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医武强卫叶子辰宋落初结局完整全文

来源:zzy 作者:六月星羽 时间:2020-03-27 15:23:41 主角:叶子辰宋落初

医武强卫叶子辰宋落初结局完整全文

医武强卫叶子辰宋落初

六月星羽小说作品《医武强卫》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家族聚会

“上!”

壮汉挥手,身后的人立马冲了上去,把上百个混混给控制住了。

随后那群保镖也是跑了过来,控制住现场。

“报告,护卫队队长乔盛前来救援,请范老指示。”

乔盛来到范建章的面前,站得笔直,显得极为恭敬。

“恩。”

听到对方的话后,范建章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随后便不再理会,乔盛也是保持姿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叶子辰看得是惊叹不已,这就是精英。

没过多久,一辆东C00013的车商务车开了过来。

车上下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气度非凡,一看就是久居高位的人物。

这人下来后很是着急,快速来到范建章的面前。

“爸,您没事吧?”

听到来人的话后,范建章抬头瞥了他一眼,淡然道。

“托你的福,没死。”

“爸,您怎么又说这种丧气话。”

“哼,那你是还怪我了?范兴安你可以呀,本事不小,这天海的地下势力你就是这么治理的?”

范建章冷哼了一声,言辞不善。

“我……”范兴安不知如何解释,一脸苦涩。

“今天若是换了旁人,怕是早就遭殃了。我当初怎么教你们的?做人不能忘本,都是穷苦时候过来的,既然上面的领导信任我们,让我们协助治理,我们就应该尽心尽力,可你,都做了什么?”

这话说完,范兴安脸上涌现了一抹尴尬的红润,四十来岁的人,竟然也会羞愧,尴尬。

旁边的曹宏是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在看到范建章无事的时候,他就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命是保住了,乌纱帽也丢不掉了。

只是老爷子的话让他实属汗颜,早就听闻老爷子雷厉风行,不同于常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据说,当初那群老爷子愿意去疗养院纯属就是因为看不惯这打下来的天下。

那些弯弯绕绕他们不懂,也不想懂,所以,选择去避一个清净。

他们虽然不懂,但也清楚,有些事,无法避免,这天下的规则只要有人在,就难以打破。

可,今天范建章实在是忍受不住了。

如此恶徒,竟然没有被惩处,的确是失职。

“是……”

最终,范兴安还是低下了头,承认了错误。

“小叶,你很不错,有空来找老头子喝酒。”

范建章扭头看向了叶子辰,恢复了满面春光,拍了拍他的肩膀。

叶子辰点了点头,笑了一下。

好歹是炎帝的传人,怎么也不能太丢人。

只是范兴安听到这话,却是眯起了眼睛,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叶子辰几眼,心里开始思索起来。

若是换了过去,叶子辰肯定察觉不出来,但如今修炼了炎神决,五官感觉都有提升,被直视自然能感应到。

“这里,你自己看着处理,哼。”

范建章从范兴安身边擦肩而过,没给他好脸色。

等到范建章带着人离开,范兴安才直起腰,恢复了冷脸。

“曹宏,你自己看着办,处理不好,你这个屁股就挪挪位置吧。”

说完,范兴安冷漠的上了车,临走,看了叶子辰一眼。

“叶小友对吧?抱歉,今天还有一些事没处理,所以不能多停留,这是我的电话,以后你遇到了什么事情,就打这个电话好了。”

说完,秘书很是聪明的跑了过去,递给了叶子辰一张名片。

“额,多谢。”

接过来后,叶子辰察觉出了对方不愿和自己深交的用意。他倒是没有在意,本来和范建章就是萍水相逢,没指望能干嘛。

车子启动,留下了灰蒙的尾气。

曹宏留下来看着老六这群混混,那气得是叫一个咬牙切齿,恨不得把这群人撕碎了。

“都给老子带回去,回去好好问问,这群王八蛋是谁管着的,这么瞎。”

随后上百个特警押送着混混上警车,老六等人一直想开口,但都被堵了回去。

不管这次他们背后的是谁,都要倒霉。

“嘿嘿,叶小友,您和范老爷子聊得不错?”

“还行吧。”

“那个……叶老弟,哥哥能求你个事不?”

曹宏搓着手满面红光,扭扭捏捏的,一个一把手如此,也是少见。

“额,曹经理你说。”

范兴安坐着那种车牌来,身份自然是呼之欲出,那留给曹宏处理,所以基本也能猜出来一二,肯定是范家安保的主要负责人。

“下次,你再见范老爷子的时候,烦劳给兄弟说说,真不是兄弟不管,实在是有苦难言。”

曹宏叹了一口气,皱起了眉头,露出了苦瓜状,显得有些可怜。

“曹经理,您客气了,范爷爷心里想必也明白的。若是有机会,我自然会帮您提一句的。”叶子辰也不是傻子,他心里清楚自己和范建章就是萍水相逢,话不能说得太满,但这曹宏也不能得罪。

“哎呦,那就谢谢你了。得嘞,老弟,哥哥我还得回去处理这群人渣,以后遇到了事情报哥哥的名字。咱们下次见,哥哥请你喝酒。”

“好。”

两个人相互客套着,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下来。曹宏拍了拍胸脯,看着身后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上了车远去。

上车后,曹宏瞬间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嘴角露出了一抹弧度。

“有点意思,是个人才。”

摇了摇头,叶子辰将钱放到了桌子上,朝着出租屋走去。

河面,清风吹过,那张钞票沙沙作响。

今天的事情,令他有些震撼。

这就是权力,身处高位,你的命真是值钱呀。

想起之前妹妹躺在医院里,随时都有可能死去,因为金钱,就觉得有些讽刺。

叶子辰握紧了拳头,他暗自发誓,要努力,要让弟弟和妹妹都过上好生活,不被人欺负。

这辈子,都不要陷入之前的困境里。

这一夜,叶子辰无眠。

天亮的时候,宋落初一个电话甩了过来,打破了正在冥想静坐的叶子辰。

“喂,怎么了?”

“你昨晚上去哪了?”

对面的宋落初语气很差,似乎很是生气。

“我……”

“算了,我不想知道你在哪,你记得今天是我奶奶生日,你早点回来就行,穿得好点,准备个礼物。”

还没等叶子辰说完,宋落初就挂断了电话,雷厉风行。

听到忙音传出,叶子辰露出了一抹苦笑。

女人,还真是难懂呀。

第11章 朋友妻不客气

本来这种家宴他可以不用去的,毕竟,往日的聚会去了也只是被奚落罢了。但在宋家待了一年,第一次给老太太过生日不去,若是被人拿去做文章,恐怕对宋落初不好。

琢磨了一下,被数落总比宋落初多一桩麻烦强,也就去了。

至于礼物,戒指里那么多宝石,叶子辰随便挑选了一颗,买了一个十几块大洋的礼盒包装起来。

临近中午给妹妹做了饭后,便悄然离去,要是让杨灵溪知道自己去给宋老太太过生日,怕是又要吵闹了。

到了宋家大宅后,宋落初早在门口等着了。

“不是让你换身衣服吗?”

看到叶子辰的穿着后,宋落初皱起了眉头。

“我……”

“算了,等会进去了你别说话。宋家本家的人今天都会过来给老太太过生日,我知道你和他们不对付,但是不管怎么样你得给我忍着,我不想因为你丢脸,懂吗?”

叶子辰傻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看着叶子辰的模样,宋落初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果然,还是如此模样,永远都不会改变,废物就是废物。连反抗都不会,真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嫁给他。除了洗衣服做饭打扫家务,完全没有一个男人该有的样子。

至于叶子辰,早就习惯了这种眼神,何谈伤感,偶尔会把所有的情绪崩塌一下,也就过去了。

两个人进去的时候,宋家大宅已经是高朋满座,所有的嫡系和外戚都来了。

宋家,天海市的二流家族。

药材生意起家,历经几十年,算是在天海站稳的脚跟。如今,家族里大大小小的人加起来也有几十号,各种亲戚就更数不胜数了。

自从宋落初的爷爷过世后,家里面的权利就落到了宋家老太太唐翠的身上,所以今天老太太七十大寿,大家都是挖空了心思想要讨好,以求得到更多的利益。

当然,宋落初不在此列,在爷爷去世后,就交还了宋氏医药集团总裁的位置。其后白手起家,如今服装公司做的风生水起。虽然比不得宋家,但绝对比所有嫡系要好。

“落初妹妹,好久不见。”

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叶子辰脸愁成了苦瓜,果然,这个人来了。

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西装礼服风度翩翩的青年满面春光的迎了过来。看向宋落初的面容当中满是爱意,略过了旁边的叶子辰。

这人是宋老太太那边的人,她大哥的孙子,唐玉宸。

据说,在很早之前,宋老太太就有意向撮合唐玉宸和宋落初在一起,以便唐家能够插手宋家的生意,谁知道宋老爷子遇到叶子辰后就拍板了宋落初的婚事。

但是这个唐玉宸一直都没放弃,有机会就和宋落初表白。这让叶子辰很不舒服,毕竟,你XF要是一直被人惦记,估计心里也恼火。

更让他觉得反感的是,唐玉宸明明都惦记自己XF了,还非要和自己称兄道弟,装出为自己好的模样,显出君子风度。

真的是朋友妻,不客气。所以,他是叶子辰唯一一个会往坏处想的人。

好在宋落初看到对方也是皱起了眉头,没有理会。

“落初来了,好久没见了,还是那么水灵。”

“咱们家的女总裁来了,这次怕是又要压过大家的礼物吧?”

“每次都是落初出风头,我们真没脸准备了。”

周围的人看到宋落初后都是亲切的走了过来打着招呼,宛若众星捧月。

至于叶子辰,完全被他们给忽略了。

叶子辰倒是没在意,习惯被如此对待的他早已经波澜不惊了。

和宋落初搭不上话的唐玉宸眯起了眼睛,随后看向了旁边宛若透明人一般的叶子辰,随后心计涌上,他冷笑了一声。

装出一副春风满面,十分温和的模样,靠近了叶子辰。

“子辰呀,你也来了,真是好久不见了,过得还好吗?”看上去十分的和善,像是真的关心叶子辰。

然而一道声音的响起,算是点醒了叶子辰,知道了唐玉宸的真实目的。

“叶子辰,今天奶奶大寿,你肯定准备了特别贵重的礼物过来吧?毕竟,这是你第一次参加奶奶的生日。”一个瘦弱的男子满是嘲讽的带着笑意走了过来,故意加重了语气,提高了声音,就是想让周围的亲戚都听到。

你哪怕只是想当个隐形人,有些人都不让你如愿。宋清明是宋落初的堂哥,自从叶子辰入赘后,嘲讽奚落他就成了他人生一大乐趣。宋家废物赘婿名头这么响亮,其中一大半的功劳都要算在他的头上。

“的确准备了。”叶子辰平静的答道。

“呦呵,还真的准备了?不会是落初帮你买的吧?来宋家这么久了,奶奶的生日都要落初掏钱,那就说不过去了吧?”看着叶子辰手里的礼品盒,宋清明露出了鄙视的神色。如此廉价的包装盒,估计礼物也贵重不到哪里去。

叶子辰摇了摇头:“是我自己买的。”

“咦,自己买的?那我倒是要看看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宋清明直接冲了过去,一把将盒子夺了过来,打开看了一眼,随后满脸嫌弃。

他把盒子摊在众人面前,一颗血红色的宝石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听说落初每个月都会给你零花钱,奶奶七十大寿你就准备残次品?你就算是弄虚作假,也弄得像一点,这玩意你怕是涂了鸡血吧。”宋清明鄙夷的说道。

听到这话,周围的亲戚都是哄笑起来,带着不屑纷纷发难。

“真是不知道丢人怎么写,我要是他就一头撞死了。”

“就是就是,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我宋家是什么家族,玻璃残次品也好意思拿出来?”

“这种垃圾留在宋家就是拉低我们的档次,要我说,早点让他滚蛋好了。”

听到周围人的嘲讽,宋落初的脸色微红,心里憋着一团闷火,果真是废物,做什么事情都是失败的废物。

她把头扭了过去,没有理会独自尴尬的叶子辰,反倒是嘴里嘟囔了一句,活该。

看着宋落初的模样,叶子辰的心里闪过了一抹失落。

看到叶子辰发呆,众人又是一阵嘲讽,宋清明则是走到了桌子前,拿出了自己准备的礼物,洋洋得意的说道。

“废物,看到了吗?这是我给奶奶准备的礼物,元代的青花瓷。价值千金,官窑锻造,六十万,这才是真正的宝石玉器,你的那垃圾就别拿出来丢人了。 我这玩意上面一块花纹都比你那假货值钱。”

叶子辰根本没心思和对方争辩,任由对方数落。反正过了这次,以后大概也不会来参加宋家的家族聚会了,就当好聚好散吧。

可惜,他想忍耐,别人却没打算放过他。

宋清明走了过来,抓住叶子辰的礼品盒,轻蔑的看着他,脸上却是带着笑意。

“垃圾,这种东西就不配出现在我们宋家。我帮你扔了没意见吧?废物?”

说完,压根就不等叶子辰做出反应,直接扔出了宋家的大门。

看着宝石被丢,叶子辰愣了一下,最终叹了一口气,都是身外之物,算了。

“还有,你这种垃圾,也得滚出去。”

宋清明伸出手指着叶子辰面带不屑,言语不善的说道。

听到这话,叶子辰还未开口。

“够了,宋清明,他不管怎么样,都是我丈夫,你过分了。”

宋落初走了过来,挡在了叶子辰的面前,嗔怒道,面带怒容的她也依旧迷人。

叶子辰和唐玉宸都是愣住了,两人都是没想到宋落初竟然会站出来帮他说话。前者是惊喜,后者是阴沉。

“呵呵,宋落初,你别在这装大尾巴狼,不就是当初爷爷宠溺你吗?若不是你当了两年总裁,你能有钱开公司?现在弄得人五人六的,你给奶奶的孝心呢?大红袍,几万块而已,在宋家捞得钱比这多多了吧?”

宋清明看到宋落初走了过来,不屑变成了嫉妒,眼神里满满都是仇视。

“你。”

“你什么你,怎么,还想打我?”

宋清明十分嘚瑟的说道。

第12章 谁污蔑谁?

宋落初被气得够呛,指着宋清明半晌说不话来,叶子辰皱起了眉头,走上前去看了一眼那个青花瓷。

“叶子辰,你干什么?这可是六十万的宝贝,你碰坏了能赔得起吗?”

见到叶子辰的动作,宋清明大呼小叫了起来,很是嫌弃的推开了叶子辰。

“呵呵,一件仿制品也好意思拿出来?我家落初虽然送的礼物不是特别贵重,但起码是真货,比你这个假货强多了。”

叶子辰满脸不屑,出言道。

这话一出,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你放屁,老子花了六十万买的真品,你看这花,这纹路,谁家的假品会如此逼真?”

宋清明露出了惶恐的神色,急忙辩解。

“哦?逼真,也就是说你承认是作假了?”

叶子辰嘴角挑起了一抹弧度来,本来不愿搭理对方,奈何对方非要作死。

“我我……”宋清明支支吾吾的说不话来,额头上开始冒出汗珠。

今天是奶奶的七十大寿,要是让人知道他拿的假货充数,奶奶会怎么看他?日后他如何夺取更大的利益?

“叶兄弟,何必如此呢?听说你一直在家里面闲赋,想来是无聊的时候学习的鉴定技术了?”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站出了一个人,正是唐玉宸。他满面笑光,出俗淡雅。这话乍听上去,是夸赞叶子辰,可若是细细品味,就能发现里面的门道。

周围的亲戚也都是纷纷反应了过来,宋清明更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就是,你一个靠宋家养着的废物,懂什么叫做青花瓷吧?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贵重的物件吧?”

“我就说嘛,清明怎么可能拿假的东西糊弄奶奶,原来是这个废物瞎说的。”

“嗨,这人呀,贱也就算了,还非要找抽,打脸了吧。”

“哈哈,怕是把家里的瓷碗和这青花瓷当成同一种东西了,毕竟,之前只是个野小子。”

嘲讽的声音不断响起,叶子辰却未曾在意。得到的传承记忆中,就有不少图鉴和术法鉴定,东西一眼就能看出年代。

只是,让他觉得厌恶的是唐玉宸,明明是为了恶心自己,却偏偏还要装成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好了好了,今天子辰的东西被清明扔了出去,所以有怨气是正常的,大家理解理解,不要再说了。”

果不其然,唐玉宸站了出来打‘圆场’。

然而,他这话让众人更加瞧不起叶子辰了,眼里充满了鄙夷和轻蔑。

宋落初看向叶子辰的眼里充满了失望,最终感激的看了一眼唐玉宸,唐玉宸回以微笑。

“这么热闹呀?看起来你们聊得不错,聊什么呢?”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沉迈的脚步,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众人都是扭头随后行礼。

“奶奶好。”

“好好,都起来吧,看你们聊得热闹,也让老婆子我开心开心?”

迎面看去,老太太身穿一身红色大褂,满满的华夏风,喜庆。手里头拿着一根龙头拐杖,颇具威严。

有人说,这是老太爷死后,老太太为了在家里面给自己立威所以特制的,但凡是犯错的宋家子弟,都逃不过这根龙头拐杖的敲打。七十岁的老太太精神矍铄,不减风采。

这让很多有想法的人,都费劲了心思去讨好老太太。

“奶奶,叶子辰污蔑我给你的青花瓷是仿制品,您给评评理,您那么疼我,我怎么可能送假货给您。”

宋清明小跑到老太太面前,满脸委屈。

“这么大的人了,也不觉得恶心。”看着宋清明的动作,叶子辰小声嘟囔了一句。

“闭嘴,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宋落初满脸怒容,她总觉得叶子辰今天是故意找茬。在家里一年,他是什么水平,她还能不清楚?

然而宋清明其实也是心里打鼓的,他之所以如此就是想欺负老太太年纪大了,眼神不好,分辨不出细微的差别。反正这东西摆在家里,回头找个理由打碎了,还能敲诈别人一笔钱财,何乐而不为?

老太太将青花瓷在手里来回颠倒,翻看了个遍,皱起了眉头,那张满脸褶皱的脸宛若一朵枯萎的菊花一般。

看到老太太这个神情,宋清明心里一慌,莫非真的被看出异样了?不应该呀,当初那人卖给自己的时候说过,除非国家级的鉴定专家,不然普通人是看不出来差别的。该死,就不该相信那混蛋的话,三百块的东西能精细到哪里去?

叶子辰也是捕捉到了老太太的眼神,心中沉了一口气,这老太太还是识货的嘛,有点水平。

就当宋清明思考着准备如何应对的时候,老太太开口了。

“恩,不错,这的确是正宗的青花瓷,六十万都算便宜的了,清明,你算是捡了漏。”

当这话一出,懵逼的不仅仅是叶子辰,宋清明也是傻了,随后他兴奋了起来。

“嘿嘿,再贵重也比不上我和奶奶的情谊,只要奶奶开心,哪怕摔地上听个响,我都乐意。”

“好孩子,好孩子,那现在我倒是想问问叶子辰,你为何污蔑清明?”老太太冷漠的看着叶子辰,眼中毫不掩饰的充满了厌恶和蔑视。

叶子辰十分不解,老太太刚才的神情明显是发现了问题,怎么会如此?

“奶奶,这青花瓷的确是有问题,要不,您再掌掌眼……”

“混账,你这是在变相的说我老了不中用了吗?”宋老太太突然暴怒,色厉内荏的看着叶子辰:“我说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滚过来给清明道歉。”

“奶奶息怒,和叶子辰这种人生气不值得,您的身体最重要。”

“就是就是,叶子辰你还愣着干什么?滚过来道歉。”

周围的亲戚都是纷纷发难,落井下石。

叶子辰看着宋老太太突然笑了起来,他明悟了。老太太不是眼力不够看不出,而是不想拆穿孙子罢了。

毕竟,对方是宋家的嫡系子孙,而自己只不过是他们眼里的一条狗,不,甚至连狗都不如的废物女婿罢了。

怎么可能因为自己,而去打脸自己的亲孙子呢?

“子辰兄弟,道个歉吧,这事也就过去了,别让落初难堪。”唐玉宸在旁边煽风点火道,看似仁义。

看着唐玉宸,若是没有这家伙,兴许,按照叶子辰的性子今天也就忍了下去。但是看了一眼宋落初对唐玉宸的感激,他大笑了起来。

跑了过去把青花瓷夺了过来,露出了底部,指着上面说道:“香江制造,刻印技术,怎么,元朝的大师是从现代带了一个仓库穿越过去造的?”

说完,狠狠地朝地上一摔,碎裂的声音惊诧众人。

任谁都没有想到,那个废物女婿竟然会有如此一出。宋清明此刻脸色羞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日后怕是其余子弟会拿这件事情来打击自己,压缩自己应得的利益。想到这里,他露出了仇恨的神色看向叶子辰。

老太太最先反应过来,面色阴沉的看着叶子辰。

“叶子辰,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在我的宴会上找事?”

“子辰兄弟,你这就过分了,清明顶多算是不敬,你这个模样,是诚心让姥姥宴会闹心呀?快,陪个不是也就过去了。”唐玉宸立马知晓了老太太的心思,在旁边打着配合。

“道个歉吧。”

似乎也觉得叶子辰做的过分了,宋落初在后面开口道。

叶子辰深沉的看了宋落初一眼,最终仰起头不让眼中湿润落下。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蓝氏珠宝蓝静云到访。”

医武强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医武强卫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医武强卫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