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契约婚妻难招架白慕雅顾稀结局完整全文

来源:zzy 作者:宋映之 时间:2020-03-27 13:29:08 主角:白慕雅顾稀

契约婚妻难招架白慕雅顾稀结局完整全文

契约婚妻难招架白慕雅顾稀

宋映之小说作品《契约婚妻难招架》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到手的金龟婿没了

完事之后,他看着她,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白慕雅接过卡,轻笑一声,又转身递了回去,“算是爷赏你的,今天我也算嫖了一次。”

他轻哼一声,起身将衣服穿好,大步走到门处,身后却传来白慕雅清亮的声音,“还约吗?”

“约。”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白慕雅和他保持着长达一年的关系,她甚至可以确定,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女人比她更加了解顾稀的身体,他的每一个点她都再熟悉不过……

此时此刻,她看着手里的名片,就像是看着当初他递出来的那张银行卡,一点点焚烧着她的自尊心。

“妈,我该怎么办?我怎么才能把顾稀找回来。”

白雪的声音响起,将白慕雅拉回了现实,看着手中的名片,嗤笑一声。

终于还是……他打心眼里,从来就没有看得起过她。

哪怕他们一直保持平等,至少在床上是这样的,她不需要取悦他,他亦是如此,可是即便这样,他还是看不起她。

顾稀……

她终于知道那抹沉重是因为什么了。

“慕雅,你是不是和顾总认识。”

陈莲没有回答白雪的问题,刚想出声安慰,一旁的白家老爷子却忽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白慕雅却是微微摇头。

认识吗?不算吧!

“白慕雅,你这是要害死白家不成?”

陈莲是过来人,方才白慕雅和顾稀眉来眼去的样子她看得清清楚楚,想起从前她对白慕雅所做的一切,也是心虚不已,可是只要想到到手的女婿就这么飞了,心中却是恼怒,对白慕雅的态度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害死白家?你们别忘了现在的白家是怎么来的?你们心安理得的享受我外公的财产这么多年,还不够吗?”

白氏原本就不叫白氏,白慕雅的外公去世之后,自然由白慕雅的母亲继承,可是她长年身体不好,加之又信任白瞿,这才将一手家业交到他手里,如今她死了,唯一的女儿在这个家,倒是成了多余的了。

“白慕雅,是你自己做出那种丢人的事情,就不要怪你父亲心狠将你赶出白家,过去这么久,你不知道反省就算了,现在还来怪我们?”

陈莲护着自己的女儿,看着白慕雅那张和她妈有七分像的小脸,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她不仅好好的回来了,身上更是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妩媚,一举一动无不在勾人心魄,真是后悔当初没把她掐死,让她还能有回来的一天。

“我做出丢人的事?陈女士,你怕是忘了,做出丢人现眼之事的,现在可是你的宝贝乖女儿,瞧瞧这些照片,哪张不是她的?还是说……脱光了你们就不认识了?”

白慕雅嘴角微扬,看着白家众人垂头丧气的脸,心情极好。

然而,听着白慕雅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白瞿皱眉。

不过短短三年,白慕雅已然变成了他最不想看到的模样,现在的她浑身都是刺,只要碰一下就会见谁扎谁,他不由得看了一眼桌上的照片,同白雪这些高清大图相比,白慕雅之前那点传闻算得了什么?

“小雅,她怎么说也是你的妹妹……”

“妹妹?当初我能被这个家赶出去,真是多亏了我这个妹妹。”

冷哼一声,白慕雅起身,再不看这些人的神色,上了二楼。

二楼是她到处在白家时的房间,如今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番模样,从当初的简约风变成了现如今的满墙粉色,四处挂着白雪的照片,显然已经被鸠占鹊巢。

第11章 打的就是你

白慕雅吸了吸鼻子,将二楼所有的门都开了个遍,最后在一间狭小的储物间里找到了她母亲的照片,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心酸至极。

当初赵家一手打下的江山,本该是自己的女儿享受,如今却为他人做了嫁衣。

白慕雅对着眼前的照片嗤笑一声,只觉得照片上的人当真是可怜又可悲,当初千挑万选,竟也选了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男人。

“小雅,你妹妹喜欢你那个房间,最近就先委屈你住一下客房,过几天我就让人过来翻装一下,就按照你之前喜欢的风格……”

看着旁边笑得一点也不自然,明明不想看到她却还要假装慈爱的爸爸,白慕雅扯了扯嘴角,进了一旁的客房。

现在,她还不能离开白家,要走也将妈妈带走。

这一趟有些累,白慕雅躺在床上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晨,还未睡醒便直接被人泼了一盆冷水,惊得她从床上跳了起来,看着怨气满满站在她床边手里还拿着盆的白雪,白慕雅也不生气,随手拿起一旁的浴巾擦了一下自己的脸和头发,扯了扯嘴角,什么也没说。

看着她这懒洋洋软绵绵也不生气的样子,白雪却是一肚子的火气,“我知道你在报复我,可是我也想告诉你,你最好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你不过就是白家一个多余的人,白家没有你我们会过得更好,可是你若是回来,就会让所有人都不高兴。”

“你现在少给我装一副软弱可欺委屈巴巴的样子,你什么嘴脸我一清二楚,你想要从我手里把顾稀抢走,想把白家夺回去,我告诉你,你就是在做梦!你那个贱人妈妈已经死了,你再也没有理由待在白家,你别忘了,现在住在这间房子里的是我的爸爸妈妈,是我们一家人,你就是个贱人……”

听着这些句句戳心窝子的话,看着白雪这副理所应当的样子,白慕雅将浴巾随手丢在一旁,姣好的面容微微透着红色,目光却是从方才的慷懒变为凌厉,抬手一耳光甩过去,白雪哪里想到如今的白慕雅竟有这个胆子,丝毫没有防备的她就这么受了这一耳光瘫坐在地上,捂着已经开始有些肿胀的脸。

“这一耳光是在提醒你,这个家原本姓什么,谁才是多余的人,谁的母亲才是不要脸的第三者。”

语毕,伸手捏住白雪的下巴,“人应该有自知之明,你们现在所吃的每一口饭,喝的每一口水,都是我妈施舍给你们的,你最好给我记住。”

“白慕雅,你别以为顾稀会看上你,你就是个不知廉耻的贱人,这个家没人会接纳你,你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肉我吃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抬手,又是一耳光扇下去,抬脚,又是一脚踢在白雪胸口上,丝毫没有留半分情。

从前,她也曾温柔懂事,试着去接纳这些外来之人,想着还有个家就好,可是这些人贪心不足,处处将她逼到绝境,让她在那种地方工作了三年……

这三年,她活得生不如死,现如今看到白家这般境地,她比谁都高兴。

顾稀,她是碰过了,可是这些人又能将她怎么样?

第12章 对自己的妹夫下手?

“你这个祸害,你居然敢跟我抢顾稀……”

说到顾稀,白雪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扎着想要抓白慕雅的脸,可是白慕雅占据主导地位,直接一个反手把她摔在地上,踩在脚底下。

“你肯定以为顾稀是个相貌丑陋,品行恶劣的暴发户吧!我告诉你,他生得好看又知情知趣,温柔体贴又家财万贯,你错过,当真是可惜了……”

白慕雅笑容满面,似乎还在回味着和顾稀发生的一切,白雪咬牙切齿,恨不得挣脱起来掐死白慕雅。

“白慕雅,你干什么?”

许是听到声音,白瞿和陈莲赶忙跑了过来,看着乱成一团的客房,白慕雅的床正滴着水,她整个人湿哒哒的将白雪踩在脚底下,目光凶狠,嘴角却挂着得意的笑。

“混账,你这是要掐死你妹妹吗?”

白雪最近做出那等不知羞耻的事情,白瞿也正生她的气,所以冷落了她一天,可是现在看到她被白慕雅这么打,自然也是心疼的,赶紧上前一把将白慕雅推开。

白慕雅被推得后退了几步,撞在了一旁的柜子上,腿上立即青了一块。

“慕雅,我们知道你刚回来心情不好,当初的确是我们对不起你,可是雪儿再怎么说也是你妹妹,你怎么可以要她性命?”

陈莲看着自己女儿这副模样,两眼恶狠狠的看着白慕雅,只是奈何如今白老爷子还在家中,对白慕雅还有几分疼爱,她不敢说话太重。

白瞿亦是看着白慕雅双目泛着冷光,若不是自己的亲身骨肉,怕是早就掐死她了。

“爸爸一上来就只知道责问我,怎么就没有想想妹妹做了什么?今天是我回到白家的第一天就被泼了冷水,父亲这副模样,不知道的传出去,还以为是你授意的呢!毕竟抢了亡妻的财产,养小三和私生女,还虐待亡妻之女,可不是什么好新闻。”

白慕雅看白瞿的目光里没有半丝委屈,有的只是不甘和隐忍。

“你……”

“我?爸爸还想我说什么?三年前,我妈死了还没一个月你就把这个女人和她女儿接回来,这一住就是三年,而我呢?你关心我这三年是怎么过的吗?三年前,仅凭着别人几句流言蜚语你就将我赶出家门,如今白雪和这么多人鬼混证据确凿你怎么就舍不得让她滚出去?天底下,怎会有你这种父亲。”

白慕雅言之凿凿,半点没有给白瞿颜面,说得他面色通红,不知如何反驳。

当初温柔听话的女儿,出去三年之后不仅胆大包天,说话做事更是毫不拖泥带水,若不是这张脸,白瞿甚至有些怀疑,这是不是白慕雅。

“你们出去。”

白家老爷子白鸣不知何时站在了众人身后,看着白慕雅一言一行,最终沉声道。

“爸……你看她……”

“本该就是你先对不起她们母女,没有尽到一个做丈夫和父亲的责任,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让人家听你的话?给我出去。”

白鸣看向白瞿的脸上满是失望,他如何也想不到,过了这么久,他的儿子竟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千方百计将白慕雅骗回来,想必也没什么好事。

“姐姐,我们平日里的确有些磕磕碰碰,可是你身为我的姐姐,也不该对自己的妹夫下手吧。”

白雪自知自己不得老爷子喜欢,为了不受老爷子责怪,只能把罪过都推到白慕雅身上。

白慕雅却只是冷哼一声,二话不说冲上去推开陈莲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白雪一耳光,众人一惊,怎么也想不到现在的白慕寻这般彪悍,不将白瞿放在眼里就算了,就连白老爷子的面子都不给,当着他老人家的面打人,难不成还想再被赶出去一次吗?

“我这一耳光是为了告诉你,这不是你装委屈可怜,随口栽赃的地方,白家有我这么一个私生活混乱的女儿已经够了,你可千万别有样学样,下次出去乱搞男女关系的时候眼睛放亮点,别再被人拍到了,连我一起被人议论。”

“还有,你自己的未婚夫是被你自己气走的,和我没什么关系,别以后自己出点问题就随口怪在别人身上,总归是你长得丑又爱作怪留不住别人。”

语毕,白慕雅拍拍身上湿哒哒的睡衣,转身进了浴室,不再理会其他人。

“白瞿,你看看你的好女儿。”

陈莲原本想冲上去教训白慕雅,可是奈何老爷子还在,不敢随意动手,只能看着白瞿满脸的埋怨。

“想要留在白家就好好看着白雪,她如果再惹出那种新闻,我就亲自打断她的腿,让她这辈子都离不开家门一步。”

陈莲是什么样的人,老爷子心里跟明镜一般,冷冷道了一声转身离开。

“白瞿,你就让你家老爷子这么骑在我们母女头上到什么时候……”

陈莲气得瑟瑟发抖,看着自己女儿已经肿起来的脸,心疼不已。

而白雪从小锦衣玉食,哪里受过这种委屈,此刻已经吓得躲在陈莲怀里,哪敢再多说一句话。

听外面陈莲的声音越来越小,白慕雅这才打开淋浴开关,将自己全身上下冲洗一遍才换上新的睡衣走出房门。

“这下,你该消气了吧?”

老爷子的声音传来,白慕雅抬头,他坐在房间的沙发上,面前放着一个医药箱,此刻正打开着,最上端赫然放着一瓶创伤药。

白慕雅却并未拿起桌上的药,而是安静坐在老爷子对面,动作流利的泡了一壶茶水,给老爷子倒上一杯之后这才抬头看向他,“爷爷不是也挺高兴的吗?”

“自上次你离开已经过去三年,你三年不回家,一回家就把家里闹得鸡犬不宁,我怎么高兴得起来?”

老爷子的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白慕雅,看她如今做事不慌不忙,淡然稳重,心中莫名有些难过。

说来她也不过二十五岁,大学毕业之后便被陈莲设计赶出白家,从此销声匿迹,没有再问白家要过一分钱,家里帮忙做事的阿姨无意间提一句大小姐便会被陈莲打发走,久而久之,也就没人会记得白家还有一个出走的大小姐了。

契约婚妻难招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契约婚妻难招架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契约婚妻难招架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