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南境战王徐逸徐灵结局完整全文

来源:zzy 作者:飞爷 时间:2020-03-26 15:47:50 主角:徐逸徐灵

南境战王徐逸徐灵结局完整全文

南境战王徐逸徐灵

飞爷小说作品《南境战王》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我最后悔跟徐逸做过朋友!

当红叶朝他们走去时,二人眼中满是傲然与不屑。

能够成为一省总督的亲兵,已然代表了他们的实力。

一个女人,且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站在我眼前?

“再进一步,杀无赦!”随着红叶的接近,二人身上汇聚起浓浓杀意。

再漂亮的女人,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红粉骷髅。

不分男女,只分友敌!

红叶的脚步并未因这杀伐果决的威胁而犹豫丝毫,依旧是干脆利落,淡然从容。

呼……

狂风卷起落地,也吹动了红叶披肩的秀发。

一个遍布老茧的拳头,在她眼中急速放大。

啪!

红叶那看似柔弱无骨的手掌,竟然将对方刚猛霸道的拳头稳稳停住!

这极致的落差感,看得人惊心动魄。

攻击红叶的总督亲兵也是高手,瞳孔收缩之下,当即抬腿。

但他快,红叶更快!

三十七码的军靴,在他抬腿之前,就已经踹到他的膝盖,同时窈窕身躯借力而起,另一只脚准确无误踹中他的胸膛。

亲兵身不由己,蹭蹭往后倒退几步,而红叶则在半空翻了个跟斗,自然落地,潇洒帅气得一塌糊涂!

“一起上吧。”红叶勾了勾手指。

两个亲兵勃然大怒,彼此对视,瞬间袭向红叶。

他们已经看出红叶的不同凡响,根本不会考虑‘两个大男人联手欺负一个女人’会不会丢脸这种无聊的问题。

唯有斩敌于阵前,才是王道!

二人分兵明确,一力量刚猛主攻上,一速度敏捷主攻下,配合得天衣无缝。

徐逸不由点头。

狄长存此人虽然是杂念多了些,但手下倒是训练出不少精锐。

这俩亲兵,若是再上几次战场,就有资格加入牧天军了。

面对二人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红叶却应对得游刃有余,甚至还有时间朝徐逸笑。

下了战场的红叶,少了几分肃杀,多了几分俏皮。

终归是双十年华的青春少女,徐逸乐意看到这一幕。

总比尸山血海,将她洗礼成一个只知道杀敌的铁血机器来得好。

交战不到十回合,红叶一脚横扫。

二人抬手抵挡,却难以挡住那纤细的长腿中,蕴含的恐怖爆发力,不禁又是蹭蹭往后连退数步。

他们很清楚,这是红叶手下留情的缘故,否则他们此刻,绝不会还是完好之身。

羞愤难当!

猛的,二人伸手入怀。

拔枪、上膛、瞄准!

一系列动作,在不到一秒钟之内全部完成!

“滚!”

持枪亲兵,再度厉吼。

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红叶笑意更浓。

嗖!

突然间,红叶消失了。

“不好!”

两亲兵下意识心头一颤,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可是还没等他们扣下,便感觉到手指一疼,下一秒,手中空了。

红叶站在二人身前半米处,枪口各自抵在二人的眉心。

两人脸色惨白,满是惊骇。

红叶没有开枪,双手把玩一番,撇嘴摇头,手影翻飞,两把热武,在刹那间,成了一堆零件,叮叮当当的掉在地上。

“多谢不杀之恩,但我们,还是不能让你过去!”两个亲兵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倨傲不见,杀意尽消,双手抱拳依旧挡在红叶和徐逸身前,眉宇间带有死志。

显然,想过去,除非杀了他们。

“不知趣的蠢蛋!”红叶俏脸一沉。

徐逸微笑开口:“红叶,换了你手下的兵,他们只会更刚烈。”

红叶低头笑:“他们可没这般废物。”

两亲兵:“……”

好想自尽!

徐逸瞪了红叶一眼,对二人笑道:“我没有恶意,烦请通报狄总督一声,徐逸来访。”

停顿了片刻,徐逸从兜里拿出一枚徽章,递给其中一个亲兵:“把这个给狄总督看,相信他不会拒绝见我。”

徽章呈圆形,通体火红,雕刻朱雀,御风而翔。

任何一个看到这徽章的人,都会感受到朱雀的愤怒,似乎要把这苍穹都焚烧一空。

亲兵先是一颤,而后眼中便绽放出极致的兴奋与敬畏:“朱雀军!”

……

红墙绿瓦,亭台楼阁。

曾经属于徐家的庄园,如今是重省总督狄长存的地盘。

大门外,四个年轻人正在耐心等待狄总督的接见。

或许是等得无聊,其中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微微一笑:“各位,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一个消息?”

“嗯?赵越名,你又听到什么消息了?鼻子很灵嘛。”

开口询问的,是李家的二少爷,李运通,他与赵家大少赵越名不太对付。

赵越名瞥了眼不远处脸色苍白的青年,并不理会李运通的暗骂,依旧笑道:“徐逸回来了。”

“徐逸?”李运通不由思索起来。

似乎没听说过这个人的存在。

另一侧,从头到尾,目光平静,看着一片片银杏叶落地的周家大少周俊鑫,平静开口:“九年前的徐家废物,徐逸。”

脸色苍白的青年,不由眼角一跳。

“哦,原来是他?不是说他早就死了吗?居然还活着,现在有胆子回来?”李运通恍然大悟。

赵越名似笑非笑的看着面色苍白的青年,道:“王逢源,你以前跟徐逸关系不错,应该知道他没死吧?”

王逢源,巴山郡王山集团董事长之子。

九年前的王山集团,还只是一个市值不过二十万的小公司,王逢源性格懦弱,总被人欺负,但与徐逸关系极好。

说他是徐逸少年时代唯一的朋友,也不为过。

而王逢源的妹妹王露茜,更是和徐灵同班同学,在她有意巴结下,二人很快亲如闺蜜。

徐逸曾要求父亲徐云曜帮助王逢源一家,徐灵也在旁边为自己闺蜜助力。

经不住儿女双双请求,徐云曜觉得王山这人也确实有几分头脑,所以便扶持了王山集团。

王山集团在徐家的帮助下发家,却在徐家崩溃时,五大家族瓜分之后,毫不心软的落井下石,且立刻转头对孙家摇尾乞怜。

王露茜更是迅速斩断与徐灵的关系,还当面奚落嘲讽,坦言之前跟她做朋友,不过是为了想找个靠山。

徐家倒了,徐灵也从‘巴山郡的小郡主’变成了贫民窟的残废乞丐,要不是有汪不仁照顾,徐灵早就死了八百回!

这样的徐灵,有什么资格跟她王露茜做闺蜜?

孙家二少孙厉辉,还以为是王露茜隐瞒了徐灵没死的消息,殊不知,从那次之后,王露茜已经八年没再见过徐灵,早已经将这样一个人彻底忘得干干净净!

眼下,当赵越名向王逢源问及徐逸的消息时,王逢源心头一颤,面色难看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年少时跟徐逸做过朋友,赵大少,我比你更希望他死在外面,永远回不来!”

第11章 君子之交淡如水!

王逢源这话一出,赵越名、李运通,包括似乎对其他事物都不在意,只是专心看银杏叶落地的周俊鑫,都眼角一挑,露出鄙夷之色。

“我说真的!”

王逢源苍白的脸上,泛起不正常的血色,急促道:“就因为跟徐逸有旧,我一家四口差点被扔进长江喂鱼!徐逸那个废物,我恨之入骨!幸亏孙厉光大少救了我们,我自然感恩戴德,以孙大少马首是瞻!”

“所以,王逢源你只是一条狗,没资格跟我们站在一起,懂么?”李运通冷笑道。

“我……”王逢源浑身颤了颤。

赵越名、李运通、周俊鑫三人,彼此不对付,但也站得很近。

唯独他王逢源,与三人起码有五米的距离。

这五米距离,宛如鸿沟,除非是某一天他王家也能称之为家族,否则永远都不够格。

浓浓的羞辱感,在王逢源心中蔓延,他低着头看地上,眼神怨毒得可怕。

但,无论他多么怨恨,却始终无能为力。

毕竟他王逢源,确实只是孙厉光的一条狗!

嘎吱。

厚重的大门打开,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大步走出。

他是狄长存的心腹,也是狄长存麾下州军总参,高金成。

“高爷!”

高金成一出来,赵越名四人,当即双手抱拳,恭敬行礼。

“高总参!”

高金成正要说些什么,忽然间有呼喊传来。

侧头看去,两个亲兵,身后跟随着一男一女,大步走来。

高金成眉头微皱,但却没有开口呵斥,目光放在了那一男一女身上,神色变得有些凝重。

这两人,他看不透!

特别是那神色淡然,面带笑意,边走边打量四周,露出缅怀之色的男人,更是让高金成有种如看深渊的感觉!

蓦然,徐逸对上了高金成的眼睛。

高金成手臂上,鸡皮疙瘩迅速而起!

一种莫名的颤栗,在心中蔓延。

当你凝望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着你!

“你是……徐逸!”赵越名的声音响起。

他露出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九年不见,变了不少啊,我还以为孙二少骗我,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敢回来!”

周俊鑫、李运通、王逢源,三双目光,死死盯着徐逸。

特别是王逢源,看着徐逸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仿佛看到了九年前,那个总是告诉自己,越是被欺负,越要坚强的少年。

极为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羞耻?愧疚?怨恨?

或者,是源于对徐逸的愧疚,让自己内心产生羞耻感,又因为自己的羞耻,从而怨恨上徐逸。

“王逢源。”

徐逸没有理会赵越名,没有理会李运通和周俊鑫,甚至都没理会高金成这个地位显赫的州军总参。

他第一时间看向王逢源,带着淡淡的笑容走来。

“好久不见,你……”

“徐逸,我跟你不再是朋友!”

没等徐逸说完,王逢源眼中爬起猩红,冷声喝道:“我很后悔曾经跟你做过朋友,你我之间,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所以,请你不要跟我打招呼,不要自认为跟我很熟!君子之交淡如水,九年时间,已经冲淡了一切!想找你麻烦的人很多,不要牵连我!”

徐逸沉默了。

他知道王逢源做了孙家大少孙厉光的狗,知道他这些年活得不容易。

也知道,王山集团,面临着巨大的债务危机,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而孙家并没有打算帮他。

回首少年,知心朋友仅此无二。

本来,徐逸还想帮帮他,灭掉孙家之后,由他主掌孙家遗留的家业。

但现在……

呵呵。

世间变幻莫测至极,不过人心!

徐逸笑了笑:“君子之交淡如水,如你所愿。”

“徐逸,你特么是聋子?本少跟你说话呢!怎么?出去九年,以为自己成大人物了?”赵越名眼神冷冷的道。

随后,他更是气得咬牙。

因为徐逸从头到尾,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仿佛他堂堂赵家大少赵越名,只是一团空气!

“呵……好,很好!我看你嚣张到什么时候!”赵越名强行按捺下心中的愤怒。

这里毕竟是狄总督的地方,不是赵家。

一旦徐逸踏出庄园……

赵越名拿出手机,快速发出消息,而后冷笑连连。

李运通和周俊鑫只是好奇的看了几眼徐逸,倒是没主动说话,有赵越名的前车之鉴,何必强找存在感?

另一边,两个亲兵已经向高金成汇报了情况,并且将徐逸给的朱雀徽章,也给了高金成。

高金成表情凝重,暗道难怪如此。

朱雀军,南疆曾经的第一军团,当之无愧的王者之师,与北境的玄武军、东海的青龙军、西原的白虎军齐名。

后来,牧天战神徐牧天,组建牧天军,朱雀军便退居南疆第二。

可即便如此,朱雀军的恐怖战力,也是名震世界。

这一男一女,竟然是朱雀军的人,难怪看不透!

等等!

高金成眯了眯眼,问道:“你是徐逸?九年前巴山郡首富,徐云曜之子?”

“是我。”徐逸点头。

一抹玩味,在高金成嘴角浮现。

虽然当初他不屑与满身铜臭的商人有交集,但也听闻过徐云曜义薄云天的传闻。

所谓为富不仁,无奸不商。

但徐云曜倒是经常开仓放粮,救济穷人,且旗下各大产业,经常到贫民窟选工人。

多年前四海不平,波浪滔天。

南有苍茫乱战,北有猎国犯境,东、西,也不安稳。

徐云曜往战场送过金银财物,也送各种物资,当之无愧的正义之士。

可惜,不久后,徐云曜便被安上了‘强犯’的罪名,不喊冤不叫屈,干脆利落跳楼自尽了。

徐家也因此烟消云散,湮灭在岁月里,不起丝毫波浪。

据说徐云曜唯一的儿子,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现在么……

有趣!

“徐大少,请!”高金成侧身,对徐逸敬了个军礼,示意他进去。

徐逸回了个军礼,大步向前。

红叶落后徐逸半步,步伐沉稳。

“高爷,我们等候多时,徐逸这个废物……他凭什么?”赵越名神色里带着藏不住的愤慨。

李运通满是不解,周俊鑫也眉头紧皱,心中默默思索。

“就凭他是南疆朱雀军的人。”高金成看向周俊鑫,笑眯眯说道。

朱雀军!

四人各自一惊。

“虽然身披长袍,但我勉强看到一颗金星,这位徐大少,起码也是个少尉哟。”高金成有意无意,再度开口。

朱雀军少尉!

还起码!

如此说来,岂不是比赵钱孙李周五家的各位少爷,出息太多!

徐逸是废物,他们这些人,又算什么?

“他!这个废物!居然混到这个地步了!”

王逢源瞳孔等大,心脏狠狠抽了一下。

看着逐渐紧闭的大门,他连呼吸急促起来。

一抹淡淡的悔意,在眼底浮现。

第12章 我来自南疆!

步入大厅,徐逸眼中泛起一抹恍惚。

狄长存买了徐家庄园之后,没有做什么改变,装修布置等,依旧是徐逸记忆中的模样。

似乎,徐逸还是那个十六岁的柔弱少年,很快徐云曜就会气冲冲的走出来,喝骂他烂泥扶不上墙,然后穿得跟小公主似的徐灵,就会娇憨可爱的赖在父亲怀里撒娇,帮哥哥转移火力,并朝他俏皮的眨眼睛……

年少不懂何为家,归来时,却已无家可归!

徐逸身后半步的红叶,心中蓦然一痛。

这个让她甘愿跟随一生的男人,身躯依旧如山岳一般挺拔,但那满心的孤寂落寞与惆怅,却是遮掩不住!

“放肆!见了总督,为何不敬礼?”

一声呵斥,将徐逸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微微侧脸,狭长的眸子看向出声之人。

只这一眼,身穿战服的亲兵队长,便不由自主倒退了一步,脸色惨白中,身躯微弓,右手下意识就放到了腰间枪套上。

他感受到了莫大的生死危机!

“恒庆,退下!”沉稳的声音响起,即将拔枪的亲兵队长这才重新站直,再度往后退了两步。

沙发上,坐着两个人。

狄长存身穿长衫马褂,国字脸不怒自威。

而在他身旁,则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绝色女子,不用说,这位绝色,就是国际一线明星,秋雅晴。

“总督,这位先生,是九年前的巴山郡首富徐云曜的公子,徐逸,来自朱雀军。”后进来的高金成开口说着,并将朱雀徽章还给了徐逸。

“原来是朱雀军的高手。”狄长存点了点头,却没有起身。

身为一省总督,他的身份地位,不弱于天龙百位将领。

徐逸微微一笑,双手抱拳:“久闻狄总督大名,一直无缘得见,今天一看,确实如传闻中一般,国之重臣,威风赫赫!”

狄长存笑着摆手:“徐先生过誉了,本总督不过是祖上蒙荫罢了,倒是南疆朱雀军,名动天下,其内无一不是身经百战的铁血战神,令人敬佩,请坐。”

徐逸含笑点头,在狄长存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红叶上前一步,稳稳立于徐逸身后,一直沉默不语,存在感极弱。

狄长存却是注意到了红叶,眼中闪过一抹讶色。

他之前本以为红叶是徐逸的同伴,二人身份相当,现在看来,这个所谓九年前人们口中所谓的徐家废物,倒是不容小觑。

“徐先生今日来找本总督,有什么事情?”狄长存问道。

徐逸笑道:“狄总督既然这么干脆,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

说着,徐逸环顾四周,感慨道:“这座庄园,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虽然物是人非,但还是想要留着有个念想,所以,想向狄总督讨个情面,把这本就就属于徐家的庄园,买回来。”

“买回去?”

一听这话,狄长存脸上的笑容就散了下去。

“当然,我不会让狄总督吃亏,三年前狄总督以三千万的价格买下,今天我以八千万的价格回购。”徐逸继续道。

八千万!

徐逸出的这个价格非常良心,狄长存绝对不亏,反而是大赚特赚。

可是,狄长存在意的,却不是钱。

“这座庄园,本总督早已经送给了夫人,下个月,我与夫人就会在这里举办婚礼,徐先生,到时候欢迎来喝杯喜酒。”狄长存道。

他的意思很明显了。

想讨杯喜酒喝可以,想讨个情面,休想!

徐逸眉头微皱:“狄总督,虽然我在此时要买回庄园,确实不太近人情,但这庄园对我而言,意义非凡,不如这样,为表达我的歉意,凑个九千九百九十九万,祝贺狄总督与秋小姐,天长地久,永结同心,如何?”

“徐先生,本总督可不想再说第二遍!”

狄长存与秋雅晴下个月将在这里成婚,消息早已传遍大江南北,这个时候让他卖掉庄园,无异于是打脸。

身居高位,在乎的是脸面,钱,他想要的话,不知道多少人愿意排队送来!

之所以狄长存还忍着没发脾气,那是因为徐逸背后站着的是朱雀军,换做其他人,早在开口说要买庄园时,就被打出去了。

“狄总……”徐逸还想再尝试一下。

“放肆!”

名为恒庆的亲兵队长,又是一声怒喝。

“你以为你背靠朱雀军,就有资格一而再再而三挑衅我家大人?莫说现在的朱雀军已经不是南疆第一,即便是牧天军的人,也没资格跟我家大人提出无理的要求!”

狄长存不语,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这是在端茶送客了。

徐逸微微摇头,伸手去解长袍。

“还不快滚?难道朱雀军的人都是这么不识时务?”恒庆又厉色喝道。

“我确实想听听这位队长还有什么高见,然后再滚。”

徐逸此时已经解开长袍,露出一身军装,红叶则恭敬的从徐逸背后,将长袍拿起,整整齐齐,架在臂弯。

“简直是无法无天!区区一个……呃……”

恒庆话没说完,就说不下去了。

他的目光,已经死死的盯在徐逸的胸膛前,那一枚血红色的胸章上。

与朱雀徽章不同,血色的天地之间,有一杆标枪朝天而上,累累白骨漂浮在一片血色汪洋大海里,任何人看到这胸章,都会忍不住心底冒起凉气。

屠一为罪,屠万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齐天王!

这是战功赫赫之下,由国主亲自颁发的封王之章!

即便是没有这枚胸章,光是徐逸肩上那一条金色长龙,吐四颗金星的肩章,也已经表达了他的身份。

冷汗,从恒庆额头上密密麻麻冒出,顺着脸颊,不断滴落。

一向淡定自若,自诩天下尽在掌中的总参高金成,也是头皮炸开,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栗着。

而狄长存这位一省总督,同样是瞬间手脚冰凉,脑海中宛如有惊雷炸开。

他……

他竟然……

“重新介绍一下,我来自南疆。”徐逸神色淡漠,语气平静道。

咕噜……

狄长存不由吞了口唾沫。

气氛在这一刻,沉闷得让人呼吸都快停滞。

南境战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南境战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南境战王小说全文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