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主角褚花漾顾承逸全本大结局阅读

来源:zzy 作者:顾承逸 时间:2020-03-27 14:41:04 主角:褚花漾顾承逸

《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主角褚花漾顾承逸全本大结局阅读

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褚花漾顾承逸

《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狗眼看人低

陈丽华没有多说,但心中有了自己的计划。

以褚花漾如今的态度,若是真让她嫁给了三皇子,以后这个家哪还有她的容身之地。熬了这么多年,眼看当家主母这个位置要落到自己头上了,怎么能让她人给毁了。

既然褚进还不肯放弃,那就逼得他放弃。

陈丽华回到自己的屋子,喊来自己的陪嫁奶娘春娘。

“春娘,老夫人还要多久回来?”

“算算日子,还有半个月吧。”

“好,有些事情需要你去帮我安排一下。”

老夫人迷信的很,最讲究家宅福泽,这时候要是能闹出点什么事情,那是最好不过。

陈丽华跟春娘耳语几句,交代一番,之后春娘就一个人出了府。

褚花漾拿出XY的名号来镇住褚进,料想他不会轻举妄动,所以安安心心的整理着贺园的东西。

贺园内的所有东西,都是母亲留下的,除了母亲的那些陪嫁的首饰,摆件之外,最重要的是京城的铺子跟田地。

虽然铺子的房契跟田地的地契都收在了贺园,但这么多年这些房租跟佃租都是相府在收着。

褚花漾也不求将以前的都拿回来,之后却也不想让这群人再占便宜。

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她终于将所有的资产都整合完毕。

之后就要开始考虑如何拿回属于她的东西,摆脱这个地方。

首先,要弄清楚这些铺子是什么情况。

“兰青,你跟桂笑守着院子,我出去逛逛。”

兰青不放心的说道:“小姐,让奴婢跟着您一起吧。”

“不用了,桂笑一个人守院子我不放心。”

桂笑虽然被安排到她身边伺候,但卖身契还在是在相府的,要是真有人来闹事,她也不好阻止。

兰青就不一样了,她的卖身契可是在自己的手中,是自己的人,不用怕府中人的刁难。

“兰青,我出去之后,你将门关起来,免得别人来打扰,如果有人要硬闯,你就带着桂笑打出去,别让自己吃亏。”

留下两人,褚花漾安心的去街上。

母亲留下了铺子不多,也就十间,但位置都是一等一的好,主干道,靠近皇城边上,最难得的是,十间铺子,三两挨着,可大可小。

褚花漾先是去了城东的成衣铺子,回来这么多天,她还没有购置衣服,唯一两件能出的了场的,就是之前去参加夜宴那身,还有就是长公主赠的。

日常的衣服都是乡下带来的旧衣服,材质还没相府的丫鬟穿的好,是应该换换了。

成衣铺子名叫春秀坊,乃是相府自家经营的铺子。

褚花漾没查过府内的账册,也不清楚这衣衫铺子收入多少,但看这人来人往的姑娘们,想来生意是不会差了。

她刚入内,便问道一股幽香,淡雅清新,十分不俗。店内的摆设看的出来管事是用心经营的,殿内衣衫的布料与款式都十分不错。

褚花漾随便逛了逛,看了看,没有见到自己喜欢的,于是便打算前往二楼。

“这位姑娘,您有看中的衣裳吗?”

一名小姑娘上前将她拦住,客气的询问。

褚花漾摇头,“暂时还没有,我打算去二楼看看。”

姑娘没有让开,而是有些为难的说道:“上二楼需要我们店内的贵宾卡才可以。”

原来是有条件限制的啊。

褚花漾也没多想,本来消费就分三六九等,有这样的限制也无可厚非。

“那要如何成为你们店的贵宾?”

“要在我们店内消费过一百两才行。”

一百两,不是一个小数目,以前在乡下,她一年生活开销才三十两。

不过她现在有钱,既然今天就是出来消费的,那也不差这一百两了。

她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小姑娘,“这是一百两,压在柜台,等下我挑了衣服再来结算,多补少了不用退,你看如何?”

小姑娘脑子也灵活,欣喜接过银票,确认银票是真的之后,说道:“这样也可以,那您先上去,我去柜台办理一下手续,再上来伺候您。”

褚花漾满意的走上二楼,这里跟楼下的格局又不一样。

楼下是偏亲民一些的风格,这楼上就显得高贵的多了。

衣衫料子的档次也升了一级。

褚花漾随便转了圈就遇到三件自己喜欢的,当她正打算抽一件先试试时,一个女人却忽然大喊。

“喂,你谁啊,怎么上来的。”

褚花漾转身,上下打量了女人一番,虽打扮精致,但依旧看得出年岁不小。一身衣衫精致华丽,头上的金簪更是华贵,可见是哪家的贵夫人。

周围人听到声音,立刻有人过来询问情况。

“魏夫人,怎么了?”

魏夫人十分不满的瞥了眼褚花漾,鄙夷的说道:“芙蓉,春秀坊这二楼哪是什么人都能来的,你们这管理的也不太当心了吧。”

这魏夫人原名魏红肖乃是礼部侍郎府的一个丫鬟,后来成了府中的三夫人,虽说是妾室,但深的夫君的宠爱,上位之后就喜欢装阔夫人,飞扬跋扈。

芙蓉不过是店里的丫头,可不敢得罪她,只能将矛头对准褚花漾。

“这位姑娘,您要是想买衣服,可以去楼下看看。”

褚花漾见她们两人这样,心知她们是狗眼看人低了。

她没理会两人,转身拿起自己看中的衣服就往试衣间走。

芙蓉见状,不满的将人拦下,“姑娘,这楼上的衣服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试的起的,您要是买不起,可就别试了,免得将衣服弄脏。”

褚花漾原不想毁了自己购物的好心情,但如今看来,不处理一下是不行了。

她沉下脸来,不悦说道:“身为店里的丫头,客人来试衣服你就是这么说话的?”

魏红肖是大客户,芙蓉自然选择跟她站在一边,眼看魏红肖脾气要发作,芙蓉当场就不客气了。

她上前就扯过褚花漾手中的衣衫,不屑说道:“我看你是瞎了眼了,这衣衫材料上等的丝绸,也是你这种人能试的起的,赶紧的滚出去,别让我找人轰你走。”

褚花漾冷眸瞪着两人,语带嘲讽的说道:“这就是你们春秀坊的待客之道?我今日可算是见到了。”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闹出一场戏

就在这时,楼下的小姑娘处理好了事情正好上来。

她看气氛不对,立刻上去打圆场。“呀,这是怎么了,芙蓉姐姐跟魏夫人怎么站在这儿说话呀。”

芙蓉显然也是看不起这个小姑娘的。

“卫香,你怎么回事,连个楼梯都看不住,怎么随便什么人都放着往二楼走。”

卫香一听这话,哪还能不明白这其中的事情。

她心知芙蓉因为手上有几个大客户,所以一贯看不起旁人,连带着也看不起一楼的客人。

春秀坊的规矩,谁的客人谁负责,她们这些丫鬟的月银可跟客人的消费有关系。

卫香来的日子不久,褚花漾可是她遇到的第一个贵客,她自然要好好表现。

“芙蓉姐姐您这是什么话,二楼的规矩,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我怎么敢随便放人上来呢。”

上二楼的规矩,就是店内消费一百两。

芙蓉跟魏红肖打量着褚花漾,客气点说她穿着普通,不客气就是穷酸,哪像是能消费一百两的人。

褚花漾现在心情可不太好,冷着说道:“现在我能试衣服了吗?”

卫香转身,一脸热情的说道:“姑娘您请稍等,柜台那边要给您做花签,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

“褚花漾。”

褚姓并不多见,高门大户更是稀少,京城中也唯有相爷姓褚。

普通人没想到,魏红肖身为官家夫人,自然想到这一层。

她脸色大变,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跟相爷是什么关系?”

褚花漾可一点都不想承认两人有关系。

“相爷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怎么会跟我这个小老百姓有关系。”

魏红肖心下怀疑,也没有多说,稍稍让步。

“既然店里确认了身份,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芙蓉,我还有几件衣服没看,你陪我去试试。”

“慢着。”

褚花漾念头一转,可不想这么算了。

“卫香,你家掌柜可在?”

卫香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如实回答。

“掌柜今日去绣房定新花样了,不在店内,褚姑娘有什么事情可吩咐我。”

“你不行,找个管事的出来。”

“这”

管事倒是在的,只是要找管事,那必然是要将事情闹大了。

芙蓉脸色难看,刚才她的做派,可是得罪了人的。

卫香也有些为难,芙蓉小心眼,今日这事情若是真闹起来,芙蓉日后一定找她麻烦。

褚花漾可不管她们的小心思,谁让她不痛快了,她就让谁不痛快。

她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做,拿出三张银票,“怎么,是我身份不够,所以不能见掌柜的吗?无妨,我再出三百两,抬抬自己的身价,你看如何?”

三百两,那可不是小数目,算上刚才的一百两,这一出手就是四百两。

卫香兴高采烈的将银票接过,“姑娘请稍等,我这就去请管事。”

在还没有弄清楚褚花漾身份之前,魏红肖不会轻易动作得罪人。但褚花漾今日的作为,完全不给她面子,而她生平是最要面子的。

她冷冷的盯着褚花漾,眼中泛着怒气,口气不善。

“姑娘真是好大的手笔啊,可别是打肿脸充胖子。”

褚花漾也不客气,凉凉说道:“那也总比某些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好。”

魏红肖摆出官家夫人的态度,故作大方的说道:“姑娘好自为之,别以为有几个钱就口无遮拦,这里是京都,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做人的地方。”

褚花漾淡然一笑,“这话倒是事实,披金戴银就把自己当人了。”

魏红肖被这话气到,冷哼一声,带着人直接走了。

芙蓉见状,立刻跟上哀求,“魏夫人,您别走啊,管事等会儿来,您帮我说说话吧。”

“滚开,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

魏红肖将在褚花漾那边受的气都出在芙蓉身上,不顾她的哀求,将她一脚踹开。

眼看自己的靠山走了,芙蓉面如死灰,今日这事情只怕不能善了了

她不顾上被踹的疼痛,畏畏缩缩回到二楼,躬身讨好的走到褚花漾面前。

“褚姑娘,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饶过我吧。”

褚花漾冷冷的撇了她一眼,默不作声,摆明了不肯罢休。

芙蓉心一狠,噗通一声重重跪下,一边磕头,一边哭诉:“褚姑娘,我也不过是个丫鬟,不敢得罪人啊,褚姑娘您今日就放过我吧。”

卫香带着管事的六姑姑上来,就见到芙蓉披头散发的在磕头,额头都磕破了。

“诶唷,这是怎么回事?芙蓉,你这副样子出现在贵客面前像什么样子,还不快点滚下去,收拾一下。”

六姑姑不愧是老江湖,一两句话就缓和当场气氛。

卫香扶着头昏眼花的芙蓉下楼,褚花漾也没拦着,本来她也没打算怎么处置芙蓉。

正如芙蓉所说,她不过是个丫鬟,择利而为无可厚非,顶多就是脾性不太好,狗眼看人低。

吓唬吓唬,小小惩戒也就算了。

褚花漾坚持闹这么一出,无非就是想见见店内的管事。

“不知管事如何称呼?”

“贱名不足挂齿,奴家在家中排行老六,承蒙大家不弃,称呼一声六姑姑。”

不愿自报姓名,褚花漾也不强求。

“六姑姑,今日我来买衣衫,看中的就是春秀坊的名声,可惜,这盛名似乎有些不符啊。”

六姑姑也是人精,看得出来她只是嘴上一说,没有动怒。

“刚才的事情奴家也听说了,是芙蓉不懂事,姑娘想要怎么惩戒可以告诉我,我会安排。为了弥补姑娘,今日姑娘所有消费,打八折。”

“六姑姑这么客气,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惩戒就不用了,按照店里的规矩,该怎么罚就怎么罚,至于打折,本姑娘还不缺这么银子,也就免了吧,不过有些事情,我倒是想问问六姑姑。”

“姑娘有话尽管问,奴家定当诚实以告。”

褚花漾拿出一块雕花玉佩,饶有兴致的问道:“不知六姑姑也认识此物?”

玉佩精致,看水光色泽不是凡物,上雕刻着一支盛放的梅花,难得的是,匠人心意手巧,花蕾之处正好有点点嵌着玉佩上的点点红色。

显示红梅绽放,十分漂亮。

玉佩下方还刻有小字,徐。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徐家当铺

六姑姑是春秀坊的老人,对春秀坊的发家史很清楚。

春秀坊原名不叫春秀坊,而是叫徐缘阁,卖的也不是衣衫,而是玉器首饰。

至于为什么徐缘阁后来会变成春秀坊,这其中的事情太多,六姑姑也不太清楚,她是在春秀坊开店之初被招进来的。

她在春秀坊努力了很多年才成为了管事,其实她原本可以更进一步成为掌柜的,却没想到被人截胡。

如今的掌柜乃是东家夫人的表兄,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太多,六姑姑只想好好的赚钱,所以也没太深究。

现在看到这枚玉佩,六姑姑自然联想到之前的徐缘阁,可她并未表露情绪。

她一脸疑惑的看着褚花漾,问道:“姑娘这是何意?奴家不认识这东西。”

褚花漾拿出玉佩也不过就是试探试探,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指望店里有人能认出徐家的信物。

这些店铺以往都是归母亲所有,东家的信物就是这块玉佩。

如今想来,应该是换了。

“六姑姑莫怪,我不过是想让姑姑看看,这块玉佩价值几何,手中银两不够,我打算将这块玉佩当了。”

六姑姑自然不信她的话,但也没戳穿。

“奴家对玉并不熟知,看不出好坏,姑娘若是想当,不假推荐您去附近的徐家当铺,那里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徐家当铺?

这家当铺也是母亲留下的产业,如今依旧挂着徐家的名号,说不定能查到点事情。

她如今势单力薄,急需找到属于自己的力量。

只是……

她狐疑的看着六姑姑,猜测她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情?

“多谢六姑姑指点。”

之后褚花漾又打探了一些消息,得知这里的掌柜乃是东家夫人的表兄,名叫卢青荣。

春秀坊内的衣衫,从料子进货,到成衣花样都是卢青荣一手操办,店内的账目也是卢青荣掌管,六姑姑虽然是店内的管事,但主要是负责店内的人事,其他一概不知。

褚花漾也没问的太仔细,大概了解了一些消息之后,买了好几件衣服就结账离开了。

买衣服的事情她也没藏着掖着,给了小费之后,吩咐人把衣服送到相府。

随后,她便来到徐家当铺。

徐家当铺的地理位置十分不错,占据两条道路的分叉口,然而生意似乎并不理想。

褚花漾刚踏入门内就感受到了一股萧条之意。

屋内虽然打扫的干净,但摆设十分陈旧,她进门看了许久也没有店小二来迎接,只有一个老头守在店铺柜台内打瞌睡。

她走过敲了敲柜台,“您好。”

老头被敲声惊醒,迷糊的摸了摸嘴角,抬着瞌睡的眼皮,含含糊糊的问道:“嗯?什么事情?”

“老先生,我找您家掌柜的。”

“我就是掌柜的。”

老头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略微不耐烦的说道:“您有什么事情?”

看到这里,褚花漾或许能明白为什么这里生意不好了。

在这黄金地段,就这态度,多好的生意都被糟踏了。

褚花漾心中嫌弃,但还是没忘记自己来的目的,她将玉佩放到柜台上,“来当铺能有什么事情,当然是来典当的,不然还来查账啊。”

老头抱着敷衍的态度随意的看了看,没想到看了一眼之后就移不来了。

他一把抓住玉佩,仔细查看。

随后一改之前的态度,惊讶且小心的问道:“姑娘,这玉佩,您从哪来的?”

褚花漾挑眉,故作不善的说道:“怎么,你这里当东西还要问东西的出处?”

老头一脸为难,又十分疑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悄声问道:“冒昧问问姑娘芳名?”

“褚花漾。”

“小姐!”

老头听到褚花漾的名字,热泪盈眶,激动的从柜台出来,“小主子啊,老奴在这里等了您许久啊。”

褚花漾惊吓过后很快冷静下来,“您老别激动,起来慢慢说。”

“是,是,老奴守着这店面,原都不抱希望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小主子回来,真是苍天有眼啊,对了,小姐怎么没一起过来?”

“娘亲已经过世三年了。”

当年她们去了乡下之后就断了与京城的联系,陈丽华为了杜绝他们还有回来的机会,一直派人看着她们。

连母亲去世的消息也没传回京城。

老头听到这个消息当场痛哭,口中还骂骂咧咧,“小姐可怜啊,都是那个白眼狼,害了小姐一生啊,那个忘恩负义的畜生!”

褚花漾当然知道他骂的是谁,她忍着悲伤,安抚道:“逝者已矣,母亲在天之灵应该也想让我们好好活着,不能亲者痛仇者快。”

“是的,是的。”老头擦了擦眼泪,看着褚花漾。“老奴担不起小主子先生之称,老奴名叫杭一仑,是这徐家当铺的掌柜。”

褚花漾情真意切的说道:“杭伯伯。”

杭一仑听到她称呼,立刻摆手示意:“不可啊小主子,老奴担当不起。”

她握住他的手,目光坚定,“杭伯伯,漾儿需要您的帮助。”

杭一仑见状沉默了一下,之后也不在推辞,而是略感欣慰的说道:“小主子不愧是小姐教养出来的孩子,跟小姐一样。”

说到伤感之处,他眼角又闪过泪光。

他赶忙抬袖擦拭眼角,“小主子,跟我到后院,我们好好说说话。”

杭一仑将大门锁上,带着褚花漾来到后院。

他守着这个徐家当铺已经二十多年了,之前成过家,可惜妻子早逝,后来就一直不曾再娶。

这么多年就一个人守着当铺。

后院打扫的很干净,还整了快小菜田,种了些菜。

杭一仑亲自下厨,请褚花漾吃了顿饭,还将徐家当铺这么多年发生的事情一一告知她。

原来当年她们母女离开京城之后,褚进就派人将店铺的掌柜都喊了去。

威逼利诱之下让他们交出了账本跟印章,杭一仑无亲无故,孑然一身才能守住这个当铺。

不过这么多年过的也不舒心。

东家不给支持就算了,还经常来捣乱,眼看他不屈服,就在对面开了一家金胜阁,直接抢生意。

褚花漾诧异,当初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那金胜阁,装修豪华上档次,门庭若市的,没想到还是相府的产业。

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全部章节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