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一眼见你万物不及在线阅读完整版by林木森

来源:zsy 作者:林木森 时间:2020-03-27 15:44:40 主角:陆町林泽之

一眼见你万物不及在线阅读完整版by林木森

一眼见你万物不及陆町林泽之

陆町林泽之小说一眼见你万物不及推荐章节

第1章 我放手了

十一月,寒冬冷风凌冽,外面下着簌簌的雪花,窗户紧闭的房间内,似乎还能听到隐约的风声。

屋内没开灯,到处都是黑漆漆的,让陆町的神智有些恍惚,额头隐隐作痛。

陆町扶额睁开眼,一股恶心的呕吐感忽然而至,陆町一翻身,哇一声不受控制的吐了。

夹杂着浓烈的酒味,房间内的味道,一时之间更加难闻。

她胃里难受得很,似乎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全身如酸软无力,额头跳跳的疼,是宿醉后的症状。

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啪的一下按下房间的开关灯,突然而来的灯光太刺眼,陆町伸手遮住眼。

透过光,陆町看到自己苍白的手,骨瘦如柴,却凝白纤细。

陆町的思绪涣散,她应该死了,死于那个春天,死在等林泽之从赌场出来的门口,刚刚三十五岁的自己,因为过度劳累,胃癌晚期,她找不到救治的理由,日复一日的工作,等待林泽之能幡然醒悟,和自己好好过日子,重新振作起来。

可惜,她到死也没等来,只等到,她和前夫生下的孩子,在电视上,在前夫和表妹订婚的盛大典礼上,叫表妹:妈妈。

那是她的孩子!

是她怀胎十月,差点要了她的命苦苦生下来的孩子,现在居然叫着其他女人妈妈。

她咳得厉害,几乎要把肺都咳出来,周围的人离得远远的。

林泽之在里面那栋暗黄的小楼里赌博,她每日就在这里等,希望他能早点出来。

陆町的呼吸急了些,明明是春天了,可她却依旧觉得阴冷,甚至行人就穿着外套一件衬衣,而她还穿着不薄的棉衣。

今日她打碎了两个碗,主管生气,扣了她三百。

要是林泽之知道扣了钱,又会生气了。

只是这么想着,刚刚才出现在电视上订婚的女人,却突然出现,“姐姐。”

陆町看清楚来人,瞳孔骤缩,“唐菀因!”

唐菀因犹如二十几岁的模样,容貌如初,姣好的身材裹着大衣,在这格格不入的破旧街上,显得尤为显目。

唐菀因身子一移,露出后面的和她个子差不多的男孩儿,她温柔浅笑,转头对男孩儿说,“阿琅,叫姨母。”

陆町视线猛的转到男孩儿身上,周围满是细纹的眼顿时流下眼泪,心里狼狈的想转身就逃。

“唐菀因,我是他妈妈!”唐菀因怎么敢,怎么敢当着自己的面让裴琅叫自己姨母?

陆町盯着裴琅,眼泪夺眶而出,颤抖的说出口,“你长大了。”

少年却害怕似的,往后倒退一步,紧紧的抿着唇,亲昵的冲唐菀因道,“妈妈,我去车里等你,和姨母聊完,就快回来吧,爸爸还在家等我们呢。”

姨母,她的儿子居然叫自己姨母。

陆町瞧着少年的背影,说不出话,满目绝望的闭眼,“唐菀因,我是何对不起你,你这样对我。”

“姐姐这话说错了,您如今这样,关我何事呢,是你要抛弃孩子和丈夫,跟着林泽之私奔,逼着阿宗离婚,这些年在林泽之身边,你不是甘之如饴?林泽之家道中落,那是命,他一蹶不振,染上赌博,和我有什么关系?”

唐菀因瞧着陆町,神色冷漠,“能够呆在你爱的人身边,姐姐不高兴吗?”

陆町愣住,是啊,是自己爱慕林泽之,不管不顾家里,一心为了爱情,追逐林泽之,甚至不惜割腕逼迫裴宗离婚,连孩子也是她不要的。

她缓慢笑开,“你爱裴宗,那为什么当初要对我和裴宗下药?”

最开始她以为是裴宗下药,所以很恨裴宗,甚至连孩子都不想要,她一度觉得,裴琅的存在就是个孽种。

可是后来,她发现,不是的。

唐菀因眼里瞬间有了浓烈不甘和恨意,“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玩儿吗?我因为救你,掉进了河里,医生说我不能宫寒太过严重,不能有孕。

既然如此,我不能生育,那就只有麻烦姐姐送我一个孩子了。”

陆町听完,一口血喷薄出来,撒了一地,唐菀因惊叫一声闪开,眼里满是厌恶。

“恨吗?那就好好恨下去,因为我也比任何人,都恨不得你去死。

”说完,唐菀因转身,“今日,是我和阿宗的订婚宴,以后,我就是裵太太。”

陆町生命里的一口气,似乎都没了,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脸颊贴着冰冷肮脏的地面,看着唐菀因离开,似乎想不起来裴宗长什么样。

耳边忽然有人的尖叫声,还有疾驰奔来跪地的噗通声,“町町!陆町!”

陆町听到林泽之的声音,忽然就释然了。

是她强求了,一个人不爱你,你陪着十几年,也无用,就是不爱。

陆町努力睁开眼,“林泽之,我放开你了,我累了。”

下辈子,我不想爱你了。

第2章 不要打我

陆町恍然回神,身子晃晃悠悠,缓缓放下灯光穿过的手,心里涌出巨大的狂喜,她活了?

陆町环视一圈,屋子里脏乱不堪,到处都摆满了酒瓶,整个房间都是难闻的酒气。

她刚刚吐了,房间里的味道更加难闻。

外面下着雪,房间没开暖气,就这么一会儿,陆町身体开始发冷,有些受不住。

她脑袋炸裂,她之前到底喝了多少酒?

“妈咪……”

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传来的声音,孩子的嗓音稚嫩,还透着极致的害怕惶恐。

陆町全身僵住,眼神狂乱的在屋子里翻看,最后终于在角落的衣柜里找到冻得瑟瑟发抖的人。

裴琅!

小包子冻得瑟瑟发抖,嘴唇都乌青,猛然看到陆町,害怕的往角落缩了缩,黑亮的眸子里满是惊恐,“妈咪,对不起对不起,多多不是故意发出声音的。”

他就是……太冷了。

还饿。

妈咪睡了一天了,他又冷又饿。

陆町听到小包子说对不起,瞬间崩溃,眼泪争先恐后的流出来。

“多多没有不对,是妈咪不对。

”陆町此刻真想打自己一巴掌,她到底做了什么,让孩子如此怕自己。

是了,因为恨裴宗,所以即使生出这个孩子,她也不喜欢,甚至极度厌恶,动辄对孩子打骂。

陆町赶紧将多多从衣柜里抱出来,这才发现孩子的身上冰冷,而且穿得十分单薄。

这么冷的天,外面下着雪,她一个大人都受不了,更何况孩子!

陆町将多多抱到床上,随后扯过羽绒被包得严严实实。

多多却害怕此刻的陆町,妈咪裹住自己是做什么?

是想打自己吗?

多多嘴唇发抖,“妈咪,多多乖,妈咪不要打多多好不好。”

多多是裴琅的乳名。

陆町亲自取的,其意思不明而喻,在她心里,这是个多余的孩子。

忙碌着给多多保暖的陆町手一僵,心里的苦蔓延到全身。

陆町努力做出一个温柔的表情,压根儿不敢碰孩子,“多多,以前都是妈咪不好,妈咪不会打多多,妈咪发誓,以后都不会了。”

妈咪不会打自己了?

多多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妈咪,眼里有疑惑,今天的妈咪好温柔啊,真希望以后妈咪都这么温柔。

转头,陆町找到遥控器,开了空调,房间的气温逐渐暖和起来。

闻到身上浓重的味道,陆町难受的皱皱鼻子,去了卫生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头发油腻不堪,打成结的贴在头上,脸上的妆容颜料左一块右一块,低头撩起衣服闻了下,噫,太恶心了。

陆町嫌弃脱了衣服,穿了挂钩上的睡袍,睡袍太大了,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

和裴宗结婚后,觉得和林泽之无望,所以这几年这三年她可劲儿的糟蹋自己,酗酒抽烟,甚至在外卖你泡男人花天酒地,比男人还要大胆。

身体早就垮了,用洗面奶洗了两遍,露出妆容下病态苍白的脸,还有瘦得厉害的颧骨。

她的面容清丽,如今瘦了,也不难看,倒是显得更加冷艳淡漠,看起来很不好接近。

快速的洗了个澡,洗头,陆町依旧穿着宽大的睡袍出来。

小包子乖乖巧巧的坐在床头,没动一下。

倒是听到卫生间开门的声音,速度转头盯着陆町瞧。

多多眨眨眼,妈咪没丢下自己。

她头发还是湿的,本想转头进去把头发吹干了再出来,可看小包子一直粘着自己的眼神,陆町想了下,去卫生间拿了吹风机在床边站着吹。

现在温度升上来了,整个房间暖和得很,小包子也恢复了血色,小脸软软糯糯的,睫毛很长,在眼底垂下阴影,像个小王子。

陆町心里软软的,是一瞬间又转为苦涩,她当初是怎么舍得虐待自己的孩子的,裴琅还那么小,那么依赖自己,即使对他不好,他也孺慕的想靠着自己。

吹了半干,陆町就没吹了,刚走到小包子身边,就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

小包子低头捂住,“我……我不饿。”

陆町脚步一滞,下一瞬就努力做出个笑容,“好巧,可妈咪饿了,多多要吃晚饭吗?”

第3章 我们饿了

小包子眼睛一亮,努力点头,“多多要。”

“好的,那多多想吃什么?”陆町抱起小包子,这才发现孩子穿得很单薄,瞬间陆町简直想扇自己一巴掌,她之前心怎么能这么狠。

陆町摸摸小包子的脸,“可是吃饭的话,就要去外面,外面可冷了,我们先穿好衣服,就不会感冒了。”

小包子一瞬不瞬的盯着陆町,妈咪居然要给自己穿衣服,好温暖。

衣柜里,小包子的衣服着实不多,下一刻,陆町想起来,是自己扔了,因为是裴宗买的。

陆町:……

好不容易找到一件稍微厚点的羽绒服,小包子穿上有点小,但好在小孩子身量不大,还可以将就。

小包子伸手抱住陆町的腿,扬起小小的脑袋,犹豫的说,“妈咪,你永远这个样子好不好?”

这样的妈咪,他真的好喜欢。

陆町牵起小包子的小手手,温柔点头。

下一瞬,门却被大力破开。

“陆町,你以为用虐待儿子的方式,我就会放你离开?”男人携裹着风雪,风尘仆仆的破门而入,面色阴沉得可怕,他幽暗的眼盯着素面朝天的女人,“就算是裴琅死了,你也别想离开。”

陆町猛一抬头,对上一双连灵魂都在颤抖的眼眸,一瞬间,男人的脸在记忆深处清晰起来,连带着那些被禁锢的记忆也浮现。

她对裴宗的恐惧是深入骨髓的,这个男人是人间恶魔,裴家裴宗,位高权重,手段毒辣,他想要什么手到擒来,想要毁掉什么,也如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陆町一度怀疑,裴宗娶自己,甚至让自己生下裴琅就是为了报复折磨她。

可她不是当初那个年少轻狂,愚蠢的陆町了。

陆町努力克服对裴宗的恐惧,下意识的捂住小包子的耳朵,浮起一抹笑,仰头娇俏的道,“裴宗,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会吓着多多的。”

和裴宗对上,没好吃果子。

不如,尽量归顺!

裴宗犹如一尊冷峻的雕塑站在门口,眼神一扫,落在她不合身的睡袍上,愣了片刻,眼眸里的汹涌奇异的消失全无。

陆町感受到男人的怒气渐渐消散,壮着胆子继续道,“你是多多的爸爸,孩子衣服没了,你都不知道吗?”

虽然是自己扔了,但是他就不能继续买嘛!

“知道。

”男人生硬的回答,黑沉沉的眼眸却始终凝在陆町身上,全身紧绷。

闻言,陆町瞪大眼睛,有点生气,“知道你为什么不买!?现在这么冷,你是想冻死他?你想折磨我也不能不管孩子,你不买,我给买!”

果然,裴宗这人真是心狠手辣,为了折磨自己,就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裴宗喉结一动,“我买。”

男人的眼神晦暗不明,像一张大网将陆町牢牢的罩住。

冲动完后,陆町就开始后怕。

本以为裴宗会生气,可等了一会儿,男人看着不像生气的样子,陆町脑袋一片空白,脚下生根似的,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干嘛。

她终于记起来,上一世好像是自己喝得烂醉,差点胃出血,家里也没开暖气,多多在衣柜里,没人找到,最后还是裴宗找人翻遍了所有地方才在她的卧室衣柜里找到。

那是裴宗第一次对她生气,因为是她对裴宗说,“我就是故意的,这是你的儿子,我看一眼都嫌脏,他怎么不被冻死饿死。”

想到这儿,陆町低头,多多害怕的抱着自己的腿,眼眸里是怯生生的恐惧。

陆町脑袋一热,弯腰抱起小包子,讨好的冲裴宗笑,“我们饿了。”

总不能不让人吃饭吧?

女人眼里有光,如一汪秋水,波光潋滟秋色无边,脸颊削瘦的凹陷,美得更加冷艳清贵。

裴宗抿唇,面容上不带着人间烟火,比外面寒风凌冽的冰雪还冰冷三分。

“我让人送晚饭来。”

陆町点点头,“没阿姨吗?怎么不让阿姨做。”

裴宗浓眉一皱,转身往外走,丢下一句,“是你将所有阿姨都赶走了。”

陆町和抱着的小包子对视一眼,窘迫的抽抽嘴角,是她赶走的?

自己这个时候,居然这么作?

一眼见你万物不及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一眼见你万物不及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一眼见你万物不及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