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夏凉俞启炤小说免费阅读全本完结by彩墨

来源:WXB 作者:彩墨 时间:2020-03-27 11:23:48 主角:夏凉俞启炤

夏凉俞启炤小说免费阅读全本完结by彩墨

爱你成殇夏凉俞启炤

爱你成殇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章 孩子

凌乱不堪的房间,衣不蔽体的女子疲惫的斜躺在床边,青青紫紫的痕迹在身上清晰可见,空气里还残留着旖旎的气息。

夏凉像是被人随意扔弃的洋娃娃,精致又憔悴让人心生爱怜。

可她等来的是一块冰冷的湿毛巾狠狠的朝脸上砸过来,“啪嗒”一声闷响,伴随着俞启炤嫌弃又不耐烦的嗓音:“别给我装死,要死也别死在我这里!”

俞启炤刚洗完澡,用毛巾随意擦了擦头发,出来看到夏凉这幅模样,只觉得她矫情,在装,于是毫不留情把擦了湿头发的毛巾扔到她脸上。

夏凉的四肢像是被卡车重重碾压过一般,光是举起胳膊拿走脸上的湿毛巾就已经足够吃力,撑起手臂试了两次才从床上坐起来,身上哪哪都疼。

俞启炤对她向来都是发泄和报复,怎么让她痛就怎么来。

这一年来,无一例外。

她的嗓音嘶哑,低声祈求说:“启炤…………我好疼啊…………可不可以让我留下来休息一会?”

手臂一软,她又重新倒回到床上。

身上传来一股被撕裂般的疼痛。

头顶上传来俞启炤想也没想的拒绝:“不可以!”

没等她再强撑起身体,俞启炤就上前来把她从床上拽了起来,像是拎小鸡一样轻而易举的就把她拎起来。

他冷冷的开口:“夏凉,你少装,这个戏码还没演够?”

“咳咳…………”她被俞启炤拽得生疼,说话变得很艰难:“启…………”

还没喊完,她就被俞启炤整个人扔在地板上,“咚”的一声,她这次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俞启炤对她的恶劣一贯如此,她的所有痛苦在他眼里都是在惺惺作态。

他蹲下,似是嫌弃般没有碰触到她,冷冽的开口警告:“一个小时内你没自己从这里滚出去,我不介意让人把你扔出去。”

夏凉摔在地板上震的整个五脏六腑都疼,耳旁俞启炤的话盘旋了两圈后才听清楚。

她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俞启炤果真从来不会对她有一丝的手软,不是吗?

她说不出来话,只觉得身体里的某股力量正在流失,逐渐抽空的感觉。

除了痛,没有了别的感受。

她是真的痛,可是俞启炤不信,说她装。

在他的眼里,她从来不是个好人,所以他连一丁点的善意也不肯施舍给她。

意识正在涣散,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俞启炤毫不留情转身的背影。

“启炤…………”她想叫住他,对他还抱有奢望。

最终眼前一片漆黑。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一片刺目的白,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消毒水味道。

她在医院。

安静的病房里能够听到看护器的嘀嗒声。

夏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送来的医院,是俞启炤吗?

正当她这样想的时候,病房门被人大力的推开,根本没在意此时病床上躺着的人是否还在睡,紧接着是“砰”的一声被重重关上。

震的似乎墙面都在颤抖。

这个熟悉的关门声,还有这夹杂着愤怒的脚步声,夏凉不陌生。

俞启炤单手拽着她的领口就把她从病床上拽了起来:“夏凉,你要脸么?”

他厉声质问和迎面而来的愤怒让夏凉不解,她蹙紧了眉心,想让他松手。

俞启炤没给她反应的时间,继续吼道:“我的孩子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生?”

话音落下,俞启炤松开手,夏凉的身体像是片枯叶一般从他手里滑落。

“…………孩子?”夏凉捕捉到俞启炤话里的关键词,伸手抚上了自己腹部的位置,眼神微亮,望向俞启炤,不可思议的问:“你是说…………我们有孩子了?”

俞启炤看到夏凉眼中的欣喜和意外,心下厌恶不已,心想这个女人装上瘾了。

“启炤…………我有孩子了?”夏凉伸手拉住俞启炤的衣角,虚弱的求证道。

俞启炤鄙夷的避开她的碰触,嘴角紧绷,表情冷酷, 一言不发的打量着她。

像是居高临下的王者在观摩一场表演。

他冷笑一声后,轻轻的俯身,凑近她半分,回答说:“夏凉,没错,你有孩子了。”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夏凉没去思考俞启炤语气里不正常的温柔,苍白的小脸上扬起笑意:“有孩子了。”

她要当妈妈了。

这是她和俞启炤的孩子。

俞启炤看着她眼睛里的喜悦,对他而言,那是他想方设法想要毁灭的东西。

他也扬起了嘴角,只是他的笑意却是薄凉的,残忍至极的。

他抬起她的下颚,生生掐灭她眼中的那抹光亮:“你放心,很快就没有了。”

第2章 打掉

“不要!”

“不…………”

“启炤…………不要…………”

“不要打掉我们的孩子…………”

病房里,夏凉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无助的响起,她从病床上挣扎下来,大冬天连鞋也没穿,手背上留有被针头拉扯出的一条长长血痕,她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头发凌乱,情绪崩溃。

可是无论她怎么哭喊和恳求,俞启炤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医生和护士见夏凉情绪这么激动根本不肯有配合,这样的场面他们也不由得伤脑筋。

“俞总。”医生看向俞启炤,想要得到他的态度,看是不是尊重女方的意愿不做流产手术。

俞启炤眯着眼朝夏凉望去,后者捂着自己的肚子已经躲进了墙角。

狼狈不堪的模样像极了一个疯子。

俞启炤皱眉,开口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我说的难道还不清楚?”

他的意思是做流产手术,今天现在立即马上。

俞启炤一句话把夏凉打进了万丈深渊,还是那种上一秒就已经看到了曙光,而后被推进的滋味。

夏凉哭着摇头:“不要…………我不要打掉孩子…………”

病房门口传来两声富有节奏的敲门声,然后轻轻的被推开。

房内僵持又生冷的氛围被进来的这个人中断,就连俞启炤的眉眼都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柔软了下来。

“瑶溪。”俞启炤的声音也有了温度。

赵瑶溪朝他粲然一笑,清甜的叫了一声:“启炤哥。”

赵瑶溪奔进了俞启炤的怀里,而俞启炤也自发的张开双臂将她搂进怀里:“你怎么来了?”

赵瑶溪的声音有点埋怨:“上班都一个小时了你都还没来,我就打电话去你家里,管家说你来了医院。”

俞启炤点了下头。

赵瑶溪的视线这才落在了角落里夏凉的身上,见夏凉这副模样,赵瑶溪微微受惊,问:“启炤哥,怎么了?”

俞启炤冷冷的扫了夏凉一眼后,轻拍了拍赵瑶溪的肩:“小事。”

对他来说,杀死他们的孩子是件小事。

夏凉不敢置信,俞启炤居然能够残忍到这个地步。

俞启炤又给了医生一个眼神示意,医生和护士明白后立即朝夏凉走过来,强行遏制住她挣扎的手臂。

本就腥红的双眼此时让夏凉看上去有几分狰狞,但是她甩不开紧紧抓住她的手。

“我不要…………”她的嗓音严重变调,像是老旧的唱片。

俞启炤无动于衷:“由不得你。”

夏凉摇头,但是单薄的身躯根本抵不过两个人的拉拽,她被强行往病房门口拖。

眼看就要走到门口,夏凉身体里突然窜出一股逃生般的力气,挣脱掉了束缚,跌跌撞撞的摔在俞启炤的腿边,颤抖的双手拉住他的裤脚:“启炤…………不要打掉我们的孩子,求你了…………”

她几乎就要给他跪下。

俞启炤把脚从她毫无血色的指尖里挣脱出来,决绝的说:“你有什么资格求我?当初你害死瑶溪的孩子时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一天?”

“我告诉你,夏凉,你没有资格。”俞启炤一字一句的说道。

夏凉跪着朝他趋近,再度拉上他的裤腿,摇头解释说:“我没有害死她的孩子…………没有…………那个孩子也不是你的…………那天晚上…………”

“——啊”一声凄惨的呼声划破病房内稀薄的空气。

话还没说完,夏凉的话就被俞启炤的一个巴掌狠狠打断,她整个人被打倒在地上,嘴角很快就泛起血腥味。

她下意识的摸自己的肚子,那里传来微微的阵痛。

头顶上传来俞启炤怒不可遏的讥讽:“还真是什么鬼话都能说出口。”

“夏凉,你别恶心我了。”

“还想生下我的孩子?做梦!”

说完,俞启炤搂着赵瑶溪就转身走出了病房,再没看夏凉一眼。

夏凉爬不动,手指颤抖着朝俞启炤的背影伸出…………

终究还是没有回头。

她连最后求他改变决定的机会都没有了。

绝望的眼泪从眼眶滑落,心痛欲裂。

原来,爱一个人会这么痛苦?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医生和护士把带进了手术室,她听到他们低声在交谈。

“准备打麻醉。”

“她刚刚小产过,再打麻醉不好吧?”

“俞总说只要把孩子打了就行。”

……………………

话音逐渐飘远,夏凉睁眼看着头顶的灯,那么亮,可她还是觉得所看到的前方是一片黑暗。

她听到耳旁医生活动手术刀的声音,害怕极了。

可她更害怕的是失去肚子里的孩子。

“医生…………”她艰难的开口,哑声道:“救救我的孩子…………”

第3章 做饭

夏凉在医院里昏迷了一天一夜,等到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俞启炤的别墅里。

熟悉的房间依旧冰冰冷冷,身体依旧麻木,分不清楚哪里更疼。

醒来的第一意识,她很渴,嗓子里在叫嚣着干燥。

视线朝床头柜上望去,那里连个空水杯都没有。

她挣扎着起身,脚在碰触到地板的那一刻浑然无力的朝一旁倒去,她双手撑在床头柜上没让自己摔在地板上,动作牵扯到古董台灯,将它撞翻到了地上。

瓷片碎了一地。

夏凉现在没有力气去收拾这片狼藉,她也知道这个古董台灯对俞启炤来说根本没多大的价值。

她现在只想喝口水。

拖着沉重的步伐朝茶几上走去,还没走到,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

“夏凉!”进来的人气势嚣张,第一眼就看到地上被打碎了的古董台灯,语气瞬间又严厉了几分:“你怎么回事?”

夏凉的视线从管家秦姨身上移开,准备去拿茶几上的水杯。

嗓子干涸的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见夏凉不予回应,秦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的模样,两步就走到她的面前,狠狠拉扯她一把:“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以为你还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夏家大小姐?你别想了!你最好认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夏凉在心中冷笑了一声,明明她什么话也没有说。

秦姨指着她说:“你以为俞总把你留在这里,是让你在这里衣食无忧享清福的?”

“想都不要想!现在马上下去去给俞总做早餐!”

夏凉一愣,做早餐?

她哪里会做什么早餐,但她还是被秦姨一路推搡着下了楼,连推带赶的送进了厨房。

“俞总和赵小姐还有半个小时下楼,你最好速战速决!”秦姨冷声提醒道,实际上是给她下了最后的通牒。

“我不会。”夏凉实话实说,因为虚弱,声音都是轻飘飘的。

秦姨不知道是真的没有听到还是装作没听到,把她留在厨房就走了。

夏凉看着眼前各色的食材,过惯了饭来张口衣来张手的生活的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有被人逼进厨房做饭的一天。

别说半个小时,哪怕是半天她都做不出秦姨想要的东西。

而秦姨之所以会这么做,无非是俞启炤的意思罢了。

刚才秦姨说,赵瑶溪也在?她昨晚在这里过夜?和俞启炤睡在一起?

还以为感受不到了痛,可想到这的时候,夏凉的左心房还是剧烈的刺痛着。

秦姨进来的时候,她只倒出来一杯牛奶和蔬菜叶子也西红柿搭成的沙拉。

“啪嗒。”一声,盘子被秦姨挥摔到地上,愤怒骂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让你做个…………”

“怎么了?”轻细的嗓音从客厅处逐渐逼近,赵瑶溪身上的丝绸睡衣都没换就下了楼,见两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问:“秦姨,怎么回事?”

那口吻,像极了女主人的样子。

秦姨立马转态,温声答:“俞总让她做饭,结果她就故意做成这样!我正在教训她两句。”

“哦?”赵瑶溪挑了下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狼狈的夏凉:“原来是这样啊,正好我饿了,能不能快点?”

秦姨连连点头:“好的,赵小姐。”

赵瑶溪的视线落在夏凉身上没有挪开:“我在问你呢。”

夏凉垂着视线没抬头。

赵瑶溪,曾经是她的朋友,后来是不择 手段的情敌。

夏凉清楚的知道在赵瑶溪这张楚楚可怜的脸蛋背后藏着怎样的毒蝎心肠。

可是她知道有什么用,俞启炤从来都不信她。

甚至还残忍的要杀死他们之间的孩子。

心口狠狠一抽痛。

夏凉的走神忽略掉了一旁还在等她回答的赵瑶溪,秦姨见状:“问你呢!”

“我不会。”她说。

赵瑶溪嗤笑了一声,然后装作没有听见似的转身。

“启炤。”赵瑶溪的声音在转身的那一刻又恢复只有在俞启炤面前才会有的甜美。

夏凉皱眉,手不由的撺紧了身侧的衣角。

“怎么到厨房来了?”俞启炤刚睡醒语气里没什么情绪,但还是能够明显听得出来他对赵瑶溪的几分柔情。

赵瑶溪:“我饿了,过来看看。”

夏凉垂着头,不知道俞启炤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只知道迎面劈过来的质问是冰冷的:“让你做的饭呢?”

她不会做饭,俞启炤不是不知道。

“我不会。”她第三遍这样说。

俞启炤:“不会?”

“夏凉,你不会的事情多了,后来不是都会了么?做饭还能难到你?”俞启炤向来知道怎么伤害她最到位。

晕倒的那天晚上,俞启炤也是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睥睨着一丝不挂的她,等着她去讨好,她说她不会,他有的是手段和威胁的筹码让她放下尊严。

她累了。

也受够了俞启炤的冷嘲热讽。

“我知道了。”她认命的说。

爱你成殇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爱你成殇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爱你成殇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