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狂婿如龙免费阅读&(陆叶)小说完结版

来源:zd 作者:一生欢喜 时间:2020-03-27 14:41:53 主角:陆叶

狂婿如龙免费阅读&(陆叶)小说完结版

狂婿如龙陆叶

狂婿如龙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7章 不必人懂

看到王青棉,陆叶勉强一笑,说道:“接手的事先放一放,我有事想请教你。”

王青棉此刻对陆叶兴趣满满,“你说。”

刚才陆叶的表现,可谓是令王青棉大开眼界。

世间居然有男子,能让一个女人动情至此。

爷爷,你恐怕还是小看了这家伙的人格魅力。

“风雪为什么会说出那番话?之前,我签下离婚协议的时候,她明明对我一脸失望……”陆叶对男女之事不是很清楚,更不懂女人心,就开口问道。

王青棉噗嗤一笑,“哈哈哈,你要笑死姐姐吗?你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那时候说?”

陆叶点点头,表示不知道。

“还不是因为,我挽了你的手,抢了她的人。”王青棉戏谑地说道。

“这些年,你跟她肯定是相敬如宾的吧,她没想过找别的男人,你也没想过有其他的女人。”

“所以,她压根不知道,你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时,她会有什么感受。直到,我勾了你的手,她才发现,让自己的男人投到另一个女人怀抱,简直是比千刀万剐还难受。”

陆叶听了之后,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

这些年他和风雪青梅竹马,早已认定彼此,那种爱情的轰轰烈烈,好像还没来得及燃烧,就被亲情取代。

难怪风雪看到王青棉对自己示好,她会那么激动,甚至不管自己以前多么窝囊,不管刚才误会那么深刻,不管未来多么荆棘坎坷,都要说出那番深情之言。

风雪,我爱你,不必人懂。

你是我的,今生如此,我欠你的情债,必将千万倍偿还于你。

“好了,说回正事儿吧。我爷爷叫我听从你的命令,可是,我不甘心呢,不想听怎么办?”王青棉永远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

陆叶握着风雪的手,淡然说道:“说出你的条件吧。”

王青棉眼神一变,却再度微笑,“让我看到你的能力。”

陆叶点点头,转而问道:“这间医馆一年利润多少?”

“五百万。”王青棉得意地说道,“这可刚开张两年哦,我可是煞费苦心,才有今日的成就。”

陆叶却直接摇头,“太少了。”

太少?

王青棉脸色一冰,“好小子,你是来找茬的是吗?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陆叶随口说道。

一年才五百万,那什么时候,才能攒够一千亿啊。

少,少得可怜!

“呵呵,好!那我倒要听听你的高见了!若是今日你不能把我说服,别说我了,医馆都不给你!”王青棉俏脸飞霜。

王青棉的能力,全城有目共睹!

仁心医馆两年前开张,发展势头强劲,绝对是清城的潜力股。

但是,这小子,不当家不知道油盐贵,居然还嫌弃起我来了。

“目前医馆主营是什么?”陆叶问。

“你连医馆干什么都不知道?当然是行医治病啊。”王青棉顿时感觉,之前对他的高看,实在太抬举他了。

或许,他在人格上,有独到的魅力,但是,在能力上,一无是处。

也是了,若是他有能力,也不能让整个清城三年了都还在笑话他是个废物。

“加一个,卖药。”陆叶忽然莫名其妙地说道。

“嗯?”王青棉一愣。

“行医治病,卖药。”陆叶说。

“主营卖药?我真的要被你气死掉了。你知不知道,卖药虽然暴利,但都是那些医药公司在经营,人家早就划分好了蛋糕,我们贸然进去,无异于动了每个医药公司的利益,简直是找死!”王青棉马上反驳。

她转念一想,呵呵冷笑了,“我总算明白了,你绕着么大圈,是为了你老婆来说情啊,她家就是卖药的,你想让她们跟医馆签订单就直说,这么绕只会让我看不起你。”

陆叶却是摇了摇头,看向风雪,“我老婆,我已经决定用命去护她,不需在这上面跟你争什么。我说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没有动到那些医药大佬们的蛋糕呢?”

“没有动到?那怎么可能?市场上的每种药,他们都……”王青棉说到这,忽然脸色一僵,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市场上没有的药!”

陆叶这次总算露出一丝微笑,“你还不算笨。”

王青棉心里都要炸了!

堂堂清城第一霸道女总裁,被一个小自己两三岁的臭小子说笨?

他是想死吗!

“市场没有的药,你以为说有就有啊,那些科研机构可是时刻都有人盯着呢。”王青棉郁闷地说道。

“我们自己弄不就好了,不对,我自己弄,你没什么用。”陆叶说。

王青棉脑袋一轰!

这小子有毛病是吧,句句怼我咋回事!

我刨你家祖坟了还是?

敢情你是把刚才在外面的气撒我身上来了?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陆叶却不管王青棉,随手抓过一张药方,写了密密麻麻一张纸,丢给王青棉。

“找个绝对可以信赖的人,马上研制测试,第一批先生产一百瓶。出去吧。”陆叶说道。

“哦。”王青棉接过那张纸,迷迷糊糊就走了出去。

等她反应过来,饶是情操坚挺,都忍不住我靠一声骂了出来!

他刚才特么一副霸道总裁颐指气使的样子怎么回事?

我居然还真唯命是从了?

混蛋王八羔子!玩蛋去吧!

王青棉气不过,直接将那张纸揉成一团,随手扔包里去了。

这时候,她接到一个电话,一个暖暖的声音响了起来,“亲爱的,在哪呢,我饿,找你蹭饭。”

王青棉听到这声音,顿时心情好了起来,“哼哼,猪!来我家吧,我必须做顿好的狠狠吃一顿发泄发泄!”

王青棉回到家,就看见一个千娇百媚、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站在她门口。

王青棉直接冲上去一个大大的拥抱,“林林,想死你咯。”

林林是王青棉的大学同学兼好闺蜜。

她抱完之后捶了捶腰,咕哝道:“累死姐姐啦。”

王青棉一边去厨房一边说道:“让你来我医馆帮忙,你倒好,打死不来,整天就知道关在研究室里鼓捣那些药物,也不知道你研究出个啥来。”

林林进屋直接踢开高跟鞋,无奈地说道:“你想收买我呀,我宁死不从哦。哎,别提了,最近要开发一种美容产品,但是一直没什么进展,愁死我了。”

王青棉一阵无语。

林林是个医学博士,毕业后就一直在一家药物科研机构上班,累死累活的,却死活不肯来自己这边帮忙,情操比自己坚挺多了。

林林正要去开电视,忽然脸色一僵,悲戚道:“亲爱的,我大姨妈来了!你巾巾在哪?”

王青棉随口说道:“我包包里呢。”

林林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抓过王青棉的包包,直冲卫生间去了。

但是,一分钟过后,在外面的王青棉只听见一声“砰”的巨响!

卫生间的门,居然被暴力踹了开来!

林林下身带血,直冲王青棉,脸上挂着一种几尽疯狂的激动,“亲爱的!你这张美容药方哪来的!简直神了!”

她的手里,赫然拿着一张染血的药方纸!

第8章 我爱你,便天下无敌

王青棉看到林林如疯如魔的样子,顿时满头黑线!

“你先把裤子穿好再说!”

林林却不管不顾,一手带血就抓住了王青棉的胳膊,“快!快告诉我,这张美容方子哪来的!”

王青棉看着那张已经染血的纸张,一脸茫然地说道:“哦,一个小王八犊子瞎写的,怎么了?”

“怎么了!你跟我说这是瞎写的!这简直就是当世神方啊!你知道我最近一直在苦恼一个美容药品的方子,我刚才看到这张纸,简直是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你快带我去见那个小王八犊子,快!立刻!马上!”林林激动地朝王青棉吼道。

而王青棉也被吼懵了。

她是亲眼看到陆叶下笔如飞在那写了这张乱七八糟的方子,本以为他是乱写的,没想到,居然能令医药博士林林如此激动不已。

难道,这方子,真不是乱写的?

王青棉心一咯噔,那小子,不会真的有两把刷子吧?

想到这,她瞪了一眼林林,“快把身子弄干净把裤子提起来,你就想这样去见那小王八犊子啊。”

林林火速窜进卫生间,五分钟后又窜了出来。

王青棉一头黑线地带着林林直奔仁心医馆。

“不对!我们先去我的公司!我马上把这方子配出来!”林林在车上忽然又吼道。

王青棉车子一个急转,心想今天遇到的都什么人。

一个陆叶小王八犊子。

一个白风雪盛气凌人。

一个好闺蜜颠三倒四。

一个个,仿佛都变得不正常了。

这世道,要变啊。

俩人来到林林公司,林林马上就钻进研究室里,直接把王青棉扔外面了。

她在里面鼓捣了足足一个小时,才钻了出来,手里,捧着一瓶看起来颜色相当妖异的药膏。

这瓶药膏,是墨绿色,看起来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成功了?”王青棉心里没底。

林林这时候尴尬地说道:“没成功。”

“靠!我就知道那小王八犊子在坑姐!”王青棉直接骂道。

但是,林林却小脸一红,“那啥,纸上染血了,后面两行的比例看不清楚……”

王青棉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你快给那个小王八犊子打电话,能不能请他过来一下,药材器械都在这里。”林林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这边马上请我们公司的几个专家一起过来论证下。”

王青棉一脸不相信,“你真以为这药膏有奇效啊?”

“废话!我懂还是你懂?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这美容方子成功了,足以引起美容界和药学界的震荡!”林林白了王青棉一眼,然后一脸星星,“那个小王八犊子究竟是何其天才,这种方子都想得出来,我都想跪舔他了。”

王青棉看她说的言辞凿凿,话语中又带那么一点老司机的色彩,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赶紧跟陆叶打电话。

而此刻,陆叶正和苏醒过来的白风雪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白风雪是在五分钟之前醒过来的。

一场梦像是千年未完待续。

醒来之时,她发现手心温暖,像极了昨晚的生死柔情。

她的脸一红,轻轻挣脱开来。

陆叶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也目光灼灼地看着陆叶,心里愁肠百转。

刚才,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番羞人的话……

好像,是因为他的那个眼神吧……

白风雪,你真是不知羞。

等待十年,辜负十年,一个眼神,就融化了自己。

现在,明明是覆水难收,可还怎么再续前缘。

俩人就这么看了五分钟,陆叶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好好谈一谈吧。”

白风雪一愣,好好谈一谈。

是啊,相识十年,成婚三年。

三年来,俩人没有好好心贴心地交流过。

是该好好谈一谈了,不管是崩是续。

白风雪想到这,眼眶一下子红了。

“陆叶,这些年,我过得很苦,你知道吗?”

陆叶点点头,“我知道。”

“你可以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可是我呢,我是一个女人,我没有你那么冷漠的心,我也需要一个男人站在我身后,无时无刻不在支撑着我……”

“我和你结婚以来,从来都是我扛着别人恶意的目光在行走,不管在家还是在公司,我永远都能听到别人的嘲笑声,我真的累了……”

“我承认我喜欢你,但是,我不想喜欢你,喜欢到自己如此卑微。”

“你知道我昨晚都快死了吗?你知道我临死前,喊的是谁的名字吗?你知道出现的人是谁吗?”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十年守护,不如一个林青峰出现得及时!”

“所以,我爱你!我也恨你!”

“是你!让我欠了那个人一个天大的人情!”

陆叶听到这,心里发苦。

他有种强烈的冲动,告诉白风雪,昨晚出现并救下你的人,是我陆叶!

我对你的守望,从未间断!

但是,陆叶不能!

他现在身负血海深仇,一身医术师出无名,他不想给白风雪惹来杀生之祸!

风雪,我从来不知道,你心里这么苦……

这三年来,我本以为,我无视周围风言风语,自然心中坦荡。

但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

甚至,因为我的冷漠,是我,间接把那些风言风语的伤害,转嫁到了你的身上。

是我错了。

“给我一年的时间。”陆叶忽然深呼吸一口,对白风雪说道。

白风雪愕然抬头,却正好迎上陆叶坚定的目光。

“一年,我向你证明一件事!”

“我和你,最天生一对!”

陆叶沉声说道,手,紧紧地握住白风雪的手。

白风雪心中一暖,想抽开手,却发现,没了力气。

我和你,最天生一对么……

“三个月,我让你登临白家之主!”

“六个月,我让你执掌医药行业!”

“一年内,我让你问鼎清城巅峰!”

字字如矩,声声震耳!

竟令白风雪整个人呆滞了。

望着眼前温和霸道的男人,白风雪心里掀起波澜。

能说这话,是自己的废物老公吗?

多么狂,多么目中无人,仿佛整个清城,尽在他只手帷幄!

“你,凭什么……”白风雪忍不住问道。

“凭什么吗?”陆叶忽然站起身,看向外面星光漫天。

身上,豪气顿生!

“凭我是麒麟之主!”

“凭你是天命之女!”

“凭我爱你!”

“便天下无敌!”

第9章 无人敢欺白风雪

 一时之间,白风雪竟是痴了!

能说这话,唯我白风雪的老公!

陆叶,我不相信你的豪言壮语。

但是,我好像喜欢上你的无双气魄……

就凭你此刻一番话,再苦再累,我也愿意……

“我们回家。”陆叶伸出手,想去拉白风雪。

白风雪此刻心情羞涩,装作没有看见,轻轻起床,拿过自己的包包自己就朝前走去。

嗯,回家!

陆叶本来断绝了回白家的念想,但是,他发现,白家,自己不得不回。

他要让白家无人敢欺白风雪!

路上俩人再度无言,这次,白风雪先开口了,她有几个疑问,不问不快。

“陆叶,昨天,那辆劳斯莱斯幻影是怎么回事?”白风雪问道。

这个问题,昨晚一直萦绕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陆叶随口说道:“我一朋友的,接我出去吃饭。”

白风雪的眼神忽然变得幽幽了,语气也显得酸酸的,“是王青棉吧?”

陆叶看着白风雪一副吃醋的小可爱模样,只想发笑。

看来,夫妻之间,确实要有点小情趣,自己之前,太无趣了。

“我发誓,我是今天,才跟王青棉见第一次面。”陆叶说道。

白风雪小脸一红,她知道自己的小女人心思被陆叶看穿了。

“那,王青棉为什么会对你这么……”白风雪不甘心,继续问道。

“可能,她就是单纯不想跟你们合作吧。”陆叶说道。

毕竟王青棉身后还站着王沧海,目前,还不适合暴露自己跟王沧海的关系。

“哦。”白风雪说了一句,忽然又愁眉苦脸起来。

“哎,你回到家里,肯定我妈又是一番刁难。我这次没谈下仁心医馆,在奶奶那里,又免不了一番责罚。我们为什么那么命苦。”

白风雪只是随口之言,但是陆叶却听在了心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因为,我已经醒了。”

白风雪噗嗤一笑,竟是美得星辰无光。

陆叶一时之间竟然看呆了。

“你就瞎吹牛吧,我只求你以后坚强一点,不要让我孤立无援就好了。”白风雪笑道。

陆叶摇了摇头,心中念着,不会的,这辈子都不会了。

经过昨天夫妻俩感情的剧烈波澜,陆叶一刻,都不想失去这个傻女人了。

这时候,陆叶电话响了,他随手接了起来。

听完后,他挂电话,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风雪,待会儿你先进去吧,我外面还有个事情要办一下。”

“是去找王青棉么?”白风雪刚才偷偷瞄到了电话备注,语气又酸酸的。

“嗯,不过,是为了正事。明天奶奶如果有叫你去她那里,我跟你一起去。”陆叶说道。

白风雪心里一暖。

之前陆叶是从来不去奶奶家的,压力,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承担的。

现在,一切,好像都变得不一样了。

白风雪顿时点头。

陆叶将白风雪送到家门口,就打车前往林林的医药公司了。

看到陆叶过来,王青棉刚要迎上去,就发现一个黑影嗖得一声飞出去了。

“哎呀,你就是小王八犊子呀,长得好帅好帅。”

陆叶看到眼前这个像犯花痴一样的女人,一下子愣住了。

这个女人,长得千娇百媚,穿着白大褂,倒是显得风情万种。

只是,这副舔狗的样子,实在令人无力吐槽。

另外,小王八犊子是谁?

王青棉一汗,赶紧过去介绍起来。

林林收起花痴样,马上进入工作状态,说出请陆叶过来的缘由。

当陆叶听到自己的方子染上姨妈的血,顿时一头黑线了。

不过,他可没时间去计较这些东西,随手又写了一张丢给林林。

“哈哈,小陆叶棒棒哒!”林林狠狠亲了一口方子,再次蹦回研究室。

留下陆叶和王青棉面面相觑。

半个小时后,林林又窜了出来,手里拿着两瓶药膏,一瓶青绿晶莹,一瓶淡青无光。

这时候,办公室里有来人了。

五个老头,一脸不满地走了进来。

林林看见几个老头顿时大喜,小声对陆叶说道:“他们是我们公司最权威的医药专家,在整个清城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等着哈!”

“王老,你们终于来了,你们看看,我得到了一个天下奇方,配出来的药膏比您之前提出来的药膏效果好了不止千百倍!”

当头一个地中海的老头子听了之后,脸色刹那冷了下来!

陆叶一阵无语,这个林林,智商不高,情商为负。

王老头这两年,本来就看林林很不爽。

这小妮子,仗着自己年轻,整天提出一些天马行空的念想,动不动就跟领导建议这个建议那个。

弄得他们几个老专家时不时就要被领导耳提命面,要多吸收一些年轻人的想法。

呵呵,年轻人,算个屁!

从事药物行业,靠的就是我们这些老前辈的经验老到。

随随便便弄出一个方子,胆敢说比我几十年经验提出的方子好上千百倍?

不知死活!

王老想到这,看向林林,“你这药方哪来的?”

林林说是陆叶写的,并把那个方子递给王老看。

几个老头顿时齐齐冷笑了出来,看向陆叶,呵呵,一个毛头小子,敢提药方!

他们看向林林,言语发难。

“一个毛头小子写出来的,你也敢配!”

“你事先理论研究了吗?”

“这药什么功效?有什么副作用?”

“你擅自配药,经过公司许可了吗?”

林林一下子愣住了,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好像,自己大意了。

林林顿时感觉之前确实太轻率了,只是凭借经验觉得陆叶的方子神奇无比,确实还未做任何深入研究……

不过,陆叶能写出这方子,肯定有所研究吧。

她顿时把期望放在陆叶身上。

这时候,王老再看向陆叶。

“小子,你有行医资质吗?”

“你就读医药专业?”

陆叶摇摇头。

几个老头的眼神顿时更加鄙夷了。

而林林整颗心,一下子凉了!

这小子,居然不是学医的?

那他还敢写……

完了!

林林无比郁闷地看了一眼陆叶,委屈地向老头道歉,“对不起,是我大意了,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胡闹!简直胡闹!你私自配药,还带无关人员进入我们公司,我严重怀疑他们是来盗取公司机密的。我明天就会跟领导建议,你不适合从事医药行业,趁早转行吧。”王老冷声说道。

“还有你们,趁我还没报警,赶紧给我滚蛋!”

王青棉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自己就不该随意相信这小王八犊子,现在好了,人家老专家当场提出质疑,专家的话,还能有假吗?

“丢人,赶紧走!”王青棉朝陆叶小声说道。

而一旁的林林则是看向陆叶,面露内疚和委屈,小声说道:“陆叶,对不起,可能是我经验不足,错看了你的方子,我觉得王老是对的。哎,可惜,你解释不上来。你要是懂点药理,那该多好啊……”

陆叶冷笑一声,直接朝外面走去。

一群废物,只知道倚老卖老,不知天高地厚。

王老看到陆叶离开,顿时以为这小子是招摇撞骗被自己揭穿后,没脸留下来了。

他鄙夷地看着陆叶离开的背影,朝林林说道:“看到了吧?黄毛小子,也想在我面前班门弄斧,我的年纪,当他爷爷都够了……”

林林轻轻摇了摇头,陆叶终究是太年轻,一不懂药理,二没有经验,在王老面前露怯也是正常的……

她刚想去安慰陆叶,却猛然看见,陆叶的脚步,停了下来。

当我爷爷……

给我提鞋,你配吗!

陆叶忽然折身,朝王老走去。

身上,竟迸发寒意!

“你,你要干嘛!我告诉你,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敢动我试试!”王老本来还在得意,看到陆叶回来,被他那双如虎眼神给震慑到了。

陆叶却是嘴角一勾,随手拿过林林手中那瓶淡绿无光的药膏,“这是你配的?”

王老一看,顿时自得起来,“正是!这个方子,乃是我集五十年药理经验提出来的重大成果,一旦投放市场,必定引起……”

陆叶却随意打开盖子,鼻子在药膏上轻轻一嗅。

王老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了起来,“怎么,你还想偷师不成?我这可是独门配方,呵呵,你若是跪下来诚心求我,我还可以考虑大发善心,告诉你……”

话音,被陆叶直接打断了。

“山花茶籽2.2%,盛夏天竺葵1.3%,苦橙叶0.3%,秋柠檬草3.8%……”

他随手,将这瓶众人视若珍宝的药膏一扬,扔进垃圾桶!

“垃圾!”

狂婿如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狂婿如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狂婿如龙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