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南境战王》主角徐逸徐灵全本大结局阅读

来源:zzy 作者:飞爷 时间:2020-03-27 15:07:49 主角:徐逸徐灵

《南境战王》主角徐逸徐灵全本大结局阅读

南境战王徐逸徐灵

《南境战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南王饶命!

对于钱桂芳来说,今夜是她人生中最耻辱的一天。

“徐逸!你真的要同时得罪两大家族吗?”

钱桂芳狠狠咬牙,想要站起来,却被红叶一只脚踩在后背上,仿佛有泰山压顶一般,令她趴在地上,呼吸都格外困难。

“两大家族?对了,你是孙家家主孙普雄的妻子,也是钱家家主钱浩林的妹妹。”

徐逸点了点头:“同时得罪孙钱两家,似乎麻烦不小。”

钱桂芳狼狈的趴在地上,眼中却露出傲然色彩:“没错,你一旦动了我,就等于与孙钱两家为敌,你知道那是什么下场吗?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你!”

“听起来还不错,那我要是同时得罪了赵钱孙李周五家,会有什么后果?”徐逸微笑问道。

“呵……呵呵……”钱桂芳艰难抬头,想要看徐逸的脸,但无论她怎么努力,也只能看到徐逸脚上的军靴。

“开什么玩笑?同时得罪巴山郡五大家族?你有什么资格?”

徐逸笑而不语,他突然觉得很无趣。

这时,车灯大亮。

又一辆车疾驰而来,停在了不远处。

车门打开,孙家管家看到自家主母居然被人踩在脚下,又惊又怒,吼道:“谁给你的狗胆?敢这么对待我家主母?”

孙家管家气冲冲跑来,边跑边吼:“放开我家主母,你这个小杂碎!”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伴随着一声惨叫,孙管家还没走到徐逸面前,就被红叶一巴掌扇得飞了出去,重重砸在车头上,这才滚落倒地。

他一张嘴,鲜血混杂着一颗带血的后槽牙,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脑袋一歪,孙管家晕过去了。

此刻,后车门打开了。

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白发老者,慢悠悠走了出来。

他那双潜藏着暴戾的目光,直直盯着徐逸,慢条斯理道:“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趁着事情还有转机,罢手吧,不要自误。”

看似在劝说徐逸,但那高高在上的语气,轻蔑而不屑的口吻,宛如天神,在俯瞰一只蝼蚁。

“洪老先生!”

看到这老者,钱桂芳仿佛看到了救星,怨毒的尖叫道:“杀了他们,帮我杀了这些混账东西!徐逸你个小杂碎,你死定了!哈哈哈,你放心,等你死了之后,我会把你妹妹卖到烟柳巷,让她专门去伺候乞丐!这就是得罪我的代价!”

徐逸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聒噪。”

红叶当即弯腰,将钱桂芳拎了起来,巴掌连挥。

啪啪啪啪……

顷刻间,钱桂芳的脸颊红肿得看不出人形,脸皮都破了,鲜血淋漓。

从头到尾,她都来不及惨叫。

而当红叶停手时,钱桂芳也叫不出来了,直接跌坐在地,眼神彻底恍惚。

她被扇懵了。

这还是红叶手下留情的缘故,否则钱桂芳会死。

不远处,白发老者眼神更显阴翳。

他认为,这小子看似在打孙夫人,实际上,打的是他洪元山的脸!

纵横江湖多年,他洪元山走到哪里,都被人敬畏三分,别说是在小小的巴山郡,即便是震慑一省之地,都是足够。

“果然是初生牛犊,总以为有几分实力,便可为所欲为,你可知晓老夫是谁?”洪元山傲然问道。

徐逸起身,微笑询问:“老先生是谁?”

“洪!元!山!”洪元山一字一顿,说完后,双手背负身后,微微仰头,等待着徐逸跪下求饶。

他实力强横,手段狠辣,出名三十载,人称屠夫!

曾因人骂他一句老东西,被他大卸八块,只留下头颅悬挂在家门前。

更有人不小心撞了他一下,即便是对方连连讨饶,依旧一根根掰断那人十根手指,将手骨一寸寸碾碎。

也有人谴责他手段狠毒,必遭天谴,结果第二天,这人就被他当众挖掉舌头,煮熟之后切片,沾着酱料一片片吃下。

如此种种,触目惊心!

一桩桩一件件,铸就了他的绝世凶名。

他相信,自己自报家门,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青年,必然会吓得屁滚尿流,痛哭流涕,跪地磕头求饶。

只是,等了好几秒,没有动静。

洪元山不满看来,却见徐逸竟然又重新坐下,还翘起了二郎腿,平淡道:“不认识。”

“不认识?”

洪元山怒极而笑。

他缓缓走来,面目逐渐狰狞:“那今晚,老夫就让你认识认识,可惜,你已经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唰!

洪元山走了两步,便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他眼前,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眼中竟然泛起期待。

“你是谁?”洪元山眉头紧皱。

这壮汉身上,竟然有着让他都心惊肉跳的浓烈煞气。

看不见,摸不着,只有高手才能真正感受得到。

“大意了。”洪元山内心暗道。

巴山郡这个丹丸小地,难有什么高手出没,十数年的安逸生活,让他习惯了高高在上。

“老家伙,比这些废物要强点。”狼刀咧嘴,露出笑容。

一天不打架他就浑身发痒。

孙家的保镖太废物了,连让他热身的资格都不够。

这个自称洪元山的老家伙,还算有点看头,勉强能热身。

“你是谁?”洪元山再度沉声问道。

实在是对方给他的威胁感太强了,否则他哪里会废话,早就冲上去拧掉狼刀的脑袋,将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

“磨磨叽叽,若是在战场上,敌人会告诉你名号再杀你么?”

狼刀冷哼一声:“南疆狼刀,快出手吧!”

洪元山也是被激出了戾气,正要准备出手,脑海中却忽的划过一道闪电。

电光火石间,他浑身一抖,头皮开始发麻,死死盯着狼刀,瞳孔收缩:“牧天战神的牧天军,有位叫狼刀的副首领,南征万里,独他无往,领三千铁骑,纵横七合,灭了苍茫三万精锐。你……是狼刀将军?”

“正是本将,废话莫说,赶紧动手!”狼刀已经极为不耐烦。

要是真在战场上,他早已一刀砍掉对方的脑袋了。

“我……我……”

洪元山入坠冰窖,吓得脸色惨白,嘴唇都泛起乌青。

“狼刀,孙夫人快坚持不住了。”徐逸忽的开口。

钱桂芳口中鲜血流淌,身体一颤一颤的抽搐着,要是不赶紧送医,怕是要没命。

她不能死。

孙家嫡系,一个都不能轻易死去。

“喏!”狼刀恭敬低头,然后主动朝洪元山走去。

他目露凶芒,夹杂着愤愤之色。

都怪这老杂毛,罗里吧嗦,老子热不了身,就让你彻底变凉!

洪元山踉跄后退,内心的恐惧,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南疆狼刀,绝世悍将,不敬天地,不畏鬼神,普天之下,只有一人能令其马首是瞻。

那青年能让狼刀如此恭敬,他的身份,已经无需再说。

扑通!

洪元山直接跪了下去,颤栗开口:“南王饶命!”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马上就有了!

轰!

在狼刀的一脚之下,洪元山倒飞出去,将他乘坐而来的轿车撞出一个偌大的凹洞。

心口被利物刺穿,鲜血汹涌而出。

洪元山完全没想到对方是如此的干脆利落。

感受着生命的流逝,洪元山瞳孔逐渐涣散,他仿佛看到曾经被他折磨得凄厉哀嚎、惨死当场的人,全都狰狞的扑来。

身躯颤了颤,彻底没了动静。

徐逸看都没看洪元山的尸体,对狼刀说道:“送孙夫人去医院,她若死了,唯你是问。”

“喏!”

狼刀拎起钱桂芳,像是拎着一条死狗,转身上车,随意往后座一扔,发动悍马急促而去。

“红叶,处理现场。”徐逸转身进屋。

啪啪啪!

红叶拍了拍手掌。

嗖嗖……

十几道身影从四面八方涌来,整齐排列之后,右手握拳抵在心脏处,单膝下跪,寂静无声。

“五分钟内,打扫干净。”

“喏!”

巴山医院。

狼刀拎着昏迷过去的钱桂芳,进了值班室。

值班室里一位医生正在玩手机,突然有人闯入,吓了他一跳。

“救人。”狼刀将钱桂芳往检查台一扔。

煞气扑面,医生心头一抽,连忙起身,检查了一番之后,弱弱道:“先生,得送手术室。”

“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送!”

“好,好……”

医生连忙叫来护士,将钱桂芳抬上移动病床,快速送入手术室。

狼刀在手术室外坐下,耐心等待。

不到十分钟,钱桂芳打着点滴,戴着氧气面罩被推了出来。

医生面对狼刀,完全不敢看他的眼睛,微微弯腰,弱弱道:“先生,这位女士已经没有大碍,只要静养一些日子就好,现在可以办理入院手续了。”

狼刀点头,问道:“骨科住院部还有床位吗?”

医生面露古怪:“先生,她是皮肉伤,之前是因为鲜血堵住了气管,才差点窒息死亡,骨骼没有大碍。”

“马上就有了。”狼刀说道。

医生:“???”

此时,杂乱脚步声匆匆而至。

两个护士,连带着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推着移动病床而来。

病床上躺着一个黄毛青年,脸色惨白,胸膛上有一道伤口,已经紧急止血。

“乔医生,这位病人有刀伤,需要马上缝合。”一个护士对医生说道。

医生点头,正要开口,狼刀却沉声喝道:“慢着,他短时间内死不了。”

“你特么什么意思?”陪同而来的几个青年眼睛一瞪,骂道:“有种再说一遍?老子刚刚没打舒服,现在手正痒……啊!”

狼刀蒲扇般的粗糙大掌一挥,出言不逊的青年被扇飞,撞在墙上,又重重落地。

“我去……你特么敢动手?哥几个弄他!”

剩余几人,朝狼刀愤怒冲来。

狼刀面无表情,一脚一个,砰砰几声,几个青年全都趴下,哀嚎不止。

医生护士们全都傻眼。

哪里来的凶神,一言不合全都撂翻,在医院打人,也太不把王法放在眼里了吧?

“先生……”医生艰难开口。

狼刀指向护士,几个护士小脸一白。

“他们等会全都要住院,你在这照看一下,手术室先空着,我怕我等会下手太重,你来帮我善后。”

医生:“???”

众人茫然间,狼刀走到钱桂芳身旁,皱眉思索:“我王也没说是哪只手,那就随便吧。”

说着,他见钱桂芳右手挂着点滴,便拿起左手,握在掌中。

也不见他多用力,轻轻一握。

咔嚓!咔嚓!咔嚓!

“啊!”

昏迷中的钱桂芳,被骨裂之痛硬生生痛醒过来,发出凄厉到极致的哀嚎。

一旁的医生护士们吓得腿都软了。

三声骨裂之声,可不仅仅是手腕啊,怕是小手臂两根骨头也碎了吧?

“很吵。”

被钱桂芳吵得很皱眉的狼刀,没有任何犹豫,一拳打在钱桂芳的面门。

咔嚓!

鼻梁骨也断了。

钱桂芳很幸运的,又晕了过去。

可即便晕过去,她全身依旧时不时的颤一下。

狼刀回头,对医生说道:“去手术室,检查一下看看。”

“啊?”

“还不快去?”狼刀眼神一沉,虎目里,仿佛有尸山血海呈现出来。

“是!是!”

医生吓坏了,小鸡啄米一般点头,连忙推着钱桂芳重新进了手术室。

数分钟后,医生冷汗满脸的跑了出来:“先生,她……她有三处粉碎性骨折,治不了……”

“很好。”

狼刀很满意,道:“骨科床位够吧?”

“够!”医生狠狠吞着唾沫,牙齿都在打架。

“记住,她是孙家夫人,把她安排到孙家二少所在的病房里去,另外再多留点空床位,一会你就给孙家打电话,让他们送医药费来,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

狼刀转身就走。

等狼刀身影消失之后,医生双腿一软,瘫在了地上,冷汗如雨,一滴滴滑落。

开着悍马回到贫民窟,狼刀没有进屋,轻手轻脚搬着木椅放在门前,他小心翼翼坐了下去,生怕发出一丁点声音,吵到已经休息的徐逸。

然后,他瞪着眼睛,双目凌厉如刀,不断扫视四面八方。

时间流逝,天边泛起鱼肚白。

嗒嗒嗒……

急促的脚步声,将昏迷在垃圾桶的孙管家惊醒。

他茫然看去,只见一个半百老者,穿着一声戎装,快步走进贫民窟。

“我在哪?主母!啊,主母呢?洪老先生?”孙管家惊恐四望,犹豫片刻,拔腿就跑。

破旧民居前,身穿戎装的半百老者停下了脚步。

他看着站起身来的狼刀,右手握拳抵在心脏处,笑道:“狼刀将军,好久不见。”

“老薛头,来得挺快。”狼刀咧嘴,伸手便要朝半百老者肩上拍去。

半百老者不动神色后退一步,道:“狼刀将军,老朽可受不住你这一巴掌,万一等会南王有用我的地方,手麻了可不好。”

狼刀顿时尴尬,讪笑道:“我王的事情不能耽搁,嗯,不能耽搁。”

“薛神医来了?”红叶一身戎装,英姿勃发的走出,倾城容颜上带着淡淡笑意,干练飒爽中不失娟秀温柔。

半百老者连连点头:“红叶将军依旧风姿动人,老朽若是年轻个二十岁,怕是……”

“怕是也不敢追红叶,我王会砍了你的头。”狼刀在一旁咧嘴打趣道。

薛一针:“……”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新生!

“别扯淡了,薛神医,进去吧。”红叶莞尔一笑。

薛一针点头,整理了一下戎装,带着敬畏之心,大步而入。

炊烟袅袅。

厨房里,徐逸正在熬制养胃的小米粥。

薛一针见状,心中很是讶然。

牧天战神,居然亲自下厨?这粥,天下谁人有荣幸喝到?

“来了?”徐逸没回头,拿锅铲轻轻搅动米粥。

啪嗒!

薛一针右手握拳低着心脏,单膝跪下,中气十足的喝道:“薛一针,参见南王!”

“起来吧,稍等片刻。”

“喏!”

薛一针起身,静默不动。

日夜兼程赶来,他却没有任何怨言,这位年纪轻轻的南王,天龙的百将之首,是他最敬重的人。

不多时,小米粥熬好。

徐逸盛了一碗,递给薛一针:“喝点暖胃。”

“谢南王!”薛一针受宠若惊。

这碗粥,千金难求!

放眼全国,怕是有无数人愿意倾家荡产来换!

“一碗粥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

发霉的木桌,擦拭得干干净净。

一碟萝卜丝,三坨用海带包裹的霉豆腐,一锅小米粥。

汪不仁下意识的要如往常一般,先喂徐灵,却发现徐逸早他一步,徐灵依旧不拒绝,饭来张口,默默咽下。

早餐之后,薛一针主动开口:“南王,这位先生风寒犯肺导致的肺胀顽疾倒是不难,一针三药可见效,但这位……”

“我妹妹,亲妹妹,徐灵。”徐逸道。

薛一针讶然,而后神色凝重:“二小姐这腿,粉碎性骨折多年,想要重新恢复,很难!”

“很难,就是还有办法,我要的,是不惜一切代价!”徐逸不容置疑的道。

“确实还有办法,但是需要把二小姐送到老朽的师门处才行。”

薛一针师承太乙门,一个以医术传承的古老隐世门派。

但薛一针却已经被逐出门派,原因就是太乙门禁止门下弟子从军,薛一针却毅然决然的上了战场。

“简单。”

徐逸道:“等会我亲笔一封,你带着我妹妹赶去太乙门,太乙门如果接纳,等同我徐牧天的救命恩人,但要是不接纳,本王倾南疆之兵,踏平太乙门!”

薛一针冷汗淋漓。

这话霸道得让人心颤。

太乙门可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传承千年来,救治大能无数,关系网错综复杂到极致。

这世上还没有任何一人,胆敢说能灭掉太乙门。

薛一针深知徐逸的强大,但更知晓太乙门的实力,所以他并不觉得徐逸有踏平太乙门的能力。

可是,这句话代表的,却是徐逸的决心。

为了自己的亲妹妹,牧天战神,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薛一针咬牙,单膝跪下:“领命!”

早上八点,一辆军用绿色吉普驶来。

徐灵坐在轮椅上,即将被送上车。

徐逸蹲在她身前,眼中带着宠溺:“小铃铛,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哥再想其他办法。”

徐灵不语。

半晌,徐逸苦涩一笑,起身后,对薛一针道:“辛苦了。”

薛一针行礼:“使命必达!”

军用吉普缓缓而去,徐逸的目光里透着一抹沉重的忧伤,以及,刺骨的冷意。

“汪不仁,想不想重振汪家?”徐逸回头问道。

“我……”汪不仁呼吸急促,他的顽疾已经被薛一针瓦解,只需要再吃几服药,就能痊愈。

顽疾的祛除,像是摘掉了束缚他的脚镣,连带着深藏在内心的渴望,也都如野草一般,疯狂生长。

“想不想?”徐逸声音拔高,再度问道。

“想!做梦都想!”汪不仁激动得发抖。

一张黑色,印有龙纹的卡片,被徐逸轻描淡写的扔了过来。

汪不仁下意识接住后,仔细一看,双手发颤。

龙纹黑卡!无限透支!非国之栋梁不可有!

“我要你注册一家公司,无论用什么方法,明天天黑之前,将孙家的商业链给我彻底斩断!能不能做到?”徐逸大有深意的问道。

换了其他人这么问,怕是要被人送去精神病院。

巴山郡五大家族之一的孙家,财力何等惊人?商业链条何等庞大?

想要斩断孙家的商业链,就算是同为五大家的其余任何一家,也无法做到!

除非四家联手。

更何况,徐逸要求的时间太短太短,仅仅两天!

痴心妄想都不足以表达他的疯狂!

但,汪不仁却是点了点头,又点头,重重点头。

他眼眶泛红,透着一抹癫狂。

“回答我!能不能?”

“能!”汪不仁仰头,扯着嗓子,歇斯底里。

商场如战场,不见硝烟,钱,就是手里的兵。

只要有钱,多到足以碾压对手,这一战,就必胜无败!

“狼刀,你跟着汪不仁,保护他的安全,红叶,跟我走。”

狼刀和红叶同时开口:“喏!”

黑色悍马被红叶开走了,狼刀无奈的看着汪不仁:“汪少爷,接下来该做什么?我是个大老粗,除了能保证你的安全之外,其他一切都要靠你自己。”

有龙纹黑卡在手的汪不仁,已经不再是任由混混殴打也不敢还手的他。

意气风发重新出现在他脸上,迎着那轮初升的朝阳,汪不仁张开双臂,迎接属于他的新生:“先去买辆车。”

……

巴山郡西郊,青山绿水间,一座庄园静卧。

徐逸身披长袍,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在林荫遮蔽的宽敞道路上。

两旁的银杏树已经泛黄,美如画。

这座庄园,曾经姓徐。

是徐逸和徐灵从小长大的地方。

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都有着两兄妹的欢声笑语。

而今,物是人非。

“徐家庄园被誉为不祥之地,赵钱孙李周五家不要,其他富商也都不敢入手,因此一直空置,三年前,重省总督狄长存以低价购买,送给了一线明星秋雅晴,二人经常在这里幽会。”红叶平缓的念着天枢秘机获取到的相关情报。

“狄长存眼光不错。”徐逸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继续迈步前行。

唰!

突然间,两道身影出现在徐逸眼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滚!”

二人神色淡漠,眼中泛着冷厉。

徐逸微笑道:“请代为通传,徐逸前来拜访狄总督。”

“滚!”

又一声滚字出口,二人齐齐往前踏出,带来强烈的压迫感。

徐逸不禁摇头。

总督的州兵都这般冷酷,莫非我的牧天军,也是如此?

红叶一步向前。

“不要伤人。”徐逸道。

红叶抿嘴一笑:“我王,就等您这句话了!”

南境战王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南境战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南境战王全部章节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