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墨焰枭陶染小说by十万狂花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来源:WXB 作者:十万狂花 时间:2020-03-26 15:28:23 主角:墨焰枭陶染

墨焰枭陶染小说by十万狂花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霸总上身娇妻难摆脱墨焰枭陶染

霸总上身娇妻难摆脱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断绝关系

  陶琳琳和沈兰心瞥了奄奄一息的陶染一眼,眼底都浮现几丝惊慌,尤其是陶琳琳,眼看就要掩饰不住了!

  沈兰心赶紧上前挽住陶宏远的胳膊,指了指陶染,“宏远,陶染这丫头明明是自愿嫁到墨家,今天却忽然找上门来闹!还一口一个……老不死的,来骂你!说你偏心琳琳,她还咒你马上去死!”

  陶宏远顿时阴沉了脸,指着陶染骂道:“你这个死丫头!再怎么说你这条命也是我给的,你竟然敢咒我?你还是人吗你?根本是个小畜生!”

  这母女两人挑拨的招数都是一模一样……

  眩晕感渐渐消退,陶染受不了口里的血腥味,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唇边的笑有些凄厉,“对,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毕竟我身体里流了一半畜生的血,不是吗?”

  “什么?你敢再说一遍?”陶宏远马上就炸了。

  “自己的发妻重病,却不愿出一分钱医治,做得出这种事的还不叫畜生吗?”

  陶宏远顿时恼羞成怒,一旁的沈兰心掩住笑意,假意劝道:“宏远,陶染刚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去,你看她鼻青脸肿的样子就知道伤的不轻,今天你就原谅她吧!”

  “是啊!爸爸,你就原谅姐姐吧!”陶琳琳和沈兰心一唱一和,还主动去扶陶染,“姐姐,你快起来,我送你去医院看一下!”

  “滚开!”陶染狠狠瞪了她一眼。

  “琳琳,爸爸知道你们母女心善,但以后还是别理这种不知好歹的臭丫头……”

  呵……陶宏远精明了半辈子,怎么面对这对母女时就瞎眼到了这地步?

  硬撑着从地上爬起,眼角余光瞥见桌子上放的一把剪刀,手起刀落……

  陶染捏住一截自己的头发,往陶宏远面前狠狠一抛,眼底骤然迸发的凌厉和决绝让人心惊。

  “陶宏远,从今天起,我陶染和你,还有你陶家,彻底断绝关系!”

  腿疼得几乎麻木,陶染艰难地走出陶家大门,不想陶琳琳却追了出来,“嫁给墨焰枭那个活死人,滋味怎么样啊?”

  陶染盯着她唇边阴险的笑,只想狠抽自己几个耳光!

  陶琳琳面色突然变得古怪,半个月前,她偷听了墨宇轩和陶宏远的对话,墨宇轩点名让她嫁给墨焰枭!

  别人不知道,但她可知道父亲帮墨宇轩做的那些事,包括加害墨焰枭父子。所以墨焰枭跟她隔着血海深仇,嫁给他注定是场悲剧!

  不过,她最终推给了面前这个蠢女人!

  陶琳琳越想越得意,“墨夫人是墨焰枭的后妈,而墨宇轩是她带的拖油瓶!现在墨家由他们掌控,你嫁给了墨焰枭,就成了他们案板上的肉!哈哈……你和墨焰枭的婚姻注定是场悲剧!我就等着看你落个无比悲惨的下场!”

  原来是这样……

  陶染忽然挺直了脊背,“我陶染发誓,嫁给墨焰枭绝不会是我人生的悲剧!倒是你们这对毒如蛇蝎的母女,还有顾南越那个狗男人!恶人自有天收,我等着看你们遭报应!”

  在陶琳琳咬牙切齿的注视下,陶染转身离开了,跟游魂一样在街上晃荡,直到天黑才回医院。

  病床上人的脸色还是很苍白,陶染失神地看了会,眼角忽然掉下滴泪来,那滴泪刚好滚到了男人的嘴边。

  意识恰好在这时苏醒,嘴里尝到咸腥滋味,墨焰枭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她哭了?

  陶染伸手握住男人的手,“墨焰枭,从今天起,我唯一的亲人只有你和母亲了!你快醒来好不好?不过我们是夫妻,你躺一辈子,我就会照顾你一辈子……”

  照顾他一辈子?

  墨焰枭脊背僵了僵,听到柔婉的声音响起,“抱歉哦,我挨了两顿打,浑身是伤,你能不能允许我偷一下懒,今天就不给你擦身体了?”

  大约过了几秒……

  “你没说不行,就代表同意了!那我要睡了,我今天太累了,你知道吗?我今天才知道自己跟个傻子一样,被人欺骗利用,我最信赖的人,双双背叛了我……”

  女人的声音渐弱,直到听不见,墨焰枭这才睁开眼,坐起了身子。

  隔间的门旋即打开,小五轻手轻脚地走出来,将手里的针筒,扎到了陶染的胳膊上……

  针筒里是特制的麻醉药,能让人昏迷一整晚。

  车祸后,墨焰枭昏迷了半年,墨氏也就落到了墨宇轩母子手中。

  醒来后,他只能隐忍着假扮植物人,靠的就是这种特制的麻醉剂。起初墨宇轩母子盯得紧,他甚至需要加大剂量,一次昏迷三四天。现在他只需昏迷整个白天,晚上再醒来自由行动。

  “少夫人说要照顾您一辈……”接收到凌厉的一瞥,小五硬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你记住,她是陶宏远的女儿,不是我墨家的少夫人。”墨焰枭的声音冰冷而阴鸷,目光却飘忽地落到了陶染身上,不自觉地拧眉,“拿医药箱来。”

  拿医药箱?少爷不会是要……给这女人上药吧?!

  这一猜想很快应验了,墨焰枭接过医药箱后就吩咐道:“你先去隔间等着。”

  女人到处都是淤青,修长手指蘸着药酒在她身上涂抹。明明她已经昏迷,感受不到痛,男人的力道却还是很轻,而这点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

  一番涂抹后,墨焰枭的目光在女人裸露的身体上逡巡,仔细搜寻是否有没照顾到的地方,然而不知不觉间,身体的某个部位起了变化……

  幽深的眼底闪过一抹燥热的火光,却又很快压下。

  剑眉一挑,连墨焰枭自己都有些诧异,他是个正常的男人,但对那方面兴趣却不大。

  这个女人……竟然可以轻易勾动他的欲念。

  也只是因为她的身体吧,骨肉匀称,肤白胜雪,的确有魅惑男人的本钱,跟她这个人无关……

  男人收回目光,俊美的面容上尽是淡漠,他绝不会忘记,面前这个是他杀父仇人的女儿!

  隔间的另一端是一条暗道,而暗道的尽头是一家咖啡厅。

第5章 X集团枭爷

  此刻,咖啡厅的库房里,一个黑衣男人正恭敬地立在那,直直盯着面前那扇木门。

  忽然,木门被人从里面推开,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走了出来。

  男人身形挺拔,气宇轩昂,穿了身纯黑色高级定制西装,更显得矜贵而高不可攀。

  强大的气场瞬间充溢在这小小的咖啡厅库房。

  守在那的黑衣男人恭敬地埋下头,“枭爷,一切正常,您可以放心出去。”

  墨焰枭,此刻,他有另外一个名字“夜枭”,人称枭爷。

  谈到“枭爷”,全南市的商界大佬只怕都要脸色一变。这个身份成谜的人物,竟然在短短一年半内,让“X集团”横空出世,而且还在不断扩张……

  出了咖啡厅,全球限量版的黑色商务车就停在门口。

  小五恭敬地拉开了车门,待墨焰枭上去后,这才绕到了驾驶座上。

  商务车绝尘而去,目的地:X集团大厦。

  X集团大厦,会议室。

  屏幕上,金发碧眼的几个老外坐成一排,领头的男人正用法语快速说着什么,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强硬的态度……

  几个高管面面相觑,面色灰败,看来这场谈判要失败了!

  直到……会议室的门被推开。

  戴银色面具的男人单手插在西裤口袋,步伐沉稳有力,浑身笼着冷峻而强大的气场,威严得让人不敢直视。

  几位高管战战兢兢地起身,“枭爷,您来了!”同时又有些惊喜。

  这场谈判有枭爷坐镇,保管没问题!

  三分钟后。

  众人屏息望着大屏幕,刚刚还咄咄逼人的谈判方,竟然在墨焰枭的三言两语中败下阵来!

  领头的那人在墨焰枭高超的谈判技巧下,渐渐被逼得无路可退,甚至冲动地当场答应了一系列条件!

  谈判结束,X集团赢得的利润比预期的翻了一倍!

  众人一脸懵地坐在椅子上,确信这不是梦后,都发自内心地表示惊叹。

  “枭爷,您简直太强了!”

  “天呐!这波操作亮瞎我的狗眼!”

  “啥都不说了,枭爷牛X!”

  ……

  众人太兴奋,说话渐渐失了分寸,直到凌厉的目光扫过来,才一个个噤若寒蝉地闭了嘴,惶恐地出了会议室。

  不过是场小到不值一提的胜利……

  面具下幽深的眸闪过一抹冷光,墨焰枭起身走到了巨大的落地窗前。

  凌厉的视线直直刺向对面那栋楼,墨氏的办公楼。

  南市商业中心最高的一栋办公大楼,当然属于财富滔天的墨家,而就在这一年半里,X集团的办公楼在它对面拔地而起。

  墨焰枭唇角勾出一抹让人看了凉意彻骨的弧度,再给他五年……

  他必将收复失地!

  而默默站在他身后守卫的小五,此刻眼圈发红,一滴泪夺眶而出,害得他赶紧抬手抹掉。

  能不哭吗?!

  还有谁比他更清楚少爷这两年多不容易,处境多凶险!

  好在X集团势头良好,他家少爷一定能重回墨家,狠狠收拾那对黑心肝的母子!

  翌日清晨。

  陶染坐起身,伸了个大懒腰后,奇迹般地发现,身上不怎么疼了,连淤青的颜色都淡了许多!

  心情大好地在男人额头上落下一吻,“墨焰枭,早上好,我起床喽!”

  墨焰枭住的是高级特护病房,附带卫生间,陶染到卫生间洗漱,对着镜子刷牙时,面上却有些诧异。

  是她眼花了吗?怎么觉得刚刚亲墨焰枭的时候,他眼睫毛眨了眨?

  当晚,临睡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陶染再次坐到了男人身上……

  依旧很疼!

  昏暗中,她坚持了好一会,直到浑身力气都用光了,这才躺在墨焰枭身边睡了过去。

  因为太累了,甚至没注意到,旁边那具身体越来越热,烫的惊人……

  第二天醒来,浑身又有了前天那种酸痛感……

  陶染心下一阵狐疑,她对那件事并不熟练,所以动作很小心,怎么就这么疼呢?

  再一看躺在床上的墨焰枭,她苦笑着喃喃自语,“要是我们每晚都那样,你是不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醒过来呢?”

  有可能的话,就要试一试!

  于是接下来半个月,每晚睡前,陶染都要忍住羞涩,坐到男人身上……

  这天早上,陶染俯身在男人脸上亲了一口,“墨焰枭,早安,我一会要去探望母亲,得晚点回来照顾你了,你好好的哦。”声音甜软,就像男人根本没有昏睡,而是在听她说话……

  而她刚离开,病床上的人就坐起了身,盯着她离开的方向,一双幽深的眸暗流涌动。

  一会后,隔间的门开了,小五领了个端着托盘的护士走了出来。

  “少爷,今日份的麻醉剂已经备好。”

  这份麻醉剂是为了让他一整个白天昏迷不醒……

  墨焰枭微微颔首,在护士要为他注射之前,忽然转头对小五吩咐道:“把那个女人带走。”

  “您是说要把少夫……陶小姐带走?”小五愣了下,难掩诧异。

  少爷一向说一不二,说了要将陶小姐留下来,就不会变才对,怎么又要让他带人走了?

  难道是……小五黝黑的脸上浮现一抹可疑的**。

  他是贴身暗卫,只要墨焰枭在病房,他自然就要待在隔间,虽然少爷说了不能听不能看,但免不了会知道一些。

  这半个月来,每天晚上,陶小姐都要对少爷做那种事!!!

  更重要的是,少爷没有一次阻止过,甚至还主动跟她……

  男人俊美非凡的脸一贯的冷峻,看不出一丝情绪,只是一双深眸暗流涌动。

  原本想留下她,给她最重最惨烈的惩罚,却动了恻隐之心,还有一丝他自己都摸不透的隐秘情绪……

  他不愿去探究,只想送走她,离他越远越好!

  “就今晚,带她离开。”

  白天陪了母亲一天,跟医生确认了心脏手术的时间后,陶染这才回医院照顾墨焰枭。

  刚下计程车,陶染就飞奔到了路边,蹲在地上干呕,这样的恶心感已经持续好几天了。

  仔细一想,原本的生理期还没来,她不会是……怀孕了吧?

第6章 做掉孩子

  拿到孕检报告后,陶染整个人都蒙了,“医生,我真的怀孕了吗?”

  “是的,恭喜你要当妈妈了哦。”

  在原地足足愣了有一分钟,陶染才捏着孕检单,几乎是飞奔着回到了墨焰枭的病房。

  孕检单被泪水浸湿,她握住墨焰枭一只手,声音由于太过惊喜而发着抖,“焰枭,我……我竟然这么快就怀孕了,这是你送我的礼物!你不想让我太孤单,所以让这个小宝贝来陪我,对不对……”

  自她三岁起,就和母亲相依为命,最希望的就是可以组建家庭,有自己的丈夫和孩子。

  所以她对顾南越那个渣男付出所有真心,好在终于看清了他的真面目,现在墨焰枭才是她的丈夫,而他们共同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陶染一直握着墨焰枭的手不放,絮絮叨叨说了太多话,直到终于累得昏睡过去……

  墨焰枭睁开眼,手掌传来被攥紧的力度,他试着抽了一下手,然而女人握得太紧,他终于还是没抽出来。

  扫了眼站在一旁的小五,他清冷地开口,“照计划进行,带她离开。”

  “少爷……恐怕不行了!”小五支吾地开口,指了指被被陶染捏在手心的孕检单。

  墨焰枭这才用力抽出手,将单子拿起扫了一眼,眉心剧烈地跳了跳……

  小五不敢看自家少爷寒风呼啸的一张脸,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拿出一支录音笔来,“少爷,您昏迷时,陶小姐坐在床边说了很多话,我……我就给录下来了。”

  “焰枭,我们有孩子了,真希望你能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

  “以后我们就有自己的小宝宝了,你说这是个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呢?其实都好,我想你肯定跟我一样,会很疼爱他的!”

  “焰枭,你快醒过来好不好,我希望你能陪着我,看着我们的孩子出生,你也很期待的,是不是?”

  ……

  陶染柔婉的嗓音自录音笔流泻,听得出来,她十分激动和欣喜。

  仿佛沉默了一个世纪,墨焰枭一双深眸暗沉到了极点。

  “做掉。”两个冰冷的字眼从他口中吐出来,仿佛死亡宣判。

  一旁的小五惊呆了,正要说些什么,墨焰枭却再次开口了。

  “明天中午,我亲自动手。”

  翌日。

  睁开眼,陶染转身在墨焰枭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墨焰枭,早安哦,我昨晚……”

  忍不住跟他分享那么美好的一个梦,“梦到我们的宝宝出生了,你也醒来了,我们一家三口,还有我母亲,我们过得很幸福……”

  陶染沉醉在美好的梦境中,丝毫没察觉到,床上的人眉心拧得很紧,更不可能知道,男人放在被单下的手,已经紧握成拳……

  整个上午,陶染都待在墨焰枭的床边,抱着部手机,查怀孕期间的注意事项。每查到什么,她都会跟他分享,真的就像是妻子在叮嘱丈夫,让他好好照顾孕期的自己……

  到了中午,陶染这才出门吃饭去了。

  隔间的房门开了,小五走了出来,将一粒药丸递到了坐起身的人面前,“少爷,这种药可以无声无息地让孩子流掉,但不会伤到陶小姐。”

  墨焰枭盯着这粒药丸,脑海中不知怎么的,全是她的脸,她的声音……

  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面上恢复了一贯的冷峻,他接过药丸,指尖松开……

  药丸落入盛着温水的玻璃杯中,很快溶解在水里。

  无声无息,杀人利器。

  陶染吃完午饭又回了病房,菜有些咸了,她回房后,随手就端起了桌上的水杯。

  正准备仰头喝下,动作却停住了。

  刚刚又是她眼花了?

  墨焰枭的睫毛分明动了,眉心都紧拧了下……

  她迅速把水杯放回桌上,刚想盯着墨焰枭看个清楚,房门却被人推开了。

  两个黑衣男人迅速走到她面前,而且看起来有些凶神恶煞,“你是陶染?”

  陶染顿时警惕起来,“你们是谁?找我有什么……”

  她话还没说完,嘴忽然被其中一个捂住,再然后,那两人迅速架着她出了房门!

  一路被带到了医院阴暗的楼梯间,嘴被放开,陶染正要大声呼救,就被重重的一耳光扇懵了,整个人直接跌坐在地上。

  “你……你们想做什么?”她耳朵里嗡嗡的,头晕目眩地问道。

  那两个男人狞笑着摩拳擦掌,“呵!我们要你肚子里孩子的命!”

  陶染双眼因为惊恐而大瞪着,想要站起身,那两人却将她团团围住了。

  泪水模糊了视线,她整个人缩到了墙角,“为什么?我求你们,别伤害我的孩子……”

  然而,其中一人已经抡起拳头,重重地朝她肚子砸下来!

  陶染没有退路,只能迅速转过身去躲,这一拳最终砸到了她后背上,她顿时趴倒在楼梯间台阶上,身子都直不起来了……

  “臭娘们儿!你他妈竟然还敢躲!”

  那人边骂着,抬脚就要朝她的肚子踹下去!

  孩子!!!

  铺天盖地的绝望感袭来,陶染目眦欲裂……

  “住手!”一道让人寒意彻骨的声音骤然响起。

  紧接着,一个戴银色面具的男人冲进了楼梯间,在陶染还没反应过来之前,那两个黑衣人已经被他撂倒在地,很快屁滚尿流地跑开了。

  “救救……我的孩子。”陶染趴在地上,一只手颤抖着伸向他,泪眼模糊地哀求道。

  男人却只是笔挺地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并没有要靠近她的意思,直到……

  “救救……我和焰枭的孩子。”

  墨焰枭浑身一震,看着陶染闭上了眼,伸向他的手缓缓垂落,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生了出来……

  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将她搂到了怀里,“你醒醒!”

  “少爷,现在是白天,您就这样出了病房,太危险了!这里可都是墨宇轩的眼线啊!”小五忽然冲到了楼梯间,着急地说道。

  墨焰枭只是低头看着怀中人惨白的脸色,一股怜惜和保护欲油然而生,她真的很爱护这个孩子……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面上一抹骇人的狠厉,“这件事多半是墨宇轩的手笔,你马上通知陈老和王老,陶染怀了我的孩子。”

第7章 带墨焰枭离开

  “什么?少爷,难道您要帮忙保下这个孩子?可她是陶宏远的女儿,这个孩子……”

  “无论如何,这孩子身体里都流着我墨家的血,必须平安出世!”

  ……

  “啊!”

  陶染做了噩梦,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神聚焦的瞬间,整个人直接懵了!

  十几个人围在她床边,一个个神情肃穆地盯着她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在她又要吓晕的前一秒,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忽然开口了,“少夫人,您醒了。”

  少夫人?

  陶染狐疑地望着他,“你们是?”

  “我们是墨氏的人,听说少夫人有孕,特地赶过来道喜。”

  这些人怎么知道她怀孕的事?

  陶染正要开口问,病房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大家都在呢。”墨宇轩笑着进了门,径直走到了陶染床前,“SZ,恭喜,没想到你刚嫁进门,就为我们墨家添了件天大的喜事!”

  男人眉目如画,面上带着温润的笑,给人感觉如沐春风,完美到挑不出一丝瑕疵的样子。

  只不过……

  陶染蹙了蹙眉,她还记得那天在墨家大宅,他靠在二楼栏杆上,那幽冷的目光,宛若毒蛇吐着信子。

  一个人怎么可能短时间内变化这么大?除非他是故意作秀!

  “二少爷,墨总尚在昏迷中,墨家大小事务都要劳烦你!尤其大少奶奶现在有了身孕,你要多花点心思了!”花白头发的老人拍着墨宇轩的肩,叮嘱道。

  墨宇轩马上笑着回道:“陈老放心,这是大哥的孩子,我当然会尽心照料。”

  一旁另一位老人家眼底闪过精光,假意嗔怪,“陈老,你多虑了,墨二少连偌大的墨氏都能替大少爷照看,何况一个怀孕的少夫人?你也太小瞧了他!”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王老说得对,二少爷怎么可能连个孕妇都照顾不好呢?”

  换言之,陶染在孕期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他墨宇轩就是无能!

  陶染安静躺在床上,不动声色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这些人显然是站在墨焰枭这一边的!

  而他们像在迫使墨宇轩担负照顾她孕期的责任?

  难道让墨宇轩担了责任,就能不生事端,直至孩子平安出世吗?

  除非……墨宇轩就是那个制造事端的人!

  人已经走光了,陶染想到这,只觉浑身发冷,门口一道阴冷的嗓音忽然响了起来。

  “没想到啊,你手段倒是高明,能把陈老和王老叫过来!”

  她下意识抬头,只见墨宇轩锁上了房门,面上露出了阴冷可怖的神色,跟刚刚判若两人。

  “你……你想做什么?”陶染不由揪紧了被子。

  墨宇轩忽然一只手卡住了她脖子,脸色阴沉扭曲,“怎么?你一条被赶出陶家的流浪狗,是想借着墨焰枭的孩子,来墨家分一杯羹?”

  “唔……”

  陶染喘不过气,双手死命推着他的手,然而就是推不开……

  “好!那我就让你生下这个孩子!”

  陶染近乎窒息时,墨宇轩终于松开了她的脖子,嘴角勾出抹阴险渗人的笑,转身就要离开。

  “所以上午那两个人是你派来的?”

  “是我派的。”墨宇轩肆无忌惮地回道,阴冷的眸光像是淬了毒,“也好,等墨焰枭死到临头那一天,你们一家三口,黄泉路上也不孤单了是不是?”

  望着墨宇轩扬长而去的背影,陶染呼吸几乎停了一般,她以为墨宇轩母子只是趁着墨焰枭昏迷,作威作福而已……

  现在看来,他们竟然想让墨焰枭死吗?甚至,墨焰枭之所以成为植物人,会不会也是这对母子害的?

  接下来的几天,陶染提心吊胆,终于,她下了一个决定,一定要将墨焰枭带走!

  这晚,等护士查过房之后,陶染将墨焰枭扶到了提前准备的轮椅上。

  “焰枭,别担心,我一定会保护你,我今天就带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们走的远远的,一家三口去过平静的生活。”

  她推着轮椅,轻手轻脚往门口走去,完全没注意到,男人一双英气的眉越拧越紧了。

  穿过走廊,一直到了医院大厅,因为已是深夜,大厅里并没有什么人。

  望着近在咫尺的大门,陶染一阵欣喜,不由加快了脚步。

  “站住!”身后一道恶狠狠的声音忽然响起。

  她浑身一僵,紧接着,胳膊就搭上来一只手,“想去哪儿?”

  勉力稳住心神,陶染站直了身体,转身冷冷推开了男人的手,“我不认识你!你管我往哪走!”

  男人立刻目露凶光,指着她吼道:“少他妈给我装蒜!你可以从这离开,墨焰枭不行!”

  果然……

  陶染掩饰住慌乱,冷冷瞪着他,“你是墨宇轩的人?”

  “不错!墨先生吩咐过,没有任何人可以带走墨焰枭!”

  “可我是墨焰枭的妻子,我有权带我的丈夫去任何地方,你这是犯法,我可以报警……”

  陶染边说着边摸出手机,然而刚按亮屏幕,手机就被一股大力拍打,瞬间从她手里飞了出去!

  她旋即蹲身去捡,头发却被人大力拉扯,紧接着,脸上就挨了重重一耳光,她整个人直接被扇懵在地上。

  “死女人!你以为你报警有用?你也不想想,凭你也能跟墨先生对抗?识相的话就赶紧滚回病房,否则我就要你的命!”

  最终在男人恶狠狠的胁迫下,陶染只能推着墨焰枭回了病房。

  重新将墨焰枭扶到床上,陶染紧握他一只手,泪水大颗大颗往外滚,“焰枭,对不起,我真没用!我早该想到,墨宇轩在医院里安插了人手,我带不走你,我真是太没用了……”

  被打的半边脸火辣辣的,陶染却像感觉不到似的,趴在床边伤心痛哭,丝毫没注意到身后有人逼近,拿着针筒朝她肩上刺了下去……

  床头灯被摁开,小五刚想将昏迷的陶染抱到床上,墨焰枭已经翻身下床了,“别动她,我来。”

  “少爷,看来陶小姐不是跟墨宇轩一伙的,她竟然还想带您离开这里,她是真心在为您好……”

  闻言,墨焰枭脊背僵了僵,目光触到陶染半边红肿的脸,眸底闪过暴虐的锋芒,吩咐道:“把人带进来。”

第8章 母亲去世

  “您指刚刚对陶小姐动手的那个人?少爷,他毕竟是墨宇轩安插在医院里的,要是动了他,或许会引起墨宇轩怀疑……”

  “我说,把人带进来。”

  墨焰枭厉眸一扫,小五不敢再多说,急忙转身出去了。

  没一会,那男人就被带进了病房。

  那人在看到墨焰枭的瞬间,整个就呆成了木头。

  墨焰枭笔直地站着,俊美如天神的面容上覆着一层寒冰,浑身迸发着骇人的戾气,看他的眼神已经像在看一个死人。

  那人顿时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抬手指着他,“你……你是墨焰枭?不……不可能……啊!”

  伴着一声惨叫,他伸出的一只手已经被墨焰枭轻轻一个动作折断了!

  墨焰枭冷厉的目光扫过他半吊着的手掌,语气清淡,“我是墨焰枭,如何?”

  那人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和他对视一眼,瞬间吓得从地上一跃而起,疯了一样往门外跑去!

  而他瘫倒的地方还留了一滩腥臊的液体,是被吓的……

  墨焰枭嫌恶地拧了拧眉,吩咐小五,“你去处理,不要留一点痕迹,另外,找个冰袋来。”

  等小五离开后,墨焰枭坐到了床边,将冰袋敷在了陶染红肿的半边脸上。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此刻,他动作有多轻,看向女人的目光有多怜惜……

  敷得差不多了,他俯身在陶染的唇上轻触了下,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一双剑眉瞬间拧紧!

  她是陶宏远的女儿,他这是在做什么?

  “嗡……”手机震动铃响起。

  墨焰枭将手机从陶染的包里拿出来,摁下了接听键。

  “陶小姐,您母亲今晚突然病发,紧急手术,失败了……”

  挂断电话,墨焰枭定定望着躺在床上的人,心口莫名一阵发堵。这些天他没少听陶染提她的母亲,知道她们母女二人这些年相依为命,十分艰辛。

  她明早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会有多痛苦……

  他忽然发现,那个情形竟然会让他拒绝深想,似乎,他会跟着她痛。

  小五一推开门,就见自家少爷捏着手机站在床前,浑身紧绷着,显得有些僵硬,那手机在他手中似乎要被捏碎了……

  “少爷,您这是?”

  墨焰枭很快恢复了一贯淡漠的脸色,吩咐道:“陶染母亲病逝,你去选块墓地,要苍梧山附近的。”

  小五整个人都呆住了,好一会才点头回道:“我会替少夫人……”

  “这里没有少夫人。”墨焰枭剑眉阴鸷地一挑,“她,始终是陶家人。”

  翌日。

  陶染刚睁开眼就听见了手机震动铃响,迷迷糊糊接通,整个人瞬间清醒,脑子里嗡嗡的,拔脚就往病房外冲去!

  太平间里,掀开白布的一角,那张熟悉的慈爱的脸一点点展露……

  陶染只觉得心肺瞬间被撕裂开,整个人疼得喘不过气来!

  “妈,你……你醒醒,我是小染,你看看我,你就看我一眼,好不好?你只是睡着了,你没有死,对不对?妈!你说过舍不得丢下我一个人的,你快醒来啊,别睡了……妈!!!”

  才不到一个月,她的人生天翻地覆,最亲的人双双背叛了她,嫁到了危机四伏的墨家……

  可这些她都能咬牙忍耐,唯独这一刻,她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崩溃地跪在地上大哭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连你最后一面我都没见到!都是我的错……”

  “啧啧……真是母女情深呢!”陶琳琳从门外走进来,满脸幸灾乐祸的笑。

  “滚出去!”陶染迅速从地上爬起,厉声喝道。

  陶琳琳盯着她通红的眼圈,眼底一抹阴毒闪过,“你要真这么放不下,那你就陪她去死啊!”

  又摇了摇头,“阿姨真是可怜人,前半生成了弃妇,临死了也没个亲人陪在身边,跟路边的野狗有什么两样?说不定还是死了好呢……”

  “你住嘴!”陶染抬手就往她脸上重重扇下去。

  这一巴掌使足了她浑身的劲,陶琳琳整个被扇倒在地,恼怒地正要还手,眼角余光却忽然往门口一扫……

  下一秒,她忽然从地上蹿起,抓住陶染一只手,抽泣起来,“姐姐,阿姨去世我也很难过,所以才来安慰你,可你不能把一切都怪在我身上啊!”

  “陶琳琳,你是精神分裂吗?”陶染猛地将她往地上一推,正要开口训斥,一道人影就闪身挡在了面前。

  “你住手!”顾南越迅速将陶琳琳从地上扶起来,呵斥道:“琳琳也是一番好意,你少在这拿她撒气!”

  顾南越!

  陶染只觉得心口针扎一样疼着,这么多年来,她的一腔真心到底是喂了狗!

  “顾南越,你哪来的脸跑到这来质问我?”

  顾南岳一张脸陡然阴沉下来,“怎么?你以为你嫁到墨家就了不起了?我们好歹有过婚约,我却是最后知道这件事的!陶染,你说我该怎么跟你算这笔账?”

  “你跟我算账?”陶染抬手抹了抹眼角,不想在这对狗男女面前掉一滴泪,“顾南越,看来陶琳琳还没告诉你,我亲眼撞见你们**的事?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闻言,顾南越僵了一会,旋即恼羞成怒地讽刺道:“**?呵呵,你还真拿自己当我老婆了?就你这种被赶出家门的乞丐,也配嫁进我顾家?实话跟你说吧!我不可能娶你,更没爱过你,我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

  “啪!”陶染再也忍不住,猛地朝他脸上扇了下去!

  顾南越被打的懵了一瞬,立刻暴跳如雷,却被一旁的陶琳琳拦住,“南越哥哥!你原谅姐姐吧,姐姐已经有身孕了!”

  “什么?”顾南越整个人呆住了,不可置信地望着陶染,不知道为什么,心口忽然就堵得慌!

  一股恼怒涌上心头,无法忍受这个说要一辈子跟他在一起的女人,竟然怀上了其他男人的孩子!

  “陶染,你……你他妈是有多饥渴!竟然跟个植物人都能上床!亏你这些年在我面前装纯情,你他妈本质就是个谁都可以上的荡妇!你可真是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霸总上身娇妻难摆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霸总上身娇妻难摆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霸总上身娇妻难摆脱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