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我的夫君是权臣》主角陆归远李长乐全本大结局阅读

来源:zzy 作者:海棠春深 时间:2020-03-27 15:13:08 主角:陆归远李长乐

《我的夫君是权臣》主角陆归远李长乐全本大结局阅读

我的夫君是权臣陆归远李长乐

《我的夫君是权臣》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放榜了

赵氏身子往后靠了靠,一脸不自在:“我可没这么说。”心里暗骂起了陆小夫人什么都不说,害得自己背黑锅。

如今大家也明白了,什么一见倾心,根本就是儿子成了残废下辈子没指望,不如早早扔个地方去。

老太太脸色一沉道:“不过是你长辈,问一问话而已。”

陆归远下颚一抬,显得目中无人:“问话问人伤痛上去,长辈就是这么当的?”

老太太在家里作威作福许久了,自打她婆婆去世,就没人给她气受,如今被长房的小辈顶撞,气的骂道:“你一个小辈还敢质疑长辈,一个入赘的也这么嚣张?”

他立即便笑了:“要不您现在给我个休书,我立马就走,我的性子一直都是这样,听说婚事是您敲定的,您不知道啊?”

老太太气个倒仰。当时只想着让长房赶紧成亲,别耽误了长安,毕竟她年纪不小了,谁曾想这个杀星居然连长辈的面子都不给。

其他人也是惊讶,没想到第一天敬茶就这么横,长房这是招了个什么上门女婿,一点规矩都没有。

李长乐假意怪罪道:“那么多人说亲,祖母就相中了你,还是二婶给保媒,她们自然都喜欢你,你就别在这没事儿找事儿了,是不是二婶?”

赵氏胡乱应了一声。

李章愿最不耐烦这种事,挥了挥手,一针见血的道:“别胡闹了,上门女婿不是XF,还真要拿捏啊,赶紧敬茶,我还有事儿呢。”

家里最大的人发话了,自然要听从。

这孙女婿的茶喝的叫不情不愿,草草了事。

一杯茶喝完,李章愿便要起身离开,便在此时外边有小厮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大喊道:“放榜了,放榜了。”

赵氏立即站起身来追问:“如何?”

她儿子参加科举,这次能不能考上秀才可是至关重要的。

小厮飞快的说:“恭喜二夫人,贺喜二夫人,大公子榜上有名,第九名秀才。”

“恭喜二嫂,也要祝贺长安得好姻缘了。”

满屋子的人瞬间喜气洋洋,方才被陆归远气到的怨气瞬间消息。没人还记得新婚的人,只沉浸在大少爷的美事儿当中。

李章愿也露出了喜色:“老二家的孩子真争气。”

老太太扫了一眼长房一家,道:“那是,又能干又孝顺。”

李长乐就是那不争气的孩子,谁叫她十岁过了童生就每个功名了。她似笑非笑,望着那小厮。

小厮喘匀了气,又欣喜若狂的道:“恭喜三小姐,三姑爷榜上第一,案首,待会仪仗队便要到了。”

此话一出,场面一静,地下掉了针都听得清清楚楚。

李长乐由衷开心道:“夫君好厉害。”

陆归远懒懒散散的说:“眼皮子真浅,一个秀才而已,看把你高兴的,什么大事儿么?”

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众人脸上。

李长乐也不觉得疼,笑眯眯道:“你这不是第一名嘛。”

他撇了撇嘴,更加的孤傲不屑:“第一名很难么?”

她揉了揉脸,淡淡的说:“我觉得不难。”

李长乐童生案首。

陆归远秀才案首。

第一不难不难。

第九名的大少爷:“……”

这下子谁都开心不起来了,一个个活像是被喂了好几只苍蝇。

小厮看赵氏脸色难堪,也没敢要赏赐,心里嘀嘀咕咕,大少爷名词不如三小姐夫婿也不是他的错,怎么连赏赐都没有。

好端端的一桩喜事,愣是笑不出来。

李诚的声音打破了尴尬的寂静:“赏。”继而对陆归远道:“从前就听过你,都说你年轻气盛,如今收敛锋芒,大有作为。”

陆归远行礼道:“爹谬赞了,不过是区区秀才而已,举人才是分水岭,可惜儿子没机会尝试,不过还有长乐在,她更胜于我,总能填补遗憾。”

李家大郎是这一辈第一个男丁,还是嫡长子,深受看重,偏偏自幼被妹妹压一头,好不容易妹妹不行事儿,妹夫居然又来压自己一头。他不像一开始那般老僧入定般带着谦虚的微笑,而是忍不住开口道:“妹夫为何认定三妹比你强?”

“我与她一同下场,童生考试我是第二名,第一名便是她。书院辩论她永远压我一头,就连拜院长为师,也是她师姐,我师弟,自然她比我强?”陆归远慢悠悠道。

李大郎一怔,他与二人并非一个书院,却也知道远宁书院是这地方最好的书院,院长是进士出身,震惊道:“拜师这等事情,为何没人知晓?”

“我区区童生,有何脸面自称院长徒弟,不提也罢。”李长乐不以为然。

她从不曾把这些拿出来说,也正是因为这个理由,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怕老太太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不仅仅是动手脚,而是要自己的命。

父母在不分家,他们只能在李府住,李府被老太太把控多年,她是真的怕。

可今日陆归远有意捅开此事,那么必然有他的用意,干脆顺着说就是了。

长房好久没在众人面前扬眉吐气了,他们一直谨小慎微,尽量减低存在感的活着,可也没逃掉迫害。

柳氏有些担心:“咱们这么得罪娘,会不会……”

陆归远顺口解释道:“得不得罪她都不喜欢咱们。而且我说出来不是给他们听的,是给听的大爷爷听的,咱们家之前走的是隐忍路线,顺从长辈,但从你大伯角度来看,他想要的是一个和他一条心的儿子。”

李诚若有所思,忽而一笑:“有道理。”

长乐翻了个白眼,有什么道理,娘是要在老太太面前走动的,娘的性子软,肯定会吃亏,否则她早就闹一场了。可偏偏父母都在,父亲也不说,她只能闭嘴。

那陆归远得了爹的夸赞,越发卖力的分析了一下当前局势,并且道:“后宅都被老太太把控着,咱们院子里除了贴身丫鬟可信任,其他的都是眼线,我有一信任的小厮略懂些医术,不知可否带入府内?”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回门

若不是那小厮先给清理毒血,他压根坚持不到大夫来。

只是这上门女婿讲究一个规矩乖顺,赤条条的进来,赤条条的走,小厮压根带不进来。

李诚道:“既然是你亲信你的人就带进来,左右多个下人而已,不会惊动谁的。”

陆归远甜甜的笑了。

李长乐见他那样子一个寒颤,道:“你可别把心思都放在后宅上面,学业为主。”

陆归远斜睨她一眼:“你何时见我因为后宅事耽误了学业,我没娘自然要两手抓,谁也别想让我吃亏。”

柳氏有些心疼道:“孩子年纪小吃了苦头,长乐你好好待他。”

长乐满口应下,但显得漫不经心。

等着人都离开,老太太气的将茶杯往地下摔,质问道:“你不是说那陆归远因为考试文章写的差,太守和监考好一顿的斥责么?”

赵氏委屈,她一个后宅女子也是听人说的,被申斥了的确不假,谁知转年居然中了,还压了自己儿子一头,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不要庆祝儿子中了秀才。

她道:“中了也没用,陆归远一生止步于此,说到底他现在就是个残废。”

老太太心情这才好一点,“废物能嚣张到什么时候,眼下你可盯好了李长乐的肚子,李章恕一直想要过继老大,要是李长乐生了儿子,这事儿妥妥就成了。”

赵氏用力点头:“娘您放心,府里都是咱们的人,只要您不同意,长房别想翻出风浪来,那就是断子绝孙的命,熏香一直点着,绝对不会有问题。”

“我就知道有问题。”

陆归远冷笑一声,娘生了孩子之后养了这么多年一儿半女都没有,肯定是谁动了手脚,否则不可能一点信都没有。

他留了个心眼,特意让自己小厮找了个借口进来检查,果不其然,熏香有问题。

小厮名唤英武,父亲曾是个大夫,自幼耳濡目染,可惜父亲死的早,他的东西都被叔叔伯伯霸占,他被撵走流落街头,被陆归远给捡到了。

“你倒是被捡,这么得力的人我也想要一个。”李长乐夸了一句。

六六不高兴了。

英武很羞涩。

李长乐对于娘屋里被动手脚倒也不意外,道:“我那的熏香早就停了,我爹让的,所以我猜爹是知道,但之所以不要孩子嘛……估计也是怕我娘身体吃不消。”

两人私下探查,爹有事儿出门,娘被支了出去。

这种事儿两个人下意识的就想瞒着,怕娘想起没儿子伤心,怕爹被他娘伤了心。

“咱们屋里也好好检查一下,我娘这就别动了。”

“好。”

这么一检查才发现屋里被人动了多少的手脚,自己平日的茶壶底部被人涂了一层麝香,日日喝茶难有子嗣,除此之外新婚置办的枕头和被子里面都掺了麝香,甚至就连她的发簪都被人撬开里面扔了个麝香丸,生怕她有孕。

“看看我的祖母和二婶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什么身上,阴险手段,坑害子侄辈。真不是我看不起我祖母,我太祖母在世的时候,家中嫡长子入朝为官卷入争斗被迫退下,但在远宁经商也是一方雄厚霸主,嫡次子不争气暂且不谈,三个庶子得到教养,入朝分别为官是家族助力。可是到了她这,除了我是个童生,只有大哥中了秀才,对庶出子弟打压的这样狠,恨不得整个家族都烂了。”她冷笑一声,咬牙切齿。

到难得从她脸上看见愤愤不平的色彩。

陆归远挑眉一笑:“大家族都是自内而外烂掉的,也别怪女人,你祖父不也那个样子么,万事不行,万事不管。”

她叹了口气。

恨归恨,并未惊动任何人,却是觉得这家里是呆不得了,简直是防不胜防。

李长乐急于有一个孩子延续血脉,拉着陆归远在床上好一阵的翻云覆雨,接连三日都未停下。

六六早晨进屋又闻着那股味道,脸稍微红了红,叫道:“小姐,今个要早起,是回门的日子。”

新XF嫁进来三天后回门,上门女婿也是如此。

陆归远揉了揉眼睛,坐起来赤裸着精瘦的上半身道:“我家还没死绝?”

李长乐打了个哈欠:“动作慢了些,不过也可以理解,上报等旨意也需要时间。”

六六低头,小姐从前只是冷淡,如今有些沾染了姑爷的品性,私下口不择言呢。

两人起身,丫鬟们进来伺候穿衣,仔细打扮一番,在家用了早膳才出门上马车。

礼物在小厮手里提着,只是些轻薄的礼,也是临时准备的。

陆归远没想到朝廷的人动作这样慢,害得自己仍要拎出去点东西,就是脏了的肉包子给了那夫妻他都心疼。

李长乐笑他小家子气,但也没添置东西。

马车停在陆府门口。

只见门口蹲着威风凛凛的石狮子,中间台阶缓步而上,平台上立着红漆柱子,延伸向上看房檐拴着红灯笼,依次排开,写着烫金大字的陆府。灯笼后面的大门是黑漆木质,门上有匾额,黑面金子,陆府果然气派。

李长乐压低声道:“听说你爹当年进的是户部做侍郎,户部尚书被陛下查了贪污严重惹得震怒直接抄家处斩,你爹不知抱了哪路大神的腿,居然安然无恙的乞骸骨回家了。早听说你家有钱,果不其然呀。”

陆归远嗤笑一声:“是有钱,我娘可是首富王百万的女儿,当年我娘要与他和离,他死活不肯,后来娘将嫁妆都留下换的和离。”

感情不仅仅是贪污,还有嫁妆的钱。

陆府占地广阔,内院布置奢华,步行用了一刻钟才见到了主人家。

陆老爷子坐在正堂内,他已经五十多岁,浓密的胡须夹杂着斑白,看上去有些没精神。

与他同坐的是一位貌美的年轻女子,满头珠翠,素面朝天仍旧艳冠群芳,挺着大大的肚子,就只有肚子大而四肢纤细,正应了怀男胎一说。

李长乐进门行礼,淡淡道:“陆老爷。”

这么叫看上去像是不给陆老爷面子,实际上连陆归远的面子也没给,毕竟如同不承认婚事一般。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告状

陆归远却没什么反应,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像李长乐那般叫陆老爷,但是不能,他只能一副快死了的样子,叫一声:“爹。”

陆老爷扫了这二人一眼,嗯了一声,一点都没有帮自己和儿子找场子的意思。

李长乐本以为会从此人脸上看见痛惜,或者什么的神采,结果什么都没有。

陆归远到是早有预料一点都不意外,父子二人淡漠相对,五官不一样,冷漠到是相同的。

父子二人到如今的地步,隔岸观火的陆小夫人功不可没,只听她娇笑一声道:“归远得偿所愿,和心上人举案齐眉,也算是了却了我们心中的一桩心愿。”

陆归远无不讽刺道:“都是娘做的好媒人,这么一桩好婚事要是没有娘在推波助澜,我哪里能得到?”

虽说是他乐的看见的结果,但陆小夫人包藏的祸心只有瞎子看不出来。

当然,装瞎的人也看不见。

陆小夫人年纪不大,脸皮很厚,权当听不出言外之意,笑眯眯道:“都是一家人,自然要为你考虑了。日后定要照顾好你妻子,万万不要耍小孩子的脾气。”

陆老爷子接着话道:“听说你给长辈敬茶的时候还在胡闹,像什么话,出去丢我们陆家的人。上门女婿就是嫁进了人家,事事听从,若是你在这么胡闹,需要怪老夫不认你这个儿子。”

看样子这是李家人告状告到他爹这来了。

陆归远阴沉着脸,冷笑一声:“儿子,你眼里有我这个儿子么?你眼里有的只是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

陆小夫人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发飙,因为自打大夫说那只眼睛没救了以后,他就一直沉默收敛,甚至对于自己给安排的婚事没有任何的反对,昔日一身杀意的陆归远已经安分,可没想到他居然选在了回门的日子突然发飙。

她反应很快,立即蹙眉落泪:“归远,你这是什么话,你父亲一直疼爱的就是你,你千万不要误会。”

陆归远瞪大那双眼睛,狰狞道:“他若是心疼我,就该杀了你这个妇人,把你肚子里的孩子剖出来给我解气!”

陆小夫人吓得一个哆嗦,椅子都坐不住,直接瘫倒在地。

陆老爷子气的拿起茶杯重重的往他身上砸去,迎着砸上了面门,磕了个通红,滚烫的热水洒在身上,碎裂的瓷器发出“啪”的一声重响。

归远满头茶叶,湿漉漉的头发低落水珠。

李长乐抽出绣帕给他擦拭,冷冷道:“陆老爷这是做什么?!人归我了,你说打就打说骂就骂,当我是什么,死人?!”

“你听听他说的那是什么话?”陆老爷子气的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我没有这样的儿子。”

陆归远慢条斯理道:“那你就写一封信,将我逐出家门,日后我与你再无瓜葛。”

陆小夫人没想到他主动提出来这样的要求,心里一喜,面上却是泪汪汪道:“老爷别呀,归远只是一时糊涂,他的性子像姐姐,就是脾气倔强了一些,心里还是爱重您的。”

“爱重?”陆老爷子冷笑连连,叫下人拿来纸笔,写完后往桌子上一拍,怒声道:“滚!”

陆归远拿了断绝亲子关系的亲笔手书,毫不犹豫转身就走,李长乐紧随其后。

“等等。”

陆老爷叫了一声。

陆归远没回头,但停住了脚步。

“你既然是入赘,本来不该给你准备那么多东西,但是李府家大业大都要开销,送你的那些钱放到公库里一起用比较好。”

“这好歹也是我的嫁妆,您可真大方,拿去养李家人眉头都不皱,李家给你什么好处了?我没收到,万万不给呢。”他连嘲带讽说了一通,在此迈步子离开,任由身后陆老爷呵斥他叫骂他。

两人离开陆家大门,上了马车。

他在马车上笑出声来:“这下子就保险多了,断绝父子关系,就算是有人找上门也与我无关。”

万分保险。

看那模样没有一点伤心,也对,该伤的心也都伤完了。

当初他被毒蛇咬了一口,废了一只眼睛,也没见陆老爷子多难受,只是淡淡的看了两眼,叹了口气。

一条压根不会出现在远宁地界上的毒蛇就这么爬上了他的床,说没猫腻谁信?陆老爷子硬是连查都没查,直接压下去,不许透露半点风声。

他自觉父子关系都到了这个地步,还保留着真是毫无意义可言,如今一张纸轻飘飘的终结了关系。

李长乐安慰道:“父母不是你能选的,能脱离关系已经是好事儿,像我那一大家子可是没法子。”

他露齿一笑:“你非是不能,实是不想。”

李长乐淡淡道:“自然不想,过继给大房是我父亲的心愿,李家未来的族长本就应该是我父亲。所以像你这样饭不吃了直接砸锅的事儿我干不出来。”

陆归远哈哈哈的笑着,末了说:“毁一样东西容易,想要抽丝剥茧得到一样东西,太难。”

七日后,突然有官兵闯入陆府,搜寻书房,最终找到一本笔迹与反诗相同的手札,确定反诗为陆府夫人所写,其人被待会衙门调查,陆老爷一路同行,一同调查。

“老爷我没有,我哪里敢做这样的事儿,何况还怀着孩子。”

“定是有人陷害我陆家。”

陆老爷子一下子老了十岁,本就苍老的面容憔悴不堪。他与太守也算是相识,只是这次的事情太大,各地不太平,陛下正需要杀鸡儆猴的机会。封太守更怕别人说他以权谋私,而且此次是有钦差前来的,昔日旧相识也没用。

陆小夫人哭哭啼啼的为自己辩解,她一个孕妇好端端的写反诗做什么?

钦差也觉得奇怪,要深入调查,暂时关押在地牢里,同时核对笔迹,调差源头。

只可惜目前还是无所收获,那首诗是从陆家飘出来,被路过书生捡起来的。书生只觉得这首诗还算有趣,未曾往深了想,结果传出去闹出祸端。

我的夫君是权臣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我的夫君是权臣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我的夫君是权臣全部章节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