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纨绔俏王妃曲琉璃宇文鑫结局完整全文

来源:zzy 作者:因魏 时间:2020-03-26 16:09:47 主角:曲琉璃宇文鑫

纨绔俏王妃曲琉璃宇文鑫结局完整全文

纨绔俏王妃曲琉璃宇文鑫

因魏小说作品《纨绔俏王妃》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三人的戏

“我感觉有些乏了,沉香,找个茶馆先休息一下吧。”曲琉璃这个身子真的是很弱,虽然病已经痊愈了,但还是站一会就会觉得累,果真是弱女子啊,曲琉璃只能让沉香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了。

“哦,好好好,前面的”等风来茶馆“的西湖龙井不错,我们就去那吧?”沉香艰难的用手指着不远处的等风来茶馆询问曲琉璃。

“嗯,就那儿吧。”曲琉璃哪也不认识,只能听沉香的。身体也确实是有些吃不消。

沉香自己带着所有买的东西先跑过去跟茶馆小二不知说了些什么,便把东西都交给小二,自己又跑回来接有些站不住的曲琉璃。

曲琉璃的意识清醒的很,奈何这身子不受她的控制,曲琉璃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锻炼锻炼,让身体强壮些才好,走几步就累了这算什么呀。

沉香小心翼翼的扶着曲琉璃慢慢的走进茶馆,坐在二楼一个靠窗户的位置。

“小姐,喝茶。”沉香很是心疼这个身体一直不是很好的小姐,从前是因为大夫人离世时哭的肝肠寸断,泪都流干了,所以一直身体就落下了病根,身子一直不太好,一直也没有好通透。

沉香只能看着小姐,软软的摊在一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而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着急在心里,痛在心里。

“小姐,都怪我没有照顾好你。”沉香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声音都哽咽了。

“哎呀,你别哭了,这和你没关系,我还没死呢。”曲琉璃打打呼了口气,强坐起来,也没感觉比刚才那么累了。

“快把茶端给我。”曲琉璃只能转移沉香的注意力,曲琉璃最不喜欢看女生哭哭啼啼了,很烦的,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曲琉璃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她只能看出人的一些微表情,微动作,来看出他的真实情感。

“哦。”沉香胡乱的抹掉眼泪,双手把茶递给曲琉璃。

“嗯,还不错,这叫什么茶来着?”曲琉璃从来不是个爱茶之人,也不是个懂茶之人,但如今只能用这个来转移话题,希望沉香能不再流泪。

“这个是西湖龙井,等风来茶馆的特色茶水。”沉香一说起这些就立马不流眼泪了,认真的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曲琉璃。

以前小姐虽然不经常出府,但是每次出府都会来,这个茶馆小坐片刻,就是像现在这样,安静地坐着。以前的小姐不爱说话,现在的小姐爱说话了,沉香也为她高兴。

沉香看着曲琉璃看向窗外的美丽的侧脸,暗暗下决心,不管小姐忘了多少事情,她一定会努力帮小姐全部都想起来。

“这个位置视野真的很好啊,能看到整条平安街。”曲琉璃依旧看着窗外,贪恋着这个在现代看不到的景象。

“小姐以前每次来茶馆都会坐在这个位置,也是像现在这样看着窗外,一直看一直看。”沉香仿佛回到了以前的日子,看着曲琉璃。

曲琉璃突然可以理解为什么以前的曲琉璃不爱说话,总爱安静的坐着了,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安静下来的时候,会看到多少不一样的风景。

曲琉璃看着平安街上人来人往,摊主在尽心尽力的吆喝,就是希望自己能多卖一点钱,回去养家糊口,贴补家用。

“曲小姐,好巧啊,竟没想到能在这儿碰见你。”宇文鑫尽量让自己显得绅士些,仿佛真的是碰巧一般。

曲琉璃这才收回看向窗外的眼神,施舍般的看着站在眼前的这个装作风度翩翩的皇子,曲琉璃总是对这个高高在上的皇子生不出好感。总觉得和他做不了朋友。

“也不巧吧?”曲琉璃讪笑的回答宇文鑫。

“曲小姐,相逢即是缘,介意同座吗?”宇文鑫还是想娶曲琉璃,所以派人跟踪曲琉璃,希望能挽回一下,一方面他其实对曲琉璃还是有好感的,另一方面,他也确实是想把曲向江拉到他的阵营当中。

“这不太好吧。”曲琉璃对宇文鑫说不上多讨厌,反正以她多年来做心理医生的直觉,他的心思其实一点都不单纯,所以曲琉璃不喜欢他。但又没有理由拒绝,也不知道怎么拒绝。

“有何不妥?”宇文鑫上前一步就要坐下。

“三皇兄,好巧啊。”宇文城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身穿银色云纹长衫,腰间配戴碧色玉佩,头戴紫金冠,手持纸质折扇的男子翩翩而来。

“广阳王为何会来此?”宇文鑫并不知道宇文城也会来此。

“当然是来赴我未来王妃的约。”宇文城潇洒的打开折扇,俨然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

曲琉璃当然看出了这是宇文城在帮她解围,所以并没有反驳宇文城的话,任他说下去。心下却是在偷笑,果然还是这个广阳王靠谱一点。

“广阳王,我觉得你话不要说得太满,毕竟曲小姐还没有嫁进你广阳王府。”宇文鑫有些着急了,着急的反驳着宇文城,着急的都忘了说本皇子,说成了我。而他却不自知。

“我知道她还没有嫁入王府,所以本王说的是未来王妃,本王觉得并无不妥。”宇文城轻松的应对。

宇文城不慌不忙的样子更让曲琉璃对宇文城的好感倍增。就算要嫁也要嫁像他这样的人吧。不知不觉中曲琉璃已经把自己带入到广阳王妃这个角色当中。

“曲小姐,可如广阳王所说?”宇文鑫在宇文城这里得不到便宜只能转头来问曲琉璃。

“正是如此。”曲琉璃笑着回答,不慌不忙。

“男未婚,女未嫁,怎可轻易见面,更别说还有还有五日你就要嫁进广阳王府了,就这么急不可耐吗?”宇文鑫着急了,口不择言,胡说一通。

“三皇子怕是误会了。琉璃今日前来便是与广阳王商议嫁衣一事。”曲琉璃脑袋轻轻一转,轻松应对。

“这种事情为何不是曲尚书亲自前来?”宇文鑫还不死心。

“父亲这两日为宾客的名单奔波,着实劳累,所以只能让我前来,而且父亲也说过我自己成亲的嫁衣,想让我自己决定,这才派人去告诉广阳王在此见面。”曲琉璃随便扯一个谎,想要瞒过宇文鑫,曲琉璃实在不喜欢这种刨根问底,不依不饶的男生,面上明显有些不高兴。

“三皇兄,可还有何问题?”宇文城观察到了曲琉璃轻微的皱眉头,知道她有些不高兴了,不由自主的就帮着她送客了。

宇文鑫在这里碰到一鼻子灰,再呆下去恐怕估计也是自取其辱,便冷哼一声,一甩袖子,转身走人。

宇文城看着宇文鑫灰溜溜的跑走,便自觉的坐在曲琉璃的对面,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自顾自喝了起来。

“广阳王,我好像也没有请你坐下来喝茶。”宇文鑫一走人,曲琉璃便不用再演戏,又恢复了刚才的面无表情。

“曲小姐别先急着赶人,你不是说要与本王商议你的嫁衣一事吗?本王这就与你商议商议。”宇文城顺着曲琉璃刚才的话继续说,像个无赖一般,也没有因为曲琉璃赶人就恼羞成怒,反而一直笑着摇着扇子看着曲琉璃。

第11章 可真狠毒

“明日我便让锦绣阁的裁缝前去尚书府给曲小姐量身。”宇文城见宇文鑫走远了这才坐下,坐在了曲琉璃的对面。

“我怕广阳王您是误会了,刚才那只是琉璃的推脱之词,当不得真的。”曲琉璃是真的没有想到宇文城竟然当真了,只能耐着性子解释给宇文城听。

“本王当真了。”宇文城笑着打开折扇,一口饮尽修齐给他倒的茶水。

曲琉璃这时候竟有些看不懂宇文城了,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作为一名合格的心理医生,曲琉璃承认,这个人,很难看透,城府很深,但是却没有透露出让人讨厌的感觉。

曲琉璃对这个名叫宇文城,又是自己未来丈夫的的人,却怎么也生不出讨厌来,好像又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更深入的了解他,看透他。

也许一切都是老天爷决定好的,她来这儿,一定有她的道理,也许就是来帮助这个叫宇文城的广阳王的,曲琉璃竟然自己给自己找起了理由,试图说服自己。

“喝茶。”曲琉璃想到这儿羞涩一笑,竟主动亲手倒了一杯龙井茶双手递给宇文城。

看着曲琉璃羞涩的一笑,还有双手奉过来的茶杯,宇文城竟有些看愣了,曲琉璃总是对谁都很冷淡,也很少对人笑,今日竟主动端茶给他,确实是有些让宇文城没有想到。

曲琉璃一直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卑不亢,从来不会像任何的的人低头,就算他是广阳王,她也从来没有低声下气的像那些趋炎附势的人一般,这是宇文城欣赏的。

宇文城立即恢复神情,接过曲琉璃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算是给足了曲琉璃面子。

第二日,锦绣阁的裁缝一早就来到了尚书府候着,等着曲琉璃起床,量身。

崔氏早就让管家来催了好几遍,曲琉璃硬是不管,曲琉璃用过早饭后这才从如意阁慢悠悠的往前厅去。

“琉璃啊,你也太不懂事了,让李裁缝在这儿等了这么久。”曲琉璃刚迈进一条腿,崔氏就迫不及待的发话埋怨曲琉璃。

“李裁缝久等了。”曲琉璃并未多看崔氏一眼,轻轻朝着李裁缝行礼,算是赔罪。

“小人不敢当,小人不敢当。”李裁缝立刻俯身回礼,本就是如此,他就是个做衣服的,就是等上三个时辰,他也是毫无怨言的,岂能当得起尚书府嫡女这一拜啊。

曲琉璃行礼过后就坐在主位,并未说话。看着他二人。

“曲小姐,小人现在是否可以量身?”李裁缝恭敬的问曲琉璃。

“可以。”曲琉璃慢慢起身,表示可以过来量身。

李裁缝拿出工具,快速的帮曲琉璃量袖长,腰围,鞋长…

到底是专业的人,不到一刻钟就量完了,在李裁缝收拾工具的时候,曲琉璃向李裁缝真诚的道了声谢,这声感谢,让李裁缝的动作一顿,他做了十二年的裁缝,从没有一个人会对他说声感谢,从来也没有人看得起过他,却没想到,今日在这尚书府得到了,差点让李裁缝的眼泪掉出来。

曲琉璃说完谢谢就坐下了,并没有看到背对着她的李裁缝的表情。

“李裁缝,可否也替胭脂也量量身?”在李裁缝给曲琉璃量身时崔氏把曲胭脂也叫了过来。

崔氏请这李裁缝请了三次了,次次都说没时间,没想到竟被曲琉璃抢在了前头,既然来了,就正好也给胭脂量量身做一套嫁衣,万不能比这曲琉璃差了。

“小人受广阳王所托,只给曲小姐量身,并未说到他人。”李裁缝不卑不亢的回答崔氏,腰板却挺得直直的。

“既然来都来了,就一并量了好了。”崔氏继续赔笑,还不死心的问。

“二位小姐的婚期在同一天,而小人是万万不能同时做好两身嫁衣的。还请夫人为曲二小姐另请高明吧。”李裁缝如实回答。

“曲小姐,这是嫁衣的图样,你选好了,就差人送来,小人便抓紧开始做。”李裁缝从随身携带的箱子里拿出厚厚一沓图纸,交给站在一旁的沉香。

“那就麻烦李裁缝了。”曲琉璃真心的感谢他。

“那小人就先告退了。”李裁缝行礼后就准备转身告退了。

“沉香,送送李裁缝。”曲琉璃出声。

“李裁缝,这边请。”沉香听命而去。

而在一旁的崔氏与曲胭脂却恨的牙痒痒,曲胭脂本想冲李裁缝发火,却被崔氏拉下来,现在正一脸愤愤的看着曲琉璃。

“曲琉璃,你个贱人,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告诉李裁缝不帮我做嫁衣对不对,是不是觉得我的容貌比你漂亮你嫉妒了?对,一定是这样。曲琉璃,你可真狠毒啊。”

等李裁缝一走远,曲胭脂三步并作两步站在曲琉璃面前,破口大骂,接着瞪着眼睛怒气冲冲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曲琉璃。

因为曲琉璃是坐着的缘故,从崔氏那里看看似是曲胭脂占了上风,其实真实情况只有她二人知道,曲胭脂被曲琉璃的眼神所震慑。

她从来没有见曲琉璃露出过如此的眼神,似王者又似天上的仙女,对仙女,虽然很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曲胭脂只能认命。

曲琉璃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曲胭脂,因为曲琉璃比曲胭脂高一点儿。

“我吗?是我吗?我用得着这样做吗?你说我嫉妒你?哼,说不来也不怕别人笑话?府里随便一个下人都知道我用不用嫉妒你好吗,你也不回去好好照照自己,你区区尚书府一个姨娘生的庶女也敢冲着我堂堂嫡女大喊大叫,骂我是贱人?这尚书府还有没有规矩了?还是崔姨娘没有教好你呢?这是其一。”

“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狠毒吗?真的以为过去的事情我都忘了吗?你以为今天你能站在这里是凭什么?凭你这副容貌?如果我把过去你对我做的那些腌臜事都告诉父亲,你觉得你和你娘还能活到今日吗?过去是我不愿意告诉父亲,希望一家人和气生财,希望父亲不要为后院这些事情烦忧。这是其二。可你们呢?蹬鼻子上脸,真的以为你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没人知道吗?只不过不愿意揭穿罢了。”

第12章 性情大变

曲琉璃眼神坚定着看着曲胭脂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曲胭脂一步一步的向后退。慌乱的眼神与颤抖的双手出卖了曲胭脂,证明了曲琉璃猜测的没错,以前曲琉璃遭受的大多是这母女俩干的。

“你们狠毒,就认为别人也会跟你们一般吗?我会用这种小事来挑衅你吗?过去不会,现在也不会,因为我根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因为你不配。”

曲琉璃一字一句的说,坚定又倔强。

曲胭脂恍惚了,她为何落水后就性情大变,不再是以前那个能忍就忍的曲琉璃,现在的曲琉璃,似是王者,又似天上的仙女,没错,仙女。虽然曲胭脂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现在的曲琉璃确实如此。

“大小姐怕是误会了,胭脂这么小,怎么会做那些伤害大小姐的事情呢,一定是误会了,误会了。”崔氏一把拉过双腿发软的曲胭脂藏在她的身后,脸上赔着惯有的假笑。

而偏偏是这,却更让曲琉璃觉得恶心,母女俩一样的让人恶心。

“那就请崔姨娘把妹妹带回去好好教导,莫要丢了尚书府的脸面才是。”曲琉璃不想再看这副让人恶心的嘴脸,便转身看着另一边。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教导,好好教导。”崔姨娘用眼神制止又想出声的曲胭脂,以免她口无遮拦,说出些不该说的。

说完便连拉带拽的带着曲胭脂回扶柳园去了。

“娘~你方才为何不帮我?你就看着那个贱人这如此欺负我吗?”一回到扶柳园曲胭脂就一屁股坐在红木凳子上,一脸埋怨的看着崔氏。

“胭脂,不要逞一时口舌之快,我们是说不过她的,曲琉璃已经变了,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说的曲琉璃了,要想扳倒她,我们还得从长计议。”崔氏双手紧紧握拳,眼睛眯着,不知道在打什么注意。

“娘,你有什么好主意。”曲胭脂立马靠近崔氏,激动的等待着。

崔氏便靠近曲胭脂,在她耳边悄悄说着接下来的计划…

没有人听到她们两个说了什么,而曲琉璃,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在等待着她…

上午才把李裁缝送走,还没到中午曲琉璃就差人把她选好的图样送回了锦绣阁。

“李裁缝,这是我家小姐让我送过来的图样。”如意阁一个机灵的丫鬟恭敬的把图样双手奉上。

“好。”李裁缝亲手接过她递过来的图样,轻轻放在桌子上。因为毕竟是广阳王传话要认真对待,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主子交待奴婢的奴婢都完成了,那奴婢就退下了。”说完便转身走了。

李裁缝安排好手头的营生就一个人坐下来,打开曲琉璃差人送来的图样。

一打开就有些惊讶了,虽还是他的图样,但上面却有很多修改过的痕迹,不会太华丽,但绝对是绝无仅有的嫁衣,这嫁衣做出来,绝对会轰动九州啊。

不管是图案还是样式,有些新的尝试,又还是原来的样子,不仅看到不会觉得别扭,反而会觉得让人眼前一亮,果真是好想法呀。李裁缝看着曲琉璃送来的图样连连点头,从头到脚皆是满意。

看过之后便着手开始做了,李裁缝不敢怠慢,成亲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可不能耽误了曲小姐出嫁啊,广阳王也不会饶过他的,交给其他人他也不放心,只能自己亲力亲为。而且这副图样对李裁缝来说也是一个挑战,他喜欢创新,不喜欢拘泥。

日子总是一天一天过着,曲琉璃每天去给曲向江平安后就会回到如意阁,一呆就是一天,哪也不去,所以其实避免了好多的意外。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成亲的前一天,曲琉璃一早起来就开始锻炼,这些时日,她每天都会早起锻炼身体,拉伸,跑步,什么都不落下,明显感觉到脸上红润了不少,站的时间久了也不会感觉那么累了,这是让曲琉璃这几天唯一开心的事情。

突然管家急匆匆的跑来如意阁,说老爷让大家都去前厅。

曲琉璃没觉得有什么大事情,慢悠悠的擦汗,告诉管家知道了,她换身衣服就来,管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退下去候着。

管家着急的候着,小姐,你到底知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啊,还这么淡定。管家着急的来回踱步,曲琉璃是他看着长大的,更多的是同情这个很小就没有母亲的孩子,过去的很多事情他都知道,但他作为一个下人,没办法掺和主子们的事情啊。

如今,又出了这种事情,也不知是真是假,一切都是未知数啊。

“走吧。”曲琉璃梳妆整齐后这才慢悠悠的出来,示意管家可以走了。

曲琉璃当然看到了管家的着急,以及他额头上的汗珠,但她知道,她不能慌,她一慌就更没人能帮她了,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她必须稳住。

等曲琉璃进了前厅,看到所有人已经都到齐了,而崔氏则跪在地上抽泣。

“父亲。”曲琉璃轻轻行礼,算是个请安。在来的路上,曲琉璃已经从管家那里了解了事情的大概,她就知道崔氏娘俩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她的。

曲琉璃内心冷哼一声,终于还是按耐不住了吗?要出招了吗?就这么想扳倒我吗?

曲琉璃嘴角噙着一丝不易让人察觉到嘲笑,慢慢朝着曲向江走过去,站在曲向江的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崔氏。

“父亲,崔姨娘为何跪在地上?这是发生了何事?”曲琉璃装做惊讶的问曲向江。

“就是你,你还好意思问发生了何事?崔姨娘近几日总是感觉心口像针扎一般的疼,请大夫看了也查不出来到底是何原因,昨日这才去请了道长,请道长做法,道长发现有人擅自用九州国的禁术来害人,兹事体大,姨娘不敢擅自做主,这才不得不请父亲来做主。”

曲胭脂抢在曲向江面前说出口,义愤填膺的样子仿佛真的是为崔姨娘出头一般。

纨绔俏王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纨绔俏王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纨绔俏王妃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