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boss大人宠无度》主角沈玥许绍城全本大结局阅读

来源:zzy 作者:二三三 时间:2020-03-27 14:46:31 主角:沈玥许绍城

《boss大人宠无度》主角沈玥许绍城全本大结局阅读

boss大人宠无度沈玥许绍城

《boss大人宠无度》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一直耗下去

“你什么意思?”沈玥再维持不了表面的平静,“唰”地一下站起,把送饮料过来的服务生吓了一大跳。

“您、您点的柠檬茶。”服务生把柠檬茶放到桌上,悄悄地将他们二人都打量一遍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被他这么一打岔,沈玥才意识到这是公共场合,稍稍收敛了一些情绪。

“首付是我出的,每个月的房贷也都是我在还,这房子跟我没关系,还能跟谁有关系?”她努力地把自己的音量控制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范围之内。

赵建恒闻言,不慌不忙地从随身的公文包里又拿出了一份文件。

“你看看这个。”

文件第一页的最上方,用黑体字清晰地写着:房屋赠与合同。

沈玥的视线在这几个字上停留了两秒,而后飞快地往下——

赠与人:沈玥(下称甲方)。

受赠人:赵建恒(下称乙方)。

被赠与的正是他们婚后住的那套房子。

“你给我看这个做什么?想让我在上面签字?”沈玥把合同扔回去,勾唇冷笑,“我告诉你赵建恒,你这是在做梦!”

赵建恒却没有一丝一毫受挫后的恼怒表情,相反,他的脸上挂着无法遮掩的胜利笑容。

他把合同翻到最后一页,重新推到沈玥面前,食指在末尾的签名处点了点,说:“你看清楚,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甲方”后面的空白处,是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沈玥。

字迹是她最为熟悉的,看起来并不像是伪造,签名上还有一个纹路清晰可见的红指印,与她的右手大拇指恰好能够对上。

而这份合同的签署日期,竟然是三个月前!

——算一算日子,应该是梅冰怀孕以后没过多久。

原来……原来他们老早就开始算计她了!而她却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

沈玥气得浑身发抖,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来:“我不记得有签过这份合同。”

她不知道赵建恒是怎么骗她签了名,但在她的印象中,从未见过这样一份《房屋赠与合同》。

“不管你记不记得,名字都是你自己签的,手印也是你自己按的,合同我也拿去公证了。”赵建恒半句解释都不给她,只强调这个结果:“这房子你送给我了,就是我一个人的,按照法律规定,我没义务分给你哪怕一平米。”

“哦,还有——”赵建恒在自己的手机上鼓捣了一阵,翻出一张照片来给沈玥看,“过户手续我已经办完了,这是新的房产证——”

上面只有赵建恒一个人的名字。

沈玥愣愣地盯着那张照片,大脑在一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赵建恒敲了敲桌子,唤回她的神智,“快点把《离婚协议书》签了,我还要去医院照顾小冰,没时间跟你继续在这儿耗。”

“我不签。”沈玥说。

声音很轻,却透着坚定。

在把这其中的蹊跷搞清楚之前,她绝不会让赵建恒如愿。

“有没有意思?”赵建恒不耐烦地皱紧眉心,“就算你不签,这房子也还是我的,不可能再还给你。”

“我不签。”沈玥重复一遍,“大不了咱们俩就这么耗着,看谁耗得过谁。”

“你!”赵建恒气得直咬牙。

沈玥不理会他,掏出一张二十的纸币压在桌角,拎着自己的包起身。

然而还没走出两步,就被追上来的赵建恒拦住。

“你考虑清楚。”他压低了声音,脸上是凶狠的表情,“你也知道我爸妈是什么样的人,你就不怕他们再去你们酒店闹事?”

沈玥当然怕。

但她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就给了赵建恒拿捏她的把柄。

“你回去问问你爸妈——”她勾起一个讥讽的笑,“是不是已经想好了,要用自己的命去换那两百万?”

赵建恒脸色微变,“杀人是犯法的!”他低斥道,眼中闪过一抹慌张。

“你大可以让他们去试试。”沈玥轻飘飘地扔下这一句话,趁着赵建恒愣神的空当,迅速地离开了咖啡厅。

**

沈玥不可能真的一直跟赵建恒耗下去。

倒不为别的——她简直一刻也不想再跟他扯上关系。

可那份《房屋赠与合同》上的签名让她很在意。

她很确定,自己没有签过这样一份合同,尽管字迹和手印都是她的。

还有那张变更了姓名的房产证——

她很意外,没有她到场,赵建恒居然也能成功办理过户手续。

这一切都不合理到了极点。

没有一刻的迟疑,沈玥立即开车回了酒店。

一进大堂,她就直奔前台。

“小米,你帮我查一下,跟许总一起的那位叶先生,住的是哪一间房?”

一般来说,客人的任何信息都是不能对外透露的,皇庭这种七星级的高档酒店在这方面更是尤为重视。

但沈玥算不上“外人”,尤其她还有一层“客房部经理”的身份。

小米以为她是为了工作,很快在系统里查出叶行舟的房号告诉了她。

沈玥到了叶行舟房间所在的楼层,刚出电梯就听见了一阵刺耳的咒骂声:“我付了房费的,你们凭什么赶我走?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们要敢碰我一下,我就让你们和你们酒店一起出名!”

——很明显,这是酒店的房客和工作人员起了冲突。

虽然现在是在休假中,但既然碰巧遇上了,沈玥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她加快脚步,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拐过一个弯就看到好几个保安和保洁站在一间房门口,似乎在跟什么人对峙。

等她走近了,才发现房里的人居然是大明星施语涵。

沈玥想起来,施语涵她们剧组的人,全都住在这一层。

“沈经理!”几个保洁看见她就像看见了救星,好几双眼睛都不住地放光。

施语涵闻声从房间里出来。

她仍处于激动的状态,不等沈玥开口就指着她破口大骂:“你就是他们经理?你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突然让我退房?你们酒店是不是不想做生意了?”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有毛病

沈玥被骂得有点懵。

但她毕竟是经历过许多大风浪的人,再不讲理的客人都曾遇到过。

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连忙赔着笑脸说:“不好意思啊施小姐,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我刚刚从外面赶回来,还不太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麻烦您给我一点时间了解一下情况。”

与此同时,她的大脑也在飞速地运转着。

皇庭是正规酒店,家大业大的,做不出一言不合就赶人的事。

可看现在这保安、保洁齐上阵的阵仗,赶人这事也不像是假的。

而在整个酒店里,有权力赶走客人的,除了总经理,沈玥再想不到其他人。

她正准备给总经理打电话问明情况,走廊尽头的房间开了门。

叶行舟穿着睡衣走出来。

他板着一张脸,周身透着一股与许绍城相同的冷凝气息,早上的亲切不见丝毫。

沈玥以为是他们吵到了他休息,忙向他道歉:“叶先生对不起,我们这边现在有点事需要处理,您要是嫌吵的话,我可以让人为您换一间房。”

叶行舟却摆一摆手,咧嘴冲她微微一笑,“没关系。”

沈玥又懵了。

“没关系”的话,那他的低气压是因为什么?

叶行舟径直走到了施语涵的面前。

施语涵显然是认识他的。

“叶、叶律师?”她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跋扈,神色之中透着几分紧张。

“施小姐。”叶行舟对着她并没有对沈玥的好脸,语气是客气生疏的,“让你退房是许总的意思,至于原因——”他微一勾唇,笑意却未达眼底,“我相信你自己应该知道。”

施语涵的表情僵住,脸上的血色也一点点地褪去。

叶行舟又补上一句:“你要是不想闹得太难看的话,就安安静静地退房吧。”

施语涵抿唇,纠结几秒后扭头进了房间。没过多久,她就跟两个助理一起出来。

她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宽大的墨镜和口罩将她的整张脸都遮住。

她没和任何人说话,低着头匆匆忙忙地往前走。她的助理一人拖着一个大行李箱跟在她的身后。

完成了任务,保安队走了,保洁则进了施语涵的房间打扫。

走廊上只剩下沈玥与叶行舟两个人。

“你不是在休假?”叶行舟问沈玥。

沈玥无力去想他为什么会知道她休假的事,直奔主题:“您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请您做我的律师。”

叶行舟怔了一下,随即又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好啊。”他说。

**

沈玥随着叶行舟一起进了他的房间。

叶行舟招呼着沈玥在沙发上坐下,问:“喝水吗?”

沈玥摇头,“不用了。”

叶行舟便坐到了侧面的单人沙发上。

“你要离婚?”他问。

他之前自我介绍时就说自己“专打离婚官司”,猜到沈玥的目的并不算难。

“是。”像把自己的疮疤展露在人前,沈玥只觉得万分羞怯。她悄悄地挺直了背脊,放在腿上的双手也紧握成拳。

叶行舟没有如她预料的那般追问理由,而是摆出了专业的姿态,问:“财产怎么分谈妥了么?”

沈玥苦笑,“就是没谈妥我才来找您。”

叶行舟没有丝毫的惊讶。

“你前夫想怎么分?”

沈玥把离婚协议书上的内容大致转述了一遍。

叶行舟挑眉,“就这些?房子呢?不分?”

“问题就出在这里。”一想到房子,沈玥的怒火就不住地往上窜。她努力压抑着,指尖因为手上不自觉的用力而陷入了掌心的软肉里。

“哦?”叶行舟摆出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我们住的这套房子,是在婚后买的。首付是我出的,贷款也是我在还,但房产证上写的是我和我前夫两个人的名字。然而就在几个小时以前,我前夫拿出了一份我签了字摁了手印的《房屋赠与合同》,说我已经把房子赠与了他。并且,他还去办了过户手续,把房产证上的名字改成了他一个人。”

叶行舟眯起了眼。

“合同上的名字,是你本人签的吗?”他问。

沈玥答:“看字迹,的确像是我签的,但我印象里没有签过这份合同。”

叶行舟沉吟片刻,“可以先去做个笔迹鉴定,要这字不是你签的还好说,万一真是你签的……除非你能证明是受到了你前夫的欺骗,自己对合同内容并不知情,否则这合同就是有法律效力的。”

沈玥仿佛一下跌到了黑暗的谷底,看不到半点希望。

她连这合同什么时候签的都不知道,又怎么能证明自己是受到欺骗?

“不过你也不用太消极了,咱们还可以从另一个方面着手。”察觉到了她瞬间低落下去地情绪,叶行舟挽起一个安慰的笑,“不管合同真假,他过户的程序肯定是不合法的。咱们就揪着这一点深挖,说不定能牵扯出来一群人。到那个时候,想整你前夫的人就会有很多了,压根就不需要咱们来动手。”

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也是眼下唯一可行的办法。

沈玥却担心:“牵扯出来一群人,咱们会不会也有危险?”

她虽不想让赵建恒好过,但也不想把自己和叶行舟给赔进去。

“这你大可以放心。”叶行舟成竹在胸,甚至还略有些骄傲地扬了扬下巴,“那些人还不敢动我。”

沈玥立刻又高看了他两分。

“这些事就交给我吧,你安心工作就好。”叶行舟说。

有了这样一个坚实的后盾,沈玥的心确实定下来不少,她也有了心情想别的事情——譬如一些八卦:“许总为什么要把施语涵从皇庭赶出去?”

施语涵是一线明星,最不缺的就是脑残粉。

只要她公开说一句抵制皇庭酒店的话,皇庭的入住率一定会与口碑一起不断地下跌,说不定还会出现许多专程过来闹事的人。

得罪她,绝对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叶行舟轻蔑地嗤笑一声,“她居然胆子大到往绍城的酒里下那种药,妄想趁机爬床上位——我都不知道该夸她勇敢,还是骂她蠢。”

许绍城的药居然是施语涵下的!

这个事实令沈玥震惊。

“施语涵……还用得着给人下那种药?”

想潜规则施语涵的男人,恐怕能从这儿排到三环再打个转,沈玥无法想象她会做出这样自降身价的事情。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

“咱们许总……是不是有什么毛病?”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例外

“噗!”叶行舟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全给喷了出来。

他忙倾身抽纸,胡乱地擦干了嘴边以及衣服上的水渍。

“抱歉。”他略有几分羞惭,同时眼角眉梢又透着一股子笑意。

待他重新坐正身子,假模假样地摸着下巴沉吟片刻,一本正经地说:“要说毛病,你们许总还真有。”

沈玥立刻竖起了耳朵。

“他洁癖特严重。”叶行舟一脸的嫌弃,显然是受害不轻。

这个“爆料”对沈玥来说不算新鲜,但她自己并未有过亲身体会,所以还不能与他感同身受。

她只是不懂:“有洁癖和拒绝施语涵有什么关系?”

“你们许总的洁癖严重到,都不能跟其他人有任何的肢体接触。出去谈生意,他连跟人家握手都不愿意。”

叶行舟的话让沈玥再一次受到了冲击。

许绍城入住的那一晚,分明是握过了她的手的;而在昨晚,他们俩还……

沈玥自然不会认为自己于许绍城来说是那个独一无二的“例外”,毕竟他说过,他原本是想让她帮忙叫“鸡”的。

也因此她更搞不懂许绍城那奇葩的“洁癖”——宁可叫“鸡”都不愿意接受施语涵,难不成施语涵在他心中还没有一个只要给钱就能上的“鸡”干净?

叶行舟把沈玥的困惑看在眼里,却并没有主动解释。

——有些事情,由不得他这个外人来插手。

沈玥自己也没好意思问。

正事已经谈完,她不打算继续在这儿待下去。

这会儿恰好是晚饭时间,出于礼貌,她问了一句:“叶律师晚上有约吗?不如我请您吃饭?”

叶行舟也不跟她客气:“好啊。我能再带一个人吗?”

他要带的人,除了许绍城,沈玥再想不到其他。尽管因为昨晚的事她极不想跟许绍城碰面,但他今天早上毕竟帮她解了围,她也有必要感谢一下他。

“当然可以。”她微笑着点头。

**

皇庭酒店自家的餐厅拥有米其林三星的评级,就算是请许绍城这样身份的人吃饭也不会显得怠慢了人家。

沈玥与叶行舟先去占了个座,半小时后许绍城才姗姗来迟。

与叶行舟一身的休闲装不同,他依然穿着衬衫西裤,头发也精心打理过,刘海全梳了上去,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

“刚刚在开会,现在才结束。”他简单地解释了自己迟到的原因。

叶行舟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讲,只说:“坐吧。”

服务生给他们安排的是一个四人座,沈玥与叶行舟不熟,自然分坐在两侧。她以为许绍城会和叶行舟坐一边,没想到他拉开了她身侧的椅子,都不征求她的意见就直接坐下。

桌子不大,他们两人挨得很近,沈玥只要动一动胳膊,几乎就能碰上许绍城的。

为此她如坐针毡,许绍城却仿佛无知无觉。

“你们俩怎么会在一起?”他好似随口一问,但那双半眯着的眼里透出的冷光叫沈玥不由缩了缩脖子。

叶行舟微微一笑,把这个问题抛给了沈玥:“这个涉及到我委托人的隐私,还是让沈经理自己来说吧。”

“‘委托人’?”许绍城抓住了他话中的重点,随即转头看向沈玥,眼里的光变得有些热切。

“你要离婚?”

沈玥向来不爱与人聊自己的私事,但既然许绍城问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嗯。”

许绍城竟破天荒的露了个笑。

“挺好。”他垂着眼,不咸不淡地说,“有那样不讲理的父母,想来你前夫也不是什么好人。”

这话许绍城倒没说错。

只可惜沈玥当年太傻,不懂得透过现象看本质。在见识了赵家父母的奇葩后,竟还抱着一线希望,认为赵建恒跟他们不一样。

以至于如今被重重打脸。

然而她懊恼的模样看在许绍城的眼中,全成了对他那一番话的不满。

他心里有火,板着脸叫住一个碰巧路过的服务生,问:“我坐了这么久,怎么都没人倒水?皇庭酒店的服务就是这样的?对得起你们餐厅向每位客人收取的高昂的服务费吗?”

服务生被他骂得脸通红,连连向他鞠躬道歉,又恭恭敬敬地给他把水倒满。

沈玥也挺紧张:“抱歉许总,这事儿我会跟餐厅经理反映,让他以后在培训服务生的时候多注意。”

许绍城并不领她的情,冷冷地乜她一眼,说:“你管好你的客房部就行了,餐饮部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沈玥立刻闭上了嘴。

见气氛变得尴尬,叶行舟出来打圆场:“行了行了,赶紧点菜吧,我都饿得不行了。”

服务生适时地递上三本菜单,半弯着腰在一旁待命。

许绍城忽的问沈玥:“听说这一顿饭是沈经理请客?”

他唇角微弯,不见先前的冷然,却让沈玥莫名有几分不安。

“是。”她动了动僵硬的脖子,点了两下头。

“好。”许绍城唇角的弧度更深,沈玥心头的不安也更重。

许绍城并没有让她失望。

他点了最贵的一个套餐,再加上一瓶五千多的红酒。

——这于他来说可能是极普通的一顿饭,却花掉了沈玥近三个月的伙食费。

沈玥的心在滴血,面上却不显分毫。

瞥到她黑沉的脸与紧咬下唇的动作,许绍城只觉得通体舒畅,先前堆积的郁气瞬间一扫而空。

**

红酒醒好以后被端上桌子,服务生给每个人都倒上了半杯。

叶行舟问沈玥:“沈经理,你能喝酒吗?”

“能的。”沈玥答。

她好歹是个部门经理,每次聚餐没少被手底下的人敬酒,也因此养出了不浅的酒量。

“那……”叶行舟举起了手里的高脚杯,笑吟吟地看着她。

沈玥连忙与他碰过,“之后……还得劳烦叶律师多费点心了。”

“那是自然。”叶行舟浅酌一口,忽而笑得有些高深莫测,“撇开财产方面不谈,你要想让你前夫和小三儿不好过,我个人可以给你提供很多有效又不违法的办法。”

沈玥眼睛一亮,“比如?”

boss大人宠无度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boss大人宠无度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boss大人宠无度全部章节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