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隐婚老公有点甜免费阅读&(张涵涵)小说完结版

来源:zd 作者:栗子小卷 时间:2020-03-27 15:23:39 主角:张涵涵

隐婚老公有点甜免费阅读&(张涵涵)小说完结版

隐婚老公有点甜张涵涵

隐婚老公有点甜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7章 有点口干舌燥

女服务员卑躬屈膝道,“先生,已经为您全部包好,总共八千万!”

大厅经理在看到阎晟睿的时候,立刻慌了神,匆匆赶来,“抱歉,先生,新来的员工不懂事,我马上就派人送到公馆里面去——”

阎晟睿声线冰冷,“把它全砸了!”

大厅经理一惊:“砸了?”

在场所有的人纷纷移眸向阎晟睿望了过去。连张涵涵也不禁望向了他。

这种狗血的电视剧情节,没想到还活生生地发生在自己的面前。

有钱到令人发指,也是一种任性啊!

这也太挥霍了吧——

“嗯。”冰凉修长的大手揽住身边女人纤细的腰肢,张涵涵面色恍惚地抬起脸,正巧男人低头凝着她,四目相对,他唇瓣噙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这种低端的项链,配她不上。”

众人几乎要晕倒!要知道那些项链都是一千万起步啊——

还低端?

这叫那些几百块几千块的怎么活得了?

张涵涵被他温雅的笑容晃了一下神,似乎意识到什么,她下意识地看向那跟她炫富的中年女人,看着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在为那些项链心疼之余,还觉得,真特么的大快人心——

踏出百货商场的门,男人冰凉修长的大手从她腰间抽离,然后从衬衣口袋里拿出张折叠好了的小毛巾漫不经心地擦了擦双手。

是的!阎晟睿还有严重的洁癖!

在那大厅里面,他实在是给足了她面子。

坐上车,张涵涵犹豫了很久,终忍不住道,“对不起,我不是存心给你惹麻烦的!是那个女人她——”

男人声无起伏地打断了她的话,“我的人从来不会有错!错的也只会是别人。所以——这类的话我不想在听到第二次。”

张涵涵没敢再继续出声。他说的话她一般是不敢反驳的。

虽然这件事不是她有错在先,但是阎总啊!你这是在教我做个不讲道理的人啊!万一我被你洗脑到明明做错事,还蜜汁认为是对的,放下了大错怎么办?你这样是会带坏我的——

手擦干净,男人将毛巾丢在了她身上,“找个垃圾桶丢了。另外,明天跟我回阎家老宅一趟。”

丑媳妇终究得见公婆,张涵涵默默地望了眼他,应了声好,低着头没敢再继续出声。

回到阎家公馆已经是晚上八点半。

明明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偏偏还得数着嚼了几次饭。

张涵涵觉得就连脸颊旁边的腮帮子都被她嚼抽筋了。

千辛万苦的吃完饭!洗澡又是一个问题。

阎晟睿不仅有严重的洁癖还有令人惶恐的强迫症!

他规定人必须在十分钟之内洗完澡。并且在晚上十一点之前。

在出浴室的时候,还得把浴台上面的不小心碰到的水给擦干净!毛巾也得整整齐齐,反正所有的东西必须得一丝不苟摆在原位——

张涵涵向来喜欢泡澡,玫瑰花牛奶浴更是得半个小时起步。而现在,她洗个澡就跟打仗一样,争分夺秒的,生怕一不小心,时间就超标了!

每到这个时候,她就告诉自己。三年!嗯!在难熬她也就只待三年!

掀开被子刚上床躺下,坐在她旁边,拿着笔记本电脑的矜贵男人面无表情地扫了她一眼,“张涵涵,你的头发还是湿的。”

“没有呀!”张涵涵摸了一下自己柔软的头发,“我在阳台上吹干了在进来的啊!”

“刚洗完吹干的头发,光泽亮度要比平常看上去亮一些,而你这色泽暗沉,发梢垂落,明显头发外在水份还没有弄干。难道你不知道,这样躺在床上容易引起细菌病毒吗?”他把笔记本电脑合上,对她这么敷衍了事显然不满,开口的嗓音低醇,冷冽,夹着彻骨的寒冰,“去把吹风机拿过来。”

她自己的头发干没干难道她还不清楚不成?

心底虽然有些吐槽,张涵涵还是默默地把吹风机交给了他。

男人伸手接过,低声吩咐,“躺下。”

张涵涵不敢迟疑,在床上平躺了下去。

男人打开吹风机,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插入她秀发间,强烈的气风吹来,她的头发瞬间被一股温热的气流给包裹。

那宽厚的掌心动作温柔抚着她柔顺的黑色长发,痒痒的,像只小猫在挠——

张涵涵不禁掀起眼皮看向那张清冷禁欲系的脸,只觉得随着那吹风机嗡嗡的声响,心脏也开始跟着不规律的跳动了起来。

男人似乎察觉到身下的女人正在看他,循着视线望了过去,直接撞入进了一双澄澈剔透的眸子。

或许是吹头发的缘故,那张娇嫩白皙的脸颊有些莫名的酡红。

他挑眉,“不舒服?”

“没有——”张涵涵移开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口干舌燥!”

手中动作微滞,男人眼眸深邃难测地望向她。

“等我一会。”张涵涵从床上爬起身,然后走到一旁,倒了两杯水咕嘟咕嘟地灌了下去——

男人收回视线,唇瓣几不可觉地弯了一下,关掉吹风机,将它放在了床柜旁。

喝完水,张涵涵反过身,看着阎晟睿掀了掀被子,准备入睡。她疑惑问,“不吹了吗?”

“天气干燥,你体内燥火旺盛,都已经把你头发给晾干了。根本不用我再继续。”阎晟睿漫不经心地挑了眉,“还是——你想继续?”

张涵涵:“……”吹了才不到两分钟!

况且……

他说什么燥火……

她哪来的燥火?

看着他薄削的唇瓣在那一张一翕的,又有点口干舌燥,她纳闷地倒回去又重新灌了杯水,肯定是今晚吃的菜太咸了!肯定是——

——

第二天天亮,阎晟睿已不在床上。

张涵涵洗漱吃了早餐,照例去公司上班,才刚进办公室,出差归来的林暖抱着纸箱子苦哈哈地走进来,一把将箱子放在了她办公桌上。

张涵涵好奇的问,“这一大堆是什么东西!”

“避孕套!”林暖脸冷得不想话,“陆向阳那畜生把我骗到国外给他谈合约,说回来给我准备一个很惊喜的礼物!我还以为他良心发现,准备批我这三年的年假了,呵,居然是一箱这玩意!”

她很是稀奇的问,“你说他脑子是不是抽疯了?还是被厕所门给夹了?又或者是近期性.欲.旺.盛到往变态方面发展了?我特么都三年没有男朋友了!还送我这东西?他几个意思?”

第8章 我才是他的妻子

“这不是看你快奔三了!提醒着你,莫要辜负好春光,赶紧找个好男人结婚了么!”陆向阳步履悠悠地抬步走了进来,他慵懒地倚在门口,眯着眼漫不经心的笑,“林暖,这是国外进口的超薄款,有市无价!留着,将来总是有备无患的。”

林暖很不客气地骂了回去,“我离奔三还有段年头,用不着你时时刻刻的来提醒我——”她把那箱避孕套丢到他手中,“这些还是留给你自己用吧!”

“我送你,你又送给我——”陆向阳凑到林暖耳边,“林暖你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是终于想起要对我下手了吧?”

林暖眉眼转冷,抓住他肩膀往下一拉,膝盖往上一顶。

“嗯哼——”陆向阳闷哼了一声,捂住下体,痛得跌倒在地,手颤抖地指向她,“你——”

林暖轻松怡然地拍了拍手,“你不是说我对你下手了吗?自然不能辜负你这句话,怎么样?感觉如何?”

“爽——”陆向阳咬牙,“很爽——”

张涵涵失笑,这副场景,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下了班,那辆熟悉的劳斯莱斯早早就在公司门口等着她。

预料中的男人并不在车内。

张涵涵坐上车,对着开车的牧森问,“你家先生呢?他不跟我一起回去吗?”

虽然她跟阎晟睿的关系也不算太熟——

但有一个认识的人在那里,也不至于太尴尬吧?

这可是头一次见阎家的家长啊!

牧森应道,“先生有一场会议要开,要晚上一点。所以叫我先接您过去!”

张涵涵没在出声。

阎家老宅在郊外,虽然跟阎公馆没法比,但也很是雄伟气派。

张涵涵在佣人的带领下进出大厅,一个抱着只白色猫咪很是优雅精致的中年女人从二楼走了下来。

她皮肤保养的很好,看起来也就四十岁左右。看着她,她淡漠地问了句,“你就是张涵涵?”

张涵涵扬起温婉和善的微笑,那句你好还没有说出口——

走下阶梯的中年女人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长相不算貌美,身材也就那样,听说也就是个本科毕业,就连最基本的硕士也没有念到,这跟个初中毕业有什么区别?真不知道他们老人家是怎么想的,非得让你嫁到我们阎家来。”

张涵涵脸上的笑意僵了一下,这也是她一直想问的问题,为什么那么多个比她优秀的人不选?还偏偏选择她——

她不知道嫁给她家儿子有多累吗?吃个饭规定要嚼三十下,洗澡必须得在十分钟洗完,就连吹过头发也要吹到熠熠生辉——

人家模特选秀也没他这么多要求吧?

官韵雪看着张涵涵孤身一人,眉头皱了一下,“晟睿呢?怎么没看到他?”

张涵涵还没有开口说话,身后有温柔似水般的声音响了起来,“晟睿还在公司加班,要晚点才能过来!”

张涵涵微顿,转过身,就看见一袭雪白长裙容貌精致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望向官韵雪脸上含起丝丝温柔的微笑,“阿姨,好久不见——”将手中袋子往前一提,“这是我给你带过来的礼物!”

官韵雪慈爱地嗔望向她,“吃个饭罢了,哪要带什么礼物!饭应该马上就好了,我去厨房看看,你在这里坐一会——”

洛菱冰颔了颔首,目送着官韵雪走远,视线落在张涵涵身上,温婉地伸出了手,“你就是晟睿刚新婚的太太吧?你好!我是洛菱冰!跟晟睿从小一起长大的。”

那就是青梅竹马了!

张涵涵从震惊中回过神,象征性地伸出手,“你好!”

洛菱冰。国内超一线的超模。以清纯玉女的形象出道不到半年,就火到了大江南北,一年后更是打入了美国好莱坞市场,凭借一部电影,就成为了第一个拿奥斯卡影后的女明星!

张涵涵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洛菱冰却猛地收回手,脸上依旧是温婉大气的笑,“真不好意思,我忘了擦手,原来晟睿总是因此教训我,说别人不干净。”

张涵涵秀眉皱起,淡嫩色的红唇紧抿着,两眸清炯炯望着洛菱冰笑。

这炫耀还真是不一般啊!

一想到阎晟睿,张涵涵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但是神色却微变,嘴角上扬一弧度,语气礼貌又带着某种强势。

“都是他以前的事情了,我不在意。”

说罢,两人的目光直直撞上,在寂静的空气中绽放出硝烟的味道。

而就在张涵涵准备侧身坐下的时候,洛菱冰却神色清冷的将人拦住,红唇浓眉尽是风情妩媚。

“那他有没有说过阎家只认我一人。”

她的声音很小,小到只能两人听见。

张涵涵没有错过她眼角得意的笑,面上依旧是一副冷淡疏离的样子。

“凌冰啊,来来,阿姨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葡萄啊,法国进口的啊,多吃点。”

官韵雪温柔又慈爱,像极了母亲对女儿或者媳妇的叮咛。

看着这幅子孝母慈的样子,张涵涵虽然是有些心凉,但是知道阎家本来就不是一般的大户。

丑媳妇见公婆终究都不是美满的。

阎家老宅因为在郊外占地广阔,从花园到射击场,再到马场,应有尽有。

而房子整体的装饰更像是古罗马的样子,但里面却全是中国东西,古色古香又透露着大气。

阎晟睿来的时候,张涵涵正规规矩矩坐在一边,一双眸子望着远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官韵雪反倒拉着洛菱冰说个不停,一会儿是夸奖,一会儿又是看着张涵涵指桑骂槐。

张涵涵看似不在意,实则放在沙发一侧的十指却紧张的搅在一起,总不能第一次见面,就对阎晟睿的母亲不敬。

官韵雪看到阎晟睿来了,直接走到阎晟睿面前,目光慈爱又祥和,“晟睿啊,你回来啦,你快看看凌冰也回来了。”

说完,微微侧身直接将洛菱冰拉到面前。

洛菱冰声线里带着甜美和温柔,精致的妆容更是一动一静都带着诱惑,“晟睿,你回来了。”

那模样似乎才像是一个妻子等待着丈夫归来。

第9章 大型出轨现场

张涵涵侧目微瞟着他,好似看他会说些什么。

阎晟睿黝黑双眸抬了抬,语气淡淡,“嗯。”

阎晟睿看着张涵涵,长腿一迈,直接就走到她的身边坐下,伸手拦住她的双肩,嘴畔含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怎么,蒸团喂完了?”

话落,张涵涵才猛地回神,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蒸团!

本想着来了这边就能难逃一劫,结果还是被提出来了。

想退出来,却想起来自己所在的地方,阎晟睿只是在演戏,而她要配合他的亲昵动作。

“我——我还没来得及。”张涵涵的声音温软恬静。

这话一出,阎晟睿寂静了一下,眼眸讳莫如深。

只是着人还没动,直接被一双冰冷的手拦住了细腰,“我把它带来了,去喂了。”

顿时脸上就染上了绯色,“我——我马上回去。”

这却是逗乐了男人一般,嘴角一勾,抽回手身子慵懒地往后靠,“注意时间。”

而被忽视的两人却像是看到了世界奇观一般,蒸团的存在,只要是之前跟阎晟睿关系不错的人都知道,更何况是官韵雪和洛菱冰。

洛菱冰坐在一旁望着那男人的侧颜,只觉得心跳个不停,即使位置爬得再高,最美好的风景还是在从前。

洛菱冰的眸子,带着妩媚,闪着热烈的暗光。

起身,朝着阎晟睿走去,洛菱冰故意将一头的波浪甩动,上身纯白衬衣领口微微张开,将原本绝好的身材显得更加玲珑,那高傲的姿态更是令人侧目。

“晟睿,对不起。”

阎晟睿侧目,点了支香烟,黄色的灯光照在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上,显得有些迷离,黑色的冰眸子深邃黑暗。

“对不起什么。”

“可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当初的事情真的不是故意的。”洛菱冰尽力的解释,身子也不断的向他靠近。

阎晟睿动作微微停滞一下,又瞬间恢复,双腿交叠在一起,嘴角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我不知道。”

一根烟燃尽,阎晟睿的目光直直望着门口,余光却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五——

四——

三——

二——

一——

尽。

张涵涵喘着粗气出现在门口,红艳的小脸一动一动,娇嫩的粉唇快速张合着,“呼呼,蒸团已经吃好喝好了。”

嘴角的弧度才真正的弯起,“恩。时间还行。”

洛菱冰的眼神暗了暗,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晟睿……”

阎晟睿没有再理会她,有力修长的腿迈向洗漱室,直接忽视了所有人。

对于这个结果张涵涵反倒是满意了,想到刚刚那所谓的影后脸上挂不住的笑,张涵涵心里就欢喜得很。

还没笑够,洗漱室却传来了清冷的声音。

“张涵涵,再不过来洗手,喂一个月的蒸团。”

一听喂一个月蒸团,张涵涵都能感觉到浑身一抖。

话落人走,张涵涵已经规规矩矩站在阎晟睿的一旁,等候着洗手,就像是十佳好学生。

阎晟睿洗完手,用随身携带的小毛巾擦干净后,把位置让给张涵涵。

张涵涵快速的洗完了手,手上还在滴水,就准备往出走。

阎晟睿那薄凉不带感情的嗓音响起,“手要一根一根的洗,包括指甲缝隙,尤其是触摸完动物,会有细菌残留。”

张涵涵无奈的收回了踏出去的步子,认命的又重新认认真真的洗了一遍手,按照最标准的洗手步骤,洗完手之后,阎晟睿丢给她一个小毛巾。

“用完丢掉。”

张涵涵接过小毛巾,看着他那个不大的兜兜,也不知道是怎么装的下这么多小毛巾的。

学着他刚才擦手的模样,把自己的手擦了个干净,给她一种手都白了许多的错觉。

洗完手家宴也要开始了。

所谓的家宴,也不过就是几个熟悉的家人吃饭而已,碍于阎晟睿的存在,基本上没有人敢说话。

当然除了官韵雪以外。

家宴餐桌是长桌,而官韵雪就坐在中间位置,右手是阎晟睿,左手是洛菱冰。

不过更引人注目的是张涵涵,阎家毕竟属于上层阶层,而所有的礼节也是从小培养起来的。

张涵涵在这中间就显得有些突兀了。

“张涵涵,你妈妈没有教过你,用刀叉吗?叉子不是这么用的啊!”

官韵雪看着张涵涵一动,脸上的皱纹都紧紧皱起,眼眸中是满满的嘲讽。

因为担心口味的缘由,所以中西餐混搭,张涵涵从小就只吃中餐,对这些玩意是一窍不通。

张涵涵微微看了一眼阎晟睿没有动静,转头盯着桌子上的菜,双眸忽悠忽悠闪烁着,心里轻叹一口气,逼着阎晟睿娶她的,是阎家人,嫌弃她不喜欢她的,还是阎家人。

顺手就拿起酒杯,幸好里面装得都是一种甜酒,只是习惯了右手拿着,没一会就喝完了,却引得某些人的不满。

“你看看你,该有的餐桌礼仪都没有,你这样的女人怎么给我们阎家长脸,带出去都是一个笑话。”

这话的讽刺意味十足,甚至还带着某种厌恶,只是阎晟睿没有动,张涵涵也没说话。

那男人使不得又要强迫自己做些什么。

而她的小动作却被洛菱冰看得清清楚楚,鹅蛋脸上挂着酒窝,肌肤胜雪,笑吟吟给阎晟睿夹菜。

“晟睿,这是我叮嘱阿姨为你做的,你最喜欢的红烧鱼。”

只是那筷子还离那碗差10厘米,阎晟睿直接冷光扫过去,微微侧身躲开,剑眉轻挑。

“罗妈换碗筷!”

这明显的拒绝打脸,就算是脸皮再厚,洛菱冰面子上也挂不住了,秀眉透着尴尬。

阎晟睿的强迫症大家都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这么不给面子。

官韵雪显然也没想到阎晟睿拒绝这么快,又开始打着幌子为洛菱冰圆场。

“晟睿的强迫症还是怎么强啊。”

洛菱冰脸上挂着优雅不在意的模样。

官韵雪最见不得就是这样,见张涵涵笑眯眯的望着阎晟睿,顿时就被激怒,对着张涵涵,发出嘲讽的声音。

“真没家教,跟凌冰没法比。”

“自然是比不过洛小姐的,不过我才是晟睿的妻子。”张涵涵语气礼貌,笑盈盈的开口,看似好像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实则在反击。

气氛有些尴尬,婆婆和媳妇的对峙,赢者输者都取决于阎晟睿的态度。

隐婚老公有点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隐婚老公有点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隐婚老公有点甜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