记,你就是孤的了!”

楚夜冥说完之后,墨瞳深沉的看了眼萧琉烟的装扮,意有所指的说道:“你今晚的装扮,孤很喜欢,希望你日后有不同的花样伺候孤!”

等楚夜冥离开之后,萧琉烟才摸着狂跳不已的心脏,微微松了一口气,总算将这个变态瘟神送走了,将被楚夜冥打开的窗户关起来,冷风吹过,她只觉得胸口一阵阵凉意,低头一看——

“!!!”

“该死的楚夜冥,变态,流氓!!”

将滑落到胸口的衣衫拉好,萧琉烟一边咒骂楚夜冥一边对着镜子看了下背后的惨状,果然都青紫了,不想让玉娘担心,她只好自己抹了点药膏,

一直疼到后半夜,萧琉烟才逐渐睡了过去,进入了梦乡……

离开的楚夜冥心情很好,感受到手指上似乎还残留着那软香玉嫩的余温,他唇角勾得更大了,初一在他身后一指欲言又止。

“有事?”

楚夜冥冷眼一扫,被那双幽黑的猫瞳扫过,初一只觉得汗毛立刻竖起来了,他低下头,

“没……”

他只是好奇,主子居然会放过萧琉烟,毕竟之前两人在房间里打起来的事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加上主子那时候如有实质的杀意他也不会感知错。

看着跃远的楚夜冥,初一赶紧跟上,心里却对萧琉烟起了非常大的好奇心,她到底是怎么在主子手里活下来的?

翌日。

一大早萧琉烟还没起床就听到院落里吵嚷的声音,她眉头微皱,睁开眼,眼底带着一分迷茫,耳边传来一道跋扈而熟悉的女声:

“什么,我们姐妹几个来看她,她居然还在睡觉?”

“几位小姐,我们家小姐昨天刚搬到落花苑,加上身子还没好,所以一直在休息,”玉娘怕萧琉烟被她们误会躲她们,免得姐妹不和,便开口为萧琉烟说话。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门外萧流星跋扈的看了眼玉娘,眼底带着浓浓的不屑,

“你是个什么东西,本小姐问你话了吗?喂,红衣,你去敲门,让萧琉烟出来见我们,我们过来看她,她却好在屋内睡大头觉!”

“是,三小姐。”

红鸾自觉自己的靠山来了,大声回应,然后飞快的走到了萧琉烟的门前,毫不客气的敲打起来,

“大小姐,大小姐,快起来,二小姐、三小姐她们来看你了,大小姐——”

吱呀!

萧琉烟打开门,一身在家庙常穿的素衣,墨发随意的插了个白玉簪子,清丽谪仙,一直等在院落里的萧家姐妹听到动静后抬眸看去,眸中皆闪过一抹嫉妒!

“哟,这位就是从家庙回来的大姐啊,不愧是从家庙回来的,就是带着一股子庙子里的出尘气息呢!哦呵呵……”

萧琉烟闻言看去,说话的人是萧府庶女萧流星,萧流月的头号狗腿子,长得倒是面如芙蓉般的娇嫩好看,只是穿着一身艳红罗织衣裙,头戴黄金头面,手上也带着不少金镯,仿佛要将所有的家当都堆积到了身上一般,看着不像是丞相家的千金小姐。

倒像是哪个暴发户家的小妾。

“三姐姐,大姐只是刚从家庙里回来,有些不识京中流行罢了,”

弱弱的小声让人觉得说话的人胆小又懦弱,萧琉烟看了眼对方,对方朝着她报以羞涩一笑,似乎很有善意,萧琉烟没有反应,

萧流柔,萧家庶四女,看着懦弱胆小,其实是背后插刀的每次都有她,当初她在贤王府站稳跟脚之后,萧流柔就多次上门讨好她,为的就是和贤王勾搭上。

可惜,楚玉看不上一个没有任何势力长相又不算出色的庶女,最后萧流柔还是有本事嫁给了贤王的得力麾下,京都侍卫长,做了官太太,可见其心思深沉。

“大姐姐,你不要生气,妹妹们不知道你还在休息,只是听闻你好点了,才过来看看你,走动走动的!”

看了眼最后才出声的萧流月,长相清纯迭丽,高洁的仿佛仙子一般,穿着一袭白色云丝十二破仙长裙,脚踏镶珍珠的软底绸缎鞋,梳着朝云发髻,插着流凤步摇簪,比之故意戴满黄金配饰的萧流星她是真的素雅不少,通身却带着一派萧家千金的尊贵气势!

怪不得楚玉念念不忘,哪怕她做了秦王的正妃后头也纳她入了后宫还封她做了新后!

第8章 打回来

萧琉烟没有理她直接看着玉娘问道:“玉娘,刚刚谁打你?”其实听声音她就知道是谁了,只是她要让玉娘意识到一个问题。

玉娘捂着脸轻轻的摇了摇头,然而她不想追究,有人却是嚣张的跳出来——

“本小姐打的,你待如何?”

萧琉烟回眸看着一脸嚣张的萧流星,缓缓的笑开了,她本就长得清丽夺目,眼尾下方又带着一滴泪痣更为她平添了一抹妩媚的色彩。

看着嚣张的萧流星,萧琉烟拉起玉娘,直视她的双眼,“玉娘,你好好看着,对付妄图欺负咱们的人该怎么做!”

玉娘看着自家小姐转身一步步走进萧流星的跟前,随后——

“啪!啪——”

两巴掌,干脆而果断!

“你,你敢打我???”捂着脸,萧流星尖叫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萧琉烟居然真的敢打她,

明明一回来就被父亲抛在脑后,被夫人暗中磋磨的萧琉烟,就该任她践踏鄙夷才对,可是她居然敢反抗,敢打她?

“大姐姐,你这似乎有点过分了吧?流星怎么说也是萧府的三小姐……”

“那又如何?我还是萧府的嫡出大小姐呢,我怎么没看到你们对我有一丝一毫的尊敬?”萧琉烟眼底带着讥讽的看了一眼萧流月,刚刚萧流星作妖的时候没见她出来。

现在想要出来端着二小姐的架子做好人?想的美!

萧流月被她如此直白的怼,脸色微变,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收紧,嫡出大小姐这几个字眼刺痛了她!

嫡长女!嫡长女!

萧琉烟只不过运气好托生到了原配夫人的肚子里就成了尊贵无双的嫡长女,而她就算母亲做了萧府的夫人,也只能屈居人后,成嫡次女!

可是现在,原夫人已经病逝了,掌握后宅的是她的母亲胡氏,就算她是嫡长女又如何,自己这个嫡次女就是要压她一头!

“大姐姐,你是长姐没错,可是流星是咱们的妹妹,你如此暴虐为了一个下人就这样打自己的妹妹,传出去也不好听呀!”萧流月一脸为她好的样子,顿了顿,又接着说道:

“这样吧,今天妹妹做主,大姐姐就跟流星陪个不是,道个歉,握手言和可好?”

“不好,就算是下人也不该平白无故的被打骂,我作为嫡姐教训庶妹不要那么张狂暴虐免得将来被夫家不喜,嫁不出去,可都是为她好呢!”

“若是今天不管教一番,将来庶妹嫁不出去的话,这责任是你来负吗?二妹妹!”

萧琉烟似笑非笑的看着萧流月,看她怎么回答。

果然萧流月脸色变了又变,只是她到底深沉,很快敛去了神色,歉意的看了一眼萧流星,开口道:

“流星,玉娘是大姐姐的奶娘从小带着她,她们之间的感情深厚,你打了她也的确不对,快给大姐姐道歉!”

这句话挑拨意味可以说是很明显了,萧流星听到一点没有被安慰道,反而更加怨毒的看着萧琉烟,“难不成我堂堂萧家三小姐,还不如一个奶嬷不成?”

萧琉烟睥睨的看了她一眼,在她眼里,萧流星本来就比不上玉娘,玉娘对她忠心耿耿,也陪伴她许久的时光,别说一个萧流星,就是整个萧府在她眼里都没有玉娘重要!

“三妹,道歉!”萧流月看成功的挑起了萧流星的怒火嘴角微勾,为了加把劲儿,她冷下脸,逼迫萧流星道歉。

在萧流星眼里萧琉烟只占了一个嫡长女的名头罢了,其他有什么?

所以她不服气,也不怕她,可萧流月就不一样了,她娘掌握了整个萧府后宅的吃穿用度,最重要的是还拿捏着她们的婚嫁权利。

她不得不低头。

“大姐姐,妹妹错了,请你不要计较!”萧流星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任谁都能看出来她脸上的不甘和怨恨,萧琉烟自然也看出来了。

她没有回话,直接让玉娘拿出一块白色的手帕,萧流星以为她是求和的,眼底闪过一抹鄙夷,一块破手帕还有脸拿出来求和?

没想到,萧琉烟只是拿着那块手帕仔细的将自己的右手指一根根的擦干净,然后轻飘飘的扔在了地上,萧流星的脸当下就黑了!

这是打了她,还嫌弃她脸脏???

“萧琉烟你什么意思,我都道歉了,你居然还羞辱我?”

萧琉烟诧异的抬头,“啊,原来二妹你们还没走嘛?”又看了眼地上的手帕轻笑道:

“三妹误会了,我只是有洁癖而已,只要碰了什么东西,手就得擦干净,不然浑身不舒服,”

“我的脸是东西?”萧流星扬声质问,随后又感觉似乎不对劲,改口道:

“不是,我的脸不是东西……”

察觉到众人的神色,萧流星脸色更差了,她想来想去这句话就是个陷阱,自己怎么说都不对,怎么说都要被人讽刺嘲笑的!

“二姐,我看我们还是走吧,大姐她可是一点都不欢迎我们呢!哼!”

萧流星一甩袖子,转头看着萧流月,萧流月借坡下驴点头,歉然的看了萧琉烟一眼,柔声说道:

“大姐姐,既然你很忙,妹妹就先走了!”

说完不等萧琉烟说什么就带着几个庶妹离开了,本来是乘兴找茬来的,没想到直接铩羽而归!

萧琉烟目光冷淡的看着她们离开,直到她们人走光,玉娘将院门关好之后,她才转眸看向红衣,清冷一笑,红衣见状感觉不妙,赶紧开口解释,

“小……小姐,是三小姐让奴婢去敲门的,奴婢不敢不敲啊!”

萧琉烟没有看她,直接进了屋内,红衣和青萝对视了一眼,赶紧跑了进去,一下子跪在地上,

“小姐,红鸾有罪,不该受了三小姐胁迫去敲门,”红衣现在悔死了,怎么也没想到三小姐居然这么没用。

一个没有任何人撑腰的大小姐都怼不过!

还有二小姐,她怎么也放任大小姐撒野呢?

看着跪在地上还不老实的红衣,萧琉烟唇角勾了勾,轻飘飘的丢下一句,“罚银一个月,降为洒扫杂役吧!”

“好的,大小姐!”

第9章 拖青萝下水

玉娘也有些反应过来了,听到她的话,立马回应,青萝站在角落里一直没有吭声,从头到尾仿佛透明,见她冷眼旁观的态度萧琉烟微微弯了弯唇角。

“大小姐,不要啊,奴婢知道错了,求您饶了奴婢这一回吧,下次奴婢不敢了,不敢了呀!”红衣痛哭流涕,她每个月就指望那点银钱过日子呢。

“奴婢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兄弟需要养活……求您了,饶了奴婢这一回吧!”

萧琉烟挑了挑眉梢,没有对红衣那似乎凄惨不行的身世起同情心,这种墙头小人根本不值得同情,尤记得上辈子红衣和青萝也是她的贴身婢女。

只是那时候她是作为准贤王妃的身份才得到了这两个丫鬟,一来就将她们提为一等丫鬟,红衣如上辈子一样是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在之后她进入贤王府的第二天就爬上了楚玉的床,成了他的侍妾,之后她被楚玉和萧流月那对贱人囚禁的时候,她可是首当其冲,使了不少力呢!

玉娘就是那时候为了保护她,被红衣派来的人下毒毒死的!

想到这里,她看向红衣的眼光就带着一抹冷冽的杀意,让红衣原本求饶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不敢在多说什么。

“青萝,你觉得我惩罚的过重了吗?”

将心底的杀意压住,萧琉烟抬眸看向了青萝,青萝被叫到似乎一愣,红衣则是转头满眼期待的看着她,青萝见状有些不安的扭着衣角:

“奴婢……奴婢觉得大小姐惩罚的不重,大小姐已经很仁慈了!”

听到她的话,红衣眼底的光灭了,青萝这话是活生生的将她往火坑里推啊!

怨恨的看了一眼青萝,红衣觉得青萝就是故意的,一定是想要挤她出去好做了大小姐唯一的丫鬟,日后在夫人那边得脸!

不,她不能让她得逞,想到这里红衣不在吭声,一副认命了的样子。

青萝对上红衣的目光微微一凛,随后她看向萧琉烟,对方却淡定的抿了一口清茶,那一瞬间青萝心底浮现一个不可能的猜测:

——大小姐是故意的!

可是在眨眼却看到萧琉烟依然犹如之前一般,眼底清澈而愤怒,她又摇头,不可能吧?

家庙长大的大小姐,怎么能够收敛情绪这么快呢,一定是她看错了,之前对三小姐的行为也应该是她的奶嬷被打了,才气狠了吧?

“好了,既然青萝都没意见了,那这事就这么定了,玉娘,我饿了,传膳吧!”

这话一出让红衣更是恨青萝了,直觉认为如果青萝当时为她说两句好话,大小姐一定会心软放过她的。

“是,小姐。”

玉娘慈爱的看了眼萧琉烟,让青萝和红衣下去了,出门的时候红衣故意撞了青萝一下,鼻头又冷哼一声,离开了。

青萝则是眉头微拧一下,却低眉顺眼的什么也没说,看着就是个脾气好,温吞的受气包!

等她们两人离开,玉娘去小厨房将一早领来的膳食摆了上来,打开一看菜色比之前好多了,显然胡氏在吃食上不敢明着短缺她的了。

“大小姐,这红衣看着是个不安分的,回头还是找个理由打发了吧!”

玉娘的话让萧琉烟轻笑一声,“打发了回头胡氏也会塞其他的人进来的,与其那样不如放在眼皮底下,看着她们!”

“您是觉得青萝那丫头也不可靠吗?”玉娘有些惊讶,萧琉烟点了点头,胡氏送来的人能是什么好人?

上辈子红衣毒死了玉娘,就被萧流月以这个借口发作了,倒是青萝从头至尾一直活得好好的,最后成了楚玉宫里的一个妃子。

看着不受宠,却能在萧流月的手底下生下一个儿子傍身!

一个奴籍丫鬟最后能成为一个妃子,你说她没问题,萧琉烟都不信。

“那咱们手边可一个能信的人都没有,这日后可不好过啊,”玉娘叹了一口气,萧府这后宅一看就不安定,虎视眈眈的继夫人,漠不关心的丞相大人,

嚣张跋扈的庶女,看她们的样子她们的姨娘也可想而知都不是什么善茬了!

萧琉烟点头,这的确是个问题,所以她打算找个空子就上街上去,买两个自己的人来,否则日后在这深宅大院里,太被动了!

何况,她要对上的人是心机深沉的楚玉,更需要人手。

“嬷嬷,吃过饭我要休息,你帮我守着大门,无论谁来,都不能让他们进来,知道吗?”

玉娘看着萧琉烟的眼神,点了点头,“大小姐,您是要……”

“嗯,你一定要守好,就说我又病倒了,不宜见客,不宜吹风,那帮人刚来过,想来也不会这么快在来找事的!”萧琉烟对萧流月那帮子人很了解。

“是,老奴一定看守好!”玉娘坚定点头,让萧琉烟放心的出去。

萧琉烟吃完早膳就从原本的换身衣服里找了一件颜色暗淡的青灰色的衣裙,将它随意的改了改头发耳饰都拿掉,然后从院落的后墙翻越离开了。

如果玉娘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很惊讶,萧琉烟是她看着长大的,家庙里饭都吃不饱,怎么能学武功呢。

可如今的萧琉烟轻功极好,几个跃起就翻过了萧府的后门,又从在一个巷子里悠闲自然的走了出来,看着人声鼎沸的大街上,她眉眼带着一抹感慨,五年多了,上一次看到这么多人的时候似乎还是她嫁给楚玉的时候。

上辈子从家庙被接回萧府她就没有出过门,一直到出嫁,才通过轿子,仓促看了眼府外的人声鼎沸,自此就开始紧张的生死谋划,本以为登位之后自己能轻松些。

哪知道利用完了之后,楚玉就将她囚禁凌虐致死了。

“糖葫芦诶!买一串吧!”

“风车五文钱!”

“包子一文钱一个咯!”

……

忽略那些叫卖声,萧琉烟第一次有些迷茫,这买奴隶的地方往哪里走呢?

拉住路过她身旁的一个小哥,她面带笑意,“小哥,请问下这里哪里可以采买到奴隶丫鬟啊?”

“你是外乡人吧?往前直走,路过大街,之后你就能看到了,可大一个地儿呢!”那小哥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见她长得俊秀,便好心的指了方向。

“哎,多谢小哥。”

嫡女归来:殿下有喜了!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嫡女归来:殿下有喜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嫡女归来:殿下有喜了!全部精彩内容

嫡女归来:殿下有喜了!萧琉烟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