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庶女狂后免费阅读&(冰烟)小说完结版

来源:zd 作者:火炎儿 时间:2020-03-27 15:39:24 主角:冰烟

庶女狂后免费阅读&(冰烟)小说完结版

庶女狂后冰烟

庶女狂后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007,失败的婚礼三

宁从安心中一跳,之后再没有良辰吉时?这不可能!

之前他早派人查过,今天午日之前都算是吉辰,稍后才是所谓的大煞之兆,只要在午前前祭祖拜堂就来的及,原来订的时辰是辰时未,虽然在路上耽搁了,现在也才巳时初,离午时还有大半个时辰,怎么会过时了。

宁从安勒紧马缰,面上泛冷:“本皇子现在要进宫面见父皇,速速开城门放行。”

那侍卫队长却是冷眼回视道:“请三皇子恕罪,皇上另传口谕,吉时已过、煞气横行,须得紧关城门阻煞气侵入,明日后方会再开城门,三皇子请回吧。”

“你说什么,父皇怎么会下这种旨意,我乃当朝三皇子,皇宫就是我的家,难道连我也不让回皇宫了?”宁从安面上极其冰冷,咬牙切齿望着眼前这个滴水不进的侍卫队长。

此人宁从安并不相熟,皇宫中御林军正副统领一向都是皇上最信任的人,不然他也不会把皇宫的安全放心交给他们,此人正是御林军副统领罗林,既然他身份没有宁从安高贵,职位宁从安更是看不在眼中,但皇宫御林军副统领职低权却重,便是皇子、公主们也不会轻易与这些人交恶,而且他们很少与皇亲打交道,宁从安认得这罗林,却没有什么交情,现在他骑在马上团团转。

罗林依旧面无表情道:“请三皇子体恤,皇上确实是如此规定的,吉时已过,任何人不得入皇城之内。”

宁从安一股火直接冲上脑顶,难道他费尽心机的亲事,今天就以这样的荒唐理由结束了吗?宁从安是个聪明人,就因为他很聪明,所以他现在已经想到不是吉时煞气的事,而是父皇有意不让他这婚事结成了。必竟婚礼吉时也不过是讨个彩头的事,信则有,不信则无,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赶不吉时,但依旧拜堂成亲的,更何况所谓的吉时还没过,何来煞气之说。

宁从安心中翻江滚海一般,他实在不明白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父皇为什么突然阻止婚礼继续进行,之前对于他的婚事,父皇还抱着期待的心情,这样的转变实在快的让宁从安无法想象。难道还是他那些兄弟们在父皇面前进了什么谗言吗?

是啊,如果他与丞相千金成亲,这对于他的势力来说是如虎添翼,不过他以为父皇冲喜为由也足够令父皇同意了,是谁在背后嚼舌根,当真可恨至极!

宁从安面色发青,若是父皇有意为之的,那这婚礼推迟,就不知道会等到何年何月了,他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岂不是付诸东流,他不服啊。

这时冰旋的贴身丫环走来,宁从安见状微低下身子,那丫环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句,宁从安微眯着眸子点点头,冷冷忘着罗林,随后又望了眼紧闭的皇城门,咬牙切齿冷哼一声道:“去丞相府,送冰旋小姐。”

迎亲队伍中的人都有些发懵,尤其那跟在花轿旁边的两个喜婆,她们都是京城最出名的媒婆,做这行也二十几年了,还从来没见过接了新娘子一切准备就绪,到最后却将一对新人拒在门外的人家。只不过这个人家也确实令她们心颤,这可不是她们敢惹的,她们什么话也不敢说,低着头跟着迎亲队伍往回走。

其它的人也愣愣的,那些喜乐队互看一眼,举起各自手中的东西又吹拉弹唱起来,宁从安气的面色铁青:“停,连你们也看本皇子笑话吗,给我停!”

那些人各自收了物件,轻抿着唇低头不敢言语,虽然他们很无辜,他们又没跟过这样的喜队,只剩拜堂一途却被人拒在门外,丢脸至极。不过他们倒是能理解宁从安的心情,这天下恐怕没有比这三皇子更憋屈的新郎了吧,明明一切即将办成,最后却告诉此路行不通。就好比新郎新娘洞房花烛之夜,但悲催的发现,这新郎在最关健的时候不举一个道理,实在又憋屈又好笑。

宁从安来时坐在高头大马上意气风发,回去的时候却是铁青着一张脸,连原来俊郎的样貌都失色了许多,少了他平时温润雅致的形象,而这喜队人数可不少,喜队喜婆丫环侍卫还有抬着的冰旋为数不少的嫁妆,来时十分轰动,回去的时候也引起所有人观望。他们便是想要掩示都不可能,这一路上他们受尽路人指指点点,宁从安感觉气的头顶快冒火了。

他心中却久久不能平息下来,因为之前他并不在皇宫,他实在不知道父皇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将他拒之门外,现在他连如何弥补都不知道,还有比这更憋屈以及令他不安的吗。

一路回到丞相府,在丞相府上上下下呆愣的目光下,宁从安又将冰旋送回她的喜房,但令他意外的是,丞相冰恒此时依旧在皇宫之内,根本就没有回来。

这里面,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皇宫,御书房。

皇上一身明黄金龙袍高坐于御椅之上,他面色苍白,已经不年轻的脸上也因为病痛多了苍老,他眸色有些暗沉,只是此时他面色却透着一丝阴冷:“三皇子将人送到丞相府了。”

御书房下正跪着一名身着统领侍卫服的男子,男子面色刚直、剑眉虎目,正是御林军的正统领李海,他恭敬回道:“回皇上,三皇子很生气,但还是护送冰旋先回丞相府了。”

皇上嘴角勾起冷笑:“这个老三一直表现不俗,朕对他倒也有几分厚望,他那些小心思朕只是装作不知道,没想到他竟然做的这么过份,在朕病重的时候,想用这种方式拉扰朝庭重臣,这不但是拿着朕当愰子来耍,更是咒朕死呢。好好,好的很,朕就看,他这婚怎么结的成!”

李海低着头,皇上下令,自然没人敢反对,而且他也觉得三皇子做的过份,不然民间怎么会传来这种消息,李海直接听命于天南国皇帝,事关皇帝大事他自然要第一时间禀报。宁从安借着皇上病重,进而拉拢朝臣的事,恐怕换成哪一个皇帝都不能容忍,这是不是说明宁从安已经等不及登基,甚至有了逆谋篡位的想法了?

这谁也不知道,可即使这只是不可能实现的可能,皇帝也绝不会允许其发生,不但今天不会让宁从安娶了冰旋、以后怕都不可能了,恐怕不止三皇子、丞相府也会受到牵连。

“丞相还在皇宫?”

李海立即回道:“回皇上,是,被带到偏殿去了。”

皇上冷笑:“不需管他,明早直接带他上朝,不许任何人与他谈话。”

“是,皇上。”李海应声道,皇上却冰冷一笑,李海突然感觉,天南国似乎要乱了……

008,疏离

翌日,天南国皇宫,正在正德大殿上早朝的各大官员各个胆颤心惊,昨天在偏殿被关了一夜,求救无门的冰恒此时面颊微凹,昨天夜里根本无法入睡,心里更是一直无法平静,直到听说可以上殿面圣的时候,他差点失了分寸直接跳起来。

正德殿上,今日当朝皇帝南帝面容十分憔悴,眼眶深陷,但那阴沉的眸子微微转动,都令人心颤,让人不寒而栗,南帝一身明黄龙袍坐于龙椅之上,冠顶上皇冠顶上东珠微微颤动,朝臣的心也不自觉随着这东珠摆动不息,以至于上朝半晌也无人启奏,太监总管立即尖声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连喊三次,朝下群臣都低着头无人敢上前,现在谁敢啊,昨天皇上突然阻止三皇子与丞相府嫡女婚事,到底是出于什么他们都不知道,而且今天皇上面色不好,若是在此时说些有用没用的,到时候皇上不动丞相,就得拿他们出气了。而且听说丞相昨夜已在皇宫住了一晚,这其中发生什么事、有什么变化,都不适宜现在冒出头。

南帝冷哼一声,站起身便往偏殿走去,太监总管立即尖声道:“退朝!”

众大臣松了一口气,却在下一瞬间跑去围住丞相冰恒,纷纷关心问道:“丞相大人,听说昨天皇上留您于皇宫,不知道皇上要下达什么新旨意了,丞相大人可不要徇私,不如先给我透个消息,也好让我们事先知道一下,避免之后说错了话犯了皇上的忌讳。”

“是啊丞相大人,皇上留您在皇宫中详谈了什么?”

“丞相大人直说吧,小臣能力之中也能为您出出主意啊。”

冰恒冷着一张脸,冷冷回视他们,这些人当他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吗,这是拐着弯想问三皇子与冰旋的婚事,却不好明问,想问明他昨夜在皇宫中情形,也好让他们猜测圣意。

哼!他现在一肚子火,会理会他们:“众位,本相有些累了,就不多谈了,改日再说,改日再说。”微微抱了一拳,冰恒加忙推开人,迅速往丞相府赶去,众大臣一见他这样心思却是各异。

昨天京城突然传出三皇子在皇上生病之时成亲,并非是冲喜而有意逼皇上退位,他们十分清楚,其实他们心中也有一丝明悟,现在看了冰恒的表现,昨天在皇宫,他不能过的太好,这么想来三皇子此举无疑是拂了皇上的逆麟,不少人对视一眼,有其它皇子势力官员幸灾乐祸,也有推举三皇子的官员露出凝重而又担忧的神色。

冰恒一路快速回府,昨夜宁从安一夜未睡,本准备早上便进宫面圣,但被冰旋拦下,正在等冰恒回来,两人见冰恒回来立即迎了上去,冰旋今天一身粉纱裙装,显得她更是瑰丽秀美,但面上却是担忧:“爹你脸色不好,快坐下休息吧。”

冰恒看到随后跟来的宁从安神色微顿,冲着三皇子点点头,便被冰旋扶上高坐,宁从安见状给冰旋使了个眼色,冰旋忙问道:“爹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为什么突然阻止我与从安的婚事啊,什么吉时煞气的,分明是有意推脱吗,当初可是皇上亲口答应的,他这金口玉言怎么当成儿戏了。”冰旋口气带着分指责,要不是皇上突然阻止,她现在已经是宁从安的正妃了。现在皇上说拖延就拖延,岂不是耍着人玩,对她的名声也不好,她心中自然有怨。

冰恒突然厉喝一声:“闭嘴,皇上如何做,需要你来提点吗。”

冰旋愣了一下立即道歉:“爹是女儿一时多嘴了,请爹爹原谅。”

冰恒却冲宁从安道:“三皇子,现在城门已开,臣下看三皇子还是先回宫吧。”

宁从安眸子敛了一分神色,想要开口,冰恒已支着头道:“旋儿扶我回屋吧,头疼的很。”

“是爹。”冰旋立即上前,临开时冲着宁从安使了个眼色,她定然会从冰恒这里问出消息的,宁从安黑着脸,直奔回皇宫,但是皇上却已忙碌为由并不见他,宁从安心中很是不安,冲着随侍道,“让你查的人查的怎么样,我马上要见到他们,我倒要看看是谁坏我好事。”

随侍立即低头道:“三皇子属下还在查,得了消息立即回报。”

“都一天了竟然还没有消息,没用的东西。”宁从安一肚子火,这两天竟然做什么都不顺心,十在可恶。

丞相府中冰旋刚一扶冰恒回屋,冰恒便淡淡道:“你以后还是不要跟三皇子多有联系了。”

冰旋一惊,美丽的容颜上闪过错愕:“爹,为什么,您知道女儿倾心从安,并且我们两情相悦,而且女儿只差与他拜堂,便是他真正的妻子,您现在说让我不与他联系,这怎么可以。便是我不与宁从安相联系,现在女儿这种情况,女儿还嫁的出去吗。”

冰恒却是皱着眉头道:“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人家嫁不了,你也稍安毋躁,起码现阶段你与三皇子想结成连理,是不可能了。”

“父亲,皇上他……”

冰恒已然摆手道:“出去吧,我累了,不想多说。”

冰旋红唇微咬,不情不愿的离开,美眸却是闪烁着冰冷的光,若是让她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她定要将那人碎尸万断!

然而接下来的近段时间对天南国来说,却有些风雨飘摇,南帝的病情加重,已连两日再未早朝,朝上朝下人心惶惶,明中虽无人敢有异动,但暗地里拉党之事,已经越来越频繁,宁从安这时却不敢有什么妄动。

这一日皇城突然来了一个面戴玉面的男子,带着一个年岁不大背着药箱的小药童在皇城外求见:“我来是为皇上医病的,请速速通报,若是耽误了皇上的救治时间,你们可能担的起这个责任!”

守门侍卫不会轻易放人进宫,进宫之前要经过层层的检查,只不过现在事关皇上重病,谁也不敢耽搁,接着一个老太监模样的人半信半疑的问了这玉面公子几个问题,便进了皇宫之中……

009,玉面公子

太监带着玉面男子与药童经过层层检查,正准备入内,那太监却道:“摘下你的面具。”

玉面男子一张白玉面具,将面部遮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星辰般美丽闪烁的眸子,他只是淡淡撇向太监道:“能不能救皇上性命,难道跟我这小小面具还有直接关系吗?我乃一方游医,只希望天南国可以国泰民安,所以今日特意前来皇宫看病,若是耽误了皇上的病情,却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你一个小小游方医,竟然敢如此猖狂,杂家看你分明不安好心,若是放你这么去给皇上就医,说不定会给皇上安危造成危险,今天杂家定要绑了你问罪。”这皇宫无良善之辈,包括这些太监宫女们,见玉面男子如此不客气,那太监当下恼羞成怒招来人要绑了玉面男子。

玉面男子身侧的药童将药箱一甩,厉喝一声,摆好架势便要迎上前去,玉面男子伸手一挡:“小凡这里是皇宫,不要冲动。”

那药童皱着脸:“可是公子,他们……”

太监冷笑起来,眸子阴冷扫在玉面公子面上:“知道这是皇宫,你还敢这么嚣张,之前你不摘面具,现在不用你摘,杂家要你的脑袋。”

玉面公子突然轻笑起来,声音十分轻柔,却如同风吹过般的柔和,又暗藏杀机一般:“就凭你?一个小小宫围太监,竟然敢拦皇上救命之人,看来你主子真是急不可耐的等着谋朝篡位了,任何拯救皇上之人都不放过。”

“你胡说,杂家绝没有这个意思,你这信口雌黄居心不轨的江湖骗子,现在就将他就地正法,看他还敢胡言乱语。”那太监涨红了脸,急不可奈命侍卫上前,玉面公子眸子微弯,明亮中透着冷意。

“住手!带游医进宫为皇上诊治。”这时一道尖细的声音打乱这里的剑拔弩张,众人抬头望去,却是一个身着太监总管服的人,之前那太监一看立即吓的跪地道,“奴才参加见陈公公。”

陈公公微抬起下巴,垂着眼睛看看恭敬跪地的太监:“杂家听说有位自称能治的了皇上之病的游医,怎么耽搁了这么久,还不速速带来,你们竟然敢耽搁皇上救治?!”

那太监立即哆嗦着回道:“陈公公恕罪,是这人态度蛮横,让他摘掉面具他也不愿意,奴才是想这人不敢真面目示人,谁知道会藏有什么毒心,所以……”

“好了,废话这么多,你与我前来吧。”陈公公摆手打断,望着玉面公子道。

玉面公子带着药童立即跟上去,那跪地太监抹了把汗,面上却是一变,这个该死的玉面男,若是救不了皇上,他定要他好看。接着微微转着眸子,趁人不注意偷偷将宫中消息放了出去。

陈公公带着玉面公子与药童快速游走在宫廷之中,所经之路皆是奢华富贵无比,然而这玉面公子与药童却都是平视步履不变,陈公公眸子微敛,第一次进宫的人看到这富丽堂皇的皇宫,哪有一个不失神的。若不是皇上突然告诉他出来迎接人,他也不敢放着个戴着假面具的陌生人进宫,难道这人是皇上的亲信?皇上亲信又为什么没持信物呢,陈公公在宫中多年,很清楚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此时他明智的闭上嘴巴,再不动什么歪脑筋。

“咳咳咳。”刚一进入皇上的寑殿,便听到一阵撕裂一般的剧烈咳嗽声,玉面公子步子略快了几步,来到床边时,已有宫女拉开床帷,只见床上的天南帝,已经面如枯木暗黄的没有任何光泽,眼窝深陷,嘴唇干裂,看到玉面公子走来,他咳嗽的更厉害,但是神情却很激动道:“你来了……快医治……咳咳咳。”

陈公公暗自纳闷,原来皇上真认识此人,此人是?

玉面公子一伸手,药童快速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一个步包递来,玉面公子从里抽出一个长针,极为迅速的插入皇上身体上,陈公公连阻止的时间都没有,只得一喝:“你在做什么,你给皇上插了什么针。”

玉面公子突然转过头,冷冷望着他:“若想看皇上没事,就给我闭嘴。”

陈公公可是皇上身边最得利的太监,平时伺候总少不了他,他何时被人这么喝斥,但他却被玉面公子气势一震,真就乖乖闭了嘴。

随后玉面公子又在皇上身上各插五针,四肢以及胸肺之处,过了片刻,他挨个拿起,却在插起胸肺之处的银针时,眸子一敛,一直在后面盯着的陈公公看着倒吸一口凉气,立即吓的跪在地上:“请皇上恕罪,是奴才没伺候好皇上,请皇上降罪。”嘴上这样说,但却吓的汗如雨下,心中紧张的快跳出喉咙,怎么会这样?

玉面公子将银针凑上前,天南帝看到那半支已阴黑的针头,呼吸明显急促起来:“中毒,竟然有人给朕下毒,你可有办法解毒。”

玉面公子却道:“办法自然是有,但是如果不能避免皇上反复中毒,我便是有解毒之法也无用。”

“你是说……”南帝瞪大眼睛。

玉面公子声音清冷道:“这是慢性毒,我现在给你解了毒,也会损伤你的身体,只有靠药与食补慢慢调理,这下毒之人分明是想你不知不觉间慢慢死去。”

南帝枯黄的面上却黑沉起来:“朕知道了,就劳你先为朕解毒,之后的事,不需要你操心。”对于玉面公子的医术他十分信任,他必竟是药王弟子,之前他突然派人前来联系他,他便知道自己有救了。

陈公公听着心中发颤,这个玉面公子到底是什么人,皇上会不会怪罪他的伺候不利呢?必竟他在皇上身边伺候着,主管皇上一切事物,现在皇上中了慢性毒他却不知道,这可不是要受到牵连吗。陈公公越想越怕,最后将眼神定在玉面公子身上。

为皇上解毒足足用了两个时辰,等玉面公子出来的时候,陈公公立即递上巾布为其擦汗:“公子真是辛苦了,多亏了您,奴才真心感谢您为皇上解了毒。”

玉面公子定定看着陈公公,后者身子一矮,猛的给玉面公子跪下:“公子,求您救救奴才吧,皇上中了毒奴才却不知道,奴才不想死啊。只要公子能救了奴才这一回,公子让奴才做牛做马,奴才也心甘情愿。”

玉面公子眸子定定在陈公公面上扫了一记:“这可是陈公公说的……我倒有一个办法,那便是找出真正要害皇上的人,你岂不就洗脱嫌疑了。”

“可是这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

玉面公子眸子突然一弯:“陈公公可是聪明人,何必让我把话说绝了,你只要记住,你现在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就行了。”

刚一出皇宫,药童突然道:“主子,有人跟踪。”

“哼,绕道带他们玩一圈再回福云酒楼。”

“是!”小凡面上有些跃跃欲试!

庶女狂后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庶女狂后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庶女狂后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