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傲娇爹地宠妻忙免费阅读&(孟星辰厉寒琛)小说完结版

来源:zd 作者:公子莫问 时间:2020-03-27 15:34:10 主角:孟星辰厉寒琛

傲娇爹地宠妻忙免费阅读&(孟星辰厉寒琛)小说完结版

傲娇爹地宠妻忙孟星辰厉寒琛

傲娇爹地宠妻忙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7章 嫁给我

孟星辰也不想诋毁男方,可这年头有钱有颜的男人要么名花有主,要么不爱女人,她才不指望相亲能相到极品。

孟星辰按着地址前往一间叫六公馆的餐厅。

这餐厅名字虽然平平无奇,但是位于高档会所之内,就是那种没有千万身家都进不去的会所。

以前孟家还算风光,孟星辰才对这些有所了解。

看来宗成爷爷给她安排的这个男人,财力还是挺雄厚的。

哎,这么有钱却单身到三十岁,孟星辰越发肯定对方是歪瓜裂枣型。

身体残缺?

智商低下?

家暴成瘾?

胡思乱想间,孟星辰推开了相应的包间房门,一眼就看见背对着她站在窗边的男人。

男人身材挺拔欣长,西装服包裹着出色的身材,肩宽腰窄——

等等,这身材,咋这么像那个男人?

厉寒琛听到开门声,收起思绪,回过头。

四目相对。

“……”厉寒琛。

“……”孟星辰。

空气凝固了几秒——

“是你?”

“是你?”

厉寒琛和孟星辰不约而同开口。

孟星辰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有钱有颜的单身汉!

看来,他的残缺是内在的咯?

孟星辰将门关上:“是你就好办了,咱们坐几分钟然后散了吧,再跟宗成爷爷说我们对不上眼。”

“……”厉寒琛还是头一次遇到对他不耐烦的女人。

可既然见到她,再想想家里绝食的蓓儿,厉寒琛再一次道:“蓓儿很需要你。”

孟星辰没想到他又提这事,虽然她也喜欢女娃,但是:“都说了,我不会做保……”

“嫁给我。”厉寒琛说。

“嫁什么啊,我……”

等等,他说什么?

孟星辰慢半拍反应过来,随即睁着眼睛震惊看向男人:“纳尼?!”

嫁给他?

有病吧!

“……”厉寒琛很想问她是不是学过变脸,为什么表情如此丰富。

同时也猜到孟星辰一定在想他有病。

厉寒琛压了压不耐烦,他从不在同一件事上花两次时间,可为了蓓儿,只能破例:“不想当保姆,那就嫁给我,以母亲的身分陪着蓓儿。”

蓓儿接二连三表露出对这个女人的喜爱,为了蓓儿病情着想,厉寒琛是真的希望孟星辰能够答应。

孟星辰不敢苟同这种做法,虽然男人的出发点是为了小女娃好:“那个……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孟星辰发现搞半天她竟然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

厉寒琛生平第一次被人问这种问题。

他想了想,从口袋抽出一张私人名片,递给她。

孟星辰接过。

黑底烫金,低调奢华,极其简约。

厉寒琛。

厉氏集团CEO。

下面是一串号码。

“厉先生,”孟星辰知道他名字就够了:“我很郑重告诉你,你这是在侮辱婚姻。”

“我没有。”厉寒琛否认。

“那你为什么能轻易对一个陌生女人说出这种话?我们才第三次见面,你对我毫不了解,就因为你女儿依赖我,就让我嫁给你,我甚至觉得你在侮辱我!”

孟星辰气不过。

婚姻是女人生命里重大的事情之一,却如此随意出现在别人口中,况且她不是一个只会照顾娃娃的工具。

厉寒琛没想到他一番话会让孟星辰生气,可他与女人打交道的经验可以说是零,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应对眼前的场景。

女人这种生物,真是比公事麻烦多了。

孟星辰见他沉默,连句对不起都不打算说,气得甩手离开包间。

结果还没走到大门,冤家路窄,孟星辰看见孟星月挽着一个男人走进来。

几天前的屈辱历历在目,但孟星辰不打算在大庭广众之下争论。

孩子的事是她的伤她的痛,她不想拿出来在阳光底下曝晒。

“孟星辰!”孟星月大声叫唤!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孟星辰,正好,孟星辰被厉寒琛抱走的事让她气了两天,这下正好可以撒气。

孟星月大步向前:“你怎么会在这?”

孟星辰迎战:“关你什么事?”

她还没找她们算账呢,孟星月倒好,自已贴上来。

“我就是好奇,这里穷人与狗不能进,你孟星辰占了两样,是怎么进来的。”孟星月不相信孟星辰是凭自已本事进来的。

这会所至少身家千万才可以进,少一分都不行,孟星辰一条穷狗,凭什么。

“还是说,你耐不住寂寞,故技重施,为了钱勾搭男人?”孟星月盯着刚才孟星辰出来的房间,眸中透着兴奋:“孟星辰,这次就让我看看你勾引的是哪家男人!”

说完,孟星月大步朝着包间走去!

“哎!”孟星辰想阻止!

这毕竟是她的事,她不想打扰到厉寒琛,可是晚了,大门已经被孟星月打开。

一门之隔,门内是厉寒琛,门外是孟星月。

空气中有短暂的安静。

“二二二二爷?”孟星月看着站在跟前充满气势的男人,震惊得结巴!

同时迅速后退了几米,似乎只是站在这样的男人身边,都会被他的气势碾压!

她明明是看着孟星辰从这间房出来,可里面的奸夫,怎么会是厉寒琛?

孟星辰见孟星月一下子焉了,没想到一向趾高气昂作天作地的孟星月也有害怕的人。

而且能让孟星月心甘情愿叫一声爷的男人,一定不同凡响。

天,宗成爷爷是给她介绍了个什么大人物?

孟星辰看向厉寒琛,心底闪过一丝念头,那就是,这个男人可以帮她报仇,惩罚孟星月!

孟星辰脸上堆起笑容,朝着厉寒琛走去,亲昵挽着他的手:“亲爱的,你这么慢,害得人家被人误会跟奸夫偷情呢~”

厉寒琛看着主动贴上来的女人,她靠近那一刻他闻到很馨香的味道。

这味道,很熟悉,好像三年前那个女人……

但是,三年前的正主已经出现,是冷清铃,况且那个女人的声音很干净,又很空灵,那晚略带羞涩说自已是第一次,还说伺候不周让他别见怪,绝不是孟星辰这种被烟熏过的嗓子。

只是,孟星辰的手软软的,热热的,被挽着,竟也不觉得厌恶。

第8章 她是我的人

厉寒琛故意道:“我的请求……”

孟星辰咬牙,没想到他这么卑鄙趁火打劫:“我可以有空就去看蓓儿,但保姆免谈,嫁你……更不行!”

“……”厉寒琛第一次体会到被人嫌弃的滋味。

怎么,嫁给他就这么不乐意?

厉寒琛盯着她的侧脸,脸蛋小巧,五官精致。

明明是甜美长相,但性子却像个小辣椒,处处写满不妥协。

厉寒琛决定不逼得太紧,省得这只小辣椒跟他一拍两散:“成交。”

孟星辰得到厉寒琛的答应,胆子大起来,她平日在影视城没少看别人拍戏,狐假虎威对她来说并不难:“二爷,刚才她说这里穷人与狗不能进,我穷我认,但谁是狗呢?”

孟星月一听,背脊发凉,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怒目瞪向孟星辰,该死的,孟星辰竟然故意曲解她的意思,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她的!

孟星月急急解释:“二爷,我只是说她并没有说您,您别听她的!”

小公主不见的事厉寒琛已经记她一过,要是厉寒琛再度误会她,她可怎么办才好!

“可我是二爷的人,你说我不就是说他吗?”孟星辰就不让孟星月绕回来。

厉寒琛低眸看向身旁矮他一截的小女人。

呵,没人的时候拒绝他求婚拒绝得利落干脆,怎么到了外人跟前,她就成他女人了?

不过,这话听着,真不赖。

“你……”孟星月要被气哭了,孟星辰存心不让她好过是吧,看她怎么抖出她的丑事!

二爷肯定不会要她一个脏女人!

孟星月抬手假装抹泪,有意道:“孟星辰,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怨气,你认为是我拿走了你跟男人偷情生……”

“她的确是我的人。”厉寒琛开口。

适时打断了孟星月的话。

“!”孟星辰震惊望向厉寒琛,他竟然配合她做戏?

如果不是他及时开口,孟星月这个小贱人,又要将她三年前的事抖出来了!

惊讶过后,内心则是连连的感叹,不得不说,厉寒琛为了女儿,真是豁得出去。

“二爷,我,我……”孟星月紧紧咬着下唇,没想到厉寒琛会帮孟星辰说话。

厉寒琛都开口了,她肯定不能再继续抖出孟星辰的事,不然就是公然作对。

孟星月就算不甘心,也只能低头认错:“对不起。”

真是不甘心,明明两人认不出对方,这么算来只是在仓库见过一次,这样也能好起来。

不得不说,孟星辰勾人的功夫,真是厉害!

“孟星月,你对不起谁呀?”孟星辰不打算轻易放过她。

孟星月踹她一脚的事,关她仓库的事,还有今天出言羞辱她的事,她都还没算呢。

孟星月脸都涨红了,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抓着衣服,恨,在心底燃烧。

但是在厉寒琛面前,孟星月不得不妥协:“对不起二爷,对不起你……”

“我是谁?”孟星辰故意问。

孟星月眼里都要烧出火苗了,她一字一字,从牙关里蹦出来:“我孟星月,对不起你孟星辰!”

孟星月说完,眼底划过一丝狠戾!

瞧孟星辰嘚瑟的劲,真叫人憎恨,不知道这事若是被冷清铃知道的话,孟星辰的下场会如何?

孟星辰得到了应有的道歉,三句对不起,对应踹她关她侮辱她三件事,哼了一声,离开。

出了会所,确定孟星月看不见他们,孟星辰立刻松开厉寒琛手,双手抱拳:“多谢。”

颇有江湖儿女姿态。

厉寒琛看着她的举动,笑了笑:“不客气。”末了问:“现在有空不?”

“干嘛。”孟星辰有些警惕。

刚才只是作戏而已,他可别乱来。

“有空的话跟我走一趟,蓓儿在绝食,已经两天没有好好吃饭。”

说起女儿,厉寒琛就头疼。

这两天只有把母亲喊来喂饭,蓓儿才会勉强吃几口。

虽然蓓儿患有自闭症,对外界好似不闻不问,但厉寒琛感受得到,很多时候,蓓儿只是懒得搭理。

但是孝顺长辈,蓓儿还是会做的。

“绝食?”孟星辰诧异。

“嗯,”厉寒琛看着孟星辰着急的脸色,不知出于什么心思,补了三个字:“为了你。”

“靠!你咋不早说!”孟星辰急得跳脚,手一挥:“走!”

真是的,孩子绝食不是小事,重要的他不提,却说什么嫁给我的鬼话!

嫁给我。

孟星辰回想起他说这三个字的模样,小心脏不受控失了节奏。

她又不是神,被长得帅气又多金的男人求婚,哪能没点激动。

厉寒琛见孟星辰一听到蓓儿的名字二话不走就跟着走,可他说嫁给我时,孟星辰却无动于衷。

他竟然比不过蓓儿?

呵!

厉家。

孟星辰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别墅,不,眼前的房子光用别墅二字根本都不足以形容,更应该说是城堡。

主别墅门口是一块面积堪比正规足球场的草坪,在佣人的精心打理下,小草翠绿茂盛。

孟星辰惊掉下巴,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厉寒琛竟然用这么大一块地来种草!

“下车?”车子已经停了半分钟,但孟星辰光顾着东张西望,厉寒琛不得不开口提醒。

“哦。”孟星辰回过神,推门下车。

虽然孟家也是别墅,门前亦有草坪,但是跟厉寒琛的相比,孟家的根本摆不上台面。

“你真有钱。”孟星辰感叹:“你别担心,像你又帅又有钱,想找老婆很容易的,隐疾只是小意思。”

“隐疾?”厉寒琛不知道她的小脑袋瓜又想到哪儿去。

“对啊,不然你为什么女儿都有了但是没有老婆?”孟星辰说完,自顾自道:“你不用说,我是成年人,懂的。”

像厉寒琛这种男人,一般人嫁了都会紧紧抱住大腿,哪会舍得离开。

毕竟嫁给他就是锦衣玉食的生活。

除非是厉寒琛的隐疾直接影响了生活幸福,实在受不住,才会离开。

“……”厉寒琛发现他真的跟不上她的节奏,先是无端端认为他有隐疾,他还没说话呢,她又说她懂了。

静了几秒,厉寒琛问:“所以这是你拒绝我求婚的理由?”

第9章 真豁得出去

“不是。”

孟星辰摇头:

“在我看来婚姻是很神圣的,两个人在一起只能是因为爱。可我觉得你只是想要一个保姆,不是一个妻子。”

厉寒琛闻言,正欲开口——

“哇!”孟星辰视线被车库里一字排开的跑车吸引,她飞奔过去,在其中一辆限量版跑车前停下,伸手如珍宝般摸过光滑的车前盖:“我滴乖乖,这车全是你的啊!”

“你玩车?”厉寒琛突然很想知道,她这一路是怎么成长的,既是功夫,又是赛车。

和他平日所见的女人真的很不一样。

“嗯,不过不精通。”孟星辰看着眼前十几辆跑车,心里连连感叹,果然有钱的快乐她想像不到。

这里任何一辆,她当一辈子替身都买不起一个轮胎。

厉寒琛见她一脸垂涎,眼睛正如她的名字一样,仿如星辰,心头一动:“你要是嫁给我,厉家的一切随便你用。”

何况只是车库里的车。

孟星辰立刻收回抚摸的手:“又来了,我刚刚才说了那段话,这么快就忘记。”

说完,双手背在身后,离开车库。

厉寒琛见这样都利诱不了她,呵,不知道该说她有骨气,还是该说他魅力不够足。

孟星辰进入主别墅,被室内的装潢吸引了目光。

偏欧式的风格,大气优雅,细致到每个角落都值得好好欣赏。

“星辰小姐?”阮姨很意外会在别墅看见她。

难道是二爷成功了?

她是来当保姆的?

孟星辰收回视线:“你好,叫我星辰就好,”想起厉寒琛说的绝食,问:“蓓儿在哪?”

“小公主在二楼第三间房,今天又不肯吃东西。”阮姨哀愁。

孟星辰见阮姨双手捧着一个餐盘,精致的食物确实一口也没被动:“我试试吧。”

然后,双手接过餐盘,上楼。

第三间房。

房门没有关起来,孟星辰一眼就看见小女娃坐在床上,背对着门口,小小的身影配着大大的床,十分落寞。

孟星辰抬手敲门。

叩叩。

小女娃假装听不到,一动不动。

孟星辰故意道:“既然你不理我,那我走咯。”

“!”厉蓓儿听到是阿姨的声音,小腰板瞬间挺直,惊喜回头!

当看见心心念念的阿姨就在眼前时,厉蓓儿更是兴奋得从大床跳下,哒哒哒跑过去,一把抱住阿姨的大腿!

仰着头,两只眼睛笑成月牙形。

孟星辰没想到小女娃的思念带有这么大的威力,向后退了两步,险些摔倒,手中的餐盘亦摇摇晃晃——

突然,腰间一热。

孟星辰被搂进一个怀里。

这怀抱一如几天前温热,坚硬。

手中的餐盘被厉寒琛接过,同时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唇在她耳边道:“小心点。”

男人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全部喷进了耳朵里,而她的耳朵一向敏感,孟星辰瞬间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啊!”

孟星辰尖叫一声,快速旋身,从厉寒琛怀里挣脱开来!

“你你你……”孟星辰抬手狠狠揉向耳朵,该死的,厉寒琛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求婚不成,玩色诱?

不得不说,他为了女儿,可真豁得出去!

厉寒琛见她又气又羞,唇角扬起一抹极轻极浅的弧度。

这女人看着一副老司机的模样,没想到,还挺纯情的。

光靠近说句话就不行了。

厉寒琛眸光一转,便发现女儿也在看孟星辰,板了几天的小脸,终于有了笑容。

看着这张写满依赖的小脸蛋,厉寒琛有一个念头,在心底加重。

孟星辰待耳朵的颤栗消失后,打定主意不再理会厉寒琛,她走向小女娃,换上一张亲切和善的笑脸:“蓓儿,阿姨听说你不乖乖吃饭哦。”

说着,将小女娃抱起来。

厉蓓儿埋怨看向厉寒琛,控诉他竟然向阿姨告状!

厉寒琛怂怂肩,一副不这样的话,你星辰阿姨又怎么会来看你。

孟星辰没有注意两父女的一举一动,将厉蓓儿抱进房里:“不吃饭不行的,要不,阿姨喂你?”

厉蓓儿听到喂字,小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一脸兴奋。

孟星辰将厉蓓儿放至一张兔子形状的小板凳上,桌子则是胡萝卜形状,家具每个角落都是圆钝形,没有尖角,而目前市面还没有这样的家具,看来是私人定制的。

再看整间房,风格与大厅的欧式不同,这里是清新,可爱,重点是每个细节都透露出对小女娃的保护。

孟星辰再一次感叹,厉寒琛可真是个百分百好父亲。

最终厉蓓儿都没有要孟星辰喂,而是自已乖乖的把一饭一汤全部吃光光。

吃完之后朝着孟星辰露出深深的微笑,一副求夸奖求鼓励的模样。

孟星辰抬手拭掉粘在小女娃嘴角边的饭粒:“蓓儿好棒棒哦,竟然自已就把饭饭吃光光了!”

厉蓓儿听到夸奖声,更高兴了,右脸酒窝深深。

阮姨一直站在门口,这几天小公主不高兴,连她都不允许进房,可孟星辰不光能畅通无阻进去,还不用动手就能让小公主自已吃下一碗饭一碗汤。

要知道,就算是老太太亲自过来,那也得手把手喂,一声声哄,小公主才勉强吃几口。

“太神奇了。”阮姨禁不住夸奖出声。

厉寒琛也一直站在门口,视线在孟星辰的背上停留了好久。

女儿绝食两天,虽然有母亲过来喂饭,但一天只吃几口,哪个父母能放心?

他把孟星辰叫来也是没办法之中的办法,想着她只要能让蓓儿多吃两口就成,没想到竟然是吃光。

这女人,一次又一次让他惊喜。

孟星辰喂厉蓓儿吃完饭后,没有立刻离开厉家,不然感觉像过桥抽板。

为了感谢小女娃对她的信任,她陪着小女娃一块堆积木。

堆着堆着,孟星辰发现厉蓓儿好久没有动了,低头一看,才发现小女娃窝在她怀里,脑袋歪着,睡了过去。

噗嗤。

孟星辰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吃饱就睡觉,活得真简单。

孟星辰将小女娃抱在怀里,站起,想将她放到床上让她睡得舒服些,然而小女娃察觉到她要放手,小脸皱起,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吓得孟星辰立刻将她抱起来。

神奇了,一抱起来,小女娃皱巴巴的脸立刻恢复如常,继续陷入安宁熟睡。

傲娇爹地宠妻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傲娇爹地宠妻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傲娇爹地宠妻忙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