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我爱农信文学网

韩景沉梁青青小说-第九任新娘免费阅读

来源:zsy 作者:如墨儿 时间:2020-03-26 14:12:24 主角:韩景沉梁青青

韩景沉梁青青小说-第九任新娘免费阅读

第九任新娘韩景沉梁青青

韩景沉梁青青小说第九任新娘推荐章节

第九任新娘 第4章 要让她生不如死

梁青青疑惑的看着她。

这时,冷凤婉继续说道:“你可以选择跟沉儿离婚,也可以选择继续留在韩家,不过必须要接受沉儿另娶她人的打算。”

“我选择离婚。

”梁青青毫不犹豫做出了选择。

谁要委屈扒拉的留在韩家做备胎,做受气包?

假如韩景沉能醒来,她就能提前解脱,提前获得自由,何乐而不为?

“哥哥!”

冷凤婉正想说什么,忽然听到坐在她身边的女儿激动的喊着哥哥,然后起身跑开了。

所有人都循着声音往韩佳佳的方向看去,看见韩景沉的瞬间,大家都惊呆了。

“大少爷醒了?”

“奇迹啊,大少爷终于醒了。”

佣人们都在惊叹,梁青青却觉得诡异,韩景沉醒了很奇怪吗?

昨天晚上他也醒来过,一个个何必这么大惊小怪。

这时,韩佳佳冲到韩景沉面前伸手将他抱了个严严实实,嘴里还激动的嚷嚷道:“哥哥,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昏迷的这段日子,把妹妹给担心死了。”

韩佳佳说道动容之处,竟然连眼眶都湿润了。

韩景沉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泪光,并且幽冷的开口道:“以后当着你嫂子的面不要跟我搂搂抱抱,她会吃醋的。”

他韩景沉嘴里是这样说,看着韩佳佳的眼神却满是哥哥对妹妹的宠溺之色。

梁青青低头冷笑,她一个冲喜新娘又怎么可能吃韩景沉的醋。

不过,她不吃醋,冷凤婉却吃醋了,冷凤婉走到韩佳佳身后有些怨怪的开口了:“佳佳,你哥哥难得醒来,你还不给我机会跟你哥哥好好叙旧?”

韩佳佳赶紧离开了韩景沉的怀抱,并且靠在冷凤婉的肩膀上撒娇道:“妈,我这不是好久都没跟哥哥说话了嘛。”

冷凤婉脸上露出些许笑意,倒也没有真的责怪韩佳佳。

“沉儿……”

只是,当她的目光落在韩景沉身上的时候,冷凤婉竟然如噎在喉,差点就哭出了声。

韩景沉俯下他挺拔的身子给了冷凤婉一个拥抱,并且说道:“妈,我醒来不应该高兴吗?哭什么?”

徐妈赶紧递给冷凤婉一条手绢。

冷凤婉接了手绢一边擦眼泪一边哽咽道:“对,应该高兴,不应该哭的。”

将手绢丢给了徐妈,冷凤婉心事重重的叹了口气:“尚家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你卧病不起,虎视眈眈的盯着韩家,并且屡次出手刁难,这段时间,妈妈一直都在强撑,我真怕哪天就撑不住了。”

韩景沉在冷凤婉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冷凤婉悲戚的脸上忽然就有了喜色:“沉儿,就你最了解我了,知道妈妈遇到了什么难题,还帮我想了办法,真不愧是我的沉儿。”

“照我说的去做,半年之内,尚家决计不敢轻举妄动。

”韩景沉一开口,神态之间全然是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好,只要沉儿你好好的,妈从来不怕任何人,更别提区区一个尚家了。

”冷凤婉这一回收起了哭哭啼啼的姿态,又恢复了她处变不惊的样子。

“妈。

”韩景沉突然沉声喊着冷凤婉。

“沉儿,你感觉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她这话一问出口,韩景沉脸上就露出些许与他气质不符的痛容。

“沉儿!”冷凤婉着急的扶住了他。

韩景沉却挥挥手无伤大雅的说道:“无妨。”

沉默了一会,他突然严肃的开口了:“我不管前面八个女人是怎么死的,但我一定要她活!”

韩景沉指节分明的食指忽然朝梁青青指了过来。

梁青青一抬头就注意到韩景沉的手背上竟然没有被针划伤的伤口。

她记得清清楚楚,昨天晚上划伤的就是黑衣人的右手,可是韩景沉的右手没有一点伤。

所以,想要她死的人根本不是韩景沉!

那么会是谁?

几乎立即的,梁青青的目光又落在了韩佳佳的手上,既然韩景沉被排除了嫌弃,那就只有韩佳佳最可疑了。

不过,韩景沉既然已经醒了,那么她也可以恢复自由。

离开了韩家,她也没那么闲工夫去计较这些事情。

一想到冷凤婉之前说过她可以选择跟韩景沉离婚的话,梁青青觉得一身都是轻松的。

“我要让她活下来,要让她生不如死。

”韩景沉这句话让好不容易轻松下来的梁青青倏然蹙起了秀眉。

她根本不认识韩家大少爷,他对自己是有什么仇什么恨?

让她活着竟然就是为了让她生不如死。

韩家就没一个正常的人。

趁没人注意自己的时候,梁青青走到徐妈身边压低声音问她:“大少爷不是昨天晚上就醒来了吗?为什么,今天早上你们一个个都大惊小怪。”

徐妈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昨天晚上,大少爷是靠药物暂时醒来的。”

原来如此,梁青青终于明白韩家的人看见韩景沉醒来为什么会是这样惊喜的反应。

“好,妈妈答……沉儿!”

冷凤婉的话还没说完,韩景沉突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梁青青着实被吓了一跳。

“来人,快把沉儿扶到房间里去。

”惊慌过后的冷凤婉已经恢复了她淡定自若的神态。

很快就有两名男佣人一起扶着韩景沉坐在了轮椅上。

等到韩景沉被推走,冷凤婉目光分散的往椅子上坐了下去。

徐妈赶紧给冷凤婉倒了一杯热茶:“夫人,您喝杯热茶压压惊。”

冷凤婉却忽然笑了:“压惊?我需要压惊吗?沉儿醒来是好事,并且我相信他的身体会越来越好。”

冷凤婉说完,目光别有深意的往梁青青这边看了过来。

梁青青很自觉的走到了冷凤婉的面前,并且问她:“夫人,您之前说过的话还作数吗?”

“你想跟沉儿离婚?”冷凤婉一眼就看出了梁青青的心思。

“是。

”梁青青也不否认。

“你也看见了,沉儿的身体还没稳定下来,所以你现在还不能跟他离婚。”

梁青青没吭声。

冷凤婉又继续说道:“你也别灰心,最起码沉儿已经有好转的迹象了,我相信他的情况会越来越好的,在这之前,沉儿可从来都没有醒来过。”

冷凤婉的话,让梁青青有了信心。

至于韩景沉为什么会说要让她生不如死梁青青已经不想去管了,一旦她跟韩景沉离婚,从此就再也没有瓜葛。

“……”

梁青青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拿出手机对冷凤婉说道:“夫人,我出去接个电话。”

“去吧。”

因为梁青青嫁入韩家然她的儿子有了好转的迹象,冷凤婉看梁青青的眼神都温和了些。

她不管儿子跟梁青青之间有什么恩怨,她知道,只有这个女人给儿子冲喜成功了。

这时,梁青青已经拿着手机走出了大厅。

一边往僻静的花园里走去,梁青青一边接听了电话。

电话是她妈妈舒金玲打来的。

“喂,妈。”

“青青,天塌下来了,我不想活了。

”电话一接通,梁青青就听到了舒金玲绝望的哭泣声。

第九任新娘 第5章 都是渣男的苦肉计

梁青青心一沉,桀骜的眼眸也瞬间染上了悲伤之色,她随即艰难的询问道:“是爸爸……他遭遇不测了吗?”

可是,她已经嫁入了韩家,按理来说韩家不会针对梁家了,爸爸的病情也该稳定下来的。

为什么还会变成这样。

“不,他还活着,他活的比谁都好……”

舒金玲的话,让梁青青凌乱了:“爸爸既然好好的,你哭什么?”

“你爸是个骗子,是个大骗子,他骗的我们好惨,她不仅毁了我,还毁了我的宝贝女儿,青青,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跟你爸拼命。

”舒金玲情绪几乎要失控了一般在电话那边咆哮。

她爸妈的感情向来就好。

那么舒金玲为什么会说出这些奇怪的话来。

为了安抚舒金玲的情绪,梁青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妈,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呜呜……”虽然梁青青说了她没事,但舒金玲还是好担心她。

因为没有一个人看好她嫁入韩家,所有人都说梁青青绝对活不过一个月。

电话那边的舒金玲哭的依然那么伤心,梁青青只好问她:“妈,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嘟嘟嘟……”

然而,她没有等来舒金玲的回答,等来的却是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忙音。

“妈!”梁青青很担心,也不知道妈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就挂断了电话。

梁青青把电话收起来之后,立马就出门了。

她要用最短的速度赶到妈妈身边。

——

“喂,舅舅。”

梁青青在公交车上的时候,接到了舅舅的电话。

“青青,你妈晕过去了,现在在舅舅家。”

“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梁青青却提心吊胆了起来。

她真怕舒金玲会有个三长两短。

不过就在韩家待了两天而已,家里就发生这么多事情。

她都已经嫁给韩景沉冲喜了,难道是韩家还不愿意放过梁家?

一个小时以后,梁青青忐忑不安的出现在了舅舅家。

可是,她刚走到舅舅家门口就整个人都吓傻了。

因为她看见舅舅家门口摆放了很多只有死了人才会用的花圈。

难道?

妈妈也?

梁青青不敢想象,疾步冲进了舅舅家里。

“妈……”

“青青,你终于来了。”

梁青青一进门就看见舅舅端着一碗热汤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这一刻,梁青青所有的戾气都消亡了,她急的眼里泛着泪花:“舅舅,妈妈她……”

她太伤心了,以至于话都还没说完就哽咽了起来。

“青青,你别难过,你妈已经醒过来了,你快去看看她。”

蒋青青仿佛噩梦惊醒一般,不可思议的看着舅舅:“妈妈她没事?”

“人是没事,就是情绪不太好,你快进去安抚一下她吧。”

“好。

”准备往房间里走进去的时候,梁青青眼神疑惑的看了门口一眼,随后又问舅舅:“舅舅,门口的花圈是怎么回事?”

舅舅的脸上忽然有了怒意,紧接着,他叹了口气说道:“一言难尽,你妈妈都会告诉你的。”

“嗯。”

舅舅的脸色很不好,直觉告诉梁青青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但舅舅脸上又没有悲伤之色,他此时的情绪跟门口摆放的那些东西格格不入。

这究竟是为什么?

——

“青青!”

梁青青一进去房间里,舒金玲就激动的喊着她的名字。

这才几天不见,舒金玲就瘦了一大圈,整个人也憔悴的不像样。

“妈。

”梁青青心疼不已,赶紧加快脚步往床边坐了过去。

“青青,妈妈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如果妈妈连你也没了,就真的不知道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梁青青轻轻拍着舒金玲的后背安慰她:“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舒金玲的情绪忽然变得极其复杂,那是一种悲伤却夹杂着滔天怨恨的情绪。

“韩家,根本没有威胁你爸,他装病欺骗你我,公司也没有遇到危机,所有的一切都是骗局……”

梁青青突然觉得信息量好大,有点无法接受这些事情,她不敢置信的询问舒金玲:“我们一家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爸爸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舒金玲激动的捶胸顿足:“假的全部都是假的,他背着我在外面养了个女人,瞒了我二十多年啊,等我知道的时候,他们的女儿都跟你差不多大了。”

梁青青简直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的,她满脸疑惑的朝舅舅和舅妈看了过去:“舅舅,舅妈,妈妈她是不是悲伤过度,精神有点……”

舅舅叹了口气,面色凝重的说道:“青青都是真的,并且,还有个更坏的消息。”

更坏的消息?

梁青青紧张的连呼吸都提速了。

这时,舅舅继续说道:“几天前,你爸骗你妈说梁家被韩家威胁即将要破产,他负债累累一旦宣布破产就会坐牢,美其名曰为了不拖累你妈,让她离婚净身出户,如此一来,债务也就跟她没关系。”

“妈,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当梁青青朝舒金玲看去的时候,舒金玲已经哭成了泪人:“梁家发生这么糟心的事情,妈妈怕你担心,所以……”

她哽咽着,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遭受到了如此大的打击,梁青青再难过也知道,妈妈的心情肯定比自己更糟糕。

那毕竟是她爱了几十年的男人。

于是,她伸手一把将舒金玲搂进了怀中:“妈,一切都会过去的。”

舒金玲靠在梁青青肩膀上哽咽着说道:“青青,你爸跟她月底就要结婚了,他拿着你嫁给韩家的嫁妆开了个规模比原先那个公司大好几倍的分公司,带着那个女人,和他们的孩子,日子过的风生水起,我好恨,真的好恨啊。”

舒金玲说着,手一拳一拳打在床沿上,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发泄心中的怨恨。

一直站在身边没吭声的舅妈,也愤愤不平的埋怨了起来:“你被选中成为冲喜新娘的时候,韩家根本没有逼梁家,是你爸,为了得到高昂的彩礼,才故意装病,上演苦肉计,可怜的青青啊……”

舅妈说着忍不住用手抹起了眼泪。

梁青青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完全想象不出来,她眼中父爱如山的梁单仁会做出如此狠毒的事情。

第九任新娘 第6章 给她们准备一份厚礼

“嫁入韩家凶多吉少,青青你好歹也是他的血脉,那个牲口,怎么做的出来这种事。

”舅舅也在旁边哀怨不止。

舒金玲的情绪忽然变得高亢又激动:“他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他眼里只有跟那个野女人生的孩子,根本就没有我和青青,可是,一想到彩礼金全部被他独吞,我就恨不能亲手杀了他。”

“妈,杀人犯法,我们要冷静。

”梁青青向来是个冷静的人。

哪怕梁单仁做的这些事情让她发指,让她手脚都在颤抖。

但她内心,却无比沉着冷静。

忽然想起门口那些诡异的花圈,梁青青又问:“妈,门口的那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一提这事,舒金玲的情绪就压不住了,她激动的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是那对不要脸的母女送的,说是提前给你准备的,我非要弄死这两个不要脸的东西。”

“妹,你冷静,冲动并不能解决问题。

”舅舅见舒金玲不对劲,赶紧冲过去压住了她的肩膀。

“妈,梁家有保安,有下人,哪怕你带上舅舅舅妈,也未必能伤她们一分一毫。”

梁青青这番冷静的分析,让舒金玲心灰意冷。

“那怎么办?活活被那些人给气死吗?”舒金玲突然眼睛猩红的拉住了梁青青的手:“青青,你爸是个渣男,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我跟他离婚也就罢了,我能扛过去,可是妈妈不能接受你嫁给了韩景沉,韩家以前的八个少奶奶,没有一个活下去,你说我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要是连你也没有了……呜呜呜……”

梁青青是压倒舒金玲的最后一根稻草,说起女儿嫁入韩家的事,舒金玲彻底崩溃了。

无论舅舅和舅妈怎么相劝,都没能让她的情绪冷静下来。

梁青青坐在床沿,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拳头,想起那对没见过面的母女,她忍不住咬紧了牙关——好嚣张的一对狗母女。

不,用狗来形容她们都玷污了狗的忠诚。

“金玲,你想开点吧,青青不是好好的坐在你身边吗?”舅舅舒金明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心里却担心的要命。

他最怕的,就是韩家大少奶奶活不过一个月的魔咒。

也正因为如此,那对不要脸的母女才会猖狂的跑来送花圈。

这对舒金玲来说,简直雪上加霜。

舒金明的安慰根本没起一点作用,舒金玲激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反驳他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韩家的大少奶奶,就没有超过一个月的,我就怕青青,呜呜呜,我不敢想,如果青青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我死之前,定要跟梁单仁那个人渣同归于尽。”

“妈,你放心,我会一直活下去的。”

“不,韩家大少爷已经克死八个少奶奶了,我就怕你也不会例外,青青,我想让你活下来,可是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我该怎么办?”舒金玲绝望的看着自家女儿。

女儿才是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可是她的女儿,要被那个人渣给害死了。

“根本不存在韩家大少爷克死八个大少奶奶一说,如果不是新婚之夜我留了一手,可能你们现在已经见不到我了。”

“啊?”

众人吃惊又疑惑的看着梁青青。

梁青青只好把那天晚上的事情一一告诉了他们。

“所以,那八个人都是被害死的,并非被韩家大少爷克死。”

原本以为她这样说,亲人们会不那么担心。

谁知道,舒金玲睁大了眼睛紧紧的抓着梁青青的手,她颤抖着嘴唇说道:“你这么一说,岂不是更危险。”

“我一想到你一个女孩子要独自面对这么凶险的情况,就觉得心惊肉跳。

”舅舅也在旁边忧心忡忡。

面对大家的担忧,梁青青却冷静的出奇:“我差不多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很快我就会揭穿她的真面目。”

所有人都因为梁青青这话激动不已。

但舒金明还是心有余悸的劝说道:“青青,舅舅跟舅妈也帮不上你的忙,但是你在韩家万事都要小心点知道吗?”

“舅舅,你知道韩景沉醒来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舒金明摇头。

就连舒金玲和舅妈何红丹也都好奇的看着梁青青。

“他说,不管前面八个少奶奶是怎么死的,他一定要让我活下去,并且冷凤婉也答应了他。”

她这话一说,一家人都高兴的相互拥抱起来。

仿佛只要她好好活着,梁单仁的背叛和算计都不那么重要。

看见大家脸上终于有了笑容,梁青青都不敢把韩景沉后面说的一句话说出来。

不然,大家肯定又要担心了。

离开了梁家,舅舅舅妈,就是她和妈妈最亲的人了。

恍恍惚惚的回过神来,梁青青目光有些分散的询问道:“你们知道梁单仁跟那个女人具体什么时候结婚吗?”

“这个月底,下周星期一就是了。

”舅舅赶紧回答了梁青青的问题。

梁青青嘴角扬起一抹不动声色的笑意:“很好,到时候我会给他们准备一份厚礼!”

“我反对!”

然而,她的说法却遭到了舒金玲的强烈反对:“妈妈都恨死她们了,你还去给他们送什么礼啊,哪怕过惯了富贵的生活,哪怕今后的日子再苦再穷,我都不会去求那个人渣,更不会去巴结他一下。”

梁青青很能理解舒金玲如此激动的心情。

她凑在舒金玲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舒金玲一反常态拍着床板激动的说道:“去,一定要去!”

她这前后不一的态度,惹的舒金明跟何丹红两个人像丈二的和尚,完全摸不着头脑。

——

韩家。

梁青青从舅舅家回来,刚到别墅门口就遇到韩佳佳了。

韩佳佳每次出现,都会戴一双黑色手套。

这么大热的夏天,人人都恨不能穿的清凉再清凉,唯独韩佳佳,却还戴着束缚的手套。

事出异常必有妖。

晚上要掐死她的人,到底是不是韩佳佳,只要摘下她的手套就能真相大白。

于是,梁青青不动声色的往韩佳佳那边走了过去。

韩佳佳高昂着头,骨子里的骄傲,是别人学都学不来的。

当梁青青走到跟韩佳佳并肩位置的时候,她趁韩佳佳不注意,快很准的伸手抓住了她右手戴着的黑色手套。

第九任新娘 第7章 就你最狂

韩佳佳被吓了一跳,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用另外一只手紧紧抓着右手的手套不让梁青青剥掉。

梁青青微微皱了一下眉,她练过好几年散打,没想到韩佳佳竟然能接招?

“梁青青,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突袭本小姐?”韩佳佳努着嘴,一脸的冷笑和轻蔑。

“韩佳佳……”

“叫我小姐!”

梁青青的话都还没说完,就被韩佳佳疾言厉色的打断了。

梁青青骨子里有一股桀骜的气势。

她对韩佳佳的命令熟视无睹,并且继续我行我素的说道:“那天晚上掐我的人就是你吧?”

梁青青粗略扫了一眼,韩佳佳身材高挑,身高是对上了。

穿戴上黑色衣服,没有多大的差别。

会让她怀疑韩佳佳的,主要是她戴手套的习惯。

“梁青青,你满嘴胡言,信不信我抽你。”

面对她的威胁,梁青青面不改色:“如果不是,为什么不敢把手套摘下来。”

“本小姐的手套,是你想摘就能摘的吗?你太放肆了!”轻蔑的说完,韩佳佳又骄纵的命令了起来:“放手!”

然而,她试着跟梁青青较劲了一阵,却如何都没办法把梁青青的手甩开。

韩佳佳怎么都没想到,梁青青年纪轻轻竟然还是个练家子。

她从小学跆拳道,竟然都不是梁青青的对手。

不过,她今天就跟梁青青杠上了,于是,骄傲又无赖的说道:“我今天就不放手,你能耐我何?”

并且,她在心里发誓,从今往后,她一定要小心提防梁青青搞突袭。

她的手套是绝对不能摘下来的。

她才刚放下狠话,就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原来是梁青青伸手往她咯吱窝挠了过去。

韩佳佳从小怕痒的要命,但她死活都没想到梁青青会出这种低俗又卑贱的招数。

“梁……青青……哈哈哈,你住……手,哈……”

梁青青就知道,十个人里有九个都怕痒,没结婚的少女更是。

这一招,就像点中了韩佳佳的笑穴一样,让她又气又忍不住笑。

知道她怕痒,梁青青就得寸进尺更厉害的挠她的脖子个咯吱窝。

那种痒痒的感觉简直要命。

为了阻止她,韩佳佳不得已用用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她。

“梁青青,你找死啊!”好不容易让她停下来,并且厉声呵斥了一声,右手的手套就被梁青青给摘下来了。

韩佳佳面色一惊,赶紧用左手捂住了她右手的手背转过身去。

可是,她做这一切显然太迟了。

手背上的伤痕,被梁青青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里。

韩佳佳恼羞成怒的怒骂了起来:“梁青青,你卑鄙无耻,竟然用这种掉雕虫小技来算计我。”

韩佳佳也恨自己不争气,竟然独独会怕痒。

否则,她梁青青也不可能得逞。

“一个杀人狂魔竟然有脸说我卑鄙,韩佳佳,脸是个好东西。

”梁青青的声音沉冷到了极点。

韩佳佳转过头来,不知道为什么,梁青青明明是个平民女子,骨子里那一股桀骜不驯的气势,却莫名有几分骇人。

这种想法刚在脑子里闪过,韩佳佳就理直气壮的双手叉腰。

她可是韩家二小姐,怎么能怕区区一个梁青青。

得。

反正手背上的伤口已经被看见,否定也没用。

于是,她大大方方的开口道:“就凭手背上的一个伤口,就冤枉我杀人吗?”

“如果不是我留了一手,恐怕我已经死在你手里了。

”得知韩佳佳就是那天晚上掐她的人。

梁青青再看韩佳佳的时候,眼里多了一丝防备,却也多了一丝了然。

知道是谁要害她,防备起来也不至于那么茫然。

“不管你怎么说,我没杀人,就是没杀人。”

韩佳佳理直气壮的样子,惹的梁青青直接抓着她的右手高高举起来:“如果你没杀人,那么你手背上的是什么?伤口怎么来的,你我心知肚明。”

韩佳佳自知理亏,索性低着头不吭声了。

反正她知道梁青青也耐她不何。

“韩佳佳,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你,要让你非得取缔我的性命?”梁青青沉声问她。

韩佳佳的情绪激动的反驳了起来:“我真的没杀人,我也没想过要你的性命,那天晚上我只是跟你开玩笑而已。”

她说话的时候,梁青青却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眼睛,希望从她的眼睛里找到她说谎的蛛丝马迹。

只是,韩佳佳这么烂的借口,让梁青青禁不住嘲讽了起来:“逗三岁娃娃呢,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

韩佳佳不耐烦的翻着白眼说道:“你爱信不信。”

“既然不肯说实话,那么我只能报警了。”

梁青青说完,已经从把手机从包包里拿了出来。

韩佳佳赶紧按住了她的手,眼神里有激动的光芒在流转:“梁青青,我都说了是开玩笑,你非要跟我过不去吗?你知不知道,前面那八个根本不敢用这种语气和态度跟我说话,就你最狂了。”

“所以她们都死在了你手里,我还活着。”

“你嚣张什么,不出一个月你也……”

韩佳佳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就打住了。

“你哥说了,不管前面八个是怎么死的,他一定要我活下来,你还认为我会在一个月之内死掉吗?”

韩佳佳不满的努着嘴,也不知道哥哥是怎么想的,怎么偏偏要保护如此狂傲的梁青青。

趁着她走神的间隙,梁青青用力甩开了她的手,随后开始按110。

韩佳佳见此,不管不顾的把梁青青的手机拍着掉在了地面上。

梁青青盯着她掉落在地的手机,声音又冷又沉的说道:“不让我报警,是心虚吗?”

“谁心虚啊,我告诉你梁青青,你信不信根本不重要,我之所以不让你报警,是怕哥哥责怪我开这种没大没小的玩笑,至于前面死的那八个女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重要的是,警方已经确定了她们是自杀的,也定案了,家属也接受了事实,我劝你还是不要管闲事。”

“编的倒是像一回事,不过我不信。”

韩佳佳揶揄的笑道:“我劝你,还是多想想怎么过我哥哥那一关吧,他可是说了,要让你生不如死,哥哥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既然说了这种话,就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韩佳佳说话的语气,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既然像你说的,前面八个大少奶奶警方已经定案为自杀,那么我说报警你在害怕什么?”

“我……”

韩佳佳欲言又止,仿佛藏了什么心事。

第九任新娘 第8章 大少爷醒了

这时,梁青青把手机捡起来,她还是执着要报警。

韩佳佳被她逼的没办法,只能拉住她的手不耐烦的说道:“好,我说实话行了吧。”

“嗯,说。

”梁青青语气淡淡的样子,又冷又拽。

韩佳佳都不知道梁青青哪里来的底气这么拽。

不过,她承认,梁青青跟前面八个少奶奶比起来确实聪明许多,而且,胆子也不是一般的肥。

若是平常人,遇到那种场面,早就吓的半死了,就梁青青,竟然还能冷静的划伤她的手。

见梁青青一直盯着她看,韩佳佳不得不赶紧开口解释:“其实,我跟哥哥没有血缘关系,我喜欢他,哪怕你只是冲喜新娘,我也吃醋,所以才会那么对你,但我知道杀人犯法,所以我根本没想过要你的性命。”

“呵。

”梁青青冷冷一笑。

惹的韩佳佳莫名其妙看向她:“我说的都是实话,你难道不相信吗?”

“这话倒是有几分可信度。

”梁青青压制着内心的小宇宙,跟韩佳佳说话的语气还算平静。

她告诉自己,在没有跟韩景沉离婚之前,她要尽可能的低调。

但她会想办法尽快摆脱韩家。

可是,韩佳佳的话只能信一半,既然已经确定那天晚上掐她的人就是韩佳佳,那么,只要她在韩家一天,就要提防她一天。

随后,梁青青给朋友发了一条语音信息:“相关证据和对话我都发给你了,如果在一个月之内收到我死亡的消息,请第一时间查韩佳佳这个人。”

说起死亡两个字,梁青青竟然有着一种超于常人的冷静。

韩佳佳这才真正的对梁青青这个人开始发憷。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才会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都能如此冷静。

“梁青青,都说了我不会杀人,你防着我也没用。”

“但也没损失不是吗?”

梁青青反驳的她哑口无言,随后她不耐烦的翻了翻眼皮子,才用幸灾乐祸的语气说道:“哥哥已经醒了,你自求多福吧。”

梁青青狂拽的个性,惹的韩佳佳各种不满。

一想到有哥哥整治她,韩佳佳顿时觉得什么都不是事。

反正梁青青早晚会受到教训的,就算能苟活下来,也会如同哥哥说的一般,生不如死!

韩佳佳说完这句话,甩都不甩梁青青直接走了。

她只希望梁青青不要把那天晚上她掐人的事情告诉哥哥。

梁青青看着面前华丽的欧式别墅,心里却在想着,韩景沉不可能无缘无故跟她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不过,他醒了也好,离婚的事情也可以提到台面上来了。

梁单仁算计她嫁给了韩景沉作为冲喜新娘,她巴不得惹怒韩家,然后借力打力让韩家去对付梁单仁。

正所谓,光脚的就不怕穿鞋的。

很快,梁青青来到了大厅里。

刚从玄关处走进去,梁青青就感受到了一股子强大的气压。

一抬眼就看见了正襟坐在真皮沙发上的男人。

明明是沙发,却愣是给他坐出了龙椅的气场。

素来胆大的梁青青,竟然也被韩景沉身上超强的气场弄的有些发憷。

有些人,天生像个王者,韩景沉正是这种浑身上下散发王者气息的男人。

“沉儿,你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此时,冷凤婉坐在韩景沉身边满眼欣喜的嘘寒问暖。

眼看着儿子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她比任何人都高兴。

韩景沉的身边,还有一台高级医学仪器在帮他检查身体的各项指标,一名医学教授在认真谨慎的记录着各项数据。

教授给韩景沉检查完了后,走到冷凤婉面前深深的鞠了个躬:“恭喜夫人,大少爷的各项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冷凤婉满面喜色的站了起来:“你说的是真的吗?”

教授点头如捣蒜的说道:“千真万确啊。”

“那么,沉儿他还会莫名其妙昏睡不醒吗?”说起这点,冷凤婉的表情都纠紧了。

“各项指标恢复正常,不会再出现这种状况。

”教授心里其实明白,韩景沉当初之所以会这样,是心病导致。

正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

至于,韩家人给他找了什么心药,他就不得而知了。

“太好了,李教授辛苦你了。

”冷凤婉激动的,赶紧跟李教授握手。

教授谦虚的道:“只要大少爷相安无事,再辛苦都值得。”

教授前脚一走,梁青青后脚就走到冷凤婉面前询问了起来:“夫人,大少爷既然醒了,那么……”

冷凤婉心情极好的打断了梁青青:“你放心,我一直记得对你的承诺。”

梁青青稍稍舒展了眉头,只要冷凤婉记得这件事就好。

“不过,你跟沉儿的婚姻,只有你们说了算,我并没有做决定的权利。

”冷凤婉心想,如果真的是因为梁青青给儿子冲喜的缘故才让儿子醒来,她巴不得梁青青跟儿子不离婚呢。

毕竟,她再也不想承受宝贝儿子昏迷不醒像个活死人一般的痛苦了。

梁青青没想到,冷凤婉反悔起来都这么理所当然。

不过也是,韩家家大业大,又怎么会把她这种小人物放在眼里。

没办法,梁青青只能看着坐在沙发上气势冰寒的男人询问道:“大少爷,离婚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本不想虚与委蛇的喊他一声大少爷。

但梁青青觉得,只要能顺利离婚,她不介意选择低调一些。

可是,冷峻如他。

韩景沉根本不搭理梁青青,起身就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旋转楼梯连扶手都度着金。

整个别墅大厅给人一种恢弘大气的磅礴之感。

韩景沉如此目中无人,着实让梁青青憋了口闷气。

实在不行,就只能去法院起诉离婚了。

反正她遭到梁家的背叛,得不得罪韩家与她无关,韩家如果因此问罪梁家,她求之不得。

梁青青正气闷,楼梯走了一半的韩景沉忽的回头看向她。

那一双幽冷的眸子,稍稍落在她身上,梁青青就感觉整个人仿佛都要被他浑身冰寒的气势给冻僵了。

好冷的男人。

“杵着不动,是不想离婚了?”韩景沉一开口,语气清冷寡淡。

梁青青鄙夷的撇了撇嘴,心中不满的腹谤起来。

是他自己不开口,难不成别人还能猜他的心思不成。

不过,她今天是来离婚的,只要能顺利离婚,其它的绝不计较。

随后,她紧跟着韩景沉往二楼走去。

可是,脑子里冷不丁想起韩景沉说的那句要让她生不如死,梁青青就莫名觉得离婚的事情并不会那么顺利。

但即便这样,她也要孤注一掷的去试试。

他走的很快,优雅贵气的步伐更是将他冰冷贵公子的气质展露无疑。

刚跟着他进了房间,韩景沉伸手就把门给关上了。

梁青青不妙的皱起了眉头,

韩景沉却突然将她推着靠在了墙壁上。

第九任新娘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第九任新娘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第九任新娘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2012-2020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