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陆辞尧结局在线阅读_第6章

来源:zd 作者:糯米粽 时间:2020-03-27 10:07:04 主角:陆辞尧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陆辞尧结局在线阅读_第6章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陆辞尧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4章 头发短,见识更短

郊区小镇,不似城市。

消息传播的很快。

晚上继父打完牌,已经知道姜浅回来了。

彼时,姜浅和柳蔓芸正端菜上桌。

电视新闻正铺天盖地的播报有关殷城第一豪门陆家掌权人陆辞尧的新闻——

“据悉,陆辞尧先生已完成与美国最大势力财团的融资案,将于今年年底共同开发……”

“陆辞尧被媒体称为百年一遇的商界奇才。”

“值得一提的是,今晨于飞行中,陆家备受大众关注的陆家小太子爷意外被苹果块噎着,幸好机组人员带着女医生施救及时,没有造成伤亡……”

……

姜浅看着电视内一幕幕画面,愣住了。

她在飞机上意外救下的孩子,竟然是……陆家小太子爷?

那个男人岂不就是……

陆辞尧?!

言传,陆家内部很不满陆辞尧接管偌大的陆氏集团,一直暗中眼红迫害,而陆辞尧硬是手段狠辣铁血残忍地一一镇压,可谓杀人不见血。

她还傻乎乎地留下联系方式,还那么硬气地跟他说话……

新闻说没伤亡,他应该不会找自己麻烦吧?

“浅浅,你在飞机上救的小孩子就是陆家的孩子?”柳蔓芸端着碗出来,刚好看到电视上的新闻。

这会,继父姜栋推门而入,双眸嗖一下发亮,犹如看着金元宝般盯着姜浅:“你们在说什么?小浅救了陆家的小太子爷?”

姜栋年过四十,下巴上一圈青色的胡碴。

眼底透着市侩。

“嗯。”姜浅点头。

“哎呀!”姜栋一拍大腿,惊喜地追问:“小浅啊,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刚回来就遇到这么好的事,陆家给了你什么多少钱?二十万?十万?还是三五七万?”

姜浅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

“三五万都没?那三五千总有吧?!”

陆家那种顶级豪门世家,指甲缝里漏一点,估计都几百万。

竟然对儿子的救命恩人,才给这么点!

太抠门了!

在继父姜栋的眼底,什么都没钱重要。

姜栋的小气远近闻名。

她就一直好奇,四年前,姜栋怎么会答应拿钱救妈妈?

“也没有。”姜浅继续摇头。

“三五千也没有?!”姜栋一听,气得直跺脚:“总不会才几百块打发你吧?”

“都不是,我不知道那是陆家的人,他们说给我好处,我没要。”

“你……就算不知道那是陆家,你救了人还不要钱?”姜浅不是姜栋亲生的,姜栋骂起来也不心疼,拿手指往姜浅脑门上戳:“老子把你养这么大,你怎么就这么蠢呢?!”

柳蔓芸听不下去了,将姜浅护在身后,委婉道:“浅浅是善良,要钱不就太俗气了么?”

“我呸!你个败家娘们懂什么?没钱你吃啥喝啥,四年前你就该腿一蹬滚回老家了,小浅你麻溜收拾一下,我现在就骑车送你去陆家,要是不给个几万块,今晚我就睡他家门口了!”

豪门,那就代表着钱啊。

姜浅小时候不懂事,不明白温柔善良的妈妈怎么会嫁给姜栋这样嗜赌、不顾家又有轻微暴力倾向的男人,后来她才明白,妈妈是为了她。

柳蔓芸年轻的时候认识了渣男。

渣男骗她说自己未婚青年,可后来柳蔓芸怀孕才发现原来渣男有老婆。

她气得和渣男分手。

但肚子里的孩子却要急着上户口。

心灰意冷之下,姜栋出现了。

她没要一分钱的彩礼,挺着大肚子嫁了过来。

一辈子任劳任怨,受尽屈辱,就为了供养自己读书长大。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姜浅直接拒绝,坐在餐桌前准备吃饭。

姜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姜浅没有防备,只觉得强劲的空气袭来。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耳畔。

“……”

安静了几秒后……

“妈!”姜浅盯着被打的柳蔓芸,猛地瞪向姜栋:“你干什么?”

“死丫头,我把你养这么大,让你去要钱还亏着你了?”姜栋双眸猩红,狠戾地瞪回去:“拿不到钱,我今晚打死你们俩败家娘们!”

“姐夫,有话我们好好说。”柳潇讶然地唔了一声,可眼底却透着抹幸灾乐祸的笑。

姜浅掌心一紧,单手撑在桌沿,突然用力地往下一摁!

桌子翻了。

满桌的菜在空中乱飞。

“啊!”柳潇身上被溅到菜油,又烫又黏,她惊得尖叫。

姜栋更惨,一锅排骨汤直接泼到他胸膛,熬了几个小时的汤,黏稠地顺着他脏兮兮的衣襟往下滑,顿时暴跳如雷,额头青筋鼓起,攥着地上的板凳便要往姜浅脑袋上砸过去。

“你找死!”

柳蔓芸脸色骤变,呼吸都快停止了:“浅浅!”

姜浅安抚似的轻拍了下柳蔓芸的手背,转身对上姜栋:“你砸,有本事你就往我头上砸!砸死了,看你怎么跟陆家交代?!”

姜栋瞳孔微缩,手中动作停住:“你……你说什么?”

“你想要钱,你知道陆家老宅在哪,陆辞尧的私人别墅又在哪么?“

“我……我百度,总能查到!”

“那你又知道陆家沿着多少私人保镖么?你今晚敢去闹事,我看你明天就会缺胳膊断腿,瘫在床上成为废人!”姜栋这种人欺善怕恶,欺软怕硬。

她就不信吓不住他。

“不打你,你能要到钱?”姜栋哆嗦着,又问道。

他只关心钱。

“陆辞尧是殷城最有名的黄金单身汉,见惯了曲意逢迎,想要放长线钓大鱼,那就要欲拒还迎,我越是拒绝了他,他越是对我感兴趣……还有,他已经主动要了我的私人号码。”

她没说谎,陆辞尧是找她要手机号了。

姜栋眼珠转了一圈,砰咚丢了板凳,瞬间变脸:“不愧是学心理学的,小浅,你做的太对了,等陆辞尧和你上了床,再敲他一笔大的!”

柳蔓芸听完气得不轻。

姜浅冲她挤了挤眼,转而问姜栋:“那你刚才打我妈……“

“蔓芸啊,是我的错。”姜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是我头发短还见识短,没本事还乱发脾气,你别生我的气了……”

柳蔓芸不习惯蛮横的姜栋半跪在自己腿边道歉,忙道:“我没生气,你别对小浅动手就行,我没事的,你快起来吧……”

“爸,桌上的菜……”

“潇潇,你还不快去重新去做饭?!”姜栋一个冷眼射向柳潇。

柳潇狠毒的剜了姜浅一眼,撅着臀去了厨房。

姜栋紧盯着柳潇的翘臀。

姜浅失望地叹了口气,若有所思。

第4章结束

第5章 陆家小太子爷有怪癖

陆家,金鼎别墅。

“混账!谁让你私下带双宝去美国的?万一在飞机上,没有医生及时出手,嘟嘟出事怎么办?!”陆老太爷年过古稀,耳鬓银白,却精神矍铄,中气十足地对陆辞尧怒吼着。

陆老太爷年轻时一手创办陆氏集团,如今气势并未随年纪的增长而消减,反而沉淀下来,愈发磅礴震慑。

但陆家皆知,老太爷最在意的便是这对小曾孙。

一听说嘟嘟出事,立刻带着严医生来金鼎看望。

吼声滔天,但陆辞尧端坐在沙发上,恍若未闻般面容如常,不疾不徐地掀唇:“你说的万一并未变成现实,如今双宝安好。”

“……”

陆老太爷黑眸登时圆睁,拉长冷脸。

一旁的严医生生怕老太爷高血压犯了,上前忙劝道:“老太爷,您先别生气,不如让我先给小少爷做个详细检查?”

老太爷眼珠转了一圈:“快去。”

“是。”严医生轻笑着,手里拿着手电,给嘟嘟比了个张嘴的姿势:“嘟嘟小少爷,张嘴,让严爷爷瞧瞧好么?”

嘟嘟啊了一声,白嫩的小脸染着粉晕,乖萌乖萌的。

和早熟的哥哥不一样。

嘟嘟更像是不谙世事的小豆丁。

严医生检查完毕。

“老太爷,你放心吧,飞机上那位医生处理手法老练,嘟嘟小少爷已经平安无事。”

陆老太爷脸色勉强缓和了两分,冷冷瞥向对面黑色西装的男人,男人衬衫纽扣解开了两颗,周身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疏离,又是一股无名火乱窜。

“听说,在飞机上救嘟嘟的是个女医生?”

“嗯。”

“你感谢人家了么?”

陆辞尧挽起袖口的动作微微一顿,与陆老太爷对望:“你想说什么?”

“马上奔四的人,自己心里没点b数?周周和嘟嘟逐渐长大,总需要母亲照顾,在你膝下养着,一会是强迫症,一会又飞机意外,那将来呢?”陆老太爷恨铁不成钢,声音拔高了几度:“再找不到孙媳,你干脆就给我娶了孙家那个女人!反正她也是双宝的亲生母……”

“不可能。”陆辞尧突然冷漠地打断陆老爷子的劝说,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陆老爷子横眉冷对:“那你究竟想怎么样?”

“顺其自然。”

“你倒是给我顺一个回来,让我瞧瞧?”

“太爷爷,爹地,你们要给我和嘟嘟找后妈?”周周听着陆老太爷的话,插嘴道。

他才不要后妈,他要的是亲妈。

陆老爷子对上周周惊诧的双眸,心底一软,揉了揉周周的发顶:“真可怜,小小年纪便没了生母照顾,全都怪你这铁树老爸,去母留子。”

去母留子?

唔,果然跟他猜的一样。

“曾爷爷,那我和嘟嘟的亲生妈妈还活着么?”周周顺杆爬,乌溜溜的眸子扑闪着,乖萌乖萌地追问。

老太爷张口就想说出真相:“你们的亲妈……”

“童婶。”但他的话音还在喉咙打转,陆辞尧骤然出声,提醒道:“两位小少爷坐飞机累了,你带他们上楼洗漱准备睡觉。”

“是,陆先生。”童婶笑道。

“爹地,我还想和曾爷爷聊会天。”周周眨着大大的眼睛,稚嫩纯真:“好久不见曾爷爷,我好想他。”顺便再套一下他妈咪的消息。

“自己看时间,八点了。”陆辞尧指了指精致的腕表,一句话堵死了周周的请求。

这俩萌宝,在陆家,有一个人尽皆知的……怪癖。

他们晚上睡觉时间非常严格,必须准时九点。

如果晚上外出导致不能及时睡觉,会控制不住脾气,大吵大闹乃至于摔东西,甚至会将家里所有的钟全都调整回九点,以此证明其他时间是错的。

而且,睡觉时……需要房间里保持绝对的安静。

但即便是这样,他俩还很容易被惊醒以及失眠,通常九点上床,十点后入睡,凌晨又清醒……

以前两孩子还小,陆辞尧又忙公事天南地北到处飞,倒也没有放在心上,而近两年来,女管家童婶发现两孩子这种病状越来越严重。

陆辞尧开始意识到,两孩子不正常。

若说现在能保证九点休息,可将来长大、上学、工作了,还能百分百保持这样的节奏么?

显然不可能。

周周很想再多问两句,但是看冰山老爸那绷着的脸,只好认命地上楼。

嘟嘟砸吧着小嘴,糯糯地对哥哥说:“今天在飞机上的那个漂亮姐姐声音好软,听着好想睡觉觉哦,要是晚上也能让她陪着就好了……”

周周心里都是亲生妈咪,冷哼着鄙夷道:“笨蛋,那个女人心怀不轨,不能让她住进来。”

万一,她把爹地勾引走了怎么办?

声音那么绵,还那么甜。

大伯经常跟他说,有后妈就有后爹……

楼下,陆老太爷眼睁睁看着两萌宝垂头丧气地上了楼,还一步三回头,可怜巴巴。

气血上涌,他怒指着双宝的背影,厉声呵斥:“你看看那两个孩子,被你养成了什么样?!”

严医生连忙助攻:“陆总,两位小少爷这是极度缺乏母爱才会出现的病症,如果给他们足够的关爱和照顾,说不定病情会好转。”

陆辞尧联想到飞机上那幕:“如果有人能轻易哄他们入睡呢?”

严医生琢磨着措辞:“可能是那人刚巧刺激到了两位小少爷的安全点。”

“安全点?”

“就比如说,婴儿在母亲肚子里成长时那种感觉。”

陆老太爷眸子微亮,忙问陆辞尧:“你说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陆辞尧顿了一下:“女人。”

“那你还等着什么?快去把人请回来!总之,我把话撂在这里,要么你把孩子那个亲妈娶回来,要么你找个女人治好我小曾孙的强迫症,否则……”

陆老太爷没说完后半句,威胁意味却不言而喻。

陆辞尧慢条斯理地扫了眼陆老太爷。

严医生总觉得,这个眼神代表:你的威胁,我会在意?

夜色渐深。

陆老太爷在客房睡下,陆辞尧从浴室出来,身着松垮的浴袍,斜倚着靠坐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黑色手机。

视线停留在备注为姜浅的那一串号码上。

近些年来,陆家和孙家交情一直不错,孙家很想把女儿嫁给陆辞尧,但陆辞尧明确拒绝了孙家,谁料四年前,被孙家那个女人竟算计他,导致春风一度。

三个月后,对方拿着怀孕的单子找上门。

他自然不信。

但陆老爷子却兴奋不已。

究竟孩子是真是假,生下来便知。

半年后,双宝出生。

验证DNA,当真是他的种。

白色的烟雾缭绕着陆辞尧那张俊彦,若隐若现。

男人忽然将烟蒂被狠狠碾灭,直到最终彻底变了形,他拨通了郭特助的工作号,干脆利落地吩咐道:“帮我调查一个女医生,姜浅。”

第6章 陆辞尧:合作愉快

姜浅有小半年没有睡在自己家了。

昨晚和柳蔓芸躺在床上促膝长谈,日上三竿,姜浅才慢悠悠转醒。

冰箱上贴着一个便利贴。

【小米粥在厨房,醒了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暖暖的妈妈。

姜浅欢喜地吃了饭,下楼时才发现柳蔓芸一个人守在超市。

她看了一眼四周,好奇道:“爸和小姑呢?”

“店里货不够了,他俩一早就去了市里进货。”

柳蔓芸坐在电脑前记账。

超市没有空调,热得人打心底烦躁。

姜浅凑到柳蔓芸身边,贼贼地笑道:“妈,要不今天不看店了,我也带你去逛逛街?”

“我老妈子逛什么街,有钱就省着点给你当嫁妆,你和李坚的婚事,再过几年应该也要操办了……”

“我还小,不着急,你操劳半生,现在不享受,以后更没机会了……”

姜浅抱着柳蔓芸的手臂,正撒着娇劝道。

小超市门口前的街口,一辆黑色限量版布加迪威龙刹停。

小镇鲜少有如此奢华的豪车。

姜浅多看了一眼,然而只是一眼便愣住。

车门被推开,西装笔挺的男人端坐着,菲薄性感的唇微抿,不苟言笑,眼神却正探究地打量四周。

居然是……陆、辞、尧!

他怎么来了?

柳蔓芸见姜浅出神,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车内的男人,顿时被强大的气场所震慑。

“浅……浅浅,他是?”

“呃,这是我导师的一个病人。”姜浅眼珠转了转,忙敷衍过去:“他估计是想找我看病,妈,我去瞅瞅怎么回事,你中午不用给我留饭了。”

说完,姜浅一溜烟跑到了陆辞尧的豪车前,挤出一抹甜美无辜的笑。

“陆先生,您怎么来了?”

陆辞尧看着小跑过来的女孩。

随意扎着一个丸子头,不施粉黛,双眸清澈,炎热的夏季让她肌肤起了一层薄汗,却并不影响她的美,反而恍若渡上一层细碎莹润的光。

“找你。”

“……找我有事么?”

姜浅战战兢兢地问,千万别说嘟嘟被我治坏了!

知道他的身份后,再也不能以之前的态度对待陆辞尧了。

陆辞尧收回视线,径直道:“上车。”

“不用了啦,有什么事陆先生你说一声就行了。”姜浅面上笑嘻嘻,心里万马奔腾。

“事关重大,既然你不想上车,那我只好亲自去你家跟你详谈。”陆辞尧慢条斯理地说着,又问了一句:“不知伯母方便么?”

“外面太热了,车里有空调,我觉得我们还是在车里谈吧,这样凉快些……”姜浅心中警铃大作,跟个泥鳅似的飞快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陆辞尧盯着她双手却戒备地微握成拳,搁在膝上,跟个小学生般戒备的坐姿,暗觉好笑。

“姜小姐是殷城大学心理系硕士研究生?”

“嗯,陆先生有什么吩咐?”他还调查了她!

十二级警戒!

“姜小姐昨天在飞机上表现不错,而我刚好需要一个心理医生。”陆辞尧双腿肆意交叠,取出一份文件夹递给她,动作利落,意气风发。

不是来找她算账的?

姜浅将信将疑地接过劳动合同,翻看了几眼。

原来陆家双胞胎有怪症,需要心理医生。

她负责为治病,每个月薪资……十万!

对于一个刚考上研究生的学生而言,是一笔巨款。

但是……

“陆先生,抱歉。”姜浅将合约递还给陆辞尧:“我还没有执照,而且昨天在飞机上也只是雕虫小技,医院里多得是医生做得比我好……”

陆家背景尊贵,两位小少爷必定已经聘请过资深心理医生做过诊断,却还在病中,肯定病情非常严重。

她嫌命长才敢答应!

陆辞尧性感的嗓音继续响起:“看来是我给的薪资不足以让姜小姐心动?”

“其实我的意思是……”

“一百万。”

“……对于两位小少爷的怪症,恕我无能为力。”

“一张空白支票。”

姜浅差点没出息就要同意了,好在最后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疼痛让她清醒,保持微笑,礼貌而不失疏离地回应道:“抱歉,陆先生,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我可以给你推荐我的导师。”

“……”

车厢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陆辞尧面容微冷,蹭蹭的冷意如山洪爆发。

姜浅被男人的气场惊骇,不自觉缩了缩脖子。

就在她手脚无措,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

陆辞尧开口了。

“我通常不太喜欢别人拒绝我。”顿了顿,又状似无意的提起:“既然姜小姐没有志向救人造福,我看再读硕士也应该没什么用,就这么算了吧。”

男人说的轻飘飘的,好像在谈今天天气还不错,却惹得姜浅愕然抬头,一脸不可思议。

“陆先生,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吧?”

轻描淡写一句话,就要断送她的前程?

陆辞尧的目光始终不曾移开。

两人眸光交错,他眼神残酷凛然,透着上位者的杀伐果决。

姜浅幻想一定是她听错了。

然而,耳畔又响起男人的声音——

“下车。”

“等等。”好汉不吃眼前亏,她死死扒拉着座椅,挤出一抹讪笑:“我考虑下,或许我心理学学的还可以。”

陆辞尧必定是看出她的迟疑了。

他火眼金睛么?

姜浅狠狠地吸了口气,眼珠转了一圈,道:“陆先生让我做两位小少爷的心理医生,我可以答应,但我不知道小少爷是什么病,所以,我有三点要求。”

“说。”

“第一,治不好你不能问罪我;第二,不能干预我治疗的方式;第三,我为陆小少爷治疗这件事烦请保密,不要告诉我妈。”

陆辞尧瞥着她气鼓鼓的小模样,眼底燃烧着汹涌的火焰,却强行按耐着,含笑颔首:“可以,我答应你。”

他重新递过合约,姜浅在最后一页签下自己的大名。

陆辞尧修长的手伸过来:“合作愉快。”

愉快你妹!

她这是被逼的。

面上赔笑,与他掌心交握。

她的手很柔很软纤细白嫩,指尖微热,握着竟觉得不讨厌,反而还想……握的更久一点。

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1胎2宝:总裁大人,给力宠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