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免费阅读&(陆辞尧)小说完结版

来源:zd 作者:糯米粽 时间:2020-03-27 15:07:55 主角:陆辞尧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免费阅读&(陆辞尧)小说完结版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陆辞尧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7章 同居?

陆辞尧载着姜浅回到金鼎别墅。

偌大的仿欧式别墅,占地面积广袤,处处奢华精致。

车子驶进,姜浅甚至看到了人工湖,几只天鹅正在嬉戏。

果然是,壕无人性。

双胞胎刚好用过早餐,歪歪斜斜地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嘟嘟看得津津有味,不时踢踏着小短腿,周周则双手环胸,一脸无奈地盯着液晶电视屏幕。

要不是让着弟弟,他才不看这种幼稚的动画片。

童婶听到车子熄火的声音,忙到门口迎接,惊讶地发陆辞尧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女孩子——

铁树要开花了!

陆辞尧颔首,简单介绍:“她是姜浅,心理医生。”

童婶将手在衣摆上来回擦了两边,热络地盯紧姜浅,做了个邀请的姿势:“姜小姐你好你好,我是管家童婶。”

“童婶,你好。”

姜浅被童婶这饿狼般的视线盯得毛骨悚然。

双胞胎闻声扭头。

周周如被侵入私人领域的小兽,龇牙咧嘴:“爹地,你为什么要带她来?”

她调戏过他!

“嗨,你好。”姜浅笑着上前,嘴角扯出温柔的弧度:“我是你爹地聘请来的护工,专门负责照顾你们俩……”

“我不要护工,你走。”

她一定是来跟他抢爹地的。

他学前班有一个胖同学就是这样,爸爸妈妈离了婚,起初爸爸对他很好,无微不至,但后来因工作忙碌,请了一位护工照顾他。

结果,还不到半个月,护工变后妈。

而那位同学从胖子变成了瘦子,甚至营养不良!!

周周满脸哀怨,他的妈咪怎么还不回来……

“哥哥,我不许你这么说漂亮姐姐!”嘟嘟瞪向周周,护犊子似的挡在姜浅面前,肉嘟嘟的小手拉着姜浅,眼珠圆溜溜的转动着:“你好哦,我叫陆航屿,小名叫嘟嘟。”

姜浅对上小家伙含羞带怯的眼神,感觉心都快要化了。

纤细白皙的手与他交握。

温婉的嘴角衔着淡淡笑意。

“我是姜浅,以后多多指教。”

“嗯。”嘟嘟抿起粉嫩的唇瓣,做了个mua的羞涩表情。

姜浅心跳倏忽加速。

……好萌。

“陆航屿,你通敌叛国!”周憋红了小脸,犟脾气地瞪着嘟嘟。

“周周,不许胡闹。”

陆辞尧盯着被双胞胎围在中央的姜浅,即便面庞依旧沉着,但眉目中掠过一抹自己都没察觉的柔情。

“不,我不要她……”周周被陆辞尧一个冷眼看得瞳孔微缩,却还是撒丫子跑到陆辞尧大长腿前,抱住就拼命撒娇:“爹地,童奶奶把我们照顾得很好,我们不需要新护工,你让她走好不好?”

陆辞尧见周周一把鼻涕一把泪,把自己的西裤弄得皱巴巴一团,嫌弃的眉峰微蹙,但最终也还是没有把他推开——

“或许你现在还不习惯多个人照顾你,但我已经决定聘请姜浅,无论你同不同意。”

“那你不关心周周了么?”周周眨巴眨巴水润的大眼睛。

陆辞尧面不改色,无比淡然镇定,甚至透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冷凝:“正因为关心你,所以才请人来照顾你。”

“……”周周感觉心都要碎了。

可是他不能退缩。

“我讨厌她,我不要她的照顾!”周周甩开陆辞尧的大长腿,双手抱胸,绷着小嘴,不服软地威胁道:“如果爹地你一定要留下她,我就不吃饭了。”

嘟嘟乌溜溜的眸子转了一圈,双眸发光,粉嫩嫩的嘴角露出调皮的笑容:“哥哥,你不想吃没关系,我可以帮你一起吃掉。”

他真的很喜欢浅浅姐姐。

周周怒瞪向嘟嘟。

真的要被这个笨蛋弟弟气死了。

嘟嘟往姜浅身后缩了缩,趁机抱着她的大腿。

姜浅低头,对上嘟嘟一眨不眨的眸子。

缩小版的陆辞尧简直太可爱了。

她干脆双臂一弯,将嘟嘟抱在怀中,瞥向对面与她对峙的周周:“谁说要照顾你了?我是陆先生请来照顾嘟嘟小朋友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周周双手叉腰,气急败坏:“金鼎别墅是我家,你在我家就碍我的眼了。”

“是么?”姜浅露出一个甜甜又无辜的笑,眸中闪过狡黠:“不好意思哦,金鼎别墅是陆总说了算,陆总不赶我走,我就有权利继续住,如果你不服气,那你别住在这里呀。”

“不住就不住,我回奶奶家!”周周脱口而出。

姜浅脸颊露出俏皮的酒窝:“你要走么?求之不得,不送。”

周周正拿着小书包要收拾,闻言突然动作一顿,将书包甩在地上,一脸我逮到你把柄的倨傲表情:“哼,你想让我走,我偏不走,我倒要看看你想怎么使坏!”

姜浅故作无奈地叹气:“好吧,被你发现了。”

陆辞尧单手揣兜,冷酷的冰山脸有了裂痕。

之前他也请过心理医生,但要么顾忌双胞胎的身份反被套进去,要么就是对两人的强迫症束手无策。

这个女孩……

或许,真的能治好双胞胎的强迫症。

“童婶,去楼上多准备一间客房,以后姜小姐会住在这里。”眸中掠过一抹深意,陆辞尧吩咐。

童婶老脸快要笑成麻花:“好嘞,姜小姐,你有什么喜好么?比如说房间里要放哪些植物,床单喜欢什么颜色,再或者,床头要摆着哪些东西?”

姜浅:“……”

她不是过来了解一下双胞胎的病情么?

怎么就成了她要在这里住?

“陆总,我刚才是和周周小少爷开玩笑的。”姜浅连忙放下嘟嘟,和陆辞尧解释。

陆辞尧恍若未闻,径直道:“随意布置即可,不用特殊照顾。”

姜浅都快哭了,有钱人都这么霸道么?

望着女孩焦急的脸色,陆辞尧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转身去了别墅后花园,姜浅亦步亦趋追上。

偌大一片花园,花盘层层叠叠,姹紫嫣红,还搭着一个乘凉的葡萄架,苍翠饱满碧绿,酷暑炎日下顿觉阴凉。

陆辞尧挺拔健硕的身躯往葡萄架下一站。

竟给人一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错觉。

姜浅看着有些发呆。

这个背影,她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第8章 强迫睡眠症

“陆总,其实我今天来只是简单了解下病情,而且我妈还在等我回去……”

“住下来更方便,至于伯母,我派人给她打声招呼即可。”陆辞尧的语气不容置喙,举手投足间都是强势。

“……”姜浅气鼓鼓地清了清嗓子,继续婉拒:“我很想念我的家人,希望可以跟他们住在一起,也不习惯住在别人家……”

陆辞尧扫了一眼金鼎别墅,不急不缓道:“别墅有很多空房间,你可以把家人接过来一起住,当成自己家就行。”

换言之,住多少人都没问题。

摔。

这天没法聊了。

“陆总,我是说不住!你听不懂么?”姜浅压抑着的小脾气蹭一下爆发了。

话音落下,四周的温度嗖嗖直降。

明明是炎炎烈日,却仿若置身于寒冬腊月里的冰雪天,冷得姜浅打了个寒颤,声音又不自觉放软了一点:“我有男友了,而且感情稳定,就快结婚,住在您家恐怕多有不便。”

接着,陆辞尧的脸色更难看了。

就在姜浅颤颤悠悠的时候,男人性感的两片薄唇微启——

“你知道双宝的病症么?”

“恕我眼拙,暂时还没看出来。”姜浅老老实实地摇头。

陆辞尧将双宝的强迫睡眠症说了出来。

姜浅目瞪口呆。

“所以,你不住在这里,怎么给他们治病?”陆辞尧一字一句地反问,气场凌厉强大,厉眸眯紧:“难道每晚隔着手机,听你唱催眠曲?”

姜浅后知后觉她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就算她是治病,可陆辞尧毕竟是单身男人!

陆辞尧似看穿了她,眯了眯眸:“你好像很怕跟我相处?“

“……没有呀,陆总和蔼可亲、温润儒雅,我怎么会害怕呢?”不怕就怪了!

你可是殷城头号大boss,传说中杀人不见血的类型!

“我向来也不喜欢强人所难,不过双宝睡着最早也已经是深夜十点,你是我请来的,我必须要考虑你的安全,所以……”

陆辞尧顿了顿,在姜浅期待的眸光中,薄唇微启,继续说:“以后你一周过来住三天,剩下的时间我不妨碍你和家人团聚。”

“……”

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怎么,你觉得三天时间太短,不够你治疗双宝?”陆辞尧一本正经地询问,衬衫袖口被挽起,露出精壮遒劲的手臂,蜜色的肌肤性感蛊惑。

姜浅到嘴的话咽了回去,吾命休矣。

“不,三天不长不短,刚刚好!”不要再变卦了,她弱小的心脏受不了。

“那就这么定了。”

我的一米八大砍刀呢?

好想杀人!

可眼前这是陆大boss,蔫蔫地点点头。

“我有点口渴,先回大厅了。”

“等等。”陆辞尧倏忽上前一步,拉近与姜浅的距离,执起修长如玉的手指冲她的小脸伸过去。

姜浅圆润的眸子瞪大,惊恐地望着近在咫尺的俊彦,连往后退都忘了,呆呆地望着他,微歪着脑袋:“陆总,你你你……干什么……”

“别动。”

陆辞尧蹙眉,一贯的命令口吻。

在即将碰到她白嫩的小脸时,方向一转,轻轻从她发间拂过。

姜浅只觉得发梢一轻,低头瞧着,陆辞尧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片树叶。

他将树叶丢开,盯着女孩的小脸,牛奶般的肌肤,连毛孔也见不到,轻声道:“没事了,回去吧。”

姜浅心跳猝然加速,鼻息间仿若还能嗅到独属于男人的那股清冽气息。

好半晌才嗯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

她刚才竟然误会他对她……

拍了拍微红的小脸,姜浅转身往回走,却在抬头那一瞬,瞅见粉雕玉琢的周周和嘟嘟穿着同款黑色牛仔小外套,站在花园的台阶上,两人的小表情各异,却都微张着嘴,无比惊愕。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陆辞尧冷冷地问。

周周欲哭无泪,被捉奸,他爹地竟然没有任何愧疚难堪?

“爹地,你太让我失望了,爷爷说的那些美色误人的格言,你都当做耳旁风了。”说完,他扭头就跑了,踢踏着小短腿,哀怨的叹气。

小胖子嘟嘟则笑得跟个弥勒佛一般,嘿嘿挑眉:“浅浅姐姐加油,我喜欢你当我的后妈哦!”

他才不笨呢。

与其让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女人当他们的后妈,还不如选个他喜欢的。

嗯,比如说眼前的……浅浅姐姐。

她肯定会给他顿顿吃肉。

姜浅:“……”

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当什么后妈啊?

——

下午,陆辞尧接到郭特助的消息,回了公司。

双宝的家教老师带着双宝乖巧地去上课。

而姜浅找了个安静地地方,研究“强迫睡眠症”。

今天是她第一次接触这种儿童病例,必须要留下来亲眼看看双宝究竟睡眠强迫到了什么地步,不得已给给柳蔓芸打电话,撒了个善意的谎言,说自己今晚住在闺蜜慕小瑜家。

但奇怪的是,以往对她一言一行都无比关心的柳蔓芸竟然没有多问一句,反而迫不及待想挂电话。

“妈,你怎么了?”姜浅感觉不太对劲。

“没……没事。”柳蔓芸声音急切:“店里有客人来买东西,有点忙,你和小瑜半年不见,有什么话慢慢聊,我就挂了。”

姜浅还想再说点什么,听筒里已经是一片忙音。

心里越发奇怪。

“姜小姐,你要的电脑。”此时,童婶抱着一个闲置的笔记本电脑走了过来:“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么?”

这可是陆总第一次带回金鼎别墅的女孩子,说不定就是未来的当家主母。

她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说起来,周周小少爷看上去很讨厌姜浅,但搁在以前,小少爷讨厌的女人,他连话都不肯跟人说一句。

可对姜浅,他小心思一套一套的。

姜浅接过电脑,微笑表示感谢。

“没什么了,谢谢童婶。”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童婶哪里敢应她的谢谢,乐呵呵地笑着。

姜浅又问了一些有关双胞胎的病情,越听童婶的说法,她越是拧紧了秀眉。

第9章 一道难题

如今很多小朋友心理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问题,或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或焦虑症,但这些情况大多起因是被家长忽视、需求得不到满足、不被理解等。

双胞胎的强迫症却像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难道是他们妈妈怀着他俩时,也有强迫症,一到晚上九点就睡觉?

姜浅摊手无奈,只好请教导师。

导师听完竟也表示之前从未遇到过这种病例。

微噘着嘴,姜浅捧着电脑开始查阅资料。

陆辞尧,当真给她出了一道难题……

不知不觉,一下午便过去了。

童婶在厨房盯着厨师做晚餐。

“阿蓝,叫小少爷和姜小姐用晚餐。”

阿蓝也算半个护士,是陆辞尧专门聘请照顾双胞胎的年轻保姆,单纯有活力,能和双胞胎聊到一块,在金鼎别墅一贯只负责双胞胎的起居。

阿蓝点头,转而又狐疑地眨眨眼:“童婶,姜小姐真的能治好两位小少爷的睡眠症么?”

其他几个佣人纷纷探过脑袋。

“是啊,看上去姜小姐那么年轻……”

“之前还来过两个权威心理医生,他们都没辙,姜小姐还能比他们厉害?”

“我看八成又是一个想要借机攀上龙床的拜金女人吧?”

童婶不怒自威,横了几个嚼舌根的佣人一眼:“陆总为了小少爷的病已经焦头烂额,你们若是不希望小少爷病好,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陆家!”

佣人立刻缄口不言。

阿蓝忙趁机道:“童婶,你别生气,我看姜小姐下午很用心的在查资料,就算不能根治小少爷的睡眠症,也能够缓解的。”

童婶脸色缓和了些。

“行了,去叫人吧。”

“是。”

……

周周小朋友见赶不走姜浅,用完晚餐,撅着小屁屁从座椅上滑下来,瞪了一眼姜浅:“我去尿尿,没经过我的允许,你不许进我的房间!”

“哥哥,你要文明。”嘟嘟继续拆哥哥的台,老神在在的丢给他一个犀利的小眼神,好像在嫌弃周周太粗鲁。

周周胸口一堵,放弃和嘟嘟联盟,屁颠屁颠上了二楼。

他躲进儿童房,翻出手机给小叔叔打电话求救。

“小叔叔,你什么时候回来?”

小叔叔陆沉彼时正和一众辣妹打得火热,呼吸急促:“哎呀,是小宝贝啊,我刚在外地出差,三两天就能回来了,怎么了,是不是想小叔叔了?”

陆沉是陆辞尧的三弟,不爱接手陆家的产业,反而在外面开了个娱乐公司。

包装演员、模特,做直播平台。

这几年同样玩的风生水起。

生性风流,浪迹半个娱乐圈。

周周义愤填膺,气鼓鼓道:“你快点回来,家里来了一个高段位的坏女人,想要霸占我妈妈的位置。”

“啊?”陆沉愣了一秒,又不以为意地道:“开什么玩笑,就你爹地那绝缘体的脾性,哪有女人能把他拿下?你放心,那女人估计是被你曾爷爷塞进来的,走了过场就算了……”

“不是这样的!”周周小朋友小脸憋红:“我爹地已经允许她住进来了,今天我还和嘟嘟撞见他们在花园拉小手亲小嘴……”

“……”陆沉顿了顿,不确定地追问:“你确定你眼睛没花?”

他二哥可是绝育级别的不近女色!

要不是有双胞胎,他一直以为他二哥是gay或者x无能!

该不会,这熊孩子想亲妈想的产生幻觉了吧?

被质疑的周周小朋友眉头拧起,郑重其事地说:“我马上四岁了,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了,才不会眼花!不信你可以问童奶奶!”

“我靠,那女人是谁啊,这么有本事?”陆沉激动地推开嫩模,摩擦搓掌,眼底跳动着激动的暗芒。

周周:“……”这是重点么?

你偏离主线十万八千里了!

“小叔叔!”

“咳咳,那啥,你等着,小叔叔明天就回来会会你这个新后妈。”

啪嗒。

回应他的是周周鼓着腮帮子挂掉电话。

都说了是坏女人。

他不要后妈。

姜浅见周周在房间里尿了很久也不出来,放心不下,便牵着嘟嘟上楼。

两人刚走到儿童房门口,打算敲门。

周周从里面把门拉开了。

入目便对上姜浅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右手牵着胖墩嘟嘟,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周周一想到刚才自己和小叔叔说她坏话,眼皮突突一跳,心虚地拔高声调:“你……你听到我讲电话了?”

“我刚上来,你脸怎么这么红?”

姜浅盯着他绯红的小脸,不由自主伸手探向他的额头。

不会是发烧吧?

废话,背后说人坏话被捉到,他能不红么?

“被你气的!”周周快速往后退了一步,避开姜浅的触碰:“我都说了不让你进我房间,你还来做什么?!”

姜浅的手摸了个空,也不生气,只是嘴角扬起,露出标准的八齿微笑,轻眨乌溜溜的眸子:“这里不仅仅是你的房间,也是嘟嘟的房间,我这是陪他上来。”

“就是!”嘟嘟也很给力,鄙夷地看向周周:“要不是担心你摔进马桶里,我们才不来看你呢。”

周周耳根又攀上一层浅浅的粉晕。

转瞬,他雄赳赳地挺腰,高傲地哼道:“谁知道她是担心还是想偷窥本少爷的宝贝?”

嘟嘟气恼:“哥哥你胡说!”

“我才没胡说!”周周一副理所应当的口吻,挑衅道:“在飞机上见我第一面就动手动脚,我看她就是包藏祸心,垂涎本少爷的美色!”

姜浅眸子圆睁,视线如针瞥过周周身下,竖起小拇指:“你那里有什么好看的,还没指甲盖大吧?要看,也是要看你爹地的,又粗又壮,那才叫够劲!”

新时代的心理医生,自损八百也不能认输!

话落,姜浅却看到周周一脸惊悚地瞪着自己。

接着他又玩味地咧开嘴,一副你死定了的表情。

“浅浅姐姐……”一旁的嘟嘟怯怯地扯了扯姜浅的衣摆。

姜浅不明所以,顺着嘟嘟的视线转身看去。

挺拔的高大身影沐浴在明亮的白色光线中,陆辞尧一袭黑色笔挺西装,衬托得他冷峻颀长,正以沉稳的步伐缓步而来,周身萦绕着一股清冽而又强势的气压,举止从容矜贵。

直到最终,他驻足在她面前。

他的阴影投落在她眼睑。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