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以符证道简正风结局完整全文

来源:zzy 作者:左夜 时间:2020-03-27 13:18:12 主角:简正风

以符证道简正风结局完整全文

以符证道简正风

左夜小说作品《以符证道》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心苦神君

老者哭笑不得,他发出一声叹息,为的是给天朗真人师徒准备后事的最后通牒,只要简正风敢摘下这最后一颗果子吃下去,他就会以雷霆万钧之势灭杀这个小子,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是简正风竟然把这最后一颗地参果丢给了他。

这孩子是缺心眼儿?不像啊,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精灵剔透的样子,应该不傻,不过他明知到这是地参果,为什么要送给自己?这里面大有文章。

老者上下抛动着地参果说道:“你认识老夫?”

老者唯一能够想到的原因就是这个,这看起来很聪明的小子一定是听说过自己的名头,更有可能透过这身装扮认出了自己,因此他假痴不癫的卖好。

简正风撇嘴摇头,老者恍然间来到了简正风面前,声色俱厉地问道:“你真没听过?说话。”

老者的声音直接灌注在简正风的脑海中,那声音彷彿拥有着魔力,让人兴不起撒谎的念头。

简正风肯定地回答道:“没有,我师父从不和我说外面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你老人家高姓大名?”

老者要简正风开口,因为他有一门冷僻的测谎术,透过一个人的声音就可以判断出是否撒谎。

简正风回答了,而且的确没有撒谎,老者迷惑了,不知道自己的来历,却如此大方地送给自己一颗地参果,这小子脑子有问题?

老者举起地参果来到简正风面前问道:“不认识我,还送出如此珍贵的礼物?”

简正风理直气壮地说道:“我送出了几十颗,好东西不能独吞,否则就要遭人恨了。”

老者呆住了,好东西不能独吞,否则就要遭人恨。道理的确是这样,问题是谁会把好东西公诸于众,那不是傻到家了吗?

老者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简正风良久说道:“给我一个你脑子没问题的证据,老夫帮你解决一个麻烦。”

简正风心中狂喜,环绕璀璨金莲的大能开口许下的人情,这可绝不能错过,简正风举起右手,食指凌空徐徐画出一道取火符,然后简正风轻轻弹指,烈焰凭空涌现。

简正风老气横秋地说道:“老人家,不是每件事情一定要有理由,我看你顺眼,所以送你一颗地参果,而且我可以绘制神符,您认为我还有什么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吗?”

凭空书符,这一手明显把老者震撼住了,炼气期的小毛孩子竟然能够凭空书符,这真是天朗真人的徒弟?天朗真人自己也做不到这点啊。

老者的脑子飞快转着,这时远远地听到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喊道:“大师兄,大师兄,给你一个好东西。”

邓正虎给狂奔而来,来到简正风面前双手托着一杆金色狼毫毛笔说道:“这是我师父给你寻找到的礼物,我师父说早就想回报你送的地参果,搜寻了数十日,终于找到拿得出手的礼物了。”

邓正虎极为兴奋,师父拿出礼物馈赠简正风,邓正虎觉得极有面子,他一连气说了一大堆,根本没有理会站在简正风面前的老者。

简正风微笑接过狼毫毛笔说道:“让天莽师叔费心了。”

邓正虎大咧咧地说道:“我师父说这杆奎金狼毫毛笔,可以让你书写灵符的时候事半功倍。呃,原来最后一个地参果送给这个老人家了,也好,这个老人家衣衫褴褛的看着太可怜了,拿出去卖掉地参果,可以让他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了。”

简正风险些憋出内伤,区区一颗地参果让一个游戏风尘的大能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也只有邓正虎这个家伙才能说出这种话,不过这句话杀伤力明显很大,简正风看到老者的神色怪异到了极点。

简正风捂着嘴咳嗽一声,低声说道:“别胡说,这个老人家应该有不错的实力,方纔他如何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我根本就没看到,实力应该与家师相仿。”

邓正虎瞪圆了眼睛说道:“不错的实力,他身上怎么没有灵气波动。再说既然是修行人,怎么可以随便跑进我们一道宗。”

简正风心中苦笑,怕的就是这个,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一道宗,这就足以证明这个老头实力不凡,邓正虎的脑筋转得实在太慢了。

简正风说道:“我要吃下最后一颗果子,这个老人家便凄凉的长叹,我听得于心不忍,索性送给他了。”

邓正虎怒气冲冲地说道:“给咱们一道宗的人分享也就罢了,凭什么给外人?大师兄,不能做滥好人,你这个脾气得改,这样下去不行啊。”

邓正虎心思纯朴,加上简正风唱做俱佳,老者对简正风的怀疑消除了,看来这对师兄弟非常质朴,而且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年不是个小气的孩子,他说好东西不能独吞,应该是发自内心,要不然那个纯朴的大个子也不会如此恼怒。

老者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看着天朗道人闭关的方向说道:“狼崽子,看在你徒弟的面上,老夫饶你一次,你也不用在狗洞里面精心准备了。

这次凌云庄求我出面,老夫本打算把吃下地参果的人全部灭杀。不过这最后一颗地参果老夫决定吃下去,总不能辜负这个孩子的一番好意。今后你规矩点儿,也不要忌恨凌云庄,就这样。”

简正风没有看到老者移动身体,老者已经出现在地参果树前,老者抓住树干对简正风点点头,就那样带着地参果树凭空消失了。

简正风和邓正虎摆出同样呆若木鸡的样子看着老者最后出现的地方,邓正虎是真的被吓呆了,简正风则是在模仿邓正虎,他担心老者没有离开,而是躲在暗中窥视自己。

简正风赌对了,老者根本没有远走,当他看到简正风“瞠目结舌”的样子,老者心中颇为满意。这是个不错的孩子,天朗道人能够培养出这样质朴善良的弟子简直就是没天理了。

老者消失了许久,简正风如梦初醒般说道:“我的天娘,虎子,掐我一把。”

邓正虎听话在的简正风胳膊上扭了一把,简正风痛叫出声,天朗道人闭关的大门打开了,脸色苍白到极点的天朗道人心有余悸的走出来,烦躁地对邓正虎挥挥手,邓正虎仓皇离开。

简正风恐惧地说道:“师父,那个老头说话对您大不敬,今后弟子再遇到他,一定会讨个说法。”

天朗道人摸了摸简正风的发髻说道:“不要胡说,你知道他是谁吗?”

简正风配合地摇头,他的确不知道,天朗道人心有余悸地说道:“心苦神君,不要说为师,就算你师爷爷活着,见到他也要逃之夭夭,呼!为师还以为在劫难逃了呢。狗娘养的凌云庄,竟然请出这个老东西找场子。”

简正风打个哆嗦,师爷爷是元婴后期的巅峰高手,能够让师爷爷逃之夭夭的老怪物,果然讨个说法的牛皮大话今后不能再说了,反正简正风也知道自己没那个勇气,这样说不过是让师父心里痛快点儿。

天朗道人郁闷地叹息说道:“你自做主张地把地参果送给师叔伯们,为师本来很是心痛,现在看来你做对了,

这三天来他一直在暗中窥视你,也是在给为师制造心里压力,心苦神君手段狠辣,他想要杀的人绝对不会痛快死去,为师屡次想要逃走,却总是提不起勇气。

按照心苦神君的习性,他公开出现的时候,就是痛下杀手的时刻,若不是你送给心苦神君一颗地参果,为师的命就没了。”

简正风心中一阵苦涩,师父是为了自己才抢夺地参果树,结果险些遭遇杀身之祸,说起来根源还在自己身上。

简正风动情地说道:“师父,弟子一定要强大起来,若是弟子能够写出道符,师父就不会受今日这种羞辱,您受委屈,弟子心如刀割。”

天朗道人在简正风肩膀上用力拍了一掌说道:“咱们爷们之间不说废话,你即将突破炼气十三层,为师早就准备了数十颗筑基丹,必然让你成功筑基。记住,实力是透过水磨工夫而来,因此为师才不让你服用灵丹。

投机取巧只能一时奏效,却会变成日后踏上强者之路的绊脚石。地参果则不同,那不会增长实力,只会不断扩张你的经脉,因此这才是对你最适合的。”

简正风说道:“弟子明白,生长迅速的草木无法成为参天大树,弟子从未忘记师父的教导,但是师父,弟子不希望您老人家再冒险。”

天朗道人点点头,这次教训太深刻了,凌云庄请来心苦神君报仇,这一下子就足以让天朗道人数十年内不敢胡作妄为。

以前天朗道人不是没有遇到过麻烦,依仗三清玄门的庇护,天朗道人有惊无险的度过,这次把凌云庄得罪的狠了,凌云庄肯定是不惜代价请来了心苦神君出面,要把所有吃下地参果的人全部杀死。

就算心苦神君真的这样做了,三清玄门最多也就是找心苦神君报仇,而无法对凌云庄出手,毕竟天朗真人抢夺灵树在先,凌云庄请人报复也属于情理之中。

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人敢对凌云庄下手,只怕里面有很多的幕后因素,了解内情的人就不会胡作非为,天朗真人这次知道怕了。

第11章 研究灵符

天朗真人平息了心情说道:“你太素师叔留下的太白金精符记下了没有?为师估计很快太白金精符就要送出去了,你可不能大意。”

简正风说道:“弟子已经把如何书写道符的诀窍写下来了,就等着师父放进项链坠子里面,而且最近弟子天天阅读符籙方面的道书,颇有心得。弟子已经可以凌空画符,天莽师叔方纔还让虎子还送给我一杆毛笔,弟子的信心越来越大。”

简正风没有吹嘘,他在这九十几天的时间除了修行之外,全部的时间都用来阅读符籙方面的书籍了,能够书写灵符之后,简正风把以前阅读道藏汲取的知识和实践联系在了一起,对于符籙方面的见解自然一日千里。

依然躲在远方窥视这对师徒的心苦神君那双看似昏花的双眼暴射精光,书写道符的诀窍?那岂不是说破解了太白金精符之谜?等到实力到了,书写道符自然水到渠成?

难道这个少年真的是天纵奇才?太白金精符是道符,不折不扣的道符,除了极少数的一些老怪物,还没听说谁能够破解道符。

心苦神君在一道宗偷窥了三日,已经摸清楚了人员构成和大致的实力情况,而简正风除了修行之外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读书,心苦神君做梦也想不到这个爱读书的小家伙是符道奇才。

今天见到简正风仅仅是炼气期便能够凌空书写灵符,而且这对师徒是在私下聊天谈起道符的事情,根本没有吹牛的必要,心苦神君的心痒了起来。

要不要抢过来?若是自己掌握了书写道符之秘,那岂不是如虎添翼?心苦神君跃跃欲试。

简正风继续说道:“如果没有师父指点迷津,弟子绝不可能达到今日之成就,弟子想给师父写几道神符防身。”

天朗真人欣然,飞鹤老人的神符颇为不凡,和敌人战斗的时候丢出大把神符,配合自己的法宝,必然可以收到奇效。

即将出手抢人的心苦神君停住了,简正风是受到了天朗真人的指点才有了今日之成就,若是自己抢走了简正风,他可没办法在这方面指点如此妖孽的天才,要不然先留着不动,让天朗道人继续栽培他?

回到房间,天朗真人取出添加了灵兽血液的硃砂和特制的空白符籙,伸手按在了简正风后背,简正风提笔便写。

那两道神符深深铭记在简正风脑海之中,这些日子除了翻阅符籙方面的道书,剩下的时间简正风就在思索符籙之间的各种联系,隐约中简正风逐渐摸索到了神符的奥秘,而不是简单的照抄照搬。

有天朗真人雄浑的真元,简正风下笔如有神,二十几个呼吸之后,一道千鹤符绘制了出来。

这还是简正风第一次在空白符籙上书写神符,而不是凌空书符,有了奎金狼毫笔简正风感觉真气输出的时候顺畅了三成以上,显然天莽道人耗费近百日搜罗到的这杆毛笔是上等的法器。

法器是简正风能够使用的极限,一直可以使用到筑基期巅峰,至于法宝则至少也需要筑基五重以上的道人才能使用。

使用灵笔硃砂书写符籙,比用手指凌空书写轻松得多,简正风书写了第一道神符之后,稍稍休息,立刻开始书写鹤鸣符。

鹤鸣符之后依然是千鹤符,简正风还不知道天朗真人的真元消逝得有多快,第四道神符完成之后,天朗真人的额头已经见汗,而简正风心无旁骛地依然继续写下去。

天朗真心中自我吹嘘号称横扫金丹无敌,他的确有这个底气,如果是换作天素真人,三道神符之后他的真元便要枯竭了,而天朗真人足足坚持了五道神符。

见到简正风意犹未尽的要继续写下去,天朗真人收回手说道:“为师的真元已经见底了。”

简正风失望地说道:“这么快?”

天朗真人老脸一红,怪只能怪神符太消耗真元,而且简正风根本不给天朗真人回气的机会,一张神符接一张神符的连续不断,天朗真人承受不起了。

简正风看到师父脸色尴尬,他急忙说道:“师父重伤初愈,正应该好好休息,弟子鲁莽了。”

天朗真人满意离开,简正风得到了奎金狼毫笔,还有如此多的空白符籙,正好是验证心中所想的大好时机,因此他苦思片刻,提笔继续书写灵符。

天朗真人一扫被心苦神君威逼三天的郁闷,拈着五道神符回到了自己闭关的地方,刚刚打开房门,就看到心苦神君坐在自己日常打坐的蒲团上。

天朗真人的胆几乎吓裂了,他向后退了半步之后硬生生地止住脚步,他知道心苦神君若是要出手,自己根本无法逃脱,但是天朗真人也绝不会坐以待毙,五道神符加上自爆法宝,说不定可以赢得喘息之机。

心苦神君指了指面前说道:“你收了一个不错的徒弟。”

天朗真人心中豁然开朗,这个老不死的家伙肯定是一直在偷听自己师徒的交谈,坏了,这个老东西不会是要抢自己的徒弟吧。

天朗真人眉毛倒竖,心苦神君轻描淡写地说道:“敢在老夫面前横眉立目,狼崽子,你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

天朗真人心头飞快转着各种念头,旋即微微躬身说道:“谢过前辈不杀之恩。”

心苦神君漫不经心地说道:“那是看在你徒弟的面上,不用谢。现在老夫私下里和你会面,为的是不影响你在令徒心中的地位,保全你的颜面。”

天朗真人开门见山地说道:“前辈是否有用到小徒的地方?”

心苦神君说道:“老夫发现一处仙人遗府,因为一道千幻归真符阻滞不得其门而入,你徒弟若是到了金丹期,便有资格随老夫前往,你可愿意?”

天朗真人心花怒放,心苦神君不是要抢夺自己的徒弟,只是借用,还是到了金丹期之后借用,而且仙人遗府意味着只要从中分一杯羹,便受益无穷,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喜讯。

天朗真人低着头说道:“晚辈一定殚精竭虑培养小徒,令其在符道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心苦神君不担心天朗真人反悔,能够为心苦神君效力,这是天大的荣幸,况且天朗真人如果不傻,就会明白此行必然大有好处。

心苦神君站起来说道:“老夫从不占人便宜,这本《九玄鱼龙变》送给你,领悟其中奥妙,碎丹成婴轻而易举,况且这里面有一门攻守兼备的道术,可以让你在元婴期横行一时。”

天朗真人彻底放心了,心苦神君不抢走自己的徒弟就好,只是碎丹成婴的方法,天朗真人已经掌握了,《九玄鱼龙变》不过是锦上添花,天朗真人有能力私秘地夺到了四大奇书之一的《大道藏》,对于别的秘籍并不是很瞧得起。

一枚玉简丢给天朗真人,心苦神君化作流光消失了,是玉简而不是道书,天朗真人心中对《九玄鱼龙变》稍稍重视起来。

寻常的秘籍大部分是用书籍记载,只有一些特殊的功法需要用玉简来传承,书写玉简需要耗费极大的神念,而只要玉简被人阅读,里面的神念就会散掉,也就是说玉简里面的内容只能让一个人使用念力阅读。

天朗真人把玉简贴在眉心,注入了自己的念力,在念力投入进去之后,天朗真人的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

简正风笔走龙蛇,一张张灵符绘制出来放在一边,简正风不时地拿起自己画出的灵符冥思苦想,过了片刻丢下继续书符。

灵符分九品,一品的取火符、化雾符、引水符……二品的火球符、风刃符、金刀符……三品的土盾符、神行符……

简正风从一品的灵符开始,增加到二品灵符、三品灵符、四品灵符……他不断地分析着不同品级的灵符之间的联系和区别。

简正风要做的不仅仅是轻松绘制灵符,二是要找出灵符之间共同点和不同点,他是在研究灵符。

一个炼气期的少年,竟然在研究灵符,这种事情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他这么大年纪的少年,正是在师父指引下努力学习绘制灵符的时候,能够把画符的成功率达到五成以上便足以自豪,根本不要奢谈什么研究。

共计九品灵符,分为数百种灵符,简正风阅读符籙方面的道书,找出了一百三十余种灵符的画法,两天的时间,简正风把所有掌握的灵符全部画出了一张,然后把上百张灵符按照五行的种类分别摆放。

品级越高的灵符,上面的灵气波动越强烈,灵符品级增加一品,耗费的灵气和书写难度增加一半。绘制九品灵符耗费的真气和书写的难度超出了一品灵符二十几倍,但是二十几张一品灵符同时释放,杀伤力远远不如一张九品灵符。

绘制一张九品灵符,几乎把简正风的真气消耗大半,但是最难的九品灵符,复杂程度也远远不及神符的一成,更不要说书写神符所需要的海量真气。若是没有金丹期高手的雄浑真元作后盾,简正风根本不可能书写出神符。

如果把两张低品灵符合并在一起呢?风可以助火势,金可以强化土,这里面是不是很有搞头?

简正风拿起一张火球符和一张风刃符,仔细揣摩着两张灵符之间区别,最基础的结构差别不大,区别在于灵气的结点,灵气缠连的位置有差别。

简正风用手指在空中勾画着,时间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一天,简正风依然在冥思苦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素真人来到了他身后,面带微笑地看着认真思索的简正风。

第12章 矮胖少年

几个时辰过去了,简正风嘘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不对,不应该是简单的灵气结点,也不涉及到书写者自身的真气,问题根源应该还是在灵气走势组合上。”

天素真人轻轻咳嗽一声,毫无心理准备的简正风打个哆嗦,转回头发现天素真人满面笑容地看着自己。

天素真人问道:“在研究灵符?”

简正风下意识地点点头,旋即掩饰道:“弟子就是在瞎捉摸,师叔见笑了。”

天素真人说道:“你有大才,师叔本以为那是你的天分,直到今日师叔在你身后站了数个时辰,才明白梅花香自苦寒来,你真的用心了,我的那几个徒弟若是有你一半的毅力,成就远不止此。”

简正风无言以对,天朗真人的声音响起道:“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了?”

天素真人含笑说道:“那两张绘有神符的案几被小弟亲自送到三清玄门,门主和诸位长老们亲自查验,十五日后鹤鸣符消散,十日前绘在沉香木案几上的千鹤符消散。门主让小弟带着正风前往三清玄门,小弟出任长老一事颇有盼头。”

天朗真人带着旋风出现在房间里,一脸鄙夷表情地说道:“区区金丹,就算你出任长老,也是最被人瞧不起的那个,处在一群元婴期高手中间,羞也羞死你了。”

三清玄门底蕴深厚,因为一个长老需要闭百年死关,才空出了一个名额,那个长老恰好曾经是分支门派的宗主。

那个长老若是闭关成功,出来之后必然会成为化神期的神君,三清门主为了讨那个长老欢心,才做出从九个分支门派的宗主中选拔一个新长老,和那群元婴期的长老们并肩而列。

天素真人微笑说道:“小弟不争,长老的位置也会落在别的宗主之手,小弟认为实力还算过得去,成为了长老之后资源丰厚,想必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在话下。”

担任一道宗的宗主多年,天素真人忙于宗门的琐事耽误了修行,他相信自己出任长老之后,不再受俗事拖累,冲击元婴应该很有希望。

天朗真人不阴不阳地说道:“那就祝你鹏程万里了,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别让我徒弟吃亏。”

天素真人说道:“小弟成为长老,谁敢欺负正风?”

天朗真人认可了这个说法,三清玄门九个长老,每个长老分管一摊子事务,位高权重,庇护一个弟子不是问题。

天朗真人掏出三张神符交给简正风说道:“为师要闭关,不送你去三清玄门了,这几张神符留着傍身。”

简正风恋恋不舍地看着师父,天朗真人不由分说地把神符塞给简正风说道:“别婆婆妈妈的,这种东西为师勉强也能画出来,天朗的弟子应该洒脱,滚吧。”

天朗真人转身要离去,又停下脚步说道:“为师绰号独狼,从不受人欺负,别弱了为师的名头。”

天素真人双眼望天,哪有这种混帐师父?当初天朗真人在三清玄门惹出了一大堆麻烦,那个时候他们的师父活着,而且交游广阔,屡屡为天朗真人擦屁股,后来天朗真人的实力见涨,惹的麻烦也越来越大。

幸好他们的师父也化婴成功,因此依然能够保住天朗真人,等到四十年前天朗真人的师父遭劫身死,再也没有人能够保护天朗真人,这直接导致天朗人真被发配到一道宗。

天朗真人胡作非为也就罢了,现在竟然挑唆他的徒弟这样做,问题是谁来保护他啊?天素真人就算能够谋到长老的位置,也承受不起一个惹祸精。

天素真人满嘴苦涩,却又不好说些什么,他带着收拾行装完毕的简正风离开一道宗。路上天素真人隐晦地暗示简正风最好低调一些,三清玄门比不得一道宗,在那里派系斗争严重,惹了麻烦不好收场。

简正风自然领会,他也不想惹麻烦,当然也不想受欺负,能够低调地安心修行就好。

进入一道宗九年,简正风一次也没有下山过,至于回家探亲,那是满十年之后的事情,那个时候要嘛筑基成功风光回家,要嘛担任执事,灰头土脸的每年有一次探亲假。

三清玄门是一道宗的宗主门派,简正风仰慕许久了,实际上一道宗的弟子们没有谁不渴望能够踏入三清玄门,因为那意味着筑基成功,从此身列真正的修道人行列。

没有筑基便进入三清玄门,整个一道宗历史上简正风是唯一的一个,就因为他在符籙一道上有超常的天赋,属于破格提拔。

进入三清玄门,首先要找机会拜访旋几师叔祖,献上太白金精符请求他帮忙谋求天朗真人返回三清玄门,他是简正风祖师爷爷的亲师弟,现在担任长老一职。

天素真人出任长老的机会基本上板上钉钉了,因此他反倒犹豫起来,他不愿意祈求贪财的师叔,因此临时改意,决定让简正风出面送礼。

一道宗距离三清玄门大约一千二百里,天素真人带着简正风驭剑而行,三个时辰之后遥遥望见了三清玄门所在的三清山。

天素真人自己飞行,一千二百里路不过是两个时辰的事情,带着简正风同行,天素真人担心他承受不起凛冽的罡风,因此特地放缓了速度。

来到山门前,值守的年轻道人躬身行礼,值守山门不是谁都能够担任,必须有眼光,还要气质出众,这是整个门派的脸面。

简正风打量着那两个值守山门的道人,筑基期,而且应该是五六重以上境界的高手。他们身上的光芒很强,比一道宗的天秀师叔相差不远,天秀道人是筑基八重境界。

根据一道宗弟子们的传言,除了宗主之外,九大分支门派的成员大部分是在三清玄门不得志的修道人,他们或是自愿落得清静,或是被三清玄门发配到分支门派。

因此一道宗的成员良莠不齐,有天朗真人这种金丹巅峰的高手,也有筑基期的成员。

天素真人很喜欢三清玄门,这是他生活多年的地方,挖掘出简正风这个人才,能够风光返回三清玄门,还能得到长老的职位,天素真人满心欢喜。进入山门之后不断地给简正风讲解各处风景的典故和来历,让简正风大开眼界。

进入三清玄门之后,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不可以飞行,只能规规矩矩地步行前进,天素真人带着简正风走了一个多时辰,来到了一座古拙典雅的大殿前。

天素真人叮嘱简正风在这里等候,他迈步走进大殿去通报了,简正风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即将拜见三清玄门的门主,这带给了简正风不小的压力。

简正风正在翘首以待,一阵声音略显稚嫩的欢笑声从远方传来,简正风目不斜视地看着自己的脚尖,等待着天素真人传唤。

笑声越来越近,而且笑声颇为放肆,简正风反覆告诉自己,发出这种嚣张笑声的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点儿涵养也没有,肯定是没家教的野孩子。

几个穿着灰布道袍的少年发现了简正风,他们几个一边说笑着一边经过简正风的身边,突然有一个矮胖的少年停下脚步,无力地从后面踢了简正风一下说道:“小子,哪来的?犯了什么错?说给道爷听听。”

三清玄门每个十年也开一次山门,和九大分支门派一样,不过三清玄门招收弟子的标准更高,每届最多也就是招收三十多个弟子。

三清玄门招收的弟子,自以为身份不同,对于九大分支门派颇为瞧不起,他们几个见到简正风陌生,还穿着炼气期弟子的灰布道袍,他们立刻认定这是哪个分支门派的弟子闯了祸,在这里等待接受处罚。

简正风头也不回地说道:“一道宗,我没犯错。”

矮胖少年绕到了简正风面前,挽起袖子说道:“嘴还挺硬的,没犯错你来这里干什么?肯定是你触犯了门规却执迷不悟,你和本门之耻独狼有得一拼。”

简正风初来乍到,天素真人还叮嘱过要低调,简正风自然决定忍气吞声,被人踹两脚就当被狗咬了,反正也不疼,但是听到本门之耻独狼,简正风的呼吸粗重起来。

矮胖少年察觉到了简正风的情绪异常,他嚣张地大笑说道:“嗨!嗨!你们几个看看,他这样子像不像一只发怒的癞蛤蟆?”

矮胖少年来到了简正风面前,看到简正风面如冠玉,黑亮长眉斜飞入鬓,俨然是一个俊朗的美少年,矮胖少年心中嫉妒,言语更加地放肆,彷彿狠狠打击简正风就能够让他挽回在容貌上的劣势。

简正风吸口气说道:“你说谁是本门之耻?”

矮胖少年戳着简正风的胸口说道:“轮不到你,你还不配,听到没有?只有独狼道人那个狼崽子才称得上本门之……”

“啪!”

忍无可忍的简正风扬手一个嘴巴抽过去,矮胖少年没想到一个戴罪之身的分支门派弟子也敢动手,大意之下被耳光抽得结结实实,矮胖少年的脸颊顿时肿起来。

矮胖少年被这个耳光打懵了,他反应过来之后怒吼道:“我宰了你。”

矮胖少年翻手抽出长剑,雪亮的长剑带着寒光刺向简正风,简正风没有和人打架的经验,就连切磋的机会也没有,这九年他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读书。

当耳光抽过去,简正风就防备到了矮胖少年报复,他向后疾退,同时一大叠灵符出现在手中。

以符证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以符证道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以符证道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