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我的夫君是权臣陆归远李长乐结局完整全文

来源:zzy 作者:海棠春深 时间:2020-03-26 15:53:17 主角:陆归远李长乐

我的夫君是权臣陆归远李长乐结局完整全文

我的夫君是权臣陆归远李长乐

海棠春深小说作品《我的夫君是权臣》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针锋相对

监狱血腥味十足,有很多惊悚的画面,好好的人进去都会脱层皮出来,何况还是怀着孩子的孕妇。也没谁对她用刑,就等着生下孩子再说,谁曾想她自个不经吓,一天夜里忽然大喊大叫,继而发动,血崩。

九月产子,一命呜呼,至于反诗是不是她所写谁,都不能确认。

被抓捕的人就这么死了,留下一个刚出生的男婴,远宁太守将此事上报给朝廷,朝廷抄了陆家,陆老爷被发配流放。其子陆归远入赘别家,又手上有父子恩断义绝的文书为证,并未受到牵连。

陆老爷子被流放前,唯一的心愿就是见自己儿子一面,封太守答应,叫了陆归远去。

押送犯人流放的钦差走远。

父子二人面面相对。

陆老爷子声音颤抖的问:“是不是你?”

他那妖异的瞳孔望着自己的父亲,嘴角绽开一抹笑:“陆小夫人死的那天晚上,也是这么问的。”

陆老爷子一瞬间绝望了,鼻涕眼泪涌出来:“算我求你,别对你弟弟动手。”

他只是微笑,并不给予承诺。

这场风波里最可怜的是男孩,被送入婴幼堂,专门给孤儿的去处。陆小夫人期盼的儿子,陆老爷子的老来子,他的去处成了天大的笑话。

待一切尘埃落定,成了众人茶余饭后嚼舌根的另一桩玩笑事儿,昔日伫立在远宁的陆府顷刻间灰飞烟灭。

陆归远砸起锅来真是又准又狠。

偏偏谁也想不到他的头上。

李诚还叫他过去安慰了两句,说:“以后李府就是你的家。”

连柳氏都待他更加和善了些。

他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李长乐觉得甚是虚伪,心里暗暗想,此人从真小人变成伪君子了。

陆府的倒下并未对远宁造成什么困扰,太阳照常升起,日子照常过。除了有人借机奚落陆归远几句,天下天平。

即便是奚落也没有太多的机会,因为二人去书院读书了。

先前李诚病倒,李长乐不仅没参加科举,连书院都没去,如今父亲身子大好,读书还是要去的。书院在远宁与临县边界处,离家远,需要离家外住,所以早上要向父母以及长辈辞行。

老太太的正院早晨人一向是很多的,各自落座,站立,无数双眼睛打量来打量去。

李长乐和姐妹们都不熟悉,自小她们是绣花,自个是读书,跟着父亲出去跑,完全是当着男孩子养大的。

府里读书的姑娘就她一个,一来是因为她是长房唯一的孩子,二来是她的确有读书方面的才能。

不过老太太对于这样的才能嗤之以鼻,在她看来姑娘家家就是应该温顺有趣,读书什么的是爷们的事情,女人做好自己本分即可。

“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也没见读出了个什么,你还读书做什么?”

“立身以立学为先,立学以读书为本。”李长乐眼帘低垂,不紧不慢的回答。

老太太眉头一皱,不耐烦道:“读书当不了官就是白读,你哪来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说法?”

李长乐淡淡道:“这话不是孙儿说的,是六一居士说的。他曾任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等职。”

之所以把职位扯出来,就是为了堵人的嘴巴。

老太太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眼睛瞪得圆圆,眼角皱纹都被撑开:“那书上有没有教导你要有孝道,你父亲身子还没彻底好利索,你不照顾你父亲你去哪里?”

“照顾夫君是妻子的职责,娘放心,我会照顾好大爷的。”一向柔柔弱弱的柳氏飞快的说了一句,脸色微微苍白,显然也是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老太太皮笑肉不笑:“你觉得妻子的本分你做足了么?身为妻子居然不能为丈夫开枝散叶,当真是无能。”

柳氏深吸一口气道:“娘教训的是,EX一定会严厉督促长乐读书,让她夫妻二人好好上进,耗能为大郎分忧。”

倒是各房孩子多,但除了大郎其他六个孙子辈的少爷都没有功名在身,还不如长乐呢。

柳氏一向是柔柔弱弱,如今不软不硬起来让人惊讶极了。

实在是那日陆归远的话给了她触动。这孩子没有母亲只能自己硬撑着,那长乐有母亲,母亲怎么不能给她遮风挡雨呢?

她习惯了顺从,想要减少事端,但这样她们还紧逼不舍,那她就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女儿。

老太太习惯她的柔顺,一时之间竟没说上话。

赵氏见状连忙道:“你去读书也就罢了,归远去做什么,他父亲闹了那一茬,看着我们李家的面子才没降罪,读书科举这条路是万万走不通的。”

陆归远的嫁妆可都还牢牢的被他握在手里,她惦记的不得了。

陆归远噗嗤一声:“你们李家的脸可真大呀,这么有面子。”说的是无不讽刺。他在有人发飙之人,飞快说道:“我去学院是为了教书,院长说我满身才学莫要空付,总要有施展的地方,如此可能走了?若是去吃了,书院亲自派人来叫人就不好了。”

“走走走,倒要看看你们能走出什么新花样来!”老太太眉目一沉,手中的佛珠重重一甩,狠狠的盯住了柳氏。

长乐心想,自己一走了之还好说,母亲怕是要吃苦了。老太太没事儿都要为难呢,何况是有事儿。

之所以急着离开家,就是想要个孩子又怕遭人毒手,无论如何都要离开那群人。

虽说能离家去书院,但老太太还是留了一手,安排了个丫鬟同行,还是老太太跟前最得脸面的丫鬟,若梅。

没离开家也不好弄的太僵,只得将这丫鬟带上,还有六六英武一行五人加个车夫就去了书院。

书院年头很久,远宁出院也是远近闻名的地方。

马车里,长乐就问:“院长何时请你去当教书先生?我怎么不知道?”

陆归远呵呵一笑:“你自然不知道,因为压根没有的事儿,怕那帮人不放人,我随口胡邹的,毕竟你这么急着要孩子,我要是不跟着你去,回头你书院读书三载带个大胖小子回来,我就喜当爹了。”

长乐嘴角抽搐。

第11章 进书院

一个帘子之隔,和车夫一起坐在外边的若梅同样嘴角抽搐,现在是天高皇帝远么,两个人说话都不防着她了。

因为有老太太的嘱咐,她是寸步不离三小姐的,其余的两个人被安排到了另一个车厢里和各种生活用具在一起。她跟着小姐又不能进车厢,就只能在外边吹冷风,深秋将要入冬,这风跟刀子似的,在老太太跟前当半个小姐养的若梅哪里吃得下这种苦,抵达书院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脸通红,发起了高烧。

远宁书院建立在山中,说是为了磨砺学子,远离尘世喧嚣。实际上远宁书院最初的建造人穷,在山里有个小屋,这是书院的蓝本,慢慢发扬光大。

一些商户嗅到了敏锐的气息,纷纷包围过来,和山脚下的农户们一起做起了学生的买卖。

租了一个民户的小土院子花了二两银子,陆归远扔高自己的钱袋在手中把玩,撇了撇嘴道:“环境太差, 有钱都没地方花。”

这话带着他爹给的嫁妆,出手那叫一个阔绰。这次出来车厢里一半放着的是银两,一半是书。

李长乐作为长房嫡女能得到的银两少的可怜,毕竟每个月的银钱都是公帐里走,二房赵氏把持中馈,嘴上说着家里不宽裕,缩减钱财,看似公平大家银钱都一样,实际上谁不是暗自有补贴。

大房穷,还不比三房在外做生意。

李诚另的是衙门官职,做得八品地方小官,那点工资更是什么都不够干,一家人的日子紧紧巴巴,当然比普通人好。

她看着陆归远一副暴发户的样子,羡慕又嫌弃的说:“满身铜臭味儿。”

陆归远把钱袋子往她鼻子下,问:“好闻么?”

那钱袋子里是金子。

李长乐被他这一举动晃瞎眼睛,遵从了内心:“真香。”

二人在这里不着边际的聊天斗嘴,那边丫鬟小厮已经将若梅拖了进去,翻着若梅的包裹,果然找出了麝香一类的东西。

英武通通丢了,又放进去差不多的药材进去,模样相同,作用嘛,就只有加进去让水好喝一些的作用。接下来准备在小村庄里把若梅定死了,玩一个严防死守。

李长乐不大关心,因为她要进书院了。

书院是不可有侍从的,读书的都是自食其力,衣着也统一有校服,贫富差距并不能体现出来。

书院有住所,读书人都要在书院中住,几个人一间屋子,男女分开而住。

她之前因为父亲生病请假,如今要回去自然便回去了。

倒是陆归远这里不大好处置,他心也大,道:“你先去你的,院长肯定会问起我,到时候你随即应变。”

李长乐想想,也只好这样了。

心中又忍不住叹惜,明明中了秀才,该是要风风光光回去的。

书苑里分成好几个班,唯有功名者,童生,秀才,至于举人是半工半读,由院长亲自教导,闲暇时候他们会充当老师教一教后辈,总体来说很清闲。

李长乐这么多年一直待在童生班,但能去举人班里蹭一蹭课,也没谁不服气的,都知道她学问好,可就是太倒霉了。

山中气温要更低一些,丛林茂盛,在一片丛林中有书院伫立,人数越来越多,书院几次扩建已经形成不小的规模。

皇帝重视学子还特意下放银两给书院用于扩建招揽学子等等,院长有了钱,便对天下寒门子弟敞开,也将君子六艺抓的很紧。

今日回来,便发现大家在上射课。

“长乐回来了。”

“长乐!”

有一声就有第二声,漂亮的女孩子在男生扎堆的地方总是受到很多的欢迎,大家课也不上了,围着她转,同窗友谊还是比较牢固的。

授课的老师是长乐的二师兄,是个严肃又古板的老学究:“长乐,你父亲身体怎么样?”

长乐拱了拱手,向大家行礼,回答道:“父亲身体已经没有大碍。”

听到这句话大家都是松了一口气。

松了口气后又纷纷惋惜,李长乐又一次错过了秀才考试。

二师兄一直颇为看重她的才能,深深痛惜,叹气道:“你的才能大家都知道,眼下就当做是历练好了,肯定有你一飞冲天的时候。”

“二师兄说的对!长乐你别着急。”顾衣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看上去没心没肺:“在跟我当两年同窗呗。”

这位是富人家的公子,也是家中独子,在溺爱之下没养出什么骄纵的性子,反而有些天真无邪。

“就是,童生多好,咱们读书还不深,秀才班整天死气沉沉的,也都上了年岁,一个个眼高于顶没意思透了,咱们偶尔还能下山玩玩呢。”这位说话的名叫赵至隼,那就是个活脱脱的纨绔子弟,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我也不读书,怎么靠上的我也不清楚。他是外省人,父亲官居五品,作为小儿子的不争气体现的淋漓尽致,后来惹怒了他爹,被扔到了远宁书院来了。

这二人跟李长安的关系都不错,故而先开口安抚。

长安笑着道:“能和诸位同窗是我的福气,也愿意能继续同窗之缘。”

“咱们班上考上了两个,落榜了十个,还有三个没参加,四个人没归队,你不是唯一一个。”赵至隼笑嘻嘻的就要伸手去搭她肩膀。

二师兄见了神色肃穆,呵斥道:“干什么呢?”

大家都是一怔。

“长安成亲了,不比从前。”

清国民风开放,少女纵马长街也是常有的事儿,扮作男子去青楼里一探究竟也不是没有,平日里掰手腕闹着玩,出去踏青远足都不是什么大事儿。

礼义廉耻是一到分界线,不越过界那就不算什么。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

长安成亲了。

大家这才想起来,班里唯二的一朵花没了,顿时哀嚎一片:“云姐考上了秀才搬走了,唯一的名花还有主了。”

赵至隼气道:“我这才想起来,你回家我们都替你担忧着,结果传回来信说你成亲了,封太守家的那个小子?”

第12章 小人行径

消息流通没那么方便,他们只知道自己成亲了,成亲对象是谁还不清楚。

李长安觉得自己接下来宣布的消息估计会让大家震惊。

“封觉跟我提出了退婚。”

顾衣呆了呆,捏紧了自己的拳头,生气道:“退婚?无缘无故的退婚?还是在你父亲腿伤后退婚?”

二师兄眉头紧锁:“听说封觉在京中书院读书,也是远近闻名的君子,怎么能做出如此趁人之危的小人行径?”

众人纷纷不齿。

赵至隼更是大手一挥道:“没事儿我娶你。”

“不用了,我已经招了上门女婿,因为事情着急所以才没通知各位同窗,还请诸位海涵。”长安一一行礼,当时时间紧迫来不及传递消息,二来她也是不情不愿和陆归远走到一起,自然也就没和同窗门说。

顾衣叹惜道:“我听人说,上门女婿都是穷,但是长的好看的小白脸。”

李长乐想起陆归远出手阔绰的样子,沉默。

赵至隼摸着下巴道:“急急忙忙的成亲,估计是你家长辈急着把事情翻篇,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品还不好说,说不定好逸恶劳,好吃懒做,好色忘义。”

她想起对方在自己父母面前殷切的样子,再次沉默。

二师兄也惋惜自己小师妹的姻缘,道:“夫妻之间若差距太多也让人痛苦,你是饱读诗书之人,若对方是个不同文墨的纨绔子弟也难以和睦。”

她想起陆归远是秀才第一人,而自己是童生,果然要努力了,不然夫妻差距太大。

因为一直不说话,反而是其他人七嘴八舌的惋惜,气氛一时间有些低迷。

赵至隼强打起精神道:“其实也没那么糟糕,至少你嫁的人不是陆归远。”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说完这句话以后李长乐的神色明显古怪了一分。

“对对对。”顾衣附和道:“谁和陆归远成亲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

“他也没那么糟糕吧。”长乐支支吾吾道。

二师兄提起这个就来气:“小师弟也太过分了,秀才头名大家都为他高兴,可他居然不来书院了,也没派人来说一声!师父那里居然都不理会,太让人失望了。”

长乐低声道:“也许他有苦衷呢?”

赵至隼冷笑一声:“什么苦衷让他来不了,难道是眼睛瞎了不认路?”

嘿,还真让你猜中了,不过他只瞎了一只眼睛。

大伙都说:“无论你和谁成亲,都是我们心中的大才女!”

李长乐感动极了,吐出三个字:“陆归远。”

场面一静。

顾衣呆呆的问:“你叫他名字干什么,他没回来。”

李长乐盯着疑问的目光,迎着头皮道:“我成亲了,对方是陆归远。”

赵至隼套了掏耳朵道:“啥?!”

这是什么鬼消息,这是什么鬼夫妻组合?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成亲了?!!

每个人眼中都写满了问号,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一定是的,否则李长乐和陆归远怎么可能成亲?

赵至隼哈哈笑道:“你逗我们玩呢对么?”

这是他最后的倔强,也是众人最后的希望。

李长乐低头没吭声。

死一般的寂静过后,就是喧闹的爆发,大家再也站不住了,飞奔出去大喊道:“李长乐和陆归远成亲了,肯定是陆归远用了什么卑鄙手段,大家打死他!”

“对对对,这个小人最恶心了,上次和他辩论,他居然用白马非马这种辩解不开的论点作为论题,还说反正他怎么都能赢我,当然是用个轻松点的比较好。”

“我上次提出仁政,他非说我是妇人之仁,在我耳边叨咕法家的政策,原本我写的好好的仁政,最后写成了变法陈辞。”

陆归远最大的罪还是他总是孤傲的样子,不屑于众人,仿佛他已经看透一些,而大家还只是幼稚园学童而已,他和众人在一间教室里读书实在是屈尊。

太讨厌了。

顾衣眼中含泪问:“是不是他逼迫你嫁给他?”

李长乐眨了眨眼睛:“他入赘我,算是他嫁给我!”

“天呢,陆归远居然入赘!”

“万万没想到,是太阳和月亮换了位置吧,星星怎么出来了,我好晕啊!”

大喜大悲,大笑话。在不敢置信之余,纷纷乐出声来,入赘女婿是要被轿子抬过去,还要盖红盖头的,跟新娘子似的。

赵至隼脸色难看:“他没在成亲当日血洗礼堂?”

李长乐艰难的摇头,他血洗了他家就是了。

如果不是对方眼睛有问题,打死也想不出对方会入赘。

大家都是屈服于命运,长乐娶了他也是一种屈服。

赵至隼摩拳擦掌:“要是他敢动手,你告诉我,我帮你揍他。”

顾衣犹豫半天,小声地说:“说不定他会下毒。”

李长乐苦涩一笑,陆归远的名声真的很差,得罪了很多人啊。想当初自己也是讨厌他的其中一个,现在嘛,讨厌也没用了,毕竟成了亲就是自己的人了。

二师兄呆了半晌,拉着长乐到一边去,小声道:“那你知道他怎么不回来和老师说上一声?老师高兴地不得了,就等着他回来,还给准备了一份文房四宝。老师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还是很失望的。”

“这其中有些缘由。”李长乐眼眸黯然:“他被继母所害……在山脚下,实在是没法见老师……”

二师兄隐约明白了一些,当即严肃道:“说什么傻话,我现在就下山把他抓上来!”说完匆匆而去。

赵至隼在远处惆怅的大声感叹:“就过去了几个月,怎么会发生这么多的变故,我宁愿你的入赘女婿封觉。”

其他人纷纷附和。

封觉来过一趟书院,从外表来说称得上品茂端庄,行走坐卧无一不笔直,言语谈吐透着温和,院长还曾称赞他是个正儿八经的君子。

书苑里暗恋长安的不在少数,可封觉来了一趟大家都服气,认为两人在一处的确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谁曾想啊,知人知面不知心,竟然在姑娘最困难的时候选择了退婚!

我的夫君是权臣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我的夫君是权臣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我的夫君是权臣小说全文

我的夫君是权臣陆归远李长乐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