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林渐暖路泽林小说免费阅读全本完结by山月记

来源:WXB 作者:山月记 时间:2020-03-27 10:01:41 主角:林渐暖路泽林

林渐暖路泽林小说免费阅读全本完结by山月记

当冬夜渐暖林渐暖路泽林

当冬夜渐暖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章 交易

深夜,路宅。

两个纠缠的身影倒在床上,灯光落在俩人身上,林渐暖微张着眼睛,只觉得头顶上的灯光格外刺眼,让她的视线一片模糊。

林渐暖看着捂着她嘴在她身上放肆的男人,有些走神,这几年她总是回想起她第一次来到路宅的场景。

也是这样一个宁静的夜晚。

林渐暖紧张的站在偌大的房间中,纤细的手指不由的抓紧了自己两侧的衣角,目光却直直的看着沙发上的男人。

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目光上下打量着站在房间中央的林渐暖。沙发旁的落地台灯,洒下一片温暖的灯光,勾勒出男人英俊的脸庞。

男人就这样打量着林渐暖,也不开口。

而站在男人视线中的林渐暖却觉得自己的心,要紧张到爆炸。片刻,只听房里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林小姐,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和你耗了。想好了,就自己把衣服脱掉,过来。”

男人拍了拍修长的腿,示意林渐暖坐上来。

林渐暖看着男人的动作,脸不由得涨的通红。

她和男人只有一面之缘,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男人对她十分感兴趣。不顾她当时身旁的男友,留了联系方式给自己。

林渐暖原本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没过几天,家里接连出事。父亲被捕,母亲也因意外除了车祸,现在还昏迷在医院,被医院告知需要一大笔钱才能给母亲做手术。

家里的账户都因为父亲出事而被银行冻结,亲朋好友对她避而不及,在林渐暖感到绝望之时,男人一个电话让林渐暖看到了一丝希望。只是,男人的要求让林渐暖有些犹豫,男人想要她做他见不得光的女人。

听到男人的要求,林渐暖本还想自己再想想办法,毕竟她还有男朋友。但在医院又再一次传来母亲病危的消息,她终于没办法,和男友分手,只身来到路宅。

男人看着林渐暖半响没有动作,微眯着双眼,目光里透露着不悦的神色,开口道:

“既然林小姐无意,那请回吧,我不想强迫别人。只是不是伯母能不能撑到你凑到钱的那一天了。”

说完,男人便起身向门口走去。

在男人与林渐暖即将擦身而过时,林渐暖伸出手拉住了男人,只听到自己有些颤抖的声音:“我脱。”

这么说着,林渐暖咬牙将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褪去。房间里空调温度有些低,冷风一阵阵吹到皮肤上,让她果露的皮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男人转过身来,盯着她的动作,冷漠的目光扫向她的身体,站在一旁一动不动,仿佛一座俊美的雕像。

林渐暖见状,手指攥紧成拳头,强迫自己忍住心底的羞耻感,咬牙向男人走过去。

男人却还是像没看见一般,冷淡的扮演着雕像,强烈的羞耻感向林渐暖袭来。

可为了救自己的母亲,林渐暖闭上眼睛,像男人身上贴去,泛白的嘴唇贴在男人的唇上,颤抖的双手抓着男人的胳膊。

半响,男人终于有了动作,抱起林渐暖向床上走去。林渐暖只觉着自己身上一沉,看着男人向她压来,她闭着眼,随着身体传来的疼痛,眼角的泪水终于划过她的脸颊,忍不住痛吟出声。

一只手紧紧捂着她的嘴巴,耳边传来男人暗哑又冷漠的声线:“不准出声。”

一如现在。

男人名叫路泽林,路氏集团总裁。

林渐暖从那一晚开始,跟在路泽林身边已经有五年了。母亲却因为错过最佳救治时间,成为植物人,现在全靠那些医疗器械维持生命。

林渐暖每每在床上,都会被路泽林捂住嘴巴,不准发出声音。即使她心里不解,却没有过问,只以为是路泽林的不良爱好。

路泽林似乎察觉到身下之人的走神,他皱了皱眉,从林渐暖身上起来,掀开被子下了床。

林渐暖只觉身上一轻,半响后,就看到路泽林拿着水杯和药向她走来。

“吃了。”

路泽林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传来。

林渐暖看着路泽林手中的避孕药,手不禁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又松开,听话的将药吞了下去。

路泽林看着她把药吃完,便转身离开,只留下她一个人在房里。

林渐暖怔怔的望着路泽林离去的背影,只觉得心里微微一痛,这几年的相处,男人好似只把自己当作工具,床上不准自己发出声音,事后必定会盯着自己把避孕药吃下,然后离开。

可自己却偶然看见过,男人盯着自己温柔的目光,眸子里全是自己不懂的情绪,让她不禁沉溺在男人温柔的神色里,情非得已的动了心。

第2章 一模一样的脸

第二天清晨,林渐暖被窗外传来阵阵的鸟啼声吵醒。

她洗漱完,下楼发现路泽林已经坐在餐座上吃起了早餐。林渐暖看到餐座上的身影,神色变得十分欣喜,原本有些黯淡的眸子散发了璀璨的光芒。

这几年,林渐暖的世界里,只有路泽林一人,她被留在路宅,仅剩下的家人一直昏迷在医院,曾经的那些朋友因为自己的落魄已经消失不见。

路泽林对她偶尔流露出的温柔,成为她贫瘠的情感世界里唯一的救命稻草。

林渐暖缓缓向餐厅走去,拉开路泽林身边的椅子坐下,笑意从她嘴角散开:“早上好。”

“嗯。”路泽林没有看向林渐暖,皱了皱眉,冷淡的开口,“食不言。”

林渐暖嘴角原本弯起的弧度顿了顿,不再说话。

她十分不解,路泽林好像从来不喜欢自己开口说话,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这几年,只要自己说话,无论路泽林当时的心情如何,都会皱着眉头显得不怎么开心样子。

林渐暖压下心里的疑惑,低头吃着早饭。

而这时,路泽林起身,他已经吃完,似乎没看见林渐暖般,转身出门去公司了。

林渐暖看着男人的背影,失落的轻轻叹息。这几年,自从察觉到自己对路泽林的感情,她便十分珍惜与男人相处的时间。

即使路泽林对自己冷漠的态度,远多于那偶尔流露出的温柔,林渐暖也甘之如饴般放任自己沉溺于对男人的感情里。

“叮咚、叮咚。”

在林渐暖愣神时,门口传来阵阵门铃声。她蹙起眉头,望向门口,难道是路泽林忘了拿东西折返回来了吗?

她疑惑的走向门口,打开门,说着:“泽林,你忘了拿……”

林渐暖打开门,抬头看到站在门外的人,目光触及那人的脸时,声音自动消失了。

她眼睛慢慢睁大,十分惊讶的盯着门外之人的脸。

那是张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只是门外的人的眼角下比自己多了颗小小的泪痣,目光里闪着自己从来不会有的异样的神色,给那人添了几分诡异又妩媚的气质。但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门外那人见到自己时,也十分惊讶,半响又好似明白了什么,拉开门走进屋子里,开口道:“你就是这几年替我陪在泽林哥身边的人吗?”

林渐暖看着女人一张一合的嘴唇,神情有些恍惚,她怔怔的盯着来人。

女人看着林渐暖呆愣的模样,似乎觉得十分好玩,勾起嘴角,抬起手在林渐暖眼前晃了晃,头向林渐暖靠近,在她耳边有些恶劣开口问:“你就是泽林哥找到的我的代替品吗?”

女人有些沙哑的声线在屋子里传开,那是和林渐暖清亮的嗓音完全不同的声音。

林渐暖听着耳边女人的话语,被她口中的“代替品”一次刺激到,林渐暖目光锁在女人的身上,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传来猛烈的疼痛。

原来,原来自己一直都是别人的代替品吗?

路泽林捂着自己嘴巴的样子,不喜她说话的神色,目光偶尔深邃又温柔的盯着自己样子,在林渐暖的脑海里一遍遍出现。

她捏紧自己的拳头,只觉得心口被千万根细针狠狠扎过。听着女人完全不同于自己的嗓音,林渐暖只觉得什么都说得通了。

她只是眼前这个女人的代替品,路泽林在透过她脸看着其他人。

“我叫夏芷,是泽林哥的未婚妻。”

林渐暖只见一只手伸向她,耳边再次传来沙哑的声音。

看着和自己十分相似的脸,得知真相的林渐暖后退半步,她现在不止觉得胸口撕裂般的疼痛,还感到自己的胃在身体里猛烈的翻滚。

不顾夏芷向她伸出的手,捂着嘴巴强忍下反胃的呕吐感,憋着即将决堤的泪水朝自己的房间跑去。

眯着眼看着林渐暖慌张逃离的背影,依然站在客厅的夏芷露出讥讽的笑容。

第3章 你的家教就是这样的吗

跑回自己房间的林渐暖,猛地关上房门,似乎门外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在追着她。

她背靠着房门,身体却不自主的缓缓向地板上滑落。林渐暖抱紧自己的身体,泪水大滴大滴的从眼中滑落。

林渐暖只觉得心口的疼痛逐渐蔓延至全身,她一直以为路泽林对自己或多或少是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在一开始向自己提出那样的要求,也不会在深夜她累得快要睡着时用深邃又温柔的目光看着她。

而如今,夏芷的出现却告诉她,原来她以为的感情都是她的自作多情。路泽林只是透过她的面容,爱着另一个女人。

她在全然不知下成为了夏芷的代替品,而她自己还爱上了将她视为代替品的男人。

林渐暖抱紧自己,全身上下都在发着抖。就这样,她用及其没有安全感地姿势跌坐在地板上,她不想下去面对夏芷,她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情绪,在外人面前露出脆弱的样子。

夜幕降临,房间内一片昏暗。

林渐暖坐在地板上坐了一天,直到她的胃部传来阵阵痛感,提醒着她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她微微抬起手,就着门把站了起来,蜷缩了一天的腿有些发麻,让她走路都是颤巍巍的样子,她缓慢的走向楼梯,想朝餐厅走去。

当她抬眼看到客厅里,路泽林与夏芷的身影,本就不太好的脸色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苍白。

路泽林回到家中,看到夏芷时还以为是林渐暖,原本想直接往楼上走去,直到他听到夏芷沙哑的声音喊道:“泽林哥。”

路泽林听到与林渐暖截然不同,但自己却万分熟悉的声线,猛地回头,目光直直地望向夏芷,低沉的声音中透露着不敢置信:“小芷?”

“泽林哥,我回来了。”

路泽林只见原本坐在沙发上,那张和林渐暖及其相似的女人,张开双臂朝他跑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抱住了自己。

他盯着那张脸,下意识搂紧了怀里的人。

而这一幕,正巧被想下来吃点东西的林渐暖撞见。

林渐暖看着俩人相拥的场景,只觉得胸口被千斤压顶,让她踹不过气来。刺眼的画面让她想赶紧逃离,自己的脚底却向生了根般一动不动。她就那样看着自己爱的男人紧紧抱着夏芷。

听见楼梯上传来的动静,路泽林像是想起什么般,松开了搂着夏芷的手,往楼梯上看去。

林渐暖站在楼梯上,看见路泽林的视线,她的手抓紧了扶手。她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甚至觉得灯光过于刺眼,看不清男人的神色。

夏芷感觉到路泽林松开了抱着自己的手,视线顺着男人的目光望去,就看到一脸苍白的林渐暖站在楼梯上。她神色一暗,随即用屋里都能听到的声音说:

“泽林哥,我饿了,我们一起吃饭吧。”

听到耳边传来夏芷的声音,目光有些复杂看着林渐暖的路泽林,朝夏芷点了点,又对楼梯上的林渐暖说道:“你也来吧。”

林渐暖听到男人熟悉的冷漠语气,只觉得自己像只提线木偶僵硬的朝客厅走去。

三人坐在餐桌前,佣人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来便退了下去。

“小芷,你不是……”林渐暖只听路泽林用自己从未听过的温柔的语气说道。

“我被父亲的朋友救了,这几年一直没出现是因为担心陷害父亲的人,会再来伤害我。”

夏芷回答了男人没问出口的问题,又故作娇俏的撅起嘴,“怎么?难道泽林哥有佳人相伴,不欢迎我回来了吗?”

路泽林宠溺的看着夏芷,伸手摸了摸夏芷的头发,开口:“怎么会?你没事就好。”

林渐暖看着俩人傍若无人的举止,只觉得眼前再诱人的食物也引不起自己的食欲,她食不知味的吃了两口,便站起身来,想要逃离这令她难受的餐厅。

“站住。”

她还离开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路泽林冷漠的声音,她停住脚步,强迫自己转过身去,只觉得男人原本低沉的声线里透露着羞辱自己的意味。

“你的家教就是这样的吗?不打招呼就离开?”路泽林皱着眉头,不悦地看着林渐暖。

林渐暖攥紧拳头,毫无血色的脸色听到路泽林的话更加苍白,她微微颤抖的身体仿佛只要风轻轻一吹,就能倒下。她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像是哑了般,发不出声音。

“没事,泽林哥。林小姐今天应该身体不舒服,别难为她了。我们继续叙叙旧嘛,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坐在一旁的夏芷勾了勾唇,仿佛并不在意林渐暖的失礼。

男人没有再说话,林渐暖用尽全身的力气,朝坐在餐厅里的俩人点了点头,便再次转身往楼上奔去。

当冬夜渐暖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当冬夜渐暖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当冬夜渐暖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