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傲娇爹地宠妻忙孟星辰结局在线阅读_第6章

来源:zd 作者:公子莫问 时间:2020-03-27 09:50:52 主角:孟星辰

傲娇爹地宠妻忙孟星辰结局在线阅读_第6章

傲娇爹地宠妻忙孟星辰

傲娇爹地宠妻忙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4章 那个男人已经死了

孟星月下意识扬声:“不!”

厉寒琛一双冷目扫过去。

无声,威严,令人恐惧。

孟星月慌张解释:“二爷,仓库只是堆放杂物用,长年紧闭,连扇窗户都没有,小公主不可能跑得进去。”

说完,孟星月转头呵斥佣人:“别再浪费时间,再去给我找!”

佣人急哭了:“大小姐,可我们连床底都找过了……”

叮叮叮——

就在此时,厉寒琛手机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阮姨一听,惊喜:“二爷,是小公主向我们发出求救信号!”

厉寒琛已经动作迅速离开大厅。

“你糟了你。”付成在经过孟星月身边时,故意停下。

因为小公主发出求救信号的地点正正是孟家的地下仓库。

而刚才孟星月还斩钉截铁说小公主不可能在里面。

孟星月听了这话,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千算万算,没想到小公主竟然跑到地下仓库去,难道连老天都在帮孟星辰那贱人?

林雅静见厉寒琛他们已经前往仓库,同样慌得不行:“星月,怎么办,要是让他们相见……”

“走,跟上去,快!”孟星月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仓皇追出去。

仓库。

厚重的大门被人推开,好几个人涌了进来。

孟星辰没想到那个按钮真能把人叫来,看来小女娃的家人护她挺周到的。

唯独有一位,站在门口,身材欣长挺拔,仓库里的灯过暗,她看不清面容,但是她却能感受到男人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

这股气场……

莫名的,孟星辰想起三年前那扇房门,当初她站在门外,同样被一股气场怵到。

不过,不可能是那个人。

孟星辰后来在国外看新闻,说是有个遭遇车祸变成植物人的富家子弟治疗无效最终去世。

对上各种细节信息,应该就是她伺候的那一位。

真可惜,帅男人就这么没了。

“小公主!”阮姨看见厉蓓儿,悬了许久的心脏终于落回心房,连忙将厉蓓儿抱在怀里。

厉寒琛见女儿相安无事,沉着的一张脸稍稍回暖,转身打算离开,结果衣服被女儿的小手扯了扯。

厉寒琛看向女儿。

厉蓓儿抬手指了指仓库里面。

厉寒琛目光顺着去看,才发现仓库里头还有一个女人。

女人一身狼狈坐在地上,头发是乱的,衣服是脏的,但是却难掩她脱俗的清丽。

孟星月气喘吁吁赶到,见厉寒琛盯着孟星辰看,她急忙挡住:“二爷,这是孟家不听话的小辈,把她关在这里只是教训……”

厉寒琛眼里根本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他收起视线,看着女儿:“你想救她?”

厉蓓儿点头。

“好。”厉寒琛迈步进去。

孟星月哪敢挡厉寒琛的道,连忙退至一旁,害怕地等待两人相认。

但眼神却止不住生出崇拜。

这个男人,三十出头,满身传奇。

当年厉家那场争产大战,本身处于劣势的厉寒琛,靠着一招植物人转移敌人的注意力,趁着鹬蚌相争,尽收渔翁之利。

但植物人不是那么好当的,孟星月听说厉家有人曾为了试探厉寒琛是真病还是装病,直接用刀刺他的脚。

这只是其中一桩。

是厉寒琛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挺过全部磨难,成功瞒骗所有人。

正是过往的苦难,成就了如今的他。

如今厉寒琛一出场,所有人都是未闻其声先被他的气场怵到。

孟星辰看着一步步朝她走来的男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其实孟星辰早就想离开,但是她肚子很痛,痛到一点力气也没有。

孟星月是铁了心想她死,那一脚踹得毫不留情。

孟星辰看着弯下腰要抱她的男人,警惕:“你干嘛。”

虽然男人长得很帅,五官犹如雕塑般立体,而且身形也是一等一。

由于职业关系,孟星辰没少见帅哥,但是她敢说,眼前男人,绝对在所有人之上。

“……”厉寒琛觉得她的问题真有意思,别的女人都巴不得他靠近,她却问他干嘛。

不过这是女儿交代的任务,厉寒琛肯定会完成,遂将她一把抱起:“你现在知道了?”

男人的荷尔蒙极强,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他的肌肉包围着自已,而且低音炮般的嗓音更是一种诱惑。

但三年前的事让孟星辰抗拒和男人亲密接触,这突如其来的拥抱……

孟星辰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感觉要疯了,她挣扎:“你放开我!”

厉寒琛看着怀里乱动的女人,眸中的光一点一点暗沉下去。

不是看在女儿的份上,他压根不会理她,她倒好,不知好歹。

“别动!”厉寒琛喝道,同时收紧双臂,大步将她抱出仓库。

“……”孟星辰被喝得一脸懵。

真是的,不动就不动,这么凶。

不过真看不出来,这冰山脸男人挺喜欢助人为乐的。

孟星月看着一切,恨得咬牙切齿!

没想到厉蓓儿这自闭儿竟然会多管闲事救孟星辰,难道世上真有血脉感应一说?

更没想到一向讨厌女人的厉寒琛,竟主动抱起孟星辰!

不过,气归气,但总归有一点让孟星月安心,那就是,他们似乎认不出彼此……

也是,三年前一场露水情缘而已,还指望刻骨铭心?

但是,为免夜长梦多,还是得尽早把孟星辰除掉为妙!

孟星辰重见天日。

虽然刚才孟星月就站在面前,按理她应该冲上去回她一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但孟星辰不想当着外人的面和她吵。

这一趟的遭遇让孟星辰明白,硬碰硬根本不会有结果,看来找孩子的事,只能再想办法。

孟星辰见他们走到车边准备离开,她就不蹭车了,下地。

远离男人炙热的怀抱,总算松一口气。

孟星辰蹲下,看着小女娃:“谢谢你救了我哦。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星辰,就是你抬头就能看见的星辰。”

厉蓓儿抿抿唇。

孟星辰耐心看着她,等她回答。

阮姨见女人竟然问小公主话,哎,谁不知道小公主因为自闭症的缘故,根本不会说话,这姑娘,真是个缺心眼的。

阮姨正想开口替小公主回答,结果……第4章结束

第5章 开个价

“蓓儿~”

一道小小的软萌的奶音,传进每个人耳朵里。

“!”阮姨。

“!”付成。

“……”就连厉寒琛,都不由得看向女人,狭长的眼眸充满探究,她竟然有能耐让蓓儿开口说话?

孟星辰不知道这一声的可贵,收到回答,抬手揉揉小女娃的脑袋:“好啦,蓓儿,再见咯。”

虽然她知道再也不会见。

这辆黑色小车她认得,七位数呢,连辆车都上百万……

啧啧啧。

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

厉蓓儿盯着星辰离开的背影,眼里写满浓浓的不舍。

厉寒琛将女儿抱起来,问:“很喜欢她?”

厉蓓儿诚实点头。

女儿还是头一次表露出对一个人的喜欢,厉寒琛记得医生说过,当自闭患者对外界的事感兴趣,就是病情好转的第一步。

厉寒琛看着女人离开的背,眼睛露出看猎物时的精光。

孟星辰回到剧组。

她现在的工作是给当红武侠女星冷清铃当武打替身,说白了就是个不能露脸的龙套。

孟星辰捂着发痛的肚子,要不是一时大意,孟星月怎么可能踹到她。

真是越想越气。

虽然这次毫无所获,但从林雅静两母女的反应来看,孟星辰肯定她们跟当年的事有关。

指不定她孩子还是被那两个贱人害死的……

“孟星辰,你怎么现在才出现,还想不想混了!”

孟星辰抬头,说话的是个男人,专门负责他们这些龙套,开口:“周哥儿。”

“你的戏改了,赶紧看。”周哥儿将一张纸塞到孟星辰手里。

“好。”

临时改戏是常态,孟星辰早就习惯,她快速浏览了一遍,发现这哪是改戏啊,这分明就是换戏!

原本她那段是与别人对打,这一段却是被人打!

戏也是分三六九等,饰演弱势被人打是最次的,谁也不想接,因为这也是最容易受伤的。

孟星辰向前:“周哥儿,你这不是改戏,是换我戏吧?”

按理说这种最次的戏应该是让新入行的龙套拍。

周哥儿皮笑肉不笑:“不满意啊,那没办法,谁让新来的小莉比你听话。要不你开个价,跟我做一次,我就把原来的戏还给你。”

呸!

孟星辰捏着纸,指骨用力得沙沙作响,垃圾!

光顾着生气的孟星辰,没有注意到自已的一举一动全被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锁定。

厉蓓儿位于一间仿古酒楼的二楼,她蹲在栏杆前,小脸贴着缝隙,视线追随孟星辰的身影。

阮姨正在准备茶点,这样等冷清铃拍摄完了,就可以过来和小公主进行短暂的母女相聚。

虽然小公主对冷清铃态度冷淡,但老夫人觉得,孩子还是要多和母亲接触,才会对自闭情绪有帮助。

既然冷清铃没空,阮姨就负责一周两次带小公主去找她。

这次是在影视城。

“小公主,你在看什么呀?”阮姨走过去,小公主已经蹲了好久,难道是在看冷清铃拍戏?

走到栏杆边,阮姨一眼就看见今天才遇到的女人,她记得,那个女人叫孟星辰。

原来她也是演员,太巧了。

孟星辰正和一个男人在对打,很快从对打变成被打。

阮姨看得出,孟星辰是真的懂功夫,这年头懂功夫的女人可真不多见。

厉蓓儿见阿姨被打,急了,站起来,小短腿朝着楼梯口哒哒哒跑去!

不行,她要去救阿姨!

“小公主,小公主你去哪呀!”阮姨收起视线,万万不敢再弄丢小公主,连忙跟上。

厉寒琛刚准备上楼,见状:“蓓儿去哪?”

“二爷好,”阮姨匆匆解释:“我不清楚,但是小公主看见今天那个女人了,估计是追她去的。”

孟星辰么。

想到女儿对她的特殊,厉寒琛转身,跟上去,一看究竟。

孟星辰没想到会在剧组遇见小女娃,她们也太有缘了吧,一天之内遇见两次。

而且小女娃还奋不顾身扑出来救她!

孟星辰心脏提到嗓子眼处,因为和她对打的男人笨重如山,眼看他的大脚刹不住就要踹过来——

如果这一脚踹到小女娃身上……

孟星辰当机立断,一个翻滚,将小女娃护在怀里,用背脊硬生生承了大汉一脚!

“唔!”孟星辰痛得闷哼一声,随即两眼一黑,昏倒。

……

孟星辰觉得自已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一天之内竟然晕倒两次。

她睁开眼,白色的屋顶,熟悉的味道,不用想,这是医院。

孟星辰坐起来,一动,便发现坐在床边,浑身充满矜贵气息的男人。

看起来价值不菲的西装勾勒着出色的身材,肩宽腰窄,比男模身材不知道出色多少倍,衬衫的纽扣一丝不苟的系到脖子,充满禁欲气息。

明明这里没有海拔,孟星辰却觉得有点呼吸不过来。

这张脸,她记得,是小女娃的父亲。

“开个价。”厉寒琛道。

她可真厉害,能让蓓儿舍身相救。

“……”孟星辰不解,开价?

厉寒琛想可能是他说得不够清楚,她才会一脸傻样,换种方式:“多少钱才做。”

“开价,做?”孟星辰逮着关键词,咬牙切齿。

男人的态度让她想到周哥儿那句充满侮辱的话:要不你开个价,跟我做一次。

怎么男人都这么贱!

孟星辰一个枕头砸过去:“我做你奶奶!”

厉寒琛脑袋一偏,反应极快躲开,随即,脸色肉眼可见阴沉下去!

“嘻!”

童稚的奶声响起。

孟星辰看向笑声,才发现小女娃也在,同时在场的还有她奶妈。

小女娃笑起来真可爱啊,右脸上有个深深的酒窝,跟她一样,只有单个酒窝。

孟星辰朝她晃晃手打招呼。

厉蓓儿屁颠屁颠朝着孟星辰跑去,扑进她怀里,眼睛红红的,代表刚刚哭过。

孟星辰抬手揉着小女娃的脑袋,发质好柔软啊,这点也跟她一样:“别担心,阿姨没事。你刚刚是不是以为阿姨被人打?其实不是啦,阿姨只是在拍戏。”

厉寒琛抬眸看向孟星辰。

她的声音说不上动听,反而哑哑的,有一丝被烟熏过的感觉。

不难听,反而会让人情不自禁去猜想,她到底经历过什么。

而且想不到在他面前总是暴跳如雷的孟星辰,会对小孩子如此温柔。

第6章 你有婚约在身

阮姨心底暗暗佩服女人,她还是第一次见敢这么对二爷的女人,而且二爷竟然没有发作。

阮姨开口替二爷解释:“星辰小姐,二爷的意思是想让你做小公主的保姆,因为小公主很喜欢你,让你开个条件。”

孟星辰听了解释后,后知后觉自已错怪好人。

咳。

不过谁让他惜字如金,误会了也不能怪她。

孟星辰果断拒绝:“我不做保姆。”

虽然她也喜欢小女娃,但不可能凭着这一点就跑去当人保姆。

三年前的事让她对孩子有阴影,玩玩就好,真照顾,可不行。

孟星辰想了想,推开小女娃。

既然不能给她陪伴,还是别让她依赖成性。

反正这次之后,他们估计真的没有机会再见。

“走了。”孟星辰将外套拿起来,搭在肩上,利落离开。

“二爷,这……”阮姨没见过这种情况。

一般人巴结二爷还来不及,这女人却拒绝得干脆。

厉寒琛被砸的事还没算账,这头又被拒绝,气笑。

好,很好。

孟星辰回到剧组,就听到同事喊:“星辰,有人找你,在茶馆。”

孟星辰狐疑,怎么会有人找她呢,但还是应道:“好咧。”

然后朝着茶馆走去。

茶馆被人清场了,有两名看起来训练有素的保镖站在门口把守,孟星辰看到这阵仗,猜到来者,一阵激动!

“宗成爷爷!”孟星辰进入茶馆,一眼就看见坐在茶馆中央满头白发但精神矍铄的老人。

陆宗成看见孟星辰后,眼里露出一丝怜爱:“星辰,几年不见,你又漂亮了。”

“哪里。”孟星辰拉开椅子坐下:“宗成爷爷,你怎么会来找我。”

“这次来,是有件事想和你说的。”

陆宗成在进入话题之前,先表示歉意:

“星辰,三年前的事我对不起你,那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我每天都焦头烂额,没办法及时知道你的处境。”

那时候厉家摇摇欲坠,厉寒琛被几房的人围攻,想将厉寒琛踢出厉家。

总之,大家族的斗争,没有最残忍,只有更残忍。

突然听到三年前,孟星辰愣了愣。

随即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故作轻松,孟星辰抬手给老人倒茶:“宗成爷爷,你可千万别这么想,那事谁也不能怪,只能怪我自已。”

自已不强大保护不了自已,自已被蒙了眼没有及时发现林雅静母女的坏心思,自已……

说到底,都是自已的错。

陆宗成颇是心疼看着对座的女孩。

换作别人遇到这种事,早就哭天抢地怨天尤人,但是孟星辰没有,反而将过错揽在自已身上。

“对了,宗成爷爷,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呀?”孟星辰扯开话题。

说来陆宗成可真是个人物,孟星辰对他的来历不算清楚,只知道他游走两道,很多大人物都听他话,很有话语权。

“星辰,你母亲有没有跟你说过,你有婚约在身?”陆宗成问。

“……”孟星辰足足安静了三秒,之后颇是诧异重复:“婚约?”

她没听错吧,现在竟然还有这种老掉牙的东西?

孟星辰肯定不敢这么说,她摇摇头:“妈妈没说过。”

“其实这婚约是我当年一时兴起为你定下的,这么多年过去,就像一条刺堵在我心里,我觉得是时候处理了。”

陆宗成叹气一声:

“但坏就坏在,男方有了个女儿,要是你嫁过去,就等于给人当后妈。”

“……”孟星辰汗颜。

宗成爷爷也想得太长远了吧,连后妈这个词都搬出来。

见他是来真的,孟星辰也正经答复:“宗成爷爷,不管对方有没有小孩子,我当年那件丑事传得沸沸扬扬,指不定人家听了也嫌弃。所以,算了吧。况且婚约这种东西现在已经不流行了。”

“不行,说过的话等于欠下的债,怎么能当作没有一回事。”陆宗成不赞同现在小年轻的想法。

不过让两个没见过面的人谈婚论嫁,搁现在也确实不切实际。

陆宗成退一步:“要不这样,起码你们见一面,不然我总觉得自已食言,心里不舒服。”

孟星辰知道老一辈的人都看重诚信二字,只好妥协:“好吧,那就见一面。”

反正见了就走,她又不会少一块肉。

陆宗成闻言,高兴:“星辰,你真乖,那我现在跟男方说一声。”

说完,拿出手机,编辑短信:

寒琛啊,还记得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婚约不,我和女方谈好了,她答应见面。

厉寒琛收到短信的时候,正被绝食的厉蓓儿弄得头疼,当看到短信后,头更疼了。

付成离得近,八卦瞄了一眼:“哥,你不会真要去吧?”末了,又喃喃自语:“还是去吧,别让宗成老爷觉得自已食言。”

以前的人重诚信程度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厉寒琛看一眼付成,示意他少说话,之后看向女儿:“你真不吃?”

他原本在公司开会,结果收到阮姨的电话,说是厉蓓儿从医院回来后就没吃过东西,没辙,只能回来一趟。

厉蓓儿小脸板着,很有骨气。

跟前的饭菜都不知道被阮姨热了多少遍,但她就是一口也不碰。

“哥,话说小公主怎么了?”付成是跟着厉寒琛一块从公司回来的,对事情不了解。

厉寒琛岂能不了解女儿,睨一眼,淡淡道:“她想见孟星辰。”

厉蓓儿在听到孟星辰三个字时,眼神倏地一亮,妥妥暴露了内心的想法。

付成感叹:“爱得这么深啊。”

竟然玩绝食。

阮姨已经私下跟他说了医院里的事,知道孟星辰拒绝当保姆,付成道:“虽然孟星辰有骨气,但也不是没办法,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我不信她不答应。就是这样卑鄙了点。”

厉寒琛看着滴水不进的女儿,实在无计可施,挥挥手:“你去办吧。”

……

眨眼就到了去和男人见面的日子。

孟星辰换了身运动服就出发。

照宗成爷爷的形容,男人三十岁出头,育有一女儿,孟星辰已经脑补出一个中年发福秃顶大肚的大叔拖着女儿的画面。

啧啧啧。

傲娇爹地宠妻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傲娇爹地宠妻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傲娇爹地宠妻忙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