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穆杳穆砚琛小说by薄姜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来源:WXB 作者:薄姜 时间:2020-03-26 15:39:20 主角:穆杳穆砚琛

穆杳穆砚琛小说by薄姜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爱至荼蘼心无归处穆杳穆砚琛

爱至荼蘼心无归处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阿柊一直都是你

半年......

因为孩子,一年缩至半年了吗?

穆杳有些惆怅。

她也舍不得死啊......

可这是她千盼万盼的孩子,她怎么可能流掉。

流了,豆豆就没有脐带血救命了。

眼底泛起一层水光,她摸了摸肚子,“半年,应该也足够你出生了,妈妈会努力活着的.....”

说完,她抬头对医生说,“对不起,医生,我还是要留下他。”

医生叹了口气,却也知道干涉不了她的决定,摇着头离开,“要是后悔了记得来找我......”

对方一句关心,立马让穆杳的泪水跌落。

可她不会后悔的。

她怎么舍得拿自己不足一年的命换两个孩子的命。

更何况,她本就活不长,她死了,穆砚琛就能活。

穆杳自我安慰,抬手拭去眼泪,突然开口喊住医生,“医生,您知道器官捐献要走什么程序吗?”

医生惊痛回头:“你这是抱着必死之心吗?!你就忍心丢下世上的一切?”

“医生——”穆杳勾勾苍白的双唇,无奈地喊他,“您见惯了生死,其实明白,这没什么不忍心的。人终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您最了解我的病情,我注定活不久,何不死后留下点什么?”

“更何况,我还存了私心.....”

她查过,她和穆砚琛是配型的。

等她死了,把心脏移植给他,是不是也算永远留在了他心里。

孩子她也为他谋好了去处。

医生看着穆杳一脸复杂,却还是托熟人帮她走了器官捐献的程序。

当穆杳在器官捐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时,眼泪也随之砸落在雪白的纸上。

她狼狈抹去泪水,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工作人员说,“心脏是定向捐献,受赠者是穆砚琛,其他器官贵机构自行寻找需要的患者。”

心脏就留给他。

就当......就当她报答他,来过她最美好的岁月,给过她最美好的记忆,送过她最珍贵的礼物。

心里空落落的,手指习惯性地摸上自己的颈间的玉。

却发现脖子上什么也没有。

穆杳一愣,一直迟钝的大脑瞬间清醒。

她的玉丢了。

那块玉,是穆砚琛恢复心智之前送给她的,那时,他还叫阿柊,没有关于穆家的记忆,没有这些穆家的恩怨,傻乎乎的搬了一天的砖头,就为了给她买一块玉。

玉虽不值钱,却意义非凡,每次她觉得绝望时,摸到那块玉的温度就感觉有了支撑。

可如今这块玉丢了。

很可能是昨晚和穆砚琛纠缠丢的,大概率就在他的房间里。

她猛地站起身来,匆匆跟机构人员告别,便夺门而出。

她要尽快把玉找回来。

穆砚琛既然将她赶出了穆家,那今日回去怕是又要得到一番折辱。

可她不想丢了阿柊后,再丢了这块代表那段岁月的玉,只能尽量挑穆砚琛上班的时间去。

一进别墅,穆杳就遇到了出门的穆楚。

对方精神得一点儿也不像刚滚下楼梯的人,一把拦住她,“贱人,你已经被小叔赶出穆家了,还回来干什么?”

穆杳冷冷注视着她,“穆楚,你是不是忘了,这是我家,你才是冒牌货!”

“哪有怎么样?你连说出真相的勇气都没有。”穆楚笑得放肆,“更何况昨晚你也看到了,没有人会相信你,小叔更不信你,还把你赶出家门。”

穆杳气得咬紧牙关。

许久,她深吸一口气,“让开,我只是来拿东西的,拿完我就走。你别逼我鱼死网破。”

穆楚无所谓耸耸肩,让开路,却一路跟着穆杳进了屋子,对管家道,“她回来取东西,看住她,别让她偷了值钱的东西了。”

说完,鄙夷地看了眼穆楚,返身出门去。

穆杳直接上楼,往穆砚琛的房间而去。

“诶,先生......”

先生今天在家......

管家还没来得及出言提醒,穆杳就推门而入。

然后她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蜷缩在床上,双目紧闭,眼睫微微颤抖,像是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听到开门声,男人费力地睁开眼,想说什么,却痛吟出声。

“你怎么了?”

穆杳早把穆砚琛对她的恶心厌恶抛到了九霄云外,匆忙凑上前去。

走近了,就把穆砚琛青灰的脸色和双唇看得越发仔细。

他那脆弱的气息哪还有半分赶她走时的戾气,反而像极了三年前在福利院时,穆杳刚捡到他时心智未全的样子。

穆杳眼里瞬间泛起了泪花,摸上他的脸,声音里染上了哭腔:“阿柊,你心脏又犯病了?很疼吗?”

穆砚琛却是死死攀上她的喉咙,掐住,喘着粗气问:“阿柊......是谁......”

他盯着穆杳的眼神恶狠狠的,像是要将她整个人吞噬。

穆杳只是一个劲儿地摇头,眼泪甩落在他的脸上。

男人见问不出什么,心中怒气郁结越深,耗尽力气一把甩开她,嘶吼出声,“不要你假好心,给我滚!”

穆杳被他推得跌倒在地,穆砚琛重心不稳,从床上猛扎下来滚落在地。

随即他瘫在地上粗喘几声,捂着胸口厥了过去。

穆杳见状慌乱不已,跪爬过去哭喊出声:“管家,管家,叫医生!”

楼下响起管家慌乱的脚步声,穆杳伸手覆上男人的脸,眼泪不断砸落:“你会没事的.......阿柊,阿柊一直都是你啊......”

第5章 祝你们白头到老

病房。

穆砚琛及时送医,好歹没事,此时靠在床头冷冷看着穆杳:“救了我,你想要什么?”

穆杳眼睫微颤,脱口而出:“五百万。”

“呵。”男人冷笑,“终于抓到机会了是吗?”

“钱我可以给你。”他目光幽深地看着穆杳,“但是作为交换,你要把你的野种交给我。”

野种.......

又是这个词。

“你是不是没有心?”穆杳有些悲愤,“你既然不相信是你的孩子,你要豆豆做什么?!”

“不做什么,只是我不高兴当别人的替身,也不乐意看着你拿着我的钱,去养一个野种!”

穆杳彻底沉默了。

穆砚琛以为她把他当成了一个叫阿柊的男人的替身。

以他的脾性,的确会不高兴。

但她拿这无百万,为的就是豆豆的病。

将孩子交出去,这五百万也就没了意义。

穆砚琛也不可能会对一个他认为的野种好。

一切,都只不过是他不愿意借她钱的理由罢了。

穆杳盯着穆砚琛,像是彻底放弃,故意气他,“你不愿意给就不给,何必这样刁难我。天底下男人又不是死绝了,总有一个愿意给我五百万的。”

“我从来没把你当过谁的替身,豆豆也从来不是野种,只有你,从来不信我。”

“我一直卑躬屈膝,只求你给我个孩子,现在,我不稀罕了,以后我会永远消失在你的面前。”

“听医生说,你找到心脏捐献者了,不到半年就能做移植手术,提前说一声恭喜。“

“祝你往后余生,长命百岁,再无病痛,也无遗憾。“

“祝你和沈谣,白、头、到、老!”

说完穆杳没有丝毫留恋,转身离开。

穆砚琛看着被摔上的门,气得心脏抽疼。

他泄愤般踹向床前的医药架。

架子“哐当”一声翻到在地,哗啦啦撒了一地的药物。

插入静脉的输液针也被他的大动作连带着扯了出来,飞溅着抽出几滴血。

乔助理闻声开门进来,“穆总......”

“滚!”

......

穆杳放完狠话出了医院,呆呆地抬头看天。

泪似乎早流干了,只剩下一片茫然。

她不可能真找个男人要钱,且自她身败名裂后,没戏拍,片酬也不可能了。

而沈谣答应给她的五百万,要在她安全生下孩子之后,现在有穆砚琛插手,最后很可能会人财两空。

豆豆每日用药极其费钱,也根本等不了。

她需要赚快钱。

最后,凭着和“悯色”负责人红姐的关系,穆杳顺利进入“悯色”卖酒。

悯色是柊城最豪华的夜场,听闻背后的人势力极大,出入的都是有钱人,卖一瓶酒就能有好几万的提成。

红姐跟她同出一个福利院,一直很照顾她,当晚就把她安排在了一个大人物的包厢。

那个大人物,大家称他为霍三爷,据说黑白两道通吃。

能到这个地位被称为爷的,穆杳本以为对方起码得四五十岁,可进了包厢,看到红姐提示的那个男人时,却发现对方也就30来岁。

眉眼锋利,气质冷峻。

他就单独坐在角落里饮酒,和包厢内其他人格格不入,却又隐隐像是这群人的中心。

穆杳环视四周,见大部分都搂着女人亲热,踌躇片刻,还是往他的方向去了。

“三爷,我能坐这儿吗?”

第6章 是我好心捡的你

霍屿峥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穆杳便厚着脸皮在他身边坐下。

红姐说,做这行就是要脸皮厚,谈天论地聊熟了,推销酒成功率就高。

刚一落座,倚靠在沙发上的男人就说话了,“没想到穆家二小姐竟然沦落到来卖酒。”

穆杳全身一僵,随即笑笑,“我已经不是穆家二小姐了。”

“哦,原来被赶出穆家了。”他将酒杯放下,嗤笑,“穆砚琛倒是一如既往的冷血无情。”

说完,他侧头看向穆杳,一脸兴味:“穆小姐很缺钱?”

“是。”穆杳勾勾唇,“所以霍三爷考虑开瓶酒给我冲冲业绩吗?”

“缺钱怎么不去拍戏?我记得你是个演员。”

似是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让穆杳抓着沙发的手指瞬间攥紧。

她是个演员,她曾热爱演戏。

可自从她身败名裂,就再也没有戏找上门。

现在她病痛缠身,又怀了身孕,更不可能拍戏了。

“秦导近日要开部现代电影,缺个女主角。片酬五百万,入组即进账。”

穆杳双手交握,才控制住自己没有颤抖。

秦导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导演,往日里她连面试角色的机会都不会有。

更何况,进组片酬就到位,现代电影周期短,也不用吊威亚,对胎儿影响不大。

“为什么帮我?”她问,霍三爷可不是个乐善好施的人。

“你合我眼缘,演技不错,给你一次机会也无妨。“

“说起来,昨日在穆家大门口,还是我好心捡的你......”

......

穆杳最终还是答应了。

不管代价是什么,她也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她早已走投无路,这个机会她必须把握住。

可似乎,有人就想绝了她所有的路。

几天后,电影《邈》空降了个叫穆砚琛的投资人,然后官宣了个女主演,却不是穆杳,而是穆楚。

随后,一个武侠剧工作人员爆料,某黑红穆姓艺人不守信用,签了他们家合约却出尔反尔辞演,一心想攀上大导演,结果名声太差,这才没把自家姐妹角色抢了。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穆杳,说她辞演武侠剧,不要脸想勾搭《邈》的导演,抢穆楚的角色,幸亏没得逞。

可那个武侠剧穆杳从没接触过,且据她所知,之前定的女主是穆楚。

显而易见,她又成了替罪羊。

可以她的名声,没人会信她,穆楚又是粉丝千万的流量小花,她许久未登录的微博底下瞬间被骂了几万条,骂她水性杨花,骂她狼心狗肺。

她心里悲愤,拨通了穆楚的电话,“你何必做到这种地步?就不怕我鱼死网破揭发你那些破事吗?”

穆楚漫不经心地回她,“你要揭发早揭发了,你敢吗?你可还有个乱伦生下的私生子呢。”

说完还虚情假意地道,“而且我也不想呀,我就对小叔撒了个娇,说想演这部电影,他二话不说就把我塞进剧组当女主了。”

听着她提及穆砚琛的得瑟,穆杳攥紧了手机,深吸一口气后直接挂断。

又是那个男人。

他就这样残忍地砍断她一条条后路,将她一步步逼上绝路,看着她死。

第7章 万人枕我也愿意

刚挂断的手机突然响起,穆杳收拾好情绪接通,就听红姐对她说,“杳杳,霍三爷要见你。”

“好......”

都说霍三爷这人性格阴晴不定,这次穆杳见识到了。

包厢里还是上次那群男人,霍屿峥倚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看来我损了次人情面子,穆小姐看不上,没有好好珍惜。”

穆楚顶替穆杳女主的事,是穆砚琛强行插手全权操控,霍屿峥算是被落了面子。

他不高兴了,就得找个人把场子找回来,于是所有罪名都赖她头上。

穆杳不比穆楚,有穆砚琛撑腰,她只能自己硬抗。

“抱歉。”穆杳识时务认错。

其他人纷纷开口,“辜负了三爷的好意,道歉也没个诚意?”

穆杳掐红了手心,强行镇定,“三爷想要什么诚意?”

霍屿峥没开口,周边的人嘻嘻哈哈闹开了:“听说穆小姐爬过自家小叔的床,手段肯定不错,不如让我们也见识见识?”

说完其中一人直接伸手拽过穆杳,她想挣脱,衣服却“斯拉”一声被扯得稀烂,露出领口大片雪白的肌肤。

包厢内瞬间一片起哄声。

那人越发兴起,将穆杳强压在沙发上。

穆杳知道这些人只听霍屿峥的话,可那男人一直置身事外,眼皮都没抬一下。

身前的男人埋进她的脖颈,穆杳急得双眼通红,手脚并用挣扎:“混蛋,放开我!”

“哐”的一声,包厢的门被踹开了,哄闹声戛然而止。

随即,穆砚琛阴鸷冰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霍三爷,叨扰了,我来带我不懂事的侄女回去。”

霍屿峥笑笑不说话。

穆砚琛将西装兜头盖在穆杳身上,毫不怜惜地拎起人来,“改日再上门致歉。”

穆杳头发乱糟糟的,脑子一片混沌,被穆砚琛扯着跌跌撞撞往外走。

等一路飙车到了最近的别墅,男人甩手给了她一巴掌,“不知廉耻!我不来,你是不是打算睡遍包厢里所有男人?”

穆杳捂着脸跌倒在地,懵了许久,突然笑出声:“是啊。和他们睡总比和你睡划算,至少他们出手阔绰.......”

“出手阔绰?!”穆砚琛双眼气得猩红,咬牙切齿,“你就是下贱!为了一部电影,玉臂千人枕......”

“怎么?小叔,你这么气急败坏,是嫉妒吗?”穆杳打断他的话,一脸轻佻地撤下身上盖着的西装,“那部电影价值五百万,千人枕又如何,只要给我钱,万人枕我也愿意。”

“我最先不也为钱爬过你的床吗?当初不愿给,现在试试也无妨,你给我五百万,我立马伺候你!”

听着穆杳自我轻贱的话,穆砚琛咬紧了后槽牙,才控制住自己没掐死这个女人。

他深吸一口气,遽然反身进了书房。

再出来时拎着一个箱子,居高临下站在穆杳面前,猛地将箱子打开:“你不是要钱吗?我这就给你!”

箱子里全是现金,一打开,哗啦啦飘洒而下,兜头盖面摔在穆杳赤裸的身体上。

接着,“砰”的一声巨响,箱子被穆砚琛狠狠甩到一边,将茶几上的杯子全砸落在地,散了一地的碎玻璃渣。

他蹲下身来,掐住穆杳细嫩的脖子,将人扣着压倒在地。

穆杳赤裸的后背被玻璃碎渣刺得痛吟出声,下一秒,男人就狠厉地咬上她的唇:“我倒要看看,万人骑的你,技术有什么长进!”

第8章 两人无亲缘关系

即便是穆杳自己勾着穆砚琛答应这场交易,可真被这个男人毫无怜惜地对待时,还是红了双眼。

她手脚并用挣扎着推开他压覆住她的身体,努力撇开头,一不留神,“啪”的一巴掌甩在男人的脸上。

穆砚琛顿住,从她身上稍稍抬头,气息有些乱了,看着她的眼神很是可怖。

他手一抬,咔的一下就卸了穆杳的胳膊。

穆杳痛哼一声,软绵无力地躺在地上,背后早已被磨出了血,手臂也疼得她几近晕厥。

小腹隐隐作痛,眼泪不断顺着眼角淌下,她急促地换了两口呼吸,终于崩溃哭出了声,“穆砚琛,你怎么不直接杀了我!“

“全世界的人误会我,我都不在乎,唯独对你,我苦苦解释。“

“可你什么都不信,偏偏信了我是个万人欺的女人。“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豆豆是我这世上唯一的希望,他生了重病,我求你借钱,你羞辱我,我另寻他路拍电影求片酬,你却硬生生夺走送给穆楚,你知不知道,你夺走的不是电影,是我的命!你是不是想我死?!”

穆杳喉咙胸腔都疼得厉害,每说出一个字都像有刀子在心口剌下一道道口子。

随即,喉间一甜,一股股热流争相从口鼻中涌了出来,呛得她上气不接下气。

一直压制着她的穆砚琛一愣,看着止不住的鲜血,眼底终于闪过一抹慌乱,手瞬间松开了。

穆杳咳了几声,血滴混着泪水落到地上铺张的纸币上,渐渐晕湿。

她抬起完好的那只手随意抹了抹,捡起一块玻璃碎片,怼到脖子上,看着穆砚琛的眼里都是死寂,“你如果当真想要我的命,你直说,只要你救豆豆,我可以立马去死......”

刚才那箱子装不了五百万,穆砚琛也嫌她脏。

既然对于两人来说都是亏本买卖,又何必委屈自己。

反正她也活不长,不如以命换命。

“你倒是看重那野种。”穆砚琛咬牙切齿,眉间攀上一丝烦躁,一把将她手里碎片挥飞在地。

玻璃片擦过穆杳细嫩的脖子,划开一道血口子,瞬时淌下几串血。

穆砚琛缓缓起身,目光暗沉:“可要你命简单,死却太便宜你!”

“你只有好好活着,才能一点点还清这些债。”

说完,转身离开。

“穆砚琛。”

男人身形一顿,随即听到女人轻飘飘的声音,“你就不怕假象是真,豆豆真是你的孩子吗......”

他没说话,“哐”的一声将门合上,独留一室冷寂。

穆杳在地上躺了许久,总觉得眼里的泪都已干涸,才强撑着上医院。

等接好被穆砚琛折脱臼的手臂,她拐去了穆爷爷的病房。

自车祸后,穆爷爷一直躺在床上无法动弹无法言语。

穆杳进了病房,看着老人身上插着的仪器,心里所有的坚强全线崩塌,“爷爷,对不起。我快撑不住了......”

“爷爷,您要早日好起来,您不是盼了好久抱曾孙吗?”

她握着穆爷爷的手,眼泪一滴滴砸落在手背上,“我生病了,您再不好,我怕是没办法等爷爷痊愈了。”

“我没有力气再爱他了,等我走了,我会把我的心脏给他,让他一直好好的,有他陪着你也好。”

“只是要让爷爷失望了。他不信我,也不再爱我,您怕是看不到我们结婚了。”

“爷爷,对不起......”

“爷爷,下辈子,我再做您的孙女吧......”

穆杳像是找到了所有情绪的宣泄口,哭着将所有心事全部吐露出来。

直到深夜,她才离开。

因此,穆杳不知道,她刚一走,穆爷爷的病房就闪入一个身影。

不久后,穆老爷子一阵抽搐,脚趾微抖后,沉寂的病房内,监护仪一声长鸣,拉为直线。

第二天一大早,天亮刚睡下的穆砚琛就被助理急促的砸门声吵醒了。

黑着脸打开门,他就听助理气喘吁吁道:“穆总,医院传来消息,老爷子昨晚出事了,输液管被人做了手脚,监控显示.......是,是二小姐......”

“还有......”助理脸色苍白地将一份文件递给穆砚琛,“您昨天让我加急送去验的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

“两人并无亲缘关系。”

爱至荼蘼心无归处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爱至荼蘼心无归处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爱至荼蘼心无归处全部精彩内容

爱至荼蘼心无归处穆杳穆砚琛小说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