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都市长生之祖》主角铭心李嫣然全本大结局阅读

来源:zzy 作者:天下库伦 时间:2020-03-27 15:56:25 主角:铭心李嫣然

《都市长生之祖》主角铭心李嫣然全本大结局阅读

都市长生之祖铭心李嫣然

《都市长生之祖》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福缘甚浅

“弟子公孙胜,拜见先生。

当先生观于书信之日,弟子以离开人世。年过七载,先生重现世间,弟子深感荣幸,奈何弟子薄命,未能再见先生一面,属实遗憾。

弟子于乱世中幸得先生之恩,活于战火之中,心中无限感激。先生之情,弟子永生难忘。

兄弟八人拜于先生,同得先生教导。先生曾教导铭记本心,然并非人人如此,往先生明察,务必关注郑田两家。

话已至此,弟子便不多说,打扰先生清净,往先生责罚。

弟子公孙胜,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日。”

中间的一辆轿车内,铭心合上公孙胜的书信,看向窗外,目光幽幽,他的身边坐着李嫣然,车内满是淡淡的香味。

李嫣然目光闪烁,悠然开口:“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铭心默默地点点头。

“爷爷曾经做过一张先生的画像,藏于书阁之中,先生那时便长生不老,先生,您是神仙吗?”

铭心笑着摇摇头,靠在座椅上,悠然道:“什么是神仙?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以一己之力翻江填海?这些我都能,可我不是神仙。”

“我曾在世界树下与伏羲论法。

曾在菩提树下与三清论道。

曾在雷音寺中与如来释佛。

曾听闻王国覆灭,终归无闻。

曾观上古神魔之战,中古仙侠之乱。

曾于泰山之巅封禅,曾于清河之畔垂钓。”

“你觉得我是神仙吗?”

铭心嘴角含笑,看向李嫣然。

“当,当。”

轿车停下,传来几声敲窗户的声音,李文斌恭声道:“先生,到了郑家门口了,听门卫说,孙家的老爷子来吊唁郑幼名了。”

“那也好,不用我们多跑。”铭心微微颔首,下车,几人向郑家的豪宅内走去。

“李老爷子!”一名保镖伸手拦住了众人,道:“家主有令,孙老爷子吊唁期间,不接待任何客人,还望老爷子恕罪,请回吧。”

“不接待任何人?我看他是不敢接待吧!”王六元爆喝一声,道:“后辈,今天是我们老一辈人之间的恩怨,你就不要插手了,不然,到时候被你口中的家主推出来当替罪羊就不好了!”

这名保镖犹豫了一下,向旁边让开了位置。他不是傻子,能看清目前的情势。

四大家族族长来势汹汹,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儿,他一个无名小卒还是不要掺和进去的好。

王六元冷哼一声,众人继续向内走去。

“他们来了。”密室中,郑幼名突然道。

孙有田的身体剧烈抖动了一下,眼神中有着些许慌乱。

郑幼名起身,拂了拂身上的唐装,将手中的两颗珠子小心翼翼地擦拭干净,开口道:“老孙,随我去拜访一下这位故人!”

孙有田默然起身。

客厅内,郑幼名看到从房内走出来的爷爷,当即泪水打湿了眼眶,激动不能自已。孙盛长大了嘴,一脸呆滞的样子。

“爷爷,我......”郑幼名哽咽着,想说什么,却被郑幼青打断。

“孩子,去备茶,我们要招待一个重要的客人。”郑幼青说道。

“是。”郑幼名点头,转身向厨房走去。

“老爷子。”郑幼子感到有些不对劲,正欲开口,却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堂外传来。

“哈哈哈,李文斌携欧阳青青及王六元前来拜访老友。”

“三年未见,老郑你还是这么的精神啊,我还以为,你早就在棺材里化成一抔尘土了,哈哈哈。”

郑幼子大惊,却看到李文斌三人跟在一名年轻的麻衣青年身后走来,身边还跟着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少女。

“郑幼青!你好大的胆子啊!”众人进来,李文斌脸上洋溢着笑容,却看着郑幼青爆喝一声。

孙有田突然打了个哆嗦,眼中满是惊恐与害怕。

郑幼青的目光落在铭心身上,目光深邃,亦如七十年前一样,其中却不再有着恭敬与感恩,有的,只是无穷的野心。

“郑幼青,见过铭心先生。”郑幼青双手抱拳,微微躬身道。

不再自称弟子,不再称之先生,语气不再恭敬,不再行师生之礼。

李文斌三个耄耋老人面色复杂,尽管他们已经猜到了这个局面,但心里猜测却又跟亲眼看到是另一个感觉。

孙有田不说话,静静的跟在郑幼青身后,悄悄地按下了口袋中的一个按钮。

铭心闭上眼睛,客厅中静悄悄的,风吹落叶,传来飒飒的声音。

铭心突然叹了一口气,幽幽的开口:“我从未想到这副场面,说来还得感谢你,让我在修行路上更多了一份感触。”

“咔擦!”

突然,客厅内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众人闻声望去,却见郑幼名呆呆地站在原地,手中的茶盘落在地上,茶杯碎了一地,滚烫的水花四处飞溅。

他的身体开始急速的颤抖,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生物,整个人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落下来。

“你......你怎么来了。”郑幼名声音颤抖,语无伦次,“你给我滚出去,给我滚出去!”

说着,他抓起地上的碎片,一把向铭心扔来。

李文斌眼疾手快地抓住了瓷片,看向郑幼名的眼中带着丝丝寒意。

“幼名,过来。”郑幼青开口道,郑幼名闻言走过去。

“先生。”郑幼青开口道,“您曾在乱世中救我一命,因此我感谢先生的救命之恩。先生将我收为弟子,奈何弟子福缘太浅,无福享受,此事明了,弟子将亲自为您的坟头添上一抔黄土。”

郑幼青话音落下,从门外冲进来几十名全副武装的武者,手中持着各种各样的武器。

“给我上!”

郑幼青爆喝一声,手中出现一条紫金长鞭,挥舞着向铭心扑来。

他经历过了颠沛流离的战乱生活,饥饿,困苦,寒冷,孤独,所有的负面情绪将他层层包围,仿佛整个世界都将他遗忘一般。

终于,他走上了巅峰。

可是,铭心出现了。可以说没有铭心就没有郑家现在的一切,他不愿意失去这一切。

他更想得到铭心的一切。

总是会万劫不复...…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问世间悲为何物

郑家密室当中。

安静的房间中传来电流嘶嘶的声音,墙壁上本来已经关闭的视频通话再次连接,却是田家与薛家两个老人。

“老郑已经冲昏了头。”

两位老人对视一眼,薛建峰开口道。

“他必死无疑,没有任何胜算。”

“可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没有去李家,他已经盯上我们了。”

田蜀凝声到。

“现在只能装作不知情了。”薛建峰目光闪烁,“反正你我两家距离燕京遥远,一时半会儿也赶不过去,到时候他要问起,咱们就一问三不知便好。”

“那便如此。”

田蜀点点头,道。

“只是可惜了,老郑......”

“那是他自己选错了道路,能怪得了谁!”薛建峰冷声道,“不要在提及这件事情了,我现在就安排前往燕京,希望还能赶上。”

“那我也去。”田蜀连忙道。

客厅之中,铭心面对郑幼名手中挥舞地虎虎生风地长鞭,眼中闪过一丝感慨,这套鞭法,当时还是他教会对方的。

“唉。”铭心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先生,请死吧!”郑幼青面容狰狞,狞声道:“要怪就怪你自己吧,掌握长生之法却不愿意交给弟子,那弟子就只能自己去拿了!”

铭心这才明了,微微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既然你知道我有长生之法,那你可曾听闻古往今来有谁长生不死吗?”

郑幼青不理会,长鞭已经送到了铭心的眼前,却怎么也挥不下去。

“噗嗤!”衣服被撕烂的声音传来,郑幼青感到后腰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整个人痉挛着转过身,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手持匕首的孙有田。

“为......为什么!”郑幼青痛苦道。

孙有田没有说话,一把扔掉手中地匕首,对着铭心一揖到底,恭声道:“弟子孙有田,拜见先生。”

“你......”郑幼青惊愕地抬起头,整个人摇摇晃晃。

”世人皆道有长生之法,千年来却未曾有人寻得。”铭心幽幽地开口,“生老病死本就是天道之必然,以一己之力对抗天道本就是不可取之事,因此,我未曾向任何一名弟子传授长生之法。幼青,我对所有弟子一视同仁,你,让我很失望啊。”

说罢,铭心轻轻跺脚,一圈圈涟漪从脚下向四周扩散,凡是接触到涟漪的武者全部呆滞,在众人惊恐的而目光中,整个人凭空消失,化为一片无有。

郑幼青瞳孔放大,惊惧万分,他只道铭心长生不死,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对于铭心超乎神力的手段根本一无所知。

“三年前你便为自己准备好了坟墓,三年后入墓,也不算太晚。”铭心看向郑幼青,道:“你去吧。”

郑幼青面容苦涩,他为了今天这一日精心准备了数十年,没曾想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化解,当即心神憔悴,面容枯槁,仿佛一下子年老了十多岁。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能贯穿历史古今的人,怎么可能是他能对付的了的。

郑幼青一把扔掉手中的长鞭,对着铭心拜伏在地上,语气悲怆:

“弟子郑幼青不孝,今封先生之命赴死,希望先生对于我郑家不要赶尽杀绝,弟子万分感激。”

“你一人便可。”铭心道。

“谢先生成全。”郑幼青咧嘴笑道,笑容中却饱含了无数的心酸。

话音落下,郑幼青颤颤巍巍的起身,抓起那两颗常年在手心把玩的珠子,向门外走去。

“父亲!”

“爷爷!”

郑幼子跟郑幼名同时大喊,眼泪一下子决堤。

郑幼青身体停顿了一下,声音传来,并未转身:“幼子,听为父一句,不要记恨先生。今天的一切都是为父咎由自取,与先生无关。往后,还要以先生为主,要保全郑家,切勿凭个人悲喜办事儿,你明白了吗?”

郑幼子俯身大哭,哽咽道:“幼子明白,父亲,一路走好。”

“噗!”一个沉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几秒之后,便听到一声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

李文斌几人的眼中也含有泪花,却是纷纷转过头去,不愿再看到这一幕。抛开铭心弟子这一身份不谈,他们八人到现在却也是八十多年的兄弟了,可谓是经历了生死,如今,却是死的死,伤的伤。

唉。

问世间悲为何物,只叫人兄弟,生死相残。

郑幼青自尽了,死在了自家客厅的门口。郑幼子虽然心底悲伤,却仍强忍着痛苦为郑幼青收敛尸体。郑幼名坐在客厅里,看着房顶,双目空洞无神,两行泪珠顺着脸颊流下来。

院外传来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铭心抬头望去,只见两名老人互相搀扶着从直升机上颤颤巍巍的下来。

“弟子薛建峰,田蜀,拜见先生。”两人异口同声道,比起郑幼青来说,这两人显然恭敬了很多。

“弟子在收到文斌消息后,立刻启程赶来,怎料路程遥远,还是来迟了,望先生赎罪。”薛建峰说道,语气中没有一丝的叛逆,在铭心面前,乖巧得像个学生。

铭心静静地看着两人,半晌才开口:

“无妨。”

两人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先生不会向他们追究之前的事情了。

两人站起身,走到李文彬身边。众人对视一眼,面色复杂。

“既然此间事情已了。”

铭心起身,李嫣然连忙将他皱起的麻衣捋顺。

“那我们便启程轩辕吧。”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寄存的宝物

众人都知到铭心曾寄存了一件宝物在轩辕家,但是具体是什么宝物就不得而知了。

此番既然铭心开了口,众人也不会拒绝,随着铭心上了飞机。

郑幼子看着几人远去的背影,双目已然变得猩红,神色中全是愤然。

他想报仇,但是以铭心的力量,只怕他还未近身就化成了齑粉。

苦笑一声后,收了郑幼名的尸身,开始准备后事。

刚醒过来就发生这些事情,铭心有些乏了,上了飞机就开始闭目养神起来,几人也不敢打扰。

“先生,轩辕家到了。”直升机缓缓降落在轩辕家的停机坪上,李文斌轻声提醒道。

几人下了飞机后恭敬的站在两侧,铭心从众人中间走了出去,还是那身麻衣,惊了轩辕家的保镖。

“奶奶!”一个少年朝着轩辕青青飞奔过来,直接扑进了她的怀里。

“胡闹,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还不快来见过先生。”轩辕青青一巴掌拍在少年的后脑,佯装愤怒的说道。

“轩辕墨见过先生。”少年对着轩辕青青吐了吐舌头,转身对着铭心施了一个礼。

抬头看了一眼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铭心,轩辕墨有些失神,这个少年的模样他并不陌生。

他的画像长年被奶奶收藏在柜子里,曾一度认为是奶奶年轻时喜欢的人,后来才知道是轩辕家的恩人。

但是过去了这么多年,容颜竟然没有丝毫的变化。

“没礼貌,备茶去!”轩辕青青看自己的小孙子盯着铭心看,又一巴掌拍了下去。

轩辕墨吐了吐舌头,朝屋里跑去。

“更迭数年,当初我留的那件东西,不知还完整否?”铭心端着青花盖碗,淡淡的问道。

“先生放心,轩辕青青已经去取了,我等受先生所救,定不会负先生托付。”李文斌起身,恭敬的回答。

片刻后,轩辕青青抱着一个古朴的纹龙木盒进来了。

“轩辕家将此物视为珍宝,不敢怠慢,藏到了无人知晓的地方,让先生久等了。”轩辕青青望着铭心,一脸恭敬的将盒子递了上去。

当初铭心给他们的时候便是这个盒子,多年来,从未有人打开过。

铭心点点头,他接过那盒子,捧在手心里看着,眼中带着一起温暖的笑:“老伙计,久违了。”

铭心手中的物件,与其说是盒子,不如说是一块木头,周身看不出一丝缝隙,也没有锁。

只见铭心熟练的划拉了几下,盒子便四分五裂。这一刻,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睁大了眼睛,想看看这究竟是什么宝贝。

一分钟不到,盒子上光芒大盛,众人只觉得刺眼,下意识闭上了眼。

再睁开时,一卷边角破损的黑色羊皮卷书凭空出现在铭心手里。

铭心紧抿着薄唇,一轴卷轴。他缓缓打开卷轴,呈现出来的画面,却让众人有些茫然。

黑色的羊皮卷上,只有白色的斑点,右侧写有三个古字,再无其他。

“群星图?”轩辕墨站在铭心身侧,念出了图上的三个字。

“你认得?”铭心看着眼前的小人笑道。

“这是黄帝时期的文字,勉强认得几个。”轩辕墨挠了挠后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幅图是轩辕黄帝留给铭心的,虽然看起来平淡无奇,却一定是内有乾坤的。

铭心一抬手,将图纸横空,寻找着打开它的方式。

闭上双眼,将自己与群星融为一体,双手不断的变换,但是这幅图的奥秘似乎不在于此。

众人见铭心这样,都不敢打扰,只觉得天旋地转,像是要被这幅图吸进去了一样。

蓦地,脚下的地面出现了裂缝,房子也开始摇晃了起来。

“奶奶,这是怎么了?”轩辕墨跑到轩辕青青旁边,紧张的扯住她的衣服,李嫣然也扶住了李文斌,警惕的看着四周。

“是地震吗?”轩辕墨问道。

“不是,别怕。”轩辕青青将轩辕墨搂进了怀里。

几人看着盘腿坐在半空中的铭心,知道是他在解图,所以才造成了这般景象。

晃动越来越厉害,头顶不断有灰尘落下,四周的一切实物开始碎裂开来,茶杯,桌椅然后是天花板。

轰隆一声,半边墙壁直接塌了,原本精致的小洋楼,现在直接变成了危房。

“奶奶,要不我们先出去?”轩辕墨看着摇摇欲坠的房子,紧张的说道。

“没出息的东西!”轩辕青青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却将孙子搂的更紧了。

众人都害怕,但是他们知道,铭心在这里,不会出事的。

门外的保镖原本在四处巡逻,听到声响后跑过来,看见房子已经塌了一半,个个都惊呆了,要冲进来救人。

但是一只脚踏进来,就感觉再也动不了了,眼睛里露出惊恐。

一瞬间,整个世界就像是静止了一般,只有铭心的手,越来越快,只看得见残影。

终于,他停了下来,与此同时,整个房子瞬间化成粉末,唯独他的那把椅子,完好无损。

铭心坐了下来,睁开眼,看见的是刺眼的阳光,而周围,只剩下目瞪口呆的几人。

此时轩辕墨也明白了过来,刚才根本不是什么地震,都是眼前这个人搞的鬼。

“先生虽然是我轩辕家的恩人,但是先生这么做,属实过分了!”轩辕墨也不畏惧,上前对铭心说道。

自己好好的房子,一瞬间就被毁了,任谁都气啊!

“小兔崽子,没规矩!”轩辕青青这下是真的动气了,狠狠的在他后脑勺拍了一巴掌。

“无妨,本就是我不对。”铭心笑着摆了摆手,并无怪罪之意。

“先生解开了?”李文斌上前拱手问道。

铭心摇了摇头,这群星图没那么容易解开,将图收回,放进了怀中。

众人皆是一脸茫然,铭心都解不开的图,他们自然也看不出来什么端倪。

在平常人看来,这群星图不过是一张羊皮卷而已,顶多是个古物。

只有铭心知道,这图包含了多少秘密,有多重要!

都市长生之祖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都市长生之祖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都市长生之祖全部章节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